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接到崔尤美電話的時候鄭允浩有些意外,他並沒有將自己的電話號碼告訴她,那麼告訴她電話的人顯而易見了。

『允浩,晚上有空可以一起吃飯嗎?』崔尤美小心翼翼的問。

鄭允浩的眉頭皺了皺,沉默著。

見鄭允浩半天沒有說話,崔尤美又問道:『是不方便嗎?還是你有約了?』

鄭允浩長呼了一口氣後說道:「好,一起吃飯吧。」

崔尤美聽鄭允浩答應了,高興的差點跳起來,聲音都是難掩的興奮:『那……你等下來接我好不好?我爸爸不放心我自己開車出去。』

「嗯。好。」

掛了電話鄭允浩將手機往沙發上一扔,赤腳走在地板上,寬鬆的褲腿隨著走動微微的擺動著,有些微的拖在了地上,給自己倒了一杯酒,一口喝盡,險些嗆著,放下酒杯,依著落地窗看向波濤的海岸。心裡覺得悶悶的,有種說不出的壓抑感。從一開始崔尤美的突然出現他就察覺了不對勁,可也不願去多想,但是現在金在中的意圖太明顯了,他不得不去面對。

你……還是要利用我來達到目的嗎?金在中……你之前的不安是對我的愧疚嗎?我對你來說就那麼的可有可無?你竟然可以慷慨到將我讓給其他的女人……

聲聲的海浪伴隨著一陣陣的心痛襲遍鄭允浩全身,一種前所未見的疼痛,尖銳的刺痛著他的心……

有些無力的坐在地上,抽出一支菸放在唇間,打燃打火機叼著菸將菸點燃,狠狠的吸了口,再緩緩的吐出……心間的鈍痛,有增無減。

 

 

 

餐廳裡的鋼琴師優雅的彈著琴,舒緩的音樂讓人心間一陣的愉悅,只是鄭允浩的心情卻不太好,對面女生明豔的笑容也感染不了他。

「唔……這還是我第一次主動約一個男生吃飯啊!」說話時臉上一直帶著深深的笑意。

鄭允浩微微的笑了下,「看來約你的男生很多。」

崔尤美笑著道:「這點你就猜錯了。很少有人約我。」

鄭允浩微微的笑了笑,沒有再接話,安靜的吃飯。

崔尤美的笑僵了僵歪著頭觀察著鄭允浩,試探的問:「 你心情不好?」

鄭允浩停下動作抬頭看向崔尤美,「沒有。」

「可是你的眼神很落寞……和我一起吃飯讓你覺得很勉強嗎?」

鄭允浩放下手裡的刀叉,看著她,「能告訴我是誰告訴你我電話的嗎?」

崔尤美愣了一下,情緒有些低落,「你果然是不高興我找你,電話是我找九爺要的。」

鄭允浩的眉頭皺了皺,眸色不由的冷了幾分。

「你不要多想,我只是好奇。我沒有心情不好,只是覺得有些累,最近休息不太好。」

崔尤美立馬關心的道:「休息不好?身體不舒服嗎?需要找醫生看看嗎?我爸爸……」

看著崔尤美擔心的神色,鄭允浩不由的笑了笑,「沒事的,不用擔心。你肚子不餓嗎?吃點東西吧。」說著就開始幫崔尤美切牛排。

鄭允浩溫柔的神情,體貼的舉動讓崔尤美心間是一陣的感動。

 

一頓晚餐在平靜的氣氛下度過,吃過飯後鄭允浩以還有要事為由,直接拒絕了崔尤美接下來的邀請。將人直接送回了家。

崔尤美有些戀戀不捨的看著鄭允浩,「下次還可以和你一起吃飯嗎?」

鄭允浩手握著方向盤目光投向遠處,頓了頓道:「有機會再說吧。」

雖然鄭允浩沒有直接答應但是也沒有完全的拒絕,這還是讓崔尤美有些高興,微微的笑了起來,「好,那你路上小心。再見。」自己開了車門下了車,對著鄭允浩擺了擺手轉身向自家的大宅裡走。

