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18

這好端端的,鄭老闆想要誰,為什麼要跟他講?難道鄭老闆不知道這種變相表白的嫌疑,會讓人心律不正嗎?深呼吸,先來平復下心情,鄭老闆肯定是喝多了,酒精上腦才亂講話,幸好蕭逸來了他還知道要停下,不然被捉姦在床的話,他面子往哪擱,之前還信誓旦旦說跟鄭老闆很清白來著!

金影帝也不知道怎麼回過神來,人已經在鄭老闆房間裡,並且在這個避難一樣的時間裡面,竟然還有多餘的心思觀察起這裡的擺設佈置來。嗯,跟鄭老闆性格一樣,硬邦邦的沒點溫馨氣息,很難想像不久之前這屋還有個女主人,這旁邊落地玻璃窗正對的綠化林,風光倒是不錯。

這就想到,自己開車過來的,車還停在外面,蕭逸不是瞎子更不是弱智,怎麼會看不見?那他這下還在躲個屁啊!做賊果然就是心虛,見車不見人的,希望蕭逸問起他來,鄭老闆知道說他去打醬油沒回來就好了。

  

剛想找個地方坐下,就聽見腳步聲,還是兩個人的,二樓房間不止這一個,可蕭逸跟鄭老闆上來,難道還會去客房嗎?現在跑出去又來不及,也沒時間感慨自己怎麼這麼蠢,只能躲到陽臺外面,時間剛剛好,那邊門就開了,緊張感都還沒平復,一陣風吹來,好冷‥‥是金影帝最大的感想。

在這吹一陣肯定會感冒,剛才還喝了酒,老天爺又來勞其筋骨了。

「先躺下,我剛走你就開始喝了?怎麼喝成這樣‥‥」

蕭逸這麼說,鄭老闆沒有回應,金影帝看不見裡面的情況,只能豎起耳朵聽,剛才鄭老闆明明沒醉到失去意識,看來是故意不作聲的。金影帝沒有存心八卦,只是在這吹著冷風,不找點事情分散注意力,只會越吹越冷。

「看著我做什麼?覺得我回頭很奇怪?」蕭逸嘆了口氣,繼續說,「允浩,我們不要再因為別人吵架了行不行?不管記者寫的事,是不是金在中告訴他們的都不重要,我不是故意針對他,我只是‥‥不想看見你被亂寫,既然現在事情解決了,我們就忘了吧?剛才是我不對,你不要生氣好不好?」

多麼善解人意的小情兒,金影帝自嘆不如,這麼低聲下氣的求著,誰能發出火來?但讓金影帝意外的事,他們吵架居然是因為自己,是不是他爆料的,值得爭吵這麼久?

然後,鄭老闆說話了,「蕭逸,我們應該談談。」

蕭逸聽了,這一開口,語速沒變,但透露著焦急的語氣,「戒指我不會再摘掉的,以後都不會了,你不戴在手上的原因我懂,被媒體看見我們戴一樣的東西,肯定會大作新聞的,我知道你是保護我,我鬧也只是因為一時情緒,你為我著想我真的懂!」

「你聽我說,蕭逸,我總是試著把從前跟現在重疊,可是我發現‥‥」

鄭老闆的話沒說完,被蕭逸截住了,「不不不,你喝多了,你需要休息,不要講話,我們好不容易才能在一起,我們都付出了這麼多,就應該過得更好才對,怎麼可以為那麼小的事情而放棄是不是?」

聽過蕭逸慌成這樣嗎?金在中是第一次聽,心底都覺得不忍心了,可以想到鄭允浩會有什麼感覺。理所當然的沒聽見他回話,蕭逸像是安心了些,「這些年來我心裡只有你一個,我愛你愛到快瘋了,你也是一樣的,我愛你,真的很愛你。」

他愛他,這三個字他以前也說過,後果是怎樣,不敢回想。鄭允浩也會心軟,畢竟是十年,十年來的執念,就算早就不是愛,也會變成根深蒂固的東西,那一個人,他始終捨不得傷害。

哎?他怎麼會覺得鄭老闆對蕭逸的感情不是愛?瘋了瘋了,他一個局外人憑什麼呢?還是不要亂猜的好,以前看偵探小說,兇手都總是猜錯人,金影帝天生沒這個慧眼啊,安分做個看官就好了。但是蕭逸的表白很肉麻,真的很肉麻,迎著冷風一吹,雞皮疙瘩要掉一地了。

