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兔  

 

允浩的雙手是冰的,一直到雀妖前來,他都懸著一顆心,小兔子除了一直說著痛,好像聽不見耳邊的聲音。雀妖到來,先止住了小兔子肩膀上的血,可情況顯然沒有好轉多少,少年的臉色甚至比剛才還要難看,冷汗不停地冒著。

狼少主比誰都著急,看著雀妖在一旁苦思卻沒有任何舉動,不禁怒道,「你還愣著幹什麼!」

雀妖盤算這情況,應該也是小兔子腹中的孩兒要出世了,可男子畢竟跟女子有異,這孩子要怎麼生,他並不清楚。只聽聞說,兔妖若是用晶魄孕子,到胎兒足月,晶魄會自動讓胎兒脫離出來,過程不過是像把體內晶魄取出一般,並不會痛苦,可如今眼下這狀況,卻跟他聽聞的不一樣。

「少主‥‥老夫還不曾遇過這種情況,只怕無能為力。」

小兔子的聲音越發微弱了,狼少主看得心驚,理智在爆發的邊緣,幾乎是用吼的對雀妖說,「快想辦法!他要出什麼事,你休想踏出這裡半步!」

天桐沒見過他像這般失控,也開口勸道,「你別激動,急也無補於事,冷靜點,讓他想想辦法!」

「允浩哥哥‥‥痛‥好痛‥‥」小兔子一直念一直哭,氣若遊絲,間隙中還會完全沒有反應,允浩哪經得住這樣的情況,又連聲把他喚醒。

「很快就不會痛了,中兒專心聽著哥哥講話,不能睡著,聽見嗎?」狼少主的心口,像是被人一刀刀剜著,原本小兔子染血的衣衫已經夠觸目驚心,現下看著他痛不欲生,自己卻一點也幫不了他,更是恨不得有辦法將痛楚全部轉移到自己身上。

 

雀妖何嘗不急,猶豫了一陣,只道,「而今只有一個辦法,就是把他的肚子剖開,將孩子取出,結果會如何,老夫也不敢肯定。」

狼少主雙眼都快急得發紅了,「只要在中沒事!無論會有什麼後果,我只要他沒有!」

雀妖點頭,「少主,你們請回避吧,只怕看了會‥‥」

「不,我留下陪著他。天桐,你去看看涵兒怎樣了。」

天桐頷首,轉身出去了。

「少主,你確定要這樣?」

「別囉嗦,快動手!你只要記住,我要確保他平安無事!」

雀妖點點頭,之後的畫面,狼少主根本不忍心看一眼,只一心看著小兔子的臉,不停地在他耳邊說著話,而眼角餘光看到的是猩紅一片,又讓他心臟狠狠一抽,只得深呼吸,穩住自己的情緒。

那過程漫長得猶如時間都停滯不前,他只能一直忍受著,看自己最心愛的人接受那樣的折磨,這種煎熬,比他經歷過的任何一次生死邊緣都要可怕。

雀妖下刀不敢有絲毫偏差,可當他看見孩子的時候,不禁驚住了。他原以為會是一隻白兔,但眼前的狀況顯然是他沒有想過的,原來這並不是兔妖用晶魄所孕育的孩子,而是狼少主的骨肉!

而最讓他驚訝的是,他還不曾見過,甚至還沒聽聞過自出胎便是人形的妖!小兔子腹中的孩兒與凡人嬰孩的差別之處,只是他還有一雙黑色的狼耳,以及黑色的尾巴。難道,這就是半仙的兔妖與狼妖結合之後的結果?

「少主‥‥」

雀妖用布把孩子裹起,送到允浩手中,原本該是喜悅的,盼了那麼久的孩兒終於誕生,可此時此刻,狼少主的心情顯得無比複雜,一方面欣慰孩子平安誕生,一方面又在擔心小兔子的情況,才看了孩子一眼,目光便又回到小兔子身上。

小兔子早就哭得沒力氣了,呼吸也都是微弱的,隨時有停住的可能,狼少主全身一僵,好像深怕自己的動作大一點,就會斷去小兔子的呼吸,他只輕輕地吻了下小兔子被冷汗沾濕的額頭,「中兒,你不想看看我們的孩兒嗎?撐下去,我求你‥‥」

 

那一天,無疑是狼少主畢生最不敢回顧的記憶之一,孩子取出來以後,小兔子整整在床上昏睡了半月有餘,期間就算有睜開眼睛,也是意識不清的,狼少主沒有一刻不是提心吊膽,守在他的身邊。

