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庭院裡清脆悅耳的流水聲,舒緩的飄蕩在耳間,微風輕柔的拂過,陽光破碎的落在亭間,只是這份靜謐閒適下卻籠罩著一份冷冽。

「鄭允浩,你知道你說這話有多危險嗎?」金在中眯眼看著鄭允浩,語氣間溢滿了怒氣。

鄭允浩不禁呵笑了一聲,「……你要的只是一個聽你話的傀儡嗎?」

金在中蹙了一下眉,鄭允浩的眼裡閃過的是哀痛嗎?

「我以為你至少是有那麼一點點的不一樣!看來是我一廂情願……」鄭允浩的笑帶著一絲酸澀,「我就不該對你有所期望。」

鄭允浩最後一句話讓金在中的心有種被戳到的輕微觸感,他的瞳仁急劇的收縮著,面前這個男人對他有著怎樣的期望?他的心裡自己到底是怎樣的存在?剛才那句話的意思是什麼?

「………」一時間金在中竟然不知道該說什麼,這個男人老是讓他有種不能掌控的感覺,他有些疲憊的揉了揉額角。

鄭允浩見金在中皺眉揉著額角,便站起身,冷冷的道:「九爺好好休息吧!」說罷轉身就想要走。

「站住!」金在中沉聲道。「我有讓你走嗎?」

鄭允浩頓住腳步,陽光斜斜的灑下,投在他堅毅筆直的背脊上,「九爺還有什麼事?」

「你在耍什麼脾氣?」

「我沒有,是九爺想多了。」

金在中眉間的怒氣是再也壓制不住,「你不要太任性了……」

「………」鄭允浩沒有說話,只是低頭淺笑了一聲。金在中啊……在你眼裡我就是任性的小孩?一個可以順便騙騙就到手的傻子嗎?

 

聽見鄭允浩的笑,金在中心裡更是一陣的不奈,「坐下,說,你在發什麼脾氣?」

鄭允浩轉身看著依舊穩坐在躺椅上,一臉隱忍的金在中,他知道現在金在中心裡肯定也因為他的舉動怒火中燒,可是他現在沒有太多的心情去顧慮他的心情。

「九爺……」鄭允浩有些無奈,他真的不知道還能說什麼,「在你眼裡你還能看見除了利益權力以外的東西嗎?」

金在中陰冷著臉,「這是你可以有的態度嗎?你以為你在和誰講話?太放肆了!」抬眼看向沉默冷眼看著他的鄭允浩,冷冷的道:「你有站在我的立場想過嗎?我身在的環境能容忍我去想其它的嗎?隨時都有人想要將我除之而後快,我當然只有抓住身邊一切可以利用的。你在不滿什麼?」

鄭允浩挺直著背脊,定定的看著金在中,他的臉上除了憤怒,不奈,似乎有那麼些許的悲哀。那點點的情緒在宣洩而出的那一刹那便就被金在中很快的又藏了起來,悄無聲息,淡到鄭允浩以為那是錯覺。

破碎的陽光恍惚的灑落在金在中的身上……

 

「是,你覺得我利用了你,你的自尊讓你接受不了,這件事我也只是順水推舟而已,你鄭允浩有什麼損失嗎?你有什麼資格給我擺臉色?」

金在中輕閉上眼眸,揉了揉隱隱發疼的額角,他是真的覺得有點頭疼。這個鄭允浩老是能擾亂他,什麼時候他金在中給人做過這樣的解釋?又能忍受的了誰來這樣的忤逆他?從來沒有人敢來質疑他,更何況是這樣的甩臉色,他對鄭允浩似乎真的忍讓的太多了……

「鄭允浩,我念你有股傲氣,我欣賞你,便忍你三分,你不要把它當做應該……」

「我從來都沒有覺得你對我另眼相看是應該,我自知我鄭允浩還沒有那個魅力,但是我也有我的底線,我不能忍受的我是不會委屈自己。」轉過身毫不猶豫的向外走,全然沒有一點因為違背了金在中的意思而感到害怕或是畏首畏尾。

金在中看著鄭允浩挺拔筆直的背影,微微的嘆了口氣,就算是這樣也好像不想對他怎樣,鄭允浩,不要這樣賭我的脾氣,你有底線,難道我就沒有嗎?有多少次你觸到了,我卻忍了,就這樣一點點的事你就給我甩臉色看,你還不任性嗎?

這一刻,金在中有種無力感,多少年他都沒有這樣的感覺了……

 

 

 

海風迎面吹來,帶著點點的腥味。薄薄的衣衫隨著風擺動著,鄭允浩坐在院裡的涼椅上看著夜晚的海,思緒也不知道飄到了哪裡,腳邊放著幾個空的酒瓶。

一陣清脆的手機鈴聲將鄭允浩驚醒。

「喂?」

『我去見過嘉瑩了,沒有什麼問題,她都處理的很好,不過她今天告訴我個很有用的消息,金在中最近可能會有些麻煩啊。』

鄭允浩有絲不耐煩的道:「撿要緊的說。」

朴有天在電話那頭撇了撇嘴,他家少爺好像心情不好。

『knife跟嘉瑩接觸過幾次,表示想要合作,吃掉金在中。』

聞言鄭允浩皺了皺眉,「嘉瑩怎麼處理的?」

『這種黑吃黑的事,當然不能那麼草率的就決定,而且金在中多年一直和我們有合作也算是老顧客了,這樣戳人家心窩子倒還有點下不了手。』

「這事老爺子知道嗎?」

『知道,老爺子說了讓你處理,說不能因小失大,看看knife的實力再說……畢竟金在中一直都是大客戶。』

鄭允浩冷笑,「他會在乎什麼大客戶?擴展韓國這邊的實力才是他想的吧!虛偽!」

朴有天笑了笑,『心情不好?』

「沒有。」冷冷的聲音。

讓朴有天又在那邊撇了撇嘴,死鴨子嘴硬!『好吧,那你早點休息。』

「你房子找到了嗎?」

『找套房子而已,多簡單的事,不過有件很有趣的事,沈昌珉竟然和我一個社區。』

鄭允浩蹙了下眉,「變態!」

朴有天一下就炸毛了,『我說你才變態吧!我靠,腦子有問題!』

鄭允浩不想聽他吵,俐落的掛了電話。將腳邊的啤酒瓶都收拾好,然後給自己放了洗澡水。

 

泡在舒適的浴缸裡思索knife想要吞掉金在中這件事多少讓他有些不悅,想到那個男人落魄了,他就覺得心間一陣的彆扭。見慣了他為他獨尊,不可一世的樣子,他真的不忍心去傷害他,那樣驕傲的高高在上的金在中,他能承受的了嗎?

