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 

 

我剛衝出房間,允浩就追了出來,拽著我的手。「你要去哪裡?!」

「干你屁事!!」

允浩眼睛似要噴出火來,掐著我的胳膊。「你不能走!!」

「可笑!!為什麼我不能走?!」

「‥‥因為‥‥因為‥‥」允浩看著我,神情複雜。

「因為什麼?!呵,」我打斷他,冷冷的笑。「是不是因為我一走,你私吞我金家家產的事就會敗露?!」

允浩有些吃驚,看著我。「‥‥你怎麼會知道‥‥」

我看著他,表情悲傷。允浩,你可以不愛我,可以漠視我,畢竟先愛上的人是我,可你不該利用我。金家的家產我根本不在乎,你要拿去便是,可你為何要耍我‥‥

「既然知道,為何還要留下來?你就不怕我殺了你?」

「呵呵,我從來不怕死。」我說,頓了一下,轉過身。「最後給你一次機會,現在要嘛掐死我,要嘛就讓我走。」

允浩緩緩放開了我,他說在中你離了我,要怎麼活?我笑說你未免太看低了我。於是在允浩冷漠的目光中,我又一次的離開了金家大宅,而這次我帶上了我那不能動彈的父親。在我的馬車消失在地平線下前,允浩一直站在二樓的窗前靜靜的看著。

 

爾後沒過幾天,允浩私吞家產的事便傳開了而我的出走也被看作是金家兄弟決裂的標誌。於是以裴管家為首的一批忠心的老家臣迅速凝結到了我的身邊,成為了我強而有力的後盾。允浩對此,並沒有做出什麼回應。唯恐天下不亂的四叔公見允浩沒有反應,迫不及待的就站了出來,聲淚俱下的控訴著金家兄弟為奪家產自相殘殺的可恥行為。

「金家的產業是我們用自己的血汗辛辛苦苦打下來的,是我們大家的!!就算我們沒有功勞,也有苦勞!!現如今這麼龐大的家業竟被兩個黃口小兒當作兒戲來耍,實在是讓人心痛!!今天老夫站出來,並不是貪圖金家的產業,僅僅是無法冷眼旁觀和自己兄弟一手建立的基業就這麼被人毀掉罷了。所以就算因此而背負上不忠不義的駡名,老夫也認了!」

於是“正氣凜然”的四叔公宣佈自立門戶了,帶著幾個擁護他的老頭子開始了他的極樂生活。既然有人身先士卒,自然就有人跟著前仆後繼。越來越多的零星勢力如雨後春筍般冒了出來,大張旗鼓的宣佈要獨立。允浩晚了一步,才採取行動,鎮壓手段就跟當初剿殺朴老爺子同黨時的一樣殘忍而血腥。可吃了秤砣鐵了心的各勢力竟然無所畏懼,生命力就跟蟑螂似的頑強,一個倒下了,更多的則站了起來。

起初,分離出去的各勢力忙著鞏固自己的勢力跟地盤,彼此之間一副老死不相往來的架勢。可當允浩的格殺令從天而降時,為了保命,各勢力又以四叔公為首整合到了一起,形成了一股不可小覷的聯盟勢力,開始了頑強的抵抗。一時之間,強勢如允浩拿他們也沒了辦法。聯盟勢力跟允浩之間形成了膠著狀。

 

同一時間,消息靈通的有仟又再找上了我,而這一次我沒有拒絕。我的勢力太弱,還不足以和允浩抗衡,所以我需要一個同伴。擁有英國人作為靠山,又一心想要扳倒允浩的有仟是不錯的人選。有仟的手段並不亞於允浩,有英國人幫忙的他更是如虎添翼,允浩在我們的攻擊下節節敗退。

一邊是我和有仟迅猛如虎的超強攻勢,一邊是金家聯盟勢力的蠶食戰略,允浩的勢力漸漸被切割開來。我就這麼輕易的扼住了他的咽喉,想著曾經不可一世的鄭允浩即將被我踩在腳下,我就抑制不住的興奮——終於可以親手撕毀他那張高傲又自負的臉。

有仟說為此我們應當慶祝,於是包下了全上海最好的飯館宴請四方。那天來了不少人,有仟覺得倍有面子,容光滿面。可讓人意想不到的是宴席途中,允浩竟然出現了。他看起來有些憔悴,他說在中我們談談。我愣了一下,看向有仟。他不甚在意的笑,似乎並不急於將允浩獵殺。不知為何,我竟有些惱了,對著允浩冷冷的下了逐客令。允浩不領情,死纏著不走,拉扯之中倒讓別人看了笑話。