看著崔尤美的背影,鄭允浩長呼了一口氣,唯一值得慶幸的是這個女生還算是知趣,也不是那麼的煩人,這也算是一種幸運了,鄭允浩這樣想著。掉轉方向向金在中的宅院駛去。

 

末泱看著鄭允浩道:「九爺出去了,估計一時半會兒不會回來。」

鄭允浩點點頭,過了一會兒才問:「他是去找崔尚武了嗎?」

末泱觀察著鄭允浩的神色,他總覺得今天的鄭允浩有點怪怪的。隨即點了下頭。

鄭允浩微微的勾了下嘴角,有些自嘲的笑了,之前還在擔心他會失去崔尚武這條線,現在看來真的是自己多慮了。

末泱看著鄭允浩的狀態不太好,問道:「出什麼事了?」

「沒事,我到樓上去等他。」說完便就直接上了樓。

看著鄭允浩的背影,末泱覺得他有種無力又落寞的感覺……

 

 

 

看著崔尤美唇邊的笑意,金在中覺得無比的礙眼,再聽著她說著鄭允浩怎樣怎樣的好,他很想讓那個女人立馬閉嘴。隨意放著的手不由的微微的握緊……

一開始將鄭允浩的電話給了她,瞬間金在中就後悔了,思前想後覺得也該是給崔尚武一個答覆的時候了,鄭允浩他是怎麼也不會送出去的,現在結束這個鬧劇還來得及。晚飯都還沒有吃完就急匆匆的找到崔尚武。崔尚武知道了金在中的決定覺得很是生氣有種自己被愚弄的感覺,和金在中交涉了許久,甚至已經直接擺明,只要讓她女兒開心,中東那邊一定幫金在中擺平,金在中聽了連一絲的猶豫都沒有,乾脆的拒絕了,一句話,他只要鄭允浩。

原本倆人的氣氛有些僵硬緊張,崔尤美回來的一陣鬧騰,崔尚武又忍了忍氣,再次問了金在中的意思。

金在中面無表情堅決又肯定的道:「這事沒有商量,也希望崔小姐以後不要再騷擾他,不是一條道上的終究是進不了一家門,這也是為崔小姐著想,畢竟和黑道的人走的太近會發生什麼事誰也不知道。」

崔尤美聽著金在中的話茫然的看著他,崔尚武因為自己的女兒遭到這樣的對待極度的憤怒,猛的站起身,惱怒的大聲道:「金在中你會為你今天的話付出代價的!管家,送客。」即使他再憤怒,即使他恨不得殺了金在中,但是卻又不敢真的動手,誰叫坐在沙發上一臉無所謂的人是金在中。

車子在路上疾馳,金在中有些疲憊的閉著眼眸。

鄭允浩,希望我的選擇沒有錯……

 

 

 

鄭允浩仰躺在沙發上,閉著眼眸,像是睡著了一樣,門被輕輕的開啟,從外面射進一束光線。他微微的皺了皺眉向門口看去,房間的燈光亮了起來,就見金在中站在了他面前。

金在中輕輕的撫上鄭允浩的臉頰,「為什麼不去床上躺著?這樣躺著身子不嫌累?」

看著金在中眼裡的關切,鄭允浩的心微微的顫了顫,微微的笑了笑。

「我沒有睡覺,只是在想一些事。」

金在中在鄭允浩的身邊坐下問道:「在想什麼?」

鄭允浩轉過頭看著金在中,深深的看著他。金在中回望著他,自己都沒有來得及疼,又怎麼捨得送……即使鄭允浩沒有拒絕崔尤美,和她共進了晚餐,金在中也不惱,這不能怪他。

金在中溫柔的眼神,讓鄭允浩想要問出的話瞬間就堵在了胸口,你的溫柔,你的深情,是真的嗎?

見鄭允浩半天沒有說話,只是一瞬不瞬的看著他,金在中微微的皺了下眉,心裡大概也明白了鄭允浩想要問什麼了。

「……你在乎過我嗎?」鄭允浩輕輕的問,這個問題很傻但卻是鄭允浩最在乎的,金在中現在可以不愛他,但是如果連點點的在乎都沒有,那麼他還繼續堅持什麼?

