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19

鄭允浩做了個夢,夢見跟蕭逸的相識,相愛,再到他離開自己。那份感情,好像隨著夢境的時間推移,漸漸到最後,他醒了,依舊是在夜裡。蕭逸在他身邊,睡得很沉,看著蕭逸的臉,這個人,在當初離開時讓他仿如蝕骨之痛的人,到了現在真的觸手可及了,一切就像他多年前夢寐以求的美好。

可是這份想要得到他的欲望,因為愛的成分又有多少?好像更多的是出於多年來的執著,蕭逸說的沒錯,他們都浪費了那麼多年,到隨手可得的時候卻輕言放棄,值得嗎?像是商人的某種特性,付出了,就必然要得到回報,說到底,不過認為這是自己應該擁有的。

愛情是最難維持的感情,單憑著一份執念,早就消磨殆盡,剩下的不捨跟疼惜,可能已經偏離其道,他甚至會想,如果蕭逸沒有回來,他跟金在中繼續維持這樣也不錯,他已經不確定金在中對自己是什麼感覺,從很久以前開始,那人變得讓他越來越看不透了。

 

頭腦很清醒,完全沒有睡意,開始想著跟金在中第一次見面的夜裡,那個身穿高中校服,臉上帶著傷,主動上前問著“我可以陪你嗎?”的少年。那雙眼睛,是很少有的清澈,而當下他所想到的是,出現在這種紅燈區的少年,還奢望有多清純?穿著校服搭訕的招數已經司空見慣,幹那一行的,總是諸多花樣。

「沒看見剛才那人逃得多慌張?」他問。

「我沒關係哦。」金在中說。

第一次發生關係,從金在中進酒店門那一秒,鄭允浩已經看出這人不是老手,或許還是個雛兒,但是故作鎮定的模樣,有點可愛。他對金在中的興趣,來自於他生硬的技術,臉上的傷,還有‥‥那在迷蒙中更接近蕭逸的聲音。

然後他知道,金在中真的只是個高中生,自己竟然對小孩子下了手,出於種種原因,他把人留下了。蕭逸的離開,讓他控制欲越發嚴重,可是金在中沒有抗拒,自己對他好,不過是填補了那個空缺,這次要把人保護得更好,不再讓家裡有任何機會。他知道金在中喜歡他,但他對金在中的好,卻是從別人身上轉移過來的。

那個時候的金在中,無論對什麼事情都特別認真,會為了他的一句話琢磨一天,會為做不好的菜研究到成功為止,也會為出道準備訓練到忘記休息。這個人太過認真,甚至認真到讓他覺得,自己不該在這人身上尋求誰的影子,心裡還惦記著別人,卻跟金在中有感情上的瓜葛,這不公平,錯的是他,不是金在中。

 

之後,父親找上了因為蕭逸的離開而久久沒回過家的他,順便讓他看見蕭逸與陌生男人的一張張照片,逼著他聽那人離開之後過得有多好。在感情上,他是不安的,從得到蕭逸那一刻起,就沒有安心過,只想把人緊緊抓牢,可惜那個人跑了,還是因為愛上了別人,他沒有辦法接受。在這之前,他甚至還在怪自己沒能力把人留住,他愛蕭逸,所以應該放他走,只是那一秒,他心裡那道牆徹底崩塌了。

父親讓他看清事實,他看清了,可是看清了就能放下?不可能。所以,他對蕭逸的恨或者愛,全都放在了金在中身上。愛與恨的反差有多大,直接讓他每次清醒過來,都已經把人弄得奄奄一息,漸漸的,金在中看他的時候,眼睛多了一些恐懼,但不足以掩蓋所有情愫,而他並不想遇上第二個蕭逸,在那份感情還在萌發滋生念頭的時候,他停住了。

是他要求金在中不要對他有金錢以外的依賴,是他先斷絕了一切遐想。現在想來,感情早在被意識到的那一秒,想停住已經太難。到了如今這個狀況,他有什麼立場讓金在中認真起來?金在中所做到的,不過就是他多年前的要求,並且做得很好。