我更加惱了,對允浩放了狠話。「鄭允浩你少他媽在這裝窩囊!!今天你就是跪在這求我,我也不會再對你心慈手軟!!」當初明明就是希望他會像現在這樣低聲下氣的來求我,可真到了這一步,又只覺得懊惱。

允浩看著我,愣了一下,苦笑著說:「你以為我是為了求你放過我才到這裡來?」

「不然呢?!」我惡聲惡氣的問,「同樣的把戲你究竟要耍多少次?!金在中在你眼裡就真是傻瓜一個嗎?!」

允浩搖搖頭,他說:「在中,我們需要好好談談。我會在當初為你過生日的那家法國餐廳等你,一直等你,直到你來。」

允浩走掉後,有仟靠了過來問我是否心軟了,是否要去。

我沉默半晌,憤恨的說:「老子今天要是去了,老子就是你孫子!!」

有仟滿意的笑,朝我舉杯,說為了我們的勝利。

 

那晚,我喝了很多很多的酒,可是我依舊清醒。和有仟兩個人喝完了這攤去那攤,喝完了那攤再換一攤。一直折騰到第二天早上,我送有仟回去,都還很清醒。無論喝再多的酒,我都忘不了允浩說他會一直等我。

從有仟家裡走出來,冷不丁的打了個寒顫,浸入骨髓的寒冷。猛然想起那下了一晚的大雨,心裡煩亂不已。我使勁的揉自己的頭髮,告訴自己允浩不可能還在那裡,更不可能會淋到雨。

「他肯定沒有在等我‥‥他那種人‥‥那種薄情寡義的人‥‥」我點點頭,拼命的告訴自己千萬不要心軟,一心軟就輸了,輸了就什麼都沒有了。可我終究是沒有管住自己的腳,朝著允浩的方向狂奔而去,清晨的風貼在臉上,帶著鮮明的刺痛。

然,允浩沒有在那裡。

 

接下來的日子,我變得消極,也許是因為那該死的一連下了好幾天的雨。瓢潑的大雨總讓我錯覺的以為允浩在那個夜裡獨自一人淋著雨到天明。

心思縝密的有仟當然看出了我的異常,他說在中你是否後悔了?

我沉默不語。

「你還相信他對你有情?!」有仟覺得不可思議。

我搖頭,他對我無情,只有一種莫名其妙的佔有欲,而我知道那不是情。

「那麼,在中,不要心軟,走到這一步大家都不容易。」

有仟說英國人已經等不及了,我點頭,決定開始最後的決殺戰役。而就在這時,所有的一切都峰迴路轉,我和有仟不斷的接到有外勢力入侵的報告。「對方的進攻很強勁很迅速,是聞所未聞的,短短幾天便已經侵吞了我們三分之一的勢力。」

我和有仟面面相覷,覺得傳來消息的人定是在開玩笑。在上海還有誰擁有如此強大的勢力而是我和有仟所不知道的?!思來想去,腦海中突然浮出一張平凡的臉,我甩甩頭,告訴自己絕對不可能,那個人沒有和我們作對的理由。可就在這個時候,我接到了一個讓我更加吃驚的消息——河村在一夜之間吞併掉了金家的聯盟勢力。

這是怎麼回事?!河村怎麼會插手進來?!趁火打劫?!還是螳螂捕蟬黃雀在後?!還是說‥‥河村和允浩聯手了?!不可能!!我被自己的想法嚇出了一身的冷汗。允浩找誰也絕對不會找上河村,他一向看不慣河村,之前還交過鋒,兩個人是決計不可能走到一起的。

而直到現在,我才承認自己有的時候真是太過於天真了。

 

當河村和允浩同時出現,並公開兩人戰略合作夥伴關係時,我、有仟還有以為已經勝券在握的英國人都傻眼了。避開允浩的眼線,我找到了河村,問他為何會跟允浩走到一起。他卻笑著說:「真正見識過鄭先生能力的人,只會想盡可能的和他成為朋友而不是敵人。」

看來河村之前那次被允浩教訓得夠慘,所以仍舊有所顧忌。可我覺得這之中還藏有玄機,畢竟如今的允浩今非昔比,對河村已經造不成多大的威脅,然河村會幫他必定還有別的原因。為了得到更多的資訊,我對河村做出了邀請。

「河村先生要是願意請到舍下小酌一杯,如何?」

「金少爺這是在暗示我什麼嗎?」

真是討厭河村這種拐彎抹角裝孫子的說話方式,可我臉上依舊笑容滿面。「如果我說是,河村先生可會賞臉?」

河村看著我,緩緩的說:「金在中,你真是個讓人心癢難耐的妖精,就像鴉片,稍微一碰便會上癮,便再也戒不掉。」

「所以呢?」我笑得妖嬈。

河村笑了,我以為他接受了我的邀請,可沒想到他卻拒絕了。

 