金在中看著鄭允浩,沒有言語。只是輕放的手微微的顫了顫。

「在你眼裡我鄭允浩到底是個人還是個物品?」

金在中的眉微微的蹙了起來。

「踐踏我的感情,利用我你得到了多少好處?」

金在中收起眼裡的溫柔,面無表情的看著鄭允浩,「你就是這樣看我的?」

鄭允浩慘然的笑了笑,「我也希望是我看錯了。」

 

 

 

 

 

 

 

 

第三十九章

 

金在中惱怒又心傷的看著那個一直笑著的鄭允浩。

「你想清楚你現在在說什麼。」

「你敢說你沒有想過把我送給崔尚武,你敢嗎?」

金在中沉默了。他無話可說,沒有什麼可以反駁,他確實這樣想過。

看著金在中的沉默,鄭允浩不由的冷笑了一聲,眼裡的悲傷濃到金在中都不忍去看他。

「你是沒有感情還是怎麼的?勢力對你就那麼重要嗎?如果你真的那麼想要,我可以給你!你為什麼一定要選擇來踐踏我對你的感情?在你的眼裡我就是一個可以為你到來利益的物品是不是?」

一連串的質問讓金在中覺得頭一陣的痛,完全沒有注意到鄭允浩說了什麼。

鄭允浩見金在中還是沉默,徹底的怒了,心一陣的疼,你連回答我都不削了是嗎?雙眼不由的紅了。心裡呼呼的吹著冷風,寒的嚇人,冷的徹骨。

騰的一下站起身,冷冷的道,「現在是連和我說一句話都不削是吧?呵……」轉身就向外走。

「站住。」金在中一聲怒喝,挑起眼角有些無奈有些惱怒的看向鄭允浩。

鄭允浩停下腳步,轉過身雙眸緊緊的盯著金在中。

「你說我踐踏你的感情?那你的感情又到底值多少?我問過你多少次關於你的事,你哪次不是逃避隱瞞,你對我信任過嗎?」金在中站起身走到書桌前拿起一份檔,「這份資料已經放在這裡很久,我一直沒有看,我想的只是聽你親口告訴我,關於你的一切。你哪次不是讓我失望?這就是你高貴的愛?」金在中氣極,隨手一扔那份文件啪的打在鄭允浩的臉上,文件散落在地上。

 

白紙紛紛揚揚的落下,鄭允浩緊緊注視著金在中的雙眸紅的嚇人,他的心隨著那份散落的檔顫抖不已。心裡有說不出的感覺,金在中調查他,這點他早就想到了,但是他沒有想到的是金在中竟然沒有看那份檔。

「鄭允浩,你對我隱瞞了多少你自己心裡明白,我金在中對你問心無愧,即使我想過要把你送給崔尚武,我做了嗎?」金在中沉聲一字一句的道,痛心的看著鄭允浩。

鄭允浩站著的身子不由的變的僵硬,垂放在身側的手微微的握緊,「那你把我的電話給崔尤美,之前在馬場你讓我陪她,我做了,現在你這又是什麼意思?」

金在中有些疲憊的坐下,他這是第一次惱怒一個人太聰明,如果鄭允浩不是那麼聰明自然不會想到那麼多,畢竟他已經放棄了那個想法,這些事以後不會再出現了。

「鄭允浩,我也希望有個人可以一直陪著我,如果你願意我會好好待你,如果你接受不了,你可以走,我不會怪你。」

鄭允浩緊咬著牙,捋了一把臉,「金在中,你是要氣死我你才滿意是不是?」

金在中微微的蹙起了眉,冷聲道:「允許你放肆一次兩次就有恃無恐了是不是?不要忘了你的身份。」這個時候他不知道該怎麼回答這個少年的話,他不知道該怎麼去面對,唯一能做的就是拿出身份來壓他。這麼多年這是第一次他面對一個人不知所措。

鄭允浩頓時一股怒氣竄上頭頂,氣的他牙咬的咯咯響。現在已經不是心痛那麼簡單了,金在中的態度讓他覺得自己真的是個一個無理取鬧的小孩子。

「金在中,你什麼時候可以放下你的身份,和我站在一個同等的位子來看我?」鄭允浩問的聲音竟帶著幾分顫抖,說完也不等金在中回答轉身拉開門就走了出去。

看著鄭允浩離去的背影,金在中難過又無力的嘆了口氣,疲憊的抵著額角。

 