想到這裡,鄭允浩有些煩悶,對於金在中他到底是什麼感情?他爸爸利用他把他當做擴充實力的工具,因為是至親,讓他心痛難過感到悲哀,那麼金在中呢?一個開始就看做路人的他,不是一開始就明白金在中只是為了在自己身上得到什麼,才百般的拉攏自己嗎?為何還是會這麼的生氣?

白天金在中的話一直回蕩在腦海,那是他第一次給人解釋吧?那個目空一切的男人,竟然也會耐著怒火給他解釋……而且他那一刻那一閃而過的悲楚,又是那樣的真真切切。

金在中……你到底藏著一個怎樣的你?

 

 

PS:九爺是個外表強悍不可一世內心驕傲又脆弱的悶騷男。。。。(這句還是不是我寫的)

 

 

 

 

 

第十七章

 

金在中輕閉著眼眸,享受著足底按摩。雖然他只有30多歲而已,卻已經開始了所有的保養,足底按摩更是他經常都會做的。

按摩師一邊按著金在中的腳一邊小心翼翼的和金在中交談著。

「九爺最近睡眠可好?」

「嗯,還不錯。」

按摩師微微笑了笑,將手指摁在大腳拇趾的足底部分,「按摩這裡就可以治療失眠的問題。」

金在中低低的應了一聲。

「這按摩湧泉穴可以補腎健腦。」

金在中微微抬眼看向按摩師,這人是怎樣?質疑他?

按摩師見金在中看向他,連忙解釋:「九爺不要生氣,我只是給九爺講解每個穴位而已,沒有其它意思。」

金在中沒有言語,只是冷冷的看了眼那個按摩師。

幾聲輕輕的敲門聲,金在中有絲不悅的皺了下眉,沉聲應了聲。

韓赫放輕腳步走到金在中的身邊,俯身在他耳邊低語了幾句。

「讓他等著。」

「是。」躬身走出了房間。

「九爺一會兒一定得記得喝杯溫水。」

「好了,今天就到這。」

按摩師連忙站起身收拾起東西,伺候著金在中穿上柔軟的拖鞋,開了門躬身將金在中送了出去。

 

趙翰林見金在中從樓上走了下來,連忙殷勤的迎了上去,滿臉堆笑。

「九爺,最近可好?」

金在中撇了他一眼,應了一聲,對韓赫說了句,「上去看著他,讓他等會兒下來。」便坐在舒適的沙發上抬手示意趙翰林也坐,又接過僕人遞上的溫水,慢慢的喝著。

「查到了?」

趙翰林頓了頓道:「那晚那個電話是從酒吧打出去的。」

金在中面無表情的將手裡的空水杯放在茶几上,水杯與桌面發出的聲響,驚了趙翰林一跳。

趙翰林緊張的吞咽了下口水,「和上次走漏貨物消息的電話是同一個,我追蹤那部電話,查到電話持有人是一個叫邵川的人。」

「嗯。很好,最近辛苦了。」

趙翰林聽金在中這麼一說心裡才鬆了口氣,連聲應著:「應該的應該的。」

「女兒也要放假了吧?沒事就帶女兒去旅遊,放鬆下。」

金在中抬手示意了一下,便有人將一張支票放在了趙翰林面前。趙翰林看著支票,想拿又不敢拿,搓了搓手,憨笑著看著金在中。

「怎麼嫌少?」

趙翰林連忙擺手,「小的替女兒謝過九爺了。」

「嗯,沒你什麼事了,你可以走了。」

趙翰林揣著支票笑的滿面春風。

金在中手指敲打著沙發的扶手,深邃的眼眸深不見底。

「九爺,剛消息來報,跟丟了鄭允浩,不知去了哪裡。」

金在中的手指瞬間頓住,微微的蹙了下眉,冷冷的道了句:「沒用的東西。」

這麼久,這是鄭允浩第一次甩掉他的人,他是要去做什麼?有什麼事是不能讓他知道的?那種被隱瞞的感覺讓金在中感到非常的不悅,心裡竟然燒起了不小的怒火。

 

 

 

沒用費多少勁便就甩掉了金在中派來跟蹤他的人,七拐八拐的到了一座咖啡館。看著咖啡館的外表裝潢,鄭允浩有些無語,真的很符合陳嘉瑩。

咖啡館的門面並不是很大,但是要經過一個小道才能走到門口,小道的兩邊栽滿了爬山虎,地上鋪著五彩的馬賽克,店門口的牆面刷著如血般的紅漆,黑色牌匾上寫著咖啡館的名字。字體詭異異常。

鄭允浩輕輕推開門,掛在門上的風鈴輕輕的搖擺著,發出叮咚的清脆響聲,坐在店裡最裡角的女人抬眼看向門口。

昏暗的燈光下陳嘉瑩一頭金色的頭髮,鬆鬆的挽起,留下幾縷垂在肩頭,一襲血紅的長紗裙,半挽到大腿處,翹起的雪白美腿清晰可見,赤腳斜躺在躺椅上。見鄭允浩向他走了去,輕輕的吐了口菸,勾唇一笑。

