Chapter.17

自己不想吃這隻死耗子是一回事,鄭老闆那麼輕易就說相信他又是另一回事,怎麼說,像是有種黃鼠狼突然不吃雞了的感覺,唯一的可能就是黃鼠狼有病,鄭老闆有病嗎?可仔細想了下,又覺得自己很傻很天真,別的不說,瞧這下蕭逸那目露凶光的表情!一目了然了,不是他想太多,可鄭老闆的一貫手段,借刀殺人乾淨俐落,準是這樣沒跑了。

金影帝真不想承認自己是賠錢貨,偏偏現實總是很殘酷地指明,就算鄭老闆可能只是借刀殺人,也足以讓他受寵若驚。恨出一口老血,不爭氣!什麼時候倒是學學人家蕭逸,就是被捧在手心上慣了,忽然被人放進口袋都覺得委屈,蕭大帥哥這得體之餘又帶著“給我等著瞧”的氣息,真是恰到好處,恐怕鄭老闆夠一陣子哄了。

兩口子打情罵俏,受傷的往往是無辜的人,等蕭逸接到電話要走的時候,金影帝也很會抓住時機,就想神不知鬼不覺地跟著蕭逸溜,但鄭老闆很無情地一句,「金在中,你留下。」

灰溜溜地,看一眼因為這句話而回眸的蕭逸,再看一眼仿佛沒說過一句話,眼睛正看著辦公桌上那電腦的鄭老闆,只能把嘆息壓到心裡了,轉過身來,鄭老闆又一句,「關門。」

關門就關門吧,可這讓蕭逸看著多不好意思,「老闆,你有事找我,可以等我出了公司大門再把我喊回來,我真的不覺得麻煩,你日理萬機的,怎麼就愛瞎操這種心呢?」

「我留自己的員工,有問題?」

聽這調調,鄭老闆沒心思跟他開玩笑,那就賠笑吧,「怎麼敢有問題!老闆最大,老闆幹什麼都是對的!」

「過來坐下。」鄭老闆依舊冰山臉。

「老闆,在你說話之前我能不能發表一點意見?」瞇著眼睛,笑得跟貓一樣。

鄭老闆抬頭看他了,金影帝醒目,這個表情不就是有屁快放的意思嗎!爽快!「是這樣,你有多相信我,咱私下溝通就好,這下讓蕭逸知道了,你又得花時間解釋多麻煩,要是他以為我倆有什麼不正當關係怎麼辦!」

金影帝倒是理直氣壯,也不想想自己確實跟人家有不正當關係,鄭老闆蹙眉,都不想拿他的話當回事,「讓他有點危險意識也不錯。」

「可我不想有生命危險‥‥」

「蕭逸不是這樣的人。」鄭老闆說。

看不出鄭老闆是什麼情緒,像是隨口糾正,可鄭老闆這種悶騷貨,沒準暗地裡不高興了,金影帝咧嘴笑,什麼時候才能忍住不嘴賤,人家寶貝情人是可以隨便詆毀的嗎,「嘿嘿,內心黑暗的人都是見不得一點光明的,體諒一下吧。」

實際上他還是比較關心蕭逸從盛宇大樓出去,被看見了會有什麼後果的問題,應該是漫天飄著什麼盛宇重金挖角的公司鬥爭,最重要是,會提醒鄭老爺子,這世上還存在這麼個蕭逸,與鄭老闆有著那麼些不得不說的血淚情史!好奇心又犯了,鄭老爺到底是討厭他多一點,還是討厭蕭逸多一點?

嘖嘖,在這種事情上贏蕭逸頂個鳥用,結果不就是看誰死得更慘,鄭老闆失策啊,如果是他,早把寶貝情人綁在家裡不讓走動了!可他操這麼多心幹嘛,鄭老闆才給多少工資?這麼憂國憂民的,不划算。

 

「說完了?」鄭老闆問。

「大致上說完了,剩下的只能意會不能言傳的相信老闆你也沒這個閒情來琢磨,由於時間的關係,老闆你就直說讓我留下有何關照吧!」

鄭老闆白他一眼,再從抽屜拿出一小盒東西,金影帝擦亮眼,這不是他的寶貝糖盒子嗎?

鄭老闆把它放桌上,按著推到金影帝面前,「管好你的表情。」

「老闆你不懂,我這是因為感動,跟盒子相處久了有感情了,失而復得的喜悅跟澎湃真的無法言喻!」金影帝真覺得,自己最近講話越來越有技巧了!