末泱敲了敲門走進房間,也沒有說什麼只是默默的收拾著地上的紙,這樣的結果她早就想到了。一張一張的將地上的紙拾起,下意識的看了眼紙上的字,頓時的被驚的愣在了那裡,半響才喊了一聲九爺。

金在中看著手上的紙,勾起一邊嘴角有些自嘲的笑了。

末泱有些擔心的看了眼金在中。

金在中將紙隨手向桌上一放,「我說怎麼這麼傲,天不怕地不怕,這麼聰明有能力,原來是他的小兒子。呵……」

這就是你的身份,鄭允浩,瞞著我你是在怕什麼還是在在乎什麼?是怕我利用你?巴結你?由心底升起一股子的寒意。涼的徹底。

 

 

 

鄭允浩一腳將油門轟到底,一路狂飆,最後在海邊停了下來。鹹膩的海風呼呼的吹過,他的髮隨風胡亂的揚起。抽出一支菸叼在嘴上,打了好幾次的火機都被海風吹滅了,頓時的一陣鬼火,將打火機仍的老遠。但是又覺得無比的空虛,菸叼在嘴上什麼也吸不出來,又無奈的走過去將扔出去的打火機找到,背過身,擋著風將菸點燃。

長長的呼了一口氣,看著不斷湧上的海浪,神經質的呵笑了一聲。隨意的在沙灘上坐下,一口一口的抽著菸。

回想了下剛才發生的事,覺得有些好笑,自己像個傻子一樣的去質問金在中。為了個什麼啊?明顯的是自己給自己找不快,金在中在不在乎他,自己心裡多多少少還是明白些,就是今天這事不知怎麼的就觸到了他的神經,讓原本的不安瞬間無限的放大,趕在金在中做出些什麼的時候就先發制人,傻了吧唧的想套金在中的話。真正想聽的沒有套著,反而把自己氣了個不輕,真不知道是不是吃飽了撐的。

不過金在中原來一直真的不知道他的身份,這點倒是讓他意外,最開始金在中問他關於他身份的問題,他可以肯定金在中是真的不知道,後來金在中再問,他當是金在中只是在試探他。原來一直都是他自己想多了,他一直的問自己都是在乎自己,只是想聽他自己說,僅僅這麼簡單而已。這麼想著鄭允浩不由的笑了,這個人還真是傻的可愛。

依金在中的話來看,他是動過將他送出去的念頭,不過他終究還是沒有做,是不捨是因為喜歡他吧?

海風拂過鄭允浩微微揚起的唇角的俊臉,他不由的閉上了眼睛躺在沙灘上。

之前對金在中怨過,心也真正的疼過,畢竟他怕金在中真的已經做了什麼,那股由心底而生的恐慌讓他覺得手腳都是冰涼的,心可勁可勁的疼著。這樣和金在中吵了一架後反而放心了。

金在中,你說你這麼大的人了,怎麼去愛一個人都不知道嗎?你不會,我會用心來教你。教你怎麼愛一個人。

 

 

 

 

 

 

 

 

第四十章

 

第二天鄭允浩就坐上了飛往中東的飛機,去會見在那邊很有勢力的一位大佬,這樣的放下姿態去見對方,也是希望對方能看在他一片誠意再加上多年的交情賣個人情給他。此行的目的也就是希望幫金在中打通這邊的路,他也不知道這樣做到底值不值得,也就是想要給自己喜歡的人他想要的東西,至於其他也不是他在乎的。

原本以為鄭允浩第二天就會來認錯,可是連著等了三天也不見鄭允浩的人影,金在中突然覺得有點心灰意冷。知道了鄭允浩的身份後他震驚過氣憤過也心驚過,但是只要鄭允浩給個解釋,可以讓他安心,那麼他就不計較,他也不覺得那晚他們的爭吵算是什麼大事,畢竟之前倆人也是這麼爭執過的,哪次鄭允浩不是在第二天就認錯了。

