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20

駱揚聽不聽他的無所謂,鄭允浩只在意金在中還在不在他掌控範圍之內,面對這種挑釁,駱揚自然不會退讓,在他把金在中搶過去之後,立刻就跟上了腳步。這人一動,餐廳服務生都盯著,生怕人跑了不買單,鄭允浩當然不當回事,可偏金在中故意放慢了腳步,「老闆你等我給他說兩句。」

金在中說這話的時候,鄭允浩回頭看見了駱揚的表情,那人眼睛像瞬間有了光彩似的。看著姓駱的眼中那優越的眼神,只覺得特別反感,就聽見金在中對那人就說,「你還是先買單吧,下次談事情,記得不要找這種屁股坐下,就開始以秒計費的地方了知道不,你不用等我了,我等下會回去的。」

這話怎麼聽都像叫人回家等他,鄭允浩聽著,抓住金在中手臂的力度不自覺地重了些,後者動了動,看他一眼,但沒睜開,拍拍駱揚的肩膀就跟他出了餐廳。

「老闆,咱們有什麼大計要到秘密的地方商量啊?」

鄭允浩不回答,要去哪其實沒想好,把人帶走純粹是出於不想留機會讓他跟別人相處。把金在中送進了車的時候,駱揚已經到餐廳門口來了,鄭允浩看見了,這人怎麼看都覺得礙眼,這感覺從他們第一次見面就有,只是現在越來越明顯了。上了車之後直接開走,腦子裡盤旋的全是金在中竟然跟別的人來往那麼頻繁的煩燥思想,正好紅燈的時候,開口就問,「跟他好起來了?」

金在中笑瞇瞇的,「好了也只能算是舊情複燃吧。」

舊情複燃?用力握緊了方向盤,他不知道自己此時此刻的表情如何,只知道看向金在中的時候,那人似乎笑得更明顯了些,更假了,「不許笑。」

金在中聽話地捂住了嘴巴,但眼睛還是彎彎的,連假笑都好看得金在中,卻是鄭允浩最不樂意看見的,「你知道我不喜歡別人動我的東西。起碼在我跟你的雇傭關係結束之前,最好別讓我知道你有什麼小動作。」

就算只剩包養與被包養關係也算雇傭不是?聽他說完,金在中賣乖地點著頭,手還捂在嘴巴上,眼睛倒是亮,看他的表情就知道沒把話放心上,鄭允浩愁了,「手放下。」

手剛一拿開就開始說話了,「我跟駱先生的關係比蒸餾水都純淨啊,別說現在了,我倆以前都沒發生過任何事,老闆你放心吧,起碼在我收著你的錢的時候,我不會亂來,職業操守我還是有的!」

前邊的話連鄭允浩聽了都覺得假,可就是有人喜歡睜眼說瞎話,還講得跟真的一樣,金在中又繼續說,「駱先生外形挺好的,要是你肯簽的話,估計還來得及躥紅一下。」

「白白放你去別的公司,我這邊簽新人來捧?」

金在中打哈哈,「嗯,這個話題結束,展開下一個話題!我們要去哪?」

面對金在中,有時真的讓他很頭疼,這傢伙今天臉色似乎挺好,臉頰緋紅的,但看久了就覺得紅的不正常,肯定是病成這樣的,「去醫院。」

金在中點頭,「原來你也知道自己有病啊。」

鄭允浩咬牙,看著說話的人,那小子又端出一副“老闆饒命”的表情說,「老闆綠燈了!快衝!」

  

來到一家醫院停下,帶著金在中去找的醫生,是蕭逸的老朋友,對他跟蕭逸的事也知道一些,看見他帶著蕭逸以外的人來,就用訝異的眼光看著他們,好像這是多新鮮的事,開口就調侃,「你跟蕭逸怎麼回事啊,上午他才來過我這,現在你又來了,還帶上個新歡!」

