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圖片來源  

 

晨光透過樹縫穿透過巨大的落地窗灑落在地板上,投下斑駁的光影,將整個房間照的透亮,打碎散落在地上的水晶檯燈閃耀著璀璨的光芒。

鄭允浩蹙了蹙眉,慢慢的睜開眼睛,一時間的光亮讓他眼睛有些適應不過來。一隻手還摟著金在中,已被壓的發麻,抬起另外一隻手揉了揉眼窩,慢慢的適應了房間裡的光亮。轉過頭看向還在沉睡的金在中,陽光將他本就白皙的皮膚照的更是鍍上了一層螢光,閉著的眼眸,長長的睫毛,全然沒有了平時的那般狠厲。

小心翼翼的從金在中的身下抽出自己的手,齜牙咧嘴的揉著,又輕手輕腳的下了床,放輕腳步進了浴室。

原本還想再睡會兒的,但是無奈房間被陽光照的通亮,根本就沒有法入睡,金在中蹙著眉斜躺著,剛才絲被滑落的時候清晰的看見了胸口的吻痕,不由的一陣怒火湧上心頭。

鄭允浩光著上身擦著頭髮從浴室走了出來,赤腳走在地上,見金在中狠狠的怒視著他,不由的勾唇笑了笑。

「不再睡會兒嗎?」說話間已經走到了床邊,坐下,「房間太亮睡不著?還是下面不舒服?」

金在中抬起一腳將剛坐在床邊的鄭允浩踢到床下,鄭允浩一個後跌,手剛好撐到了破碎的水晶上,頓時一陣尖銳的刺痛,鄭允浩不由的皺起了眉,抬手一看,水晶已經刺進了手掌裡,血沿著手腕,一路沿著往下流,在手臂上留下一道血痕。

鄭允浩看向金在中,金在中面無表情,似乎流血也止不了他心裡的怒氣。

鄭允浩感覺有絲無奈,「這事值得這麼生氣嗎?」

「滾!」冷冷的道。

鄭允浩用剛才擦頭髮的毛巾將傷口捂住,「你先休息下,我去處理下傷口。」

金在中冷哼一聲,沒有言語。

 

地板上還有點點的血跡,金在中微微的蹙了下眉,轉過頭看向窗外,海面上波光粼粼,閃閃爍爍,仿佛出現一道美麗的金色腰帶,隨著海浪搖搖晃晃,起起伏伏,還有那綠蔭蔥蔥的樹木草地,清新奪目,幾乎就在這一刻,金在中喜歡上了這裡。不由得又看了下一室狼藉的房間,房間的各個角落都飄落著昨晚被他撕碎的枕頭裡的鵝毛。

動了動身子,除了腰有點酸外,其他的都還很好。昨晚鄭允浩猛力的撞擊,低落的汗水不經意間衝入了他的腦海,不得不說那樣的鄭允浩真的性感到了極致,而且他也極度的照顧自己,讓他體驗到了前所未有銷魂快感。

即使金在中做了下面那一個,也不可能會折了他的威名,一個人的身份地位聲譽並不是靠床上是在上還是在下來決定的,而且恐怕是沒有人敢去嘲笑於他,那無疑是找死。只是這時的氣還是面子上掛不住,怎麼說他也是個三十來歲,久經沙場的男人了,竟然被鄭允浩那個二十五歲的小青年做到體驗到了絕妙的快感,多多少少讓金在中心裡有些不能接受。

對於鄭允浩,雖然冒犯了他,但是倒也沒有想要將他除去,只是覺得他的以下犯上是該得到些懲罰的,所以剛才見他被刺傷,也沒有說什麼。

畢竟對鄭允浩,他心裡還是寵著的。

 