所幸的是,半月之後,小兔子的身體復原得很迅速,在九尾嘴裡得知爹爹已經死了,讓他難過了好一陣,只要狼少主開口安慰,他就哭得更凶,最後狼少主什麼都不敢說了,只抱著他,讓他安然入睡。

在小兔子徹底睡醒了的那天,醒來第一句是「允浩哥哥」,第二句就是「孩子呢?」狼少主把孩子抱到他面前,小兔子坐起來,充滿期待地接過寶寶,結果小兔子眼睛盯著寶寶看了半天,還是一臉疑惑,伸手摸了摸寶寶的狼耳朵,抬頭說,「允浩哥哥!這不是小兔子,我的小兔子呢!」

大半個月的時間,孩子不像初生時那樣鄒巴巴的,而今是粉嫩的孩兒,那皮膚就像小兔子那麼白皙,雖然這是一隻小狼兒,天桐說孩子像在中,鏡涵說孩子像他,可是那雙紅色的眼睛,必然是像小兔子。

「中兒,這就是我們的孩子啊,我不是說過,哥哥是狼,所以你懷的寶寶,不一定是兔子。因為哥哥也是他的爹爹,懂嗎?」

「哦‥‥這是我跟允浩哥哥的寶寶‥‥」他可以給允浩哥哥生寶寶是很高興沒錯,可是這寶寶怎麼一點都不像自己呢?這不是在他肚子裡面的嗎?為什麼不像他?

又盯了好一陣,小兔子的抱姿肯定不熟練,寶寶在熟睡中扭動了下身體,小兔子像是被嚇了一跳,都不敢動,只慌張地說,「允浩哥哥!他、他動了!」

狼少主這才展露了大半個月以來的第一個笑容,只要小兔子好好地,其他的事情都不重要。

 

很快,小兔子能下床了,可是他卻每天都被一些事情困擾著。如今他總是自己吃糕點,允浩哥哥抱著孩子,好像都沒有閒心管別人。

小兔子雖然有些不高興,但嘴巴還是不停地吃,狼少主看出他心情不好,就伸手摸摸他的腦袋,每逢這個時候,小兔子那雙眼睛就會亮晶晶地看著他,可愛得很。

天桐上門拜訪的次數多了,每次過來都帶一大堆嬰孩的東西,進來坐下都還沒喝一口茶,就說要抱孩子。平日狼少主照顧孩子的時候,狼女都在一邊嚷著要抱,所以每次天桐過來,他倆都要吵吵鬧鬧一番,而孩子依舊被狼少主抱著,小兔子依舊邊看著他們,邊吃東西。

 

一日,寶寶被放在搖籃裡,小兔子才剛睡過午覺,狼少主不在房間裡,小兔子爬起來,走到搖籃邊上,趴在邊上看孩子,盯了許久,說道,「快叫爹爹!」

寶寶還小,又在睡覺,自然聽不懂也沒有回應。小兔子抓起寶寶的手,那雙肉呼呼的小手還握著拳頭,小小軟軟的,摸起來特別可愛,小兔子一下子就玩起來了,可沒多久,寶寶就開始不滿有人打擾他的睡眠,小手開始掙扎。

小兔子盯著他,想起這些日子以來,允浩哥哥抱這小東西的時候,比抱自己都多,不由得有些生氣,便伸手戳孩子的臉,一邊說,「允浩哥哥比較喜歡爹爹,知不知道!」

狼少主剛走到房門前,就看見了這一幕,忍不住笑出聲來,小兔子聽見聲音,一看是他,高興地喊了聲,「允浩哥哥!」

「不再睡一會兒?」

狼少主笑著走進來,小兔子看著他,雙眼都發亮,可就在看見狼少主進來後,第一個動作竟是抱起寶寶的時候,小兔子表情蔫了。

 

