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狼  

 

小兔子從前沒有騎過馬,知道回狼窟要騎馬回去,那興奮的神色都消退了幾分。啟程前一個晚上,狼少主沒在府上看見他的蹤影,差點嚇得要把晉州城翻轉找一遍,結果狼女跟他說,小兔子到馬廄去了。

小兔子到馬廄做什麼?這話狼少主問了,狼女也答不上來,狼少主只好過去看看究竟。才接近馬廄,遠遠便看到小兔子站在木柵外,拿著胡蘿蔔餵馬,一邊餵,嘴上還念念有詞,但似乎這交談有些阻礙,因為小兔子的表情有些為難。

狼少主靠近,聽了一下他跟馬講的話,之後忍著笑,「中兒,跟馬說什麼呢?」

小兔子才回頭,狼少主的手臂已經勾到他的腰上,順道將小兔子頭髮上那幾根稻草拿掉。那迷糊的小傢伙只顧著滿心歡心地看他,拿著胡蘿蔔的手都快被馬一併吃到嘴裡了,還不知道要縮回來,幸好狼少主及時把他的手拿開了。

「允浩哥哥!我在跟牠講話,我都把胡蘿蔔分給牠吃了,為什麼牠還是不願意聽我的話?」說著,又看向一副對他不理不睬,嚼著嘴裡胡蘿蔔的馬,小兔子嘆了口氣。

馬再有靈性也不可能聽懂他說的什麼,難道小兔子覺得馬跟兔能溝通起來?狼少主笑了,在他臉上親了親,「你怎麼跟牠說的?」

「我求牠明天不要把我甩下去,我怕!可是牠不理我‥‥」小兔子說到後邊,簡直有幾分撒嬌的味道,雖然他自己覺得,這是斥責的口吻。

 

小兔子擔心了一整晚的事,狼少主顯然不會讓他發生,翌日出發的時候,狼少主跟他共騎一匹馬,剛坐上去的時候,小兔子顯得有些緊張,腰板挺得直直的,連脖子都不敢彎下,眼睛卻盯著前方,又不時往地上偷瞄。

情況沒有持續太久,很快他就發現騎馬很好玩,沿途經過樹林,伸展到路邊的枝椏他要伸手摸一摸,連垂下的蟲子都捏在手裡玩。要不是允浩阻止,小兔子大概已經把蟲子塞到嘴裡,所以說,狼少主還是有必要一直讓他在自己視線範圍之內活動的。

中途休息的時候,狼少主抱著寶寶,小兔子湊過去逗孩子玩,忽然間,狼女驚呼一聲,立刻引起了兩人的注意,狼女笑得有些尷尬,說道,「沒事‥‥我只是想起來,回去不就可以看見歆姌(ㄒ一ㄣ ㄖㄢˇ)姐了?」

一個記憶中的身影在腦海浮現,狼少主的表情沒變,只是收回了視線,「嗯」了一聲。

小兔子問,「允浩哥哥,那是誰?」

狼少主柔聲道,「是哥哥的好朋友。」

「就像天桐哥哥一樣嗎?」

「對。」

狼少主答得輕鬆,狼女也就摸摸鼻子不講話了。

 

回到狼窟當天,小兔子跟狼王狼后一見面,狼后做的第一件事,便是看寶寶的耳朵尾巴什麼顏色,確認之後,賞了狼王一個“無話可說了吧”的表情。

狼后就是這副性子,在外人面前尚可端出一族之後的端莊氣派,跟自家兒女一起,總是不拘小節,所以通常跟狼女在一起的時候,更像是姐妹。

鏡涵酸溜溜地說,「娘,六哥那時候說你很想我,原來都是假的啊?我進門你都不看我一眼,就知道抱著孫子玩,傷透我的心哦!」

「哪裡假,在你走了的第一百二十六天我都想著你,之後就慢慢不想了。再說,你這丫頭有什麼好看的,對了幾百年都該膩了,你有我孫子一半可愛,有在中一半可愛嗎?」

聽到自己名字,小兔子才用那雙大眼睛看向狼后。此時,狼少主正餵他吃東西,是說在快到的路上,小兔子又自己東摸西摸的,不知道碰到了什麼蟲子,雙手紅紅癢癢的,來到之後用藥洗過才好了一些,現在狼少主自然不會讓他自己動手,便說了句,「沒有說你,中兒,來把這口吃完。」

小兔子乖乖張嘴,狼后笑眯眯地道,「在中多吃點,那麼辛苦到這邊來,別餓著了,你慢慢吃,讓娘好好看看你!」

看得出狼后很喜歡小兔子,眼裡的笑意都快溢出來了,這才把懷裡的孫子,讓給一直想抱卻又故作姿態的狼王。狼女一向喜歡跟寶寶玩,自然是寶寶在誰懷裡,就往哪邊靠。這下,又跟狼王湊一塊了,父女倆一起逗寶寶。

 

狼后盯著小兔子,把他盯得咀嚼的動作都慢下來了,才知道收斂一下,立馬看向自己兒子,「允浩,娘就知道你好樣的,這孩子長得真好看,別說你,我都喜歡。」

小兔子乖巧地回道,「謝謝娘!」

這一聲“娘”簡直甜進心窩,狼后笑容更深了,「我就想要一個像在中這麼可愛的孩子,可我生的這些娃,一個兩個目露凶光的!喏,最小那個還不知道像了誰,一副臭脾氣!」

在一邊的鏡涵聞言,雙眼迸射出火光,皺了皺鼻子,繼續跟寶寶玩。

聽見狼后這麼說,小兔子立刻說道,「允浩哥哥很好!」說完才又加了句,「鏡涵也很好。」

從允浩看小兔子的眼神,都能看出他用情有多深,狼后從來沒想過這個最小的兒子,竟也會有這樣的時候,「要我說,當然是在中最好。」

小兔子笑笑,被稱讚得有些不好意思了。

狼后又道,「虧娘先前還在擔心你,沒想到這次回來,連孫子都給我們帶來了。你不知道,你爹早就盼著你們來了,那老傢伙就喜歡裝模作樣,瞧他現在高興的,都忘記自己是誰了!」