金在中一見人家是個美女,就插嘴了,「看來我保養得不錯。」想了想,又加了句,「不過也不是“歡”哦。」

「蕭逸怎麼了?」

美女醫生說,「沒什麼,找我閒聊幾句而已,你倆真有事?」

金在中的表情看起來很期待這個八卦,不管裝的也好真心也罷,他不想讓金在中聽到太多他跟蕭逸的事,「怎麼會,先幫我看看這傢伙怎樣了。」

「哪裡不舒服?」

醫生問話,金在中大眼看著別人小眼,最後這麼說著,「我覺得,都挺舒服的‥‥」

醫生望向他,鄭允浩覺的自己耐性夠好了,沒發怒,「肯定發燒了,臉色都不對,你幫我檢查下他腦子燒壞沒。」

金在中還不樂意了,「唉,老闆你這什麼話。」

「這陣子很多人都生病了,你這樣子多久了?」醫生問。

「兩‥‥三天?一般感冒而已,我總忘記吃藥才拖這麼久的,身體不是有自我修復功能嗎,不吃藥也可以啊,就是時間長點罷了。」說著,回頭看著鄭允浩。

他自然不想多說,金在中什麼習慣他還是知道的,之後由著金在中被人帶去做檢查,折騰了一陣子才回來,美女先進門,金在中乖乖地跟在她身後才關上門,鄭允浩看了下手錶,就聽美女說道,「開幾瓶鹽水吊一下,再高燒下去就麻煩了,你自己燒得那麼厲害都不覺得不對勁嗎?還有低血糖,貧血,營養不良,作息應該不正常吧,都市人的通病,都是健康隱患啊,哦,明星就更加了。」

金在中一句話都不說了,只是眼中的情緒轉來轉去的,最後咧了個笑就避開他的視線。輸液少說也要兩三個小時,金在中怎麼說也是公眾人物,況且鄭允浩也沒打算讓這人在大庭廣眾的目光之下輸液,於是專門開了個病房,交完錢往病房去,進門就看見那傢伙滿眼懼色地看著護士往他手上扎針,那表情就跟三歲小孩一樣,心裡竟然覺得很可愛,鄭允浩笑了。

針一紮好,金在中舒了口氣,看見他進來,又開始亂嚷,「老闆我沒帶錢包出門哦,醫藥費你先墊著,我去公司報銷了再還你。」

「你以為自己在誰的公司?」

「我最欣賞老闆你夠爽快!好,這點小錢咱當粉筆字抹掉算了!」

無奈,怎麼就攤上了這種貨色,「你還是閉嘴的時候比較好看,想吃什麼,我去買。」

金在中大眼一瞪,「該不會我得什麼絕症了吧,老闆你對我這麼好,不科學‥‥」

「那我先揍你一頓,再去給你買吃的?」擺出微笑的表情。

「為了幫您積點陰德,我決定還是不讓你打比較好,而且老闆,你真的不太適合笑。」金在中還擺出很認真的表情。

鄭允浩盯著他,把人盯到有些心虛,眼神都開始閃躲才說,「你也不適合,裝著不累?」這話說完,總算看見金在中有點真實的反應,笑臉僵了一下,雖然只是很短暫的一瞬,鄭允浩繼續,「剛在餐廳,你聽見我說的話了?」

「你好像說了不少?」金在中又裝傻。

鄭允浩提醒,「老闆和員工的關係。」

金在中講話就跟不帶笑會死似的,「哦,說的很正確啊,我也沒忘記。」

看著金在中假笑,他就心煩,真想挖開這人的心看看究竟在想什麼,「不許假笑,這是第二次警告。餐廳那話你聽過就算了,後半句我沒說,說了你也不懂,總之我不是那個意思。最後我鄭重地跟你說一遍,不能跟我以外的人有任何瓜葛,明白?」

鄭允浩現下覺得,金在中這傢伙不開口瞎扯的時候,還是很好的,這睜著眼睛聽他訓話,一肚子疑問不敢說,最後只知道點頭的樣子,看起來乖得很。突然,有種想把人藏起來的衝動。

現在是一個姓駱的,以後又會有多少別的角色?金在中這傢伙,隨時會在他眼底溜走,太讓人放心不下了。但其實,在不能肯定金在中的想法之前,一廂情願地顧慮那人的情緒,隱藏自己的心思,有多少用,連他也不清楚。他是想循序漸進,但就怕哪天忽然無法忍耐,還是壞了事,而那種衝動似乎正一秒比一秒強烈地蔓延著,該怎麼壓抑?

  

買完粥回到醫院,天上風雲驟變,最近天氣很反常,總是前一刻晴空萬里,後一刻烏雲密佈,看這隨時要下暴雨的模樣,鄭允浩快步進了醫院,走到病房前一推開,就聽見裡面的笑聲,除了屬於金在中的,還有一個四五歲左右,穿著病服的小女孩,頭上還有處理過的傷口,這傢伙竟然跟小孩子玩耍起來了?