不一會兒就見鄭允浩又走進了房間,手上纏著繃帶,面上也沒有什麼異樣,隨意的坐在金在中面前。

「九爺……」

金在中冷冷的看向他,「把手給我!」

鄭允浩不明所以將手遞到金在中的面前,金在中握住他的手,使勁的握著,一陣疼痛瞬間傳遍了全身,但是鄭允浩連眉頭也沒有皺一下,傷口在金在中的使力下,又開始流血。

「這是給你的教訓。」

鄭允浩低頭淺笑了下,「其實你心裡不討厭是不是?」

金在中冷厲的眼眸眯了一下,「你不要得寸進尺!」

「昨晚是情之所至,而且我們是較量過的,不是?所以您就不要氣了好不好?」鄭允浩似在撒嬌的說,明亮的眼眸一眨一眨的,懇切的看著金在中。

金在中看著鄭允浩小鹿一般的眼眸,這哪裡還是昨晚那個性感大膽的鄭允浩,蹙了下眉,一把甩開鄭允浩的手,「去包紮好!」

鄭允浩看也沒有看受傷的手,一把抱住金在中,「九爺,我會照顧你的。」

金在中不由的笑了出來,「就你?」

鄭允浩笑了笑,「照顧分很多種,雖然道上的事我幫不了你,但是其他的我可以。」

金在中淡淡的問道,「即使為我,你也還是不願意?」

鄭允浩吻了下金在中,「我會打理好酒吧的事的。」

金在中皺起了眉,鄭允浩在跟他打太極,很明顯的想避開這個話題,這樣的一個人才他不能就來暖床吧?這樣的暴殄天物,浪費資源的事他金在中不會做,他就不信邪了就憑他金在中還收服不了鄭允浩了。收服鄭允浩是個漫長的過程,他耗得起。

 

「肚子餓了,會做飯嗎?」

鄭允浩點了點頭,「先去洗漱吧。」話落便就抱起了金在中去洗漱。

「放我下來,這像什麼話。」

「我想你是走不了路的。」鄭允浩很認真的道。

金在中的臉上一陣白一陣紅,狠狠的瞪著鄭允浩,「下次你再這麼放肆,我繞不了你。」

鄭允浩微微的勾唇笑了,將金在中輕輕的放下,雙腳剛挨著地的一瞬間,金在中頓時覺得腳下一軟,又是一陣咬牙切齒,忍不住低聲咒駡了一句,「該死。」

鄭允浩倒還識趣,安靜的一旁伺候著金在中洗漱。

一夜的激情,衝破的似乎並不是表像看見的那麼簡單,或許有什麼已經在悄然的發生著……亦或許已經醞釀發酵出了什麼……誰也不知道下一秒迎接他們的將會是怎樣的驚心動魄又或者是刻骨銘心。

得到和失去總是平衡在天枰的兩端,不偏不倚。

 

 

 

沈昌珉面無表情款步走進大堂,看著坐在沙發上悠閒喝茶的金在中,沒好氣的翻了個白眼。

「你昨晚和鄭允浩在一起?」

金在中挑起眼角看向沈昌珉,應了一聲,「不要一臉的怨婦像。」

沈昌珉的臉一紅,被金在中說中,心裡一陣不爽,但是也明白現在不是說這些的時候,而且金在中的事他一向都管不了,他能做的只能是在一旁看著,有危險他就頂上去,如果他覺得很開心,那麼就一直在一旁看著,看著他開心。

「川崎藤野邀請你去日本,說是度假。」

金在中玩味的挑起眉。川崎藤野,日本一大黑幫的幫主,此人狡猾多端,鬼心思異常的多,和他做生意,金在中總是要花好幾倍的心思。突然的邀請他去日本度假恐怕是沒有那麼簡單。

「讓他來,說我在韓國等他。」

沈昌珉了然的點了點頭,「嗯,就怕他對來韓有些抵觸。」

「嗯。畢竟是要離開他自己的勢力範圍,他肯定有很多的顧慮。」金在中勾唇一笑,眼裡閃過的是勢在必得的霸氣。

沈昌珉懶懶的靠著沙發,點了點頭,不經意間瞥見了金在中耳後的一個吻痕,眼神閃了閃,「對於鄭允浩你到底了解多少?還是提防點比較好。」

金在中呷了口茶,神色淡淡的道:「你自己和他走那麼近,現在反倒來提醒我了……我不用你操心。」

沈昌珉頓了頓半天沒有說話,一臉神色不自然,看向金在中的眼神有幾分旁人看不懂的思緒,半晌又才道:「對了,那個朴有天我查到他是在一家正規的貿易公司上班,在美國的記錄也很清白。」

金在中點了點頭,「朴有天你多注意吧,和鄭允浩是朋友的又怎麼會是簡單的人,再往深入的查一查。」

「嗯,那……那個邵川你打算怎麼處理?」

金在中的眼裡瞬間閃過一絲的陰狠嗜血之意,微微勾起的唇邊是讓人膽顫的冷意,「既然他覺得活的太自在了,那麼就給他點樂趣。」

和他金在中作對的,那麼只有一個下場,被他金在中活活玩死。

 

