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第一章

 

海風柔柔的吹著,帶著微微的涼意吻上肌膚,臨海的高爾夫球場被鄭允浩正式接手,將整個度假村大勢的修整了一番,軟硬體都引入了最好的,經營的有聲有色。

金在中閒暇無聊的時候除了去騎騎馬,偶爾還會來這裡揮兩杆子,打發下時間。

兩人現在可以說是各施其職,鄭允浩主要是白面上的事,當然老爺子手裡繼承來的黑道勢力也不能就放了,兩手爪,忙的焦頭爛額。金在中是只管自己手裡的事,不干涉鄭允浩,

鄭允浩也不插手他的事。除非一些必要的合作,兩人都分的很開,倒不是見外,防著誰,分開來算是留條後路。

 

金在中帶著墨鏡緊抿著唇看著鄭老爺子揮杆,金在中一直覺得很邪門,為什麼他每次來都會遇見鄭老爺子?命裡犯沖!

鄭老爺子滿意的看著球進了洞,轉過身看向金在中,「允浩打球都是我教的,你想要打贏我,還得再等幾年!」

金在中帶著墨鏡看不到眼神,但是緊抿的唇扯出一個冷冷的弧度,就知道他一定是不屑的看著老爺子。

「怎麼?不敢來了?」鄭老爺子挑釁的看著坐在球車上一動不動的金在中。

「這有風你也不怕閃了舌頭。」還真敢說。

於是兩人就比試了起來,火藥味很濃,都不是示弱認輸的主。

雖說鄭老爺子漸漸的默許了鄭允浩和金在中,但還是喜歡和金在中作對,幹些氣死金在中的事,但也都不是什麼大事,金在中為了不讓鄭允浩為難都忍了,要是實在受不了,就拿鄭允浩出氣。

鄭允浩夾在兩人中間很是難做,和鄭老爺子談過幾次話都不見成效,也不知道還有什麼折,老爺子折騰的也不是大事,讓他也很無奈。金在中是那種絕對不會受一絲氣的人,為了他是忍了又忍,把他心疼不得了。

有時候他就忍不住的感嘆果然老婆和家人相處問題是最煩惱的事!

 

鄭允浩伸了個懶腰站起身拿過掛在一旁衣架上的外套,邊走邊穿。到了高爾夫球場就看見鄭老爺子正在揮杆,金在中站在一旁緊抿著唇注視著老爺子。

「怎麼又卯上了啊?」鄭允浩問韓赫。

韓赫萬年僵硬的臉也露出一絲的無奈,「這次還是鄭爺挑釁九爺的。」真不是他袒護自家主子,只是他覺得需要講出實情。

鄭允浩無奈的抿了一下唇向金在中走了去,金在中轉過頭看了他一眼,沒有說話,依舊的面無表情。

鄭老爺子見鄭允浩來了,將手裡的球杆遞到鄭允浩的面前。

鄭允浩笑著搖了搖頭,開玩笑他要是接了這個杆,金在中鐵定要生氣。

「下次再玩吧,時間不早了。」

鄭老爺子看了眼面無表情散發著冷冷氣場的金在中,將杆扔給身後的球童,轉身就走。

鄭允浩接過金在中手裡的杆,遞給球童,看著印在金在中墨鏡上的自己忍不住的笑了,「走吧。」

金在中蹙了下眉,冷冷的道:「很好笑嗎?」

鄭允浩收住笑摸了摸鼻子,「因為老爺子可以看見一個不一樣的金在中,其實也挺好的。」

金在中靜默的看著鄭允浩,緊抿著唇,最後是什麼也沒有說坐上了高爾夫球車,鄭允浩低頭淺淺的笑了笑,跟著金在中上了車。

 

 

 

最後三人回了鄭家老宅吃了晚飯,鄭允浩和金在中才又回自己家。

車窗被搖了下來,風呼呼的吹著,金在中冷著臉沒有要主動說話的意思,他一直不明白鄭老爺子怎麼就那麼幼稚不可理喻。雖然老爺子現在不妨礙他和鄭允浩,但是時常的挑釁也

讓他很是煩躁。

鄭允浩見金在中臉色不好,明顯的有些生氣,思忖著得主動和他說說話,不然這人會一個人氣很久,「崔尚武有給你發邀請函吧?明晚的宴會。」

自從那次的事件後他們兩人和崔尚武的關係就變的微妙起來,明面上一派和氣,暗地裡崔尚武沒少和他們過招,上次的事件讓崔尚武心裡一直都記恨著他們。

「他最近暗地裡的小動作很多,你要多留些心眼。」

鄭允浩無謂的笑了笑,「沒事。」

金在中看著鄭允浩明亮的黑眸,緊抿的唇有了些鬆懈,自從確定了彼此的心意,兩人就順理成章的進入到了一種老夫老妻式的相處模式,主要是他這個人不善於表露自己的感情,

那會讓他覺得彆扭,感覺特別的矯情,他無法想像那樣的自己,他也做不出來那樣的事。所以什麼浪漫的事他是不可能做,就連鄭允浩有時候做點什麼都會讓他覺得不自在,他不知道該怎麼回應對方,那種纏綿深情的話語他說不出口,溫馨窩心的話也講不出來,只有硬邦邦的接招。

鄭允浩倒是很習慣金在中的反應,反而覺得金在中有些無措有些茫然有些慌亂的樣子很可愛。要是金在中知道鄭允浩在心裡已經將他和可愛這樣的詞語劃等號恐怕會氣的想打人。

 

車子路過一個街口的時候剛巧一群青年在放煙火,歡樂的嬉鬧,放肆的大笑。

鄭允浩和金在中都不由的看了一眼,燃燒的煙火璀璨又美麗。

鄭允浩讓司機停了車,轉過頭看著金在中笑著道:「下車透透氣吧。」

金在中微蹙了下眉,在鄭允浩期待又熱切的目光下妥協的點了點頭。

很久金在中都沒有這麼在街上走過了,他都快不記得上次這麼在街上散步是什麼時候了,也忘了那種感覺。身份使然,讓他根本的失去了這份樂趣。

「吃過飯這麼走走也挺不錯的。」鄭允浩心情愉悅的道。

金在中冷冷的潑了他一盆涼水,「這麼在街上走很危險。」

他們的仇家多,誰也說不準會不會有人打冷槍,特別是最近和崔尚武的關係越發的僵硬起來。

「偶爾這麼走走沒事的,誰又會知道你今天要在什麼地方散步。」

「小心點是對。」鄭允浩的滿不在意有些讓他生氣。

鄭允浩見金在中面露不悅便識趣的轉移了話題,看向那群還在放煙火的人群,「小時候照顧我的阿姨經常帶我放煙火,她說煙火燃放的是一種希望一種幸福。」

「那這個幸福也太短暫了。」

煙火也就是那一霎那的美麗,稍縱即逝。

「我當時不明白,後來才懂,她是想告訴我,人生沒有絕望,隨時都可以多姿多彩,幸福不是那麼難。」

金在中忍不住的多看了一眼那些正在絢爛綻放的煙火,突然的放鬆語氣道:「你想放嗎?」

鄭允浩驚喜的看向金在中,金在中剛才問他要不要放煙火?