 

 

 

 

 

 

 

 27 

 

有時候,真的不明白人究竟為什麼要活著。明明發現活著已沒了意思,卻仍希望自己可以活得久一點,至少要比你的敵人活得久一點。於是,每天睜開眼睛後的第一件事,就是想今天的自己能不能活到明天去,怎樣才能活到明天去。然後在算計與被算計的世界裡艱難前行,一邊小心翼翼別落進別人設計好的陷阱裡,一邊又不停的在來的路上挖下更多的陷阱,期待你的敵人掉進去。

多麼可悲的執著。

我不知道我和允浩的戰爭究竟要持續到何年何月,外界對我們輸贏的猜測總是樂此不疲。無論我們誰輸誰贏,都將成為各家茶餘飯後的閒談段子。

 

英國人已經耐不住性子了,原本以為不出兩個月的時間就可以將對手擺平,沒想到這個預期目標非但沒有如期實現,資金和人力的投入更是大大超出了他們的想像。允浩和日本人將我們咬得太緊,就像打消耗戰似的,雙方只是一味的在消耗對方的勢力,決出勝負的方法就是看誰先因支援不住而倒下。

有仟安慰我說不要擔心,他說他對英國人有信心。可就在他說完這句話不到一天的光景裡,英國人派來了使者,宣佈撤銷所有形式的援助。原因,這是一場只賠不賺的買賣,而英國人不做虧本的買賣。

缺少英國人幫忙的我們結局似乎只有失敗,可是我不甘心。策劃了這麼久,抗爭了這麼久,明明都要贏了的,可到頭來卻依舊是我一敗塗地。難道上天真要我匍匐在允浩腳下乞求他的寬恕與憐憫?!

如果真有這麼一天,我情願就這麼死去。

我告訴有仟,我們還有機會,始源就是我們最後的機會。雖然始源的實力不足以和英國人相媲美,卻足夠做完所有我想做的事。聽到這話,有仟終於停止譴責英國人背信棄義的行為,轉而將信將疑的看著一臉自信滿滿的我。

 

我堅信我的計畫是完美的,無懈可擊的。但至於後來為何會輸,我想那是因為我太自以為是了。這怪不得別人,畢竟人家從來沒有信誓旦旦的對你說「你可以相信我」。這個世界本來就是你騙我我騙你,“人性本善”本來就是個謊言。

所以當始源領著允浩而非俊秀出現在我和有仟面前時,我除了遺憾,便再沒有別的感覺了。綁架俊秀要脅允浩或許是個好計謀,可是我卻所托非人,這或許又是上天跟我開的一個無傷大雅的玩笑。

「對不起。」始源說,「我只想找回我愛的人。」

所以用了我作交易,我懂。

始源和允浩原來不止是鬥氣冤家這麼單純,在他們之間還有一個男人,一個名叫“韓庚”的男人。一個奪走了始源的心,卻負氣離去的男人。後來我還知道,替允浩出謀劃策的便是他。

 

這是一個很簡單的故事,始源和韓庚同樣是在英國讀書的時候認識的。始源是個有名的花花公子,“萬花叢中過,片葉不沾身”是他堅持的信仰。可是世上的事是沒有絕對的,世間萬物也總是一物克一物的,所以饒是他崔大情聖也逃脫不了這被克的宿命。

可是古人說“江山易改本性難移”。

即使擁有了韓庚,始源依舊改不了他那愛尋花問柳的壞毛病。尋也就尋了,男人嘛,有幾個是不偷腥的?!可他還偏偏不識好歹,一臉“我就是出牆的紅杏,你能怎麼著”的表情,把韓庚氣得夠嗆。在他臉上耍了一套如來神掌後,走了。

起初始源還硬要假裝有氣質,人走了也不去追,還到處宣稱他根本就不把對方當回事,整天活得那叫一個逍遙自在。原本只是賭賭氣的韓庚見到這情形,也沒說什麼。一抹淚,一轉身,便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那之後,始源再沒見過韓庚。那之後,始源才明白他愛著這個男人。接著,他開始發瘋一般的去尋找韓庚,遺憾的是一無所獲。直到後來有人告訴他,曾見到韓庚跟一個名叫鄭允浩的男人一起。於是始源開始接近允浩,可早已得知他惡劣行徑的允浩對他這個人沒啥好感,堅定的認為韓庚的幸福絕對不可以交到他手上,索性將韓庚給藏了起來。始源為了打探出韓庚的下落,便一直纏著允浩不放。

