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我們制定了一個簡單而有效的作戰計畫,那些小癟三就交給允浩去應付,而朴老爺子則交給我。畢竟我和這隻老狐狸打交道的時間較長,他慣用的伎倆我也略知一二,最重要的是我也認為拉攏始源很有必要。

我說服始源的方法很簡單,只是要他袖手旁觀,朴老爺子若是向他求救,他就當作什麼也沒聽見就好,畢竟朴老爺子想倚仗的只是始源龐大的財力。始源對金朴兩家的戰爭並不感興趣,一個勢力侵吞另一個勢力在商場上就跟家常便飯一樣,他已經見慣了。可是該有的好處卻不能少了他的,因為當初朴老爺子拉攏他時,許下的可是一般生意人想都不敢想的豐厚報酬。

朴家名下所有產業的三分之一,這是我給他的價碼。始源笑了,從他的笑裡,我明白朴老爺子允諾他的肯定要比這個多得多。可是始源答應了,他說雖然朴老爺子給的多,可那是要他拼著命來換的,不像金家大少爺這麼豁達,即使什麼也不做也能得到如此報酬。

我笑說,什麼也不做便是幫了我的大忙,改日定當親自登門道謝。始源也笑說金家少爺客氣了,朋友之間何必說這些。

都說商場上沒有永遠的敵人,還真是有道理。

 

為了表示自己的決心,始源賣了個消息給我,說是順水人情。說是朴老爺子和一個名叫河村健次的日本人勾搭上了,意圖壟斷整個上海的對外出口貿易。這等於是扼住了我金家的喉嚨,只要輕輕一用力,我金家就此玩完。

當初,出口貿易本掌握在洋人手裡,允浩跟他們關係向來交好,他們也就沒怎麼為難我金家,金家在這一塊上一直做得順風順水。可前段時間,財大氣粗的日本人來了,不知道這些傢伙究竟在暗地裡使了什麼陰險手段,竟讓政府在無視洋人抗議的前提下,將幾大海港的控制權雙手捧到了他們手裡。

事到如今,我決定去會會這個叫河村健次的日本人。

 

要想避開朴老爺子的視線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我讓允浩弄些動靜出來,好給我打打掩護。允浩對此沒有意見,照著我的要求,或是說出乎我意料的在朴家的勢力範圍內弄了個雞飛狗跳,朴老爺子的注意力立馬就轉移開了。

費了不少功夫,轉了不少彎子,終於在一個私人茶會上見著了河村。和我想像中有很大的不同,河村外表相當平庸,沒有一點醒目之處,根本不像是一個掌控著上海經濟命脈的商界大亨。把這樣普通的人丟在人群裡,是絕對找不回來的。

不過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只不過幾句簡單的招呼,這個男人就讓我感到了只有允浩才給過我的徹骨寒意。絕對不可大意,是我對河村的第二印象。我甚至有些後悔,不該逞強的非要一個人過來見他。這樣的人就應該讓允浩來應付,反正他倆身上有著許多相似的東西,比如說深不可測。

 

然而不過一天的光景,我又對河村有了新的認識,他是個直截了當到差勁的人!這是我對河村的第三印象。河村似乎早料到了我會來,一早就擺好了龍門陣等我跳。幾句話的簡單交鋒,就直接切入了正題。

「你能給我什麼?」這個問題問得一點也不委婉。

河村能輕而易舉的得到港口控制權,自是不在乎錢,而且有了港口就意味著財源滾滾;能讓政府對他卑躬屈膝,更說明了他所倚仗的權力之大,我暫時無法想像。也難怪就是一直自視甚高的朴家也要想方設法的討好他。

我知道自己這次踢到了鐵板,可是眼下的情形已不容我退縮,只得硬著頭皮上了。一般像這種不將錢和權放在眼裡的人,要想討好他,就只有搞些稀奇古怪的玩意了。從奇珍異寶到珍禽異獸,我可謂耍盡了花招,費盡了心思。認識的人中,除了鄭允浩,我還真沒遇到過這麼油鹽不進的傢伙,真是比鄭允浩還鄭允浩!