這麼想來,還真的,讓鄭允浩有種心酸的味道。漸漸的,金在中笑得多了,但他笑,與他高不高興沒有關係,應該說,任何的事,都跟他沒有關係了。金在中演得最好的,不是任何一個劇本角色,而是他自己。

不能再輕而易舉地說著愛或不愛,感情這事從來就沒有徹底分明,在面臨真正選擇之前,他說不準對蕭逸能不能徹底捨棄,他也不確定金在中是怎樣的心情,他總覺得這人也愛他,只是,掩飾得太好,被要求掩飾太久,變得真假難辨了。他需要把人抓住好好審問一遍,又只怕自己再逼他,他會逃得越來越遠,就連發短信問什麼時候走的,也沒有回覆,自己已經無聊到要用這種事來得到回應,有種束手無策的感覺。

 

對蕭逸是曾經誤會過,知道真相之後,倒像是心裡多年來的枷鎖漸漸消失了,畢竟也是深愛過,心裡的悸動並沒有靜如止水,對於蕭逸,他仍然存在幾分珍惜,只是,自己對另一個人,有了更深的想法。

應該說,他跟金在中的關係,是在他沒準備好的時候到來,被他拒之門外,到他想要開始的時候,那人把門鎖上了。他對於金在中而言,還有幾分是認真的對待?這種疑問會讓他不自覺地希望從金在中口中知道答案,結果往往是那人依舊遵從著多年前的要求,自己只能自欺地想著,他們之間還沒變質。

那天他聽見了他跟蕭逸的對話,金在中說他們只是老闆跟員工的關係,他無法想像金在中真的對他一點感情都不剩,所以他只會本能地解讀成,金在中想要保持這種距離,如果是這樣,他可以退到適當的位置,只要彼此能一直維持也不錯,等著終有一日金在中卸下心防,也比現下把人嚇跑來得要好,他覺得事情後續應該要這樣,不過世事似乎不從人願。

  

 

 

當金在中把代言合同原封不動退回他面前的時候,鄭允浩有些反應不過來,只問,「怎麼?」

「老闆,這代言我接不了啊!」

金在中又笑了,鄭允浩並不喜歡他這樣,沒一點真實的感覺,而且,這傢伙怎麼又生病了,鼻音那麼重,「為什麼接不了。」

「我跟公司合約快到期啦,這代言不是還有兩個月才開始嗎?」

金在中這話,總感覺有另外一層含義,鄭允浩過了一會才說,「但我合同簽了,跟公司方面的約束已經生效,就差你的名字,代言兩個月後開始,所以你順便把跟公司的合同續約就行了。」

「所以我才說不能簽啊,老闆你是不是熬夜操勞太久了,腦子沒以前靈活啊!」

自己果然沒猜錯,這小子不打算續約,心裡燃起一股無名火,但理智讓他控制住了,「少了你這個代言人,違約金的事,你怎麼看?」

「哦,那要問元芳了‥‥」金在中這麼說。

鄭允浩瞪他。

「不好意思,最近看了狄仁傑,回不過神來了!這麼說吧,雖然事先不跟我商量就自己先簽了約這完全不是我的責任,但是畢竟老闆你待我不薄,我還是願意攤分一點違約金的,不能太多哦!你知道我賺多少的。」

為什麼金在中說這些話的時候總是表現得那麼自然,儘管自己早就知道其他公司有意要挖他過去,但跟盛宇續約本來是理所當然的事,就算沒有繼續合作的打算,也應該提前通知他才對,還是說這傢伙早就算計好離開的時間?所以如果不是這代言合約,金在中是打算要等到那天的到來才讓他知道?如果把這件事放在金在中想避開他,或是單純因為別的公司更捨得砸錢這兩個原因上,鄭允浩更願意接受後者。