可是這一次,等的他有些心冷。第一次這樣的期盼一個人的出現,這樣的去想一個人,倒頭來看有些像是他的一廂情願。崔尚武的事真的是傷了他了吧?金在中有時候會這樣的想,可是轉念又想自己並沒有實質的做什麼,鄭允浩這樣簡直就是不懂事的行為,又有些生氣起來。

 

就在這樣又是難過又是生氣的心情裡又等2天,鄭允浩還是沒有消息,酒吧他也沒有去過。金在中徹底有些怒了。

恃寵而驕,有恃無恐是他最厭惡的,在他看來鄭允浩現在就是這樣,仗著自己對他幾分的喜歡擺起了譜來,竟然耍起脾氣來。

看著鄭允浩送他的老式留聲機生者悶氣,當初鄭允浩跟獻寶一樣將這個比他歲數還大的留聲機送給了金在中,說是請朋友費了一番功夫淘的。當時鄭允浩臉上燦爛的笑,他到現在都還記得,可是現在覺得這個留聲機有些礙眼。

正想著要不要將這個留聲機給仍掉的時候,韓赫通報了一聲鄭允浩來了。

金在中收回思緒,又看了一眼那個留聲機隨即轉身坐在沙發上,嘴角噙著一抹冷冷的笑意。

 

下了飛機鄭允浩就直接趕到金在中這裡,以他對金在中的了解,那晚他們那樣的吵過自己又幾天的不出現,鐵定會生氣。

果不其然的看見了金在中一張冷厲的臉。

鄭允浩也沒有嬉皮笑臉,很是正經的看著金在中,「這幾天去處理了一些事,走的太匆忙了,沒有來的及通知你,不要生氣。」

金在中冷哼一聲,沒有言語。

鄭允浩的眉宇間竟是疲憊,金在中不是沒有看出來,但是氣他,給不了他好臉色。

「在中……」

金在中的眉頭蹙了蹙,看著眼前的人,竟然沒有太多的力氣去質問什麼,有種很無力的感覺。

「看你的樣子也很累了,去休息吧。」說罷就轉身上樓了。

金在中冷漠的背影讓鄭允浩有種這個人又對自己豎起了一道牆的感覺,心下一陣的心慌煩躁。

問了末泱才知道金在中果然是知道了他的身份,這樣看來金在中的冷漠和疏離是對自己的戒備吧?

鄭允浩有些心煩意亂,這場愛情讓他也是身心疲憊,各種亂七八糟的問題層出不窮,一次次的考驗著他們。但是不管怎樣他都不想放掉這個份感情,不管金在中是怎麼想的他都決定要努力一把。

金在中輕閉著眼眸躺在躺椅上,按摩師給他按著腳。腦子想著要怎麼和鄭允浩相處下去,本來很多話想說但是看到鄭允浩那一刻竟然又覺得無言了。

這種感覺並不好受……

 

 

 

金在中懶洋洋的躺著,最近總覺得有些無力,想著是閒的太久了。

「九爺,您的電話。」

眼也沒有睜直接伸出了一隻手,韓赫連忙將手機放在他的手上。

「喂?」

『金先生你好,我是鄭銘威,鄭允浩的父親。』

金在中緩緩的睜開了眼,和他做了幾年的生意,這倒還是第一次這麼直接的和鄭銘威通話。

「有什麼事嗎?」

『我想和你談談。』

「談什麼?」即使面對的是鄭銘威金在中也還是一副冷傲的口氣。

鄭銘威輕笑了一聲,說道:『鄭允浩,你有興趣嗎?』

金在中微微的蹙了眉,「我想沒有什麼好談的。」

『我想允浩知道了這個回答應該會很傷心。』

「你不用激我,沒有用。」對於老爺子的這種態度金在中覺得很是不舒服。

『這麼看來,真的沒有什麼好談的,還以為你對他是真心的,為了留住他連崔尚武都得罪了,現在又是這態度,看來是我會錯意了。』」

金在中心裡一驚,當即明白事情絕對不簡單,自己和崔尚武的那點交易只有他和崔尚武知道,鄭銘威又是怎麼知道的?思忖了下最後還是答應了鄭銘威的邀約,他只是想去看看這個老狐狸葫蘆裡到底賣了什麼藥。