看他回來,金在中抬頭看他,小孩原本坐在床上跟金在中玩耍,這下也扭過了頭,他伸手逗了下人家的臉頰,指著鄭允浩就說,「乖,喊大叔!」

鄭允浩皺眉,放下粥,坐到床邊的凳子上,「哪來的小孩?」

小孩沒喊人,而是盯了鄭允浩一陣,轉頭跟金在中說,「大哥哥,這是你男朋友?」

這下金在中臉綠了,鄭允浩嘴角就揚了那麼一下,「倒是比你聰明伶俐。」

看他笑了,金在中瞬間表情變得更怪異了,像是震驚於他的笑意,小孩又說了,「大哥哥,如果你是我爸爸就好了!」

金在中剛要說話,就有護士敲門進來,領著一個護士來把小女孩帶走了,開門那個順道進來看看輸液情況,金在中就多口問了句,「剛那孩子‥‥」

護士是個中年婦女,一聽這話就一臉憐惜,「你說小千?那孩子可憐啊,媽媽跟男人跑了,爸爸又酗酒,一喝酒就打她出氣,前幾天吧,她爸又把人打得半死,這麼小的孩子,怪可憐的,他自己倒好,酒精中毒死了乾淨,可憐孩子她媽媽又聯繫不上,也沒別的親戚了,這幾天住院的錢都是居委幫忙出的,可能明天就得帶去福利院了。」

 

八卦完,護士走了,鄭允浩接了個公司來的電話之後,回頭看金在中還在想著,都入神了,一個孩子都能讓他這麼在意?「在想什麼。」

抬頭笑了下,卻不像之前的表情那麼假,金在中說,「她跟我一樣,不過我比她幸運。」

「當然,你被我撿到了。」

金在中壓了下眉頭,「老闆你越來越懂往自己臉上貼金了,還得感謝我自己走對了方向,不然你還撿不到我呢,唉,不知道助養手續麻不麻煩。」

「你打算助養那小孩?」自己都沒照顧好自己,倒想著照顧別人了。

「她不是要我當爸爸嗎?助養一個小孩能花多少錢,不小心被記者知道的話,還可以混個愛心大使名譽,一舉兩得!」

「行,我跟你一起。」話才說完,電話又響了。

「老闆你先顧好公司再跟我搶女兒吧。」金在中一臉同情。

「兩個爸爸不是更好?」反問,然後接電話。

金在中沉默了一下,在一邊嘀咕,「我怎麼感覺哪裡不對?」

鄭允浩聽見了,把笑意藏在心底,但今天公司特別多繁瑣事,真不懂選日子,「就按我說的跟他們談,其它事情讓副經理決定就行,不用向我彙報了。」

電話一掛上,金在中好像巴不得他趕快走那樣,「老闆你很忙?那你快點回公司吧,打針而已又不是打架,多個人少個人還不是一樣。」

「聽你這麼一說,我就不想走了。」手機靜音,取來剛買的粥,弄了一勺子,吹涼了些,湊到金在中嘴邊,「來,吃粥。」

「老闆我手沒斷,其實我也不餓。」金在中說完就看著他,鄭允浩半分不退讓,於是那人又見風使舵地說,「開玩笑,我快餓死了!咦?手突然也酸起來了,老闆真是料事如神!」

聽不下去了,直接把粥塞進那人嘴裡,「你就知道在我面前裝傻,巴不得騙過全世界是不是?」

咽下一口粥,金在中說,「哪裡,我很認真的。」

「哪裡認真,認真地把日子當戲演?我不是第一天認識你。」才說完,金在中的手機響起,他看得清楚,是駱揚的來電。

金在中接聽了,聽著電話那頭的聲音說,「嗯,還在一起,應該沒那麼快回去,嗯,我在‥‥」

在他說出醫院名字之前,鄭允浩奪過手機掛斷的同時,低頭堵住了金在中的嘴巴,突如其來的深吻,被親的人身體僵了一下,雖然還是乖乖配合,卻不主動,把人放開之後,眼睛卻看著被他扔到一邊的手機,鄭允浩心裡不是滋味,「你喜歡姓駱的?」