晚飯時候,天桐又過來了,同樣的,一進門就說要看寶寶,鏡涵開始跟他鬥嘴,這時候,小兔子說了一句,「天桐哥哥,你喜歡的話,把寶寶抱回去吧?」

霎時間,氣氛有些尷尬,如果是其他人這麼說,可能還只是開玩笑,可小兔子那麼單純,他要是真說出口,那就必然是有這個想法。

當晚,狼少主跟小兔子在睡前說悄悄話,問他,「中兒,你不喜歡我們的孩子?」

「喜歡,這是我跟允浩哥哥的寶寶,我當然喜歡他!」

聽完,允浩才想問他為什麼要讓天桐把孩子抱走,小兔子就接著說,「但是我也喜歡允浩哥哥,可是允浩哥哥都不抱我了,每天都抱著他,我不高興。」

原來,小兔子是跟自己的孩子較勁,還吃起醋來了。這些日子特別照顧孩子,只因為雀妖叮囑了,孩子本不該這麼早出生,會比足月的孩兒要脆弱,若是照顧不好,很可能就活不成了,因此他才特別小心,只要過了第一個月,孩子適應了,情況就會好起來,也就不需要再多費神。

可他沒想到,自己不過是稍微把心思放在孩子上,就讓小兔子覺得不高興,這麼一理清,狼少主心都快軟了,摟緊小兔子,親了下他的嘴巴。

小兔子突然用軟軟的聲音喊道,「允浩哥哥‥‥」

「嗯?」

小兔子聲音還是軟軟地,「寶寶是狼‥‥」

「對,是狼。」

這句之後,過了一會兒,小兔子才含糊不清地說,「我想要小兔子‥‥」

鏡涵跟他說過孩子是怎樣跑到他肚子裡的,既然這樣就可以有孩子的話,只要允浩哥哥再跟他做那些事,不就可以有小兔子了嗎?他很想要一直兔寶寶,很想很想,可是這種事情說出來,為什麼臉頰會那麼熱?

 

與小兔子的心情截然不同,已經經歷過一次,親眼目睹那讓他心驚的一幕,又怎麼捨得讓小兔子再冒一次險?如今,就算欲望再強烈,也要克制自己,便道,「不行,那樣對你身體不好。」

「那就等我好了!我要兔寶寶,好不好?」

「不行。」

允浩哥哥很決絕,這讓小兔子很煩惱,最後這事被天桐知道了,於是,天桐告訴了他一個方法‥‥

 

 

 

 

 

 

 

第十五章狼  

 

天桐說,月亮爬到最高,最亮的時候,狼少主的自製力最差,如果想要寶寶,這時候去求他是最好不過,順道還教了小兔子幾句保證管用的話,於是,小兔子牢牢記下來了。

晚間,狼少主剛躺下準備就寢,小兔子不依,就是不讓他睡。狼少主自然不會跟他生氣,只以為小兔子又哪裡不舒服,便一直陪他說著話。

小兔子的眼睛一直盯著窗外,像是等著什麼,狼少主看出來了。終於,小兔子扯著他的衣襟,看著他的臉,好像要鼓起很大的勇氣,說了句,「相公‥‥給我小兔子好不好?」

狼少主被震了一下,相公?小兔子會知道這種稱呼嗎?「誰叫你說的?」

完了,允浩哥哥不喜歡!

小兔子受挫了,嘴巴差點扁起來,「是天桐哥哥‥‥哥哥不要生氣‥‥」

又是那該死的天桐,盡教在中些亂七八糟的東西,「哥哥怎麼會生中兒的氣?」

小兔子瞬間又元氣滿滿地,「真的?哥哥,我想要小兔子!」

「只有這個不行。」

狼少主的語氣已經儘量放柔,但小兔子哪管他什麼口吻?允浩哥哥依舊不讓他生兔寶寶就對了,不開心,「哥哥偏心!不喜歡兔子!」

天地為證,狼少主這輩子最喜歡的就是眼前這隻兔子,怎麼小兔子說得那麼委屈?「哥哥是怕你受傷,生寶寶很痛,中兒不怕?」

「不怕!我要小兔子!」

「可是哥哥怕。」實在沒辦法,小兔子勸不聽,狼少主只好抱著他。

「哥哥偏心!」小兔子依舊不依不饒地,始終不肯睡‥‥

 

翌日,唯恐天下不亂的天桐來了,一進門就看見狼少主跟鏡涵手上一人抱一個,狼女自然在高高興興地逗著寶寶,而狼少主抱著的那個兔奶娃,正歪著腦袋,無精打采地伏在他肩膀上,眼睛有一下沒一下地眨著,睫毛上還有些濕濕的。

「在中怎麼啦?」

聽見聲音,兔奶娃從狼少主的肩膀上抬了下頭,看見是天桐,便又繼續趴著。天桐這不問還好,一問就被狼少主的目光凶了一下,開口時倒是冷靜,不過有些咬牙切齒,「你真好意思說,出的什麼餿主意?」