鄭允浩看了眼正在幫她按摩的美少年,「在外面等著。」

美少年看了眼陳嘉瑩便退了出去。

「不是不方便見我嗎?回了韓國這麼久竟然都不告訴我,你小子太沒有良心了!」

鄭允浩微微的笑著,「好了,先不要動氣了。說正事吧,我想我的時間不多。」

陳嘉瑩彈掉手裡的菸,「聽有天說你在金在中的酒吧上班?你小子在搞什麼啊?怎麼會和金在中扯上關係?還被他給派人監視?」

鄭允浩聳肩,「其實沒有你們想的那麼糟,他還不知道我身份,跟蹤我也是怕我會對他不利吧,畢竟我突然的出現還救了他一命,換你你也會懷疑吧。」

陳嘉瑩聽鄭允浩這樣一解釋,眉頭皺的更厲害了,「為什麼我覺得沒有你說的那麼簡單?你今天來找我,也是因為knife要對付金在中那個事吧?你好像很上心?」

鄭允浩扯了一下嘴角,「我見不得他被人那麼算計。」

「鄭允浩,你很危險你知道不知道?」

「說正事吧,knife你先拖著,套套他的話,看他要做什麼把戲,不管是不是因為金在中,都不能那麼輕易的相信他。」

陳嘉瑩又抽出一根菸點上,「這個我知道,不過他提的條件非常好,恐怕老爺子有心要做。」

「什麼條件?」

「賭場和碼頭任選。」

鄭允浩皺了下眉,「他把話說的太簡單了吧?即使是這樣……誰能肯定他到時候不會反咬一口。」

「所以老爺子讓你好好處理這件事,不管結果是什麼,你至少要能說服他。」

鄭允浩皺了下眉,「knife是絕對不可信的,但金在中也不是什麼善茬,一切都要小心謹慎,不要最後引火焚身,不能全身而退,老爺子會讓大家都很慘的。」

陳嘉瑩神色凝重的點了點頭。

 

剛走出咖啡館沒有多久,手機就響了起來,竟然是金俊秀。

「喂?」

「晚上有空嗎?一起吃個飯吧。」

鄭允浩挑了下眉,他和這個員警似乎還沒有熟到共進晚餐啊!

金俊秀見鄭允浩沉默了,半天沒有回答,又接著道:「不方便就算了。」

人家誠心邀請共進晚餐直接這麼拒絕,倒顯的沒有人情味,「好吧,在哪裡?」

金俊秀見鄭允浩答應了,聲音裡便也帶上了幾分笑意,告訴了他地點,便就掛了電話。

鄭允浩有種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的感覺,金俊秀接近自己是為了金在中嗎?還是只是單純的做朋友?不管怎樣都應該知道他們倆的身份做朋友真的很尷尬。

正想著電話又響了,這次是朴有天。

「什麼事?」

「沒人陪吃飯,你必須陪我。」朴有天說的極其可憐。

鄭允浩想就他和金俊秀倆人也尷尬,便就把吃飯的地點告訴了朴有天。

金俊秀應該不會介意吧?鄭允浩有些訕訕的摸了下自己的鼻子,不由的嘴角上揚笑了出來。

 

金俊秀那邊掛了電話,立馬給餐廳打電話定位子,其實一開始他是做好了鄭允浩拒絕的準備,畢竟他們的身份實在是容不得他們有太深的接觸,結果沒有想到的是他竟然答應了。對於鄭允浩,他有種道不明的感覺,那種感覺從那晚的審訊過後更是深深地埋在了他的心裡。

對此,他覺得無奈又鬱悶,跟鄭允浩相處他總有種很舒服的感覺,通體很暢快。

那種想要和鄭允浩做朋友的感覺,緊緊的牽引著他,於是今天就打了這個電話,值得可喜的是鄭允浩並不排斥。

鄭允浩,即使你是金在中的人,我也顧慮不了那麼多了……

 

 

 

 

 

 

 

 

第十八章

 

下午還陽光燦爛,到了傍晚夕陽的餘暉被突然的出現的烏雲徹底的吞噬。一時間變的昏暗無比,空氣也變的濕熱起來,一場暴雨正在醞釀中。

金俊秀站在一家日式料理店門口等著鄭允浩,有些無聊的用腳尖戳著地面。

「怎麼不進去等?」

聽見鄭允浩的聲音,金俊秀連忙抬頭一看,結果看見的不止鄭允浩還有朴有天。朴有天一手插兜,抬手對他打了個招呼。

「你不介意我一起吧?我不是故意來蹭飯的,飯錢可以交給鄭允浩。」

金俊秀扯了下嘴角,「多一張嘴我也還負擔的起,進去吧!」

朴有天和鄭允浩對視一眼,挑了挑眉都沒有再說話。

「這裡我也是第一次來,不知道味道怎麼樣,想吃什麼不要客氣。」

鄭允浩笑著點了下頭,「說起來也很久沒有吃日本菜了。」又轉過頭對著朴有天說:「我幫你點了啊。」

朴有天呷了口茶,嗯了一聲。

金俊秀坐在對面從功能表上抬起視線,看了眼倆人沒有說話,專心的點菜。

服務員拿了功能表便出了房間,一時間三人相對無言,氣氛變的有些尷尬起來,在酒吧喝著酒不說話倒也覺得還好,畢竟還有音樂和舞池裡瘋狂的人們,可以假裝在看表演聽音樂來掩飾無話的尷尬,現在這個清雅的包間裡,除了茶水什麼都沒有,只能尷尬的一口口的喝著茶。

朴有天有種便秘的感覺……

 

「聽說你的槍法很好,得過很多次全國的冠軍。」鄭允浩決定無話找話說,不然這頓飯吃的要憋死人。

金俊秀眼眉動了下,他去了解過自己?

