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章

 

異國的生活對於我和俊秀來說沒有太難熬,甚至還頗感新鮮。但對於允浩來說,就不是那麼回事了。雖然這個面癱從來不會回來說什麼,但我從他越來越縮短的睡眠裡也能看出來,他非常辛苦。

已經兩個星期過去了,允浩的黑眼圈越來越嚴重。但我一向認為年輕人受點挫折是真理,所以一直很淡定地隔岸觀火。

我和俊秀逛到天黑了才回去,一進宿舍就神奇的發現允浩躺在床上挺屍。「哥哥在幹什麼?」俊秀小聲對我說。我摸摸俊秀的頭:「哥哥在搞憂鬱,俊秀乖帶著一號快出去,不要被傳染。」俊秀憐憫的看了允浩一眼,乖乖地出去了。

「年輕人,睡著了?」我飄近,允浩頭埋在枕頭裡,保持挺屍狀。「年輕人,死了?」我湊得更近了。允浩還是沒有反應。

「哦?允浩同學,你不會是在哭吧?」我幾乎是在他耳邊吼著的說。

「你很吵!」允浩的聲音悶悶地從枕頭縫裡傳來。

我笑笑:「呵呵,就是確認下你是否健在。現在沒事了,你繼續啊,不用管我!」說完,我淡定地飄開,端坐在椅子上打坐,允浩同學繼續搞憂鬱。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了,我每隔半小時確認下他的死活。我確認了三次後,俊秀也回來了,他誇張的看著允浩瞪圓了眼睛:「哥哥還在搞憂鬱啊?」

「是啊,這樣一動不動地挺屍也挺累的,咱們俊秀以後可不要這麼傻,就算是搞憂鬱麼也要整個舒服點的姿勢,知道了嗎?」我認真地囑咐俊秀。

「嗯,哥哥是有點傻,這樣趴著,鼻子會不會變塌塌的呀!」俊秀同情地看著允浩,「叔叔,哥哥是為什麼要搞憂鬱啊?」

「哦,我幫你問問哥哥。」我思考了一下,飄過去問,「允浩同學,俊秀小朋友問你為什麼搞憂鬱?」不出所料地允浩仍然堅強地挺著。

「你看,一般搞憂鬱的孩子為了體現自己的深沉,都不會回答人話的。俊秀以後可不要這樣。」我語重心長地對俊秀搞時機教育。

俊秀認真地思考了一下,然後眼巴巴地望著我說:「搞憂鬱的哥哥是壞孩子,但是我還是不知道為什麼哥哥要搞憂鬱?」

我想了一下,為了能讓小朋友能理解,打了個比方:「哥哥啊,考試一直都得雙百分,但這次考差了,兩門都不及格,所以哥哥搞憂鬱了。」

俊秀誇張地瞪大眼睛,有點委屈地看著我:「哥哥好奇怪,我從沒得過雙百分呢,但是我也沒有搞憂鬱啊!」

「嗯,俊秀真棒!」我贊許地給了俊秀一個大拇指,「叔叔覺得得雙百分的人特傻,我們俊秀不要去爭這個東西,只要及格就可以了。」

我覺得我真是一個特別開明的家長啊,沾沾自喜地準備迎接俊秀歡喜的擁抱。但俊秀在下一秒就哭了:「嗚嗚嗚~~~~叔叔是壞人,叔叔是壞人!!」

我囧:「我怎麼壞了啊?!」

俊秀掛著鼻涕,頭越低越下,小聲地說:「我也從來沒有及格過‥‥」

這下我也想哭了,我也沒有想到俊秀是個成績這麼寒磣的孩子咧!僵硬了幾秒,我只能抖著嗓音安慰他:「別哭了啊,俊秀,要知道從來沒有及格過也不是一般的人能幹成的事情啊!孩子,真是辛苦你了!」

「叔叔~~~~」俊秀淚汪汪,「俊秀~~~~~~~~」我也紅了眼眶,然後我們兩顫抖著痛哭著抱成一團。

「你們真是夠了!」我和俊秀一起轉頭,看到允浩抽著嘴角,鼻頭紅紅地坐了起來,狠狠地瞪著我。俊秀看了一眼小聲地跟我說:「哥哥的鼻子果然壓紅了。」「所以哥哥有點傻。」我也小聲地回答。