我抓破了頭皮,卻仍想不出個頭緒,只能縮在家裡自個鬱悶。眼看允浩那邊的拖延戰術使得是越來越吃力了,我卻一點辦法也沒有。就這麼不了了之,我是死活都不甘心的。

「算了,再想別的辦法。」允浩淡淡的說,無視我的白眼。其實自我打算從河村入手的那會開始,允浩就一點也不上心,雖然沒有反對,卻也表現得一點也不積極。「洋人那邊對失去港口控制權仍然耿耿於懷,近期就會有所行動,我們可以從這邊著手看看。」

說得倒是容易!

河村既然能一擊必勝,自然不會給洋人翻身的機會。而且他在白道和黑道的門路都很廣,大家都極賣他面子,冰凍非三日之寒,這些根基絕對不是一兩天就可以打下的。和這樣的人對抗,豈是嘴上說說如此簡單的?所要花去的人力物力和財力是空前的。所以,對於河村,我們決對不能與之成為敵人。

「世界上總有一些人的愛好是極為特別的。」我說,眼神有些飄忽。

允浩愣了愣,放下了手中的書,看向我的眼神帶著少有的意外,我想他應該明白了我話中的意思。「別做會讓自己後悔的事。」

「呵呵,這話說得可真是玄。我都不知道自己想做什麼,你又怎知我會後悔?」

允浩看向我,表情難得的嚴肅。

「聽大上海的小姐說,最近來了幾個不錯的新貨色,嫩著呢。」我說,促狹的朝允浩眨眨眼睛,故意讓自己表現得猥瑣。

允浩瞥了我一眼,沒作聲,只是將注意力又放到了書裡。

我暗暗籲了口氣,說不明白為什麼在看見允浩那樣嚴肅的神情時,我唯一想得到的就只有解釋。因為有那麼一瞬間,我以為他那是在為我擔心。

「不要只顧著自己開心。」

「呵,別小瞧了我。」我笑,風一樣的衝出了金家大宅。

 

 

 

燈紅酒綠的世界裡,入眼的全是一片糜爛之色。

我和河村坐在大上海的貴賓區,身旁簇擁著無數或妖豔或嫺靜的女人,無論是哪樣的風情,都足以將一個正常的男人撩撥得欲火焚身。然而河村竟又是這例外之一,這多多少少將我刺激了一下,真想掐著他脖子問他究竟要怎樣。

河村見我愁眉苦臉的樣子,神秘的笑了。

「我想要的其實很簡單‥‥」他說,手覆上了我的手,用力的握了握。

我驚訝的挑挑眉,沒想到自己竟然真的猜中了。河村他喜歡男人!其實最初跟允浩說起的時候,我就想到了。但是看見允浩那樣的表情,我竟然無法開口說出心中真正所想,然後弄了這麼一齣自欺欺人的戲碼。

「金少爺現下可知我的心意了?」河村笑得極為曖昧,毫不掩飾自己的欲望。在他的視線中,我簡直懷疑自己是不是被人給剝了個精光,渾身寒意不斷。我笑著讓所有服侍在側的女人都退開了,眼睛一瞬不瞬的盯著河村。

「不知河村先生接下來有什麼安排?」

「金少爺呢?」

「唯河村先生馬首是瞻。」我說,綻放出一抹絢爛的笑,清楚的感覺到河村平穩的呼吸變了節奏。那時的我更加清晰的認識到了自己的魅力所在,不只是對女人,就是對男人,那樣的吸引力也是致命的。

 

河村要我去他住的地方,我沒有拒絕,很快就想到了上床。對此,我並沒覺得有什麼不妥。既然他想要,我就給他。反正金在中孑然一身,什麼也沒有。既然什麼也沒有,就不會在乎失去。如果我的身體可以讓朴家就此萬劫不復,就絕對不會是樁虧本的買賣。