後來的事我都知道了,可惜我只是看到了事實,卻沒有觸摸到真相。最初始源接近我純粹是為出於偶然,只是誰也想不到竟然會演變成今天這種局面。而他出賣我則是順其自然,因為他跟允浩做了筆交易。用金在中換回自己愛人的行蹤,怎麼看都是筆划算的買賣。如果是我,我也無法拒絕。

 

「你有什麼想要說的?」允浩問我,姿態高傲,言語間盡顯冷漠。

我搖頭。

「不求我放過你?」

我繼續搖頭,輸了便輸了,何必再使我難堪。

允浩笑了,輕蔑而又諷刺,他說:「那好,咱們的帳慢慢算。你當日加諸在我身上的屈辱我會成倍的向你討回來!」

我有些納悶,我做了什麼嗎?詢問的眼神望過去卻被允浩漠視掉了。

「朴少爺今兒個想怎麼玩?」

有仟哼了一聲,皮笑肉不笑的說:「難不成你還想動我?!」

允浩呵呵的笑了,他說:「動你是必然的,可是在這之前我要問你件事,念春是你派去我身邊的吧?」

我有些意外,念春是有仟的人?!

有仟的眼裡一閃而過的詫異和怨憤洩露了他心底的秘密。

允浩又笑了,為了他自己的英明。「果然。帶上來。」

話音剛落,衣衫襤褸、血跡斑斑的念春便被人像拎小雞仔似的給拎了進來,甩在地上。有仟一見到奄奄一息的念春,所有的偽裝都在那一刻崩塌。

「你出賣我?!」有仟怒吼著衝到念春身邊,一把揪過對方的領子。

「沒有,你的奴才對你很忠心。」允浩說,似笑非笑。「嚴刑拷打了半天,他一個字也不說,年紀輕輕倒是把硬骨頭。可惜啊‥‥」

允浩一邊說一邊將地上的念春扯起來,抬高他的下巴仔細的瞅。「錯就錯在他跟俊秀長得實在是太過於相像,又太懂得魅惑之術。會將這樣的人安排到我身邊的,除了你朴少爺,我還真想不出別的了,畢竟普天之下會想到利用俊秀來打擊我的人是少之又少。」

說完,允浩一鬆手,念春就又軟倒在了地上,被允浩身後的人給架著走了。有仟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念春讓人帶走,牙齒關節咬得咯咯響。

終於,允浩嘴角揚起了勝利的笑。

「‥‥我沒輸‥‥我不可以輸‥‥我策劃了這麼久,等待了這麼久,我不可以輸!我已經失去了所有的一切,我怎麼可以輸?!我連自己的愛人都送到仇人床上去了,我怎麼會輸?!我絕對不會輸!!我不會輸!!!」有仟失控的吼了起來,突然從後面勒住我的脖子,他的力氣大到幾乎將我的脖子給折斷。

刹那間,允浩身後的打手們全條件反射的掏出了槍對準有仟,氣氛變得一觸即發。

有仟也從懷裡掏出了槍指著我的腦袋。「鄭允浩!!你以為你可以贏過我嗎?!你做夢!!」

「朴少爺!我勸你不要亂來!!」始源往前搶了一步,又被有仟逼退了回去。

「你們誰再敢動一下,我就要了他的命!!」

允浩看著有仟,冷冷的笑了。「朴有仟,你傻了吧?!用金在中來要脅我?!有用嗎?」

我也覺得有仟在做傻事,鄭允浩又怎會為了金在中而低頭?!這種事連我自己都覺得可笑。

「有用沒用,試試便知。」有仟的聲音像是從阿鼻地獄傳來的一樣,森冷恐怖。「現在,除了鄭允浩,其餘的人全部都給我出去!!聽見沒有?!全給我出去!!」

允浩皺眉,揚了揚手,所有人都退了出去。始源猶豫了半天,最終還是出去了。正要將門關上時,一個人猛的撞了進來——俊秀。

 

 

 

 

 

 

 28 

 

