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

 

聖誕前夕,三成洞的公寓終於裝修完畢。

搬家那天,兩位主人特地邀請幾位朋友到家裡聚了一聚,也算是慶祝喬遷之喜。李婷婷肚子裡孩子才兩個月大,趙俊浩小心得不得了,走到哪裡都跟在後邊扶著,金在中毫不客氣地拿他尋開心道:「果然是二十四孝老公啊。」

趙俊浩竟然還特得意地眨了眨眼:「那是,像我這樣的好男人上哪去找啊?」說完還轉頭問李婷婷:「是吧老婆?」

李婷婷站在一旁看著自家老公耍寶,真是哭笑不得。

金在中親自下廚做菜,難得鄭允浩也跟著進廚房幫忙,雖然不怎麼熟練甚至還幫了幾次倒忙,但好歹也是男人的一番心意。

一頓飯下來,數沈昌珉吃得最開心,本著不能浪費的精神,所有的菜幾乎都被他掃蕩一空。李婷婷目瞪口呆地望著沈昌珉埋頭猛吃的樣子,初見面好像見到王子般的驚豔印象瞬間破碎一地。

「習慣就好‥‥」金在中一幅習以為常的表情。

飯桌下,鄭允浩的手一直覆在金在中的膝蓋上,雖然並不是第一次了,但那樣的熱度仍然讓他心跳不已。

 

飯後鄭允浩陪著三位客人一起玩牌,大家一致同意由金在中去廚房洗碗。

「你們不能這麼對我!」金在中哭喪著臉抗議。

「乖,我主外,你主內。」鄭允浩摸摸他的頭髮,朝廚房的方向努努頭,道:「去吧。」

金在中一邊洗碗一邊在內心默默地控訴,這搬來的第一天就開始指使他做家務,那以後還了得?果然以前沒有看清楚那傢伙的真面目‥‥

把一片狼藉的廚房收拾好打掃乾淨,走出去,客廳裡竟然黑漆漆的沒有開燈,剛還在打牌的幾個人都不見了蹤影,反倒是地上多出了一個用許多紅色蠟燭排出來的大大的心形。

燭尖上的星星火光輕輕搖曳,熟悉的身影從玄關一步步朝他走過來,金在中隱隱猜到了接下來可能會發生的事情,整顆心開始不聽話地撲通撲通狂跳。

「小在。」鄭允浩走到他身前,輕輕牽起他的左手,單膝跪地。

每一個動作、每一個表情、每一個細節在金在中眼裡都像是電影裡慢鏡頭的放映‥‥

「我們結婚吧。」薄唇輕啟,鄭允浩臉上帶著足以讓人眩暈的溫柔,對金在中來說是致命的蠱惑:「Marry me。」

Marry me。嫁給我。娶我。和我一起生活。

這個男人,竟然‥‥竟然在跟他求婚‥‥

「嗯‥‥」金在中重重地點頭。沒有絲毫的猶豫,也沒有任何的不確定,只覺得幸福。只因為是這個人,這輩子就只有這一個人,能夠跟做到讓他如此篤定。

銀白色的鉑金戒指輕輕地套到了無名指上,金在中看著這熟悉的款式,指尖微微有些顫抖。

鄭允浩在那手背上輕輕一吻,抬頭望向金在中的眼睛,笑道:「把你套牢了。」

金在中的臉稍有點發紅,鄭允浩站起身來,低頭親吻他的嘴唇。

禮花和歡呼聲同時炸開來,客廳的燈不知被誰打開,幾個損友也不知道從什麼地方竄出來,趙俊浩還在一旁起哄著讓他們再親一個。

鄭允浩挑起嘴角,霸道地再一次吻上那紅潤的嘴唇。

也顧不上朋友們都在一旁,金在中伸出雙手去緊緊回抱住愛人的身體,動情地回應著他。

這一刻實在是太幸福,愛人、朋友、家,他需要的一切,似乎都在這一刻得到了滿足。

就連沈昌珉,也帶著祝福的微笑看著他們。

 