河村為我打開了車門,做了個“請”的手勢。沒有丁點的猶豫,我向前跨了一步。

“砰”的一聲響,突然關閉的車門差點夾了我引以為傲的鼻子,我嚇出了一身的冷汗。乖乖,河村這是打算要了我的命嗎?!我略帶埋怨的側頭去看,剛想抱怨,卻發現車門前站著面無表情的允浩,而車子的主人河村則一臉意外的立在一旁。

「父親醒過來了,他讓你快回去。」允浩說,一把抓起我的手,朝自家的車子走去。

我茫然的盯著允浩的背,腦海裡亂作一團。父親他‥‥父親他醒過來了?!

 

 

 

 

 

 

 

 

 14 

 

「爹爹醒過來了?!他說了什麼沒有?大夫來過了嗎?!是宋大夫嗎?找宋大夫來比較好,以前爹爹有什麼事都是由他照料的,他比較清楚爹爹的病情‥‥‥」說了半天,我才發現允浩他根本就沒有在聽。「呀,鄭允浩!你到底有沒有在聽?!雖然你對爹爹並沒有什麼感情,但他好歹是和你有血緣關係的人,你怎麼能冷漠到這種地步?!」

有的時候,允浩的冷漠真是讓人心寒不已。可是面對我的控訴,允浩卻顯得不以為然,他冷冷的瞥了我一眼,說到:「如果我沒有來的話,你是不是真打算跟那個傢伙上床?」

「什麼?!」我懷疑自己聽錯了,這不是明擺著的嗎?!又不是十八歲的黃花大閨女,我還會在乎這點事嗎?!

「你真的會?!為了扳倒朴家,你真的什麼都做得出來?」允浩問,眉頭輕輕的鎖著。

「你以為呢?」我冷笑,「除此之外,難道你還有什麼別的辦法?!」你要是有辦法,還用我去出賣色相?!本來很想這麼說,可是感覺這句話像極了女人怨恨自己男人無能的時候的說辭,所以也就放棄了。

面對這樣的回答,允浩很是不滿,一張臉臭得跟什麼似的。

「你到底想說什麼?!爹爹究竟怎麼樣了?!」內心深處升起一種不祥的預感,整顆心都因為允浩的話而煩躁不安得緊。

「騙你的。」就在我做著最壞的打算時,允浩開口了,嘴角揚起惡作劇得手後的微笑。

「什麼?!」

「說父親醒了這件事,我是騙你的。」允浩望向我,得意的笑容漸漸擴大。

我相信自己此刻的嘴大得可以吞下一個雞蛋,「騙我的?!這種事怎麼可以拿來開玩笑?!鄭允浩!你不是有病吧?!」一怒之下,我差點沒跳起來掐死他。

「我要是不這麼說,你就上了別人的床了。」

「廢話!!」我真想狠狠甩他幾大巴掌,「你可知道我花了多大的心血才有了今天這樣的局面?!」

「什麼局面?!哼,出賣身體嗎?!」允浩嘲笑似的哼哼。

「那又如何?!」我冷冷的說,不知為什麼在聽到允浩用這種鄙夷的口氣說出這件事後,我竟然會覺得心在微微的抽痛。「鄭允浩,你給我聽著,就算今天我跟誰睡了,那也絕不會是因為我一個人的事!」

允浩沒有說話,眼睛直視著前方,眉頭緊緊的鎖在一起。

哼,明白了吧?!全世界的人都可以瞧不起我金在中,唯獨他鄭允浩沒有這種資格!!