 

 

 

 

 

 

 

第二十二章

 

海風柔柔的吹著,陽光燦爛,印照這個碧藍的海水讓人心情無比的舒暢。

鄭允浩躺在花園的躺椅上,一雙修長的腿交疊著,腿上放著一個筆記型電腦,圓潤的指尖不斷的在鍵盤上敲擊著,正在和陳嘉瑩還有朴有天對下一步事宜進行著交代,時而還抬起頭欣賞著海景,呷個茶,一派愜意悠閒,全然沒有因為繁雜的事務而煩心。

韓國這邊的事在他來之前一直都是由陳嘉瑩在打理,鄭老爺子當年親自選出來的人才,倒也沒有辜負鄭老爺子的期望,將韓國這邊的事打理的井井有條,沒有一絲的疏漏,反倒也讓鄭老爺子擔心她會就此坐大,來個天高皇帝遠,自己趁機奪下他在這邊的勢力,剛好借此鄭允浩這次的回韓,將權力收回來。

人人心裡都明白鄭老爺子的打算,都各自做著自己該做的,做好自己的事少說一句少想一分,才是保命的法寶。

 

一陣門鈴聲夾雜著海浪的聲音傳進了鄭允浩的耳,轉頭向門口看去,透過小柵欄看見停著兩輛車,按門鈴的那個人他認識,金在中的司機。

鄭允浩放下身上的筆記本,站起身緩步走過去開了門,「九爺有什麼事嗎?」

那個司機面無表情的道:「這輛車是九爺送你的,這是車鑰匙。」將鑰匙遞到鄭允浩的面前。

鄭允浩看了眼那輛新車,最新款的雷克薩斯(LEXUS),不是那種頂好的車,卻也是送情人不錯的禮物了,情人嘛,就是一個一個禮物哄著的,不能一次的給太好,不然必定會將人寵上天,日後肯定會恃寵而驕,養人也不是那麼一件簡單的事。

鄭允浩呵笑了一聲,帶著幾分寵溺幾分無奈幾分開心,「謝謝九爺好意了,車我不會收的。你走吧。」話落轉身就走。

那人一聽倒也不慌,「請不要讓我們為難,你也知道你不收受責難的也是我們,你也斷然不必為了這事去惹九爺不快,九爺送出去的禮物,就沒有收回的道理,我想你應該明白。」言下之意就是告訴鄭允浩要識趣,沒人可以拒絕金在中的任何意思。

鄭允浩頓住腳步轉過身看向那人,「把鑰匙給我吧。」

那人幾步上前將鑰匙遞給鄭允浩,便立馬駕車離開。一系列動作跟機器人執行主人命令無異。

鄭允浩雙手抱胸,看著那輛車有種哭笑不得的感覺,金在中你倒真把我當小白臉情人給養了?

 

 

 

金在中早就料到鄭允浩肯定會來找他,但是沒有想到竟然這麼快,回來覆命的人才走,他就出現了。

金在中挑眉看著一臉無奈的鄭允浩,「怎麼不喜歡?覺得不夠好?」

鄭允浩一派隨意的坐在金在中的對面,也不管金在中是不是有示意讓他坐。

「謝謝你的好意,這個禮物我不會收的,在上床後的第二天就送我禮物,我可不是要你養的小情人,和你發生的一切也不是為了謀取你什麼財物。」

金在中難得的沒有任何心計的笑了笑,「我可沒有把你當情人,你這樣掌控不了的情人,我可養不起,只是看你每天上班不方便,給你代步的工具而已。你想那麼多做什麼?」

鄭允浩端起金在中剛好倒在茶杯裡的茶,呷了一口,「普洱,不錯!」隨即將杯子放在桌上,「既然這樣,那我就收下了。謝謝!」既然金在中都已經那樣說了,再拒絕到真像了那矯情的小情人。

金在中見鄭允浩那樣的大膽隨意,沒有一點的敬畏,也不知道該氣還是該笑,只是挑起眼角瞥了一眼他,便將茶壺放下,似笑非笑的看著他。

鄭允浩倒也聰明,拿起茶壺給金在中倒了一杯,「多喝茶是對的,不要沒事把酒當水喝。喜歡喝什麼茶?下次過來給你帶上。」

金在中不動聲色的看了著鄭允浩,突然他發現他很享受這麼和鄭允浩相處,鄭允浩不卑不亢,讓他覺得站在自己面前的才是個人。已深入骨子的敏銳洞察力讓他可以感覺出鄭允浩是真誠在和他交流,並不是一味的應付討好。