「哥!!」俊秀衝了過來,被允浩一把拽住。「朴有仟!!你瘋了是不是?!放開我哥!!」

「呵呵,俊秀啊,你來了,你終於來了。」有仟笑了,天真爛漫。「快過來,到我這邊來。」

可是俊秀一動不動,只一味的讓有仟放了我。

「俊秀,快過來!」有仟有些怒了,瞪著俊秀。「‥‥你該做的事已經做完了,現在,你可以回來了。」

俊秀頓了一下,緩緩搖頭,笑得有些乏力。「從你要我離開的那天起,我就再也回不去了。是你親手把我送回他身邊的,這一次我不會再離開。」

有仟愣住了,勒在我脖子上的手臂又更緊了三分。「這便是你的決定?」

俊秀沒有回答他,往前走了一步說:「朴有仟,現在就把我哥還給我!」

有仟也沒有理睬俊秀,只低低的不停重複著「這便是你的決定」這句話,突然舉起槍狠狠的抵上我的腦袋。

「朴有仟!!」

「你從來沒愛過我是不是?!不管是從前還是現在!!我都不過是一個替代品,對不對?!金俊秀!!!你怎麼可以這麼殘忍?!你怎麼可以對一個深愛你的人這麼殘忍?!」

「深愛我?!深愛我?!朴有仟!!你少侮辱愛這個字眼了!!你要是懂得愛,就不會明知那是一個陷阱還要帶我離開!如果你懂得愛,就不會想到利用我去破壞別人的幸福!!如果你懂得愛,就不會把自己所愛的人送到別人的床上!!」俊秀大聲的控訴著,「即使這樣‥即使這樣‥‥你仍要說你愛我?!當真是可笑啊!!!」

「住口!!!」有仟出聲喝止了俊秀,慢慢的往後退,眼睛裡噙著淚水。「我愛你的‥‥我是真的愛你的‥‥就算你愛的不是我‥‥」

我緩緩的轉過身,看見黑洞洞的槍口依然對準了我。

 

有仟瞪著俊秀,眼淚一顆顆的往下落。「好,俊秀,既然你不願意跟著我,那我成全你。你們三兄弟一起下地獄吧!」

有仟狠狠的抹了把眼淚,瞪著我,表情猙獰,他說在中,你是大哥,就從你開始吧。

我看看他,又看看槍口,微微一笑。

原來我才是那個擋在允浩和俊秀之間的人。因為我的緣故,俊秀才不得已選擇了離開。可恨的是我竟然還死乞白賴的跟允浩在這裡糾纏不清,一心認為是俊秀的出現破壞了我和允浩之間的關係,殊不知這一切到頭來不過是場鬧劇。

‥‥現在是該讓這出鬧劇落幕的時候了‥‥

我緩緩的閉上眼睛。

 

槍響了。

 

「哥!!!!」

 

俊秀絕望的聲音在我耳邊響起,我卻被誰用力的撞了開去。睜開眼睛,意外的看見允浩吃疼的臉,他捂著中槍的手臂悶哼。

「為什麼‥‥」為什麼要替我擋子彈?

允浩用沾滿了鮮血的手揪住我的領子,怒吼著。「金在中!!你給我聽好了!!你的命是我的!只能是我一個人的!!誰也不許碰你!!沒有我的允許,你更不可以死!!你聽見了沒有?!混蛋!!」

「我的命是你的?」允浩,你真有這麼恨我嗎‥‥

 

聽見槍響,一夥人衝進了房間,將手中的槍全對準了有仟。

有仟迅速的拉過俊秀擋在自己身前。「滾出去!!全都給我滾出去!!否則我現在就殺了他!!!」

被這麼一威脅,一夥人又得灰溜溜的退到房門外。

這時,有仟又將槍口對準了允浩。「鄭允浩!!你想逞英雄是不是?!替他擋子彈?!好啊,我倒要看看你究竟能擋下多少!!」

說完,扣下了扳機。

 

「砰!!!」

 

隨著槍聲的響起,一個人影晃了過來,擋在了我和允浩的跟前——

「俊秀!!!」允浩難以置信的瞪大了眼睛。

我看見俊秀的身體緩緩的向我倒了過來,便下意識的伸開雙手將他接住。

槍響的時候,俊秀掙脫了有仟的鉗制,擋在了允浩的跟前。我托著俊秀的身體,瞪大了眼睛看他。俊秀揚起因疼痛而變得慘白的臉,流著淚叫我,哥‥‥

俊秀倒下的瞬間,有仟愣住了,站在原地一動不動,槍從他的手中滑落掉在了地上。

我望著閉上眼睛的俊秀,看著這張從小陪伴著我一起長大的臉,這張惹我哭、逗我笑的臉,這張我又愛又恨的臉,這張我弟弟的臉,淚水模糊了視線。

 

那天,允浩不顧手臂上的槍傷,親手將昏迷不醒的俊秀抱進了當時醫療技術最先進的醫院,整天候在一旁。有仟讓四個高頭大馬的打手押著跪在俊秀的病房外,不曾動過一下。而我則被允浩反鎖在了家裡,哪也去不了。過了沒幾天,允浩來看我,說俊秀病情穩定了,死是死不了了,可是也再醒不過來,他成了不能動不能說話的木偶。

「在中,你知道嗎,這一切本都不該發生的。可是它卻發生了,因為你的固執和你的自以為是。」允浩站在我面前,聲音忽遠忽近。「在中,你要道歉嗎?你要乞求原諒嗎?」

我看著允浩,覺得好笑。我該被原諒嗎?被誰原諒?他還是俊秀?