  

這邊還在打著寒顫,那邊蕭逸過來拉窗簾了,金影帝反應過來已經第一時間縮了身體,但在某一瞬間,兩人依舊是對上了視線,可蕭逸的反應沒有像他想像中那樣把人揪出來,反而像沒看見他一樣,拉完窗簾還順道把玻璃窗鎖上,然後回到床邊,也不知道該哭還是笑。果然,蕭逸回來的時候就知道他在,卻沒問鄭允浩,剛才看他那麼可憐還覺得不忍心,現在誰來可憐他這個被鎖在陽臺吹冷風的人?

金影帝覺得自己的人生經歷實在太精彩,沒能目睹活春宮,倒是全程聽得一清二楚,原因很簡單,蕭逸拉完窗簾就把鄭老闆撲到了!咳咳‥‥應該說是勾引鄭老闆撲倒自己,那聲音要多煽情有多煽情,金影帝都要懷疑那是故意讓他聽見的,但又覺得做人吧,內心得放光明點,沒準人蕭逸剛才真的沒看見他呢?

於是,活春宮繼續聽,冷風繼續吹,金影帝斟酌了一夜,想著到底要不要從陽臺跳下去,雖然不高,但是之前在遊輪摔的那一次感覺真的終身難忘,他不是大無畏的人,也沒想過要得道成仙,不喜歡拿自己肉體開玩笑,蕭逸總是要走的,等他走了,讓鄭老闆開門窗就行了,所以終究還是沒跳。

  

好不容易等到天亮了,坐在陽臺,冷風吹了一晚,腦袋像千斤重,最後聽見啪嗒一聲,抬頭一看,居然是蕭逸,正盯著他看!嘖嘖,這貨果然知道他在,還故意鎖窗!金影帝站起來,早上低血糖,有點暈暈的,往房間裡頭看了看,鄭老闆還在睡覺,蕭逸拉開一點窗,指了指門外,意思是讓他出去。

一步步走到門口,害怕鄭老闆一轉身一睜眼就發現他原來整晚都在,還好順利到了樓下,但還有個蕭逸要應付,一開口就是質問。

「你還記不記得自己跟我說過什麼?」

「嗯‥‥說過挺多,你指哪句?」金影帝沒有裝傻,只是不爽被人關在陽臺一整晚。

蕭逸氣結,「你以為你跟允浩有可能嗎?」

金影帝撲哧一下笑出聲來,「對不起‥‥這問題有點‥‥你知道。」

「為什麼要躲在他房間?」

唉,蕭大帥哥還是一臉嚴肅,那張臉變得不好看了,金影帝搖頭,「誰躲了?老闆約我過來喝酒,喝到一半我想到陽臺吹吹風,景色太美了所以詩興大發,正準備吟詩的時候,你倆就進來了,我怎麼好意思打擾?況且最後把我鎖在外面的不是你嗎?我也很想走啊!」

蕭逸說,「我不知道你都在允浩面前玩什麼把戲,但我希望你不要再找他。」

全世界都想讓他離開鄭允浩,好像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們並沒有在一起。

「到目前為止,他都還是我老闆,忤逆他就是跟自己錢包作對,我不敢,而且通常都是老闆找我,我也不想找他。」

「破壞別人的感情是你的個人愛好嗎?」蕭逸的表情很難看。

「你放心,老闆對我沒想法,大老闆到現在還把我當成眼中釘呢,老闆要是重視我,怎麼可能推我去死,大老闆到現在都還沒注意到你已經回來了,你以為是什麼原因?我老闆對你一片丹心的,你就別胡思亂想了。」雖然有點睜眼說瞎話,但大部分都是事實。

「他對你沒有想法,那你呢?」

「我對他能有什麼想法?我倆就是老闆跟員工的關係。」但很快就不再是了。

金影帝這話說完,眼角餘光瞥見二樓的樓梯拐彎處似乎有個身影閃過,但很可能是眼花,畢竟頭還暈著。應付完蕭逸,從鄭老闆家出來,開車回家到半路,接到小吳的電話,那貨提前回國了。