「我聽得見!」

我看著允浩鐵青的臉,似乎聽見了磨牙聲,我疑惑:「誒?你不趴著了?是我們吵著你了?」有些愧疚的我雙手合十保證:「你繼續趴著,我們絕對不說話了。」

允浩盯了我半晌,然後低下了頭,又成了悶葫蘆。看著他這樣我心裡特不踏實,只能尷尬地笑道:「你繼續啊,我們真不說話了,我發誓我保證!!要不我和俊秀出去轉轉?!」

我眨巴眨巴地看著他,終於他悶悶的聲音傳來:「謝謝,我知道你的意思了。」聞之,我的表情瞬間定格,小心地捅了捅旁邊的俊秀,跟他交頭接耳:「哎?你知道他說的我知道你的意思了是什麼意思嗎?」

俊秀表情慢慢地變呆滯,開始掰手指頭,「你知道~~~他說的~~~~~~我知道你的意思了~~~~~~是什麼意思????」

好吧,我承認,我的問題給從來沒有及格過的俊秀小盆友負擔了。我掰下他的手指頭,安慰地摸摸這個傻孩子。

我沉浸在對俊秀智商的憐惜中,卻被允浩的笑聲驚嚇了。「你是在笑?」我揉揉眼睛咋舌。

「好了,別耍寶了,我懂你的意思了。」允浩目光柔和地看著我,那平日裡硬朗的臉部線條都像浸了春水一樣,波光粼粼地閃瞎了我的狗眼。然後,我就感覺心開始怦怦地加速,從耳朵開始慢慢地增溫,並且有向臉皮蔓延的趨勢。

這不正常,這非常不正常!向來以猥瑣當氣質,城牆當臉皮的我,覺得這種感覺如同世界末日,然後,我很沒有出息的逃了。

所以,被這一齣干擾的我,到最後也沒有搞清楚,究竟我說了什麼讓允浩同學懂了?!

雖然我沒有弄清楚允浩同學結束搞憂鬱的原因,但似乎是我偉大的人品幽默的言語給了他無限的靈感,讓他迅速地恢復他正常的精神面貌。每天雖仍掛著黑眼圈,面癱著臉,但精神昂揚地往返於教室、圖書館、打工的餐館和寢室之間。我看著他眼中的燃燒地熊熊戰火,只能感慨地嘆一句「青春啊~~~」

 

我和俊秀仍然樂此不疲地穿梭在街巷之間,但由於我倆興趣迥異,所以往往分散行動。而俊秀似乎有著雷達般的嗅覺,每天都能找到隱於市井的鬼朋友們。我常常奇怪英語奇差的俊秀是怎麼跟他們溝通的,但俊秀似乎靠肢體語言取勝。

我以貓的形態奔跑在陽光下,雖然能感受到久違的溫暖陽光,但也經常會被滿大街的狗追殺,這一直讓我和困擾,鬼知道為什麼美國人都喜歡養大型犬。那些體態或彪悍,或苗條的狗先生狗小姐們,每每看見我,都不會吝嗇它們的嚎叫的。

這會兒,我終於以人類的智慧,貓的敏捷再一次地逃過了狗的追殺,氣喘吁吁地躲進了一條小街巷。確認沒有其他生物後,我理了理毛,姿態優雅在這條美麗的街道上散步,道路兩邊有很多各色小花,在我的高度來看正正好。

走著走著,突然眼前出現了兩條男人的腿,穿著寬大的牛仔褲,褲腿處還有兩個破洞,我看了一眼,很識相地繞道,卻沒想這雙腿走了幾步又擋在了我前面。我又快速地往右走了幾步,那雙腿又果斷地出現在了我眼前。我在心裡不屑地撇了撇嘴,切~~~~又是一個想要調戲小黑貓的無聊人類。

有過數次經驗的我很淡定地調整好貓臉,瞪大圓圓的眼睛,抬起左爪子,抬頭,準備用一個很萌的姿態戳中人類的萌點。

「喵~~」軟軟的貓音在抬頭的一瞬間卻化為了淒厲的慘叫「喵!!!!!!!」我毛髮根根豎起,猛地跳到幾步開外,嗖嗖幾下就爬到了樹枝上。

那個穿著破洞牛仔褲的男人,不,應該說是大男孩,直直的站著,為什麼我會如此驚嚇呢,因為他‥‥

沒有頭!!