 

「停車!讓我下去!!」我沉著聲音朝馬夫喊,還沒等馬車停穩,就想開門下去。

「不准停!!!」允浩用比我高出三倍的音量吼了起來,嚇得馬夫一個不穩,差點把馬車給弄翻了。站起身打算下車的我差點也跟著摔出去,允浩急忙一把拽住我的胳膊,將我扯回了馬車裡,力氣大得我以為他是想將我的胳膊給擰下來。

驚魂甫定,允浩就開始朝我咆哮:「你以為你這麼做很偉大,是不是?!你以為你這麼做,我就該感激你了,是不是?!你以為你這麼做,我就會愛上你了?!金在中!你會不會太自以為是了?!」

被他這麼一吼,我竟然奇跡般的冷靜了下來,想著剛才的險象,不禁一身冷汗。原本滿腔的怒氣已經消失無蹤,剩下的只是滿心的悲涼。我朝他冷冷的一笑,「你不用一而再再而三的提醒我,我在你眼裡什麼都算不上。我們之所以可以離得這麼近,也不過是各取所需的互相利用罷了。讓你感激我?愛上我?哼哼,金在中可承受不起!」

心痛得好像就要窒息了,為什麼每次剛感覺兩個人彼此有些靠近了的時候,卻又一下子相隔甚遠了呢?我究竟在希冀著什麼?明明那麼痛,為何還這麼執著?!允浩討厭我這麼明顯的事,為什麼我總是假裝看不到?明明被對方一次又一次的拒絕,狠狠的傷害了一次又一次,卻仍像飛蛾撲火般執迷不悟。等到傷口結了痂,就又會義無反顧的迎上去,然後任身上留下更新的傷疤。

金在中,你真是可悲!竟然如此作賤自己,我忍不住自嘲的笑,這個叫“金在中”的男人我是越來越不認識了。默默的坐在馬車上,不想再說一句話。

 

「不要以為我會愛上你!」

那是當然‥‥

「不要以為你可以替代俊秀!」

想都沒想過‥‥

「不要以為我會就此放過你!」

何苦呢‥‥

 

刹那間,允浩向我逼近,鐵鉗般的手將我的下巴牢牢的固定住,冰冷的雙唇迎了上來,牙齒在我的唇瓣上不停的啃咬,像是為了洩憤一樣狠狠的廝磨。

我被震懾住了,又驚又氣。剛剛明明還說著「不會愛上你」這樣無情的話,現在卻又吻我吻得風生水起的。這算是什麼?!金在中就是這麼好欺負的?!想要就要,想甩就甩?!我開始反抗,全身滿載怒氣,拼命推拒著允浩的身子。「‥‥該死的!鄭允浩‥‥」

才剛一張嘴,允浩的舌頭就竄了進來,在我的嘴裡無情的肆虐。允浩吻得好不瘋狂,雙唇自貼上我的那瞬間就沒有退去過,一直輾轉反覆的啃噬著我的唇舌,我簡直認為他是想把我給吃了。我被迫仰著的頸子開始酸疼,兩個人的口水混雜在一起,順著我的嘴角蜿蜒而下。

允浩似乎無論怎麼吻都吻不夠,禁錮著我的手臂開始收緊,似乎是想要把我的骨頭給捏碎。我受不了的嚶嚀,開始覺得呼吸有些困難。我想退出允浩的懷抱,找回一點屬於自己的空氣。允浩察覺到了我的意圖,卻不讓我逃開,伸手緊緊的扣住我的後腦勺,開始更進一步的侵略。我被吻得兩眼發花,全身發軟,最後一點掙扎的念頭都漸漸被吸走了,呼吸裡只剩下允浩的氣味,久違的眷念。

我告訴自己,既然逃不了,那就迎合。我將雙手搭上了允浩的肩膀,慢慢的上移,環住了他的脖子,開始回應,小巧的舌頭循著允浩的舌頭不停的追逐。感受到我的變化,允浩似乎變得更加興奮了,開始不滿足於單純的接吻。他的手探進了我的衣服底下,摸索著前進。冰冷的刺激讓我忍不住打了個寒顫,乳頭竟然變硬了。