「只要盒子是嗎?裡面裝的東西可以倒掉?」鄭老闆說著,手還按在盒子上,大有要把它拿回手上的勢頭。

金影帝真的想點頭,可脖子好像突然間硬了不會動,只能給鄭老闆個燦爛的微笑,「還敢勞煩老闆幫我扔嗎?這種粗重活,小的來就好!」

「我問了別人,你猜他們說這裡面裝的是什麼東西,有什麼用?」

做人最重要什麼?就是臉皮要厚,在這個問題上,金影帝認第二,相信沒人敢認第一,「什麼用?難道不是止瀉加避孕的?」

脫口而出完這話,金影帝自己琢磨了下,貌似沒什麼藥是專治止瀉加避孕的,不過算了,這種細節相信鄭老闆不會介意。

鄭老闆倒是淡定,「原來這藥還能止瀉。」

「老闆你總要留條路給別人走吧,你什麼都懂了,其他人還能活嗎!我多嘴問句,誰跟你說這是藥,這不是保健品嗎?我買的時候那傢伙不是這麼說的啊‥‥」

顯然是明知故問的,鄭老闆手指叩著桌子,一下一下,眼睛還盯著人看,還打起心理戰來了,都說別跟老闆耍小聰明,吃不完兜著走,幸好金影帝做人比較靈活,「老闆你寧願相信自己員工吃藥都不願相信他喜歡吃糖?」

「你吃這個多長時間了?」

這問題怎麼回答?這不是他的東西?跟別人對換了?鬧著玩的?別人給的?想了半天,又被鄭老闆瞪了半天,才吐出三個字,「我很好。」

鄭允浩不說話了,偏偏金在中最怕這種眼神,日子隨便過就好,可遇到過分認真的人,又過分認真地看待他,就覺得渾身不對勁,關心則亂是名言啊!能怎麼辦?當然早閃早成仙了,一手抓過糖盒子,保持國際微笑,「老闆你別胡思亂想,我就興趣比較獨特喜歡吃這個,所以我先走啦,你不用太關心我喲!」

就鄭老闆這表情,肯定以為他得什麼抑鬱症了,雖然說他也很想知道,上哪能找個像他這麼活潑的抑鬱症病患,這麼簡單的事情,鄭老闆自己不會判斷嗎?還是說鄭老闆雖然覺得不科學,但是懷疑他已經病入膏肓到這種地步?艾瑪,一個不小心,真把他當病人看了怎麼辦,難道要跟鄭老闆說,這玩意只是在他打雞血的人生裡充當鎮定劑的作用嗎,這樣更不靠譜‥‥

  

人都閃到門口了,眼看拉開門就可以迎接新世界,才被鄭老闆擋下,金影帝活了這麼多年,第一次覺得上帝沒賜他一雙足夠長的腿,怎麼從前還覺得挺夠用,今天就顯短了?

鄭老闆問,「就這麼怕我?」

嗯‥‥鄭老闆靠太近了,有危險,「我這是敬畏!不是怕!」

「是嗎?那坐回去。」鄭老闆一手按著門,一邊說著。

坐回去?他會主動送死這麼傻嗎,「老闆我這不是趕時間嗎,況且這種私人問題,值得你費心思?」

原以為這話說得夠恭敬了,沒想到鄭老闆不為所動,還說,「看來我們的交情,還不到可以過問你的私生活。」

鄭老闆又鬧彆扭了,老闆就是這樣,他可以不喜歡你,但你一定要愛他,金影帝一直標榜自己是模範員工,怎麼會抓不準老闆心理?「討厭,人家私生活只有你。」

鄭老闆的語氣突然又嚴肅了好幾分,「金在中,你演技真的挺差。」

他原以為演得夠好了,可鄭老闆居然用那麼認真的語氣來評價他的演技,好吧,這麼多年他始終成不了演技派,「嗯,是挺差的。」

「不覺得累?」

「不會,這樣挺好的。」

像是早就想好的對白,鄭老闆說,「站在公司的立場,我也有必要確認你的狀況會不會影響到日常工作。」

聽到這句話,反而有種鬆了口氣的感覺,「老闆你害什麼羞呢,都這麼熟了,關心人還拐彎抹角的。」

「你又準備跟我繞多久圈子?怕我把你吃了嗎?」

「就怕你良心發現,像現在,我不習慣,我不是蕭逸,所以你真的不用替我想這麼多。」話說出口都變味了,腦內明明是各種輕鬆的語氣,怎麼這下感覺沉沉的?