「研究完神經病了?」金影帝這麼說。

「對,我覺得這個專題,研究物件是你就行了,不用費事跑這麼遠,所以決定早點回來。」

「現在還沒上飛機吧,什麼時候到?」

「今晚吧,明晚要不要見個面?我順便帶個朋友回來。」

金影帝問,「朋友?男的女的?同行?」

「男的,同行。」

可惜了,「行了,還以為你給我介紹物件呢,男的就算了。」

小吳很嫌棄,「嘖嘖,你先處理好你現在這段感情再說吧!」

「耶!別亂說話,我現在哪有感情。」

「好了,明晚見面再說!」

掛了電話,金影帝回到家,一睡就睡到第二天傍晚,醒來看見十幾通未接來電,全是小吳打來的,最後兩條短信,一條是小吳發的「今晚八點約我家!」

另外一條是鄭老闆說,「什麼時候走的?」

 

 

睡過一覺,人清醒不少,準時到了小吳家,開門的是個斯斯文文的成熟男人,小吳一向自己一個人住,這個肯定就是他說的朋友同行了,「你好。」

「你好。」男人微笑。

兩人才打了招呼,小吳就過來了,「我來介紹,這是Allen,這個‥‥大明星金在中,你應該認識,雖然你都在國外。」

金影帝才覺得Allen這個名字在哪聽過,那人就笑著跟他握手,「我聽別人提起過你。」

金影帝看了看小吳,小吳連忙擺手,「不是我!我怎麼會這麼沒職業操守地整天把你名字掛嘴邊,全世界都知道金影帝有病的話還得了?」

「小吳你放心,我也不會告訴別人說你從精神病院逃出來很多年的!」

Allen又笑了,「不關小吳的事,是聽我一個老朋友說的,也好幾年沒見了。」

疑惑了,他什麼時候認識的朋友會跟精神科醫生相識?很顯然小吳也很好奇,正盯著他看,「小吳同學,我聞到了一股焦味。」

「靠!我烤的鱈魚塊!你們慢慢聊!」小吳同學這才想起,於是飛奔去廚房了。

然後兩人在沙發坐下,那人就問,「允浩他現在還好吧?」

「你說的朋友,就是我老闆?」

Allen點點頭,「我也是看到小吳手機裡有你的電話,多嘴問了一句,才發現他認識你,緣分還真是特別。」

他跟小吳認識,原因是小吳當了他的心理諮詢,那鄭允浩跟Allen認識,難道?好奇心又氾濫了,「你跟我老闆怎麼認識的?」

「那你跟小吳怎麼認識的?」Allen笑笑。

行了,這人果然是鄭老闆的心理醫生,這都什麼破緣分啊,一堆神經病!

「真的很久沒見面了,他去我那裡好多年,後來突然一段時間沒來,最後我就出國了。說起來,這回還是因為跟小吳重遇,分享案例經驗的時候多聊了幾句,覺得有趣才約吃飯的,後來才發現,我倆說的是你跟允浩的事。」

金影帝心裡暗罵,靠,還說職業操守!都講起故事來了!

「小吳說你是他遇過最難搞的病人。」

金影帝朝廚房方向看了一眼,「其實是他學藝不精,這麼多年我就沒見過他認真上班,整天顧著調戲小護士。」

「這麼說吧,來找我們解決問題的人,首先得無條件信任我們,打開心房,我們才能盡力幫助他們,你覺得自己做到了嗎?會不會你也有些什麼,一直藏在心裡沒告訴任何人?」

Allen的表情跟語氣都是很緩和的,可他就是覺得有種被人把隱私都看光的感覺,很不舒服,「咳咳,我挺好的啊,認識我的人都說我最大缺點就是太誠實,我們還是聊點別的吧。」

「好,就閒聊,說說允浩吧,我有點在意他的情況。」

金影帝問,「咦?你這樣隨便講客戶的情況真的沒關係?小吳剛剛才說職業操守來著。」

「允浩早就不是我客戶了,況且今天只是以關心朋友的立場,跟工作無關。」

這時候,小吳從廚房探頭出來說了句,「哦,他套我話的時候也是這麼說的!」

話是這麼說,可聽了Allen的說法,還真的覺得以關心朋友角度出發完全合理,這個Allen顯然比小吳厲害很多啊,「其實你關心的話,可以直接去問他哦,員工不方便過問老闆的事,你懂的。」