「運氣好而已。」

朴有天放下手裡已經喝乾了的茶杯,「謙虛了吧!有機會我們比試一下。」

金俊秀和鄭允浩同時都看向他,金俊秀在想看樣子是個用槍的高手,一個普通人會去研究用槍?他們倆到底是什麼人?員警職業習慣又出來了……鄭允浩倒是在想,這個白癡在員警面前說這些是不是太大膽了些?一般人會去比試這個的嗎?

朴有天看倆人都看著他,眨了眨眼,「哎呦,你們這麼看著我幹嘛?個人興趣不行啊?在美國個人只要合法的是可以用槍的啊!我可是很崇拜那些用槍高手的。」

金俊秀還是有種很詭異的感覺,但面子上還是笑了笑,「好啊!如果有那個機會。」

朴有天咧嘴一笑,眨了眨眼。金俊秀看了他一眼,不自然的撇開了目光,這個人雖然也20幾歲了,但是笑起來竟然還是像個小孩子一樣。

其實朴有天那樣笑,只是想證明自己很純良,平時的他很少會那樣一笑。今天算是豁出去了……

 

 

 

三人吃過飯後,便隨著鄭允浩去酒吧,一個上班兩個消遣,鄭允浩突然有種自己很苦命的感覺。半路途中還遇見一個車禍現場,道路被堵的水泄不通。將三人愣是困了將近一個小時,出租車的計價器一直猛跳。

看著那不斷上漲的紅色數字,朴有天幽幽的問道:「你真的不打算去弄輛車嗎?」

多少年他沒有坐過計程車了啊……

鄭允浩撇了眼朴有天,「你幫我付油錢?」

朴有天以手扶額,鄭允浩你需要演戲演的這麼認真嗎?無奈的道:「好吧,我自己去買!」

金俊秀看了向朴有天,「回來打算做什麼?」

「在做貿易。」朴有天笑著答道。

金俊秀明白的點了點頭,又像是想起什麼似的看向鄭允浩,終究還是沒有把話說出來。其實他想讓鄭允浩也找個正經的事做,但是又覺得自己管的太寬了,非親非故的人家肯定也會覺得煩吧?

等他知道朴有天的貿易到底經營的是什麼,幕後老闆是誰的時候估計得崩潰吧?

 

剛一到酒吧,鄭允浩就被告知金在中在樓上,叫他來了立刻去見他。那人帶點同情的看著鄭允浩,今天金在中的心情很不好,誰都看的出來,一到酒吧就找鄭允浩,結果沒想到鄭允浩當時還沒有來,現在還整整遲到了一個多小時。

鄭允浩將兩人安頓好,便就向樓上金在中的專屬房間走去。

敲了兩下房門,沒有人應,鄭允浩輕輕的扭開門鎖,走了進去。金在中站在窗前看著窗外的夜景,修長挺拔的身材,在房間不算明亮的燈光映照下,鄭允浩竟然感覺到了一絲的孤寂。他就那麼定定的看著窗外,一動不動。

「九爺……」鄭允浩輕輕的喊了一聲。

「你遲到了一個小時,這就是你上班的態度?」金在中沒有轉身,沉聲問道。

「對不起,路上出了點事故,堵車所以來晚了。」

「遲到就是遲到了,不要找理由。」金在中的聲音越發的冰冷起來。

鄭允浩微微的嘆了口氣,「九爺說什麼就是什麼吧。」

金在中轉過身冷厲的注視著鄭允浩,燈光柔柔的投射到他的臉上,但是卻柔和不了他的表情,他緊繃的臉無比昭示著他現在很生氣。鄭允浩也大抵猜到了金在中在氣什麼,可是卻也不想去解釋。

鄭允浩幾步上前走到金在中的面前,「為什麼你見我總是要這副表情?」

金在中蹙了蹙眉,冷眼看著面前這個比他高出點點的英俊男人,他那是什麼表情……不滿?氣憤?或者是有點委屈?

「你就不能和顏悅色的和我說話?」

鄭允浩深深的凝視著金在中深邃美麗的眼眸。

「我就那麼惹你生氣嗎?」

鄭允浩一連串的質問,讓金在中深深的皺起眉,他不喜歡這種被人壓迫著的感覺,非常的不喜歡。眼神越發的淩厲起來。「你有做過讓我開心的事嗎?」

「我從來都沒有想過要做你不喜歡的事,是你一直在針對我。」

金在中冷笑了一聲,「倒還是我的不對了?!」

「如果你能放下一切戒心,放下對我的所有懷疑和猜忌,或許會好很多。」

鄭允浩將話說的太直白,讓金在中有種被人看透的感覺,頓時心間湧上一絲的不安。

「朴有天是誰?你和金俊秀到底是什麼關係?」

「我說了你會信嗎?」

鄭允浩緊緊的鎖著他的雙眼,深深的看了進去,金在中心裡一顫,不悅的蹙起了眉。越過擋在他面前的鄭允浩,向沙發走去,拿過酒喝了一口,抬眼看向還站立在那裡看著他的鄭允浩。

「你說,我自會判斷。」

鄭允浩低頭淺笑了下,依著背後的落地窗說:「朴有天是我在美國的朋友,金俊秀是我在韓國的朋友。」

金在中挑眉看向鄭允浩,「為什麼你每次和我說話都是這副態度?」

鄭允浩揚起嘴角,「因為你在我眼裡不是那個道上讓人聞風喪膽的九爺金在中,只是普普通通的金在中,一個和我一樣的人。」

金在中眯眼看著鄭允浩,這句話要是換做其他人說現在那個人早就被金在中派人拖出去教育他該怎麼說話了,但是換做鄭允浩他卻有種不能言語的感覺,不是生氣,不是惱怒,也沒有那種被人藐視的感覺,那種感覺是柔柔的,輕緩的,一點點的溢在心間。