金在中接過鄭允浩遞過來的茶,飲盡,將茶杯放在桌上,不輕不重的道:「沒什麼特別喜歡的。」

鄭允浩淡淡的笑著,「好,我知道了。那不打擾九爺休息了。」

金在中看向他,一雙斂著星光的眼眸,沒有一絲的狠厲,竟感覺有幾分的溫柔,「吃了飯再走吧。」

「謝謝九爺的好意,下次再陪九爺用餐。」

意外的鄭允浩竟然拒絕了他,方才還帶著溫柔的眼眸,瞬間就湧上了幾絲寒意,冷冷的看著他。

鄭允浩傾身吻了一下金在中,金在中的眉頭動了動,壓住瞬間湧上心頭的一絲不悅,他不喜歡有人這樣大膽的舉動,即使鄭允浩不是第一次做,既使他們已經發生過更深的關係。

「下次一定陪你。」鄭允浩說話的口氣帶著幾分小心翼翼的哄意。

金在中沒有言語,只是冷冷的看著他,面容上已帶了些怒氣,他鄭允浩不爽他把他當小情人,那他剛才那口氣是什麼?膽子也未免太大了。

「鄭允浩你不要得寸進尺。」

鄭允浩無奈的聳了下肩,「我這麼又收你車又吃你的飯,他們真的會以為我是你養的小白臉。」

「怎麼?讓他們知道你是我金在中的人很為難你?」

「能被你九爺養著那是福氣,但是我有點吃不消啊。他們會覺得我是爬上你九爺的床才得到這一切的。」

金在中聽著鄭允浩振振有詞,倔強的堅持著他秉持的原則,守護著他自己那堅決不容人輕視的自尊。

「好。」金在中面無表情的應了一聲。

剝了他的自尊,恐怕比淩遲他還要生不如死吧?

 

 

 

車緩緩的在路上行駛著,鄭允浩透過倒車鏡看著一直緩緩跟著他後面的那輛車,眼裡帶上了幾分輕蔑,唇角是不以為意的笑。在車經過一個隱蔽的彎道的處,鄭允浩將車停了下來,靠著車門抽出一支菸給自己點上,等著後面車的人現身。

一直跟著鄭允浩的那輛車見鄭允浩停了下來,便也就慢慢的停了下來,一群人手拿著砍刀的從車上一個接著一個的出來。

鄭允浩嘴裡叼著菸,眯著眼,斜眼看向那群人,雙手插兜,一副拽到上天,完全藐視對方的樣子,覺得對方拿的不是刀是棉花糖。

「識相的話就乖乖的和我們回去,我們老大會好好招待你的。」

鄭允浩將嘴裡的菸吐掉,斜眼看著那群人,「風太大沒有聽見!」

為首那人倒也不惱,冷笑了一聲,「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乖乖的,不然就讓你嚐嚐刀子的滋味。」

鄭允浩纖長的手指摩挲著下巴,似笑非笑的看著他們,只是眼色又沉了幾分。

對方手裡蠢蠢欲動的刀子他不是沒有看見,不動聲色的看著對方。

那人冷冷的笑著,一揮手,一群人上前包圍住鄭允浩,一個個虎視眈眈兇神惡煞的看著他。

鄭允浩不動聲色的環視了一周,微微的勾唇一笑。

早在上次他和金在中爭執過後變就將派去跟蹤他的人給撤了,而他爸爸派來的人也因為他接管了韓國這麼的事宜也撤了,於是這次真正的就只有他一個人孤軍奮戰。

眼眸一眯,抬腳將旁邊的人踹倒,一個順勢鉗住一人手腕,“哢嚓”生生將對方手給折斷,一手肘頂向對方的下巴,那人牙齒和血齊齊噴了出來。俐落的將人甩開,一個閃身躲過對面砍過來的刀,於此同時旁邊一把刀砍了過來,一個反手鉗住刀,狠厲的割斷對方動脈,頓時那人血如泉湧。

鄭允浩染血的唇角帶著一絲微微的笑意……

這一系列的動作都只是在那麼一瞬間,剩下的人都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有了幾分畏懼。