 

 

 

鄭允浩將車停在路邊,抽出菸點上,看了眼璀璨的夜空,吐了口咽,勾唇邪笑著挑眉斜眼看向隨著他停下而停下的車。

車上的人磨磨唧唧半陣才從車裡走下來,鄭允浩將手裡的菸丟在地上,用腳狠狠的撚滅。

「老爺想見你。」為首的一人說道。

鄭允浩面無表情的看向那人,「告訴我他沒有時間。」

「老爺說你必須去。」

「我沒有時間。」說罷便轉身拉開車門,冷冷的看著幾人,「再跟著我就廢了你們。」

他就是討厭老爺子的這一副姿態,這是叫一個兒子去談話的態度嗎?鄭允浩覺得甚是可笑。

聽了回報,鄭銘威倒也不意外,鄭允浩會有怎樣的反應,他也猜到了,只是無所謂的笑了笑。

反正他還是會乖乖的來見他。

 

 

 

 

 

 

 

第四十一章

 

白天下了一天的雨,夜晚竟然出現了點點的幾顆星。

夜晚的海面有種幽深的詭異感,一艘惹眼的私人遊艇緩緩的駛出碼頭……

「聽聞金先生喜歡品酒,嚐嚐這個酒。」鄭銘威命人給金在中倒了一杯紅酒。

金在中微微勾唇一笑,「謝謝鄭爺的好意,只是戒酒很久了。」

鄭銘威倒也不因為金在中的不給面子而生氣,放下手裡的酒杯,嘴角微微含笑的看著他說道。

「那我們說正事吧,鄭允浩雖然不是我唯一的兒子,卻也是我很器重的,可是他最近做了很多讓我不滿的事。」

金在中沒有接話,只是面色如常安靜的聽著他講。

鄭銘威站起身透過窗戶看向黑漆漆的海域,遊艇似乎停了下來。「雖然他一直都不願受我約束,但是做事倒也還有分寸,不過現在他好像忘了他該做什麼。」

「這些與我有關嗎?」金在中冷冷的道,鄭銘威的語氣讓他覺得很不舒服很不自在。

突然鄭銘威的語氣裡帶著一絲的怨氣,「當然!」他猛的轉過身,「因為你,他現在倒是不把我放在眼裡了,竟敢做違背我的事。」

金在中微微的蹙了一下眉,這個鄭銘威渾身上下都散發著一股子的陰氣。

「偷偷的在日本建立自己的勢力,還將到手的地盤讓給你,這些事我可以不追究。」鄭銘威慢慢踱步到金在中的面前,低頭看著依舊穩坐的金在中,「他為了你私自去會見了中東那邊的人,他是我鄭銘威的兒子憑什麼為你辦事?可笑!」

說話間他的唇邊是陰冷的笑意。

 

聽著他的話金在中輕放的手不由的微微的動了動,緊抿起唇,微眯了一下眼眸。這些事全是他不知道的,心裡現在是百般滋味,也不知該笑還是該氣。瞞著他的事究竟還有多少?

「我不反對他和男人,但是對方必須是個知趣懂禮的人。」

金在中呵笑了一聲,眼眸裡蘊著淺淺的怒氣,他金在中何時受過這樣的氣?

