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朴有天試著用各種方式聯繫鄭成浩都不成功,原來家族裡的聯繫方式都變了,新的方式一時間還打聽不到,沈昌珉和金俊秀也沒有消息,心情就越發的焦躁起來,連鬍子都懶得刮了,一下子從優雅男變成了頹廢哥。

金在中的心情也好不到哪裡去,擔心鄭允浩,擔心他會有麻煩,著急沈昌珉會不會出事。原本就陰沉的臉更是陰霾了。

「鄭成浩會反老爺子其實也很正常,他又不是老爺子的親兒子,想要家族的事業也只有這個辦法。」朴有天悠悠的說著,像是在和金在中聊天。

「老爺子和鄭允浩就是他最大的阻礙……」

朴有天點了點頭,看向金在中,「和老爺子聯手吧,供上鄭成浩說不定老爺子高興就同意你和鄭允浩了。」

金在中微微的皺起了眉,這個他不是沒有想過,但是讓他去討好鄭銘威他還真做不到,對那個老頭子他是千萬個不順眼。

「允浩是不會同意你殺老爺子的,為了這件事和允浩鬧翻,你覺得值得嗎?老頭子做的那些就忍忍吧,算是為了允浩。」

金在中有些不耐煩,面色不悅的看向朴有天,他最討厭一個人多嘴多舌。

 

「九爺,您的電話。」韓赫將手機躬身遞到金在中的面前。

來電是個陌生號碼。

「喂?」

「在中!」鄭允浩的聲音在電話那頭傳了來。

金在中原本陰霾的面容不由的動容了一下,有驚有喜,「你沒事吧?」

鄭允浩在電話那頭低笑了一聲,「沒事,不要擔心。說正事吧……」

鄭允浩在電話那頭把自己的計畫給金在中詳細的說了一遍,金在中冷靜的聽著,時不時的問出一些關鍵問題,倆人討論了一陣達成了共識。

「只要引出了他,把他交給老爺子就行。這事只有你出面才行。」

金在中低低的應了聲。鄭允浩在電話那邊沉默了一下又接著道。

「不管之前老爺子對你做了什麼,放下吧,算是為了我,嗯?好不好?」鄭允浩非常懇切的求著金在中。

金在中沉默了。

鄭允浩心裡多少也明白,金在中一向都是那種有仇必報的人。

「雖然他很過分,我也非常恨他這樣對你,但是他終究是我爸爸。拜託!放過他,忘記殺他的事,好不好?」頓了下又溫柔的喊了一聲「在中。」滿滿的懇求,甚至還帶著撒嬌。

電話那邊很安靜,安靜到鄭允浩可以聽見電波的聲音,心隨著金在中的沉默不斷的揪緊,如果金在中堅持,他該怎麼辦?

金在中緊皺起眉頭,握著電話的手指都在泛白,面色陰沉的可怕,鄭允浩這樣的求他,他確實動搖了。

 

兩人靜默了一陣,最後金在中冷冷的道:「只有這一次,如果他言而無信我不會放過他。」

鄭允浩放心的笑了笑,「有你這麼好的夥伴,他是不會的。」

「少拍馬屁。」

鄭允浩又呵呵的笑了起來。

朴有天見倆人竟然調笑起來,急的在一旁張牙舞爪。

金在中不悅的瞥了一眼朴有天,沉聲說道:「昌珉和金俊秀失蹤了,可能是老爺子做的,想辦法查查。」

鄭允浩收起了笑,「嗯。知道了。」

「小心。」金在中還是忍不住囑咐道。

「嗯,會的……」在電話那頭沉默了下道:「想你了。」

金在中又習慣性的皺了下眉,「嗯。」

「嗯是什麼意思?」

金在中覺得額頭筋突突的跳,「我知道了。」

鄭允浩在電話那頭以手扶額,洩氣道:「好吧,你照顧好自己啊,晚安。」

聽著鄭允浩的話金在中覺得心裡有些空落落的,又拉不下臉子給鄭允浩說幾句甜言蜜語什麼的,只得硬邦邦的回了個「嗯」兩人這好不容易通上的電話就這樣掛了。

「放消息出去,就說我金在中有生意要和他鄭成浩合作。」

金在中的眼眸閃爍著一種勢在必得的興奮。

 

 

 

鄭允浩借由參觀老宅的幌子,將宅院上上下下徹徹底底的查了了遍,唯一可疑的也就地下室。

守在門口的人見鄭允浩走了來,連忙迎了上去,為難的道:「少爺,沒有老爺的允許不能進去。」

鄭允浩微微的皺了下眉,冷冷的看著眼前的人,「讓開。」

「少爺不要讓我們為難。」

「讓開。」

「少爺……」

那人一句話還沒有說完就被鄭允浩鉗住了脖頸,鄭允浩對著他微微了笑了笑,「不進去也可以,問你的問題必須老實回答,不然……」鄭允浩加重了手裡的勁兒。

那人艱難的嗯了一聲。

「裡面是什麼?」

「武器。」

對方沒有一絲猶豫的直接回答讓鄭允浩有些意外,對方眼裡坦蕩讓他明白對方沒有說謊,而且也覺得就算老爺子抓了人也是不會關在自己家裡的,真是有些關心則亂!

「不要讓我知道你騙了我,我可是很小氣的,嗯?」

「絕對……不敢!」

隨即鄭允浩鬆開了手,拍了拍那人的肩,「不要給老爺說我來過。明白?」

看守的人識趣的點了點頭。

鄭銘威看著鄭允浩的背影從監視器前站了起來,面無表情的走出了房間。

 

半夜,鄭允浩睡不著就下樓準備喝點酒,出了房間才知道整個房子還是燈火通明,鄭銘威還沒有睡。無視坐在沙發上的鄭銘威到吧台給自己倒了杯酒,鄭銘威也像是沒有看見他一樣,不說話。

一杯酒下肚了,鄭允浩看了看坐在沙發上一動不動的鄭銘威,一個人那麼孤零零的坐著,安靜的大宅更是讓他看著沒有生氣。又給自己倒了一杯酒,再拿過一個空杯子倒了些酒進去,拿著酒杯向鄭銘威走了去。伸手將酒杯遞給鄭銘威,老爺子挑眉看向鄭允浩,眼神有些意外。

接過鄭允浩遞過的酒杯,難得的笑了笑,「很久你都沒有給我倒過酒了。」

聞言鄭允浩和鄭銘威碰了下杯,淺酌了一口酒。

「怎麼還不睡?」鄭允浩問道。

鄭銘威緩緩的說道,帶著一絲懷念的味道,「那年我從美國回來看望你祖父,在這裡第一次見你媽媽,當時我只有16歲。」

鄭允浩忍不住微微的蹙了下眉,鄭銘威突然的感性讓他覺得毛骨悚然。

「當初收養成浩是我和你媽共同的決定,只是為了找個人保護你,陪伴你成長,你媽媽有心臟病懷你都是冒著巨大的風險,所以我們都知道不可能再給你生個弟弟或者妹妹。」鄭銘威很平靜的訴說著,「一開始並沒有想你走我後路的打算,可是你骨子裡的狠絕讓我覺得你就是做這個的料。」

鄭允浩不說話。

「你和你媽媽真的很像,很像,不僅是外貌還有脾性。」鄭銘威將杯裡的酒喝盡,喃喃的說道:「不是親生的你對他再好再壞結果都是一樣的,親生的永遠的都是親生的。」

鄭允浩原本低頭喝著酒這句話一下子撞進了他的心裡,他抬頭神色複雜的看向鄭銘威。

「你是我唯一的兒子,我唯一的親人。」說這句話的時候鄭銘威透出了一股濃濃的佔有欲和恐慌。

突然鄭允浩覺得眼前這個人很可悲,沒有愛人的陪伴,盡心培養的孩子背叛,還有自己時常和他作對。一個沒有愛的人,何其的可悲!他又如何的懂得去愛一個人?