這一晚上就像做夢一樣,金在中整個人都暈暈乎乎的‥‥

直到晚上躺在臥室嶄新的大床上,金在中才醒悟過來:「你早有預謀的是不是?!戒指也是,趙俊浩他們也是,怎麼就連沈昌珉都被你收買了?」

鄭允浩側躺在一旁,單手撐著頭,笑道:「這是我第二次求婚了,再不事先準備充分,被某隻小豬拒絕了怎麼辦?」

「第二次?!」金在中差點從床上跳起來,「你以前還跟誰求過婚?」

鄭允浩不語,伸手把他攬到懷裡,手不安分地伸進睡袍,指尖在他光滑的皮膚上點火。

「不要想混過去!」金在中雙目瞪大,道:「媳婦兒你居然還跟別人求過婚!是誰?」

鄭允浩翻身把他壓在身下,手握住他雙腿間的那團灼熱,狡黠一笑,道:「秘密。」

金在中還想接著追問下去,鄭允浩直接俯身堵住了他的唇,舌頭靈活地鑽入他的口腔,肆意地侵略。

「唔‥‥」

太過激烈的親吻和下身的撫摸讓金在中嘴裡發出難耐的呻吟,那原本還有些抗拒的動作也配合得迎合起來‥‥

‥‥‥

 

淩晨時分,外面的空中飄起了白色的雪花。

公寓內卻格外溫暖。

新婚之夜,愛人在懷。鄭允浩久久凝視著懷裡人的睡顏,這個人將要和他一起度過這漫長的一生,和他分享生命中所有的喜怒哀樂,他將用自己的一切去愛他。

「到底還向誰‥‥求過婚‥‥」

睡著了也不忘含糊不清地夢囈,可愛的小嘴一張一合。

在那唇上輕輕吻了一下,鄭允浩輕笑一聲,對著已經睡過去的愛人小聲道:「兩次求婚對象都是你,傻瓜。」

 

 

 

 

 

 

 

--57--

 

被套牢的金在中直到第二天默默端詳無名指上那枚鑽戒許久才後,才後知後覺地有了自己真的要結婚了的覺悟。

他馬上就要滿24歲了,鄭允浩也快要28歲,兩個人也確實到了該結婚的年齡‥‥

「媳婦兒,我現在就算是已婚人士了?」金在中躺在沙發上,把玩著手指上的戒指。

「戒指都套上了,你還想不承認?」坐在一旁的鄭允浩隨意地翻著一本財經雜誌,鼻樑上架著的細邊眼鏡為他添加了幾分斯文又居家的氣息,手指上那枚和金在中同款的鉑金戒指閃爍著隱隱的光芒。

抬起頭來,他輕描淡寫地說,「下個月一起去歐洲,休一趟假,順便把證領了。」

「好啊,下個月一期工程的主體就完工了,是該給我放個假。」金在中拿著Ipad在玩,玩了幾局,又抬起頭來拽拽鄭允浩的袖子,問:「媳婦兒,咱們的事情,是不是應該跟家裡說說啊?」

鄭允浩點點頭,道:「是該說一下的。我已經通知我家裡人了。」

「什麼?!」金在中激動了一下,允浩他家裡不是很反對的嗎?

鄭允浩輕笑道,「我爸讓我這週末帶你回家吃個飯,大家見一面。」

「你爸竟然不反對?!」

「他反對也沒用,大不了我帶著你回歐洲,一輩子不回來。」

金在中這副吃驚的模樣呆呆傻傻的尤其可愛,鄭允浩忍不住揉了揉他的頭髮,問,「你怎麼好像很期待他反對似的?」

「哪有,我沒想到他那麼容易就接受嘛。」之前不還為了拆散他們不惜讓他家公司破產嗎?現在態度一下子就轉變了,也不知道允浩怎麼說服他的‥‥

「我爸他身體不好,需要有人幫他照顧公司。」鄭允浩攤攤手,道:「很不巧,我似乎是那個唯一合適的人選。」

所以‥‥是和父親達成了什麼協定嗎?讓他父親不再干涉他們的事情,而代價是,他必須要留在鄭家一直為集團服務。

 