鄭允浩,一個與眾不同的人,面對他總是不卑不亢,甚至還帶著自己必有的驕傲自尊和原則,帶給他的雖然有說不盡的怒氣,但是更多是種別樣的感覺,且深刻到時常都會想起。他是在尊重著自己卻沒有畏懼,更多的是那種真誠的交流。

他是在把自己當朋友?金在中的腦子突然湧現出朋友這個詞。

金在中看著鄭允浩的眼神變了變,終究還是被他很好的掩飾住了。

 

鄭允浩看金在中竟然難得的失了會神,心裡竟然有些高興,這個男人似乎在漸漸的露出不一樣的他來了。

「我給你調杯酒吧!你還沒有喝過我調的酒。」

金在中面無表情的看著忙活起來的鄭允浩,「我討厭甜味。」

正在觀察著金在中私人酒櫃的鄭允浩嘴角含著笑,轉過頭看向他,「放心,你一定會喜歡的。」

這裡沒有搖酒壺吧勺和盎司杯,還好酒很齊全,便就給金在中調了一杯BLACK RUSSIAN 。

金在中坐在對面注視著鄭允浩的一舉一動,很認真的挑選著酒,看樣子在思考要給他調什麼,很快就從酒櫃裡拿了一瓶伏特加,金在中不由的皺了下眉。關於伏特加的事金在中一直都介懷著,對於自己這麼在意這件事,金在中突然又覺得有點不悅。

最近因為鄭允浩他老是處於不悅的狀態中。

很快鄭允浩就端著調好的酒坐到了他面前,將酒遞給他,笑的一臉溫柔,「試一試,有你喜歡的伏特加。」

金在中挑了一下眉,接過酒淺酌了一口。鄭允浩眨巴著眼一瞬不瞬的一臉期待的看著金在中,突然變的像個邀功的小孩一樣,看著這樣的鄭允浩,金在中微微勾唇笑了下。

「還不錯。」

「嗯。」鄭允浩滿意的靠在沙發上。

金在中將酒放下,想要問鄭允浩關於伏特加的事,卻有絲猶豫,鄭允浩未必會想告訴他,不過他又很討厭那種不知情的感覺。

「每次看伏特加你都會愣一下,為什麼?」

鄭允浩愣了一下,他沒有想到金在中竟然會看出來,隨即笑了笑,「因為她喜歡伏特加。」

那個她便就是因為他被人害死的那個女生。鄭允浩沒有芥蒂的給金在中慢慢的講了起來,只是避開了他的報仇和後來的一切,金在中聽的眉頭皺在了一起。

「你喜歡她?」

「不,但是她喜歡我。」

金在中蹙了一下眉,對於人的生死他沒有什麼感觸,倒是鄭允浩那副內疚的表情有點刺激到他。即使他不喜歡那個女生,但是那個女生卻給他留下了永遠都不可磨滅的印象,怕是永生難忘了。

突然鄭允浩將下巴放到了金在中的肩膀上,緩緩的道:「所以我討厭打打殺殺,所以不是我不願意幫你,只是我希望和你相處不是建立到那樣的基礎上。」

不否認最開始他確實只是單純的討厭那樣的生活,後來他發現不僅僅是那樣,更多是因為這個原因。

金在中感覺肩頭有點疼,鄭允浩將力氣都放在了上面,加上他又在說話,尖尖的下巴抵的他有些疼,可是他卻沒有一絲的不悅。

這一刻,他有種這才是真實的鄭允浩的感覺。

 

 

 

 

 

 

 

 

第十九章

 

一場大雨過後,街道積滿了雨水,如小溪般潺潺的流著。雨並沒有停,淅淅瀝瀝的一直下著。流動的雨水印著閃爍的霓虹,五彩斑斕,雨水落在流水裡,劃開一層層的漣漪,蕩著彩色的波瀾。

三人從酒吧出來有些無奈的看了看天。

「這個天不好打車。」金俊秀發言。

朴有天皺了皺眉,有些不爽的抖了抖衣衫。

鄭允浩正要說不如去吃點夜宵,結果金在中就從裡面走了出來,冷俊的臉,面無表情看了眼站在街邊三人。

「我送你。」冷冷的道。

三人轉過身看向金在中,鄭允浩微微勾起嘴角笑了,朴有天假裝不知道他的來頭但是還是恭敬的點頭示意了一下,金俊秀保持他員警和黑道老大該有的距離。

鄭允浩微笑著道:「不勞煩九爺了。」

「上車。」金在中不再給鄭允浩廢話的機會,直接當機立斷。

金俊秀皺了皺眉,神色複雜的看向鄭允浩,朴有天則是看好戲又無奈的樣子。雖然鄭允浩不介意金在中送他,但是這倆人總不能就這麼扔在大街上吧?也不能讓金在中一個一個的挨著送,把他的車當計程車使,還真的不敢。

「九爺……」

鄭允浩剛喊了他一聲,一輛車就停在了他們面前,司機從車上下來,對著朴有天和金俊秀道:「九爺讓我送二位回去。」

金俊秀皺起了眉,朴有天倒是很滿意,拉開車門將金俊秀推了進去,自己也坐了上去,對著鄭允浩擺了擺手。

鄭允浩這才向金在中的車走去,開了車門見金在中冷著臉看著他,什麼時候輪到他金在中來等人了?這個鄭允浩是破了一項又一項的記錄。

鄭允浩彎起嘴角笑著,「謝謝九爺。」

「每天都是打車回去?」

「坐公車。」

金在中又皺了下眉,公車……印象中好像還是很小很小……的時候坐過。人多不說,整個空氣不流通。想著金在中就一陣的不舒服。

看著金在中微微皺起的眉頭,鄭允浩忍不住的想要伸手去撫平他,這麼想了就這麼做了,他從來都是行動派。修長圓潤的指尖點了點金在中的眉間。

「不要老是皺眉。這麼漂亮的眉,不是用來皺的。」

金在中被鄭允浩突然點上來的指尖驚了一下,那溫熱的觸感從眉間傳到了心間,暖暖的沒有一絲的不適感。被鄭允浩點平的眉瞬間皺的更深了。

「怎麼反而皺的更深了?」鄭允浩的指尖劃過金在中濃密英秀的眉,「我不喜歡看你皺眉。」

金在中有種自己被調戲的感覺,心裡無比的怪異。不過難得的他沒有一絲的怒氣,只是覺得有點彆扭。冷冷的看了眼正在開車的司機和坐在副駕駛的韓赫,這個鄭允浩是在故意戲弄他嗎?