 

允浩幾乎每天都會來看我,然後說些不著邊際的話,要我求他原諒我,想來就覺得諷刺。

「為何你不一刀結果了我?」

「因為我要慢慢折磨你。」允浩說,笑著親吻我。

有的時候,允浩來看我,卻不說一句話,只是遠遠的看著我,眉頭緊鎖。看了半天,便憤恨的甩門而去。可是第二天,他依然來看我。

 

然後有一天,允浩來看我。我以為他又和平常一樣只是看看,沒想到他卻突然撲過來扯我的衣服,狠狠的親吻我,修長的手指粗暴的在我身上游走,我還來不及反應便被他扯掉了褲子。

「該死的!!該死的!!金在中!!你這個該死的!!!」允浩一邊罵著,一邊將我貫穿。

我難過的弓起身子,手緊緊的扯住身下的床單,身體因為允浩猛烈的撞擊而顫抖不已。

「很難過嗎?!很痛吧?!是不是希望我溫柔點?!」允浩伏在我的背上,嘴唇貼上我的耳朵。

我艱難的點點頭。

「那就求我啊,求我放過你。」

我愣了一下,笑了。我根本不需要你的原諒‥‥

允浩見我不說話,很生氣,於是冷笑著說:「好,我看你能強到什麼時候!」

說著,允浩將我的腿架到了他的肩膀上,重重的壓了下來,開始更加兇猛的刺穿,強烈的痛楚立即襲遍我的全身。我狠狠的咬緊牙關,強迫自己不要發出任何聲音。抬眼看見允浩戲謔的笑,仿佛在說「你一定會求饒」,索性就閉上了眼,黑暗中只聽見允浩不甘的低吼。

沒過多久,允浩的撞擊越來越慢、越來越輕,最後他停了下來。

我不明所以的睜開眼睛,看見允浩哀傷的表情,他說在中你為何不求我原諒你。我沒有回答他,可我想摸摸他的臉,手才抬起一半,允浩便從我身上爬了下去。

 

允浩離開後,兩個下人進到我房間,懷中抱著一疊新衣服。

「少爺,二少爺讓小的來替您沐浴更衣。」

我愣愣的看著她們,點點頭,思緒依舊停留在剛才允浩離開之前。穿戴好後,我被人帶到了允浩的書房。書房裡除了允浩,還有念春。允浩竟然沒殺了念春,這真是讓我意外。念春見我進來,似乎也有些意外,還有些驚慌。他張了張嘴,似乎想要說什麼,可是猶豫了一下,還是什麼也沒說出來。

「你知道我為什麼叫你過來嗎?」允浩看著我,眉頭微蹙。

我搖頭。「你行事乖張,我又如何知道你在想什麼。」

「是嗎?」允浩冷冷的笑了,他說:「我行事如何還輪不到你來評斷。倒是你,以色事人可是你的興趣?」

「什麼意思?」

「前些天,我聽河村先生說了一件有趣的事,他說你曾經主動勾引過他。有這回事麼?」

我不置可否,「那又如何?」

允浩突然狂笑起來,「金在中,你倒是挺敢的嘛。」

「過獎。」

「想來你肯定知道河村先生對你一直念念不忘,可你想過為何他會拒絕你的引誘嗎?」

這個問題我不是沒想過,只是沒想通。

允浩見我一臉的疑惑,便笑了起來。「那是因為我告訴他,如果他幫我贏了這一戰‥‥我便將你送給他。」

我看著允浩,眨眨眼睛,他剛才說了什麼?

「以色事人不是你的專長嗎?啊,不對,應該說是你的興趣,所以說這樣的安排正和你的心意。」

「‥‥你要把我送人?!你要我陪別的男人睡覺?!」

「這不正是你所希望的?!」

「鄭允浩!!」

「不想去?!那就求我啊,跪下來求我!」允浩凝視著我,面無表情。

「原來這才是你想要的。」我笑了,「很可惜,我從來不覺得我錯了。」

如果愛上你是一個錯,我寧願一錯再錯。

「‥‥我也不會求你‥‥」

如果我求了你,那我的愛究竟算什麼?

