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狼  

 

小兔子睜開眼睛的時候,發現自己的手在抱著誰,視線慢慢往上,是狼少主沉睡的臉,心裡稍微頓了一下,不知道該有什麼動作,但目光卻停在他的臉上。其實,自己還是喜歡允浩哥哥的。

就在小兔子還猶豫著要不要起來時,狼少主也醒了,四目相接,把小兔子臉上的心虛無措看在眼裡。昨晚小兔子睡夢中那一聲聲熟悉的叫喚,總算讓這麼久以來懸著的心踏實了些,因為他知道在潛意識裡,在中還依賴著自己。

輕輕吻了小兔子的額頭一下,「早。」

在中當然沒有回應,只是允浩心裡還是高興。

 

大早,小兔子乖乖地坐著吃早點,狼女打著哈欠過來,坐下就問,「九哥呢?」

連續問了三遍,小兔子才心不甘情不願地,小聲說了句,「不知道!」

「哦!我想起來了,九哥今天還得忙著跟天桐去跟晉州城的什麼商交涉,你說凡人怎麼就那麼多事啊,一天到晚忙這忙那的。」

原來是這個原因,難怪允浩哥哥一大早就出門了。

鏡涵偷偷瞄他一眼,看他若有所思的樣子,隨即又嘆了口氣,擺出一副很難過的模樣,小兔子見狀便問,「你怎麼了,不舒服嗎?」

狼女搖頭,「我是心疼九哥,他已經好多天沒有休息了,要照顧你,又要忙著跟天桐一起打點事情,你是沒注意,他連吃飯的時間都沒有,晚上的時候又待在帳房裡,夜裡能睡上一個時辰就不錯了。天桐說,晉州城來了個新的官老爺,他們想要打好關係做生意,可得花盡心思,再這樣下去,九哥怎麼扛得住啊?」

小兔子才在心裡驚嘆,狼女又故意說,「身已經夠累了,你又不原諒他,心更難受。在中,你什麼時候才可以原諒他?他都快難過死了,你也捨不得看他難過對不對?」

小兔子本就單純,狼女就是看準了他這點,才那麼熱心。其實很多事情,旁人幫上一兩句,比當事人幹什麼都好,況且小兔子現在還有了九哥的孩子,那就是自家人,看見自家人有矛盾,怎麼可以不插手?所以狼女來了之後,雖然是短短的一天時間,可又是動之以情曉之以理,又是旁敲側擊的,早就讓小兔子簡單的心思開始動搖了。

從前,允浩只覺得這個妹妹生性太活潑,任性又容易惹事,沒點姑娘家的樣子,只會讓他操心。但不可否認,這回妹妹的出現,幫了很大的忙。小兔子的轉變他是感覺到的,從鏡涵來了之後,雖然小兔子依舊不主動跟他對談,可是不躲不避了,有些時候,還會回答他的話。

狼女喜滋滋的,在狼少主面前,以一等功臣自居,還爭取到狼少主答應讓她愛留多久就多久。其實她每天也不是閒著沒事,就好比狼少主有事外出的時候,她就負責盯著小兔子喝藥,天知道那只是補藥,但就是太苦,每次都要她講一大堆好玩的事,小兔子開心了,才肯乖乖喝掉。

 

如是者,一個月過去了,見多識廣如她,也有墨水用盡的一天。這日,小兔子還在等著聽她的故事,可講了好幾個,開頭沒兩句,小兔子都說「你講過了」。

狼女欲哭無淚,幸好,這時候狼少主回來了。

一看見允浩,鏡涵像看到救星一般,擺出一副快要哭的臉說,「九哥!你可算回來了!快,你家寶貝不肯喝藥,我已經沒有話可以哄他了,等下我就去城中十里亭外的榕樹下,去向說書先生借幾個故事回來!」

