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絲綢般的夜空上嵌著一盤圓月,夜風呼呼的吹過,留下絲絲的涼意。

金俊秀一個人慢慢的走在街上,看似漫無目的的走著,可是他心裡明白,他想要去的就是那個人在的地方……有多久沒有見著那個人了?好像也不太記得了,隔三差五的就會和朴有天見面,想起那個人的時間是越來越少,但是偶爾想起的時候又會那麼的想要見面。

酒吧還是依舊熱鬧非凡,只是那個人卻不在那個位子。心裡難免的有些小失望,但是卻似乎多了一份釋然,這麼久沒有來,鼓起勇氣來了,人卻又不在,該說是沒有緣分嗎?金俊秀自嘲的笑了笑。只是坐了一會兒就離開了酒吧,和那個人終究是沒有緣分的,又何必這樣執著下去,做個普通朋友,偶爾見次面,喝杯酒聊上幾句,恐怕會更痛快些吧?金俊秀在心裡這樣安慰著自己,給自己說著,該放下了。這麼久要是鄭允浩會喜歡他,恐怕也不會熬到現在了。

 

鄭允浩從電梯裡出來的時候剛好就看見金俊秀離開的背影,頓了一下還是沒有上前叫住他,只是看著他慢慢的走出酒吧。

金俊秀剛離開一會兒,就見沈昌珉急匆匆的趕了來,見鄭允浩一派悠閒的調著酒,皺了皺眉,沒有和他打招呼向電梯走去。剛才接到消息稱獵都殺手出現在酒吧,還沒聽完便就掛掉電話一路狂飆連闖了幾個紅燈,火速的向酒吧趕去。誰都知道獵都的殺手是出了名的強,只要是他們接手的活兒基本就沒有失手的,一時間一顆心提到了嗓子眼。

到了酒吧見鄭允浩那麼悠閒便就放心了不少,至少可以肯定金在中沒有危險。

 

看著突然出現的沈昌珉,金在中愣了下,見對方的臉色不太好,問道,「你怎麼了?」

「你沒有事吧?」

金在中先是莫名了一下,隨即反應過來,微微的笑了笑,「沒事,不是來殺我的。只是個誤會。」

沈昌珉嗯了一聲,給自己倒了杯酒,一口氣喝了下去。

「慢點喝。」金在中微微的蹙了下眉。

沈昌珉將手裡的酒杯放下,看向金在中,「沒事就不要來這裡,這裡亂。」

金在中有些好笑的看著沈昌珉,「這是我自己的酒吧,我連這裡都不敢來了,這不是要人笑掉大牙。」

「這也只是一間小小的酒吧,安保系統差了很多,在這裡很容易出現漏洞。」

「你多慮了。」

沈昌珉有些惱火的看著他,「我多慮了?這裡魚龍混雜,到底是怎樣你心裡很清楚。」

「那就加強安保。」

「這裡是個營業的酒吧,人太亂,不是加強安保就能解決事情的。」

金在中蹙了下眉,「沈昌珉,你故意和我找茬是嗎?」

沈昌珉有些氣悶的住了口,又給自己倒了杯酒。

「以前也沒見你對這個酒吧這麼上心……這裡需要你來坐鎮嗎?」

金在中不停的撫弄著食指上的戒指,黑亮的眼眸帶著絲絲的擔憂,頓了頓才回道:「你也知道這裡亂,我不放心他。上次是他命大,對方用的是刀,如果是槍,那他要怎麼辦?」

沈昌珉的眉深深的皺了起來,果然還是為了他。金在中那擔憂的眼神他何時見過?他金在中在自己有危險的時候都沒有這麼的在意過,這一刻沈昌珉的心有種說不出的苦澀。

「他值得你這麼上心嗎?」

「至少我不想他因為我死。」

沈昌珉的嘴角動了動,像是想笑,可是更多是苦到已經笑不出來,金在中能說出這句話,就知道鄭允浩在他心裡位子有多重,這麼多年誰讓他這樣的去在乎過?一時間心裡有說不出的苦悶,心裡已經苦到無力,但是卻還是微微的笑了笑,想要說點什麼但是已經說不出來,金在中那麼一句話深深的堵住了他的心裡,壓的他險些喘不過氣來。

金在中看著沈昌珉那個有些蒼白的笑,不由的蹙了眉。

沈昌珉的喉結抖動了幾下,終究是沒有說出話來,猛的抓起車鑰匙有些狼狽的走出了房間。

 

車在路上飛快的疾馳著,風將他的頭髮吹的淩亂,卻將他的心吹的平靜了,但是眼卻越來越濕熱,他努力的睜著眼,不敢去眨眼,他怕眼裡的東西會落下。可是睜的越久眼裡的淚卻越多,實在是無力了,有些疲累的閉下了眼眸,一滴滴晶瑩滴落。

風吹乾了淚,也讓他心裡的那份情埋的更深……

 