狼王又給她一個眼色,才說,「孩子還沒取名字對吧,我來想想叫什麼好。」

狼后一跺腳,「不行!之前幾個孫兒名字都是你取的,這回總該是我了吧?」

狼王苦口婆心地說,「名字不能兒戲,浩兒以後是王,這是他第一個孩子,該好好想名字才行。」

「我起名字兒戲了嗎?浩兒跟涵兒的名字不是我取的?看他倆現在多好,就這麼說定了,名字我來取!」

狼王狼后為名字爭論不休之時,鏡涵已經抱過孩子,跟隨狼少主跟小兔子的腳步溜走了。狼少主牽著小兔子,看他一直在笑,便問,「有什麼好玩的事?」

小兔子只說,「爹爹娘親真好,就像允浩哥哥一樣。」

鏡涵在一邊吐槽道,「嘖嘖,在中學壞咯,以前都不會阿諛奉承的,九哥你怎麼管的?那倆老傢伙哪裡好了,總是吵吵鬧鬧的!哦,也不對,是娘非要跟爹爹鬧!」

 

第二天,狼后掛著滿臉笑意問狼少主說,「寶寶是辰時出生的對不對?」

狼少主點了下頭,她便對狼王道,「看吧,辰時出生,叫辰戎多合適!」

狼王也只剩下點頭的份兒,狼后隨即對寶寶說,「戎兒!」

孩子笑了,本就長得可愛,笑起來更加討喜,狼后抱起他,「你看,戎兒多喜歡這個名字。」

 

 

 

一日,狼少主去了跟狼王議事,狼后照顧孫子,剩下狼女跟小兔子兩個大眼瞪小眼,就在狼女悶得快發慌的時候,來了一位客人,這下可把狼女弄緊張了,來的正是先前說過的那位歆姌。

其實歆姌跟允浩可以說是青梅竹馬,長得標緻,性格落落大方,做事懂分寸,而她的父親,是狼族的其中一位長老,與狼王交情不錯,也就只有這麼一個女兒,跟狼少主一般大小,所以從小就混在一起。好像長久以來,歆姌的追逐目標就只有允浩,連修法也都緊隨著允浩的腳步。

當然,歆姌的修為始終不及允浩高,但那用心的勁兒看在長輩的眼裡,那就是小姑娘家的心思,所以從前狼后都以為他倆日後必成一對,可允浩年紀漸長,也沒有那個意思,就只能不了了之。

雖說狼少主沒有那個心思,可歆姌並不是這麼想的,鏡涵跟她關係也算不錯,也有一段時間以為歆姌會成自己嫂嫂,可現下狼少主已經情有獨鍾了,歆姌要是知道了,再出現也不過徒增傷悲,還不曉得她跟小兔子碰面,會是什麼樣的情況。

現在狼少主不在,留她這個局外人,狼女難免有些緊張,「歆、歆姌姐!你怎麼有空過來?」

「聽說允浩回來了,就過來看看,我爹說狼王這幾天抱著孫子,可高興了,我還想著來看看允浩的孩兒呢。」歆姌笑著,帶有幾分溫婉。

「哦!孩子在我娘那裡!」

鏡涵說這話,就是想聽歆姌說“那我們過去吧”,可惜這句話並沒有出現,歆姌只看向小兔子說,「這位就是允浩帶回來的朋友嗎?」

「對!他叫在中!歆姌姐,不去看寶寶嗎?我這就帶你去!」

「寶寶可以等會兒再看,我們總不能把人家自己一個人留在這裡吧,我也想認識認識允浩的朋友呢。」說完,便對著小兔子說,「在中對嗎?我叫歆姌,允浩能把你帶回來,你們交情肯定很好。」

外人不知道在中是兔妖,更不知道狼少主的孩子是小兔子生的,所以歆姌也只把他當做允浩的一般朋友,鏡涵坐在一邊,感覺這場戲未免看得太驚險。

小兔子一直聽著她們講話,這才找到了開口的機會,「歆姌姐姐,允浩哥哥說你是他的好朋友,就跟天桐哥哥一樣。」

「對,我跟允浩從前就很好。」

歆姌這麼說著,臉上不禁有些女兒家的羞澀,鏡涵倒抽一口氣,小兔子是不懂歆姌這“很好”的意思,要是知道的話,又會是什麼反應?

  

 

 

 

 

 

 

 

第十八章兔  

 

鏡涵聽得掌心都開始冒汗了,只有在這種時候,她才會想著小兔子那過分單純天真的性子,當真是謝天謝地!懸著一顆心,觀察了下小兔子的反應,這隻傻兔子果真不懂歆姌的心思,於是稍微鬆了口氣。

過了一會兒,歆姌笑問,「在中來這邊好幾天了吧,有沒有到外頭走過?」

小兔子是想出去,但狼少主事務纏身,也就帶他出去過半天,要是其他人陪小兔子出行,狼少主肯定不放心,於是狼女出門的時候,也沒帶上他,所以現下歆姌這麼一問,小兔子就心動了。

狼女當然知道小兔子一心想著到外頭看看,歆姌這下問道,自然是準備帶他出去走走,狼女當下又不知道怎麼開口阻止,在小兔子說允浩哥哥太忙的時候,歆姌還沒邀他出行,狼女就急了,「不可以!」

這話一出口,歆姌跟在中都訝異地看著她,小兔子是太迷糊所以不明白,但是歆姌是不知情。不可以什麼?難道告訴歆姌說在中是隻兔子?說這不是九哥的朋友,而是九哥的心肝?