「‥‥你要把我送給誰,隨便你‥‥我無話可說‥‥」我一字一句的說。

允浩瞪著我,一言不發,最後他喚來了下人。「給大少爺備車。」

我看著他,什麼也說不出來。轉過身,聽見他的聲音,他說在中,你可以求我‥‥

 

可我的選擇讓我出現在了河村的家裡。

「我知道我一定會得到你。」河村說,輕輕撫摸我的臉。

我看向他,這個男人的任何一個眼神一個動作都讓我覺得噁心。

‥‥允浩說過,只有他能碰我的身體‥‥

「就算是鄭允浩又如何?最後還不是親手將你送來了我這裡?!」河村得意的說,將臉湊到我的面前。「金在中,你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沒錯,是允浩親手將我送來了這裡‥‥

「我一直在想抱著你究竟是什麼感覺,想得都快要瘋掉了。」河村說,將我壓進床裡。「其實我完全可以把你從鄭允浩手中給搶過來,我有這個實力。可是比起強搶,讓鄭允浩親手把你送來這裡,要來得有趣得多。」

河村一邊說,一邊扯開了我的領子。就在他的嘴唇貼上我肌膚的瞬間,我用床頭的青花瓷瓶砸上了他的腦袋。我不敢去確認河村究竟死了沒有,慌忙奔了出去。門外沒有人看守,偶爾遇見一兩個人,他們也都只是對著我曖昧的笑,沒有人攔我的去路,他們都以為河村不過是爽夠了在休息。

於是我順利的逃出了河村的家,可是過不了多久,所有人都會知道河村被我砸死了。就算沒有死,他們也不會放過我。我不知道自己可以去哪裡,漫無目的的在小巷子裡亂竄,儘量避免走大街。

 

傍晚的時候,整個上海灘都是在追捕我的人,分不清哪些是河村的手下,哪些是允浩的。唯一可以確定的是,我真的是無路可逃了。東躲西藏到了晚上,不知不覺間竟來到了曾經和允浩一起肩併肩走過的那座大橋。

腦海中不斷湧現曾經的種種,歡笑、難過、悲傷、憤怒,所有的一切的情感回憶將我壓迫得不能呼吸。眼前閃過的一幕幕就像是一齣戲,戲的最後,什麼也沒有留下。

允浩,我曾愛過你,深深的愛過,可是我也恨你。不過這一切都不再重要了,現在我要將我對你的記憶連同這具殘破的軀體一同埋葬,什麼也不再留下。

洶湧的海水在腳下翻騰,我出神的看著,不遠處傳來嘈雜的聲音,我知道那是他們找來了。可我哪裡也去不了了,我將身子往前傾了傾,想像著死亡帶來的痛苦究竟有多劇烈。最後,我閉上了眼睛,縱身跳了下去。

入水前,我似乎聽到了允浩的呼喚,他在叫我「在中啊」‥‥

 

 

 

 

 

 

 

 尾聲 

 

有的時候,我真的會想或許死了會好一點。

每當我這麼說的時候,準會換來澀琪的一顆爆炒栗子,她讓我少說這些不吉利的話。於是我會告訴她,女孩子家不可以這麼暴力,要溫柔。結果換來的是她的暴打‥‥

 

十年前,我跳到了海裡,本想就此了結一生,沒想到還是讓人給救了起來。但是我的眼睛卻因此瞎掉了,我知道這是老天給我的懲罰。後來裴管家和澀琪找到了我,並帶著我離開了上海。為了方便照顧我,澀琪找來了一個人,說是她在鄉下的表哥。表哥是個啞巴,不會說話,為人卻很機靈,總是很快就能明白我想要什麼,讓我不得不懷疑他是從我肚子裡蹦出來的蟲子。

想起表哥剛來的時候,可是吃了不少苦頭的。因為眼不能見的關係,我很討厭別人碰我,在我身邊晃悠,所以表哥當時受了我不少氣。可他什麼也沒說,或許也是因為說不出來吧,也就都默默的忍受了。每次我打了他,想著第二天也許他就不會再出現了,可是第二天他依舊早早的就來到我床邊,服侍我吃喝拉撒。

而這一服侍就是十年。

一個眼不能視的人最喜歡的事就是有人陪著說話,儘管表哥無法陪我說話,卻可以聽。表哥是一個很好的聽眾,我從不擔心他會把我的事到處去宣揚。所以我有什麼事都會跟他說,包括十年前的那些事。表哥也很有耐心,無論我的故事如何枯燥乏味、陳詞濫調,他都會一直耐著性子聽完。