「你喜歡現在這樣嗎?」金在中伸出手去把他的眼鏡摘下來,兩個人的眼神直直地交匯在一起,「好像把下輩子都交代給家裡的公司了一樣。時間久了也會累的吧。」

鄭允浩嘴角上揚,細長的眼睛笑起來彎彎的,語氣中滿是寵膩:「不是還有你跟我一起嗎?傻瓜。」

 

 

 

TOP集團,本部長辦公室。

「韓姨特地來找我,是有什麼事嗎?」

坐在沙發上的韓佩玲打量著BOSS椅上的男人,看似不經意地說:「也沒什麼,只是前兩天聽我大哥說公司駁回了韓氏送過來的合作企劃案,所以就過來問問你。」

韓氏的流動資金基本上都投到了江南的項目裡,可惜前段時間韓氏的股價遭受不明攻擊一路下跌,原定的銀行貸款又遲遲沒有批下,導致專案資金鏈幾乎面臨崩裂的危險。無奈之下,只能選擇把專案讓出去一部分,實力雄厚的TOP集團無疑是合作的最佳選擇。

韓家幾乎把最後的希望都寄託在了這次與TOP集團的合作上。誰知,在最後關頭,合作案竟然被打了回來。

要不是情況實在是危急,韓佩玲也不會放下面子過來找鄭允浩。

 

「哦,韓姨是說這個事啊。」鄭允浩的手輕輕地敲擊著桌面,公事公辦道,「合作案我跟專案部的同事一起研究過了,經過評估,最後大家一致認定這個項目初期投資太大,風險也超過可以承受的範圍‥‥」

韓佩玲臉上帶著禮貌的笑,心裡卻已經把鄭允浩罵了個遍。這合作案是她親自看過的,裡面的條款明明是在保證雙方共贏的基礎上列出的,初期投資是大,但這些錢對於偌大一個TOP集團來說,根本就不是問題,至於項目風險,如果TOP集團能夠參與這個項目,那還可能存在什麼風險?

種種冠冕堂皇的說法,無非只有一個原因,那就是——鄭允浩不想讓合作案通過。

「允浩,韓姨以前要是有什麼地方做得不好,得罪了你,韓姨在這裡給你賠不是了。不過,這個專案對韓氏來說事關重大,大家都是一家人,你就當幫幫韓姨了。」能說出這些話,已經是韓佩玲的極限了。

「韓姨,你也知道,這些都不是我一個人說了算的。」鄭允浩抱歉地笑笑,一臉的誠懇,「如果韓氏確實要合作,這個方案還不夠有誠意。」

 

離開本部長辦公室,韓佩玲強壓住一肚子的火氣,給自家大哥韓威打過電話。

「哥,我看這次是指望不上鄭家了。」

『你最開始不是說十拿九穩的嗎?』

韓威帶著責備的語氣讓韓佩玲心裡十分不舒服,語氣也僵硬了幾分:「鄭允浩壓著合作案不通過,我也沒辦法。」

『你不會去找鄭勳嗎?!鄭勳要是發話了,哪還輪得到他兒子?』

這次的項目是韓威策劃發起的,如果失敗了,那不僅韓氏根基受損,連帶著韓威在韓氏掌權的地位,也會受到大的衝擊。此刻猛然被告知和TOP集團合作無望,韓威心裡是又急又惱。

「你以為我沒找過他嗎?老頭子一聽我說公事,就拿“公事全都交給允浩處理”來搪塞我,還暗示我不要參與太多公司事務。我看老頭子這次是鐵了心要把公司交給鄭允浩了。」韓佩玲不耐煩道,「我現在也算半個鄭家人,總不好為了韓氏的事情跟他們把臉皮扯破。項目的事情你再想想別的辦法吧。」

『鄭、允、浩。』韓威攥緊了手機,咬牙切齒道。

 

 

 

 

 

 

 

 

--58--

 