鏡涵想到都抖三抖,這種事還是不參和的好,留他們自己處理吧!於是話鋒一轉,接著道,「不可以丟下我!」

不能阻止,總能隨行保個安心吧!

歆姌一直把鏡涵當親妹妹,縱容也是習慣了的,這下就輕笑,「當然帶上你。」

 

其實近百年來,狼窟的樣子已經便得跟凡人住的村落差不多,現在還有了些小鎮的模樣,雖說跟晉州城有些差別,但是風景還是很秀麗宜人的,歆姌帶著小兔子跟狼女,走過的都是她認為最美的地方,狼女從小就在這裡長大,當然會覺得無趣,但小兔子不一樣,看什麼都新鮮。

一路走著,到了一處藏在山谷之中的空地,那地方看起來有些像書齋,房子外面一大片空地上,是一群排列整齊,看上去跟凡人十一二歲孩子無異的小學徒,正在盤腿而坐,聽著最前頭的老者教導。

「族裡的孩子大多都是跟師傅學修法的,小時候我們就在這地方修煉,師父教的修法要領,允浩總是第一個掌握的,師父說,允浩是他教過的孩子裡面,天資最好的。」

聽歆姌說著,小兔子好像在想像著允浩哥哥小時候的模樣,聽見她嘴裡說的別人對允浩哥哥的稱讚,比自己得到稱讚都要高興的樣子。

「說起這個,我就想起來了,鏡涵,你當初可讓師父頭疼了。」

狼女前一刻還昏昏欲睡,這下就精神了,「歆姌姐你別說!」

顯然,小兔子很想聽,「什麼什麼?」

「鏡涵過來這邊的時候,我跟允浩都不在了,師父說這丫頭是他見過最嬌蠻跋扈的,她還把自己喜歡的男孩子弄哭過,看著比自己大的男孩子都敢惹,最喜歡說的就是『你們這群蠢貨!知不知道我九哥有多厲害!』,當年可謂是把這邊弄得雞犬不寧啊!」歆姌一邊說一邊笑。

狼女被這麼出賣,臉都白了,只有小兔子滿眼崇拜地說,「鏡涵你真厲害!」

這一聽,狼女瞬間又恢復了傲氣,「那當然!」

 

這時,一位婦人上前,笑得很是熱絡,顯然是相識,一過來,歆姌就摟著婦人的手,喊了聲,「師娘!」

鏡涵也跟著喊了,婦人點點頭,才說,「歆姌啊,又跟鏡涵一起出來嗎?這位是‥‥」

「這位是允浩這次帶回來的朋友,他叫在中。」

歆姌說完,師娘的雙眼卻在打量著小兔子,「允浩會帶朋友回來,還真是難得呢。」

狼女立刻插話,就怕她看穿了小兔子的身份,「師娘!一陣子不見,你又變漂亮了,師父可要小心哦,不然有情敵可怎麼辦呐!」

「你這丫頭啊!你不在的時候,都是你歆姌姐陪著你娘出來走的,你娘每次見到我都說,要是你能學到歆姌半分她就安心了!」

「行啊行啊,你們都喜歡歆姌姐,我沒關係,就是個沒人疼的娃嘛,真的沒關係!」

鏡涵故意賭氣,小兔子格外貼心地說,「鏡涵,我疼你!」

「還是在中好,難怪九哥那麼喜歡你!」

小兔子朝她笑了笑,狼女這說完,見歆姌沒有什麼特別反應,這才放心了些。但她沒想到,師娘接下來說的,會是那樣一句話。

「歆姌,允浩這次回來,不知道是不是打算跟你成親呢!」

「師娘你在胡說什麼呀,允浩回來這些天,都還沒跟我碰過面呢。」歆姌嘴上是這麼說的,可那帶笑的眼睛能看出,她也在期待著這件事。

鏡涵這下臉就僵了,而此刻,小兔子正在思考“成親”的意思‥‥

「誰說一定要碰面?難說他不是在準備成親的事呢,你們也該湊一對兒了!對了,不是允浩這次回來,還抱上一個孩子了?歆姌啊,孩子你見過了嗎?」

小兔子說,「那是戎兒,戎兒長得很像允浩哥哥!」

師娘聽了,微笑道,「真的?那就好!」轉而看著歆姌,繼續說,「你看,允浩這回也只是帶孩子回來了,我看就是那個意思!你可別因為孩子的事,跟允浩鬧起來了啊。」

師娘是這麼想的,允浩只帶了孩子回狼窟,卻沒有帶上孩子的娘,顯然允浩對替他生孩子的那個並不在意,回來肯定就打算跟歆姌成家的。

歆姌道,「怎麼會呢,只要是允浩的孩子,我都會好好照顧的。」

鏡涵此刻不知道有多想把小兔子帶走,而小兔子聽得有些糊裡糊塗,怎麼一下子說“成親”,一下子又說照顧孩子呢?