金在中轉過頭看向他,微微的笑了。靈動的眼眸裡沒有了淩厲銳利只有淺淺的笑意。

鄭允浩跑向那群人和對方交涉起來,金在中站在原地眼眸追隨著鄭允浩。

你說煙火燃放的是希望和幸福,那麼我給你。

只要是你想要的。

 

鄭允浩拿了煙火棒回來,滿面笑容的遞到金在中面前,金在中愣了一下緩緩的抬手接過了煙火棒。

鄭允浩很是高興的笑了,「走吧,我們回家。」

「不放嗎?」金在中看了看手裡的煙火棒,這東西可以說是他第一次這麼近距離的接觸。

鄭允浩牽住了金在中的手,鎖著金在中的眼眸,鄭重認真的說:「不放。」

金在中蹙了下眉,不解的看著鄭允浩。

「我沒有絕望,我很幸福。」

金在中面無表情的看著鄭允浩,「我知道。」

鄭允浩無奈的舉起兩人相握的手,「我明明抓著幸福呢,為什麼還要放?」

金在中面色有絲動容,眼神也越發的柔和起來。

「什麼時候你覺得你需要放了,告訴我。」鄭允浩柔聲說道。

金在中拿著煙火棒的手指緊了緊,低眸看了看那根煙火棒微微的笑了,他想這次這玩意沒有放,他這輩子估計都不會放了。

 

 

 

 

 

 

 

第二章

 

金俊秀一臉疲憊的走出警察局,抬頭看了看天,長呼了一口氣,從昨晚逮捕行動後就一直待在局裡,一天一夜的沒閡眼,總算是將那個犯人的嘴給撬了開,所以這警察的活兒真的不是一般人可以做的。

四處看了看也不見沈昌珉的車,心裡嘀咕著這個混蛋不是說來接我嗎?拿出手機就給沈昌珉打電話。

「沈大醫生,請問你的座駕在哪裡?」

「馬上就到了,不是堵車嗎?急個屁啊!」也不管金俊秀是不是還有話說,直接就掛了電話。

金俊秀看著突然就掛斷的電話,一臉的鬱悶。自從上次的出生入死後,他們的關係就變的很微妙,說是朋友吧,金俊秀就想著別讓我掌握了你的犯罪證據,沈昌珉就想著死警察一天就想著抓我,遲早要收拾了你,但是倆人又不是完全的敵人,還是可以坐一張桌子上吃飯喝酒聊天。

「俊秀……」朴有天坐在副駕駛朝金俊秀招手。

金俊秀幾步走了過去,坐上車又是對沈昌珉一陣的冷嘲熱諷。

沈昌珉最後毛了,「姓金的,你信不信我現在就讓你去死。」

「在我死之前我一定先把你逮了。」

朴有天想笑又不好笑出來,看著窗外倒退的景色,辛苦的忍笑。

「就我們三個去吃飯?」金俊秀還是覺得和沈昌珉這麼鬥嘴下去是浪費精力。

朴有天點了點頭,「允浩晚上有應酬,他最近在準備招標的事。」

「準備做什麼?」

鄭允浩開始慢慢的做著白面上的事,金俊秀是打心底裡的高興,他還是不想真的有一天把手銬銬在鄭允浩的手腕上。

「打算修建一個主題樂園。」說著笑了笑,「還是送給金在中的。」

金俊秀一下有種被噎著的感覺,金在中一個黑道老大送他樂園?太不符合形象了吧?

朴有天看著金俊秀的面色,「很驚悚吧?」

「無法想像,讓我獨自消化一會兒。」

沈昌珉和朴有天都哈哈的笑了起來,其實他們知道的時候也是這種反應,就連金在中自己都有點無語,送他啥不好,送樂園?他要那玩意兒幹啥?

 

 

 

鄭允浩一身經典黑色西裝外套,打底隨意的穿著一件白T,帥氣不失禮數,一條藕色的絲巾更是給他增添了一絲浪漫的柔情。金在中則是一套簡單的西裝,襯衣的衣領扣隨意的敞開,兩人看著休閒又大氣。

看著從門口走進來的兩人,崔尚武迎了上去,一臉的堆笑。

「歡迎啊,裡面請。」

鄭允浩禮貌的點頭示意,微微的笑著,側身示意金在中先行。

金在中看了眼鄭允浩,向崔尚武示意,同他一行走進了宴會大廳,詢問著辦這酒會可是有什麼重要的事。

崔尚武笑著道:「能有什麼事,也就是讓大家聚一聚,隨意。」

平白無故的聚會,還請了那麼多有頭有臉的人,還多是黑道的人,沒鬼才怪。金在中不露聲色,冷俊的面容看不出情緒。

鄭允浩唇角含笑,一副神秘莫測的樣子,「崔先生費心了。」

「哪裡,你們隨意,那邊有客人我去迎接下。」

兩人點頭,示意他請便。

鄭允浩隨手從侍應那裡拿了兩杯酒給金在中,「從我們進來開始大家的神情就顯示出了一副興奮又期待的樣子。」

金在中接過鄭允浩手裡的酒,狠戾的眯了下眼,「靜觀其變,看他們能耍出什麼花樣。」

鄭允浩微微的聳了聳肩,一臉的無奈,「我猜他們忍不了多久就會發難的。」環顧了下四周,「看樣子人來的差不多了。」一副隨意悠閒到不行的姿態。

金在中看著鄭允浩完全放鬆,氣定神閒的樣子,突然的有些想笑,這人就是有這種魔力可以讓他的心情變的很愉悅。天踏下來他金在中都不在乎,他最見不得誰因為一丁點大的事就怕是一副要死的樣子,會讓他覺得很厭惡煩躁,鄭允浩的臨危不懼,隨意傲然的姿態是他最欣賞的。他金在中的人又怎能是那種畏首畏尾的人。

 

獵都的少主向兩人走了來,壓低聲音道:「他們是準備彈劾你。」

金在中聞言覺得甚是可笑,他們有什麼資格來彈劾我?