 

「很多年了你都沒有這樣的聽我說過話,你很討厭很恨我對不對?」鄭銘威看向鄭允浩。

鄭允浩微微的笑了笑,「才發現原來你也是個不懂得什麼是愛的人,沒有那些枷鎖我也會留著你身邊,你是我唯一的父親。」

鄭銘威拿著杯子的手不由的抖了抖,心裡百轉千回,他收回看向鄭允浩的視線,突然他有些害怕看見鄭允浩的臉。

「即使沒有在中,我也會幫你拿回屬於你的一切,那是你的心血,我不會讓你白白拼搏一輩子。」

鄭銘威險些拿不住手裡的杯子,心在不住的顫抖著……

 

 

 

 

 

 

 

 

第四十七章

 

金在中放出了消息後,道上迅速的傳了起來,都有種看好戲的態度,金在中這麼大張旗鼓的絕對事情不簡單。鄭成浩當然也很快就收到了消息,他當然知道金在中和鄭允浩的關係,也明白這個時候金在中想和他合作目的肯定不單純,但是又捨不得放棄這麼好的機會。

他覺得金在中不是那種感情用事的人,況且他還有人質在手必要時這可以成為他的殺手鐧,思前想後還是決定會一會金在中,賭一把,要是和金在中合作成功,至少可以穩固他的位子,畢竟他是背叛老爺子才坐上去的,很多跟著老爺子打江山的老一派都不服,又不能貿然的除去那些人,怕的就是引起動亂。

捨不得孩子套不住狼,古話是沒有錯的。

鄭成浩也不是傻子沒有那麼輕易的就給了金在中機會,算是從金在中身上刮了些油水,想要合作那就要拿出誠意。金在中逼不得已給了他很多便利還幫他打通了些人脈,讓鄭成浩嚐盡了甜頭。經過幾次的視訊會議終於肯和金在中見面,他仗著金在中惦記著他手裡握著的那幾個兵工廠。

金在中放下架子給足了他面子,大大的滿足了他的虛榮心。

 

臨海的度假村以風景和服務聲名遠揚,還有一個設施俱佳的高爾夫球場,是各界名門豪商高官的最愛休閒處,也是鄭銘威產業下為數不多的幾處正當生意。

「聽聞九爺很喜歡這裡,特意選了這裡和九爺見面,可還喜歡?」鄭成浩說。

金在中面無表情聲平氣穩的說:「很好。」

鄭成浩笑了笑,手指不斷的敲打著桌面,看向對面沙發上冷傲的金在中,「九爺是打算怎麼合作呢?」

「給你想要的,但是你也要給我想要的。」

鄭成浩笑了起來,「想必九爺你也是知道了,老爺子一日未除,我這位子也就坐不安穩,當年九爺也是這麼過來的,你想你應該很明白。」

金在中微眯了一下眼,眼眸裡閃過一絲寒光。

「老爺子是一個,還有鄭允浩……」鄭成浩說到這裡停了下來,深深的看向金在中,「他才是最大的麻煩。」

金在中微微勾唇冷笑了下,「你和鄭老爺子的事我不會參與,但是鄭允浩你不要想動他一分,其他的什麼都好說。」

「呵……道上都在傳鄭允浩是你金在中的軟肋看來是真的。」鄭成浩做出一副不敢相信的表情。

金在中不悅的皺起了眉,鄭成浩的話語儼然已經觸到了金在中的底線,他的語氣讓他有種被對方捏住要害的感覺。

「你要注意你說話的語氣,否則我們沒得談。」

鄭成浩笑著點了點頭一副好說話的樣子,「你有辦法制住鄭允浩嗎?他可不是一個隻會喝奶的小奶貓,隨時都會亮出鋒利的牙齒咬你一口。你和我合作不就是明擺著和鄭家對著幹?」

「這些都不是你該操心的問題,管好你自己就可以了,其他的我自有分寸。」

鄭成浩笑了笑,「好,我要老爺子的命,相信你也很想除了他,只要成了,中東的輕型武器市場我立馬退出。至於鄭允浩……」

緊閉的房門突然被推開,鄭允浩似笑非笑的出現在門外,穩步走進了房間,看向坐在那裡臉色瞬間一白有些愣住的鄭成浩。

「我還是不勞你惦記了。」

鄭成浩刷的一下站了起來,惱怒的質問道:「金在中,你什麼意思?竟然敢陰我?」

金在中冷笑著道:「玩的就是你。」

「很會隱藏自己嘛,不是在中出面還真一時把你找不到。」鄭允浩假裝讚嘆的說道。

鄭成浩臉色一陣青白,腦子迅速的思考著現在的情勢,「只要你和我聯手,這江山我分你一半。」

鄭允浩冷冷的呵笑了一聲,「本來都是我的,為什麼要分你一半?」

鄭成浩從來沒有見過這樣傲然又充滿欲念的鄭允浩,他的漫不經心,眼裡的志在必得,他心下頓時有點慌了。

「金在中你不要忘了老爺子要殺你,你和他一起對付我對你沒有好處。」隨即又看向鄭允浩,「你以為你是他兒子你就高枕無憂了?老爺子是那種六親不認的人,你在日本建立的自己的勢力,為了金在中放棄了這邊的地盤,你以為你做的這些老爺子就會放過你了?」

「你錯了。」鄭允浩狠狠的否定了他,「你是他收養的,我是他親生的。不管怎麼做我都不會傷害他,他比誰都明白這一點。倒是你,他把你養大,你就這麼對他?」他的神色有些難過。

鄭允浩的這一番話還有他的神情金在中聽在耳裡看在眼裡,心裡很不是滋味,至始至終鄭允浩在心裡都還是愛著他那個父親的,這就是所謂的父子情吧?金在中微微的笑了,從沙發上站了起來。

「我累了。」

一句話頓時讓鄭成浩慌了神,「金在中,你不顧沈昌珉的死活了?還有那個員警。」

金在中眯眼看向鄭成浩,眼神裡透出隱隱的殺氣,「把人交出了,或許你會好過些。」

鄭成浩心裡也明白,鄭允浩能站在這裡那麼他今日必定是不可能安然的出的了這度假村,「想要人也可以,但是必須放了我。」

「你沒有資格和我談條件。」金在中冷冷的道。

「那麼你永遠也別想見著他。」鄭成浩一邊說著話,一邊迅速的拉開抽屜從裡面拿出一把槍,扣動扳機對準金在中就是一槍。

鄭允浩見勢立馬以身護住金在中閃躲到一邊,子彈將一個花瓶打碎,清脆的破碎聲就響在耳邊,而鄭成浩借機跳窗逃出之際更是仍下一枚小型炸彈。

鄭允浩護住金在中趴在地上,扔出一個菸灰缸向炸彈擊去,炸彈滾向牆角隨即轟然爆炸,門窗被震壞,玻璃全部被震碎,落了鄭允浩金在中一身,好在威力不大,只是爆炸引起的熱浪灼燒著皮膚,一陣陣的刺痛。