 

 

knife惱怒的一腳將邵川踹倒,怒不可遏的看著他,「你他媽的到底有多少事是瞞著我的?我到現在才知道,你竟然敢背著我去派人暗殺鄭允浩,你他媽的是不是蠢啊?要是暴露了,金在中弄死你,我不管,要是連累到我,我要你全家陪葬!」

邵川皺眉撫弄著被踹的胸口,「我是想解決了鄭允浩給金在中一個警告,誰知道鄭允浩那麼厲害,讓他逃掉了。」

「蠢貨!你現在該慶幸金在中還沒有查出來是誰幹的。你就老老實實聽我的安排,再敢輕舉妄動我他媽先滅了你!」

邵川點了點頭沒有再說話。

「後天川崎就要來了,好戲就開始上演了。」knife蹲下身,拍了拍邵川的臉,「到時候不會少了你的好處,只要你肯聽話。」

邵川假裝感激的笑著道:「我一定會好好效勞您的。」連忙將得到的消息告訴了knife。

knife皺起了眉,「獵都的少主去了金在中的酒吧?知道是因為什麼嗎?」

「這個不清楚。」

knife一把甩開邵川,思忖著金在中和獵都到底有何交情,要是金在中和獵都聯手了,那麼更沒有他的後路可走了,除掉金在中是迫在眉睫的事。

 

 

 

 

天很陰沉,烏雲滾滾,昏暗無比,本才是下午的光景,就已感覺像是到了夜晚,一陣陣的狂風施虐,眼看一場暴雨就要來了。

川崎藤野坐上金在中派來的車,沒有一絲的疑心,表現出了對金在中的百分百信任。

「川崎先生,很感謝你的到來,九爺為你準備了行館,現在正在行館等著您。」末泱笑著道。

川崎藤野點了點頭,表示很感謝金在中的安排。

車在路上疾馳著,隨行的還有幾輛專門用來護送他的車,幾輛車將整個車道佔據,無比彰顯著金在中獨有的霸氣。

 

露臺上,knife一手執著酒杯一手觀察著對面行館的一舉一動,「金在中,今天我就要你完蛋!」說著臉上不由的帶上了猙獰的笑,仿佛一切都已在掌握中。

一旁的狙擊手一直保持著架槍的動作,「不需要殺了金在中嗎?」

「看看情況吧!」

狙擊手沒有再說話只是一心一意等待著自己的目標出現。

 

金在中坐在行館的花園,喝著上次鄭允浩買給他的茶,似笑非笑,神秘莫測的看著不遠處的一個地方,一旁的手下不知道他在看什麼,但是他眼裡那抹嗜血之意讓人都不由的心裡發寒。

 

 

 

 

 

 

 

 

第三十章

 

一陣刹車聲傳進金在中耳裡,他挑了挑眉,沉聲對著韓赫問道:「都準備好了嗎?」

韓赫微微躬身回道:「九爺放心,都安排好了,保證不會讓您失望。」

金在中挑起眼角看向那個隱隱透著一股興奮的韓赫,微微的笑了笑,便也不再說話。

 

川崎藤野從車裡走了下來,末泱陪在一旁,笑的溫柔似水,看似討好的和川崎說著什麼。

knife呵笑了一聲,「這金在中倒還捨得!把自己的女人給別的男人玩。」他能看見的只是末泱臉上的笑意,卻看不見末泱挽著川崎的手裡握著她那把精緻之極的槍,末泱說的也不是什麼曖昧之話,只是在警告對方聽從安排。

「老闆,什麼時候動手?」

「馬上!我要川崎死在金在中的面前。」

狙擊手瞥了眼knife隨即調整好狀態,等待著那一刻的出現。

金在中站起身看向川崎,伸手和對方握了握手,說著什麼,似乎還照顧到了川崎的兄弟,川崎那邊的人都齊齊的向金在中行禮。

也就在這一分一秒之間,子彈撕裂衣襟衝破肉體鮮血噴薄而出。

還握手相連的倆人,川崎的突然倒下,帶的金在中身子也跟著晃了晃,一時間,原本一派和氣的行館,佈滿了殺氣,密佈起黑漆漆的槍支。川崎的兄弟全都齊齊舉槍指向金在中。

knife放下酒杯,吹了口口哨,「保重了,金在中。」笑的一臉張狂。

 

然而在他一口氣還沒有笑完時,那個狙擊手已經一槍解決他的隨從立馬又將槍對準他,knife瞬間收起笑,滿臉震怒又有些膽顫的質問:「造反了?」

「他可是個很聽話的手下。」隨著話語,出現的是沈昌珉。

knife看著突然出現的沈昌珉,驚的大張著嘴,嘴唇不停的抖動,半天說不出話來。可知道,他在這個地方佈滿了手下,而且這個地方是極其的隱秘,根本就不可能有人發現。這個人竟然可以一派隨意的出現在他的面前,那麼可想他佈下的手下都已陣亡,最可怕的是他根本就沒有察覺到外面有一絲的響動,可想對方的速度有多快出手有多俐落。