「笑話。」金在中面色陰厲的道。

獵都少主當然也是這麼認為的,一群人吃飽了撐的給自己找不快。

鄭允浩挑眉看著獵都少主,「你怎麼一副看好戲的樣子。」

獵都少主聽了鄭允浩的話笑了笑,「很有意思不是嗎?」

金在中微眯了一下眼,面色帶上了幾分的戾氣。

鄭允浩心裡明白,這是個想坐收漁翁之利的人,「很感謝你的消息。」舉杯向獵都少主示意。

獵都少主和他們倆碰了碰杯,「我覺得你們最好通知你們的人做個準備,以防萬一,誰也不知道他們會不會還有其他什麼動作,這裡畢竟是別人的地方。」

鄭允浩微蹙了下眉,點了點頭。金在中狠狠的握著酒杯,他倒要看看這些人想做什麼。

 

事情的發展果然跟獵都少主說的一樣,一群人的話題很自然的引向了那個方向,而且一些商界的人都被隔離開來,在場剩下的也都是黑道上的人。

金在中和鄭允浩坐在沙發上傲然的看著眾人,冷厲的眼神裡透出絲絲的殺氣,唇邊含圌著一絲冷笑。

「九爺,既然已經說到了這個份兒上,不如我們就談談,你覺得呢?」

金在中冷哼一聲,「你想說什麼?」緊緊的盯著那人,銳利的眼神讓那人不由的咽了咽口水。

一旁的人見那人有些退卻的樣子,接話道:「我比你年長,就叫你一聲在中了,今天本來無意說這些,只是難得的大家都到齊了,也沒有其他的意思,只是有些問題還是覺得有必須要交待一下。」

鄭允浩坐在一旁陰冷著臉安靜的看著眾人。

金在中冷哼一聲:「不用繞彎彎了,有話直說。」

眾人對視了一眼,還是剛才那個人說道:「是這樣的,前不久你的手下和楊老的手下發生了一些衝突,你的手下吃了楊老的貨,這事你應該知道吧?」

金在中挑了下眉,「是有這麼回事。」視線移向楊老,「是你的手下先在我的地盤鬧事,我的兄弟只是照規矩辦事。」

「搶貨一事怎麼說?」楊老沉著臉道。

金在中漫不經心的道:「是這樣嗎?這怎麼和我知道的不一樣,這事我會去調查清楚的。」

楊老被金在中傲慢隨意的態度激怒了,唰的站了起來,一旁的人示意他冷靜,這才又憤憤不平的坐下。

剛才那人又趕緊道:「我們幾個老爺子也不是故意給大家找不快,只是這個道上有道上的規矩,我們這老一輩的都是那麼過來的……」

金在中冷哼著打斷了他的話,「道上的規矩?我金在中辦事只按自己的規矩來。」

眾人都不由的皺眉,金在中目空一切的姿態讓他們有些惱羞成怒,「你這是什麼意思?大家都是在道上混的,該遵守的規矩還是要遵守不能亂了套,就knife的事你一人獨吞,我們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了。」

金在中大笑了幾聲,好笑的看著眾人,「我敬你們都是老前輩,就禮讓幾分,別給了幾分顏色就開染房,太把自己當回事,不要想來管我的事,管好你們自己吧。」

有人拍案而起,「金在中,你不要太囂張了。」

金在中冷冷的一笑,挑眉看向那人,「道上混講的就是實力,拼的不是嘴皮子,不要以老賣老。我金在中憑自己的能力辦事,你們有什麼資格來指責我,我金在中一向講究的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整個氣氛緊張,猶如緊繃的弦,彌漫著濃濃的火圌藥味,只要一星點兒的火星就可以引爆整個現場。

 

鄭允浩移轉視線看向一直默默坐著的崔尚武,這次的彈劾恐怕就是他從中慫恿的,想結合道上的所有力量來壓制金在中,畢竟如果道上的人群起而攻之,金在中肯定會吃不消。在生意上處處和他作對,現在又想針對金在中,這人是個麻煩,他背後的財力勢力都不是那麼容易撼動,這事很棘手。

崔尚武像是感覺到鄭允浩的視線看向他,四目相對,鄭允浩眼眸裡明顯的殺意讓他心不由的一顫,猶豫了片刻站起身笑著打起了圓場,做起了和事老。

「大家都冷靜,別傷了和氣,有話都好好說好好說,本來是很簡單的聚會,別搞的那麼嚴肅。」

金在中冷笑的看著崔尚武。眾人見有了臺階,也連忙順著下,都做出一副不屑再與金在中談下去的樣子,散了去。

「九爺真是對不住,我也不知道怎麼會變成這樣。」

金在中的臉色陰厲,「崔先生不必多慮,與你無關不是嗎?」

鄭允浩站起身歉意的說:「我想我們得先走一步了,不好意思。」

崔尚武理解的點點頭,「我送你們出去。」

 

崔尚武在金在中臨上車前又一次表現了很深的歉意,「我很抱歉,事情的發展很遺憾,本來只是一次普通的聚會,沒有想到會演變成這樣,還希望九爺您不要生氣不要放在心上。」

金在中無所謂的撇了一下嘴角,「你本就不是道上的人,他們做什麼與你無關,這點我很清楚。」

鄭允浩點頭道:「你也不必這麼愧疚,沒什麼大不了的事,難免會鬧些小分歧小矛盾,這很正常。」

崔尚武見兩人都無意將此事怪罪於他頭上就安心了下來。

金在中和鄭允浩心裡可都跟明鏡似的,這個時候該說些什麼做些什麼都明白的很,還不是和崔尚武撕破臉的時候。

 

這次的事件,崔尚武算是走了一招好棋,就算沒有實實在在的讓金在中有什麼損失,至少讓金在中和那些人結下了更深的梁子。本來道上的人都是彼此覬覦對方的勢力,都時時不在想著把對方除之而後快,雖然明面上都是彼此互不侵犯,暗地裡那些貓膩都心照不宣了,而且誰不是自視甚高,特別是那些老一輩的,那點威嚴是容不得誰來挑戰的,金在中一副誰也不放在眼裡,傲視一切的姿態,將那些人氣的不輕,這下各家肯定更是想將金在中處了去。

自己沒有費多少力,就讓金在中樹了一片的敵人,崔尚武真的是不能小覷。

 

 

 

 

 

 

 

第三章

宅院裡燈火通明,大堂裡坐著金在中手下幾個得力管事的人,連沈昌珉都被招了來。金在中的突然召喚讓大家神情都無比的緊張,正襟危坐,安靜老實的聽著金在中的安排,畢竟今晚的事還是鬧了個不痛快,必須給手下的人提個醒,提起精神來,就怕被對方打個措手不及。

「九爺,我斗膽說一句,其實那幾個人都不必放在眼裡,蹦不了多高的,直接收拾了不就得了。」手下一堂主不以為意的說。

金在中瞥了一眼那人,「他們要是聯合起來對付你一個,看你吃不吃的消?做好你該做的事。」

那人自覺沒趣點了點頭。

最後給各個堂主交代了事宜才散了會議,他金在中倒不是真的怕了對方怎麼樣,只是他不會

打無計畫無把握的仗,他要確保以最小的付出換得最大的回報,對方想怎麼樣他都奉陪到底。

 