鄭老闆又伸手拿糖的樣子,還好他動作夠快,避開了。鄭老闆看了看他縮開的手,視線再回到他臉上,說著,「我就只能管蕭逸的事?」

這不是廢話嗎?金影帝不回答。

僵持了半天,鄭老闆才說,「算了,東西你拿回去,這麼急著走要見誰?」

「趕著回家看廣告,老闆你給我那台專線不是丟了嗎,我得再買啊。」得救了,必要時候賣乖才是重點,你看對跟老闆有關的事情多上心!

「再買跟廣告有什麼關係?」

「你沒看過?雙卡雙待,送金錶送鑽戒送項鍊,超長待機,全國聯保,終身保修,送貨上門,只要九九八!」這話說完,別說都得不到鄭老闆的一句讚嘆,看看那臉色,黑得跟打了天然馬賽克一樣,造孽,虧他念得那麼順。

終於,鄭老闆還是說了句,「公司的購物台沒找你真是浪費了。」

「我也覺得。」被稱讚就要接受,別過分謙虛是金影帝的做人宗旨。

鄭老闆咬牙,「我回頭給你送台過去,別再給我看這種亂七八糟的廣告。」

「那我得挑台貴的,才不會有失老闆的身份,我這就回去研究研究!」

連開車的時候都在想,鄭老闆怎麼突然關注起他的事來了,到底是哪裡出了問題?按這個劇情發展下去,絕對會嚴重影響到他未來的美好人生,得想個辦法回歸正軌才行。

  

 

 

日子就這麼一天天過,被媒體推到風口浪尖的鄭老闆始終對婚變沒有回應,倒是沒過多久,前任鄭太太小淩出來發話了,說她跟鄭老闆本來就沒有感情,鄭老闆只是放手讓她找到適合自己的人,甚至肚子裡的孩子都不是鄭老闆的,她非常感謝鄭老闆替她承擔了所有的後果,但她不希望媒體再做文章。

這麼峰迴路轉的情節,媒體當然高興,歌頌了一番鄭老闆是真正的好男人,老婆有婚外情他還那麼大度不單止,被媒體抹黑還沉得住氣,鄭老闆這個形象啊,瞬間比原來高大了幾百倍,恐怕那些個名媛以後見了他是要更加如狼似虎了。

鄭老闆送的新專線才投入使用沒幾天,鈴聲都還沒聽熟悉,這就很迫不及待地響了起來,那個時候金影帝正在刷網頁,手機響了才驚覺自己居然在看鄭老闆的緋聞,媒體編的故事總是比當事人知道的還多,連鄭太太的情路都給寫出來了!

「晚了。」

鄭老闆的人生是有多爭分奪秒?在他接聽第一句就是嫌他接聽慢,日子不好混喲,「老闆給次機會,剛才在看蒼老師教學才遲了‥‥」

「學會了?」

「老闆要不要親身驗證下?」說完就後悔了,跟鄭老闆貧嘴有好處?

「過來我家。」

這下好了,鄭老闆好直接,儘管明知道不可能是那檔事,還是把人聽得肝都顫了,「‥‥老闆。」

「23點59分之前到,不然‥‥」

「到!一定到!老闆還有別的吩咐嗎?沒有我先收拾好自己!」才不要聽“不然”的後果,增加心理壓力嗎!

「行。」

鄭老闆又簡潔地斷了通話,金影帝總覺得哪裡出了問題,最後得出一個結論,可能鄭老闆要找他談心‥‥可能嗎?!鄭老闆什麼時候淪落到要跟他談心了!