週末恰逢耶誕節,整座城市處處張燈結綵,充滿了過節的氣氛。

鄭允浩領著金在中回了一趟鄭家主宅。車子從大門穿過花園一路開到主樓大門口,金在中盯著這棟三層高的巨型豪華洋房,半天才說了句:「這就是所謂的貧富差距嗎?」

「你喜歡?」鄭允浩無所謂地笑笑,道:「你喜歡的話,我們可以自己買一套。」

鄭允浩的語氣可不像開玩笑,金在中完全相信他媳婦兒能幹得出這種事情來,連忙制止道:「說說而已啦,這裡是很豪華沒錯,可我覺得還是我們現在的家好。」

 

這一頓飯吃得比金在中想像的要輕鬆,原本以為鄭勳會萬般為難他,結果一頓飯下來,他雖然臉色不怎麼好,但竟然也沒多說什麼。

鄭家的成員難得都到齊了。鄭成旭、鄭靜珊、韓佩玲各自坐在餐桌旁,雖然每個人都各懷心事,但面子上總算還是過得去的。家裡的傭人對於二少爺帶回家來的伴侶都十分好奇,但之前管家早已吩咐下去,見到人了就叫「金先生」,所以金在中在鄭家也沒感覺到有太多的不自在。

除去那一絲幾乎可以忽略不提的尷尬之外,其他都還是不錯的。

 

 

 

平安夜晚上兩個人沒有出門,就在公寓裡煮了熱氣騰騰的火鍋,豐盛又美味。

「哈‥‥」金在中大口喝下一口啤酒,高興道:「媳婦兒,這是我們在一起過的第一個耶誕節。」

「以後每年都會有。」透過火鍋的霧氣看過去,鄭允浩的眉眼顯得格外的溫柔。

認識這個男人四年了,時光把他的輪廓雕刻得更加剛毅挺拔,在人前他永遠不苟言笑氣場逼人,而唯獨在自己面前,才會看到他溫暖柔和的一面。

「媳婦兒,你真好看。」金在中湊過身子去在鄭允浩臉頰上吧唧一吻,立刻又覺得有點不好意思地坐回了位置上。

鄭允浩看著他可愛的反應,咧開嘴笑得格外燦爛。

「有什麼好笑的。」金在中嗔怪地瞪了他一眼。

「好好好,不好笑不好笑。」話雖如此,鄭允浩仍是滿臉笑意,張開手臂,拍了拍自己的腿,道:「坐這邊來。」

金在中嘴上哼哼,一幅不情不願的表情,卻還是聽話地坐到了鄭允浩的腿上。有力的雙臂從背後摟住他的腰,鄭允浩把臉貼到他的背上,隔著軟軟的毛衣,深深吸了一口氣。

「好香‥‥」

手開始伸進毛衣裡面游離。

金在中象徵性地扭了扭,不一會就順從地軟在了鄭允浩的懷裡。

聖誕夜,有愛人當做節日禮物,當然是最好不過的。

 

然而同在一座城市,韓家的這個耶誕節卻過得並不愉快。幾家銀行都以各種藉口為由不肯發放貸款,一時間也找不到合適的合作對象,資金鏈跟不上,專案被逼到了死角。無奈之下韓家只能把整個項目低價賣出,由一個歐洲財團接了過去。

僅僅一個專案,就讓韓家遭受了數億美元的直接經濟損失,整個企業元氣大傷。對於韓威來說,這個冬天也著實有些淒涼。他因為專案執行失職引咎降職,在家族內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威信與地位也隨之坍塌。

這樣一來,韓佩玲在娘家的經濟來源也完全被切斷了。

這個冬天,並不那麼好過。

 

一月中旬,NSK公司在城東的一期工程主體終於完工。原先破舊的老城已經被夷為廢墟,取而代之的將是一幢幢嶄新的高樓。金在中和項目組的工作人員一行帶著綠城建設的負責人在工地驗收。

讓金在中感到驚喜又意外的是,驗收工作進行到一半時,鄭允浩出現在了工地上。項目組的人都知道他是投資方高管,綠城建設的人也絲毫不敢怠慢這位大老闆,一行人簇擁著他為他介紹起工程的進展來。