沈昌珉見人都走了才問道:「真打算坐以待斃?」

金在中勾唇冷笑,「那幾個老頭子平時仗著自己老輩子就說三道四礙手礙腳,借這次機會可以好好的收拾收拾他們。」

鄭允浩沉吟了一下道:「崔尚武那裡你就不要費心了。」

金在中挑起眼角看向他,「要是解決不好,你就不要來見我了。」

鄭允浩愣了下,隨即笑了起來,「唔……這個代價有點大啊!我這是要不要立這個軍令狀呢?」

金在中勾起唇角,頗有深意的一笑。

沈昌珉看著倆人無奈的嘆了口氣,「我想是沒有什麼事了,你們繼續,我走了。」拿起桌上的車鑰匙往外走。

金在中點了點頭,鄭允浩站起身,對著沈昌珉道:「我送你。」

幫派裡的事金在中一般不會讓沈昌珉直接插手,這也算是金在中對他的一種保護吧,他一直覺得沈昌珉做醫生挺好,穩定又受人尊敬。

沈昌珉臨上車時盯著鄭允浩看了半陣,把鄭允浩看的莫名其妙,最後什麼也沒有說,拍了拍鄭允浩的肩上了車。

鄭允浩雙手插袋,面色沉靜的看著沈昌珉遠去的車,抬頭看了看夜空,只有寥寥的幾顆星,還不自覺的數了數,悠閒的日子還真是過不幾天啊,不由的呵笑了一聲,轉身向宅子裡走。

 

鄭允浩窩上沙發,看著金在中好奇的問:「一直很好奇,昌珉對你……嗯……你是裝不知道呢還是真不知道?你有沒有考慮過和他……?」

金在中蹙了下眉,斜眼看向眯眼笑著的鄭允浩,回轉視線冷冷的道:「你管太多了。」

鄭允浩挑了一下眉,「是知道沒有挑破吧?你們雖然說是兄弟其實沒有血緣關係的……」

金在中冷冷的看向鄭允浩,陰沉著臉,鄭允浩識趣的閉了嘴,討好的伸手抱住金在中將自己的下巴抵在他的肩上,很慶幸的說:「還好你沒有喜歡他。」

金在中陰沉的臉柔和了幾分,挪了挪自己的身子,找了個靠著比較舒服的姿勢任鄭允浩抱著。

「明天我們去泡溫泉吧。」

金在中嗯了一聲。

鄭允浩吻了吻金在中的脖頸,無聲的笑了。

 

 

 

泡溫泉一直是金在中和鄭允浩最喜歡的活動之一,舒服,只能說很舒服,感覺無比的愜意。以前金在中很排斥這麼和人坦誠相對,可是因為對方是鄭允浩慢慢的也就習慣了,每次兩人都是泡在一個池子裡,當然這方便了鄭允浩對他動手動腳。

這不,鄭允浩又膩到了金在中身邊,上下其手,金在中眯著眼挑起眼角看著笑的不懷好意的鄭允浩。

鄭允浩摸著金在中勻稱有力的腹肌,讚賞的嘆息了一聲,「身材管理真是有一手啊!」

金在中得意的翹起嘴角,手從鄭允浩的腰間滑過,「你也不賴嘛!」

鄭允浩低低的笑了一聲,盈潤的眼眸裡盡是寵溺。

鄭允浩經常這麼寵溺的看著金在中,經常搞的金在中額頭青筋都蹦出來,不過他還是很享受這種感覺,被人寵著愛著總是幸福的。

 

金在中白皙的肌膚被泡的泛起了粉紅,原本就殷紅的唇這個時候更是有種嬌豔欲滴的感覺,微眯著眼眸懶懶的看著鄭允浩,渾身透著一股說不出來的性感,突突的刺激著鄭允浩。

鄭允浩握著金在中的手放到自己的心口,有些撒嬌又有些蠱惑的說:「感受到了嗎?它是在為你而跳動。」

金在中的手緊緊的貼著鄭允浩的心口,真真切切的感受著他心臟的跳動。

加快跳動的心臟強勁有力,透過肌膚傳遞到他的心間,他感覺自己的血都在沸騰。

眼前的男人已對他施以魔咒,他的一舉一動都牽動著他的心。

兩人深深地凝視著對方……

 

猛地金在中收緊自己的手,抓的鄭允浩的有些疼,但是他並不打算放開。鄭允浩微微的蹙了一下眉,伸手一把攬過金在中的脖頸,對著他的唇就吻了下去。

唇舌糾纏,推來覆去,兩人竟在這上面較起了勁。

金在中的手插進鄭允浩的髮間,微微使勁的抓著,逼迫鄭允浩仰起頭,他便繼而傾上去,將舌推進了鄭允浩的口中翻攪著。

鄭允浩倒是沒有反抗,只是手一直在金在中的脖頸和背脊處流連,最後更是到了後面,輕柔的按摩撫弄著……從尾椎順流而上的酥麻,襲邊全身,引的金在中一陣陣的戰慄。

金在中一把拉開自己和鄭允浩的距離微微的喘著氣,有些發狠的瞪著鄭允浩。

鄭允浩狡黠的一笑,挑眉邪氣的看著金在中。金在中的身體有多敏感鄭允浩是了然於心,次次都是這麼悄無聲息不慌不亂的攻下金在中。

「我發現撫弄你身體的敏感帶是件相當有情趣的事。」說話的同時,手在金在中的大腿內側撫摸著。

金在中抓著鄭允浩的發,眯著眼看他,緩聲說:「你真的是欠調教!」

鄭允浩的手依舊不老實的在金在中的背脊後龘庭處流連,唇邊一抹壞笑,有些委屈的說:「我就只是摸了幾下而已啊……」說著抓著金在中的手放在自己的下身處,「這裡也是因為你在跳動,它需要你的調教。」

金在中感受著手裡的東西,額頭的青筋蹦了出來,咬牙切齒的瞪著著鄭允浩。

鄭允浩委屈的抱住金在中,蹭著他的頸窩,用低沉的聲音誘惑著金在中,「不要客氣,盡情的調教!」

金在中的手這輩子也就服務過鄭允浩,連他自己都沒有過,從來都是別人服務他。

鄭允浩滿意的哼哼著,手也摸上金在中的下身,低笑了出來,壞壞的道:「都這樣了,你怎麼還是……」半軟不硬的。

金在中手裡用力握了一下鄭允浩的下身,疼的他倒吸一口氣,金在中冷冷的道:「信不信我廢了你!」

鄭允浩立馬服軟,可憐兮兮的看著金在中,「疼!」

金在中沒好氣的瞪著他。

「在中……你是……」鄭允浩還沒有說完,金在中就接話道:「我比你有控制力多了,所以

你還嫩了點!」

鄭允浩一聽心裡樂的不行,也不敢表現在面子上,反而做出一副傷心的樣子,「你對我都沒有欲望的嗎?這個時候不需要控制!」

金在中勾唇邪氣的笑著,貼著鄭允浩的耳說:「放心,我會好好疼你的。」

鄭允浩一臉的魅惑,含著金在中的耳垂,如同囈語一樣蠱惑著金在中,緩慢低沉的道:「今天約你來這裡就沒打算放了你。」話落鄭允浩的手指就插進了金在中的身體裡為他做起了擴充。