天桐一聽就明白了,立即賠笑,「嘿嘿!兄弟別這樣!在中想要小兔子,你就讓他生一個唄?」

兔奶娃聲音軟軟地「嗯嗯」了一聲。

狼少主眉頭緊蹙,一邊瞪著天桐,一邊順著兔奶娃細軟的頭髮,「中兒,先睡覺。」

天桐就這麼乖乖閉嘴坐到一邊,等到狼少主把兔奶娃哄睡了,才被興師問罪,狼少主有多想抓他暴打一頓,恐怕他是無法想像,只得一直嬉皮笑臉地認錯。

「我這不是看在中不高興,才想幫幫他嗎!」

狼少主的額角抽搐了下,「幫?昨晚鬧了一夜,剛剛才睡著,這叫幫?」

「我知道你是不忍心看見他痛,可這也沒辦法,難道你從今往後就不碰他?那他可不止難過沒有小兔子喲。」

天桐說的,他也想過,可他就是不忍心看小兔子受那樣的苦,第一次儘管平安無事,但已經讓他嚐到了太可怕的滋味,怎麼可能再容許有第二次的發生?

天桐看出他的心思,便說,「倒不如去問問雀醫,看有什麼辦法,柳下惠也不是這麼當的,他可是小兔子,你能忍一輩子啊,你還是狼嗎?」

沒見過這麼不要臉的,可天桐就是臉不紅氣不喘,狼少主一掌拍死他的心都有了。

 

 

小兔子把自己關在房間裡一整天,允浩敲門他也不開,一直說著小兔子。到晚上,狼少主以為他依舊會關著門,可到了就寢時候,輕輕一推,門就開了。狼少主笑了笑,小兔子還是很乖巧的,知道要讓他回房休息。

房間裡頭沒有點燈,靠近床邊,只能隱約辨認出小兔子拿被子蒙著自己,狼少主上了床,輕輕拉了下,「中兒,要把自己悶壞嗎?」

小兔子不說話,雙手捂住被子,側過身去。狼少主別無他法,寶貝正在鬧脾氣,只要他一天不讓他生兔寶寶,小兔子都不會高興,於是便只是把他摟著,就安然入睡了。

 

朦朧中,被什麼重量壓著,身體感覺有些異樣,微微睜開眼,天已經亮了,狼少主的視線再往重力施壓的位置看去。竟是未著一縷的少年,正背向著他,跨坐在他的胯間,這擁抱了無數次,不能再熟悉的身體,除了小兔子還有誰?

只不過現下,有了些許他從前沒見過的東西,小兔子的尾椎下面,多了一條短短的白尾巴,或許昨晚小兔子把自己蒙在被子裡不見他的原因,就是因為露出半獸形了。

只見少年一隻手撐在旁邊,一手正握著他的分身,還垂著頭,似乎在很努力地想要讓自己把那根東西接納進去,可分身始終只頂在穴口,小兔子顯得很為難。

一大早就面對如此刺激的畫面,狼少主立刻有大腦充血的感覺,唰地一下,欲火好像被燒起來了,也不知道這隻小兔子已經搗鼓了多久,什麼都不懂的小東西,能有多熟練?

狼少主也沒多想,只伸手逗了逗小兔子的尾巴,少年一驚,立刻回頭,見允浩正看著自己,又頓時意識到問題,視線往下,知道自己尾巴露出來了,便馬上摸了摸頭上,確定耳朵不在,才安心了些,但很快又因為被允浩發現自己的動作而臉紅了起來。

「中兒,你在做什麼?」看見小兔子這個樣子,腦中早就有立刻把他壓住疼愛的衝動,而現下這話,顯然明知故問。

「允浩哥哥‥‥」

說話間,狼少主將小兔子轉過身來面對自己,手扶在少年的腰側,目光一直在少年身上遊弋,直到停在那雙腿間粉嫩的器官上,狼少主的嘴角難掩笑意,他的寶貝中兒,身上沒有任何地方是不可愛的。

 