允浩聞言,看了小兔子一眼,少年裝作事不關己地看向別處,允浩就笑了,順道在小兔子旁邊坐下,看他沒有避開的意思,心中大喜。

「乖,把這些喝了,你想要聽故事,我等下就去找個先生回來,每天說給你聽可好?」

小兔子嘟噥道,「討厭喝藥‥‥」

「這不是藥,是進補的湯,你喝了,身體才能快點好起來。」

小兔子不服氣,「苦的就是藥!才不是湯!為什麼只有我喝?你們就不用補身體嗎?鏡涵都說你每天都很累!」

一說完,小兔子意識到自己說溜嘴了,狼女沾沾自喜地跟狼少主交換了個眼神,就是來邀功的,狼少主笑了笑,「我們都有喝,不是只有你啊。」

「騙我,我都沒看見!」

允浩笑道,「那我陪你一起,我喝你也要喝。」

小兔子不回答,就看著狼少主拿起碗,喝了一口,到弄上一勺送到他面前的時候,小兔子卻不肯張嘴,狼女捧著臉,在旁邊看得津津有味。狼少主見他不喝,便把勺子裡的藥放回碗裡,又直接含了一口在嘴裡,而後,吻上小兔子的嘴巴,把藥渡到他嘴裡。

鏡涵在一邊無聲地拍著手,在中朦朦地把那口藥咽下之後,才知道惱羞,不高興地看了鏡涵一眼,起身就要走。狼少主沒及時拉住他,可小兔子才走到門口,迎面一男子奪門而進,差點就要撞上對方,定睛一看,來人是他從未見過的。

小兔子一慌,就往後退,正好撞在剛站起來的狼少主身上,便順道被狼少主的手臂往腰上一摟。回頭確定抱著自己的是允浩哥哥,小兔子也就放心了,允浩自然欣喜,小兔子遇到事情,依舊會選擇他。

 

看見來人,鏡涵也站起來了,顯然不是什麼好臉色,只有允浩不慌不忙地喊了一聲,「六哥。」

來的正是鏡涵最不喜歡的六哥,

男子賠笑,「還真是熱鬧,我這擅自進來,九弟不會怪我吧?是我讓下人不通報的。」

「怎敢,我的地方,就是六哥的地方。只是,六哥怎麼會有空到晉州城來?」

男子看看鏡涵,再回看著他,「多時未見,我正要外出辦點事,路過晉州城,想著來看望一下九弟,順道替娘帶句話,問問十妹何時回去。」

鏡涵斜了六哥一眼,不屑地說,「我還沒玩夠!」

「十妹,六哥替你物色的夫君,你若是不滿意,可以再物色,挑選到你滿意為止,你這樣一走了之,爹娘會很擔心,知道嗎?」

鏡涵一聽就來氣,「我在九哥這裡,爹娘都知道,怎麼會擔心?我說,不是六哥你為了討好誰,把我的親事當做交易了吧?」

聞言,男子的笑容有些僵了,倒是允浩先開口,「涵兒,不要對六哥無禮。有什麼話,我們坐下來慢慢談,別站著了,六哥請坐。」

被鏡涵說中了心中打算,六哥心裡自然不悅,但表面還是裝著。允浩這才知道鏡涵這回留在晉州城的原因,心中也開始盤算起來,六哥想要鞏固自己的地方,肯定會有些手段。鏡涵是他們唯一的妹妹,尚且被他這樣利用,其他兄弟會被怎樣計算,就更不用多想。

 

鏡涵憤然坐下,別過臉,都不想看六哥一眼。

允浩坐下便說,「來,中兒,喝藥。」

有外人在,小兔子就顯得配合多了,順著允浩的動作,直接坐到他腿上去。允浩往他嘴邊送一勺芍藥,他就乖乖喝下,小臉還是被苦味弄得揪起來,但也沒有鬧。

允浩跟在中的親昵,六哥看在眼裡,心中開始打量,半晌,開口道,「都說九弟府上有位佳人,我還道是大家訛傳,不料卻是真的。九弟這日子,真是教人羡慕啊。」

外頭傳說,狼王九子被一隻千年九尾迷惑了心神,終日只懂偷歡作樂,狼王壽辰沒有回去不單止,連狼族議事也不出席,一副要荒廢正事的勁頭,他心生疑惑許久,就是不知道真假,今日碰巧看見,想來這事沒有十足,也有八九成。