看來不只是允浩,我也很饑渴。

 

允浩將我托了起來,跨坐在他的腿上,手伸向了我的股間,試探性的在小穴上壓了壓,引得我顫慄連連。呼吸越來越粗重。以往的記憶被完全勾了出來,我難耐的扭動著腰,就像是在邀請。允浩抬眼看我,眼睛裡全是嘲笑。我才懶得管他如何看我,反正我就是想要他。

我的衣服被扒得一件不剩,赤裸的肌膚才一接觸到冰冷的空氣就都緊縮起來。允浩凝視著我略顯瘦弱的身體,不知道在想什麼。可他視線所及之處,就像是在我的身上點起一團又一團的火焰。我從來不怕他看,坦蕩蕩的迎視他的目光,問他是不是覺得我的身體棒極了。允浩嗤笑出聲,將我放倒在鋪著昂貴毛毯的座位上,狹小的空間裡,我只能向上蜷縮著雙腿,私密處一覽無遺。

允浩褪去了自己的衣裳,露出了堪稱完美的身材,肌肉線條優美得讓人嫉妒。我完全能想像得到在這具強壯的身體裡蘊含著多大的力量,而只是這麼想著,我的分身就抬起了頭。估計允浩同樣也自豪於他那傲人的身材,就連他的分身也耀武揚威似的高昂著頭。他跪在毛毯上,我的雙腿間,自上而下的俯視著我。我並不退讓,好整以暇的望著他。

「你的身體不可以讓別人碰。」這是自吻上我的那刻起,他說的第一句話。

「為什麼?」我靜靜的望著他。

「因為你是金家大少爺。」突然間,允浩笑了,像個任性的孩子。

這是什麼狗屁道理?!

我剛想反駁,允浩一下子就挺了進來。身體某個部位硬生生的被撐開,那種感覺真是讓人生不如死。我疼得幾乎要叫出聲,允浩急忙吻了上來,含住我的舌頭,用力的吮吸。他一手握住我的分身,一手掌住我的腰。還沒等我適應,就開始猛烈的抽動。由於太久沒有經歷過這種事了,我完全無法適應,更加無法配合,只能任允浩隨意擺弄。那種痛苦真的是無法用語言形容的,可是允浩卻很享受,趴在我身上賣力的挺送,每一次的挺進都達到了一個不可思議的深度。

我不得不攀附住允浩的背,才能抵擋住這股衝力。沒一會,就一身是汗。我開始感覺到被允浩進入的地方,由於摩擦,漸漸滋生出了足以掩蓋所有疼痛的酥麻感,有點痛卻又很舒服。在這雙重感官的夾擊下,我忍不住開始呻吟,貓叫般細碎的呻吟足以讓此刻的允浩失去所有的理智。

他雙手捧住我的腰,加快了速度,更加兇狠的貫穿,肉體撞擊的聲音清晰可辨。我不由自主的抱緊了他,指甲深深的掐進了他的肉裡,彎曲的雙腿緊緊的夾住他壯實的腰,更加緊密的鍥合。堅硬的分身在允浩的小腹上不停的摩挲,不一會就流出了白色的濁液。然後追隨著他挺送的節奏,攀上了世界的頂峰。

 

 

 

 

 

 

 

 

 15 

 

幾天後,我去了當鋪,想贖回之前因生活所迫而當掉的玉佩。那可是我金家的傳家寶,放在別處,總感覺心裡不踏實。可當我一臉笑容的遞出一疊厚厚的銀票時,那當鋪掌櫃卻一臉惋惜的告訴我那玉佩在當掉的第二天就被人給買走了。

好一個晴天霹靂!金家家傳玉佩第二次自我手中丟失,我還真是該死。

鬱悶的回到家,沒見著允浩,下人說他出去辦事了,要隔天才回來。趁他不在,我偷偷的竄進他房裡,一陣摸索,遺憾的是一無所獲。

夜晚,北風呼呼的刮著,烏拉拉的聲音讓人睡不安穩。好容易就要睡了過去,一陣的大呼小叫又將我吵醒,似乎是允浩回來了。奇怪了,他不是要第二天才回來嗎?!這大半夜的是要趕著投胎嗎?!投胎就投胎吧,怎生的如此讓人不安寧!