 

「以後少說這些不吉利的話,你都不考慮身邊人的感受嗎。」澀琪又在一旁嘮叨個不停了。不知什麼時候她開始願意和我說話了,雖然大多時候都是在教訓我,可是我依舊是高興的。想起以前給她造成的傷害,我總是很內疚。

「澀琪。」

「什麼?」

「有個東西要給你。」我說,從懷裡摸出一個信封遞出去。

「這是什麼‥‥」

「休書。」我說,摸了摸鼻子。聽不見澀琪的聲音,我知道她的臉色肯定很難看。以前我曾經給過她一次,被她當場撕得粉碎。「我啊,不能老拖著你,你也該找個好婆家了‥‥嗯‥‥雖然現在說可能晚了,可是澀琪啊,對不起‥‥以前那些事,真的對不起。」

原以為這次她又會將信撕碎,並臭駡我一頓,可沒想到她竟然說明白了。

「我不想耽擱你了。」

「你耽擱我還耽擱少了?!」

「‥‥嗯,對不起‥‥」

「唉。算了。」澀琪嘆口氣,「以後,我就不來這邊了,這裡有他照顧你,我也放心。」

我點點頭,知道她口中的“他”是指表哥,便朝著表哥的方向做了個鬼臉。

「你啊,怎麼越活越倒回去?!都多大人啊,還扮什麼鬼臉。」澀琪拍了我腦袋一下。

我呵呵的笑,說這樣挺好。

澀琪又交待了一些瑣碎的事後就走了,之後就真的沒有再來過。

如今會來看我的人很少了。

 

俊秀依舊在病床上躺著,沒有醒過來。澀琪曾說有仟一直在病床前照顧他,寸步不離。始源和韓庚曾來看過我一次,沒說什麼話便離開了,後來聽說他們去了始源的家鄉。爹爹在我出事後沒多久就過世了,所有的後事都是裴管家一手抄辦的。對此,我很是感激。

而允浩,我最後一次聽到他的消息是在十年前。聽說當時為了整合整個上海的勢力,他跟河村鬧翻了,整個上海被他們兩個攪得雞犬不寧,民不聊生。而這之後,我沒再聽到過有關他的消息。現在的我說不出究竟是恨多一點還是愛多一點,只是一直記掛著這麼一個人。關於這一點,除了表哥沒有人知道,我只告訴了他,相信他不會告訴第三個人。

 

夜晚,突然從夢中醒過來,想要叫表哥給倒點水。又覺得大冬天的把人從溫暖的被子裡揪出來實在是沒人性,想著反正桌子就在旁邊,摸也摸熟了,就自個下了床。不小心碰響了椅子,聽見隔壁房有聲音傳來,知道把表哥給吵醒了。

門被猛的打開。

「哈,真不好意思,想喝水,自己來就可以,你去睡吧‥‥嗯,這是什麼?」

腳踩著了什麼東西,我彎腰下去撿,是一塊圓潤的小石頭。我很納悶,由於我眼睛的關係,為了不讓我走路被磕著,表哥打掃房間時通常都很仔細,是不可能會讓房間裡留下這麼大的一塊石頭的。而且這石頭從摸上去的手感來看應該是一塊上好的玉石,只是好像缺了一塊。

「這好像是玉,是你的嗎?」我問,手指沿著玉石輕輕的摸。

玉石上面有著一些奇怪的紋路,細細摸來,覺得似有些熟悉‥‥‥突然,時間像是凝固了,我呆呆的拿著手中的玉石,感覺自己快要不能呼吸。圓潤的玉石上,有著一些深深淺淺的紋路,那是一個很漂亮的字——金。

 

 

 

===================正文完======================

 

這最後的結局有看懂吧?!在中手上摸的玉石就是當初被他摔在地上的那塊玉石

而玉石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那當然是最後拿走玉石的人

會拿走玉石的除了允浩不會再有別人

那玉石會出現在這裡那就表示允浩也在這裡

而陪在在中身邊的除了表哥....再無他人了

允浩十年前就再無消息了,而表哥是十年前出現在在中面前

所以....答案已經顯而易見了

 

這兩人彼此折磨恨不得把對方拆吃入腹

卻又癡癡的愛戀著對方

因為正文是在中的視角所以會覺得允浩很絕情

後面的番外會有允浩的視角會更加清楚允浩的心

在中的一生很令人唏噓

想他二十幾年的風光最後的下場竟是如此這般

但轉念又想……這樣普通和允浩兩人平凡的過完一生

應就是他們窮盡一生所希冀的生活。

 

明天po番外!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