「那你們以後可得好好過日子,我看允浩以後肯定會當上王的,你要好好當狼后啊!」

直到師娘說的這句,小兔子才有些弄懂了,狼王跟狼后,就跟允浩哥哥的爹爹娘親一樣,所以師娘的意思,是說以後歆姌姐姐跟允浩哥哥,也會像他的爹娘一樣嗎?

 

回去的路上,小兔子一直在思考這些事,鏡涵看他話變少了,就知道事情不好了,急得心口都快冒火,突然間,小兔子問了一句,「歆姌姐姐,你‥‥愛允浩哥哥嗎?」

允浩哥哥說,比喜歡更喜歡的,就是愛。

歆姌有些害羞,但素來磊落大方的她,並不覺得坦誠自己愛著誰,是件不能直說的事,便回到,「嗯,從小就是。」

原來,歆姌姐姐對允浩哥哥的喜歡,是跟他一樣的,這可怎麼辦?

 

回去之後,鏡涵第一時間牽著歆姌去看孩子,留著小兔子在房間裡待著。周遭一安靜,小兔子就覺得心裡有些不舒服,又不明白是哪裡不對勁。

晚上,狼少主回來,看見小兔子對著月亮發呆,本來已經忙了整天,但是一見到小兔子在自己眼前,嘴邊總是難掩笑意,好像疲倦都消退了。

「中兒,他們說你還沒吃晚飯?」

狼少主說完,小兔子轉頭看見他回來了,就撲過來抱著他,笑得十分可愛,「允浩哥哥!我在等你一起吃!」

將小兔子抱個滿懷,還留戀著他的溫度,忍不住在少年的脖子上親了一口,小兔子又被弄得發癢直笑。

等飯菜端了上來,才吃了幾口,小兔子就憋不住了,說道,「允浩哥哥,今天,歆姌姐姐告訴我說,她愛你‥‥」

小兔子本就不會偽裝,所以這下故意扮作自己是無意中發問的樣子,自然是漏洞百出,那眼睛特意不看他,而緊緊盯著自己正在夾菜的手,卻又忍不住偷偷瞄向他,允浩看出小傢伙心裡在意,「她說了一次愛我,你就記住了,那哥哥說過多少次愛你,你記得嗎?」

小兔子眨眨眼,真的開始在想,小傢伙這麼直接的反應,只讓狼少主在他臉上親了一下,「她愛哥哥又怎麼了,哥哥愛的是你不就好了嗎?」

狼少主這話,輕易地解開了小兔子這一整天的疑惑,立刻就豁然開朗了,笑著說,「對哦!」

 

第二天,好像大家都有事情要忙,只剩下小兔子跟寶寶,一隻蝴蝶在孩子眼前飛過,孩子看著蝴蝶,伸手去抓,蝴蝶身上的粉末讓孩子打了個噴嚏,才讓發著呆的小兔子回過神來。

「戎兒,爹爹帶你出去玩好不好?」

寶寶只是看著他,小兔子就當他默許了,「爹爹就知道你想出去,真拿你沒辦法!走吧走吧!」

這話說的,完全是學著狼少主平日對他的語氣說的,雖說‥‥出自小兔子嘴裡,味道都變了。

小兔子是自己偷偷出門的,沒有隨從跟著,到了外面就隨便逛,逛到後來,方向都不記得了,才跟寶寶到大樹下坐著,問寶寶怎麼辦,孩子怎麼可能會回答,小兔子只好嘆氣。

 

不遠處,有兩個孩童在耍鬧,其中一個拉扯著另一個的手說,「我不管!你就要跟我成親!」

成親?小兔子一下子就聽到這個詞,不禁被吸引過去,只見被抓著手臂的孩童說道,「為什麼要成親!我們都是男孩子啊!」

「我喜歡你,不成親的話,你以後跟別人好了,我怎麼辦?成親了才能一輩子在一起!不行!你就要跟我成親!還是說,你不喜歡我?」

看得出拉扯著別人的孩子有些霸道,被抓住手臂的孩童有些委屈地說,「喜歡‥‥可是你抓痛我了!」

那孩童連忙道歉,「對不起對不起!你早答應跟我成親不就好了嘛!快點,我們去拜天地!」

這時,小兔子懷裡的寶寶突然嗷了一聲,那兩孩童聽見聲音,一看有別人在盯著他們,立刻慌忙逃開了。

小兔子從他們的嘴裡,才知道原來成親是這麼回事,成了親才能一輩子在一起,如果他要成親的話,肯定要跟允浩哥哥!可是,為什麼鏡涵他們的師娘說,允浩哥哥要跟歆姌姐姐成親呢?

  

 

 

 

 

 

 

第十九章狼

 

小兔子想著,回去一定要跟允浩哥哥說成親,可是,如果歆姌姐姐也跟哥哥成親的話,還能不能跟他成呢?但他不想讓允浩哥哥跟除了他以外的人過一輩子,為什麼世上會有那麼多複雜的事情呢?