「打算簽世紀娛樂?記得上次你跟小紀見過面,他們出多少。」他總想從金在中的眼中挖到些什麼,但總是無功而返,一如那人此時此刻笑得那麼自然。

「老闆你記性真好!但我是這種因為金錢的誘惑而倒戈相向忘恩負義的勢利小人嗎!我不續約絕對不是因為看上了別家的錢!」金在中一副丹心日月可鑒的表情。

「那可惜了,如果你說你簽了世紀,或者我還不會為難你。」

「哦!這樣啊,那我坦白,我是打算簽他們家!」金在中態度轉得極快,雖然不是罕見的事,也總讓人對他認真不起來。

鄭允浩握緊了拳,又放鬆了,暗裡呼了口氣,他習慣了冷靜,在別人眼裡,也許已經成了冷漠,「給你短信不回,電話也不主動聯絡,是鐵了心要跟盛宇劃清界線?」

金在中覺得自己冤枉了,「艾瑪!老闆你以前什麼時候給我發過短信,不都直接專線來著嗎,我這回以為你發錯了才沒回啊!」

「別岔開話題,我問你是不是要劃清界線,你走了,我爸那邊怎麼圓謊?畢竟,我那麼愛你。」說完最後那幾個字,他希望看見金在中臉上有一絲遲疑,而當下看見了,卻一閃而過,讓他懷疑自己有沒有捕捉錯誤。

「老闆你真的需要補腦,你就算不是我老闆了,也依舊能當我金主啊,我可是非常樂意當小白臉讓你繼續養著的,大老闆那邊看來,肯定是以為你想保護我,所以才故意把我放到外頭去,這麼一來顯得你有多愛我,完全不用擔心蕭逸會被惦記上喲!」

「真的不簽?」問題又回到合約上。

「老闆你打算逼人家簽賣身契嗎!不行不行,你想想看,蕭逸跟世紀不過簽了三年,三年時間一到,他簽了盛宇,估計那時候你爸也差不多了,我沒詛咒他老人家的意思,我要表達的是,你跟蕭逸多美滿,有我在多礙事啊。」

「不要總往蕭逸身上扯!」鄭允浩這話,語氣比先前硬上了幾分。

「好,我以後不提,老闆你別生氣。」金在中又笑嘻嘻的。

「你真的高興?」不知怎的,突然很想問他這句話,回過神已經出口,而那人,像是瞬間不知道該給什麼反應了。

過了一陣,金在中笑說,「老闆你太關心員工了,我沒關係哦,下午還有通告,差不多時間去做造型了,先走啦。」

他說他沒關係,又是這句話,就跟當初搭訕自己的時候一樣,金在中究竟還打算騙他多少年?鄭允浩知道,自己最近想著金在中的時間越來越多,細心如蕭逸,應該早就察覺他的變化了。

  

 

「允浩,我畫了些戒指設計圖,你喜歡哪款我就訂做,去巴厘島玩的時候我們戴著好不好?」

蕭逸的臉上是淡淡的笑容,而鄭允浩對他,卻是越來越多的抱歉,他們之間的問題在無形中已經變得無可挽救了,「蕭逸,結婚的事,我們需要認真考慮。」

蕭逸的臉僵了一下,但很快恢復了表情,儘管不是那麼自然,「我覺得‥‥我們已經考慮得夠認真了,允浩你怎麼啦?」

「我是說,我們不適合。」想了千萬遍,最後只能用這個說法,蕭逸沒有不好,只是真的不適合,「是我的問題,抱歉。」

蕭逸看起來心神恍惚的,仍舊極力保持著笑容,像是在安慰自己,更想是乞求鄭允浩的回心轉意,即使他清楚鄭允浩的為人行事,「怎麼會不適合呢?我們這段時間不是很快樂嗎?還是你覺得‥‥這進展太快了?那我們可以過幾年再說,我不會介意的!」