他的頭呢?!在他手上捧著呢!!我抽搐地看著他的頭顱陰森森死白死白的,金黃色的捲髮垂了半邊臉,一隻眼睛血紅血紅地盯著我,然後掛出了一個陰森邪惡的冷笑,他的聲音如鋸子,哢嚓哢嚓地迸出幾個單詞:「呵呵,果然‥‥」

我的貓腿開始哆嗦了,這是惡鬼,毫無疑問的惡鬼!我不會承認的,作為同類的我也是如此懼怕著他啊。

「你~~附身~~~~在~~~貓身~~~~上?」那個斷頭鬼繼續說著,我抽搐,大哥拜託了,別用這麼毛骨悚然的聲音說話了行不?!

我慢慢地向後退,再後退,那雙眼睛仍然死死盯著我,但沒有其他動作。我心裡祈禱,向後瞄著落腳點。只要再躍幾步就是牆簷,跳進去,然後再跑幾步那裡有個狗洞,爬出去就是很熱鬧的大街,他就應該追不到我了。

我心裡盤算著,下定決心。突然用貓爪子指向那惡鬼身後,用貓臉努力表示驚訝,「喵??」,果然這招哪裡都管用,手上的頭顱反射性地向後轉。

就是這個時候了!我敏捷地轉身按照事先想好的線路急速地逃跑。過程是異常的順利,我拼了命的跑,一刻也不敢停,我轉了無數圈,最後終於跑回了宿舍。

呼呼呼~~~~我喘著氣,覺得劫後餘生。那個惡鬼早就不見了蹤影,我滿足地大字趴在地上,開始打滾。還沒等我滾舒坦了,俊秀這熊孩子就回來了。

「叔叔,在幹嘛呢?」他蹲下來想戳我肚皮。我反射性地一躍而起,退後幾步,結果,我看見了什麼!!!

一雙穿著破洞牛仔褲的腿!!!喵~!!!!他怎麼跟來了啊!我內心哭嚎。感覺自己是再也逃不掉了,於是我把目光挪向俊秀,至少得讓這孩子逃出去呀。我抱著壯士斷腕的決心毅然地擋在了俊秀身前。

我用爪子推俊秀,示意他快跑。俊秀用天真無邪的眼睛順著我的視線看到了那個無頭鬼。不要盯著他看呀,快跑呀,俊秀!!我這說不出人話的,內心極度焦急。

然後俊秀天真地指著無頭鬼說:「叔叔,我看這個哥哥在外面轉了很久,看他可憐就把他領回來了。」

瞬間,我呆滯,慢慢地轉頭看俊秀,這個時候,什麼話都不能形容出我的心情。這到底是打哪來的熊孩子呀!!上帝呀,佛祖啊,你就早些把他收了,別再折磨我了行不!!!

 

 

 

 

 

 

 

 

第十六章

 

我顫顫巍巍地恢復了鬼形,努力地控制面部表情以維持自己的尊嚴,旁邊俊秀這個熊孩子笑嘻嘻地跟牛仔褲手舞足蹈地聊天,絲毫無感那頭身分屍的慘樣。所以說,無知者無畏,這句話誠不欺我也。

「小~~~黑~~~貓。」我心一顫,對上他的紅眼,馬上拼命憋出一個大大的諂媚的笑容:「在!大哥,叫我呢,有什麼吩咐?」

「給我~~~捶捶~~~背。」牛仔褲霸氣地吩咐。

「好類!」我語調歡樂地飄過去,狗腿地捶起來,「舒服嗎?大哥,要重點還是輕點儘管吩咐喲。」

「不錯~~就~~~這樣~~~舒服。」

我對著那刀鋒般平滑的斷頭處,努力地小聲吸著氣,心裡給自己打氣,加油,加油,你行的,不要怕!