「怎麼樣?玩的還開心嗎?」

knife咽了咽口水,抽動著嘴角,假裝鎮定的道:「川崎死了,你們也沒有好果子吃。」

沈昌珉有些不可思議的看著他,「怎麼會有這麼蠢的人啊!」受不了的翻白眼,對著幾個隨從道:「帶下去!」隨即像是厭惡至極似的,轉身向露臺下走去。

 

金在中有些百無聊賴的喝著茶,也不管倒在地上的川崎藤野的屍體,而川崎的兄弟也像是突然都歸順了金在中一樣,都收起槍,沉默聽話的站在一旁。

knife看著這個場景,冷汗涔涔的下著,他知道自己被金在中玩了。一切都是金在中佈的局,從一開始金在中就知道邵川背叛了他,反過來利用邵川的背叛來除掉自己,knife不甘的笑了兩聲,韓赫一腳踢向knife的腿彎,knife就直直的跪在了地上。

金在中一臉陰邪的看著knife,「怎麼樣?為了給你準備這個驚喜還廢了不少的神啊!」

knife像是沒有聽見金在中的話一樣,不死心的爬向那個屍體,開始因為一直背對著他,他根本就沒有看清楚過那張臉,即使是今天被金在中玩了,只要真的殺了川崎,那也是值的,可是他又忘了這一切都是金在中安排的,又怎會讓他殺了川崎,當看清楚那個屍體的臉時,一瞬間真真正正的感覺天已經塌了,那張臉竟然是邵川,死掉的竟然是邵川。

看著knife面如死灰的臉,金在中慢慢的站起身,走到knife的面前,微微的俯下身陰冷的看著他,不疾不徐的道:「你以為就憑你也可以扳倒我?真是太天真了!」

knife想要說話可已嚇的什麼也說不出來,只有驚恐的看著金在中的一舉一動,他知道自己是沒有活命的機會了,那種死亡的恐懼讓他不由自主的全身發抖。

「本來不想這麼早除了你的,給你幾天好活,你就知趣的活著,這點道理都不懂?!」金在中微微的勾唇一笑,站直身子,冷厲無比的道:「活著也是浪費,不如餵了狗!」

一句話剛落,knife就一反剛才的畏懼,不知道從什麼地方抽出了匕首猛力的刺向金在中,顯然是想做最後的一搏,一旁的幾人被驚的愣了。刀離金在中只有一手掌的距離時,突然又無力的垂落了下去,在這千鈞一髮的時刻一顆子彈穿過他的腦門,一槍斃命。

幾乎是同時,金在中一腳將knife踹了出去,屍體重重的跌在了地上。所有的人都愣住了,那顆子彈是從什麼地方來?是從誰射出的?誰也不知道。

 

金在中最先回過神來,走上前仔細的看著那個傷口看了良久,眼波流轉間沒有人知道他想到了什麼或者是他知道了什麼,隨即站起身面無表情的向行館外走去。對著韓赫吩咐道:「把這裡都處理好,多留點心眼。」又對沈昌珉說道:「沒有什麼事了,你先回去。」

沈昌珉皺起眉,即使知道他沒有受傷還是忍不住問道:「你沒有事吧?」好像聽到金在中親口承認他才能放下心來。

金在中停住腳步,看著沈昌珉拍了拍的肩,「我沒事,你先回去,有什麼事我會通知你。」

「為什麼要讓我回去?我想跟著你。」

「我不想你有危險。」

「為什麼不去搜查附近?那個狙擊手肯定就在附近?你知道了什麼?」

「我什麼也不知道,聽話,先回去。」

沈昌珉緊咬著牙死死的瞪著金在中,就在剛才那把刀刺向金在中的瞬間,他的心都揪了起來,一時間連怎麼呼吸都忘了,腦子只回蕩著一句話,即使死也不能讓他受傷。

末泱向沈昌珉使了使眼色,把他往開裡推了推,「有情況我會馬上通知你。」

沈昌珉看了眼末泱又看向金在中,冷冷的哼了一聲,僵直著背脊向另外一輛車走去。末泱連忙吩咐了幾個人跟上前保護他。

金在中看沈昌珉的車了駛了出去,才沉聲吩咐開車向安置川崎藤野的地方駛去。

 

 

 

露臺的風很大,鄭允浩的髮被吹的淩亂不堪,不過更讓他多了一份不羈。朴有天在一旁安靜的待著,直至鄭允浩裝好那把槍。

「很久沒有看你用槍了,還是那麼精準。」抽出一支菸遞給鄭允浩,自己也抽出一支點上。他的腳邊放著一把高倍望遠鏡。

鄭允浩接過菸看著神色有些異常的朴有天,自己見金在中差點被殺都沒有他那副失魂的樣子。

「剛才那把刀對著金在中時,你心裡想的什麼?」

「不能有失誤!」見朴有天如見鬼一樣看著他,笑了笑接著道:「當然說的是我自己,雖然早就預料到knife會搞小動作,但是還是很怕,我怕我動作沒有他快,我怕金在中會受傷。」