「你昨晚不見我,是因為耳朵嗎?」說著,邊抓起少年的手,手指在他掌心揉著,牽到嘴邊,若有似無地吻,雙眼還一直盯著,看小兔子羞得抬不起頭的樣子。

小兔子細聲呢喃,「嗯‥‥收不回去了,很醜‥‥」

現在兔耳朵是沒了,可是尾巴還在,小兔子很擔心允浩哥哥會覺得自己這樣難看,可沒想到要做的事情還沒成功,就被允浩哥哥發現了‥‥

「那你剛剛在幹什麼?」狼少主繼續逼問,小兔子不敢作聲。

過了一會兒,才抬頭看著狼少主,委屈地問,「哥哥為什麼不想要小兔子‥‥」

「哥哥有你就夠了。」說著,又在小兔子的手背上吻了一下。

「哥哥,我不可以生小兔子嗎?」

小傢伙的眼睛有些紅了,那樣子簡直看得狼少主想將他揉進身體裡,「如果,這一次還是狼兒怎麼辦?」

「那就再一次!」

小兔子不假思索地回道,狼少主對於他的答案感到心驚,沒想到這小傢伙還真有這種心思,不禁一時間沒了語言。

小兔子一看,水汪汪的眼睛很可憐地看著他說,「哥哥不喜歡我,哥哥生氣了‥‥」

再有脾氣都生氣不下去,何況狼少主本就只是心疼他,「哥哥沒生氣,哥哥最喜歡中兒了。」

「你都不親我‥‥」狼少主高興的時候總是親他,所以小兔子心裡覺得,允浩哥哥親自己,才代表沒有生氣。記得那一段時間,允浩哥哥都不碰他,那個時候太難過,很怕會再經歷一次。

狼少主二話不說,伸手把小兔子的身體拉下來,特別仔細地看了看他的樣子,才抬起手,捧著小兔子的臉,親了一下,「知道比喜歡更喜歡的是什麼嗎?」

小兔子搖了搖頭,狼少主用最溫柔的語調說,「是愛,哥哥愛你,知道嗎?」

「我也愛哥哥‥‥」說著,小兔子主動吻上他的唇,稚嫩的動作毫無吻技可言,他只是單純想用親吻來表達自己有多喜歡允浩哥哥。

可就是這樣不經修飾,甚至有些手忙腳亂的動作,卻成功勾起了狼少主的欲望。輕而易舉地翻過身,把少年放回床上,吻住那紅紅的嘴唇,吮吻的動作緩慢而細緻,像要品嚐清楚屬於他的味道,柔軟的唇舌相觸,帶動起身體的溫度。

混合著彼此的氣息,仿佛想用這單純的動作,將愛意全部展露。少年只跟隨他的舌頭帶領著,糾纏不止。

 

一吻才結束,被津液沾濕的小嘴嬌豔欲滴,小兔子氤氳的雙眼顯得有些懵然,直到細碎的吻掠過嘴角,在頸側停留,輕吻時,肌膚被鼻息間的熱氣弄得有些許濕意,還有點點酥癢。

小兔子這才縮了下脖子,下一刻,身體又不能自已地顫抖了下,「哥哥‥‥」

小兔子的聲音在抖,因為狼少主的手,正在他那稚嫩的器官上揉弄,小兔子下意識地抓住了允浩的手,但顯然不是讓他停下的意思。

見小傢伙閉上了雙眼,臉上不單止沒有難受的意思,反而像是舒服得輕輕蹙著眉,小臉是好看的緋紅,還不時抽氣,夾雜著可愛的呻吟,這只讓狼少主的動作更賣力,同時又怕把小兔子弄傷,下手無一不是疼惜。

手指不過在小兔子的分身上套弄了一陣,在狼少主故意含住他的耳垂,用舌頭輕舔的瞬間,小兔子拱起了腰,就在狼少主手上泄了。就著指間黏滑的液體,長指輕輕探入窄穴,突如其來的入侵,讓小兔子扭動了下。

「不怕,是哥哥的手。」

小兔子瞇著眼看他,也就不躲了。手指塞進第二根,在甬道滑轉了一會兒,待小兔子稍微適應,才開始隨著手指的進出擴充,就是這擴張的動作,已經讓小兔子腰肢發軟了。小傢伙習慣把手塞到嘴裡咬著,情動之時還會咬出印子來,狼少主每次都很注意,這下小兔子又在吃手了,當然,狼少主有辦法應對。

手指才退出,就將小兔子摟住,翻過身,讓他伏在自己身上。雙手停在少年圓潤的臀部,不小心碰觸了下那條短小的尾巴,少年又是一顫,哼出聲來。手指順著股溝,滑到後穴,指尖按壓著皺褶處,已經被體液弄得濕滑無比,而後將比手指那粗大數倍的分身抵在穴口,再一寸寸挺進。