「小~~黑~~~貓。」

「在!大哥有什麼吩咐?」

「給我~~~捶捶~~~~~腿。」於是,我哈赤哈赤地開始捶腿。

「小~~~黑~~~貓。」

「在!大哥請吩咐。」我腆著笑,內心咬牙切齒。

「表演~~~個~~~節目。」於是,我囧著臉喜氣洋洋地開始跳海帶舞。

「小~~~黑~~~~貓。」

「在,大哥‥‥請‥吩咐。」我笑容僵硬了。

「手酸~~~~頭~~~給我~~~~捧著。」於是,我現在僵硬得像只木乃伊,在牛仔褲旁邊當稻草人,手裡捧著個人頭。俊秀坐在我對面,和牛仔褲相談甚歡,一臉天真地對著我笑。這是嘲笑,這是嘲笑!這是嘲笑!!!然後,出離憤怒喪失理智的我徹底暴走了!

「X的,本大爺不發飆,真以為我是隻小黑貓啊!」我氣場全開,兇殘地對著手裡的腦袋就是狠狠幾拳,揪著那幾簇金毛,把頭當球摔,「讓你耍我!讓你耍我!!讓你耍我!!!」

「叔叔!!」俊秀坐倒在地,連手帶腳地向後退,驚恐地看著我。我聞之,抬頭對著他陰森一笑,視線一轉,牛仔褲的身體已經躲到了牆角。

我冷哼一聲,眼神淩厲,死氣沉沉地步步逼近,面癱著臉,手裡抓著他的頭髮,一腳將他的頭踩在了腳底下,無視他電鋸聲般的慘叫:「小黑貓?小黑貓?!叫誰呢!知道黑貓家族出過什麼人物不?Black PoliceCat!!」

「啊哈哈哈哈哈哈‥‥」,我猙獰地大笑,不懷好意地蹲下點身子,上下打量著已經開始發顫的牛仔褲身體,伸出舌頭舔了舔嘴唇,「你說怎麼辦呢?我很生氣,非常的生氣。看著你肉挺多,個大又結實,吃起來應該不錯~~~不錯~~~~不錯~~~~~」

「啊啊啊啊~~~~~~」這是俊秀小朋友清亮高亢的叫聲。「啊啊啊~~~~」這是牛仔褲電鋸般破碎的叫聲。我得意地冷笑,囂張地大笑,此時的我絲毫沒有意識到自己是多麼的變態。這樣變態的結果就是,電鋸般的尖叫戛然而止,牛仔褲華麗麗地暈過去了,俊秀雖然保持清醒,但從此對我的笑聲有了心裡陰影。

現在,終於恢復理智的我正對著緊閉著眼睛,臉上青紅交錯,腫脹如豬肉的頭顱發怔,心裡發虛。怎麼辦,怎麼辦,等會兒他醒來,我是不是死定了?!

「叔叔~~~~」俊秀鼻音濃重地顫聲叫我。我猛地回頭,看到俊秀很可憐地縮在角落,眼淚鼻涕地掛了滿臉,我濃重的罪惡感開始上升,努力溫柔地對他笑:「俊秀啊,是叔叔不好,嚇著你了,叔叔道歉,再也不會了。」

回答我的是俊秀再一次華麗麗的音,被高分貝驚醒的牛仔褲,頭顱開始滾動,眼睛慢慢地睜了開來,我一僵,對上他紅紅的眼睛。

然後,那顆頭咕嚕咕嚕地拼命向牆角滾,那身體抱起頭顱就逃也似地一躍,從窗戶口倒栽了下去,消失在了夜空中。

我囧!!原來大家比的從來都是氣勢,暴走狀態下的我原來是個比斷頭惡鬼還要強大的存在!這樣想著,我內心的小人不斷的膨脹,覺得自己是如此的無所畏懼!