守在走道上鄭允浩和金在中的手下全都湧進了房間,韓赫得令立馬帶人隨著鄭成浩跳出了窗口追了去。

「沒有事吧?」鄭允浩緊張的問。

「沒事。」金在中不悅的抖著身上的玻璃碎片

鄭允浩這才放心下來,一把接過手下遞過來的槍。

金在中的神色狠戾說:「抓活的。」

「等我回來。」隨即鄭允浩便跳出了窗口。

金在中看向窗口,神色裡有絲絲的擔憂。子彈無眼,沒有誰能保證可以在彈雨裡全身而退。

 

度假村雖大但是地形簡單,除了一些房子就是草木根本沒有多少躲避的地方,而他們所在的位子在度假村的最裡面,想要順利逃出已經被重重包圍的度假村比登天還難。

鄭成浩雙手持槍,不停的射殺著圍堵他們的人,可謂是殺紅了眼,不停的狂奔著……

鄭允浩繞近路急速的奔走著直接殺到了鄭成浩前面,在鄭成浩分神對付其他人之際,舉槍,扣動扳機一槍擊中鄭成浩的手腕,一槍擊中腿彎。

鄭成浩雖已經中槍仍然奮力反抗著,閃身躲進一旁的花台,大聲的喊著:「放我走,我就告訴你沈昌珉金俊秀的下落,不然就等著給他們收屍吧。」

「跟我走,我可以保你不死。」

鄭成浩大笑幾聲,有些悲鳴,「鄭銘威會放了我?不要開玩笑了。」

話落他突然的躍出花台,不顧一切的開槍射殺著,跟隨鄭成浩的人也隨著開槍,期望著可以殺出一條血路。子彈嗖嗖的飛過……

一顆子彈擦著鄭允浩的臂膀劃過,鮮血隨彈飛出,連忙淩厲的轉身靠牆將自己隱藏來,待鄭成浩的槍聲慢了一拍的時候,瞧準時機瞄準就是一槍。

這就是鄭允浩,出手絕無虛發。

鄭成浩悶哼一聲,左肩又中了一槍,但是他仍然倔強的舉著槍,誓死不投降,朝鄭允浩扔出一枚輕型炸彈。

韓赫連忙一把護住鄭允浩就地一滾,炸彈爆炸,塵煙滾滾。

嗆的鄭允浩咳了幾聲,忍不住用手在眼前揮了揮了,突然的聽見了槍聲,鄭允浩和韓赫連忙躲在一旁,才發現不是對著他們這邊。

鄭成浩在趁扔出炸彈之際,沒命的狂奔,向著停在不遠處的高爾夫球車跑去,而這時站在高處的金在中架著狙擊槍對著鄭成浩另外一條腿就是一槍,接著對著他的右肩又是一槍,終於鄭成浩扛不住,倒在了地上。

鄭允浩看向樓上冷俊著臉的金在中,微微的笑了起來。

金在中看了他一眼,轉身走進了房間。

韓赫看了眼那把還架在陽臺上的狙擊槍緩緩的道:「九爺很久沒有練槍了。」

 

 

 

沈昌珉警告的對金俊秀說:「你不准拖我後腿知道不知道?」

金俊秀懶懶的瞥了眼沈昌珉,「剩點力氣吧,說那麼多話也不嫌累。」

這幾日兩人為了保存體力,都不太敢吃送進來的食物,食物裡都下了讓人渾身無力的藥。對方把他們給抓了,什麼也不做就是那麼關著。兩人都覺得這麼坐以待斃不是辦法等著外面的人來救也不知道要等到何時去了,這麼一直關著多多少少讓兩人心裡都有些抑鬱起來,為了不被逼瘋,還是決定再拼一次就不信逃不出去。

兩人默默的計算著時間,等著送飯的人來,窗戶都被封死,唯有等那個時機逃出去。

安靜的房間可以清晰的聽見外面的腳步聲,然後是開鎖的聲音,送飯的人走進了房間,這幾日兩人都很聽話,送飯的人沒有太防範他們,殊不知倆人為了保持清晰時不時互毆對方一頓,以疼痛來刺激身體。

那個人將飯菜放在桌子上,就轉身準備往外走,沈昌珉瞅準時機一下躍起,用領帶勒住對方的脖子,那人奮力的反抗起來,一手肘擊向沈昌珉的腹部,沈昌珉險些有些拉住領帶了。送飯的人又準備去拔槍,金俊秀連忙一把抓住對方的手,奪過槍。

「不要殺他。」用槍托擊昏了送飯的人。

「你動作可以再慢點。」沈昌珉恨恨的看著金俊秀,剛才為了勒住對方,幾乎用盡了他儲存的所有力氣。

「不要廢話了,趕緊走。」

………

 

 

 

 

鄭銘威看著帶著氧氣罩的鄭成浩微微的笑了,「一直以為你是個聰明人,沒想到你愚蠢的可以。你以為那麼輕易的就可以殺了我?你太嫩了!你就不該動那不該動的心思。」

鄭成浩虛弱的呼吸著,他以為他死定了,但是鄭銘威竟然救了他。

「你不過就是個棋子而已,原本找不到換回允浩的理由,剛巧你主動送上門。」

一開始老爺子就察覺出了鄭成浩有異心,但是又不敢反他。他就設計刺激鄭成浩造反,故意讓鄭成浩得逞傷了自己,以此來刺激鄭允浩。

算是對鄭允浩耍了個苦肉計。

鄭成浩的神色裡顯出了一些屈辱一些悲憤的神色,狠狠的瞪著鄭銘威。

「我不會殺你的,但是你這一輩子都只能呆在這裡。」

鄭成浩的四肢都被用鐵鍊鎖著,脖子上也帶著鐵圈,手上輸著營養液,他將靠這個維持著生命,鄭銘威是要將他活生生的變成一個活死人。

有些人的可怕並不在於他的殺人不眨眼,而在於他的手法,直接了當的死也好比活生生的被折磨而死。

鄭銘威在鄭成浩恐懼怨恨絕望的眼神中坡著腿杵著拐杖慢慢的走出了房間。

 

 

 

 

 

 

 

 

第四十八章

 

夜至,走廊亮起了暖黃的光,安靜的走廊沒有一絲的聲響,意外的沒有一個看守的人。

沈昌珉和金俊秀對視了一眼,上次吃了紅外線的虧這次不會這麼傻了,都不敢貿然的行動。

「不覺得安靜的有些不尋常嗎?」

沈昌珉看了一眼金俊秀,「槍法怎麼樣?」

金俊秀瞥了眼沈昌珉「你想硬闖?就算我一槍一個,人多了照樣把我們打成馬蜂窩!」

「那怎麼辦?就這麼乾等著?」

金俊秀觀察了一下四周,「退到牆角,你必須找把槍防身,我怕顧不了你周全,能逃就逃,不要管我。」

沈昌珉有些疑惑,這話怎麼覺得他是準備捨身取義的感覺?還不容他細想,金俊秀“嘭嘭”兩槍就將壁燈打滅,獨留了走廊最那一頭的一盞燈。

很快槍聲就引來了人,因為他們躲在牆角黑暗之下全然隱藏了起來,衝上來的人根本就沒有看見他們,待要跑近他們的時候,金俊秀又是幾槍,隨即俐落的就地一滾撿起剛才幾人的槍向沈昌珉一拋,貼牆靠在樓梯口,警惕的注意著樓下的一舉一動。

沈昌珉接住槍心裡想著以前好像小瞧了這個員警,身手蠻好的嘛!