金在中站在鄭允浩的不遠處,看著男人投入工作的樣子,舉手投足之間都帶著讓他移不開眼的魅力。

在場所有的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討好大老闆身上,沒有人發現,人群頭頂上的建築邊緣,幾根粗長的鋼管搖搖欲墜‥‥

「小心!」

那一刻金在中的腦子裡什麼也沒想,什麼也來不及想,完全條件反射地衝上前去,用盡全力把鄭允浩往旁邊推了出去。

被鈍物砸中時骨頭發出“哢嚓”的撕裂聲,周圍一陣尖叫,但金在中倒下之前,整個視線裡只留下了鄭允浩那倏然睜大的瞳孔和那驚慌失措的臉‥‥

我的愛人啊,這樣的表情真的不適合你。

這是金在中失去意識前的最後一個念頭。

 

 

 

 

 

 

 

 

--59--

 

醫院,手術室外。

空氣中漂浮著消毒水的味道。

男人坐在手術室前的長椅上,雙手撐著額頭,眉頭緊蹙。陪同前來的幾位負責人都謹慎地退到一旁,沒有人敢發出聲響,現在只要一個動靜,就足以引燃男人的所有情緒。

得到消息的金家父母很快趕到了醫院,兩位長輩在看到坐在走廊的鄭允浩時,不約而同地愣了一下。

關於鄭允浩和他們兒子的事情,經過之前的報紙報導之後,他們不是不知道,只是下意識地回避著這個問題,不願意去深究。

倒是鄭允浩首先起身,朝他們頷了頷首,禮貌地叫了聲:「叔叔、阿姨,你們來了。」

「你就是鄭允浩吧?你‥‥你是在中的‥‥」金母努力了好幾次,才終於把最後幾個字說出來,「前男友?」

「不,不是前男友。」鄭允浩搖搖頭,聲音不大但語氣堅定道,「我是在中的愛人。」

在場的員工都倒吸了一口氣。之前他們都在暗地裡猜測鄭允浩和金理事的關係,卻沒想到鄭允浩會這樣大方地承認,還明明白白地說出來。

「簡直就是胡鬧!」一直沒有開口的金厲琨皺著眉頭打量著面前這個年輕人,他本人看起來比報紙照片上更加挺拔英氣,但無論如何,怎麼能讓自己的兒子和男人攪在一起?!

「我們沒有胡鬧。」鄭允浩神色如常,不卑不亢道,「在中從金家搬出來之後,我們就一直住在一起。我愛他,希望您能成全我們。」

「你!」金厲琨氣得手抖有些發抖,李慧敏趕緊扯了扯他的衣袖,用眼神示意他冷靜下來。

「在中現在情況怎麼樣了?到底怎麼回事?」李慧敏指指手術室的大門,問,「進去多久了?」

「在工地上被鋼管砸中了頭和左手手臂,進去兩個多小時了‥‥」鄭允浩想起眼睜睜看著在中被砸到的那一刹那,仍然覺得心慌。

「對不起,都是為了救我,小在才會被砸到。」鄭允浩低下頭去,看不清他的表情,但卻能從他的語氣裡聽出濃濃的擔憂和自責。

李慧敏拍拍鄭允浩的肩,道:「你也別自責了,不是你的錯。」

她還記得兒子有段時間因為感情的問題特別消沉,公司事務也不管,整天喝得醉醺醺地回家,就是因為這個年輕人吧‥‥這段時間兒子情緒一直很好,跟家裡通電話的時候也能感受到他高興的心情,也是因為這個人的緣故吧。

 

坐在等候區的長椅上,李慧敏的視線停留在了鄭允浩無名指上佩戴的那枚銀色戒指上。

「這戒指‥‥」

鄭允浩把手指伸開,大方地把戒指展示出來:「這是我向在中求婚的婚戒,他也答應了。本來應該通知兩位的,但是小在他一直有顧慮,怕你們不能接受。」

他看著兩位老人,目光裡透著滿滿的懇切:「叔叔阿姨,我會好好對小在,有什麼不滿您們可以責怪我,但是小在他剛受了傷,受不了別的打擊。如果有什麼的火的話,就衝我發吧。」

李慧敏和金厲琨聞言,沉默半響,誰都都沒有開口說話。

 