 

被擴充過的小穴也只不過能容納分身的前端,狼少主抬起一根手臂把少年抱穩,再一手扶著分身,一點點用力推進。小兔子一直在喘著氣,帶上些嚶嗚聲,全然不知道自己的樣子會讓人瘋狂。

分身好不容易進入大半,裡面已經熱得快把理智都融化了,情事已經做過太多次,小兔子適應得很好,知道要放鬆自己,可再放鬆,甬道始終緊窒得過分。小兔子 握成拳頭的手,手指又已經在無意間被他咬在嘴裡,狼少主將他扶起,要坐起來的同時,上身的重量讓陷在甬道的分身輕易地漸漸深入。

「嗯嗚‥‥」不明不白地就被強行擺弄起身體,咬在嘴裡的手被拿開,雙腿彎曲著跪在狼少主兩側,已經沒有力氣去抵觸那過分飽脹的侵入,粗硬的分身深深陷入股間,把身體填得很滿,不留一點縫隙,肚子已經開始有脹脹的感覺。

雙手被狼少主十指相扣得牽著,那力道順帶支撐著小兔子直起腰,可狼少主的胯下剛開始往上頂一下,已經讓他的身體搖搖欲墜,持續進出了沒幾下,小兔子被頂得直晃,都坐不起來,發紅的雙眼水汪汪的,就像在求饒一般,狼少主只好把他放在身下。

雙手握在少年的胯骨上,分身不斷在他身體進出,小穴被疼愛得發紅,那勉強吞吐著分身的畫面,看得身體迸發一股燥熱,只加快進出的律動,少年被撞得雙腿在晃。分身突如其來的一下,直直撞入最深處,小兔子驚叫一聲,身體顫得厲害,竟是把那對兔耳朵都撞得顯形了。

小兔子在迷糊中還記得抬起手臂,遮住自己的臉,一心想著露出獸形不能讓允浩哥哥看見,狼少主稍微慢下動作,拿開他的手,「不要遮住,中兒怎樣都好看‥‥」

  

 

 

 

 

 

 

 

第十六章兔

 

小兔子好像反應不過來似的,見允浩雙眼正看著自己,便把臉扭到一邊。精緻絕美的臉上那雙紅色的眼眸,此刻是迷朦中帶了些委屈。就這般容顏,比起用容貌迷惑世人,還讓人甘之如飴的九尾,更要使人心動。

只不過,他的小兔子卻是這樣純真無邪,不諳世事的模樣,讓他只想盡全力保護。這份難得的純粹,若只是因為涉世未深,那麼他更要為他建起堅不可摧的堡壘,確保他不被複雜的世途侵蝕。

分身緩慢推進,一點點没入濕熱緊致的甬道,動作慢得像是要讓他把那與他融為一體的熱根用身體去記住,呼吸被侵入的硬囘熱感牽引著,尾椎一陣陣酥麻,氣息顯得有些不穩,垂在腦袋兩側的耳朵被刺激得顫動了下,這細微的動作依舊沒逃過狼少主的眼睛。

到欲望徹底陷入炙熱的穴內,卻沒有繼而抽囘出。似乎分身停留在體內,比律動時的接納要困難許多,滾燙的巨根硬得駭人,小兔子一直靠呼吸調整著,後穴在微微張合收縮,只為了適應這過分粗大的硬物。

白皙的雙腿大開,卻不由自主地輕顫著,狼少主的手在大腿內側撫過,惹得小兔子受驚似的把雙腿夾住,剛才一直不肯正視的眼睛,此刻十分無辜地看著他。明明在做著這種事,表情還那麼無邪,小兔子在無意中露出的神情,才叫人把持不住。

「哥哥‥‥好熱‥‥」

耳邊是小兔子綿軟的聲音,被情欲染紅的眼眶快要滴出淚來,這一下,欲火燒得更兇猛,就像正緊緊吸附著自己的甬道,熱得驚人,「難受嗎?」

小兔子連連點頭,這下真的要哭了,允浩哥哥在自己身體裡,只知道感覺很熱,那硬硬的東西一直在裡面不動,脹得難受,「哥哥,動‥‥」

狼少主自然想狠狠要他,只是怕他受傷,,分開小兔子夾緊的雙腿,交合處被腸液濕潤,前一刻還密不可分的部位,分身一點點抽出,帶著絲絲黏膩的聲音,腸壁的黏液把分身沾濕,退出時牽扯著被撐開到極致的穴囘口,畫面足夠讓人血脈噴張。