金在中蹙了下眉,微微的低呤了一聲,臉頰更是紅了些,手不由自主的環住了鄭允浩的脖頸。

「你是要在這裡?還是去上面?嗯?」鄭允浩吻著金在中的唇柔聲問道。

 

金在中還沒有來的及做出回答緊閉的門就被推開,走進一個身穿工作服的人員,手裡托著一個託盤。

正在激情的倆人,被人這麼一打擾心裡都湧上了火氣,鄭允浩真想有把槍斃了那個人。

「滾出去!」金在中陰沉著臉,怒喝道。

鄭允浩轉過身冷冷的看向那人,正欲開口說話,就見那人猛地丟開手裡的託盤,迅速的掏出一把槍,槍口對著他們。

鄭允浩迅速做出反應,在對方掏出槍的瞬間大力的將金在中一拉,擋在自己的身後,拾起面前的清酒杯向那人的眼睛擊去。

清酒杯正中那人眼的一瞬間,子彈也擊中了鄭允浩的胸。

鮮血噴射而出。

鄭允浩吃痛悶哼了一聲,金在中永遠鎮定的臉也慌亂了起來,一把捂住鄭允浩的傷口。

鮮血從金在中白皙的指縫間流出,染紅了一池溫泉。

韓赫等人聽見槍聲,迅速的衝了進來,隨即槍聲四起。

那個槍手顯然也不是泛泛之輩,在韓赫等人進來之時,就地一滾躲在一根柱子後面,探出槍對著金在中他們又是連開幾槍,金在中完全不顧在身邊滑過的子彈,拿過浴巾將鄭允浩裹住,把他往池子上面推,溫水只會加速血流的速度。

鮮紅的血水,觸目驚心。

 

韓赫等人的攻勢越來越猛,再也沒有給那個槍手開槍的機會。

金在中如神邸一般從池子裡站起來,真正浴血而戰,接住韓赫拋過來的槍,淩厲的眼眸裡燃燒著熊熊的怒火,渾身蕩漾著濃烈的殺氣,猶如撒旦。

在那個槍手微微探出頭的一瞬間,一槍打爆對方的頭,在那人還沒有倒下之時又是幾槍,將那人的腦袋打成馬蜂窩,直到槍裡的子彈打盡。

俐落的將手裡的槍一丟,狠戾的看了韓赫一眼,轉身抱起鄭允浩。

鄭允浩意識還是清晰的,有些艱難的扯出一絲笑:「我的九爺,好帥!」

 

 

 

 

 

第四章

 

醫院的走廊總是讓人覺得陰冷,尤其是在這個時候,金在中覺得身上的雞皮疙瘩都要起來了。

手術中幾個字依舊亮著,在鄭允浩送進去的時候,他還強撐著精神說了一句:「等我回來,

我們繼續。」搞的金在中哭笑不得,他明白這是鄭允浩在安慰他。

金在中的臉色發白,仿佛透著絲絲的寒氣,他不停的轉動著手上的戒指,緊咬著牙,死死的盯著手術室的門。

韓赫等人自發的跪在不遠處……

朴有天焦慮的走來走去,雖然可以肯定那一槍打偏了,沒有打中心臟,但是還是放心不下,心裡慌的不得了。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沈昌珉從手術室走了出來,金在中刷的一下站起了身,緊緊的注視著沈昌珉。

沈昌珉長呼了一口氣,「沒事。」

簡單的兩個字瞬間讓金在中得到了救贖,心定了下來,鬆開緊咬的牙,都覺得有些疼。

朴有天也是長呼了一口氣,感嘆著謝天謝地。

 

 

金在中不放心把人放在醫院,過了危險期就將人接回了家。

金在中定定的站在鄭允浩的床前,疼惜的看著他安靜的睡顏,鄭允浩的嘴唇有些發白,出現了一些小裂口。金在中輕聲對末央吩咐道:「去準備棉簽和溫水。」伸手撫上鄭允浩的額頭,還好沒有發燒。

末央拿了棉簽和溫水遞給金在中,金在中用棉簽蘸了溫水輕輕的點在鄭允浩的唇上,神情專注動作溫柔至極,細緻的一點一點的滋潤著鄭允浩的唇。

天際閃過一道閃電,接著就是轟隆隆的雷聲。金在中微微的蹙了下眉,雷聲很大,他擔心會影響到鄭允浩休息。

朴有天連忙去關了窗戶,也算是阻隔了一些雷聲。

金在中見鄭允浩的唇潤了,便就放下手裡的杯子和棉簽,看了眼鄭允浩吊著的液體,還有一半,他雖想自己守在一旁,但是還有很多事需要他去處理,轉過身對一旁的傭人冷厲的說道:「看好了。」

傭人惶恐的低下頭,連聲應著。

金在中又看了眼鄭允浩這才放心的離開,剛到了樓下就見鄭老爺子黑著臉急衝衝的往裡走。

「怎麼樣了?」鄭老爺子焦急的問。

金在中面無表情的回道:「沒事,在樓上,睡著了別吵醒他。」

鄭老爺子瞥了眼金在中,急步向樓上走了去。金在中也懶得管他,對手下的人道:「叫韓赫進來。」

 

自知這次的事件是自己的疏忽,韓赫等人便就自發的從醫院跪到了家裡,只要金在中不發話,他們是動也不會動一下,不吃不喝。此時外面已經下起了雨,韓赫等人被淋了個透。

金在中的大廳裡鋪著上好的地毯,韓赫等人進了屋就直接跪在了門口,低頭等著金在中的處置。

金在中冷冷看著他們,沉聲道:「告訴我你們不是廢物,我金在中不是養了一群廢物。」

韓赫等人頭低的更低了,一語不發,誰也不敢在這個時候搭話。

「僅此一次,明白嗎?」

韓赫等人穩穩的答了一聲是,原本他們都已經做好了被金在中處置的心裡準備,然而沒有想到金在中卻這麼輕易的就原諒了他們,讓幾人都受寵若驚。

「下去領罰,該做什麼就做什麼。」

韓赫等人站起身,深深的對金在中鞠了一躬,誠惶誠恐的退了下去。

雖然很惱怒於幾人的辦事不利,但終究還是跟了他很多年的人,幾人對他又是絕對的忠心耿耿,那點情誼也還是有的,下狠手還是捨不得。

 

鄭老爺子從樓上走下來,在金在中一旁坐下,陰霾著臉,「誰幹的?有頭緒了嗎?」

「嗯,差不多已經確定對方是誰。」

鄭老爺子皺起眉,陰狠的道:「敢動我兒子,活夠了。」緊握的拳狠狠的砸了一下沙發扶手。

「對方應該是想殺我,是允浩幫我擋了子彈。」

鄭老爺子神色複雜的看了金在中一眼,最後還是滿臉怒氣的說:「殺你也不行,你跟了允浩,就是我們鄭家的人,動你們誰都是找死。」

金在中此時的心情是百感交集,喜也不是,怒也不是,老爺子把他當一家人著實讓他又驚又喜,但是那個跟了鄭允浩……這……說反了吧?!想想這事也沒有啥好計較的,誰跟誰有什麼差別,只要對方是鄭允浩,怎樣他都無所謂,便也就隨了鄭老爺子的話。