「那是,六哥終日替族裡正事奔跑,實在是操心了。我從前也像你這般,如今才懂得,萬事都不及摯愛在身邊重要,六哥,你可別耽誤了自己的終身大事。」

允浩說這話,雖有真心,可大部分還是有意講給六哥聽的。

「能為爹分憂,已經是求之不得,還哪敢奢望什麼終身大事?」

鏡涵在一邊聽,偷偷用誇張的表情學著六哥講話,隨即被允浩用眼神告誡了一下,就立刻心有不甘地撇了撇嘴,在中看了直偷笑,見小傢伙笑了,允浩看他的眼神更是柔情得過分。

 

六哥暗自咳了幾聲,允浩才言歸正傳地說,「爹有六哥相助,想必是如虎添翼,不知道六哥此次外出,辦的是何事?」

聽他這麼問道,有一瞬間還盤算著該不該說,可又看允浩如今的情況,便也不多計較,「自然是豺族分歧的事,對了,從前還是九弟去跟他們交涉,如今他們才換新主,就鬧出這麼多岔子,還真是頭疼。」

「豺族的事一向煩擾著爹,如此,六哥就更要好好處理了。」

六哥故意那麼說,本就是想等著看允浩的態度,若是允浩方才提出幫忙,那定然會讓他提高戒心,既然現在允浩不理不睬,他當然就放心了。

「那是自然,可是九弟,你真的不打算回去向爹賠禮?壽辰的時候,兄弟們也就獨缺了你一個,娘跟十妹不知道替你說了多少好話,我看,你還是親自回去一趟吧。」

「嗯,這個再說吧。」

 

六哥走後,鏡涵才鬆了口氣,不是因為緊張,而是因為怒火壓了太久,都快要炸開了,便開始跟允浩數落六哥的不是,說了半天,小兔子動了動嘴巴。

「允浩哥哥‥‥」

不同於那天夜裡無意識的叫喚,這次小兔子叫他,是醒著的,狼少主幾乎欣喜若狂了,還壓抑著心情,輕聲問,「怎麼了?」

「你不回去,你爹爹是不是會生你的氣?」

鏡涵接話,「當然咯,最疼的兒子都不把自己放眼裡了,傷心喲!」

小兔子一聽,讓爹爹傷心可是大事,便說,「那你還是回去吧?」

鏡涵又搶話,「他不放心把你留著,怕你逃走,更不放心把你帶上,怕遇到危險,他怎麼可能走嘛!」

允浩責怪她多嘴,但小兔子聽完卻說,「那我不走,等你回來,你去叫你爹爹別生氣好不好?可是,這次去了回來,你不可以像上次那樣‥‥」

上次就是去議事以後,允浩聽了六哥的話,回來才會態度大轉變,小兔子還心有餘悸,允浩這一聽,都還沒點頭,鏡涵早就聽天桐提起過,就又說,「他哪還捨得那樣。」

 

 

 

 

 

 

 

 

第十二章兔  

 

雖說小兔子也開口讓他回去狼窟看看,可小兔子才剛剛願意正視自己,狼少主又怎麼捨得在這時候離去?況且小傢伙不單止卸下心防,連他跟家裡的關係也都連帶關心起來,心口的暖意不止一點點。

自從狼少主跟小兔子和好後,最無奈的莫過於鏡涵,之前每天狼少主都只偷偷在一邊看她跟小兔子交流。現在可好,那隻傻兔子顯然是個過河拆橋的小混蛋,跟他允浩哥哥好起來了,就不管她這個好朋友了,害她終日無所事事,閒在府上又看見他倆旁若無人地親昵,只能自己跑出去市集上玩。

 

這日中午,狼女又換好衣衫準備出門,出門是經過正廳,眼角餘光看見了些不一樣的畫面,立刻倒退幾步,定睛一看,驚訝了。眼前那麼坐在桌前吃糕點的小娃娃是誰?為什麼看見她的時候,小娃娃露出了那麼高興的表情?