「不討厭。」

「那我呢?」

金在中不說話。

「我跟蕭逸在一起的時候,你高興嗎?」那人還是不說話,鄭允浩繼續,「可你跟別人在一起的時候,我不高興,是非常不高興。」

金在中過了一陣才知道反應,「老闆你說這些幹什麼,你本來就應該跟蕭逸在一起,我有什麼不高興的?」

有些話,憋在心裡憋得難受,金在中分明是懂的,偏偏喜歡避而不談,「你覺得我應該跟他一起,我也覺得我應該跟他一起,但說到底也不過是“應該”,我曾經跟他在一起多久?一年?你呢,十年!我早就該放開他的,這些年我只想知道為什麼他會走,現在我知道了,為什麼我跟他在一起是應該,我跟你不是一樣嗎?」

金在中想了很久,「不對,那個人對你有多重要,我比你清楚,你總是念著他的名字,可能你醒來就忘了,但那個名字,這些年一直在我耳邊沒有消失過,如果他再離開一次,你肯定會瘋的。你只是不習慣我不在,從以前開始你就這樣,要把人拴在手裡才覺得安心,我知道你的心情,我們可以繼續這樣,你也繼續跟蕭逸一起,這樣就很好。」

習慣不假,把人拴在手裡才安心也不假,但把感情都用習慣來解釋,就是歪理,金在中是有多喜歡強詞奪理?「我都看出你在硬撐了,你再撐著有什麼意義?」

「因為我怕,我怕要再誤會一次,這次是你,不是我,你以為自己喜歡我,其實不是。」

鄭允浩哭笑不得,這傢伙認真起來比裝模作樣還難搞,「真想把你打死算了。」

金在中擺出笑臉,「打就打吧,我哪次還過手?想想現在,是不是要覺得你似乎喜歡我,我也似乎喜歡你,然後快快樂樂在一起,最後蕭逸走了你才發現自己錯了,再放下我去找他?只要一想到有這個可能,對不起,我就真的不敢奉陪了。你說說,我有什麼值得你喜歡的?夠假?臉皮夠厚?你瞭解我多少?」

「瞭解多少?」湊到金在中耳邊,「我見過小吳,你說我瞭解多少?比如,你隨身帶的“糖”,其實是治焦慮的藥?」

說著,從他口袋裡將糖盒子取了出來,金在中握緊了拳,鄭允浩接著說,「又或者‥‥你很怕打雷聲?」

窗外很配合地響起轟天似的雷聲,金在中連呼吸頻率都亂了一下,鄭允浩盯了他一陣,在第二次雷聲響起之前,撿起了金在中的手機,拿著他的“糖”,出了病房,走到醫院大門外,看著黑壓壓的天,悶悶地抽起了菸,雷打得頻繁,鄭允浩一根接一根地抽,小吳跟他說了金在中特別害怕雷聲,但卻不知道是為什麼,那傢伙誰都不相信,對誰都有所保留,要換一個真心,該怎麼做?

  

雨開始傾盆地下,菸只剩下兩根,鄭允浩才回病房,也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推開門,金在中還坐在床上,整個人縮到一起,頭埋在膝蓋上,雙手捂著耳朵,看得出在發抖,輸液的管子倒充了不少暗紅的血。鄭允浩沒想到他真的會害怕成這樣,心裡頭一陣自責,立馬上前拿開他的手,讓血倒回去。手一被拿開,金在中像被嚇到,抬起頭,鄭允浩心頭一緊,看他煞白的臉色,那雙眼睛像空了一樣,顫抖著呢喃,「我不是故意的,對不起‥‥對不起‥‥」

心像被人挖了一道口子,刺刺地痛,立刻餵他吃了藥。接著把人抱緊了,安撫了許久,手臂都發麻了,懷裡的人才漸漸停止了顫抖,只有睡下的時候才讓他鬆口氣,可金在中嘴裡還夢囈著一遍又一遍地道歉,「跟誰說對不起?你就不能好好聽話,活該受罪,明知道你活該我還心疼,這不是犯賤?我真喜歡你,就不能信我一次?」

說完,鄭允浩都覺得自己傻,講這些話,金在中都聽不見,有什麼用?

  

 

 

 

 

 

第1頁|全文共2頁

    文章標籤

    允在 豆花 YJ 耽美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