金在中眼波流轉,瞥了眼鄭允浩沒有說話。

鄭允浩好像很滿意金在中的反應,眯著眼笑了。

金在中覺得坐在自己旁邊的是一隻貓,還是一隻極度邪氣大膽的貓。

………

 

車穩穩的停在了鄭允浩的別墅前,司機下車給他撐著傘。鄭允浩感謝的對司機點了點頭。一手撐著開著的車門,一手撐著車頂,彎腰,一臉笑意的看著金在中,「麻煩九爺了,謝謝。」

金在中面無表情的應了一聲。

鄭允浩眉眼動了動,微笑著道:「雖然現在時間不早了,還下著雨,但是還是想問你,要進去坐坐嗎?」

金在中挑眉看向鄭允浩,半回應了一聲,「好。」

鄭允浩隨即站直身子,接過司機手裡的傘,給金在中撐著,一邊走一邊給金在中說著小心腳下的積水。

金在中借著路燈大體的看了下鄭允浩的別墅外貌,隱隱的還能聽見海浪的拍打礁石的聲音,海風合著雨水微微的拂面吹來,讓金在中有種很愜意的感覺,看了眼旁邊的鄭允浩,不由的微微的勾唇露出一絲淺淺的笑意。

 

「九爺你隨便坐。」鄭允浩將雨傘放好,赤腳走在地板上。「是不是覺得房子還不錯?當初是一眼就看上了這裡。」

「你哪裡來的錢?」

「在美國幫人做貿易賺的。」一邊說一邊向廚房走去,「我給你燒點白水喝,就不要喝酒了。」

金在中坐在沙發上看著鄭允浩走進廚房的背影,一種奇妙的感覺從心裡升起,緩慢的縈繞在心間。讓他的表情不由的柔和了很多,或許他自己都不知道。

一會兒鄭允浩就端著一杯飄著幾朵白花的水走了出來。

「給你放了幾朵菊花,清目養神的。」

金在中低眸想了下,端起水喝了一口,溫熱,不燙也不冷,剛好合口,還有淡淡的菊花清香,很滿意的勾唇一笑。印著柔和的暖黃的燈光,竟然有絲溫柔的淡雅氣質。

鄭允浩坐在金在中的身邊,撐著下巴,歪著頭看著金在中,唇邊一直都是微微的笑意,沒有一絲的邪氣,只有柔柔的情誼。

「你在看什麼?」

「看你啊!」

金在中忍不住的又想皺眉,鄭允浩那口氣曖昧而放肆。

金在中挑起眼角,意味不明的一笑,正欲開口說話,突然眼前一暗,鄭允浩直接傾身吻上了金在中。

金在中一愣,捏住鄭允浩的肩膀想要將他推開,但是鄭允浩毫不退讓,強勢的吻下,毫不退縮。將金在中整個壓在沙發的靠背上,霸道的吻著。

雖然倆人的唇已經吻上了,但是都沒有閉眼都是直直的緊緊的注視著對方的眼。鄭允浩的眼眸裡流轉的是讓金在中捉摸不透的情緒,金在中的眼裡倒是滿滿的不悅。即使這樣鄭允浩還是沒有要退開的打算。

 

鄭允浩輕閉上眼眸,有力的手臂環過金在中的肩,將他鉗制住,穩穩的將金在中整個抱在懷裡。金在中當然不會任由鄭允浩放肆。無奈,鄭允浩年輕有力,格鬥技巧比他好,他愣是沒有將鄭允浩從自己身上移開半分。

鄭允浩伸出舌尖細細的劃過金在中的唇瓣,一遍又一遍,耐心的描繪著,複而又含住他的唇瓣吮吸著,輕輕的用牙噬咬著。金在中又怎能任由鄭允浩這般強勢的挑弄,決意要讓鄭允浩的放肆付出代價。

突然金在中微啟唇瓣,含住鄭允浩的唇狠狠吮吸著,伸出舌尖舔抵著鄭允浩的齒貝,鄭允浩微微張開嘴放任了金在中的唇舌。畢竟這事真沒有啥好較勁的,吻就是要彼此享受到就對了。

舌在嘴裡肆意的遊走,捲住鄭允浩的舌吮吸著。金在中的吻如他的人一樣,傲然,淩厲,技巧的吮吸,讓鄭允浩輕輕的吟了一聲。鄭允浩有種不好的預感,這事面對金在中真的得較勁才行。

金在中對於鄭允浩在他吻下的反應很滿意,準備加深這個吻,不過鄭允浩沒有再給他機會。

鄭允浩的舌和他的舌相互嬉戲推來覆去,鄭允浩抽出一隻手撫上金在中的臉頰,將他的臉抬起,順勢將舌推進了金在中的嘴裡,強勢的將金在中的口腔刷了一圈,一寸都不放過,不停的攪動著金在中幾欲反抗的舌,吸住他的舌吮吸挑弄。

金在中感覺自己的舌有種發麻的感覺,鄭允浩的吻太過兇猛了。

倆人的唇間都不由的溢出一絲淺淺的呻吟。

暖黃的燈光下吻的纏綿又強勢的兩人間升騰起一股濃烈的情欲。

 

唇舌分開的時候,兩人都不由的重重的喘息著,瑩潤的眼眸都深深的看著對方,被吻的殷虹的唇在燈光下帶著絲絲的螢光。

鄭允浩抱住金在中的手不由的緊了幾分,金在中鉗在鄭允浩肩頭的手不知道什麼時候也放鬆了下來。

鄭允浩將頭埋在金在中的脖間,一下一下的吻著金在中的細白的脖頸,熾熱的氣息呼在脖頸間,讓金在中身體不由的顫了下,床上的事金在中可懂的很,這鄭允浩一下一下的吻,不是在邀請還是在幹嘛?