狼女快步靠近,把塞了滿嘴食物的小奶娃整個抱起,「你是誰?」

小奶娃口齒不清地說了幾個字,狼女聽不懂,直接抱著他跑到書房,平日狼少主不是陪著小兔子,就是在書房或者帳房,今日也不例外。書房門還敞開著,狼女看見哥哥在裡面,自己人還沒踏進書房,嘴巴就先吼道,「九哥!不得了啦!這個小奶娃是不是你兒子啊?」

允浩放下筆,鏡涵已經衝到他面前來了,一看小傢伙被她抱著,就笑了,「涵兒,怎麼又大驚小怪的。」

「不是啊,九哥!在中呢?你看這娃娃!是不是長得跟他很像!才一個晚上沒見,他就把孩子生下來啦?你們兒子長得挺快啊,一個晚上就這麼大了!」

允浩把小奶娃接過來抱著,「中兒,爹爹的畫像你畫好了沒?」

小奶娃點點頭,剛才嘴裡塞滿的糕點此刻已經咽下去了,口齒也就清晰了,說著,「我剛想給鏡涵看,可是她都不理我,就把我帶過來了!」

狼女一聽,瞪眼,「這是在中?他肚子裡還有娃娃呢!怎麼自個兒就變成娃娃了?」

允浩帶著笑意,「不過是形態不同,都一樣。涵兒,你去把中兒的畫拿過來。」

「哦。」

 

結果鏡涵走開,過了半天,才苦著臉回來,「九哥,我翻遍了正廳的每個角落,都沒看見什麼畫,會不會被風吹走了?那畫是幹什麼用的?」

「我讓中兒把他爹爹模樣畫下來,好讓他們去找,天桐那邊也好留個神。」

鏡涵才了然,「要不,讓在中再畫一張?」

於是,小傢伙很有自信地點頭,直接趴在案上,執起筆,很認真地開始描摹了起來。剛開始,鏡涵的表情還是充滿期待,可越看下來,表情越彆扭。

最後,小奶娃停筆了,還很開心地看著狼少主,「允浩哥哥!畫好了!」

狼少主看著滿臉不改色地說道,「畫得真好。」

鏡涵咋舌,這都成什麼鬼畫符了!剛才在正廳桌上就是看見了這張東西,瞧了半天沒看出個所以然,於是隨手扔了,沒想到這就是小兔子手中的“爹爹”!估計,也就九哥能稱讚得出口,忍不住說了句,「誰有本事長成這個模樣啊?」

小兔子聽不出她的真正含義,只說,「爹爹就是這麼好看的!」

鏡涵翻了個白眼,看來,依靠小兔子這所謂的畫像找到爹爹是不可能了,還是聽天由命吧‥‥

 

晚間,天桐又上門拜訪,晚飯過後,跟狼少主跑到一邊說悄悄話去了。

確定了四下無人,天桐才說,「這麼久了,都沒有半點在中他爹爹的消息,恐怕凶多吉少。」

「我也知道,可是沒有消息,未嘗不是好事,最起碼一天不確定結果,仍還有半分希望,倒是那九尾的惑心術解法,沒有半分頭緒。」

天桐細想了下,便說,「我聽聞,有個道士知道惑心術的解法,就是不知道一介凡人可不可靠。」

「當真?他人在何方?」

天桐搖了搖頭,「問題就在他行蹤飄忽,不易尋找,否則我早把他帶到你面前了。」

「起碼知道除了九尾,還有人懂得解術,那位道士的下落,我想辦法找出來就好,你幫我那麼多,感激不盡。」

天桐佯裝不悅,「說什麼廢話,是兄弟就別給我謝來謝去的!對了,聽說豺族換了新主,又跟你們那邊鬧起來了?」

允浩隨口道,「嗯,六哥前些日子去處理了,這事也不到旁人操心。」

「難說,我看你六哥的本事不過爾爾,況且從前跟豺族交涉的都是你,你也知道那些傢伙的脾性,恐怕你六哥這回要吃不完兜著走了。」

話是這麼說,可天桐臉上明顯能看出幸災樂禍的神情,允浩只笑了笑。他自然知道兄弟是偏幫自己,就算如今都覺得六哥必然會接管狼王之位,可實際上又有多少人等著看六哥碰壁?他如今是無心再管那些事,也不必為他人做嫁衣裳,協助六哥將事情處理好,對自己也沒什麼好處,不聞不問還樂得清閒。

「在中最近可好?還有沒有常提起找爹爹的事?」

允浩點頭,這也是他憂心的事情之一,他先前答應過等小兔子身體好了,就讓他出門找爹爹。如今,小兔子三天兩頭就問一遍,他已經想盡了辦法拖延,可總有把話說盡的一天。

 