「某種情況下來說,一個人狀態好不好,旁人的意見會比他個人意見中肯得多,像你就喜歡說自己挺好的不是?況且我覺得一直在他身邊的人會瞭解更多,你跟他這麼多年就很不簡單了。」

艾瑪,這話聽起來怎麼這麼彆扭,喉嚨有些乾,小吳那貨連杯水都不倒一下,咧嘴笑,「別這樣,我倆只是雇傭關係。」

Allen也笑了,就像聽見的話是他意料之中,「允浩是這麼告誡你的?」

確實也是鄭老闆說的,但也只是處世之道,用金錢來交換的都不是真感情。

「允浩不是鄭夫人親生的你知道吧?」

金影帝眼睛一瞪,大新聞!原來大老闆也有婚外情,鄭老闆居然是私生子!但下一秒,Allen否定了他的想法,說,「別誤會,因為鄭夫人不能懷孕,所以鄭先生才找人代孕,允浩很小的時候就知道這件事,鄭先生跟夫人與他的相處始終有些疏遠,從小缺乏關心又被苛刻要求的人,成長可能會遇到比較多的問題,允浩就是不信任別人,不願跟人交流接觸,但後來他遇到了一個,可惜的是,那人還是讓他失望了。」

鄭允浩不相信人,好不容易遇到一個自己想要信任的,對方卻一聲不響地走了,那個人就是蕭逸。後果肯定是在他心裡的不信任感變本加厲,這麼簡單的道理,誰都能懂,況且信任這種東西就算對一般人而言都是那麼難得,更別說本來就不願意相信別人的鄭允浩。

「那現在你可以放心啦,正主已經回來了,鄭老闆那些強迫症啊,暴力傾向啊,雙重性格啊什麼的都好轉了,從此過上幸福美滿的生活,你記得發電致賀喲!」金影帝一邊笑著一邊拍手,Allen就淡定多了,始終只是淡淡的笑。

「哦?那太可惜了,我還以為你會跟他在一起。」

金在中聽到這種話,說不清是什麼感覺,「你應該清楚人有多奇怪,一些不可能的事,聽多了,心裡就會有假像,直到最後連自己都覺得有可能。」

「但人自己不想接受的事實,也同樣不願意聽。」

金影帝無奈啊,「是不是哪個跟我上輩子有仇的人讓你來誤導我的?這樣可不會成功哦!你不知道我老闆對那個人有多執著嗎?」

「執著跟喜歡是兩回事,但是這兩樣東西總是糾纏到一起,讓人很難分辨。以前他跟我提起你,總是帶著很矛盾的想法,你覺得是因為什麼?」

「行了行了,再繞下去我都暈了。」因為什麼?他只知道提醒他不應該想太多的人是誰,到現在已經習慣不去想了。

這時候,小吳同學出來了,很興奮地來一句,「要不我們催眠試試?」

金影帝鄙視他,「你怎麼老像個變態一樣?」

Allen問,「小吳,你到底有沒有想過他還有多少事情沒告訴你?」

小吳聳肩,「我有辦法知道的話,還會讓你來給點意見嗎?」

嗯?這話有點奇怪,金影帝這聰穎的天資,一下子就想到了,「我就說呢,還閒聊,小吳你把我賣了是不是?」

「我這不是為你好嘛,況且Allen又那麼清楚你老闆的情況,剛好啊!」

「這是捆綁治療嗎?」瞅他一眼。

「就我個人意見,允浩不是不喜歡,只是不敢再喜歡。不是有那種思想嗎?怕會越陷越深,才故意把人推開。」

  

這晚飯食不知味,Allen的幾句話就把人心情搞得一塌糊塗,吃完飯,兩人把他送回酒店,小吳開的車,金影帝心神恍惚的,腦子裡轉著鄭老闆的話,Allen的話,蕭逸的話,嘆了口氣,「小吳,我感覺我整個人都不太好了‥‥」

執著跟喜歡各佔多少?如果在蕭逸身上是這兩者並存,其他人在鄭允浩心裡又能佔多少位置?

  

 

 

 

 

第1頁|全文共2頁

文章標籤

允在 豆花 YJ 耽美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