 

正當我沉浸在自己無所畏懼的世界裡時,終於回來的允浩同學一下子就把我打回了原形。他冷肅著一張臉,眼光黑黝黝地盯著我,仿佛能戳出一個洞來。立馬,我高大的身影就無限縮小了。

「這地板上的坑是怎麼回事?」允浩一字一頓的問。我順著他手指的方向才後知後覺地發現那本來平滑的地板居然出現了一個皮球大的坑洞來。這個‥‥這個‥‥貌似是剛才暴走中拿那顆頭砸出來的,我瞪著眼看著那坑汗如雨下,我怎麼知道原來兩隻鬼打個架還能禍害真實世界的!雖說這不能全怪我,但我的第一直覺是絕對不 能說實話。於是‥‥

我掛上一抹堅強隱忍的笑容,握緊拳頭,義正言辭地敘述經過:「起因是俊秀不小心招來了一個無頭惡鬼。」我指了指俊秀的方向,順便用眼神狠狠威壓了一下想要開口的小朋友。

「然後,為了保護他和你的安全,我跟他殊死一戰。過程過於血腥我就不一一累述了。當然,最後我九死一生的險勝,在這兇險的打鬥過程中,就不小心地弄出了這個坑。」

講述完畢,我對自己非常滿意,語言簡練,起因經過結果一樣不差,並且成功塑造了自己捨己為人的大無畏精神,強烈弱化了此事件帶來的結果—那個坑,是個人都會感動的!

我期待地看著允浩,他抱著手,閒閒地靠在桌子上,空氣靜默,只有俊秀小小的啜泣聲。慢慢地,我這心裡越來越沒底,你倒是說句話呀,不要只用你的眼睛上上下下的X光我呀!半晌,他的嘴角終於向上彎了幾毫米,我的心裡一鬆,覺得終於過關了。

「編的不錯。」允浩淡淡地說,我臉上的笑容瞬間一僵,「九死一生?殊死一戰?我怎麼在你身上連一毫米的傷口都沒有發現呢?」

那個“呢”字帶著輕盈上升的音調,卻怎麼都透著一股陰冷的氣息,都到這個份兒上了,按理照實了說就是了,但這個時候,我骨子裡猥瑣的基因就頑固的出現了。

「你‥‥你‥‥!」我不可置信地看著允浩,手指顫抖著指著他,「你居然懷疑我!居然懷疑我!我為了你們是經歷了怎樣驚險的戰鬥呀!你要看傷口是嗎?那我就給你看!」說著我開始哆嗦著解褲子。

「你要幹什麼!」允浩的臉色一僵。

「給你看傷口呀!」我吸著鼻子委屈地說,「那個無頭惡鬼只能倒著走,所以他就專打我屁股來著‥‥」解開皮帶的我,作勢就要向下拉去。

「停!」允浩幾步上前,臉色僵硬的厲害,「我相信你,不要給我看!」我無辜地抬頭看著允浩,他的耳朵紅得可以冒煙了。

「我去宿舍管理處登記一下破損。」丟下一句話,允浩就同手同腳地快速出去了。果然,純情的少年傷不起啊!內心猥瑣叉腰小人囂張的笑,笑的抽搐的我開始在地上打滾,滾過來滾過去。

滾了良久才發現剛才還發出啜泣聲的俊秀小朋友悄無聲息了!「俊秀?」我小聲地喚著,環視了一圈才發現俊秀縮成一團在床下趴著。

「俊秀?」

聽見我的叫喚,俊秀抬起頭,在床底呆呆地看著我,眼神慢慢閃耀出星星般璀璨的色彩,我又被他的眼神閃瞎了。

「叔叔!你比奧特曼還要厲害!長大後我要變得跟你一樣!」我隨風凌亂了,深感自己罪孽深重,我似乎能預見在未來的某一天,俊秀這個本來應該純真的男人卻捲著褲腿,邋遢著頭髮,然後用猥瑣的笑容扣著我的肩膀,跟我緬懷今天:「那天是我人生中最重要的轉捩點‥‥」

我好想哭呀!俊秀啊,你還是做你的小白兔吧,是叔叔對不起你呀!

 

但似乎學壞容易學好難,從那天開始,俊秀就像是個模仿機,每天24個小時孜孜不倦的跟在我身後,學著我的動作學著我的表情。我也是在這個時候才知道自己的表情動作是這樣的不入眼。

剛剛甩掉俊秀,我躺在花海裡,邊曬太陽,邊舔毛,覺得快活似神仙。當然,如果忽視圍觀的群眾的話。我這個喜擬人超萌的小黑貓經過口耳相傳,紅遍這個街區,人氣爆棚。每天都有慕名而來的遊客帶著各種魚罐頭來孝敬。哎,人氣啊真是一個問題。

我瞇著貓眼感受著四處的花香,但就是有東西喜歡來打擾。當我第一百零一次地抓花蹦到我眼前的金髮頭顱後,我深覺得無奈了。你說啊,一個兇狠的斷頭惡鬼,好好的老大不當,咂就這麼喜歡到我跟前賣萌呢!