夜裡,狼少主正在替恢復少年模樣的小兔子擦拭身體,兩人站在水池中,小兔子背對著他。允浩抓起他的手,從肩膀順著手臂往下擦拭到指尖,沾上點點水珠的肌膚,更顯得白皙無暇。

「允浩哥哥!」

「嗯?」邊回應著,便把少年的手放下,逕自靠近了些,在他肩頭上輕輕印下一個吻,再把少年抱在懷裡,讓他的背緊貼在自己胸膛前。

小兔子說,「你是不是擔心我在外面會有危險?」

允浩頓了一下,「怎麼突然這樣問?」

「我每次說要去找爹爹,你都沒有答應,你一定是怕我會遇到危險對不對?」

小兔子能這樣心平氣和跟他討論這個問題,已經很不容易,畢竟他知道小兔子有多希望能早日找到爹爹。將懷中的少年又抱得緊了些,自己總是無法抑制地想要和他更親近,每次靠近小兔子的時候,就會忍不住做更親昵的接觸。

一下下細吻著少年的肩頭,嗅著他身上熟悉的味道,輕聲說,「對,哥哥怕中兒遇到危險的時候,身邊沒有人幫忙,如果中兒受了傷,哥哥會心疼。」

被狼少主的動作弄得脖間有些酥癢,小兔子顫了下,「那‥‥等哥哥不忙了,可以陪我一起去找嗎?有允浩哥哥在,我就沒有危險了對不對?」

在小兔子眼裡,似乎覺得有他在身邊,就能毫無顧慮,「對,可是外頭太多可怕的妖魔,就算是我在,也未必能贏過他們。現在你肚子裡還有寶寶,我們怎麼可以去冒險呢?」

小兔子想想,也認同狼少主的話,「好吧,那就等小兔子出生,我們再去找爹爹!」

允浩一聽就笑了,手掌撫著少年的小腹,儘管還是那麼的平坦,根本無法想像這裡面有他們的孩子。雖然雀妖說過兔族孕子本就不顯腹,可自己如今卻像是一個迫不及待為人父的凡人,每天期盼著自己的孩兒早點出生,「為什麼你那麼確定是小兔子?」

小兔子便轉過身,面對著允浩,一臉理所當然,「因為是爹爹懷的我,而我就是兔,現在寶寶在我肚子裡,當然也一樣是兔啊!」

「可是中兒,這是我們的孩子,哥哥是狼,你肚子裡的怎麼會是兔子呢?」

聽見允浩這樣說,小兔子還很耐性地解釋道,「我知道是哥哥跟我的寶寶,可是寶寶在我肚子裡啊!如果是在哥哥的肚子裡,那肯定就是狼,對不對?」

允浩被這小傢伙的心思逗樂了,「嗯,中兒真聰明。」

小兔子聽完,立刻就笑眯眯的,狼少主便問,「又怎麼了?」

「我喜歡聽允浩哥哥這樣喊我。」

狼少主徹底被攻陷了,為什麼小兔子分明是一臉天真無邪的樣子,卻能害得他六神無主?被吃定了的狼少主帶著些許無可奈何的笑意,又很認命地再喊了聲,「中兒‥‥」

「有!」

小兔子樂呵呵地回應,立刻就被狼少主吻了暈頭轉向,夜還很長,難為狼少主在忘情親吻之餘,還得極力克制住自己‥‥

 

 

 

從上次六哥說要去跟豺族新主議事,至今已經兩個月,允浩當時沒有多過問,但顯然六哥的手腕還是欠缺磨練。口頭上是對狼王說矛盾已經解決,而今不過短短兩 個月,又出了岔子,問題比先前的還要嚴重。無需多想,就知道是六哥當日辦事不力,於是,有人提到從前一直與豺族周旋的狼王九子允浩。

狼王派人到允浩府上傳話的時候,意思明確是讓允浩親自去跑一趟,當下,狼少主臉上有些猶豫,而鏡涵在旁,注意到傳話者的眼色,知道若是九哥再猶豫下去,今日之後必然又有些莫須有的罪名傳出去,便輕輕撞了允浩一下。