 

金在中只覺得自己做了一個漫長而悠遠的夢。全身軟綿綿的,像是被浸在深海裡,隨著暗潮浮浮沉沉,許久,他才看到海面上透過明亮的光芒‥‥

睜開眼睛,檯燈暖黃色的光芒有些刺眼,他下意識地眨了眨眼睛,過了一會兒才逐漸適應。渾身都是僵硬而又麻木的‥‥

他輕輕轉動脖子,熟悉的身影出現在視線中。他‥‥似乎瘦了很多‥‥

「允呐‥‥」許久沒有說話的嗓音有點沙啞,音量也並不大。

原本坐在窗前的鄭允浩卻幾乎是立刻奔走到床邊,臉上是抑制不住的欣喜:「小在,你醒了!」

男人的臉上滿是疲態,下巴冒出了一片青色的鬍茬,那深陷下去的眼眶處似乎還掛著不明的液體‥‥

「你‥‥哭了?」金在中想要抬起手為他拂去眼角的濕潤,努力了半天,卻發現根本無法控制自己的左手。

「我沒事,你有沒有哪裡不舒服?」鄭允浩先是摸了摸他的額頭,又有點手忙腳亂地按下呼叫鈴讓醫生過來查看。

金在中看著男人為他忙來忙去,心裡滿滿的。

「媳婦兒,你休息一下吧。」金在中輕聲說。剛才都看見他眼裡的血絲了,他一定沒休息好吧‥‥

鄭允浩卻只是搖了搖頭,道:「我沒事,倒是你,你都昏迷三天了。」

 

值班的醫生過來為金在中檢查了基本情況,又囑咐了一些注意事項,這才放心地離開了病房。

金在中被生銹的鋼管砸中頭部和左手,好在當時戴了安全帽,所以沒有造成致命的傷害,只是有些中度腦震盪。不過左手手臂粉碎性骨折情況比較嚴重,要完全養回來的話,恐怕還需要一些時間。

「下次不要再做這麼危險的事情。」鄭允浩板著臉,嚴肅地說。現在他想起當時的情景,都還覺得後怕。要是在中真的出什麼事情,那他‥‥

「哪還有下次啊,我這次不是怕你出事嘛。」金在中嘴唇很乾,臉色也很蒼白,但他卻努力地讓自己看起來輕鬆一些。

「我寧願自己出事,也不想你冒險。」鄭允浩俯身在金在中的嘴唇上輕輕碰了一下,道,「你剛醒,不能太累,先休息。」

「快去把鬍子剃了,札死我了!」

金在中嘴上說著嫌棄的話,臉上卻是笑著的。

在這一刻,他深深地覺得,活著真好。

 

 

 

 

 

 

 

 

--60--

 

在醫院住了半個月,金在中終於在無數次抗議失敗之後得到了鄭某人的出院許可。

住院期間,來探病的朋友一個接著一個。

趙俊浩陪著李婷婷來做產檢時經常過來串門,看著金在中包得尤其誇張的手臂,趙俊浩那傢伙特別沒心沒肺地損他:「喲,金子,你這次是為愛光榮負傷啊。」金在中行動不便沒法教訓他,只好指揮鄭允浩出馬幫他報仇。好在出事之後鄭允浩完全成了標準的二十四孝老公,完全聽從金在中的指揮,這點讓金在中暗爽了好久。

鄭家人也都陸陸續續前來醫院探病。

第一個來的是鄭成旭。那男人仍舊穿著一身黑西服,送來了表示慰問的鮮花和果籃。趁鄭允浩出門的間隙,鄭成旭主動對金在中說道:「三年前的事情,是我處理得不對。以後有什麼能夠用到的地方,儘管找我。」以男人的性格,他雖然沒有開口道歉,但能說出這些話,想必心裡也是經歷了一番掙扎,也算是難能可貴。

然後是鄭勳親臨病房,金在中還沒想好該怎樣面對他,鄭勳就先開口解釋道:「我到這邊來做檢查,順便來看看你。」老人家雖然只坐了一會兒,也沒說多少話,但暗地裡卻每天派人送了大批上好的補品過來,讓金在中實在是受寵若驚。