牛仔褲的眼睛依舊血紅,並且也外突的趨向。據他說是怨念得不到紓解導致的生理變化。此時,他臉上掛著三條貓爪印,帶著滲人的笑容在我眼前堅忍不拔地飄過來飄過去。

算了,難得的午覺看來是睡不成了。我搖了搖頭,翻了個身,用貓屁股對著他,果斷繼續轉移陣地。

「大哥~~~~等~~~~等。」瞧,又在拉電鋸了,我加快速度,避開噪音的荼毒。這四腳動物就是麻煩,忙著趕路的時候就無法空出隻爪子捂耳朵。

到處亂跑的後果就是,我又一次迷路了,我對著前方看著一樣的街區無奈。只能停下來,等著牛仔褲跟過來領路,他也就這個功效了,在這裡呆了四年的孩子路熟啊!

等了半刻鐘,他終於哈赤哈赤地趕到了。因為有了這個活版地圖,我就很是放心的瞎轉悠,牛仔褲在後面任勞任怨地屁顛屁顛。

 

晚上,我成功回到宿舍,從貓身裡鑽出來,回頭看了一眼後面水靈靈地望著我的牛仔褲。內心不忍的終於投降:「好吧,你說,跟了我這麼久,到底有什麼事?」

 

 

 

 

 

 

 

 

第十七章

 

半個小時以後,我終於從拉電鋸中解脫出來,感覺耳邊還迴旋著咯茲咯茲的聲音。

「簡單的說,就是你的女友跟人跑了,你想不開想要用自殺嚇唬她,結果不小心真死了。」我面無表情地陳述,「結果,你前女友跟的人是渣男,於是她也想死了。你現在想要我幫忙打倒渣男,拯救少女?!」

牛仔褲眼睛閃亮亮地點頭,我面無表情地轉身,決定不去理會這個腦袋死前被夾過的情聖。然後下一秒,我的大腿就被抱住了。我低頭,看著咕嚕咕嚕地滾到我眼前的頭顱,想也不想地撿起就是一個大力地投擲,那顆頭就跟皮球一樣飛了出去,消失在了夜空中。

我冷笑道:「你的寶貝腦袋不要了?」

然後敏感地就感受到抱著我的手臂沒有那麼用力了,我輕鬆地甩開,繼續向裡走。但沒走幾步,我的大腿又被抱住了。我臉色鐵青地往下看,牛仔褲的手臂,青筋根根突起,表示著主人堅定的決心。好吧,連頭都不要的傢伙,我能怎麼辦呢。

「為什麼是我!」我無力看天。

「因為~~~」咯茲咯茲。

「停!」我大吼,咬牙切齒地說,「我~~~幫!!但是,現在立刻馬上,從我面前消失。」很快,周圍清靜了。

 

答應了他的結果就是,現在我非常猥瑣地扒著窗簷,偷看裡面那個大胸脯美女換衣服。「這就是你那個想要尋死的前女友?」我流著口水盯著那白花花晃瞎我眼的大腿。

「不准~~~~~看!」牛仔褲的頭在我眼前飛,努力地想要遮住我的視線。

我不滿地盯著牛仔褲長得更難看的臉,非常鬱悶:「不是你要來看她的嗎?快讓開,不要影響我觀察。」

「不准~~~~~看!!」牛仔褲的臉變得青紫了,感覺若我不答應,他就要撲上來咬我了。

「好,不看就不看。」我很識時務地轉頭,訕訕地對他笑,「但我怎麼覺得這美女活得挺正常的呢。」

「昨天~~~我~~~~看見~~~~~她~~~~~在寫~~~~~遺囑。」

「嘖嘖嘖,」我搖頭,拍拍牛仔褲的肩膀,「我說吧,這女人又不是為你尋死,兄弟你怎麼這麼想不開呢,忙前忙後地還要拉著我拯救她。我覺著她死了更好,剛好跟你作伴。」話應剛落,牛仔褲就想把我幹了。