最後一群人一擁而上。

狠絕毫不留情的出招,淩厲迅速的攻勢,讓鄭允浩如同一個地獄的修羅。

奪下的刀狠厲的砍下,抵住那人的脖頸退了數米,將人抵在車上,俐落的一揮刀,俐落的割斷了對方的動脈,背後的人趁機襲向他的腿彎,一聲撕裂的聲響,他一個回身,將刀迅速的穿過那人胳肢窩,猛力一劃,卸了對方整個臂膀,一腳將人踩在腳下,狠狠的碾碎了對方的鼻骨。

血灑滿了那個彎道,夜幕下他淩厲的揮刀將餘下數人一一擊倒,踩在腳下。

一個手肘將人擊倒,狠狠的將手裡的刀一甩,刀應勢深深的插進了那人身體,一聲淒厲的嚎叫,響徹夜空。

微微的喘氣看著倒下的數人,拔出那把他握過的刀,抬腳越過所以的屍體,一腳油下去,直奔金在中宅院。

 

 

 

 

 

 

 

 

第二十三章

 

夜晚下,燈火璀璨的宅院,多了一份別樣的美,不過鄭允浩現在沒有時間去欣賞這些。

末泱站在門口迎著鄭允浩,神色複雜的看著他,剛才金在中接了電話後,一陣暴怒,直接捏碎了手裡的杯子,聽了他的吩咐也才明白了幾分,金在中的暴怒,讓她明白這個鄭允浩對金在中越來越不一樣了,他的存在似乎在改變著金在中,不過面對那麼多人的圍攻他竟然可以一個人幾乎是全身而退,他到底是有多強?

「九爺在裡面等你。」

鄭允浩頷首示意了一下跟著她走進了大廳。

金在中在看見身上沾染了血污的鄭允浩的那一刹那,瞳仁不由的放大,心裡竟然湧上了一絲的心疼,微微的一點,卻讓金在中心深深的記下了那個瞬間。

「先把傷口包好。」

鄭允浩看了眼一臉殺意的金在中,微微的笑了笑,「沒事的!」

看見鄭允浩笑的那一刻,金在中的心突的就收緊了,一陣不能言語的感覺襲遍了他的全身,他的眉頭動了動終究是沒有說話。

 

鄭允浩包紮好傷口洗去血污出來時見金在中撐著額角,輕閉著眼眸,剛才那股殺氣也沒有了,但是那種陰冷的氣息依然很濃,這一次你是真的在為我擔心嗎?

末泱倒了一杯茶給他,鄭允浩看著眼前這個女子,明面上是金在中的情婦,實則是金在中一名得力的助手,這個女人媚而不惑,帶著幾分英氣,接過茶對著她輕聲說了句謝謝。

金在中聽見說話聲抬起頭看向他,「沒什麼事吧?」

「沒事,就一個小傷口。本來不想來打擾你的,但是那些屍體只有你能處理了所以……」

金在中皺了下眉,「是誰幹的知道嗎?」

鄭允浩撇了下嘴角,「不知道。」

沈昌珉若有所思道:「難道是knife?沒道理的,經過上次的事他不會還這麼蠢,那到底會是誰?是衝你還是衝在中……」

「不管是衝著誰,那個人都得死!」金在中面如寒玉,眼裡充滿了殺戮。

 

 

 

knife把玩著手裡的打火機,一臉陰險,「你確定?」

邵川坐到一旁的沙發上篤定的笑著,「當然。」

「川崎藤野,日本的幾大巨頭之一,在來韓期間被殺,這個新聞應該還不錯!」

邵川眯了一下眼,「你要刺殺川崎,嫁禍給金在中?」

「有何不可?」knife站起身,拿起一個飛鏢狠狠的射向標靶,「到時川崎的部下,肯定會想盡辦法滅了金在中。看他金在中還怎麼得意,而且不僅可以借川崎的勢力除了金在中,還順道解決了川崎。一石二鳥。」

邵川聽了knife的話,思忖了一下,將整個計謀在腦子裡過濾一遍,如果能成功當然好,要是失敗了,那麼……邵川抬眼陰陰的看向knife,心裡已想好了後路。

「既然要刺殺他,那麼我想得需要一把絕好的狙擊槍。你有門道可以弄到?」

knife射出最後一把飛鏢,轉過身哼笑一聲,「這不用你操心,你做好你該做的事,不要讓金在中發現了你,不然我可保不了你。」

邵川的臉色變了變,終究還是沒有說話。

knife看著邵川心裡一陣冷笑,盤算著等除了金在中,便也就除了他,能背叛金在中,那麼以後也會背叛他,這種人價值用完了,留著也是礙事。

 