最令人驚奇的是鄭允浩的妹妹鄭靜珊竟然也隔三差五地過來探病,小姑娘每次都是提著花籃匆匆而來,坐一會兒覺得不自在了就又匆匆而去,偶爾金在中跟她說一句話她還會臉紅。真是搞不懂現在的小女孩是怎麼想的。

期間韓佩玲也來過一次,說了些莫名其妙的話,還讓他請鄭允浩高抬貴手放過韓家。事後金在中把話都轉述給鄭允浩,鄭允浩沒說什麼,只笑著讓金在中不要管這些事情,安心養病就好。

很久之後金在中才從沈昌珉的口中得知,工地事故並不是一樁單純的意外,而是有人蓄意為之。犯罪嫌疑人很快就被鄭家揪了出來,那人是韓家派來的,原本是想報復鄭允浩,卻沒想到陰差陽錯傷到了金在中。事後唆使嫌疑人的罪魁禍首韓威被重判10年監禁,韓家在商場上也被鄭允浩逼得很慘,好幾個大專案被TOP集團搶去,還陷入了各種莫名的危機。

沈昌珉在說起這些事情的時候,表情十分豐富,他說:「你家男人出手簡直太狠,這一下韓家估計十來二十年都恢復不過來了。韓家和鄭家素來交好,這次他能為你做到這樣,也真的是很不容易。」

 

住院期間,公司事務可以完全不用理會,金在中開始還樂得清閒,每天對著Ipad單手玩遊戲,累了就躺在床上裝屍體,無聊了還可以理所當然地指使自家媳婦兒幹著幹那,這小日子過得悠哉悠哉。但沒過幾天,他就覺得渾身不對勁了。他只是手臂骨折了,兩條腿又沒問題,可他媳婦兒還是嚴格限制他人身自由,不讓他單獨出門去。

他也感覺到了,自從手受了傷之後,鄭允浩就格外小心,深怕他留下什麼後遺症。而且從那之後,男人對他的控制欲似乎也更強了。

鄭允浩置辦了一張辦公桌放在病房的窗邊,每天就在病房裡辦公。李慎把每天早晚把需要處理的檔匯總送到醫院來,偶爾也給金在中帶點他喜歡吃的外賣。

雖然不能出門,但是能每天看到媳婦兒工作的樣子,還是很幸福的。

後來遠在釜山的鄭家老爺子給金在中打來了電話,關心了他的傷情,又認真地囑咐了幾句。最後爺爺說:「小浩他母親是患癌去世的,那時候小浩才7歲,他每天下課之後就往醫院跑,在病房裡乖乖地陪著他母親。他是親眼看著他母親離世的。還好你這次沒事,要不然,再經歷一次那樣的打擊,不知道那孩子還能不能承受得了。」

放下這通電話的時候,鄭允浩正坐在辦公桌前處理檔,他穿著居家的休閒服,表情是投入而又認真的。陽光通過窗戶落進屋內,柔軟地覆蓋在男人的身上,為他的身體鍍上了一層溫暖的黃色螢光。

金在中慢慢走到他身後,俯下身來,把頭放在他的頸間,在他耳邊輕聲道:「媳婦兒,我越來越愛你了,怎麼辦?」

鄭允浩放下筆,手摸了摸他毛茸茸的頭,嘴角上揚,溫柔道:「那就永遠和我在一起。」

 

 

出院之後,在金家父母的強烈要求下,金在中只得遵從父母的意思搬回金家主宅去住一段時間,調養身體。不過讓他跌破眼眶的是,鄭允浩竟然也跟著他一起回了金家,還心安理得地和他一起住了下來。

他才知道,原來這些日子裡,自家媳婦兒已經和自己父母打點好了關係。

尤其是他母親,竟然在短短時間內已經完全被鄭允浩收買了。

有一天金在中指使鄭允浩幫他收拾房間,剛好被李慧敏撞見。金母看著忙過去忙過來的鄭允浩,又看看悠閒地躺在沙發上指手畫腳的自家兒子,忍不住地數落道:「小在,你怎麼這麼懶!這種體力活你怎麼就讓允浩一個人做?」