傳話者離去,狼少主雖然答應了去處理豺族的事,可一看就知道有東西放心不下,到晚飯的時候都愁眉不展,連小兔子都看出他有心事。

鏡涵怎會不知,只說,「九哥你放心出門,有我在這邊,在中能有什麼事?況且,不是還有天桐嗎!」

「你這丫頭,連自己都照顧不好,還敢擔待別人?」

「九哥你不要這樣嘛,別人我不敢說,可是在中的話,你放心好了,你家寶貝可聽話!你呢,早日動身早日回來就好!」

小兔子附和,「嗯!我很聽話!」

允浩摸摸小兔子的臉,「我明日就動身,你要等我回來。」

「好!」

 

狼少主離開的第三個晚上,這夜裡的風,凶得不像夏夜裡該有的樣子。窗門被吹開,小兔子心裡有些害怕,終究還是起床去關窗戶,這一陣寒風迎面而來,小兔子頓時就像丟了魂一樣,那雙眼裡也沒了神,而後緩緩轉身,往房外走去‥‥

 

 

 

 

 

 

第十三章狼

  

夜正深,狼少主方從豺族領地歸來,長久以來,關於兩族的大小事皆由他負責,想要應付豺族,狼少主自有一套方法,比起六哥,他自然是運籌帷幄。

本是打算在狼窟再留一宿,翌日向狼王詳說此次交涉結果,可沿路返回,狼少主有些心神不寧,總感覺有事要發生。才剛到狼窟,手上便接到一封密函,屬下說是昨日黃昏,一直青尾杜鵑送來的,狼少主立刻明瞭,青尾杜鵑是天桐所養,當然也是替他辦事。

密函打開,上面寫的正是惑心術的解法,但可行與否還是未知數,畢竟中了九尾妖術的,往往心甘情願為他所用,凡人即一命嗚呼,妖魔則煙消雲散,得這一解法,只是那道士聞祖上師爺所說,尚未親眼見過。

允浩把密函一收,立即命人準備隨他回晉州城,身上行裝且未卸下,要走自然也是隨時的事,奔波了幾日,屬下臉上無一不露倦容,但少主之令也不敢有違。

 

正要出行,守門處一眾紛紛低頭行禮,待來人漸近,狼少主方看清那是狼王,還沒容他開口,狼王看他又是整裝待發的模樣,便道,「才剛回來,又急著往哪去?」

允浩雙手作揖,行禮過後只微微彎著腰,低頭道,「爹,孩兒要立即回晉州城,豺族的事宜已經商榷妥當,詳細的情況,孩兒日後定當親自向爹道明。」

狼王顯然有一絲不滿,「趕回去晉州城,該不會又是為了那頭九尾?你六哥說上次到你府上,見你對他體貼入微,唯恐你終日與那九尾為伴,荒廢了正事。浩兒,你是爹最看重的兒子,可別讓爹娘失望。」

也料到六哥回來會添油加醋,可允浩此刻有些焦慮,便直接明說,「是六哥誤會了,那頭九尾已經被我壓在了石窟之下,孩兒正在尋找惑心術的解法,六哥所看見的並非狐狸,而是兔。」

「兔?」狼王這一聲反問,有些用意不明,兔妖的晶魄何其難得,是世上一切妖魔所清楚的,而今自己兒子府上收了一隻兔,難免讓他猜測起來。

至此,允浩抬起頭來,語氣十足誠懇地說,「他叫在中,是孩兒此生摯愛。」

不料,狼王聽後卻是笑了,這個笑容與身為一族之首的笑不同,只是作為一個父親,感慨孩子已經長大的欣慰,「還記得你出生的時候,就與兄長們不一樣,當時你娘還擔心你會從小就被排擠,可爹就是知道你不一般。果然,還是你這孩子長本事,連半仙的兔妖都被你拐上了。」

允浩也沒有料到爹會是這個反應,不禁驚訝得一時無語,半晌才道,「爹不生孩兒的氣?」

狼王瞧他這樣,便笑道,「氣什麼,氣你先前被九尾迷惑?你也早就能獨當一面,很多事都不需要爹娘干預,摯愛便摯愛吧,既然認定了,就得守好,卻是難為你娘,恐怕得難過了。」