「一分鐘之內他們的人就會來,動作必須要快。」

難得的沈昌珉沒有和他吵嘴,「小心。」

金俊秀轉過頭看了他一眼,微微的笑了下。兩人放輕腳步全神戒備向樓下奔去。半道就遇見了對方的人,雙方交了火。

 

槍林彈雨下可以說是寸步難行還要顧自身的安全,某個時刻沈昌珉覺得自己要橫著出去了。

在樓梯的拐角處有一個圓形的窗戶,沈昌珉一槍將玻璃打碎,縱身躍了出去。金俊秀連忙緊隨其後,無奈小腿還是中了一槍。

沈昌珉一把扶起金俊秀躲進一旁的花台邊,「忍著點。」

金俊秀無所謂的笑了下,「我掩護你,你自己逃。」

「你們員警都有這種英雄主義嗎?我可不想欠你人情。」

「不然我們都得死。」

「屁!閻王都要不了你沈大爺的命,何況是他們!」沈昌珉不再和他爭,環顧了下四周,驚喜的發現不遠處停著一輛車,「看見那輛車了嗎?你沈爺會帶你出去的!」

沈昌珉貓著身子快速的溜到車子邊,開了車門。

“嘭”子彈打在車門上,火花四濺。沈昌珉連忙一溜從車底滑到另外一邊用車身掩護自己。

連續的槍響,子彈乒乒乓乓的打在車身上,濺起無數的星火。

突然槍聲戛然而止瞬間又是一陣更加激烈的聲響。火力比之前猛了很多,而且莫名的停止了對他的攻擊。爆炸聲不絕於耳,破碎的建築物砸在身上隱隱生疼。

沈昌珉趁對方分神之際啟動了車子,將側邊的門打開,金俊秀一把抓住車門躍了上去,才見沈昌珉肩膀一片血紅。

「你中槍了?」

沈昌珉完全沒有精力去顧自己肩頭的傷,「現在絕對不止對方一撥人,趁亂我們趕緊逃。」腳下猛踩油門狂飆了出去。

 

剛一衝出去就看見朴有天末央手持槍正準備衝進去。

沈昌珉差點刹不住直接撞了過去,朴有天氣憤的踹了一腳車頭,「他媽的,老子來救你,你就這麼回報我?」

「我操!逃命好不好你不要耍橫啊!」

末央連忙上前拉住還要罵人的朴有天,招呼其他的兄弟趕緊撤離現場,搞出這麼大的動靜員警鐵定馬上就會來。

 

 

 

金俊秀是第一次親臨黑道大佬的家,而且還是被他們救來的,這感覺讓他覺得有根繩在不停的抽自己,很打臉!於是陰鬱著臉安靜的躺在床上讓金在中找來的醫生給他取子彈。

末央看著金俊秀一臉不自在的樣子便就找話和他說:「這次的事希望你可以忘了,誰綁架的你們這些都不要去追究了。」

金俊秀轉動眼睛看向站在一旁的末央,「你們知道是誰?」

末央也不隱瞞,點了點頭。

金俊秀沉默了下,「我是被沈昌珉給連累的吧?對方其實沒有想抓我?」

「這我就不知道了,不過很感謝你對沈少的照顧。」

金俊秀皺了下眉,「這是作為一個員警應該的,雖然你們是黑道,但也是公民。」

末央看著金俊秀正經嚴肅的臉,忍不住笑了,「你想吃點什麼?儘管說。」

因為打了麻藥取彈過程沒有一絲的痛苦,很快醫生就包紮好,給他掛上點滴。

金俊秀是覺得肚子有些餓,「隨便吧,我不挑食。」

「好,那你休息吧,一會兒會有人把食物給你送進來。」對著金俊秀笑了笑,轉身走出了房間。

 

在房間門開的一瞬間他看見門口有人把守著,也沒有多奇怪,雖然剛才和他們同生死過,畢竟這是金在中的宅院,而他還是個員警。

沈昌珉聽了朴有天將他們被綁後所發生的事完完整整的敘述了邊,這人一聽就有些抓狂。

「這事不對啊!他和鄭老爺子的恩怨幹嘛綁我啊?他未必一開始就算到你會和鄭老爺子聯手?沒有道理啊,要是知道又怎麼會上當。」

沈昌珉的一席話瞬間在幾人心中炸開,金在中的眸色暗了幾分。

朴有天思忖了下道:「我到覺得他一開始綁架你們就是為了威脅九爺,他急需要鞏固自己的位子,估計是想著用你來逼九爺做出一些讓步。」

「這麼不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惹惱了在中,還談個屁啊!」

「他可是知道九爺和允浩的關係,他哪裡知道九爺到底是站在哪一方?抓了你們算是保個底,如果九爺站在他那邊,他就順便把你們放了,反正你們也不知道是誰綁的你們。如果九爺是選擇的老爺子,那麼你們就是他威脅在中的籌碼。你懂不懂!」

金在中將朴有天的話細細的分析的道:「嗯,他說的有幾分道理。」

沈昌珉始終覺得朴有天的說法有些牽強。

「反正我覺得鄭老爺子沒有那麼輕易的就妥協,說不定就是個緩兵之計,利用你幫他除去叛徒。」

金在中站起身冷冷的笑了笑,「如果是這樣,我敢肯定他會真真正正的永遠的失去鄭允浩。」

鄭允浩最反感什麼,金在中心裡可是清清楚楚的。

 

 

 

鄭銘威手杵著拐杖站在窗邊面無表情的聽著陳嘉瑩的彙報。

「對不起,我們還是晚了一步,去的時候沈昌珉和金俊秀已經被金在中的人救走了。」

鄭銘威背對著陳嘉瑩,她看不見他的表情,冰冷的背影讓陳嘉瑩還是忍不住的皺了下眉。

「這事不能讓允浩知道。」

「明白。」

「出去吧。」

陳嘉瑩放輕腳步走了出去,她不太敢揣摩老爺子的意思,只是希望老爺子是真的想要救人。

 

 

 

 

鄭成浩在鄭允浩的心目中一直都是一個有想法沒有膽識的人,這也就是為什麼他一直沒有把鄭成浩放在心上的原因,可是萬萬沒有想到這次鄭成浩會這麼做。

看著被鐵鍊綁著,掛著營養液的鄭成浩,鄭允浩難免的動了惻隱之心。躺在床上苟延殘喘的人畢竟也是和他一起長大的,他叫了20幾年的哥,這也就是為什麼他開槍都避開了致命點。原本想著可以保他性命,可是這樣的他,讓他覺得也許死了會更好。

鄭成浩看著鄭允浩痛苦的掙扎著,眼裡有點點的淚花。

「不要動。」鐵鍊都磨紅了他的皮膚,鄭允浩連忙按住他,「我救不了你。」

鄭允浩的一句話讓鄭成浩安靜了下來,眼淚流出滑進他淩亂的髮。

鄭允浩在一旁坐了下來,「媽媽死去後就是你和爸爸陪伴著我,雖然從小你都不太和我親近,可是我還是覺得你也算是我親人。我很厭惡爸強加在我身上的一切,所以我選擇離開他,就想過過平凡的生活。我以為你會替我好好的照顧他,我也才走的那麼沒有牽掛。可是我沒有想到你會選擇去傷害他,他再可惡可恨那是養育你的人啊?在我知道這件事的時候我氣的想殺了你,對於背叛者必誅殺,這是幫裡的規矩,你傷害他就必須付出的代價。」說道這裡鄭允浩停了下來,看向鄭成浩緊閉的眼,「對不起,他始終是我父親,我不可能對他無動於衷。」