不過他也就是吻著,沒有下一步的動作,畢竟面對的是金在中,即使情欲再深也不可能輕舉妄動,這點鄭允浩還是不敢去挑戰。

金在中勾唇邪氣魅惑的一笑,使了個巧勁將鄭允浩壓倒在了寬大舒適的沙發上,從上至下的邪魅的看著鄭允浩。

金在中抬手勾起鄭允浩的下巴,「我很期待你的表現。」

鄭允浩對著金在中如星耀的眼眸,揚起唇角,意味深長的道:「我不會讓你失望的。」

金在中只是哼笑了一聲,「把衣服脫了。」

上他金在中的床,從來都是自己脫乾淨了等著他去寵幸。

鄭允浩抬手解著衣服,不過不是他的,而是金在中的。

「不如我先伺候九爺……」

金在中俯身咬了下鄭允浩的耳垂,「自己去床上等著。」

鄭允浩意味悠長的看了眼金在中,眼裡閃動著狡黠的神采。

 

 

 

 

 

 

 

 

第二十章

 

床頭的水晶檯燈,悠然的發著暖黃的光,溫柔而曖昧,房間靜謐,能清楚的聽見海浪的聲音,洶湧且澎湃。

透過巨大的落地窗外能看見遠處燈塔上閃閃爍爍的信號燈,一般鄭允浩都沒有拉窗簾的習慣,他喜歡靜靜的看著大海。

金在中依著靠背,身上蓋著鄭允浩的絲被,似笑非笑,一臉邪魅的看著鄭允浩在他面前上演脫衣秀。

鄭允浩勾起一邊嘴角,銳利的眼眸一瞬不瞬的注視著金在中。當鄭允浩脫的一絲不掛的時候,金在中有種驚豔的感覺。肌理分明,精幹有力,一寸的肌體都是那麼的勻稱,這樣一具年輕有力具有誘惑的身子在自己面前,金在中竟然有絲的嫉妒。

鄭允浩一步一步走到金在中的面前,隔著絲被將金在中壓在身下。

笑的邪氣十足,但是出口的話語卻溫柔非常,「在中……」

金在中驚了一下,鄭允浩剛才叫他什麼?挑起眼角看向眼神溫柔的鄭允浩,「你叫我什麼?」

「在中!」

金在中挑眉,「上了我的床,膽子變的更大了啊。這是你可以叫的嗎?」

鄭允浩歪著頭,笑的有些為難的樣子,「可是你現在躺的是我的床!」

鄭允浩這樣的反駁他,金在中瞬間被激怒了,一個使勁將鄭允浩壓在了床上,「是你的床又怎樣?反正都是我上你。」

鄭允浩笑的蠱惑,「我覺得這種體力活還是我來做好了,你享受就好。」

金在中呵笑了一聲,他真的覺得鄭允浩的膽不止是豹子膽那麼簡單啊!想上他金在中?天方夜譚!

 

鄭允浩伸手一攬將金在中按下來,自己的唇便吻了上去,又是個強勢挑逗到極致的吻。

情欲的氣氳從兩人的身體裡一點點的蒸騰而出,飄蕩在一室旖旎的房間裡。

一股熱血沸騰的感覺在身體裡叫囂著,兩人都不甘示弱,激烈的吻著彼此,吮吸聲一聲聲的清楚的蕩在耳間,反而更刺激了兩人,雙手也不安分的撫摸著對方軀體。

手掌的熱度灼熱著每一寸的肌膚,一股股濃烈的情欲在身體裡不安分的叫囂著。

兩人激烈的碰撞,唇舌的糾纏,深深的刺激著彼此。

鼻息間全是對方呼出的熱氣,熱烈而誘惑。

金在中的手撫上鄭允浩胸前的紅珠,鄭允浩雖然眉頭動了動,但是沒有放開金在中的唇舌,反而是吮吸的更用力,一個翻身將金在中壓在了身下。金在中哪能讓鄭允浩這麼輕易的就將他壓在身下,一把捏上鄭允浩的腰。

鄭允浩身體顫了一下,金在中趁勢又將鄭允浩壓在身下,從那激烈到仿佛謀殺一樣的吻中退出,邪笑的看著鄭允浩,「這麼敏感?」

鄭允浩勾唇一笑,「剛才的吻還不錯吧?」

剛才幾次鄭允浩吻到金在中不由的發出淺淺的呻吟,不得不說金在中有種蝕骨銷魂的感覺。

能把一個吻做的這樣鄭允浩還是第一人。

「吻技不錯!」

「還有更不錯的!」

鄭允浩一個翻身死死的壓住金在中,低頭舔抵上金在中胸前的紅珠,柔軟的舌尖,濕熱的觸感,讓金在中身體輕輕的顫抖了一下,一種難以言喻的感覺。

金在中有種不好的預感,一把抓住鄭允浩的頭髮將他從自己的身上提起,制住他又欲將他壓下,鄭允浩巧妙的解救出自己的頭髮。就這樣倆人在床上你來我往的過起了招。床被早就被倆人折騰到地上,枕頭也橫在床中央。