狼少主有些不明所以,只問,「娘為何要難過?」

「她前些日子才跟我打賭,說你的孩兒定當隨你一樣是玄色,而今你已覓得摯愛,即便不是九尾,也是隻雄兔吧,又哪來的孩兒讓她看?」

「爹,在中的腹中,已經有我的孩兒了。」說罷,狼少主的眼中,難免又露出快要滿溢的暖意。

雖聽見的瞬間,狼王難掩震驚,但旋即又露出和悅之色,「當真如此便是最好,除此之外,浩兒,你讓鏡涵早點回來吧,那孩子對她六哥有多少意見你也知曉,其實你們六哥本性不錯,他是真心想替爹辦事,只是急功近利了點。你娘先前也跟我說給他一些機會,雖說這次跟豺族的事他沒有辦好,可爹相信他心裡還是想著族裡的,以後你當了王,可要好好提點哥哥,兄弟之間,就不要鬧出什麼不愉快,知道嗎?」

狼少主這下還能有什麼回應?狼王已經開口說明王位就是要傳給他的,雖說這是從前一直想要得到的東西,可突然變得垂手可得,卻又覺得有些始料不及了。

「怎麼,你也以為爹打算把位子給六哥?你們這幾兄弟,秉性各異,論能力,最適合當一族之首的莫過於你。只是,光有腕力還不足以處世,你最大的不足,就是爭奪欲太強,而今你不一樣了,爹自然就放心了,怕是你也早就看不慣我這老傢伙佔著這位子了吧。」

狼王當然是開玩笑,允浩只說,「孩兒定當不會讓爹失望,時候不早,爹還是儘早歇息吧,孩兒這就趕回晉州城!」

「嗯,去吧。」

 

 

 

小兔子回過神,已經到了後山,眼下只剩稀薄的月光,以及被風吹得沙沙作響的樹葉,他站著不敢輕舉妄動。直到聽見一聲叫喚,那聲音有些熟悉,再仔細一想,先前自己曾到過這邊。

沒錯!那隻九尾就是被壓在這邊的石窟之下,可奇怪的是,如今已經看不見那塊巨石的蹤影,叫喚聲又清晰了些,在中並不想回答。

箐琰只說,「我知道你已經來了,為什麼不肯回答我?」

小兔子想走,腳剛邁出一步,九尾便道,「你不是要找你爹爹?怎麼就不願意聽我說?」

爹爹?小兔子猶豫了,小心翼翼地問,「你說什麼?」

「我說,我可以帶你去找爹爹,你信不信?」

小兔子不知道該向著什麼地方說話,只提高了些音量說,「允浩哥哥找了那麼久都沒有找到爹爹,你被壓在石窟下,怎麼可能知道爹爹在哪?」

箐琰淡然,「我就是有辦法知道,我不也把你叫到這邊來了嗎?不要四處張望,我還在這裡,只是被你的允浩哥哥下了障眼法,你想要找到爹爹的話,就幫我逃出去!」

「放你出來說謊騙人嗎?還是要迷惑允浩哥哥?」

「得不到的,又何必勉強,我已經被他壓在這裡太久了,我想要出去,我保證不會傷害你們。」

箐琰的語氣,聽起來確實像是已經看開,可小兔子被他的話誤導過一遍,這次又怎麼會輕易相信,「你有什麼能讓我相信的?你是千年狐妖,我打不過你,只要我把你放出來,你肯定會把我打死的!」

「你不給我機會,我又怎麼能讓你相信?等我帶你找到爹爹,你自然知道我沒有騙你。你不放心也沒有關係,在你十步之外的那棵枯木之下,有一道符咒,旁邊插了一把匕首,只要你把匕首拿著,我就沒有辦法傷害你,那上面有狼族的封印,我接近不了,你有它就很安全。」

小兔子思來想去,還是說,「不行,等允浩哥哥回來再說。」

「你爹爹他現在有危險!難道你見死不救嗎?」

爹爹的安危很重要,可是這個九尾狐能相信嗎?小兔子的思緒一直在反覆掙扎,箐琰故意說,「明日就是滿月,每逢滿月,允浩在我身上施的法都會發作,那種錐心之痛我已經不想再忍受了,在月圓前後的幾天,我的法力都會特別弱,允浩沒有告訴過你嗎?」