鄭成浩的睫毛不停的顫抖著。

「我也明白你會這麼做的理由,只是你錯了一點,也許爸不會給你權,但是可以給你利,我也永遠不會和你爭。」

鄭成浩猛的睜開眼睛死死的看著鄭允浩。

「我會盡力保住你的命。」

鄭成浩緊繃的神經突然就放鬆了下來,他可憐無助的看向鄭允浩堅毅的背影。

 

 

 

 

 

 

 

第四十九章

 

金俊秀看到鄭允浩的時候並沒有多少意外,早就了然他和金在中關係匪淺,仔細回想應該是很久就開始了吧?他這樣想著。

夜風夾著雨霧送進絲絲涼意,窗前的地板都有些微濕,鄭允浩走過去將窗戶關上。

金俊秀半躺在床上安靜的看著鄭允浩,他在等鄭允浩說話。

迎向金俊秀的目光,鄭允浩微微笑了下,似乎在思考要說什麼。他依著窗臺,直挺著背脊,半晌才充滿了歉意,很真誠的道:「對不起。」

金俊秀顯然沒有想到鄭允浩半天蹦出這麼一句,有些慌亂有些茫然的看著他,「沒有什麼對不起的,你不要有負擔。」

「我想我和有天的身份你應該很清楚了,後來和你的接觸也是為了拉攏你,希望你可以做我們的線人。」

金俊秀慢慢的直起身子有些不敢相信的看著鄭允浩,眼裡是滿滿的震驚。

「所以一切都是假的?所以你們和我做朋友根本就不是真心實意的?」金俊秀自嘲的呵笑了聲,突然像是明白了什麼一樣,「所以後來你跟我保持距離是因為覺得我幫不了你是不是?」

看著金俊秀受傷的眼神,鄭允浩的眸色不由的沉了幾分,「是也不是。」

金俊秀有些憤怒的看向鄭允浩,大聲的質問:「那是什麼?」

「我明白你成不了線人,我又是黑道的人,你作為員警和我們接觸太多對你沒有好處。」

金俊秀苦笑著,深呼了幾口氣,仰頭看向天花板就是不再看鄭允浩,他需要平靜自己的心情,這件事比知道鄭允浩朴有天是黑道對他打擊還大,他覺得自己簡直就像個蠢貨,像個小丑,賣力的在他們面前表演。

「我現在把這些都告訴你是因為把你當朋友,我不想有什麼事瞞著你……」鄭允浩看著金俊秀氣憤又悲哀的神情,咬了咬牙又接著道:「你無法原諒我也不強求,但是你要記住我和有天都真心把你當朋友。」

金俊秀緩緩低下頭看向他,欲言又止最後還是什麼都沒有說,頹然的倒在床上,緊閉的雙眸睫毛在微微的顫抖。

「你可以在這裡住到傷好,在中不會為難你。你好好休息吧,又什麼事就找末央當然也可以直接找我。」將燈關掉,放輕腳步走出了房間,對一直守在門外的末央說道:「幫我照顧好他。」

末央笑著點了點。

鄭允浩心裡也挺難過,對方一直真心實意的把他們當朋友,他們卻在算計人家,金俊秀跳起來給他幾拳,他都覺得是應該。還有那該死的朴有天,縮頭烏龜,把事全丟給他,讓他一個人來受良心的譴責,總有天要向他討回來。

 

 

 

 

朦朧的燈光透過雨幕照進露臺,整個露臺籠罩在虛幻的光暈中,有種夢幻的感覺。淅瀝瀝的雨聲清脆的響在耳邊,金在中將自己舒展開放鬆的躺在躺椅上。

鄭允浩拿了條毯子蓋在金在中的身上,「火氣大也不能這麼的不愛惜身體啊!」

金在中慵懶的半睜開眼眸,看向鄭允浩。

朦朧的燈光破碎的落在金在中的眼眸裡蕩漾出別樣的味道,迷離充滿了誘惑。

鄭允浩抿著唇微微的笑了下,隨即低頭用自己的唇觸碰著金在中的唇。

金在中眯起眼眸,感受著鄭允浩唇瓣的溫度。

就這麼相貼著誰也沒有動作。

直至兩人的唇瓣都變著有些火熱的感覺,鄭允浩才收回自己的唇將頭靠在金在中的胸前,努力的聽著他的心跳。

突然壞心的笑了,「心跳有點快哦!」

金在中抬手捏了一把鄭允浩的臉,「小混蛋!」

「噗!」鄭允浩忍不住笑了出來,他的九爺竟然也會這麼叫他,心情很好的坐在了地上,柔軟的地毯讓他覺得很舒服。抓起金在中將他的手平放在自己的手掌上,像是在比大小一樣,又將自己的另外一隻手放在金在中的手背上。

手上是鄭允浩傳來的溫度,全方位的包裹著,金在中的唇角不由微微的揚了起來。

「這些日子辛苦你了!」吻了吻金在中的手。

「只要你高興,那就值得。」

只是簡簡單單的幾個字讓鄭允浩的心頭暖的不得了,柔軟的可以擠出水來,雙手不停的磨搓著金在中的手。眼神切切的看著他,眼眸裡是壓抑不住的情感,在無止境的翻湧著。心間有千千萬萬的愛戀,將鄭允浩徹底淹沒。

看著鄭允浩微微濕潤充滿了愛意感動的眼眸,在燈光下閃閃爍爍,那雙眼眸美的不得了,俊俏面容上淡淡的紅暈,他覺得這個小子傻的不得了,也愛的不得了!

反轉自己的手,握住鄭允浩的手,一把拉起,攔腰抱住他,狠狠的吻了上去!

唇舌糾纏,激情纏綿。

冰冷的雨水隨風飄落在滾燙的肌膚上,讓金在中忍不住的激靈了一下,伸手攬過鄭允浩的脖頸深深淺淺的吻著。

鄭允浩的唇邊帶著淡淡的笑,朦朧下金在中常年不曾被曬的肌膚瑩白透著光澤,忍住的親了又親。

金在中捧住鄭允浩的臉,和他深深的凝視著,他要眼前這人永遠都在他身邊,他要他鄭允浩永遠都別想離開他。

鄭允浩像是讀懂了他的心一樣,不停的淺淺的吻著他的唇,「在中……」他深深的喃呢著,「和我在一起。」不是詢問句,是穩穩的陳述句。

這一次金在中難得的沒有和他爭誰上誰下,攀著著鄭允浩的肩承受著他的進入。

 

雨沒有停的意思,有種越下越大的趨勢,隨風而進的水露紛紛揚揚的落在情動的兩人身上。

鄭允浩將金在中抱起來從下至上的進入,這樣的體位猛烈的抽插讓金在中忍住的戰慄,懶懶的攬著鄭允浩的脖頸,緊抿著唇間溢出微微的呻吟。

這不是兩人第一次做愛,但是這一次是兩人最情動最渴求對方的一次。

這次的事件讓兩人都明白,這份愛情如果自己都不珍惜,那麼終究是會失去。他的過去重要嗎?那都是雲煙,他的現在他的未來全是自己的,這就夠了,這就足夠讓他幸福一輩子,他的隱瞞其實就是因為愛他,金在中釋然了。鄭允浩亦明白金在中只是因為愛著他,以前糾結煩擾的種種其實也不過是佔有欲作祟。

渴望得到的害怕失去的也不過是因為心不安,幡然醒悟彼此之間最大的問題其實就在於自己,對於對方不僅是要給予愛和信任,還有安心。

心定了,愛才會走的長久。

鄭允浩抱起金在中就著還相連的體位向屋裡走去,這裡風大還有雨露他還是擔心會涼著金在中。

金在中雖然明白鄭允浩的用意,但是卻很惱他竟然不退出來,就這麼直接抱著他,這讓他覺得很難耐。

鄭允浩看著金在中瞪著的眼眸,吻上他的唇,狠狠的吮吸著,下身也動作起來,還是得做點讓他高興的事。

 

 

 

雨夜漫漫,有人在悲傷有人在激情還有人在鬧騰……

沈昌珉拿著手機指著朴有天氣的語不成句,手一直不停的抖。

「你你你你……你你……你竟然在我手機裡放了追蹤器?」

朴有天坐在沙發上坦然的看著沈昌珉,「是啊!」心想你車裡還有呢!