「你明知道我的意思,蕭逸,你那麼瞭解我,怎麼會聽不懂我的話?」

他的意思是想分開,蕭逸肯定懂的。然後,蕭逸又笑得不一樣了,就像把心裡的痛都放在笑聲裡,蕭逸不是個歇斯底里的人,越是傷心難過,他只會越平靜。

「怎麼會?!我不瞭解你,從我再回來開始,我就知道我不懂你了,因為金在中對不對?這不是你的錯,我怎麼能怪你?」

畢竟這人是蕭逸啊,再怎麼說,還是捨不得吧,「不是因為他,求你不要強顏歡笑,我不想看你這樣。」

「但是,讓我變成這樣的人是你。如果沒有他,我們可以很好的,你不用騙我,我都看得見,可是怎麼辦?我一點都不想放開你‥‥真的,沒有他就好了‥‥」

蕭逸的話,在鄭允浩腦中有了些可怕的聯想,一遍遍告訴自己說蕭逸不會是這種人,但還是不能安心,「沒有他也不會改變什麼,我們之間是十年時間的問題。」

「可你這十年裡有他!敢不敢說你對他沒有感覺?你不能對不對?」蕭逸吼出來了。

「但我跟他之間不是愛。」起碼到了今日也沒能發展成愛,但蕭逸這個反應,反而讓他更好過些。

「不對,你不應該這樣對我的,你只是一時看不清了,肯定是我們距離太近了,我應該給你再多點空間,我們分開幾天,你會想清楚的。」蕭逸聲音顫抖地說著這段話,一邊過去穿好外套,直到他走,鄭允浩也沒說話。

  

獨自坐了很久,手機收到了金在中發的資訊,說著明晚八點,某某餐廳見,鄭允浩感覺意外,而第二天晚上他去赴約時,在等著他的,是駱揚。這個人居然敢用金在中的名義約自己,瞬間想到金在中對他的信任,是不是已經到了讓他可以隨意動用任何東西的地步,就算這只是懷疑,心裡也足夠不舒服的。

兩人對坐很久,駱揚才開口說第一句話,「抱歉,我是覺得如果用我的名義,你不一定會願意見面。」

「沒錯。」鄭允浩心裡不痛快,講話也沒打算委婉,「我能給的時間不多,不知道你是打算跟我談什麼事?駱先生。」

「我們之間能談的也就只有小在了吧。」駱揚笑。

「所以就瞞著當事人約我?」

「對,小在不知道,他生病了,在家裡休息,你不用費心,我會照顧他。」駱揚直接省去了他的詢問。

鄭允浩抿嘴,然後道,「為什麼你覺得應該找我談?」

「很簡單,只是看他明明不好,還裝出很好的樣子,我心疼。」看了鄭允浩一眼,駱揚接著說,「我不知道應該謝你還是怪你,小在他變化太大了,這些年是你在他身邊,確實把他變得更適合在這個世界生存,但是我一點也不喜歡他現在這個樣子。不管你們是什麼關係,我想如果少了跟你的接觸,總有一天他會回到原來那樣的。」

「你覺得他會喜歡你管這麼多嗎?」鄭允浩純粹很反感駱揚站在一個這樣的立場跟他講話,就像金在中的事,只有他會在乎一樣。

「他不喜歡也沒關係,我想陪著他,他現在看起來太快樂了,快樂得太虛假,就算你不離開,也希望你對他好一點。你知不知道你給他多大的壓迫感,強烈到連在夢裡他都不好過。」

最後那句話,實在是諷刺,「我跟他只是老闆和員工的關係,不過很快就不會再是了,在這之後‥‥」

在這之後,他會讓在中好起來的。只是這話沒有說完,金在中已經出現在他眼前,那個接觸之後的眼神,帶著一絲不知所措,鄭允浩才想到自己剛才在嘴邊的話,遲了。

金在中走到駱揚身邊,把人拉起來,臉上帶著笑,「老闆,人我先帶走了!」

「慢著,他留下,你跟我走。」鄭允浩說。

金在中看了看立即伸手拉住他的駱揚,再轉頭用委屈的眼神看著鄭允浩,「老闆,人家還病著呢,你能不能體諒一下?」

「我現在還是你老闆,你還得聽我的對不對?」

金在中的洩氣了,「老闆永遠是對的‥‥」

「走。」二話不說,鄭允浩站起來走過那兩人身邊時,一手就把金在中拉到自己身旁,對駱揚憤慨的目光視若無睹,走得乾脆俐落,他能眼睜睜看著金在中被別人牽走?像話嗎?

 

 

 

 

第2頁|全文共2頁

文章標籤

允在 豆花 YJ 耽美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