 

 

允浩趕回晉州城,天色已經微亮,一進門便察覺不對,最後發現鏡涵被迷昏在房裡,而小兔子不見蹤影,心中已經有了些底數,將妹妹叫醒,卻一問三不知,結果到了封住九尾的石窟,封印已被破除,不由得擔心起來。

 

 

「說!爹爹到底在哪?」小兔子手中的匕首,還絲毫不敢鬆懈地抵在九尾的脖子上,被九尾帶路一直領到這山林間,放眼望去都是無際的叢林,不由得提高了警惕。

箐琰停下了腳步,在中把匕首握緊了些,察覺到九尾嘴角牽動的細微笑意,立刻怒道,「你根本沒見過我爹爹!」

九尾像是完全不擔心自己的現狀,只道,「當然見過,你長得跟他那麼像,父子倆都那麼輕易相信人,我怎麼可能忘記?」

這下,在中愣了,「你說什麼?」

「你不是想要見他?這就送你去!」

小兔子大驚,來不及躲避,就被九尾一掌震到十尺之外,撞到大樹倒下,鮮血隨即從嘴裡溢出。下一刻,九尾便飛身撲過來,手中不知道何時緊握著匕首,舉起就往小兔子心口刺去!

「反正我已經取了他的晶魄,你這一塊我就不要了,跟他一樣灰飛煙滅吧,我會替你好好伺候允浩的!」

說到最後,九尾的表情儼然已經變得猙獰,少年用盡全力把九尾撞開,那匕首偏了位置,只深深刺入他的肩膀上,劇痛引來一聲嘶喊,九尾將匕首拔出,眼看就要再次襲來,忽而間一陣飛沙,九尾才驚恐抬頭,便被打得連忙後退十數步。

 

允浩一路辨認著九尾的味道追來,生怕自己耽誤了時候,當他將在中抱在懷裡時,看著他肩膀那傷口,以及嘴角的血色,還是憤恨自己晚來了一步。

看見允浩到來,小兔子忍著疼痛,卻是十分安心,「允浩哥哥‥‥」

「沒事了,我來對付他。天桐!把在中照看好!」

天桐這才剛剛趕到,允浩把小兔子交給他,立刻面對著九尾,沉色道,「作孽太深,也不怕死無葬身之地!」

「我早就說過,就算我死,你也得永生記得我!」話音剛落,箐琰露出九尾狐原型,雪白的毛色,深紅的眼睛,身後是九條長卷的尾巴,瞬間往允浩這邊衝來。

「你以為我就沒有辦法解開惑心術嗎?」

允浩也露出狼型,全身玄色,體型比一般的狼還要大上好幾倍,一雙靛青色的眼睛,正目露凶光盯著向他過來的九尾。

 

狐狼相鬥,林間被驚動的鳥獸四起,一藍一紅兩股妖氣繞過之處,速度之快,雙眼根本不能看清雙方的動作,剛開始,像是勢均力敵,很快就能看出,這場對打是狼少主佔了上風,天桐只目不轉睛地注意情況,雙手只支撐著在中,到九尾被允浩從上空打下,摔到地上,他才稍稍鬆了口氣。

九尾狐狸吐著血,狼少主變回人形,走到它身旁,「我本想饒你一命。」

狐狸奄奄一息,趴在地上,「沒關係,反正我死,你也忘不了我。」

「是嗎?要解惑心術,需要的‥‥是斷去你一條尾巴!」狐狸眼睛才露出慌張的神色,允浩已經瞬間抽掉它一根尾巴,再一掌打在它的頭上,轉眼間,狐狸不動了,頃刻化成一對白骨。

允浩把狐狸尾巴塞給天桐拿著,這便是密函裡面所提到的方法,不管真偽,如今九尾死了,只能一試。轉身將小兔子抱起,少年臉色煞白,額頭冒著冷汗,狼少主心驚,「中兒不怕,我們這就回去療傷!」

「‥‥痛。」小兔子早已神志不清,嘴裡念了半天,還是一個痛字,可最讓允浩擔心的,是他此刻捂住的並非傷口,而是小腹!

 

 

 

 

文章標籤

允在 豆花 YJ 耽美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