 

 

金在中看著坐在那裡紋絲不動,完全沒有要離開意思的沈昌珉,「你是不是該移步了?」

沈昌珉看著他受傷的道:「現在我沒有用了就趕我走,心涼!」

金在中的眉頭跳了跳,鄭允浩有些無辜。

末泱挑眉看向幾人,不由的帶上了一絲笑意,詢問的看向金在中,「九爺,沒有什麼事的話,我就先回房了?」

金在中點了點頭,鄭允浩看了眼轉身上樓的末泱,有些話想問,但還是忍住了,畢竟有些事,不是他能問的,問了金在中也不會答,還討個沒趣。

末泱……金在中的助手又是床伴,他突然覺得這個女人有點傳奇。能爬上金在中的床還能插手到幫派的事務裡,手段高明是肯定的,可是金在中也不是那麼容易被色誘的男人,看來這個女人是有些真本事的!

 

金在中正準備給沈昌珉下第二次逐客令,倒是沈昌珉的手機先響了起來。拿出手機看了眼,沒好氣的接了起來。

「朴大少爺,你家是又沒有熱水還是沒有吃的了?」

朴有天在電話那頭笑,『不要說的這麼酸嘛!今天是好事,我買了好多吃的,一個人吃不了,你要不要幫我個忙?』

沈昌珉一聽,雙眼瞬間放光,看了眼金在中和鄭允浩,猶豫了下,「好。你等我,不準一個人先吃。」

金在中和鄭允浩看著沈昌珉瞬間放光的眼,都有些無奈,那個朴大少爺兩人也都知道指的是朴有天,心裡想的也都一樣,關係進步還蠻快的,不知道有沒有得到什麼有利的消息……

沈昌珉抓起桌上的車鑰匙,對著金在中認真的道:「那我就先走了,有事再叫我。」

沈昌珉雖然會時常和金在中置氣,但是輕重緩急還是分的清,不然金在中也不會任由他放肆,而且沈昌珉對他的情意,他心裡也是明白的。

 

鄭允浩輕輕的靠著沙發,聲音帶著一絲的慵懶,「本來還想約你明天去騎馬的……」

金在中眼睛不由的看向了鄭允浩受傷的腿彎,想他剛來時那一身的血污,可想拼鬥是有多麼的激烈,而剛才鄭允浩來時平靜的面容,波瀾不驚的眼眸,他沒有一絲血戰後的影響。

「這樣的傷你受過多少?你以前到底是做什麼的?」

鄭允浩微微勾起一邊嘴角看著金在中,「過去的事何必還記得它。」

「不準逃避我的問題。」金在中冷冷的道。

「你很介意我的過去?」

「是你的過去讓我不得不在意。」

鄭允浩輕輕攬住金在中的腰,將下巴抵在金在中的肩頭,「不管我的過去是做什麼的,我經歷過什麼,我保證都不會影響到你,我不會對你來陰的。」

金在中邪氣冷冷的一笑,「不會來陰的?怎麼?還想要明著對付我?」

鄭允浩微微的皺了下眉,「你一定要這樣嗎?」

「等會兒韓赫會派人送你回去……」掙脫開鄭允浩環在腰上的手,站起身欲向樓上走去。

「金在中,我不知道你為什麼一定要一直執著於我的身份,一定要弄個明明白白你才能放心我?」

「是。」金在中冷冷的回了一字。

鄭允浩呵笑了一聲,眼眸裡帶著一絲的無奈的慍怒,「我對你是真還是假你就看不出來嗎?」

金在中回過身直直的看著鄭允浩的眼眸,「我掌控不了你,自己握不住的又怎麼安心?」話落便向樓上走去。

鄭允浩,我一次一次的探你身份,一次次確定你存在的目的?為的是什麼,你還不明白?而你一次次的隱瞞,你在害怕什麼?但願你真的如你所說……

鄭允浩看著金在中緩步上樓的背影,心裡除了有些悶氣,還有的就是心疼。因為自己背叛過兄弟,所以對人更加的謹慎了吧?金在中,你的心該是有多累?