鄭允浩唇邊雖然帶著笑意,但是眼眸裡卻是真真切切的擔心與焦慮。

朴有天吐出一口煙,笑了笑,「沒有誰能快過你的槍!」

鄭允浩不再說話,緩緩的吐出了一口菸。

而朴有天心裡也不太好過,透過那把望遠鏡,沈昌珉的一舉一動他也看的清清楚楚,沈昌珉你到底是有多在乎他,在knife刀快要刺進金在中身體時,他看見沈昌珉的身子已經動了起來,大有一種準備用自己抵住那把刀的架勢,沈昌珉你知道刀刺進身體的後果嗎?你個白癡!

露臺的風將兩人的衣角吹的飛了起來,吐出的煙隨著風消散在濕熱的空氣中……

一場大雨即將開始。

 

 

 

 

 

 

 

 

 

 

第三十一章

 

磅礴的大雨砸的車窗砰砰作響,大雨布起雨幕,車在路上緩慢的行駛了很久才到達安排川崎藤野的地方——金在中手下的一個家賭場,因為川崎嗜堵,金在中便就索性將他安排在了那裡,吃住都是最高級最頂尖的服務,對於這個安排川崎很滿意,高興的入住賭場,並同意和金在中演了那一場戲。

車直接駛進了地下停車場,從停車場金在中直接上樓到了川崎所在的樓層。為了款待他,金在中特意將那一層樓層清空,並派人嚴密守護,給足了川崎的面子。

見金在中從電梯裡出來,所有人都躬身行禮。到了川崎的房外,韓赫前一步敲了敲房門,很快門開了房裡的人將金在中迎了進去。

川崎見金在中來了熱情的打了招呼,很禮貌又不越矩的問了關於knife的事解決的怎麼樣。金在中倒也沒有隱瞞,很誠意的感謝了他的幫忙。

倆人明面上都是笑臉盈盈,一派和煦,心底卻是不斷的盤旋著怎麼才能讓自己得到更多。

 

「很感謝川崎先生的配合協助。」金在中用了配合並不是幫助,沒有低誰一等,也沒有提高了自己,一句話也算是說的穩穩當當。

川崎藤野笑著用一口不太流利的韓語道:「哪裡!哪裡!我也不能拿白食不是?!」

金在中笑了笑,「那希望你能在這裡玩的愉快!」

「有你九爺這樣的款待,我想肯定會的。」

金在中舉杯和他碰了下,倆人仰頭喝下杯裡的酒,心底都在旋著各種心思。到手的東西豈有他人來分一羹的道理?金在中肯定是不會那麼甘心就將到手的knife產業分一部分給川崎,但是川崎是吃定了那一部分。

 

 

 

從賭場回到宅院的時候,見鄭允浩的車停到外面,也沒有多想,正準備直接將車開進去,鄭允浩就從車上下來了,雨還是很大,傘完全遮不住雨,鄭允浩的褲腳瞬間就濕了。

金在中皺了皺眉,有些不解的搖下車窗看向他。

「站著幹什麼?為什麼不進去?」

雨幕下,鄭允浩笑的溫柔,「沒事,就是一天沒有見你了,所以來看看你,我一會兒還得回酒吧。」

金在中在搖上車窗的時候說了兩個字,「進來」,車便駛進了宅院。

鄭允浩低頭笑了笑,就那麼打著傘向宅院裡走了去。

雨水落在地上濺起無數的水花,路燈投在流水上的光影被打的破碎……

 

鄭允浩剛踏進門,就被金在中命令去洗澡,鄭允浩低頭看了看自己濕了的下半身,笑著點了點頭。

見鄭允浩進了浴室,金在中和末泱直接進了書房,有些事是一刻也耽誤不得。

「knife手下的幾個堂口,必須儘快的收了,不能讓他手下的人趁機坐大,更不能讓外人討了便宜。至於川崎……量他也不敢獅子大開口,先不要管他。讓他玩個夠,有什麼需求都滿足。」

末泱點了點頭,「明白,對了……剛才崔尤美打電話向您問好。」

金在中嗯了一聲,「等會兒回個電話,就說改天約她去騎馬。」

末泱眉眼動了動,「九爺喜歡她?」

金在中挑眉有些好笑的看著末泱,「那種小女孩就是個洋娃娃,我可沒有那個興趣。」

末泱有些明白又有些不明白的看向金在中,拉攏了這個女孩就等於拉攏了崔尚武,但是拉攏那個女孩的方式有很多,既然自己不喜歡為何又要自己屈尊去陪那個女孩?難道是還沒有合適的人選?