 

抽刺的律動漸漸加快,小兔子被撞得呼吸紊亂,無意識的媚吟聲聲溢出,消磨了他的理智,正在那唯一相連處進出的分身,被灼熱穴道惹得更加滾燙,欲火在不斷膨脹,小腹的燥熱感不斷加深。

胯間進出的速度在不知不覺中提高,深深挺進少年的身體,少年正失神一般看著他,狼少主壓下身來,唇舌重疊起綿長的吻,舌頭輾轉糾纏,激烈得幾乎要奪取彼此的呼吸。欲望仍在不斷進出,交合的動作讓最緊密接觸的部位變得有些發黏。

小兔子被吻得發暈,只發出些像是不滿,卻又更挑人情欲的聲音。熱吻方結束,那雙充滿水氣的眼睛又可憐兮兮地,看著把自己弄得渾身酸軟的狼少主,一邊微張著嘴巴喘氣。在濕軟的舌尖碰觸到頸側的肌膚時,又本能地抽氣,瞇起雙眼,抿緊了雙囘唇。

被一直侵犯的地方已經熱得快融化,每次挺進,都讓點點酥麻感從那交合的部位蔓延,小兔子不知道那是身體被勾起的快感,只覺得狼少主在自己身體進出的時候,掠過某個地方,就會抓心得很,就像有螞蟻在裡面爬著,最後只剩下火囘辣辣的摩擦。

挽起小兔子的雙腿,讓他勾住自己,又忍不住在那好看的鎖骨上留下吻痕,那印記在白皙的肌膚上格外顯眼,噙著笑意在鎖骨上輕輕咬了一下,卻讓敏感的小兔子直發抖。

股間接納著他的部位,嫩肉緊吸著不放,濕滑軟熱的腸壁內,分泌著黏滑的體液,交合是沒有阻礙,但依舊緊致得過分,小兔子呼吸一亂,後穴一收縮,就把狼少主夾得快要眼冒金星。

壓抑著要泄出的衝動,在分身快要全根抽出時,又徹底沒入,幾乎要挺進到最深處,刺激得少年一陣痙攣。肉體碰撞的聲音在加快,身體忘情地撞擊著,將情欲推到極致,過於頻密的侵入,讓少年喘息連連,最後一陣快速的律動之後,熱液在瞬間全數灌入少年身體深處。

仿佛要被灼傷一般滾燙的黏液,把甬道填滿,慢下來的律動卻讓快感的餘韻持續著,依舊硬熱的分身才徹底抽出,小兔子被弄得一個激靈,身體一下抽搐,累得眼睛都睜不開,狼少主的眼中透著寵溺,在他額頭親了一下,等他休息過後,才抱他去沐浴。

 

今日白天,聽了天桐說的話,他才去詢問過雀妖,他知道中兒很想要一隻小兔,但這真的不是那麼輕鬆就可以答應的事,如果在孩子出生的時候,出了什麼意外,他還能像沒事一樣繼續疼愛孩子嗎?懷上第一個孩子是意料之外的事,如果他知道有這個可能,斷不會讓在中冒險。

而雀妖今日說的話,又一次在他腦中迴響著,兔妖雖能孕子,但也只能孕育一胎,並且需要五百年的修為做為代價,一般來說,也就只能懷一胎,可是在中的情況,千古以來還是第一次遇到,所以並不好下定論。而可以肯定的是,妖族誕下孩兒後,起碼要緩一百年,才能有第二胎。

此刻,狼少主正替小兔子抹著身體,問道,「中兒,為什麼這麼想要兔子?」

小兔子趴在池邊,聲音是有氣無力的,卻明顯有些難過地說,「因為想爹爹了,爹爹一定也很想我,沒有小兔子在身邊,他會擔心我的。」

聞言,狼少主難免會心疼,「爹爹知道你有哥哥,還有寶寶陪著,不會擔心的。」

「如果你不喜歡我了呢?鏡涵總是說,不明白你為什麼喜歡我,允浩哥哥,你會不會又突然不要我了?」

小兔子是真的怕,每次鏡涵說那樣的話,都會讓他想很久,始終想不出答案。允浩哥哥那麼好,為什麼會喜歡他?