 

 

 

 

 

 

 

 

 

 

第二十四章

 

有一種人明明本應該是生命中的過客,可偏偏經過的次數多了,相互的接觸多了,反而萌發了另外一種的情感。

沈昌珉將外套一套隨意的向沙發上一丟,挽起袖子就伸手就向桌上的美食抓去。

“啪!”朴有天毫不客氣的一巴掌拍在他的手上,嫌棄的看著他,「怎麼這麼不講衛生,去洗手,髒死了。」

沈昌珉轉身去洗手,還不忘抱怨著,「吃個東西都婆婆媽媽的,麻煩!」

「我說你好歹也是個醫生吧,該有的基本常識還是有的吧?真懷疑你是個庸醫!」

「下次我幫你做次手術你就知道我是不是庸醫了!」

「啊呸!」朴有天差點跳起捶他,「你個烏鴉嘴,他媽的,這些東西你也別吃了,直接給我滾蛋!」

沈昌珉洗了手回來,安撫的順了順朴有天的頭髮,「開玩笑的嘛!你不知道越是這樣說你身體會越好的!」

「什麼鬼話!」

沈昌珉溫柔的一笑,「相信我!」

朴有天看著沈昌珉的笑,愣了愣,埋頭吃菜,嚅囁著:「沒事笑那麼溫柔幹嘛!」

沈昌珉耳朵異常的靈敏,儘管朴有天說的很小聲,依然還是被他聽了去。心下一陣舒暢,這菜也格外的好吃啊!

 

 

 

鄭允浩回到家後,第一件事便就是聯繫了陳嘉瑩,有些事越來越擺在檯面上來了……

「什麼?竟然有人襲擊你?!我就說派人跟著你,你不同意,這下好了,受傷了吧,嚴重嗎?」陳嘉瑩一聽他受傷了,連珠炮似的不停的說。

鄭允浩有些無奈的笑了笑,心裡卻還是感覺到一陣的窩心,「沒事,我想這幾天knife就會聯繫你,套套他的話看看他要耍什麼把戲。」

「聽你這個意思是……襲擊你的人是knife?」

「不是他,但是和他脫不了干係。」鄭允浩篤定。

「好的,我知道了。對了,我查到有個金在中身邊的人和knife有過接觸,我想那個人應該就是內鬼了。」

鄭允浩皺了下眉,「誰?」

「叫邵川,你認識嗎?」

「不認識,我想金在中應該知道他就是內鬼了,放著他估計是要釣大魚,暫且不管那個人,只需要注意knife就好了,既然他要奪金在中的,那麼我就順手從他那裡拿點東西好了,豈能讓他佔盡了便宜?」鄭允浩的語氣裡從滿了勢在必得。

「你少來了,做這些還不是為了金在中。」

鄭允浩的眉頭動了動,「至少相對他我更願意和金在中做生意。」隨後又想起什麼似的說道:「對了,再查一查金在中身邊的那個女人,末泱。」

陳嘉瑩在電話那頭一臉了然,「好吧!等我消息。」

 

掛了電話,鄭允浩到冰箱拿了一罐啤酒,一口一口的喝著,赤腳走在地板上,一派隨意,腦子卻已將各種事過濾了一遍。他們在韓國這邊一直做的都是半黑不白的生意,做些走私,但也都不是那種絕對的非法產品,做的生意路子很廣,因此人脈很廣,故此在道上也還有幾分地位,而且沒有人知道他們的真正老闆其實就是美國那邊最大的軍火商,也就是鄭允浩的父親。現在鄭允浩接手了這邊的事務,按老爺子的想法就是想做大這邊,畢竟韓國也算是他們的主場,怎麼能一直屈居在幾個幫派之下,剛好,借此機會吞了knife,不僅是解決了一個麻煩還擴大了自己的勢力。

鄭允浩有些無力的呼了口氣,一心想要逃開,卻是越陷越深了……有些負氣的將啤酒罐狠狠的摔進垃圾桶。放在桌上的電話又響了起來,頓時覺得很煩躁,這是他很久都沒有過的情緒了。但是看來電是金俊秀,深吸了口氣接起了電話。