「這個女孩……好像喜歡允浩。」金在中輕輕的說了一句。

末泱驚了一下,「九爺你……」

金在中笑了笑,溫和的不帶一絲的陰冷,「先看看再說吧!」

末泱點了點頭沒有再說話,但是漂亮的眼眸裡染上了一絲的憂慮,金在中對鄭允浩誰也看的出來,不說是心頭肉,也算是手中寶了,但是為了中東那邊的市場,又必須拉攏崔尚武,拉攏了這人這樣至少可以減少一半的麻煩,那個女孩喜歡允浩,把鄭允浩送給那個女孩一切問題就簡單了,可是……送出鄭允浩,那金在中他自己要怎麼辦?即使他捨得送,那鄭允浩會願意嗎?而且……金在中自己肯定也會傷的遍體淩傷,她想勸金在中打消那個念頭,可是話到了嘴邊又不敢說出來。

兩人是註定要受傷嗎?

 

叩叩……

輕輕的一陣敲門聲,末泱去開了門,鄭允浩洗了澡站在門外。

末泱對著他點頭示意了一下,便就退出了房間。鄭允浩赤腳走在地上,在沙發上坐了下來。

「沒有鞋穿了嗎?地上涼不要光腳。」

鄭允浩笑了,顯的很高興,金在中竟然也會關心他了。

「沒事!」

金在中瞥了他一眼,不再說話。

鄭允浩站起身走到金在中的書桌前,依著書桌看著他,「又生氣了?我這不是不聽你的話……」

「好了,我有說我生氣了嗎?」金在中說這話的時候倒是皺起了眉,這鄭允浩把他當愛耍脾氣的小孩子了嗎?真是膽大!

鄭允浩俯下身吻了吻金在中的唇,「沒有生氣就好,我一會兒就去穿上,這一天都沒有見著你,想你了!」說著還微微的噘了下唇。

金在中抬眼看著眼前這個英俊非凡的少年,漂亮的眼眸是毫不掩飾的情誼,熱切又情意拳拳的看著他,竟然讓他心不由的跳快了一拍,心頭一熱。

金在中抬手撫上鄭允浩的臉頰,帶著一絲的安慰一絲的寵溺,「白天有些事去忙了。」

鄭允浩撫上金在中還撫著他臉頰的手,溫柔的笑著:「我知道!」說著抓住金在中的手吻了一下。

「外面的雨一時半會是停不了,今晚就不回了吧。」

鄭允浩握著金在中手,溫柔的笑裡帶著一絲的小邪惡,「好!」

金在中眯了眯眼,知道眼前這個少年想到什麼,有些無奈的瞪了他一眼。

那一眼在鄭允浩看來風情萬種,鄭允浩不由的哈哈笑起來,一把抱住金在中,有絲撒嬌的道:「真的很喜歡九爺!」

被溫熱有力的臂彎擁抱著,耳邊是情意綿綿的情話,金在中的心變的柔軟起來,有種滿足感,還有種他不曾有的悸動,熱熱的暖暖的,唇邊不由的也帶上了一絲的笑意。

 

 

 

朴有天懶洋洋的躺在沙發上看著沈昌珉面無表情的側臉,沈昌珉正坐在地上打著遊戲,手裡的勁兒重到讓朴有天覺得那個手柄立馬就要碎了!他知道沈昌珉心裡在氣什麼,有些安慰的話就是說不出口,第一次覺得很無力。如果什麼都不知道他就可以毫無顧慮的問他怎麼了?可以自然而真誠的安慰他,即使他不耐煩自己會有耐心去問,可是……知道一切的源頭,他能做的就是在一旁看著他。

心裡湧上些許的苦澀,自己眼睛追隨的男人心裡卻只有另外一個人,躺在那裡已經很久了,久到朴有天都快不記得有多了,可是除了他進門的那一瞬間,這個男人就沒有再看他一眼。

 

又是一局遊戲結束……

朴有天有些惱了,騰的從沙發上坐起,一把奪過沈昌珉手裡的遊戲手柄,「你夠了!」

沈昌珉看向他,也沒有惱也沒有吵,只是淡淡的說:「心裡煩,你讓我玩一會兒。」

「已經玩了很久了,天沒有黑就開始了,現在已經快是半夜了!」

沈昌珉扯了下嘴角,無力的笑了下,「好吧!那就休息會兒。你肚子不餓嗎?叫點外賣吧?」

朴有天恨鐵不成鋼的拍了沈昌珉頭一下,「吃貨!」

沈昌珉一把抓住朴有天的手,「那你還不是守了吃貨一晚上!你是什麼貨?蠢貨?」

朴有天瞬間炸毛了!「你他媽的滾蛋!!!」

沈昌珉微微的笑了,一把抱住朴有天,「乖啦~說著玩的嘛~!」

被沈昌珉突然抱住,朴有天頓時就安靜了下來,心裡暗罵,操!這個混蛋玩什麼溫情!不過手還是不由的抱住了沈昌珉。

 