金在中一手擒住鄭允浩的胳膊,另外一隻手還沒有來的及動作,鄭允浩便就抓住了他的手腕,沒有使多大的勁,但卻讓他不能動作。被金在中擒住的手巧妙的掙脫開,俐落的又將金在中另外一隻手也制服住。兩隻手被制住,金在中有些惱怒,抬起腳,一膝蓋頂在鄭允浩的肚子上,鄭允浩吃痛,放開了金在中的手,金在中趁勢一腳跪在鄭允浩的胸前,將鄭允浩壓制住。唇邊露出一絲鬼魅的笑。

「這個時候還是不要手下留情的好!」

鄭允浩躺著從下自上的看著金在中,「這是你說的!」一手握住金在中的下身,套弄了起來,金在中被驚了下,愣了愣,鄭允浩趁機反擊,金在中瞬間回過神來一腳揣向鄭允浩,鄭允浩踉蹌了幾下,半掛在床上,鄭允浩一把抓住身邊的枕頭準備擋在兩人之間,誰知金在中使勁一抓,枕頭破裂,純白的鵝毛瞬間飛滿了整個房間。不由的為整個房間增加了一絲浪漫的感覺。

鄭允浩一把抓金在中的腳踝,金在中不設防直接摔到在了床上,鄭允浩隨即壓了上去,金在中抬手想要掙扎,誰知竟然將那個水晶檯燈打落在了地上。

一室激情的房間瞬間陷入了黑暗。

 

鄭允浩趁機打開抽屜,拿出潤滑劑。金在中從突然黑暗中反應過來,抬起腿準備抵向鄭允浩的下身,鄭允浩手快的一下抓住了他的腿,反而這下給了鄭允浩機會,將那隻腿強力的分開,將手指探進了金在中的後面。

金在中憤怒的瞪著鄭允浩,陰冷的道:「鄭允浩我給你次機會,把你該死的手指給我拿出去。」

鄭允浩低頭吻了吻金在中因為怒氣而微眯起的眼眸,溫柔的道:「我不會弄傷你的,交給我不可以嗎?」

「滾蛋!」金在中已被逼的開始暴粗口全然沒有了形象,奮力的掙扎著,無奈因為開始的激吻加上剛才的一番較勁,身體已經開始沒有力氣了,又怎敵的過天天都會練拳的鄭允浩。

鄭允浩一邊耐心認真的做著擴充,一邊吻著金在中的唇,一下下淺淺的吻著。

「你現在……最好……給我停手,不然……你會後悔的!」金在中從他的吻間斷斷續續的說著。

鄭允浩的手指在金在中的身體裡旋轉了一圈,刺激到金在中的那個點,金在中不由的悶哼了一聲。

鄭允浩抽出手指,加深了剛才的淺吻,勾住金在中舌,翻攪著,將金在中的腿分開,火熱的下身一點點的刺進金在中的身體。金在中的手狠狠的抓著鄭允浩的手臂,他有種想要將身上這個膽大妄為的傢伙脖子扭斷的衝動。

鄭允浩舔了一圈金在中的唇,溫柔的道:「我要動了,要是疼就告訴我。」

金在中陰狠的瞪著伏在他身上的鄭允浩,想要威脅的話怎麼也說不出口……

鄭允浩緩慢的抽插著,緩慢的抽出,再緩慢的插進去,讓金在中一點點的適應,不用想他也知道這是金在中第一次在下面。

事已至此,金在中已覺得掙扎無望,便也就慢慢的放鬆著身體,畢竟容易受傷的是自己。

「要是敢弄傷我,你知道後果!」金在中冷冷的威脅著。

見金在中放鬆了,鄭允浩微微的笑了下,低頭吻了吻金在中。慢慢的加快了身下的動作,身體的激烈碰撞,深入靈魂的交融。

金在中有些難耐的輕輕的呻吟了幾聲,鄭允浩架高金在中的腿,將那只還尚在的枕頭墊在金在中的腰下,捧著金在中的臀部,快速有力的抽插著。

鄭允浩意識到自己有些失控,可是他卻壓不住那股激烈的情欲。

 

「唔……」在激烈的抽插中,銷魂快感更是從相連處傳遍全身,幾次都讓金在中不由的顫慄,不由的弓起了腳背。

燃燒靈魂的快感,迅猛的傳遍全身,沸騰而熱烈,在身體裡張狂的叫囂著。

雖然性事經行的激烈但是鄭允浩還尚有一絲理智,想著這樣金在中的腰可能受不住,又將他的腿放下,緩緩的退出自己的分身。

金在中迷離著眼看向鄭允浩,鄭允浩吻了下他的唇,將他側過身子抬起他的一隻腿從側面再次進入了他。抽插了幾下,金在中可能有些不舒服。

「不行……嗯……」

「怎麼不舒服嗎?」鄭允浩立馬關心的問。

金在中還想說些什麼,但是已有些不成句了,他驚恐於自己每次一張嘴就是呻吟。

鄭允浩放下他的腿,又將他翻了過來,讓他的腿纏在自己的腰上,快速的抽插了起來。

金在中心裡咒駡,這樣一個姿勢一個姿勢的換,你他媽的當我是什麼?

隨情欲升騰的熱氣,讓兩人身體都蒙上了一層薄薄的汗,可是身體卻相貼的更加緊密。

後來鄭允浩又將金在中抱起來由下而上的貫穿了他,讓金在中體驗到了極致的快感。

猛的衝入雲霄,盤旋,久而不下……

海浪激烈的拍打著礁石,濺起浪花無數,此起彼伏,來往覆去。跌宕起伏……

 

 

=======================================

 

本來按規劃是發四章而已

但我明白卡H有多令人憎憤啊~~~~~

大發善心的多發一章

你看看你看看~博主真的是善解人意啊。。。(撥劉海)

 

 

 

 

 

    文章標籤

    允在 豆花 YJ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