看著寶寶跟狼少主有七分相似的臉,又是一陣惆悵。寶寶拿起自己的腳丫在啃,還啃得很開心,小兔子肚子咕咕叫,眼看天色都開始暗了,他才有些急了,「戎兒也餓了?爹爹也是,可是爹爹不記得路,你記得嗎?」

寶寶現在能把家人認全都不錯了,認路還早著,小兔子也知道不可能,便喪氣地垂下腦袋,想著他的允浩哥哥會不會突然出現把他帶回家。

 

過了一陣,忽然有道聲音喊道,「在中?」

小兔子抬頭,看見是歆姌,心情就複雜了,一方面是知道她可以帶自己回去,另一方面,想到她會跟允浩哥哥成親,就覺得心裡不舒服,「歆姌姐姐‥‥」

「你怎麼會在這邊,就你一個帶著寶寶?」歆姌上前,順道把孩子抱起。

小兔子站起來,拍了拍身上的的沙子,「我自己出來的,不記得怎麼回去了。」

歆姌露出驚訝的神色,「允浩怎麼放心你自己出來?還帶著孩子呢,他也真是的,還好被我看見,走吧,我帶你回去。」

歆姌抱著孩子,小兔子跟在她身後,看著她的背影,又在胡思亂想。

其實‥‥歆姌姐姐還是挺好的,為什麼我有點不喜歡她呢?我是不是太壞了‥‥

 

一回到家門口,下人看見在中,表情像是見了什麼救世主一樣,連忙把他們領進去,小兔子不明不白,歆姌也以為出了什麼事,回到正廳等了一下,才看見急忙進門來的狼少主,後面跟著鏡涵。

小兔子看見狼少主回來,臉上才正露出一絲喜悅的神色,但下一刻就被狼少主的話打得煙消雲散了。

「中兒,你跑哪裡去了?」

狼少主此刻的表情,是前所未有的嚴肅,那緊蹙的眉頭,是他之前的焦急和擔心所化成的怒意,一時之間還沒消退,就連對著小兔子,語氣都變得嚴厲了。

小兔子的眼睛不敢看他,抿著嘴巴不作聲,狼少主還在氣頭上,音量不禁又高了些,怒火似乎也有爆發的勢頭,「你知不知道這樣一聲不響跑出去會讓大家多擔心?」

鏡涵是沒見過哥哥這樣跟小兔子講話,也知道狼少主是太擔心才會這個反應,傍晚發現小兔子不見了的時候,他是第一時間帶人出去尋找,光是看他那嚴謹的神色,就知道他心裡有多著急,可小兔子這下才回來,就被他吼得頭都不敢抬,未免也太可憐。

鏡涵在一邊推了推狼少主的手臂,「九哥,在中回來不就好了,你語氣別這麼衝,嚇著他了!」

「是啊,這不是沒事嗎,寶寶也好好的,有話好好說。」歆姌也幫口調解,被她抱在手上的寶寶一直在看著他們,好像知道小兔子不開心似的,也變得安靜了下來。

狼少主接話道,「他就是不知道危險!我說過多少次,不要隨便亂跑,今天還好平安無事,下次還有這麼幸運嗎?」

鏡涵瞅了她九哥一眼,小兔子是不應該一聲不響跑出去,可也不想想看平日是誰捧著怕摔含著怕化的,現在把話說那麼重,等下還不照樣得哄回去,「好啦好啦!娘知道該說你了,在中也該餓了,先吃了飯再說,歆姌姐,你也留下來吧!」

「嗯。」

 

歆姌留下吃飯,小兔子被狼少主那一席話訓過之後,還哪知道餓?坐到一起到起筷的時候,就淨知道吃白米飯,完全不會去夾菜了,一碗飯從頭吃到尾,狼女跟歆姌一直在找話聊,想著把氣氛弄得緩和一些,小兔子都只是回一兩句就不說話了。

小兔子沒有生允浩哥哥的氣,而是覺得自己錯了,因為知道錯了,所以才在懺悔自省。允浩哥哥說得很對,這樣不聲不響地出去,是很危險的,況且還帶著寶寶,自己連路都不會認,更別說保護寶寶了,還好這次被歆姌姐姐帶回來了,如果沒遇見她,都不知道今晚要怎麼辦。

現在跟允浩哥哥道歉的話,可能他氣還沒有消,再說話會惹允浩哥哥不高興的,所以還是明天再認錯好了。

小兔子把飯吃完就放下筷子,說自己吃飽了就離席了。歆姌看得出來,在中離席之後,允浩吃飯的動作都心不在焉的。

鏡涵觀察了狼少主許久,才說道,「嘿嘿,九哥,知道後悔了吧,剛才拉都拉不住,那語氣衝的,還以為是在中幹了什麼壞事呢,那個指責的口吻啊,對!我想起來了,就說在哪見過,你有時候訓下屬不就是那個樣子嗎!」

狼女在那兒推波助瀾,狼少主本來就在想著剛才把話說太重,小兔子吃飯時那個蔫蔫的樣子就已經讓他夠悔了,這下被狼女誇張地一說,都想把自己臭駡一頓,一點分寸都沒有,居然還把小兔子吼得那麼難過,才是真的該死!

「哎呀,瞧你這快要坐不住的樣子,要幹嘛幹嘛去吧!」狼女能這麼嘚瑟的時候不多,所以得抓緊機會,因為事關小兔子的話,九哥就沒有底氣端著態度了。

果然,狼少主看了她一眼,放下筷子說了句,「你們慢用。」

狼少主就這樣走了,歆姌覺得有些奇怪,難道他們兩個的交情就這麼好?疑惑地看向鏡涵,狼女自然裝作毫不知情,笑嘻嘻地說,「歆姌姐!多吃點!」

 

小兔子想到井邊打水洗把臉,可是水才弄上來,沒放穩就灑了,連衣擺都被弄濕,看著濕噠噠的衣衫,小兔子拿著木桶,真的有點生自己的氣。從前有爹爹陪著, 他什麼也不會,後來有允浩哥哥在身邊,自己依舊什麼都不需要操心,所以到現在,自己什麼都做不好。允浩哥哥那麼好,而自己除了讓他擔心,還會幹什麼?