「喂?」

「你今天怎麼沒有到酒吧?辭職了嗎?」說到辭職的時候金俊秀的聲音有絲的舒了口氣的感覺。

「沒有,今天有事請假了。」聽電話那頭很吵,鄭允浩瞬間反應過來,「你去酒吧找我有什麼事嗎?」

金俊秀失笑,原來是自己想多了,「就悶的慌,想找你喝酒。」

「改天吧。」

「嗯,好。那你休息吧。」

鄭允浩應了聲說了句再見便就掛斷了電話。

金俊秀聽著掛斷的忙音,總有種鄭允浩心情不太好的感覺,想要多說幾句,問問他出了什麼事,但是明顯鄭允浩沒有想要聊的欲望,便也就識趣的沒有繼續問下去。從來不翹班從來都是一派隨性的他,剛才聲音透出了一絲的疲憊。金俊秀感覺有些煩悶端起桌上的酒一口喝盡將錢甩在吧臺上,便就走出了酒吧。

涼涼的夜風吹在身上,讓人覺得通體的舒暢,但是金俊秀的心情卻有些沉悶,他很想喝酒,但是又不想待在那個沒有鄭允浩的酒吧,也不想一個人喝悶酒,那只會讓心情更加的糟糕。他的心裡一直隱隱的想要知道今晚的鄭允浩到底是怎麼了,一個人走了兩條街後給朴有天打了電話,將他約了出來。

 

 

 

鄭允浩躺在床上翻來翻去都睡不著,倒不是傷口疼的睡不著,而是金在中最後上樓的那個背影,一閉眼就出現在他的腦海。清晰到鄭允浩覺得就是在眼前,那個背影透出的惱怒,悲傷,無力都讓他不能平靜的入睡。開了壁燈,看了下時間淩晨2點了。

從床上起來抽出一根菸點了燃,走到陽臺上看著遠方的燈塔,聽著海浪聲聲,感受著涼涼的海風。夾在指間的菸,緩緩的冒著白煙,猩紅的菸頭,在黑暗裡微微的透著一點火星。

猛的吸了口菸,拿過電話撥了金在中的手機。耳朵裡一直傳來的都是接通前的嘟嘟聲,很久,就在他準備掛掉時,電話接通了。

金在中冷冷的問:『什麼事?』

聽金在中的聲音還很清醒,沒有被吵醒的那種迷糊感。

「你還沒有睡?」

金在中在電話那頭皺了下眉,『如果你是要說廢話,那麼我沒有時間陪你。』

「你還在生氣?」

電話那頭沉默了。

「在中……」鄭允浩輕輕的喊了一聲,有些無力。

金在中在電話那頭蹙起了眉頭,但是卻也沒有發火,依舊冷冷的說:『鄭允浩,你應該懂得分寸。』

鄭允浩頓了頓,被菸蒂燙著手指了才反應過來,將菸熄滅,又才道:「對不起,因為睡不著所以才打了這個電話。打擾到你了,時間不早了你休息吧。」

金在中有些惱怒了,冷冷的帶著怒氣道:『鄭允浩,我放縱你,也不是讓你可以任由著性子來。』

「就是想和你說話才打了這個電話。」

金在中在電話那頭又沉默了,無疑鄭允浩這句話有戳進他的心裡,這樣帶著點點的任性,點點的無力的語氣很多年他都沒有聽見了,而且對方還是鄭允浩,那個從來都一副傲慢有點邪氣的男人。他的心頓時有種陷入到柔軟裡的感覺,才因為鄭允浩無禮的話語湧上的怒氣,瞬間又消散了下去。

『不要像個小孩子一樣。』

鄭允浩輕輕的笑了一聲,「你不是一直都把我當小孩子嗎?」

『鄭允浩……』這個人總是有惹怒他的本事。

「又生氣了……」鄭允浩似有些無奈的說。

金在中冷哼了一聲。

「為什麼就這麼喜歡和我生氣?」

在電話那頭金在中的眉頭跳了跳,鄭允浩的這句問話像足了情人間的問話,竟然讓他有種無措感,心裡不由的又生了怒氣,這樣的反應讓他覺得很糟糕。

『你該本分點。』

鄭允浩嘆了口氣,「好吧,那麼你休息吧,晚安。」

金在中毫不留戀的掛了電話,鄭允浩看著電話,有些寵溺的撇了下嘴角……

 

 

===================================

 

開頭的那張圖片是我自己找的

找了很久終於找到一張和文比較相襯的圖

我最大的夢想就是有一天可以住在面海的房子

看來允浩si 和我的品位很相似啊~(蹭) (允:滾開!!(推)) 

 

 

 

    文章標籤

    允在 豆花 YJ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