「啊啊啊!」我吃痛地尖叫,看著暴走的牛仔褲心裡發抖,「好好好,我說錯了說錯了,快放開我!」

心有餘悸地撫摸還在疼的手臂,決定以後絕不反對這個瘋子的愛情觀。我可惜地看了一眼裡面胸大腿長、棕髮飄飄的美女,覺得愛情真是一個不可理喻的東西,這我愛你,你愛他,他不愛你的東西真是全世界最複雜的微積分。我不能理解但牛仔褲顯然還陷在這種微積分中難以自拔。

裡面的美女已經換上了一條純白的睡裙,此刻她白衣飄飄地蕩到我們所在的窗前,離我們不到半米。

我自覺的後飄幾步,保持和她的距離。轉頭看牛仔褲正癡癡地注視著,那陰森的鬼氣配合著深情的眼神,讓我忍不住地顫了顫。

那個美女臉色蒼白,默默地注視著遠方,眼淚要滴不滴的樣子真是我見猶憐。牛仔褲馬上受不了了,一副疼惜地不得了的樣子,緊緊拽住我的手。而我由於眼神太好使,只看到了美女臉上粗大的毛孔,和眼底的雀斑。想著,外國人皮膚不好原來是真的!

 

這個晚上平安地過去了,美女望完遠方就安靜地去睡覺了。其實,在我看來,牛仔褲就是個想像力特別豐富的傢伙。明明人家就是受點情傷,意志消沉了點,他就不得了的以為她不想活了。這說不定是一場誤會呀!

 

「怎麼辦?」牛仔褲噙著淚問我。

 

熬了一晚上的我,實在沒好氣地回答:「該咋咋的!你和我這樣守著管什麼用。你不是能在人前顯形嗎?你就在她面前晃晃唄,說不定,人家看到你的寒磣樣,就不敢尋死!」

牛仔褲扭來扭去,低聲說:「可是~~~~我~~~~不想~~~~~讓~~~~~她~~~~~~看見~~~~~~我這個~~~~~樣子。」

還害羞了,我一口血噴給他,我看著他恨鐵不成鋼:「那你就用你這樣子嚇那渣男,說不定他被你一嚇,棄暗投明,奔回你前女友身邊了。」

「可是~~~~我也~~~~~不想~~~~~兩個人~~~~~和好。」

我木木地瞥了他一眼,果斷丟下他回去補眠。

 

一覺好眠,我伸伸懶腰,宿舍裡空無一人。想了想,決定出去散散步。剛走出沒幾步,就撞上牛仔褲,那縈繞在他周身的哀怨氣息更陰森了。

「怎麼了?」我有種很不好的預感。

「我要~~~殺了~~~~他!」牛仔褲陰森地呵呵冷笑,血紅的眼睛看上去不像開玩笑的樣子,而且據說這種心有怨恨的惡鬼是有殺人的能力的。

「冷靜!」我小小地向後退了兩步,「殺人對你可沒有好處,保持理智,如果你不想下地獄的話。」

牛仔褲的頭顱慢慢地向我轉來,眼睛更血紅了,嘴角彎起帶著恐怖的笑容。我皺著眉頭看著他,鬼大哥說過,心懷怨恨死的傢伙就會成為惡鬼,剛開始還能維持小部分的理智,但當他殺了第一個人後,他的身上就會出現血氣,這股血氣會讓他失控,當他理智全失的時候,就是屠殺的開始。

之前的牛仔褲就是長相寒磣了點,但身上沒有這種帶著瘋狂的嗜血味,所以我才敢毫無顧慮的K.O他。而今天的他有了這種苗頭,這很不祥。如果他真的把那個情敵殺了,最好的情況就是他的怨恨消了,然後他順利下地獄了。但是,更可能的情況是,他會繼續殺人。

我知道這個狀況很危險,但又不知道確切的做法去阻止他,我只能乾笑著,向他保證自己會在24小時內想出辦法,而他也要保證在這期間不做任何動作。

 