「中兒。」

聽見聲音,小兔子才回神,原來是狼少主過來了,「允浩哥哥。」

狼少主一看他這副樣子,就把打井水的桶子放到一邊去,「怎麼都弄濕了?來,跟哥哥回去房裡換衣服。」

允浩哥哥真的很照顧他,等下肯定連衣服都替他換好的,可是他不想繼續這樣了。

「不要‥‥」小兔子的聲音小,但很堅決。

狼少主愣了一下,看小兔子正皺著眉頭,這個表情他曾經見過,在小兔子最難過的那段時間,就是這種樣子的,他曾經對自己說過,以後只能讓小兔子更加快樂,再也不能令他難過,但現在卻因為自己控制不住情緒,讓小傢伙又一次露出這樣的表情。

「中兒,剛才是哥哥不對,哥哥不應該那麼大聲跟你說話,哥哥只是太擔心,所以急糊塗了,你不要生哥哥的氣好嗎?」

狼少主的語氣十足誠懇,可小兔子卻壓著眉頭看他,小兔子覺得,明明是自己的錯,為什麼允浩哥哥要跟他道歉?

看他這個反應,狼少主急了,「哥哥保證以後再也不會這樣對你,你要怎樣才不生氣?告訴哥哥。」

「哥哥沒有不對,為什麼要道歉?是我不好,我總是讓哥哥擔心,我沒有生哥哥的氣!」

如果平日有什麼事,他哄上兩句的話,小兔子大概已經笑了,但現在還是沒笑。狼少主心裡那個懊惱,怪自己太衝動,「真的不生氣?」

小兔子點點頭,「嗯。」

「那就對哥哥笑一下。」

小兔子給了一個笑容,顯然是硬擠的,此時此刻,心裡想的全是自己太沒用,也忘記了回來的時候想著要跟狼少主提成親的事。

夜裡,小兔子依舊習慣地摟著狼少主睡,卻硬是睜著雙眼,整晚沒有入眠。到狼少主早晨醒來,才發現他掛著兩個黑眼袋,自然又把責任怪到自己頭上。

小兔子從起來洗漱開始就魂不守舍,狼女看見了就低聲說,「九哥,在中該不會被你吼得魂都丟了吧?」

狼少主憂色,只怕小兔子這樣下去,自己的魂也該跟著丟了。

 

 

某天下午,府上來了些客人,是小兔子沒見過的,聽他們聊了一陣,才知道是狼少主的同門師兄弟,歆姌自然也在,鏡涵和他們有共同話題,平時就愛談天說地,這下自然更加起勁。

狼少主只是不時插幾句話,一心想著小兔子會不會感覺不自在。小兔子聽不懂他們說的,但很快就有師兄弟說到狼少主跟歆姌的事,還調侃他倆,狼少主當然笑著說那是沒有的事,歆姌也跟著附和,說師兄弟們亂講,這一下子,又被笑說是夫唱婦隨了。

狼少主怕小兔子聽了不高興,就輕輕在他手上拍了拍,可小兔子對他笑了下之後,還是先離座了。

小兔子站在外面,背靠著門,聽裡面的人說道,「對!還記得那一次,要不是有歆姌,怕就算是允浩也很難取勝啊!」

「這還用說,誰不知道允浩跟歆姌一起是天衣無縫?師父師娘都說,他倆這修煉都得修成對兒了!」

「除了歆姌,還有誰能配得上允浩?這族裡恐怕是找不出第二個了!」

小兔子聽到這裡,已經聽不下去了。自己確實不厲害,歆姌姐姐才能幫允浩哥哥,原來是因為這樣,所以自己才不喜歡歆姌姐姐。他曾經跟鏡涵形容過,鏡涵說那種心情是嫉妒,是不好的東西。自己變得這麼壞,會讓允浩哥哥討厭的,他怎麼可以讓允浩哥哥討厭自己呢?

當晚深夜,小兔子悄悄爬起來,親了親寶寶,然後留下一張紙條,壓在桌子上,就偷偷溜走了。狼少主醒來看見字條,腦子轟的一下,都沒有反應了。

紙條上是小兔子的字跡,上面寫到,【允浩哥哥,你跟歆姌姐姐成親吧,我知道她可以幫助你。我也想幫你,可是現在的我還做不到,等我修煉好了,我就會回來的,不用擔心我,我可以照顧自己。】

  

 

 

 

 

 

 

第二十章兔

 

小兔子跑了,這還得了?狼女知道這個消息,都擔心她九哥會發瘋。想想看,如果小兔子是在晉州城走的,那還比較好,可狼窟這邊全是狼妖,知道小兔子是她九哥帶回來的人太少,若是被發現狼窩裡有隻兔子,那才是必死無疑‥‥

果然,當她看見狼少主的時候,就被那股低氣壓嚇到了。小兔子不知道走了多久,這邊的山峽叢林又多,小兔子要是真的存心躲起來,要找也不是件容易的事。

狼女是在下午才知曉小兔子不見的,那時候狼少主已經帶人去搜尋他的下落了,她自然也不會袖手旁觀,自己也帶了一些人去分頭尋找,一整天下來,一無所獲,而狼少主卻是到了夜裡也沒有回來,只怕一天找不到小兔子,狼少主都無法安心休息。

 