懊惱的扯來棉被將自己整個罩住,世界瞬間變得安靜,只有我自己的呼吸聲。

 

「喂!想被憋死嗎?!」允浩的聲音重重的砸下來。

我嚇了一跳,猛的掀開被子。黑暗中,風塵僕僕的允浩就站在我床邊。

「你怎麼進來的?!」

「你門又沒鎖。」

「嘖!」我怨忿的看了眼門,打定主意下次定要記得鎖了它!

「這麼晚了,怎麼還沒睡?」允浩問,大咧咧的坐到我床上。

「嘿,那還真得感謝某人。明明都睡著了,還硬是把人給吵醒了。」

允浩沒說什麼,只是把沾了水氣的黑色高級呢絨大衣隨意扔在一邊。

「喂,某人,你不是要明天才回來嗎?」

「唔,原本是。」允浩說,脫了剪裁考究的黑色西裝。

聽允浩這麼說,我忽然睡意全消,立馬來了精神,問他發生什麼事了,是不是港口的事又有了變數。在我的記憶中,允浩是那種不會輕易更改計畫的人,除非有計劃外的事情發生,而且還必須是嚴重到連天都要塌下來的那種。

允浩扯下領帶,看向我,眼中帶著捉摸不透的笑意,直看得我頭皮發麻。和我瞪視半天,才慢吞吞的吐出兩個字:沒有。

「呀!鄭允浩!!」

「在馬車上顛簸了一個晚上,我已經很累了。」允浩說,長臂一揮將我又壓回床裡,身子順勢靠了過來,緊緊的貼著我。

「嘿!鄭允浩,你他媽的又發春了?!」一想起自己每次都被他折磨得死去活來,我就一身冷汗。曲起手肘撞他,反被他抓了個牢。

允浩有些埋怨的看著我。「給我安分點!我只是累了,想睡覺,不做別的。」

這是什麼話?!臉頰突然燙了起來,一股怒火從丹田直衝頭頂,我掙扎得更厲害了。「那就回你房間去,跟我這湊什麼熱鬧?!」

「好了好了,別鬧了,我真的很累了。」允浩將我圈在懷裡,下頷抵著我的頭頂,說著說著就要睡著。

「呀,你‥‥」話才說一半,就聽到頭頂傳來均勻的呼吸聲。

允浩竟然睡著了!這是從來就沒有過的事,哪次不是我先累得昏死過去,他卻還精神奕奕的?!

我輕輕的向後挪了挪,抬起下巴,看見允浩熟睡後猶如嬰兒般純淨的臉。這是我第一次觀摩允浩睡著後的臉,忍不住想如果他就這麼一直睡下去該有多好?允浩睡著了,我卻全沒了睡意。適應了黑暗的眼睛越過允浩的身子,看見了滿屋子的花,倔強又單純的存在。愣了愣,將允浩環在我腰際的手悄悄的挪開,與他拉開長約一臂的距離,才又睡下。

那一夜,睡得並不踏實。

 

 

 

日本人才剛到手不久的港口控制權奇跡般的又回到了洋人手裡,一月之中,港口控制權兩次易主,讓整個商界譁然一片。大家都在感嘆說,那幫紅毛綠眼睛鬼還是很有兩把刷子的。可是卻我很清楚的明白,允浩在這之中一定出了不少力。我甚至有種直覺,這次的港口事件如果沒有允浩,一定不會這麼輕易成功。而在這之中,他究竟是以什麼作為代價,又付出了多少卻無從知曉。