「這事你放心吧,不會讓允浩白白的吃了子彈,我會處理的。外面的雨很大,你就先住在這裡吧。」

鄭老爺子陰沉著臉點了點頭。

 

在鄭允浩送進醫院的那一刻開始,金在中就吩咐了下去,全力徹查此事,就算是掘地三尺也要把對方給找出來,敢和他金在中作對,確實是活夠了。

世上沒有不透風的牆,再嚴密的密殺也總是會留下蛛絲馬跡,不出一天,各方的資料就源源不斷的送到金在中的手中,對方是誰便就明明白白的擺在了金在中的面前。 金在中被刺殺這樣的大事很快就在江湖上瘋傳,人多口雜,難保誰不會說出點什麼來,即使是一點點的資訊,對金在中來說都是有用的,更何況他是傾盡全力的去查這事,對方藏的再厲害遲早都會被他給揪出來。

鄭老爺子更是在江湖上放了話,突然冒出這麼一個大佬站在金在中那方,也讓對方亂了方寸。

金在中將手裡的資料瀟灑的甩手一扔,他的眼眸裡閃動的是狠戾,勾起唇微微的笑了,那是嗜血的快意。

 

 

天放晴了,雨後的天空高遠而明淨,葉尖的雨露在陽光的照耀下閃著耀眼的光。

鄭允浩滿眼笑意的看著金在中將粥端到他面前,看著金在中糾結的微蹙起眉頭,心裡覺得特舒暢。

金在中在猶豫是要餵呢還是不餵呢?餵飯這種事他還真有些做不來。

「在中,我餓了。」鄭允浩可憐兮兮的看著金在中,裝虛弱。

金在中蹙眉看了他一眼,深呼一口氣,鼓起很大勇氣舀起一勺粥伸到鄭允浩的嘴邊,「先試著試著的吃,燙嗎?」語氣溫柔到鄭允浩都有些驚著了。

張嘴吃下粥,笑眼彎彎的搖了搖頭,「剛好。」

金在中這才又放心的舀了一勺,關心的詢問著他身體,感覺怎麼樣,有沒有哪裡不舒服,怎樣怎樣。鄭允浩乖乖的一口一口的吃著粥,回答著金在中的問題。

餵飯這事雖然是金在中第一次做,倒也做的還順手,心裡頗為滿意,鄭允浩吃著粥看著金在中的表情變化,大抵是猜到了金在中心裡的想法,眼裡的笑意更濃了,難得的金在中會親自給他餵飯,這待遇百年難遇,他要好好的享受。

 

吃完了粥,休息了一會兒給鄭允浩量了體溫吃了藥,身體在正常穩步的恢復中,金在中放心了不少,想著該和他談談話。

鄭允浩見金在中收起了難得的溫柔,嚴肅甚至是有些生氣的看著他,心裡一陣忐忑。

「鄭允浩,你知道錯了嗎?」

鄭允浩茫然的看著金在中,「我……做了什麼?」

「子彈吃的可還痛快?」

鄭允浩立馬無辜又委屈的看著金在中,「難道讓你挨子彈嗎?我可做不到看到槍對著你還能無動於衷,寧願我死,也不要看著你受傷。」

金在中原本是打算好好的給鄭允浩上一課,提個醒,凡事不要先考慮他,他金在中的命是命,他鄭允浩也是一樣,他金在中也一樣的看重他鄭允浩的命,不能為他不顧自己的性命,他想要他好好的活著。看著鄭允浩鮮血染紅那一池溫泉的時候,刺痛的不僅是他的眼還有他的心,那種從心底而起的心疼和恐懼讓金在中渾身發寒。

原本準備了一肚子的話要教訓鄭允浩,現在卻是一句也說不出口。

這是鄭允浩愛他的方式,似如珍寶,傾盡所有。

他尊重他的愛……

金在中將心裡的話都咽了下去,多說只會讓他覺得在踐踏鄭允浩對他的付出,說什麼不需要不能這樣都是屁話,鄭允浩的付出不是要這些話。

心疼的看著鄭允浩,撫上他的臉頰,瑩潤的眼眸翻湧著深深的愛戀。

感謝你惜我如命,我金在中必定將此一生交付與你,無怨無悔。

鄭允浩微微笑著握住金在中撫上他臉頰的手,親吻著他的手掌,溫柔的看著金在中,什麼話也沒有說,他明白金在中懂他。

金在中的心被鄭允浩親吻的柔軟不已,心裡蕩起一陣陣的漣漪,愛一個人,被一個人愛著,那種不顧一切的感覺讓他深深的迷戀。

我會好好愛你,我的允浩。

溫軟的光暈下倆人相接的唇瓣,溫柔的側顏,顫動的眼睫,是那麼的動人心弦。

 

 

 

 

 

 

 

第五章

 

地下停車場的電梯裡走進了一行人,個個神形謹慎,機警的注意著周圍的一切動靜。電梯鮮紅的數位停止了跳動,電梯門緩緩的打開,一行人從電梯中走了出來,穩步向走廊里間走了去,隨即停了下來,禮貌的輕敲了兩下房門。

很快房門便被打開,一行人留兩人在門口守著,其他人隨著領頭人走了進去。

鄭允浩放下手裡的筆合上正在讀閱的文件,微笑的看著來人,「不好意思,有失遠迎,請見諒。」說罷才從位子上站了起來,抬頭示意來人坐,「請坐。」

來人便是這屆總統候選人中最有機會也是最有勝算的一位,民眾口碑好,政績卓越。

「不知李議員今日前來可是有什麼事需要為您效勞的?」鄭允浩面容雖帶著笑,渾身卻隱隱透著一股霸氣。

李議員不露聲色的打量著眼前的人,沉穩霸氣中帶著桀驁,果然不是一般的人。鄭允浩見李議員不說話倒也不急,慢條斯理的給他倒了一杯茶。

「想必您應該是喜歡喝茶的,試一試,很不錯。」

鄭允浩舉起自己的茶杯對著李議員示意便就自顧自的淺呷了一口。

李議員勾唇微微的笑了笑,「不請自來是我失禮了,還望你見諒。」

「您言重了。」

李議員倒也不打算繞彎子,直接切入正題,「找你自然是有事是需要麻煩於你,我需要錢。」

鄭允浩小小的驚了一下,他沒有想到對方這麼直接,總統選舉需要錢這事他明白,但是對方這麼直接明著要……鄭允浩沒有說話,眼神示意他繼續說下去。

「不會讓你白給,我們定個合作協定,你給我錢,助我選上總統,我給你想要的便利。」

鄭允浩挑眉看向李議員,「比我有錢更能助您的人不少,為什麼選了我?」

「選你之前我當然會對你做出調查,黑白兩道都能吃的開,這是最有利的籌碼。」

鄭允浩微微的蹙了下眉,照他的話來看不僅是要錢還要動用他在黑道的上的勢力,能得到政府的背後支持這當然是好,可是這麼幫他最後會不會被倒打一耙就不知道了,他做了總統位高權重,到時候就不是他一個鄭允浩可以隨意撼動的了的。