「你說你是何居心啊?!你這是在侮辱我!」

朴有天皺了下眉,這話說的有點嚴重了,但是……

冷笑看著氣哄哄的沈昌珉,「我侮辱你?那你入侵我電腦呢?你就是對我的尊重了?」

沈昌珉瞬間歇菜!收回指著朴有天的手,黑著臉沉默不語。

「這下沒話說了?」朴有天冷哼了一聲,「看吧自己弄的多高貴,還不是一樣,接近我還不是為了探取點情報。」

沈昌珉轉頭,怒目而視,「那你呢?!接近我就是目的單純了?真好意思說!」

朴有天眯了眯眼,向沈昌珉走進一步,「不滿你可以走人,不送!」

沈昌珉瞪著眼看著朴有天,「你有本事再說一句!」

「門在那邊,不送!」

沈昌珉將手裡的手機一扔,可憐的手機“啪嗒”一聲摔在了地上,一把拎起朴有天的衣領,和他四目相對,眼眸裡都跳動著火花。朴有天放鬆的手慢慢的握緊,沈昌珉拎著領子的手越收越緊。

猛的,沈昌珉低頭一口啃上朴有天緊抿的唇。我讓你說!我讓你說!

朴有天被沈昌珉啃的一愣,銜著唇瓣的牙齒讓朴有天的心瞬間如擂鼓!

沈昌珉微微使力咬了一下,隨即放開,狠狠的看著朴有天,「你再多說一個字,我咬死你!」

朴有天愣愣的看著沈昌珉,慢慢的唇角忍不住的上揚。

沈昌珉被笑的有些不好意思了,臉頰微微泛紅,「不准笑。」

朴有天忍笑道:「沈昌珉,你真是個白癡!」

沈昌珉一聽怒了,拎著朴有天的領子將他拉近了幾分,「朴有天膽子不要太大!」

笑容在朴有天的臉上再也抑制不住,鬆開緊握的拳頭一把摟過沈昌珉的腰,吻了上去,含住他的唇,舌尖一探就滑進了沈昌珉的齒間。

「這才叫吻!懂不懂!」

 

 

 

 

 

 

 

 

第五十章

 

鄭家老宅雖然常年不住人,倒也沒有那種陰森詭異的感覺,定期都會有人來打掃修剪,院子裡的植物也是常年都青綠的,且很向陽,長都生機勃勃。

金在中在管家的引導下七拐八拐到了後園,後園不大到是佈置的很舒適,淺草配著鮮花,有個小鞦韆還有一個噴泉。鄭銘威看著鞦韆似乎在出神。

管家恭敬的對金在中點了下頭,示意他等一等,金在中面無表情的點了下頭。管家快步向鄭銘威走過去通報了一聲,便退了下去。

金在中示意韓赫就在原地等著,向鄭銘威走了去,落座,一系列動作乾淨俐落,隱隱的透著一股子霸氣。

「還以為你不會來。」

金在中勾起一邊嘴角笑了下,沒有接話。這就退卻了那還是他金在中嗎?開玩笑!即使知道有槍對著他,他也來定了。

「允浩知道我今天約了你,他倒還放心讓你單獨來見我。」

金在中神色冷淡,「那是因為他敬你這個父親。」

鄭銘威呵笑了一聲,眼眸裡卻沒有一點的笑意,「其實你心裡應該很明白……」鄭銘威沒有把話說明,冷冷的看向金在中。

金在中了然,無所謂的笑了笑,「只有你兒子才會相信你妥協了,拿他對你的感情來糟蹋,你心裡倒還過的去。」

鄭銘威笑著搖了搖頭,「也不儘然,他心裡應該是明白的,只是他在賭。對於這個兒子我了解的很,他賭我不敢再對你怎麼樣,他賭我害怕失去他。」

金在中不露聲色,神色平靜,他在耐心的等鄭銘威說下去。

「告訴你也無妨,鄭成浩的事是我一手促成的……」他拍了拍自己跛掉的腿,「這傷是我故意讓鄭成浩得逞的,只是為了刺激允浩,他恨我這個爸爸,可是他是我唯一的兒子我不能就那麼讓他一直恨我,我必須做點什麼來挽回他,所以佈了這個局。」他的面上帶著微微的笑,「剛巧再利用你,讓他知道要對我感恩。」

金在中陰沉著臉,心頭湧上了隱隱的怒火,不是因為對他的利用,而是惱怒這個男人對鄭允浩的不折手段。

「他是你兒子,你這麼精心佈局的設計他,到底是為了換回他的心還是徹底毀滅?」

「他恨我,他不願回到我身邊,這是我沒有辦法的辦法,你根本就不懂!是我一手造就了他,我不能就這麼放任他。」

「那你有想過他為什麼不願待在你身邊嗎?你強加在他身上的你想過他願意接受嗎?他有把他當自己兒子看待嗎?你只是覺得他是一個很完美的接班人吧?」

鄭銘威狠狠的瞪著金在中,「就是因為他是我兒子我才想要他完美,才想要他來繼承我的一切,這有什麼不好?你看鄭成浩拼了命的都想要。」

「但是他不一樣,他是鄭允浩。」

金在中不想再和他說下去,這樣的人這樣的感情他無法苟同,即使他也是一個心狠手辣為達目的可以不折手段的人,但是對於自己在乎的人他做不到。

 

見金在中站起身欲走,鄭銘威叫住了他,沉聲穩穩的道:「他是我唯一的兒子,我不能失去他,即使他很我,我也不能讓他離開我。」他聲音有些顫抖有些害怕還有著無助。

金在中轉過身看向鄭銘威,「你先學會如何好好待他,他是你兒子誰也搶不走,他有多堅強心也就有多脆弱。」他冷冷打量著鄭銘威,「他永遠都不會拋棄自己的親人,他有多重感情你自己心裡清楚,冷血無情的人只是你而已。」

噴泉在陽光的照耀下映出五彩的光暈,和煦的風拂過鄭銘威緊閉著眼眸的臉……

這次的談話依舊是不愉快的,但是金在中的心卻穩定了下來,雖然鄭銘威像個瘋子一樣,複雜性情多變,但是他卻不再害怕他會傷害鄭允浩,那份對鄭允浩的情倒是從神色間深深的透了出來。

一個父親對自己的兒子耍了心機,玩了感情,是何其的悲哀!他突然有些同情鄭銘威也為鄭銘威感到慶幸,他的兒子是鄭允浩,一個重情重義懂得如何愛有擔當的男人。放鬆自己長長的舒了口氣,向韓赫招呼道讓鄭允浩記得晚上回家吃飯!