第二天,鏡涵正要帶人出門繼續找,就碰上了歆姌,顯然她也是聽到了消息,所以才過來的。

「歆姌姐,我正要出門呢!」

「嗯,我知道,就是想看看能幫上什麼忙!怎麼只有你了,允浩呢?」

說起狼少主,狼女就更苦惱了,「九哥他一整晚沒有回來,知道他著急,可也不能不眠不休吧,要是在中沒找到,他先累垮了可怎麼辦,看他最近就忙得夠厲害的。」

聞言,歆姌沉思稍傾,開口道,「鏡涵,你老實跟我說,允浩跟在中,是什麼關係?」

狼女不敢回答,想要蒙混過去,可一看歆姌那非弄清楚不可的態度,都不曉得該怎麼說了。

「你不要再瞞著我了,我大概也能猜到,允浩喜歡他對嗎?他對在中的態度,跟其他人太不一樣了,如果只是一般朋友,就算對方要走,也不可能著急成這樣,你就直說吧。」

狼女嘆了氣,其實歆姌真的很適合跟狼少主一起,可惜狼少主眼裡除了那隻傻兔子,誰都看不見,「其實,九哥擔心也是正常的,在中沒有能自保,你說的對,九哥喜歡他,他也喜歡九哥,他們在一起很長一段時間了。」

「那‥‥戎兒是?」

鏡涵自然地回答,「戎兒?戎兒是在中跟九哥的孩子啊。」

歆姌難以置信,「怎麼可能,在中不是男兒身?」

狼女這才想起自己忘了說最重要的,「其實在中不是狼,他是兔!這些事,本來應該是九哥親自跟你說的,但你千萬不要怪九哥!他不是有意瞞你!他肯定是擔心在中是兔妖的事被知道之後會有危險,所以才不說的,當然‥‥還有他們在一起的事,爹娘都已經首肯了,只是還沒對外說而已。」

好像一時間,歆姌還有些恍然,狼女看她這樣,又趕緊多說了幾句,「歆姌姐,你真的很好!我也很喜歡你,也曾經想過你會成為我嫂嫂的,可你也知道,感情就是這樣,雖然九哥跟在中一起了,但他絕對不是有意騙你的!」

歆姌搖了搖頭,有些無奈,也有些唏噓,「他也沒有騙我,他早就說過對我不存在兒女之情,是我癡心執迷,說會等到他喜歡我的那天。他從來就沒有承諾過,甚至沒有把我放在那個位置上,都是我一廂情願,又怎能怪他?」

「你真的不怪九哥?」

「不怪,只是有些不甘心罷了。」歆姌輕輕笑了,這一刻,她依舊是那個落落大方的狼族女子。感情事最不能強求,既成定局,不如心胸豁達些,免得連多年來的交情都葬送了。

「我就說歆姌姐最好了!」狼女這下真的放心了。

歆姌敲了敲她的額頭,「不是說要出門?是不是幫忙找在中?我也一起去吧!」

「嗯!」

 

小兔子走了的五天裡面,狼少主一直廢寢忘餐地在尋找,最後被狼女連勸帶罵地綁了回家休息。每逢夜幕降臨,腦中就會不自覺地浮現出小兔子的身影,這幾個日夜,實在太過漫長,小兔子在外越久,危險就越大,偏偏這幾天尋找下去,一點蛛絲馬跡都沒有,好像小兔子根本不存在了。

不存在?只要這個念頭一閃現,狼少主就會被自己的想法嚇到,只能打起精神繼續搜尋,讓這可怕的念頭儘快消退。

鏡涵說,戎兒這幾天有些無精打采的,似乎他也知道小爹爹不見了,常常睡到半夜就哭,肉肉的小臉都不會笑了。這晚,狼少主回到房裡,滿臉倦容,寶寶在搖籃裡坐著,從狼少主進房裡坐下,寶寶就開始一直發乎嗷嗷的聲音,想要被注意到。

狼少主只好走過去,「你也想小爹爹了?」

伸手將孩子抱起,就在那瞬間,一顆珠子狀的東西,掉落到地上,一直滾向牆邊,最後撞到牆腳,又滾了一下才停住,狼少主的目光緊緊跟隨者珠子,到看清那珠子的模樣,才驚訝地看著被他抱在手上的孩子。

「你想讓爹爹看珠子?」

寶寶又嗷了一聲,狼少主頓時就笑了,那珠子不是別的,正是當初在中到晉州城的時候,身上帶的定珠,那時候想著要將它毀掉,最終還只是將它藏起來了,沒想到居然會到了戎兒手上,也許是鏡涵帶孩子玩的時候翻出來的。

既然定珠可以辨認出小兔子爹爹的氣息,自然也能辨認小兔子的,他怎麼就忘了定珠的存在?「戎兒,爹爹很快把小爹爹帶回來!」

寶寶好像聽懂了他的話,可愛的臉上掛著大大的笑容。

 

 

 

天空飄起了毛毛細雨,太陽已經下山,黃昏的顏色退去,小兔子獨自流連在陌生的街道,他不知道這是哪裡,只知道自己走了很久很久。忽而間,被一陣鞭炮聲留住了腳步,河堤對岸的祠堂,是一片火紅的顏色,擺了十數桌的酒宴,桌上的人,臉上都是帶著笑的。

不知道為什麼,那一頭的聲音,他聽得特別清晰,看著全身穿著紅色衣衫的男子,跟披著紅蓋頭的人站在一起,那句「一拜天地」傳到他的耳邊,他就知道,想必這就是“成親”了。

允浩哥哥跟歆姌姐姐也會這樣嗎?允浩哥哥的臉上,也會像那個男人一樣滿是笑意嗎?為什麼才離開幾天,就那麼那麼想念允浩哥哥呢?這樣的自己,還能修煉出什麼結果?又要到哪天,才能回到允浩哥哥身邊?