 

李議員像是看出了鄭允浩在想什麼,微微的笑了起來,「我們是合作,我會給你一份協定,這你不需要擔心。」

鄭允浩還是不能太相信對方,沒有永遠的敵人當然也就沒有永遠的朋友。

「給你錢當然沒有問題,這是小事,但是你可以給我什麼?」

「你想要的所有我可以給的便利,這個條件滿意嗎?」

鄭允浩微眯起了眼,這個誘惑太大了,若他真能當了總統,那麼有了他的背後支持很多事會好辦太多。

「你應該不是僅僅需要錢吧?」

「當然,需要的時候我需要你能給予説明。」

李議員真直接的給出了答案,果然如他所料。

他們倆都明白所說的幫助是什麼,他一個總統候選有些事他從正面辦不了,那麼只能暗地裡來,他需要黑道的支援,鄭允浩黑白兩道的混,他確實是一個絕佳的人選。

鄭允浩心裡也在盤算,出了錢辦了事,結果沒有落個好,那豈不是太吃虧?可是他又很想賭一次,對方不顧身份不避嫌的親自找上門來說明他很急,他很需要這個錢很需要他在黑道的勢力,他有種勢在必得的氣勢,這人是成大事的人。

「好。」鄭允浩穩穩的答了一聲,「我同意和你合作,現在就有個事需要麻煩你。」這只是看對方誠意的一個試探。

「請說。」

鄭允浩將自己的要求明確的講給了李議員,很簡單,他要那塊正在公開招標的地,不僅是因為他想在那裡修建主題樂園送給金在中,而且最大的競爭對手就是崔氏,說什麼也不能讓崔尚武得了那塊地,打擊崔尚武只能一步步的來。

李議員思忖了一下答應了鄭允浩的要求,鄭允浩也同意明日便就將他需要的第一筆錢轉入他的帳戶,合作便就這樣達成了。

 

送走李議員後鄭允浩便將朴有天和陳嘉瑩叫到了辦公室仔仔細細的將此事和兩人敘述了一遍,並將自己的一些準備和考慮都給告訴了兩人。

朴有天蹙眉,「這事看著優惠多多,就希望別出亂子。那個李議員狡猾的很,能在官場混的這麼開肯定不是一個簡單的人。」

陳嘉瑩點頭,「小心點就是,我會派人隨時注意他,錢什麼時候給他?」

「明天,你去準備下。」

陳嘉瑩若有所思的點頭,朴有天倒是難得的顯的憂心忡忡,只有鄭允浩依舊一派的隨意坦然,一副一切都在他掌握中的架勢。

同意和李議員合作雖然風險大,保不住對方不會對付他,但是現在他很需要對方的背後支援,打擊崔尚武最有利的辦法就是從政府出手,即使弄不死對方也會讓他元氣大傷。

這個算盤鄭允浩倒也是打對了,在後來兩人不斷的過招中,雖然有輸有贏但是通過政府再加上他的一些手段也確確實實讓崔尚武吃了很多虧,弄的崔尚武焦頭爛額, 最後他卻以救世主的形象出現,不僅在關鍵時刻拉了崔尚武一把讓對方打心底的感激他,還給自己撈了不少好處,當然這些都是後話。

一盤棋雖走出了不少岔子,但是終究還是按照預想的走了,這點讓金在中都在心底裡佩服他。

鄭允浩笑著說不是他算的准,只是他運氣好,膽子大點,機會比別人多點,僅此而已。

 

 

金在中近段時間也忙了起來,每天到各個場子去巡場,在這個風口浪尖的口子上容不得一點閃失。上次的刺殺事件徹底的惹惱了金在中,將對手一個個趕盡殺絕,毫不手軟,決不姑息。與刺殺有份的人除了逃走的那人,基本清除了乾淨,但是難保不會留下禍端,更何況真正那幾個最有勢力的對手雖已忌憚他,但是事情沒有完全的平息,誰也不知道他們會不會跳起來咬人,這段時候只有多費心些。

賭場裡燈火輝煌,喧鬧沸騰,一些人手裡拿著籌碼在場子裡穿梭,觀摩,緊繃著臉,一些人玩的興致高昂,眉飛色舞,一些人則是一臉的淡定,神秘,看不出他今晚戰況到底是如果。一個偌大的場子裡紮滿了各色的人。

金在中隨意放鬆的坐在高背轉椅上看著對面牆上的監視器螢幕,面前的桌上放著一杯威士卡,指尖在桌上輕輕的緩慢的有節奏敲打著,冷峻的面容上看不出一絲的情緒波動,銳利的眼眸緊盯著監視屏。

「把那個穿花格子襯衣的男人帶過來。」

韓赫低聲應了一聲,不一會兒便就人帶了上來,那人見是金在中嚇的臉色都發白,額上都滲出了一些汗來,諂媚的笑著。

「九爺。」躬身喊了一聲。

金在中冷冷的勾唇,目光隨意的落在那人身上,「在我的場子你敢出老千,膽子夠大啊?!」

金在中雖沒有說什麼威脅的話也沒有做什麼動作但就是嚇的那人直哆嗦,連聲說著再也不敢了,金在中聽著心裡生煩,皺眉揮了揮手,韓赫便就將人帶了下去,在他場子出老千的只有一個下場,斷手。本來這樣的小事只需要吩咐一聲就可以,可是今晚太閒的慌了,想親自處理這事,結果看見那人慫包樣就煩,也就沒有了興致。

 

盯了眼手機,鄭允浩今天一個電話都還沒有打給他,簡直是無法無天了。不知道鄭允浩在幹什麼在什麼地方,這讓金在中心裡發慌,惱怒的端起威士卡喝了一口,一把抓過手機翻出通訊錄,可是最後還是沒有撥過去,厭煩的把手機一丟,惡聲惡氣的問韓赫逃走的那人可有下落了?

韓赫見金在中心情不好,連忙把消息給彙報了過去。

「逃到了柬埔寨?」金在中點了點,「不管怎樣都必須把他給我抓回來。」膽敢來刺殺他還傷了鄭允浩豈有讓他活下去的道理?

韓赫連聲應者,又將一些重要文件遞給金在中。金在中厭煩的一把抓過文件,皺眉處理起了文件。

韓赫心裡感嘆,至從鄭允浩出現,九爺就再也不是原來那個九爺了。哎……

 

 

回到宅子時已近深夜了,在車庫看見了他送鄭允浩的那輛車,就知道他來了。

雖然鄭允浩現在身份已經不一樣了,但是依舊開他送的那輛車。

金在中冷著臉走進了宅子,鄭允浩還坐在大廳看文件,面前擺著咖啡。金在中微蹙了一下眉大晚上的喝什麼咖啡!