 

 

 

鄭允浩接到韓赫電話的時候正和朴有天陳嘉瑩在咖啡廳悠閒的享受著下午時光。

「不是吧?金在中也會查崗?」朴有天不敢相信的看著鄭允浩。

鄭允浩笑的一臉溫柔,「晚上得回家吃飯。」

陳嘉瑩和朴有天對視一眼,心裡都有點寒,這個發展有點詭異了。金在中這算是養小白臉呢?還是鄭允浩被包養呢?

「你現在和金在中怎樣了?你算是他的小情人呢?還是他是你的好情人呢?曖昧不明糾糾纏纏這麼久,也該有個准信了吧?這次的事金在中算是表態了吧?」陳嘉瑩自認自己作為鄭允浩的老姐此刻就應該充分發揮下。

鄭允浩只是斜掉著眼看著陳嘉瑩,沒有說話,

「不是吧?還在氣你隱瞞的事?金在中不是這麼小氣的人吧?」

朴有天想著應該不會吧,回想那幾天金在中的擔心緊張他是清清楚楚的看在眼裡的,不像是還把那事放在心上的人啊!朴有天也詢問好奇的看向鄭允浩。

「他都打電話叫我回家吃飯了,你們覺得呢?」

「呀!」陳嘉瑩瞬間明白過來自己被耍了,氣的敲了鄭允浩一下。

朴有天想起個讓他困惑了很久的事「那個末央……是……金在中的情婦?你們這是一男一女共侍一夫?」一副你真可憐真重口味的表情。

鄭允浩眯了眯眼眸,隱隱散發出一陣殺氣,咬牙切齒道:「朴有天,你信不信我明天就把你丟到非洲去管工廠!」

鄭老爺子在非洲建立了自己的兵工廠,在那裡有充分的勞動力啊。

朴有天示意鄭允浩冷靜,「我這不是關心你啊!」

「末央不是他的情婦而是他的左右手。」

陳嘉瑩點了點頭肯定了鄭允浩的話「那個末央……他是前幫主的情人,因為和其他人偷情被幫主發現,金在中在槍口下救了她,而且後來金在中能除了老幫主她也有一份功,所以金在中對她很好,她對金在中死心塌地也就是為了報恩,背景不複雜,應該沒有多大的問題。」

鄭允浩肯定的點了點頭,「她很厲害,是個有本事的女人而且可以肯定她不愛金在中。」

很久之前他就和末央談過,他記得當時末央嘴裡叼著菸眼裡帶著笑意,拍了拍他的肩說他給不了我要的,所以我不會浪費自己的感情。

陳嘉瑩和朴有天不置可否,挑了下眉,細細的品著自己杯裡的咖啡。

 

「有天,日本那邊以後就由你直接和川崎聯繫,韓國這邊還是老樣子不變,小事你們自己就做主了不需要再經過我,以後要忙了的事更多了,你們就多操點心。」

朴有天和陳嘉瑩詫異的看向鄭允浩,顯然不太明白他為什麼突然說這些。

鄭允浩看著兩人瞪圓的眼睛,忍不住的笑了,「既然逃脫不了那就好好的幹。」

「老爺子又逼你了?」

鄭允浩搖了搖頭,他會真的妥協嗎?其實他們心裡都明白,根本就沒有選擇。「老爺子從此就是一個人,不能看著他不管,這也算是為了在中。」

朴有天和陳嘉瑩的都忍不住的皺眉,神色也黯淡了幾分。

「這個圈子太亂太複雜了,只要他還在這裡我就不可能袖手旁觀,放著現有的這麼好的資源我幹嘛不利用,即幫了在中,也圓了老爺子的願,挺好的!」鄭允浩很淡然的說著,嘴角含著淺淺的笑意,沒有一絲的怨一絲的無奈。

午後的微風風輕撫過鄭允浩微帶笑意的俊顏,透過樹縫破碎的陽光散落在鄭允浩的頭頂,閃耀著點點的光。

鄭允浩端起咖啡杯看向坐在他對面的兩人,他的眼眸裡閃爍著熠熠的光彩。

朴有天深吸一口氣,「好,我陪你。」端起了自己的杯子。

陳嘉瑩有些無奈有些心疼的看著兩人,「不管怎麼樣,你嘉瑩姐永遠都站在你這一邊。」端起自己的杯子和他們碰了碰。

三人相視一笑……

 

 

 

 

晚飯時,鄭允浩特意叫了金俊秀一起吃,這些日子金俊秀一直住在金在中的宅院,出不得,逛不得,只要踏出房門一步都會有人跟著,著實讓金俊秀惱怒。

看著一桌子的精緻菜肴,金俊秀是沒有多少胃口的,骨子裡的員警那種正義感就讓他不能接受和一個黑道大佬這麼坐著吃飯。其實打心底裡金俊秀也是佩服金在中的,一個人要這樣的呼風喚雨掌控這麼大一個幫派組織得有多大的本事才行,可他做的再厲害那也是法律所不容的,黑的就是黑的,永遠都白不了。

金在中落座瞥了一眼金俊秀,沒有說話拿起酒杯向金俊秀示意。

金俊秀看向金在中,沒有舉杯回應他,金在中眼裡的淩厲倒是沒有讓金俊秀畏懼,金在中黑亮的眼眸定定的直視著他,隱隱的透著一股子強勢,不斷的壓向金俊秀,金俊秀一瞬間有種自己被包圍了的錯覺,平放在腿上的手不自覺的抽動了下。

金在中微微勾起一邊嘴角,聲音清冷的道:「怎麼?不敢喝?」

一句話瞬間刺激了金俊秀,舉起酒杯,微微的笑著,「九爺多慮了。」仰頭將自己杯裡的酒喝了盡。

手裡的酒杯剛落下,一直站在身後的韓赫上前一步把酒又給他斟滿。

金俊秀看著酒液在杯裡翻湧,心裡的那股子氣也不停的竄湧。

鄭允浩招呼金俊秀吃菜,一邊囑咐著不要喝太多了,畢竟才受了傷。金在中看了眼鄭允浩笑的一臉溫柔的臉,面無表情的吃菜。

一頓飯吃了過半也沒有再多說一句話,菜吃在嘴裡如同嚼蠟,索性就放下了筷子。

鄭允浩見金俊秀放了筷子,看向他:「吃好了?」

「嗯。」

金在中也放下了手裡筷子,依舊聲音清冷的說道:「你的傷也好的差不多了,明天就可以走了。」

金俊秀心裡一動,僵硬著臉,「謝謝九爺這幾日的照顧。」

一個員警被黑道大佬軟禁還不能把對方繩之以法還要感謝他,金俊秀覺得要瘋了。

金在中勾唇一笑,「不用客氣,我只是在感謝你對昌珉的照顧。」話落便起身離開了飯桌。

金俊秀看金在中上了樓,才對鄭允浩說:「我想和你聊聊。」

鄭允浩點點頭,「花園不錯。」

金俊秀猶豫了下,畢竟那還是金在中的地盤,但是轉念一想,我一個員警還怕你不成了,也就沒有再說什麼。

 

夜空下的花園有種幽謐的神秘感,潺潺的流水聲和淡淡的花香讓不由的心曠神怡。

這次金俊秀沒有等鄭允浩說話就自己先開了腔,「其實我覺得自己挺失敗的,我不是一個合格的員警,你知道這幾天我在想什麼嗎?我在想如果……如果……」金俊秀頓了頓,似乎有些說不下去,他深呼了一口氣,「如果你的犯罪證據被員警掌握,我能把那把手銬銬在你手腕上嗎?我做不到,我明白我的意思嗎?我怕我做不到一個員警應該做的。」