「他是你的兒子,你自己約束不得,怨不得別人,他願意為我做事卻不肯聽你一個父親的話,你是不是該檢討你自己?對我說這些毫無意義。」

「怎麼會毫無意義?!你喜歡他對吧?崔尚武的事倒是讓我意外了。」鄭銘威在一旁的沙發上坐了下來。

金在中有些不耐煩的道:「有什麼話就明說。」

鄭銘威笑了一下,「好!這次找你主要是談個合作。」

金在中斜眼看向鄭銘威,「什麼合作?」

「給你三個選擇,一,離開鄭允浩,那我們還是很好的合作夥伴。」

金在中冷笑一聲,嘲諷的道:「原來是這個目的,鄭老爺子你當我是誰?我憑什麼聽你的?」

「第二個選擇,殺了你。」

金在中仿佛是聽到了什麼天大的笑話一樣,他甚至覺得這個老傢伙腦子有問題。

「最後一個選擇,一個不聽我話的兒子留著也還不如不留。」

這樣的選擇其實也就是只有一個選擇,離開鄭允浩。這不是對金在中的威脅,只是一個忠告。

金在中覺得這個老傢伙無疑是瘋了,他的神情明顯的是我得不到其他人也別想得到的變態神情。禁不住為鄭允浩有這樣的父親而感到可悲,緩緩的站起身看著鄭銘威冷冷的道:「鄭允浩是你兒子,你不懂在乎,我不強求。但是……別人不要想動他一分!我金在中定會不顧一切護他周全。」

金在中的眼眸裡是滿滿的堅定,自信傲氣的睨視著鄭銘威。

鄭銘威低垂著的眼勾唇笑了一下,「這算是你的選擇?不後悔?」

「從鄭允浩跟了我那天起他就是我金在中的人,就算是你也不要妄想動他一絲一毫。」

「口氣不小。」

「那我們走著瞧。」

鄭銘威沒有再說話,只是站起身向門口走去,「那麼我只能說很遺憾。」

 

鄭銘威話剛落陪同鄭銘威一起的手下就舉起槍對準了金在中,那人才扣動扳機,金在中俐落的抄起桌上的菸灰缸向那人砸去。韓赫反應倒也快,立馬掏出槍將對方解決。金在中迅速的回轉過身想要殺了鄭銘威,可是對方早已不在,趁著他們剛才分神之際走出了房間。

韓赫上前拉動房門,門已經被鎖死。

金在中面色陰冷,眼眸裡翻滾的是熊熊的怒火,渾身激蕩著一股殺氣。

「九爺,你聽見什麼聲音了嗎?」

金在中凝神一聽,“滴答,滴答”。

韓赫連忙趴下身向桌子底下看去,貼著桌子底部的是一個正在跳動著鮮紅數字的炸彈,他臉色頓時一白。

「九爺,是炸彈,只有一分鐘了!」

話落拿起椅子向窗戶砸去,玻璃沒有一絲的損傷。

金在中一把奪過韓赫別在腰間的槍對著窗戶,對準一個點連開幾槍,直到子彈用盡。

「給我用椅子砸。」

韓赫利索的舉起椅子狠狠的砸了下去……

 

 

 

沈昌珉找到鄭允浩的時候什麼話也不說黑著臉拉著鄭允浩就往車裡塞。

「現在立馬跟我去找在中。」從知道金在中去見鄭銘威他就覺得心神不寧,思前想後還是覺得必須找到金在中。

鄭允浩愣了一下,看沈昌珉的神色不對,急問道:「在中怎麼了?」

「靠,你竟然不知道?他被你家老爺子叫去談話了。」

鄭允浩暗罵了一句,掏出手機就給老爺子打電話。

沈昌珉無語的看了一眼鄭允浩,發動車子向碼頭開去。

電話通了但是沒有人接,鄭允浩頓時覺得有點慌,手心都出了汗。又給金在中打了電話,一樣的是通了沒有人接,思忖了一下給朴有天打了電話,讓他帶上人去碼頭。

沈昌珉瞥了一眼鄭允浩:「你別這麼緊張行不行?搞的我也越來越緊張了。」

鄭允浩沒有理會沈昌珉的話,只是道:「開快點!」

鄭允浩那種慌亂的神情沈昌珉還是第一次見,緊抿起唇腳下猛踩油門。

 

鄭允浩和沈昌珉剛到碼頭就聽見了震耳欲聾的爆炸聲,火光沖天。

熊熊烈火在海上燃燒。

鄭允浩的臉瞬間刷白,一把抓住沈昌珉的衣領,「你說他在遊艇上?」

沈昌珉也被震在了那裡,半天言語不出來。

于此同時金俊秀帶領的警車和朴有天同一時間趕到了現場,都被那火光驚住了。

鄭允浩如同瘋了一樣,沖向停在碼頭的快艇,拉動馬達不顧一切的向爆炸的遊艇開了去。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