 

 

 

 

「頭!有消息!」原本很平靜的辦公室,因為被這急衝衝的一句話打亂了。

金俊秀皺了下眉,「說什麼情況!」

「線人來報說knife失蹤,金在中正在收他手裡的勢力。」

「knife是什麼時候失蹤的?」金俊秀沉聲問。

「不清楚!」

那名幹警看著金俊秀陰鬱的臉,小喘了口氣。

「knife是不會坐視自己是勢力被金在中收了還無動於衷的,他不是失蹤了,肯定是死了。」

其他幹警相視一眼,有些贊同的點了點頭。

金俊秀微眯起眼,金在中……祈禱你自己不要被我查到什麼吧……

 

 

 

 

 

 

 

 

 

第三十二章

 

天地間仿佛蒙上了一層薄紗,欲遮還羞。陽光毫不留情的炙烤著大地,悶熱難當。

一副墨色的太陽眼鏡將鄭允浩精緻的臉遮去大半,緊抿著唇,整個人透著一股凜冽的氣勢。

朴有天依著門對著他吹了口口哨,嬉皮笑臉的道:「喲~帥哥~有興趣一起喝杯咖啡嗎?」

鄭允浩頓住腳步,「我怕我會喝不下去。」

朴有天癟了癟嘴,「每次這麼大搖大擺的出現,你不怕金在中發現什麼?」

鄭允浩摘下眼鏡看著他,「越是這樣金在中才越不會懷疑,就是要讓他知道我在做什麼。」話落便就越過朴有天向咖啡店裡走去。

朴有天看著鄭允浩的背影,挑了挑眉,金在中遇見鄭允浩還真有點悲催!

 

「knife死了,他下手的勢力也差不多被金在中收了盡,我們不做點什麼嗎?真打算給他做嫁衣?」陳嘉瑩道。

鄭允浩沉吟了一下,「這事就交給川崎,由他出面會理所當然的多,可以少很多麻煩,畢竟我們這裡直接有什麼動作,惹怒了金在中很麻煩。」

朴有天贊同的點了點頭,「對了,崔尚武最近和金在中走的很近……」

鄭允浩喝了一口咖啡道:「金在中想借崔尚武在中東的那邊的勢力向那邊拓展生意。」

「這個崔尚武不好對付,我和他接觸了幾次都被這個老頭子給打了回票。」

陳嘉瑩沉默了一陣道:「崔尚武很疼愛他的女兒。」

朴有天和鄭允浩都皺了皺眉,大抵是明白陳嘉瑩的意思,都沉默不語。

陳嘉瑩看了倆人一眼又接著道:「想辦法得到他女兒吧,那麼就是得到了他的所有。」

鄭允浩蹙了下眉,「不行。」

換做以前朴有天也許沒有什麼意見,畢竟那個女兒長的也是甜美動人,娶了她倒也不吃虧,可是現在的他又怎麼能接受其他的人?

陳嘉瑩也不由的蹙了下眉,「這是最簡單快捷的一個選擇。」

鄭允浩沉聲道:「還會有其他的辦法的,這個我絕對不會同意。」

「沒有說讓你自己去。」

朴有天的臉色白了白,他作為人家的手下,如果下令他只有服從的份!

「我還是不會同意的。我不去就是有天去了?我不是老頭子,我不會為了一點利益就犧牲自己兄弟的感情。」

陳嘉瑩沉下臉看了看他,別過臉不再說話,心裡多少也對朴有天有些愧疚。

朴有天笑了笑,心裡是苦甜參半。鄭允浩維護了他,他打心底的感謝這個兄弟,但是真到不得已的時候也沒有他選擇的機會。

陽光穿過雕花窗戶在地上投下斑駁的光影……

 

 

 

 