鄭允浩沒有說話,只是低垂著眼眸認真的聽著。

「我喜歡過你,我也喜歡過有天,我不知道那種喜歡是不是愛情的喜歡,但是我是真心喜歡和你們在一起的感覺,但是你卻給我說你們接進我是為了套取警方的情報。」金俊秀的眼有些紅,「你認真地回答我一次,後來你們有把我當朋友嗎?」

鄭允浩眼神堅定,語氣肯定的道:「有。」

金俊秀抬手摸了一把自己的臉,猛吸了一下鼻子,拍上鄭允浩的肩,慢慢的收緊了手指。

鄭允浩微微的笑著認真的看著金俊秀,「你是一個優秀的好員警,如果真的有那麼一天,不要猶豫用你手裡的槍對著我,用你的手銬銬起我,我鄭允浩依舊會對你說一句好兄弟。」

金俊秀一把抱住了鄭允浩,緊緊的。

鄭允浩安撫的拍著金俊秀的背,是朋友又是敵人,是非對立,世界萬物總是處在一個對立中,說不清也道不明。

 

 

 

鄭允浩輕輕的扭開門鎖,放輕腳步走進房間,金在中正依著窗臺,眯眼看著他。

「聊的挺開心的啊!還以為你們徹夜長談呢。」

鄭允浩抿著唇忍著笑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思索著該怎麼接他的話。

金在中微蹙了下眉,「站在那裡做什麼,過來。」

鄭允浩把自己挪了過去,低頭親了一下金在中的唇。

金在中挑眉看向他,一手挑起他的下巴,「去把自己洗乾淨。動作必須快點,明白嗎?」

鄭允浩挑了一下眉,詭秘的一笑,點頭應著,親吻了一下金在中的手轉身走進了浴室。

房間的裡飄散著淡淡的酒香,雖然已經依鄭允浩少喝酒了,但是每日金在中總還是忍不住的會喝上幾杯。

鄭允浩只在下身圍了條浴巾就走了出來,頭髮也是微濕,金在中一邊倒酒一邊眯眼打量他,唇邊帶著一抹邪魅的笑。

鄭允浩拿過金在中剛倒滿酒的酒杯,「你已經喝了很多了,你答應過我的。」將酒杯放在了自己的唇邊。

金在中看著鄭允浩吞咽酒上下浮動的喉結,黑亮的眼眸如同星辰。

「關於你和那個員警到底說了什麼我沒有興趣知道,只是希望你提防著點,他畢竟是員警。」

如果不是這次的事態複雜,他也是算是救了沈昌珉一把,金在中鐵定會除了他。

鄭允浩將手裡的空酒杯放下,在一旁坐了下來,「不是有句話叫官匪一家親。」

「我不想你有閃失,明白嗎?」

金在中的眼神灼灼,瞬間灼熱了鄭允浩的心。

鄭允浩垂了眼眸輕聲問道:「當初為什麼會選擇走黑道?」

金在中顯然沒有想到鄭允浩會問這個問題,微微的愣了下,隨即平淡的道:「為了生存。」

一個人在這個世界上總有自己必須扮演的角色,既定的命運,無論是為了什麼目的,那是註定。

金在中的回答直接而真實,沒有人會說混黑道是因為帥有氣勢,沒有誰會想時時刻刻的生活在槍口下。鄭允浩的心尖一疼,他出身黑道世家,這是他無法選擇的,而金在中為了生存逼於無奈必須只能做出這樣的選擇,心疼眼前這個男人,他想保護他,他想要從此就護著他。

「在中……」鄭允浩輕輕的喊了他一聲,又不知道該說什麼,張了幾次嘴最後輕笑了出來。

金在中有些無奈的看著鄭允浩,「你呀……」雖然神色依舊是冷冷的,但語氣裡竟帶著幾分寵溺,「我還不需要你操心。」

鄭允浩眼帶笑意的看著金在中,僅僅是喊了一聲他的名字,對方就全明白了,這是一種怎麼的默契?

用心去感受另外一個人的心,愛就這麼簡單。

鄭允浩堅定真摯的道:「我會一直在你身邊,陪著你,和你一起努力生存下去。」

金在中深深的看著鄭允浩,感受著他灼熱的目光,感受他深切的愛戀,金在中突然有種感覺,這才是他這輩子最正確的一個選擇。一個小心愛著他,用心愛著他,不顧一切愛著他的鄭允浩。

金在中感覺眼眶有些濕熱,因為一個小子的話心裡暖到差點想哭,又有些咬牙切齒,但還是忍不住微微的笑了,柔柔的,如同冬日裡的暖陽。這樣的情緒只為一個人,他已被鄭允浩以愛之名困在了他築建的牢籠,無從逃脫。

他依舊樂於如此。

面前這個會笑會濕了眼眶會放下所有枷鎖的金在中,是他鄭允浩的,是愛他鄭允浩的,是只屬於他鄭允浩的,為了他,他會努力在這個圈子更好的生存下去。

唇瓣相貼的時候,兩人都不由的心裡一動。

愛的有多深這個吻就有多纏綿。

金在中躺在床上伸手撫過鄭允浩的臉頰,眼神溫柔的看著他。

鄭允浩低頭輕輕的吻著金在中的唇,貼著他的唇深情溫柔的說:「我愛你。」

 

鄭允浩抬起自己的腰讓金在中進入了自己,這樣的姿勢讓金在中進入的很深,他有些難耐的揚起了頭,喉結不斷的上下抖動著,緊抿的唇透著一絲無助。金在中有些緊張的看著鄭允浩,畢竟這是鄭允浩的第一次。鄭允浩微喘了幾口氣,對著金在中魅惑的一笑,緩緩的扭動起腰肢。

微張的唇,半眯的眼眸裡盡是誘惑,情動的看著金在中。

在這樣的注視下金在中終究是控制不住自己,抱住鄭允浩快速的抽插起來。

鄭允浩懶懶的環著金在中的肩,不斷的吮吸著金在中的頸側,那是大動脈的位子,用唇舌最直接的感受著金在中生命的跳動,深深的吮吸。

唇齒相依,縱情纏綿,仿佛已經融入了彼此。

相扣的十指緊緊的握著對方。

不管他的說的一直是有多久,不管他沉默的微笑是否代表他也願意一直和他一起。抓住了那麼就永遠都不要想逃開。

 

晨光微曦,晨風將紗簾吹的微微的揚起……

金在中轉過頭看著身邊熟睡的面容,久久的凝視,輕輕的緩緩的在鄭允浩的唇瓣上印下一個吻。

虔誠而情深的道:「我愛你。」

 

 

==================正文完====================

 

恭喜在中終於反攻成功啦!!!

這篇文呢~~其實在我看來一點都不虐

從一開始的不了解,到後來看到對方為了自己努力的樣子,再不心動都是鐵石心腸來著的

作者在在中為了允浩慢慢改變的部份情緒的變化拿捏的剛剛好

而允浩時而冷酷時而淘氣撒嬌的模樣也十分令人悅心

兩人的性格的描寫我覺得都有不同於其它的黑道文,我很喜歡

這裡面唯一可憐的角色當屬金俊秀了

看到他沒和萬年的CP朴有天在一起實在感到遺憾

我雖然對米秀CP無感,但他們兩人沒在一起也讓我不習慣啊~~~

(朴:我也不習慣啊~~我不要沈昌珉!!!!)

(沈:泥以為我習慣嗎?老紙喜歡女人!!!!!)

 

這文有番外~還蠻長的

大概分兩天PO完

 

 

 

 

 

    文章標籤

    允在 YJ 豆花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