「我手不方便嘛!」金在中才不會讓他媽知道,鄭允浩之所以這麼積極地給他整理屋子,純粹是因為前一天晚上,兩個人在就什麼時候搬回公寓去住的問題上爭論了許久之後,金在中最後才妥協說:「那你幫我把東西都收拾好,行李什麼的也打包好,我就跟你搬回去住。」

果然,李慧敏的心已經完全偏向鄭允浩那邊了,她戳了戳金在中的頭,道:「你打打下手幫幫忙也行啊!病了一場之後越來越懶了。」

金在中睜大了眼睛,一臉不可置信的樣子,道:「媽!我一定是你撿來的,允浩才是你親生的對吧?你居然胳膊肘往外拐!」

「沒事的,媽。」一旁搬東西的鄭允浩無所謂地笑笑,說,「讓小在多休息一下。」

沒錯,鄭允浩這傢伙對李慧敏的稱呼已經從「阿姨」改口升級成「媽」了。

偏偏李慧敏又很吃鄭允浩這一套,當然了,換做是誰平白無故地得了個這麼優秀的兒子,也都會心花怒放,開心得不得了。

 

金在中的房間裡亂七八糟的東西很多。平時都規整地放在櫥櫃裡還看不太出來,這次金在中打算把家當完全搬到他們倆的公寓裡,所以才讓鄭允浩對房間裡的東西來了個徹底的整理。

鄭允浩一件一件地翻過金在中的小物件。有好些東西都是很有歷史的,在中小時候的相冊、中學時的校服和紀念冊、大學時期得到的各種獎狀證書‥‥整理著這些東西,就好像融入了那些他未曾參與的時光裡。

床頭的櫃子裡有一個方形的木盒子,安靜地放在那裡,也沒有上鎖。鄭允浩好奇地打開,盒子裡躺著兩樣東西。一樣是銀色的ipod,另一樣是一張明信片。

都是當年他們戀愛時的紀念‥‥

拿起那張明信片,這張小小的卡片承載著他滿滿的愛意,漂洋過海,最終抵達了愛人的手中。沒想到他還留著‥‥

 

Whatever they say, don’t listen, baby

Whatever they say, I don’t care

I just know I’m so in love with you

And your smile will light up my whole world。

 

明信片上的字有幾個似乎被水暈得有些模糊,那幾行漂亮的花體字下,不知何時多出了一排圓滾滾的字體,那是在中的筆跡——

 

It’s too late to say sorry,but I still love you。

 

鄭允浩的手微微有些顫抖。

「啊!媳婦兒,你在看什麼?!」金在中一個箭步衝過來,想要把明信片從鄭允浩手裡奪過去。

鄭允浩把明信片舉高,笑得像一隻狡猾的狐狸。

金在中左手不方便,只能用右手去搶,無奈實在不敵人家靈活,半天都沒搶過來。

「But I still love you。」鄭允浩竟然還把金在中寫的內容輕聲念出來,惹得金在中捂耳朵大叫:「啊啊啊啊!太丟臉了!」

「不會啊,我很感動。」鄭允浩一手摟住金在中的腰,把他帶到自己懷裡。

金在中的臉紅彤彤的,有種被發現小秘密的害羞。

「所以,在分手的那段時間裡,你還是想著我。」鄭允浩忘情地親吻著愛人的臉頰,「我們以前浪費了三年的時間,但以後我絕不會再放你走‥‥我愛你‥‥」

金在中把頭埋在鄭允浩的懷裡,呢喃著:「我也是。」

 

 

=================正文完==================

 

這篇最後的結局.....本倫覺得有點匆促的感覺,不知道親估們覺得怎麼樣?!

這文算是沒什麼虐點,唯一有點小虐的地方就是在中在看到允浩的明信片那段 (對我來說啦~)

那裡我是看著看著就流下淚來了

明天會放番外,有四篇,不出意外....應該可以一次PO完。

 

 

 

 

 

文章標籤

允在 豆花 YJ 耽美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