月下的庭間帶著一抹神秘的色彩,蟲鳴聲響合著流水聲,夜風輕柔的吹著,帶著夏花的芬芳,留下一片愜意舒爽。

鄭允浩給金在中倒了一杯茶,小心的遞到金在中的手裡,「有點燙。」

「嗯。」金在中放在鼻尖聞了聞,淺呷了一口,微微點了下頭。隨手放下茶杯,看向鄭允浩問道:「這幾天也不見你人都在忙什麼?」

「這幾天酒吧生意好,每天都很忙,晚上睡不夠白天就補覺了。今兒不是空閒了就專門來看看你。」

「需要我派個幫手給你嗎?有些事並不是要你親力親為的……」

鄭允浩拿起金在中的手按著他手指骨節,「不用了,我還都處理的了,有些事交給其他人做不放心。」

金在中看了眼自己被鄭允浩握著玩著的手,倒也沒有生氣,嗯了一聲,「需要人手了就給我說。」

鄭允浩對著金在中微微的笑了笑,「好!」

「再倒杯茶給我。」

鄭允浩連忙放開他的手,給金在中倒茶,「廚子的菜做的有點鹹了,讓末泱姐給廚房招呼一聲,以後做輕淡點。」

「我已經給廚房招呼過了。」末泱端著一盤水果走進了庭間,「想著應該是會覺得口渴的,所以就洗了些水果。嚐嚐吧!」

鄭允浩將茶遞給金在中,又隨手拿了一塊水果放進嘴裡,「唔~真的不錯!」說著便就插了一塊伸到金在中的嘴邊,眨巴著明亮的眼眸看著他。

金在中頓了下,還是張嘴將那塊水果吃進了嘴裡。

末泱吃著水果安靜的坐在一邊似笑非笑的看著倆人,剛才金在中看著伸到面前的水果,那一瞬間的表情有點無奈有點不好意思還有點小高興,還真是難得一見的豐富。

 

「怎麼樣?不錯吧!還要嗎?」

也不等金在中回答鄭允浩又插了一塊伸到金在中的嘴邊。

末泱忍不住的打趣道:「看不出來,允浩是這麼的會討人歡心啊!怪不得九爺這麼寵你!」

金在中愣了下,隨即微微的蹙了下眉,眯眼看向末泱。

鄭允浩笑著將手裡的叉子放下,「末泱姐肯定也不輸人啊?!不然這麼多年,九爺身邊又怎麼只有你一人?」

末泱驚了一下,隨即笑道:「承蒙九爺錯愛了!」

金在中有些哭笑不得的感覺,這倆人這般的對話是何含義?輕哼了一聲,阻止了還想要說話的倆人。

鄭允浩和末泱對視一眼都不由的笑了。

金在中看著倆人,「真是越來越放肆了!」

鄭允浩有些委屈的看向金在中,「這就是說了幾句話而已啊……氣什麼?」

末泱看著鄭允浩那般小孩子的模樣甚是覺得新奇。

金在中瞥了眼鄭允浩,無奈的嘆了口氣,沒有言語。

鄭允浩這才又笑了起來。

 

韓赫快步走到金在中的面前,躬身將電話舉起,「九爺,崔小姐的電話。」

鄭允浩倒茶的動作頓了那麼幾秒,末泱嚼水果的動作也慢了下來。

金在中接了電話,嗯了幾聲便就掛斷了電話,隨即看向鄭允浩……

鄭允浩端起茶杯淺呷了一口茶,沒有說話。末泱也只是安靜的吃著水果。

「明天跟我到馬場。」

鄭允浩放下手裡的茶杯,嗯了一聲,這一刻他心裡有股強烈的不好的預感……讓他莫名的心慌,他希望是他多慮了。

末泱觀察著倆人的表情,鄭允浩的臉色無異,只是眼眸中閃過了一絲她看不懂的神色。金在中倒是沒有多少的異樣,依舊淡淡的喝著茶。碧潭的眼眸裡藏著誰也看不懂的思緒。

夜風輕輕的吹過,髮絲輕柔的隨風飄揚著……

 

 

 

 

 

 

第三十三章

 

湛藍的天空萬里無雲,藍的幾乎透明。

鄭允浩看著笑靨如花的崔尤美,再看看一旁面無表情的金在中,暗自咬了咬牙,穩了又穩才對跟崔尤美打了招呼。

「我們上次見過的,你還記得嗎?」崔尤美有些臉紅的看著鄭允浩。

「嗯。」鄭允浩答話的時候瞟了一眼金在中。

金在中依舊是面無表情,深邃的眼眸裡沒有一絲的情緒。

聽到鄭允浩的回答,崔尤美不好意思的低頭淺淺的羞澀的笑著。

鄭允浩看向金在中,深深的看著他,想要看透他在想什麼,也想讓他明白自己此刻心裡的感受。金在中今天的用意他算是全明白了,一種難以言喻的苦澀溢滿了整個心。

金在中見鄭允浩緊緊的注視著自己,微微的蹙了下眉。

崔尤美見兩人的面色都不太對,有些不明就理的來回看著兩人。

金在中放下手裡的茶杯,不知道從什麼開始開始手裡的杯子裡裝著的不再是酒,而且鄭允浩精心為他準備的茶。

「允浩,尤美是第一次來,你帶她去挑一匹馬,一會兒帶著她散散心。」

鄭允浩冷著臉看著金在中,沒有言語。

金在中也不惱,看向崔尤美微微的笑了下,「允浩的騎術很好,一會兒讓他教教你,去看看喜歡哪匹馬九爺送你。」

崔尤美不禁看了眼鄭允浩,笑著點了點頭,甜甜的說了聲謝謝。

金在中見鄭允浩還是坐著沒有要行動的意思,就對韓赫使了下眼色。韓赫便就找了個藉口先一步將崔尤美帶到馬廄。見兩人走遠了,這才對著鄭允浩輕聲說道,帶著寵溺帶著安撫。

「幫我照顧下客人,你就這麼的不高興嗎?」

鄭允浩的眉頭跳了跳,「真的就這麼簡單?」

「那你以為呢?我和那個女孩子畢竟還是有些代溝的,你和他年齡比較相近,好溝通。」

鄭允浩沉默了一陣,面色陰晴不定,輕輕的嗯了一聲。

金在中無奈的嘆了口氣,「去吧,人還在馬廄等你。」

鄭允浩向前傾身吻上金在中的唇,唇邊帶上一絲淺淺的笑。

金在中對著他笑著點了點頭。

 