  

開車到鄭老闆家,進門就隨著鄭老闆到偏廳坐下,在他來之前,鄭老闆已經一個人喝開了,杯子都沒用,直接整瓶來,都是多少錢一瓶的酒啊,就當啤酒那樣灌了,浪不浪費?眼睛再一瞟,看到桌子上放的那枚鉑金戒指了,不可能是鄭老闆的,看來蕭大帥哥把戒指放下就走了,難怪鄭老闆這麼惆悵。

「蕭逸來過。」鄭老闆說。

「看出來了,吵架了吧。」

估計是他詢問的語氣過分歡樂了,才換來鄭老闆片刻凝視的目光,然後才說,「我跟他吵不起來。」

長見識了,鄭老闆這神情這語氣,看來吵不起來也不是件好事,鄭老闆該不會是想讓他來輔導感情問題吧,這些年鄭老闆可沒給過他實戰機會呀,連個小助理都不肯給人請,好在他天生比較活潑,不然現在估計連日常跟人交流都成問題了,胡思亂想之際,鄭老闆直接開了一瓶酒給他,一看瓶子,嚇尿了,十幾萬一瓶的玩意,能不能尊重一下人家,酒也是有尊嚴的,好歹也用用酒杯吧?

鄭老闆看他動也不動,就說,「不喜歡?酒櫃上還有,自己挑。」

「客氣什麼,就這瓶好了。」哪敢隨便挑,秋後算帳就完了,賠不起!

在家裡喝酒沒多少意思,鄭老闆悶頭地喝,也不說一句話,金影帝就是陪喝,呆坐著看牆上的鐘秒針跳,感覺時間過得特別慢,喝到後來,鄭老闆突然開口,「你以前‥‥完全不是這樣的‥‥」

連講話的語速都變了,哪裡還有平日一絲不苟的調調?金影帝喝得沒那麼凶,還比較清醒,就笑,「誰都有年少無知的時候,別拿黑歷史說事行不?」

「我倒覺得那樣比較真。」鄭老闆這話說的,還帶著點似笑非笑的感覺。

怎麼感覺鄭老闆微醺的樣子比平日還帥了,像話嗎?到這個時候他還能看著鄭老闆的臉亂想,這又像話嗎?「老闆你真的不是拐著彎罵我虛偽?」

「罵你還需要拐彎?」

「看啊,還說你不會欺壓員工‥‥」金影帝這話說完,鄭老闆又笑了,操,這狀態能秒殺多少人?還好平時是個面癱,敢情是只有神志不清的時候才會笑。

「你喜歡過我,我是知道的‥‥」鄭老闆說著,靠在沙發上,抬起手臂遮住眼睛,「現在倒好,在我面前,沒一句真話‥‥」

金在中看著他,很想確認這人到底醉了沒有,偏偏鄭老闆就不動了,好像睡著了一樣,也不知道現在說的話還能不能聽見,「你想聽什麼真話?」

過了半天沒有一點動靜,扯了下嘴角,放下酒瓶,揉了把臉,估計鄭老闆睡著了,想把人扛回房間,可一站起來才知道衣服還被拉著,力度不小,人都失去平衡力了,幸好反應夠快撐住了沙發才沒摔在鄭老闆身上,這個角度,正對著鄭老闆遮去眼睛的半張臉,金在中盯著,心裡想著只是怕動作太大會把人吵醒,於是讓自己名正言順地又把人盯了一陣。

明明打算下一秒就移開視線,但還是遲了,鄭允浩把手移開,兩人的目光就對上了,難得偷窺還被逮個正著,當然嚇了一跳,又剛好就被人拉著壓到沙發上了。

鄭允浩說,「看什麼?」

「‥‥要繼續嗎?」單純是問要不要繼續喝酒,可就鄭老闆人還把他壓在沙發上的架勢,這話的意思變得有些微妙了,鄭老闆勾起嘴角,就吻了下去,印著他的唇,唇舌間全是酒精的濃郁,緊貼的身軀上升了體溫。

親吻加酒精,特別容易讓人忘情,激烈的唇舌糾纏,撩撥起久違的躁動,鄭允浩吻著他,在他耳邊低聲說了一句話,這話幾乎讓人腦子一片空白,用僅剩的理智,只知道自己應該將人推開。沒錯,是應該要這麼做,但他遲疑了。

  

還沒使上力,聽見開門的聲音,這感覺就像突然被澆了一頭冷水,直覺是蕭逸回來了,鄭允浩停住,金在中看著他,輕聲說了句,「我上去躲一下。」

聽見蕭逸聲音的時候,金在中已經在樓梯上,心牆能有多堅固?可能只需要輕輕一碰就能瓦解,他最怕的,不過如此,腦子裡,還在回蕩著鄭允浩剛才說的話。

『我不確定還愛不愛他,起碼現在,我很清楚我想要誰。』

 

 

 

第2頁|全文共2頁

文章標籤

允在 YJ 豆花 耽美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