我忽然覺得頭大,看來允浩真的不可小覷。然而,比我還要頭疼的人卻是大有人在的。

這次的港口控制權爭奪戰不只是洋人和日本人之間的拉力賽,更是金家和朴家暗地裡較勁的主要場所。哪方失去了控制權,哪方就落於了下風,只能任對方壓著打。而比這還慘的是曾經朴老爺子妄圖用來牽制允浩的那幫蝦兵蟹將更是遭到了不知來自何方的全面圍剿,導致全軍覆沒,無一倖免。一夜之間宣佈就此破產的勢力比比皆是,其中不少更是家破人亡。

在驚嘆於該神秘勢力手法之陰狠,手段之毒辣之餘,我也不得不將之與允浩聯繫在一起,因為兩者的行事手段實在大為相似,不給對手任何喘息的機會是允浩的至理名言。也因為這樣,朴家在求助無門的情況下,只掙扎了幾天,便就此棄械投降了。原本我還忌諱著朴家和政府之間的那層關係,可誰知發生這麼大的事後,政府連個屁都沒響一下,縮頭的功夫比王八還要強上三分。

 

「別得意太早,他的下一個目標必定是你!!」朴老爺子最後的垂死掙扎僅限於一句毫無意義的詛咒。槍響,朴老爺子倒在了地上,從太陽穴流出的鮮血染紅了他的花白鬍子。

似乎每場角鬥的結局,死亡都成為了失敗者最後的歸途,只是萬不該拉著他人跟著陪葬。穿過朴家大宅,眼睛所及之處,一具具橫七豎八的屍體臉上寫滿了不甘和怨恨。心底滑過一陣顫慄,說不清楚是激動還是害怕。也許某一天,有仟會來找我和允浩報仇,費盡心思要將我們挫骨揚灰。或許許多年後,我們的子子孫孫又將掀起復仇的巨浪。如此周而復始,然後可悲的發現仇恨竟是一個無始無終的圓。

這些背負了仇恨烙印的人們究竟該何去何從?

 

 

 

閉著眼,一個少年出現在我面前,他背對著我,無法看見他的臉。

終於‥‥我幫你報了仇‥‥

聞言,少年慢慢的回過身來,帶著滿臉的淚痕。

猛然驚醒,一身的冷汗,然後發現這不過是個夢。可是為何夢中的少年卻是在哭?!記憶中的那張臉總是帶著憨厚的笑,愣愣的說他要討媳婦。

你為何要哭‥‥

 

「怎麼了?!做噩夢了?!」

低頭,發現睡在身邊的允浩不知何時已經醒了,正睜著迷糊的眼睛望著我。一夜縱情,他累得不輕。「難不成你夢見朴老爺子化作厲鬼來索命了?!」

允浩打趣的說,將我又拽回了被子裡,伸過手臂圈住我,順勢在我唇角親了一下。「放心吧,他姓朴的平生缺德事做了不少。我聽熟人說,閻羅王那有厚厚的一筆帳簿等著他呢。所以這陣子他會很忙,沒工夫來找我們麻煩。等他有功夫了,你我也都七老八十了,不等他來找咱們,咱自個下去會他。」

允浩半認真半開玩笑的說,哄著要我快些睡。

我望著天花板,聽見自己用有些悲涼的聲音問:「那你和我呢?你和我的帳簿又有多厚?要用幾輩子的時間來清算?我們的缺德事做得似乎也不必姓朴的少‥‥」

等了許久,沒有聽見允浩的回答,以為他已睡去。

「你和我的帳豈是閻羅老兒可以插手的?!真要清算,我們有的是時間。」

感覺腰間的手臂緊了緊,我幽幽的嘆口氣。「是啊,你我有的是時間‥‥」

 

閉上眼,少年哭泣的臉不停的晃蕩。

‥‥請再給我點時間‥‥

 

 

 

 

    文章標籤

    允在 YJ 豆花 耽美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