崔尤美穿著騎士服興奮好奇的看著馬廄裡的馬,見鄭允浩走了過來,連忙迎了上去。

「這麼多馬,我都不知道挑那匹好。允浩你幫我挑吧?」

鄭允浩微微的笑了下,「其實我也不是太懂,聽聽經理的建議吧!」

跟在一旁的經理連忙上前給崔尤美介紹著,鄭允浩安靜的陪在一旁,崔尤美有些興奮的聽著,還不時的問著鄭允浩意見。鄭允浩都是禮貌又紳士的回答著。

一匹馬頗選了些時間,最後鄭允浩帶著她騎著馬在馬場裡溜達著。相處多了鄭允浩也發現這個女孩雖然是含著金湯匙長大的,倒是沒有什麼大小姐脾性,反而經常會害羞的看著他說到興奮處會高興的手舞足蹈。

金在中透過落地的窗面無表情的看著在馬場溜達的倆人。手指一直不停的磨著茶杯的杯沿,杯裡的茶是鄭允浩走時給他倒的,已經涼了,他卻是沒有喝一口……

 

 

 

「今天辛苦你了!」金在中沉聲道。

鄭允浩收回投到車窗外的視線,轉過頭看向金在中,微微的笑著:「我能幫你做的也就這麼多了,沒什麼可辛苦的!」

一輛汽車擦著他們的車呼嘯而過,喇叭聲尖銳而刺耳。

金在中微微的皺了下眉,似乎在惱那個汽車,其實他心裡明白是因為眼前這個微笑著的男子,他在笑,眼裡卻有著點點的憂愁。難得的金在中主動伸手握住了鄭允浩的手。

鄭允浩先他一步說了話,「等下直接送我到酒吧吧。」

「先跟我吃了飯再去。」

「不了,那麼來來去去的浪費時間。」

金在中握著鄭允浩的手不由的握緊了一分,他知道這個人在心裡惱他。也不知道該說什麼,那些命令的話似乎有些講不出口。

「那好!」

鄭允浩反握住金在中的手對著他笑了笑。

一路上兩人便再也無言。

 

 

 

接到朴有天電話的時候,金俊秀正在為晚飯吃什麼而發愁,剛巧朴有天就約他去吃飯,心裡一下就樂了。

「今天怎麼有時間請我吃飯?」

朴有天隨手甩上車門,笑著道:「你個大員警,我想請你還怕你沒有時間呢!」

金俊秀注視著朴有天隨意上翹的嘴角,有些認真的道:「只要你請,我隨時有時間。」

朴有天一副受寵若驚的樣子,「這面子大了!」

倆人有說有笑的往餐廳裡走。

等上菜的間隙,金俊秀看似隨意的問了一句。

「最近也不見允浩,他還好嗎?」

朴有天抿了口白水,點了下頭,「挺好的。」

金俊秀頓了下,笑了笑,有些憂傷的感覺,低頭看著杯子裡的水,半天沒有再說話。朴有天看著金俊秀的頭頂,無聲的嘆了口氣。

「你最近忙嗎?」朴有天輕聲問道。

「還好。我要忙了,這也就不太平了。」

朴有天笑了,「可是你用了還好,說明還是有些問題的嘛!我聽一些人說黑道上好像出了些事,是不是啊?」一副好奇到不行的又相當純良的表情。

「嗯,金在中那麼大的動作,也該是大家都知道了。」

「黑吃黑?那你們警方沒有做什麼動作嗎?」

金俊秀看了眼朴有天沒有言語,剛好這時菜都上了來。朴有天連忙招呼著人吃菜,巧妙的轉換了話題,也顯得剛才他確實只是一時的好奇。不過看金俊秀剛才的表情,他也算是拿到了自己想要的消息,警方應該是掌握了一些消息了。

朴有天給金俊秀夾了他喜歡吃的菜,溫聲細語的和他交談著。

一頓飯吃的倆人都很舒心,倆人像相識了很久的老友那樣,隨意簡單的交流著。

很久之後,當金俊秀知道了朴有天那天約他吃飯的目的後,心裡沒有怨也沒有恨,只是一份單純的懷念。

 

====================================

 

其實看這文時~很多時候我都覺得允浩其實還蠻"受"的.(允:哩供蝦!!!)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