我問到了那個情敵的住址,他也是H大的學生,但沒有住在宿舍裡,而是在學校旁邊租了一個公寓。在這旁邊租公寓,價錢都不會低,相反高的離譜,所以我斷定這是個有錢人,而一般有錢人都是挺惜命的。

我要在一天內搞清楚事情的經過,就要跟他交流,但問題是,他看不見作為鬼的我,又無法和作為貓的我講話。

我頭疼地窩在那個公寓的窗邊,等著他回來。我幾乎要趴著睡著時,謝天謝地,他回來了。

 

我瞪著貓眼,看著裡面的那個男孩,誒?!我很驚訝,因為我看見的是一個黑髮黑眼的亞洲人,要知道外國人沒有多少對於亞洲人的審美觀,而且對於黃種人還帶著點輕視。所以,我對這個能泡到外國妞的勇士表示欣賞加嫉妒。

這是個有著柔和五官的大男孩,他的臉就算在不笑的時候也似乎帶著笑意。對比了一下面癱的鄭同學,這差距不是一般的大。他的公寓佈置的很簡單,但很溫馨寬敞,物品擺放的有些零亂,但是並不邋遢,傢俱電器都不便宜的樣子,果然是有錢人。

我默默地觀察他,進了公寓後,他花了半個小時洗澡,然後穿著舒適的灰色棉布睡衣,流覽了一下電視新聞,隨後關了電視,窩進一個竹藤的躺椅上,左手一杯花茶,右手一本書。鑒定完畢,這顯然是個很享受生活品質的讀書人。似乎跟牛仔褲口中卑鄙無恥,花心浪蕩有一些差距。讓這樣一個年輕人死於非命,我還真有點捨不得。

本來我只想盡點力做個好事,能不能成功只能知天命了。但眼尖的我輕鬆看到了放在他書桌上的新華字典和孫子兵法。所謂老鄉見老鄉兩眼淚汪汪,我只能說,這個求學的中國小夥子,嗨,你真lucy!

我用貓爪扣了扣窗戶,用力幾爪後,終於那個帥小夥回頭了。

「喵~~~」我自認為是隻很萌的小貓,但這個傢伙只是瞥了一眼就漠不關心地收回視線。我不甘心地騷擾,幾次以後,他終於向我走了過來。OK,成功了一半!但我顯然只猜到了開頭,卻沒有猜到結果。這個看起來很溫柔的中國男孩,微笑著,揪起我的脖子然後利索地向外一扔。

尖叫著騰飛,雖然貓的肉墊和小小的平臺拯救了我面朝下骨折的命運,但受驚不小,我仰望了那三層樓的高度,覺得剛剛真是瞎了我的貓眼,這果然是個卑鄙無恥的傢伙,牛仔褲誠不欺我!

這種毫無愛心的傢伙,永遠不知道今天這個小小的舉動讓他錯過了什麼!我會讓他知道什麼叫做後悔莫及!3

內心陰暗的小人在裡面陰險地奸笑,我決定我的救人計畫要小小地變化一下了‥‥

 

=========================================

 

在這裡想要把前面想說但忘記說的跟各位分享一下~~

前面一章提到俊秀小盆友發現"一號"時才剛出生沒幾天

在中萬般無奈帶著他們回去時要爬樓梯回頂樓

然後還鬱悶的看著"一號"慢吞吞"的爬樓梯

我看到這兒時有冏了一下,出生沒幾天的小貓仔一個手掌大都不到啊~

走路還東倒西歪的是沒辦法爬樓梯滴~~作者小盆友

再來昨天更的章節是允浩臨行前一天才知道了自己將要帶著在中也就是"一號"出國,這裡是大大錯誤滴!

帶寵物出國不是說帶就能帶的,要事先打疫苗、植晶片、國內國外需提出的證明文件、準備寵子‥等等,一堆繁鎖的程序

這些東西弄下來就差不多要兩個月的時間或者更長(要看各國的規定),所以我看到這段又是冏了一下

但冏歸冏,基本上這文還是不錯看滴~~(菸)這些無傷大雅的小事就算了吧~(那你幹嘛還要講)

 

 

 

 

文章標籤

允在 豆花 耽美 YJ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