河堤對岸的熱鬧喜慶,讓他心中更加難過,雙腿卻像紮了根一樣,無法挪開一步。小兔子就在這邊站著,看了很久很久,腦中一直想著允浩哥哥。細雨,有些模糊了他的視線。

 

在他頹然想要離開的時候,突然就被一道很強的力度抱在了懷中。小兔子有一瞬的愕然,被那狠狠的衝擊撞得腦子一片空白。對方緊緊地摟著他,用力得好像要把他擠進身體裡,過了好一陣,才發現鼻間是那不能再熟悉的味道。

「我終於,找到你了。」

狼少主的聲音輕輕在他耳邊響起的瞬間,小兔子的眼淚好像決了堤一樣,無聲地直往外流,「允浩哥哥‥‥」

只有用盡全力抱緊懷中這真實的溫度,才能相信小兔子真的在他眼前了,定珠引導他尋找到小兔子的方向,在那細雨之中獨立的背影,是自己日思夜想的他。在那一刻,心中就只有一個念頭,牢牢地抓緊他!小兔子還那麼脆弱,還不能夠離開他的視線,絕對不能!

「你怎麼可以離開我?」狼少主的語氣,夾雜著連日來的疲倦,還有示弱一般的詢問,現在的他,根本不像是往日那個運籌帷幄,睥睨世間的狼族少主。

小兔子的雙手想要回抱著他,卻又猶豫了,輕聲開口道,「他們說,歆姌姐姐可以幫你,你應該要跟歆姌姐姐成親。」

狼少主深深吸了口氣,抱著小兔子的力度卻依舊不減,「成親只能跟一生的摯愛,哥哥只愛你,怎麼會跟別人成親?」

「可是‥‥」

「沒有可是!你跟哥哥回去,我們立刻成親,大婚的事也準備得差不多了,早些晚些都一樣,你不能再這樣走掉,哥哥會瘋的‥‥」沒錯,剛才小兔子就是呆呆地站著,看著河堤對岸的人成親,自己怎麼不早一點跟他說?

 

所以說,允浩哥哥早就在準備跟他成親的事了?「可是你跟我在一起,我根本幫不了你的忙,歆姌姐姐比我好太多了,我知道的‥‥他們、他們都是這樣說的,我要‥‥變得足夠強大,要能夠站在你身邊幫助你,我才能回去‥‥」

小兔子的話說得斷斷續續,抽泣已經停不下來,狼少主這才稍微鬆開了懷抱,指尖抹去他的眼淚,「不需要,如果你要為了我而改變,那一定是我做得不夠好。所以,要改的是哥哥才對,你很好,真的!現在,跟哥哥回去好嗎?哥哥求你‥‥」

小兔子完全泣不成聲了,站在雨中,狼少主一直重複又重複地告訴他這樣就很好,最後狼少主把他帶回狼窟的時候,小兔子已經哭得累到睡著了。

睡得朦朦朧朧間,嘴裡還念著說,「哥哥,對不起‥‥」

狼少主抱著他,捨不得放開,小兔子永遠不會知道,從來沒有對上蒼有過一絲感激的狼少主,此刻真的非常慶幸,慶幸小兔子能再次完好無損地回到他身邊。

 

之後,小兔子才知道原來狼少主最近在忙碌的,是他們大婚的事。那一天,狼少主牽著他去看場地,小兔子只覺得跟自己在河堤邊上看到的不一樣,狼少主看出他的心思,便道,「狼族的大婚,跟凡人的有些不一樣,但如果你喜歡像他們那樣,我們就按照他們的來。」

小兔子高興地看向他,「拜天地!」

「嗯,拜天地。」只要小兔子高興,就沒有不可以的事。

小兔子伸手抱著狼少主的脖子,在他臉上親了一下,正好有一行狼族視察兵路過,恭恭敬敬地喊了聲「少主」,小兔子發現被別人看到了,顯得有點不好意思。

狼少主摟住他,「中兒,這些是哥哥的族人,將來也會是你的族人。你說沒有同族跟你一起,爹爹會擔心,哥哥會把你的族人帶到你身邊,以後由狼族保護他們,好不好?」

兔妖的晶魄一直是異族所垂涎的東西,如果狼族現在出面要保他們,必然會成為眾矢之的,要說服狼族的長老們,就要花不少功夫,所以這些日子以來,狼少主忙得頭昏腦漲,就是想方設法讓長老們同意。另一方面,要把小兔子的身份公諸於世,自然也是要有不少準備。

 

大婚當天,小兔子跟狼少主同樣穿著大紅色衣裳,大片大片的紅色,讓狼窟看起來是前所未有的喜慶。小兔子從站在眾人眼前開始,就緊張得不得了,直到那聲「一拜天地」,他才偷偷瞄向狼少主,笑了。

 

 

==================全文完====================

 

這個“小白兔被大野狼吃掉”的故事到這裡全部結束囉~~~

之後也沒有番外了!

我想應該也有不少人跟我一樣對這最後的結局感到有點詫異,「欸?!這就完結囉?」

總感覺後面應該還要再有點什麼對吧?!(我說的不是H!!!<---泥這是此地無銀三百兩)

就是感覺結局有點....倉促(?)的感覺

但也許這是蕊大故意設計也說不定~~(攤手)

 

本來想說下星期一開始放新文~

但下禮拜有案子要趕,可能都會加班到很晚

所以想想還是決定9/15再開始放新文

各位親估~~請稍安勿燥哦~~~

 

 

 

 

 

    文章標籤

    允在 豆花 YJ 耽美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