聽見小兔子這種語氣,狼少主捧起他的臉,一字一句地說,「不會,哥哥只愛你。」

 

 

 

翌日中午,狼女看見的是小兔子把寶寶放在桌上,雙手扶著,一直笑眯眯地跟寶寶在講話。孩子還那麼小,當然不會明白他說什麼,只是小尾巴在後面擺來擺去,眨著一雙大眼睛看著自己的爹爹。

「在中,跟寶寶說什麼啊,他能聽懂嗎?」

「跟他說很快有弟弟陪他!寶寶很高興哦!」小兔子一臉興奮,寶寶看見他這樣,也不明所以地笑了,就伸出短小的手臂,肉呼呼的小手就想伸過去摸他的臉。

「不會吧!九哥動作那麼迅速?這麼快又讓你有孩子啦?」

狼女震驚得不輕,小兔子卻傻笑,「不是啊,先跟寶寶說,讓他高興一下,弟弟是小兔子哦!」

且不說會不會是兔子,為什麼就一定是弟弟呢?「在中,也有可能是妹妹‥‥」

「沒關係,是我跟允浩哥哥的寶寶就好了!」

寶寶聽他們說得那麼歡樂,也咿咿呀呀地發出些聲音來,好像要加入討論一樣,小兔子在他臉上親了一口,寶寶居然還咯咯地笑出聲來,「寶寶,你長得跟允浩哥哥真像!」

寶寶又聽不懂他說什麼,只是用手抓了抓自己的狼耳朵,鏡涵用手指逗了逗寶寶白嫩嫩的臉頰,邊說,「當然,這是九哥的兒子啊!」

鏡涵這麼一說,小兔子覺得不妥當了,「我也是他爹爹,為什麼就不像我呢?」

狼女一聽,暗道不好,要是因為這個讓小兔子不高興,九哥肯定不會給她好臉色,於是連忙說,「其實!寶寶也挺像你的,一樣那麼白,眼睛那麼大,而且狼族那有紅色眼睛的?還有嘴巴,嘴巴也像你!」

 

「寶寶當然像你。」

說話的,是帶著笑意靠近的狼少主,小兔子一看見他的允浩哥哥,就放開了手,直接往狼少主走去。桌上那小肉團還沒學會自己坐穩,小兔子的手一放開,寶寶就要往前倒了,幸好狼女瞬間出手接住,那驚險的情況讓她捏了把冷汗。

孩子真的不能給小兔子照顧,他自己還什麼都不懂!可九哥還是一副寵溺到無法無天的樣子,難道都不知道要教教小兔子怎麼照顧寶寶嗎?

「九哥!」狼女怒了。

狼少主也看見了剛才的情況,也知道那有多危險,便說,「中兒,寶寶自己還不可以坐穩,你抱著他的時候不能突然鬆手,不然寶寶會摔倒的,受傷了怎麼辦?」

小兔子像是才意識到自己的疏忽,連忙轉身從狼女手上抱過孩子,緊緊摟在懷裡,看著孩子說,「寶寶對不起!」

孩子又在眨巴眨巴地看著他,小尾巴甩啊甩的,好像很高興。

鏡涵扶額,「九哥,要是我回去爹娘那邊了,你能照顧好兩個孩子嗎?要不‥‥我就不回去了?」

兩個孩子,當然是小兔子跟寶寶,顯然現在聽不出狼女話中之意的,只有抱著孩子在玩的小兔子。狼少主捏了下寶寶的小手,孩子又在學講話似的咿咿呀呀,惹得狼少主直笑。

「不行,你得回去,出來這麼久,娘該想你了。況且,孩子還沒有起名字。」狼少主這麼說,鏡涵才想起,幾個兄長的孩子,也都是爹起的名字,小兔子給九哥生的寶寶自然也不例外。

 

不明所以的小兔子眼睛發亮,就說,「寶寶叫兔子好不好?」

鏡涵差點翻白眼,狼少主笑道,「中兒,如果寶寶叫兔子,那以後的小兔子要叫狼兒嗎?」

小兔子一想,「哦,這樣不對‥‥」

「跟哥哥回去,讓寶寶的爺爺替他起名字好不好?」

「是哥哥的爹爹嗎?」小兔子似乎很高興。

狼少主點頭,「對。」

 

 

 

 

 

 

 

文章標籤

允浩 豆花 YJ 耽美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