鄭允浩見金在中走了進來,連忙放下手裡的檔,笑著站起身迎了上去。

「終於回來了,等你很久了。」說著就雙手環到金在中的腰上,抱著他撒嬌。

金在中冷冷的瞥了他一眼,「你可以不等。」

鄭允浩挑眉心裡了然他的九爺貌似在鬧脾氣。

「怎麼了?心情不好,誰惹你了?」

金在中眯眼看向他,「你今天都幹什麼去了?」

鄭允浩眨巴著大眼睛,無辜的說:「上班啊。」

金在中懶得和他廢話,掙脫開他的懷抱,沉著臉向樓上走。鄭允浩連忙跟上去,開玩笑惹惱了這人吃虧是自己啊!

金在中一邊解著袖扣一邊斜睨著他,「誰讓你進來的?出去。」

鄭允浩膩上去,「不要生氣嘛,今天真的是有點忙才沒有給你打電話的,你看我不是專門過來了,乖乖的把自己送上門,你看我這麼有誠意就不要生氣嘛。」

金在中長嘆一口氣,「我是擔心你知不知道,我不要求隨時向我彙報你在做什麼,但是至少你得讓我放心,至少你要讓我知道你在哪裡是一個人還是有人陪同,我心裡才能有個數。」最近他的大動作,他不怕自己怎樣就怕鄭允浩會受此連累。

鄭允浩的心裡暖的不得了,金在中在時時刻刻在擔心著他想著他,雖然對方全然忘了他是鄭允浩又怎麼會讓自己出事,但是他還是高興的不得了。穩穩的抱住金在中伏在他耳邊低聲安撫的說:「對不起,讓你擔心了,下次再也不會了,而且我保證不會讓自己有事。」

這樣的聲音這樣的擁抱確實讓金在中心安了不少,鄭允浩不在身邊他總是覺得少了什麼,空落落的,他已經離不開鄭允浩了,所以絕對不能讓他有事。

金在中沒好氣的有些惡狠狠道:「最好是這樣。」

鄭允浩笑著吻了下金在中的耳垂,幫他解起了衣衫的紐扣,「那就讓我來伺候九爺沐浴吧。」

金在中微眼勾唇一笑。

鄭允浩將金在中的衣衫褪下,一手扣著他的後腦勺就吻了上去……

淫靡卻又那麼的美。

鄭允浩著迷的看著金在中,「想要你更多!」話落含住他的耳垂挑弄起來。

再次插進身體的欲望,快速的抽插,讓金在中幾乎要瘋狂,雙腿更是不由自主的纏在鄭允浩的腰上,配合鄭允浩的抽龘插,隨著他的動作沉溺……

你想要更多,我便把全部都給你。

 

做到最後如果不是金在中發火,鄭允浩真是不打算節制。被鄭允浩抱起來去清洗,金在中清楚的感覺到從後穴不斷流出的液體,是又氣又惱,當然這是他難得的不好意思了。

溫熱的水沖過疲憊的身體,感覺無比的舒服。

「鄭允浩,你是不是人?你都不知道累的嗎?」金在中忍不住的問。

鄭允浩沒想到金在中問了這麼一句,差點噴了出來,一邊幫金在中清洗一邊溫柔的道:「對不起,是我不好,把你累著了,下次保證不會了。」

金在中瞥了他一眼,顯然不相信他的保證,哼了一聲不再說話,鄭允浩心情倍兒好的伺候著金在中,將他身上的水漬擦乾,摟著他的腰身,啄了金在中一口,笑盈盈的抱起他向外

面走去。

 

雖然身體很累,但是倆人都沒有睡的意思,鄭允浩抱著金在中,倆人懶懶的躺在床上。

「在中,我們去旅行吧?」

「嗯?」

「蜜月旅行。」

金在中眯著眼看向他,「哪有那個時間。」

「這段時間忙完了就去吧。」

金在中調整了一下自己的姿勢,這個提議雖然不錯,他也蠻想出去走走,他知道鄭允浩一直很嚮往那種無拘無束的生活,但是一堆的事處理的完嗎?又不忍心潑鄭允浩冷水,握住鄭允浩的手,十指交握。

「好,有時間就去。」

鄭允浩低頭吻了吻金在中的額,「其實我這人挺俗的,就想和你到處走走看看,多做點什麼,等老了我們就可以坐在院子裡曬著太陽慢慢的來回憶。我可不想到時候能想到的除了打打殺殺就什麼都沒有了,我想給你留下更多更美好的東西。」

金在中睜開半眯的眼,看向鄭允浩黑亮的眼眸,裡面是充滿了真摯期望。金在中微微的笑了,心裡很暖很暖,暖到他覺得自己似乎要融化了。

「只要你一直在我身邊,這就足夠的了。」

此生別無奢求,只願你一直在我身邊。

在我每個早晨睜眼的時候,在我難過悲傷憤怒的時候,在我每個夜晚入眠的時候,在我想你的時候……只要你在,足夠了。

 

 

鄭允浩一向都是個說到做到的人,既然他那麼給金在中提議了他就一定會做到,不僅算是對金在中實現一個承諾也算是完成自己一直以來的願望。心裡打定了主意就開 沒日沒夜拼命的幹著手裡的工作,就為了能騰出更多的時間來,看的金在中止不住心疼,怎麼勸都勸不住,也就只能隨他去,在一旁看著乾著急。對於鄭允浩這個 脾氣金在中是狠的牙癢癢。

主題公園的事因為有了李議員的推動辦的順利的多,已是在開工建設中,見事情都走上了正軌,甩手就扔給了朴有天,要他全力負責此專案,搞的朴有天忙的團團轉。黑道上的事因為金在中前段時間的圍剿倒也風平浪靜,幫裡還有陳嘉瑩坐鎮暫時都出不了什麼亂子。手裡的幾個兵工廠老爺子隨時都會過問事項親自處理,也算是可以為他分擔一部分。至於崔尚武一座大山在那兒座著,一時間是撼動不了的,但是也奈何不了他,雙方對持中,持久戰,還須慢慢的來。

 

鄭允浩心情大好,面滿笑容,心裡可以說是很歡騰,算了算手上的活兒基本搞定,應該是可以和金在中好好的玩一段時間了!將手裡最後一份檔簽上自己的名字,合上檔拿過電話迫不及待的打給了金在中。

金在中剛剛處理了那名逃到柬埔寨的漏網之魚,正靠在沙發上養神,按摩師專心致志的給他按摩著腳。

韓赫將響個不停的電話遞到金在中面前,金在中瞥了一眼電話上的名字,緊抿的唇不由的放鬆了一些,唇線上揚。

「怎麼了?」

「想約你去騎馬。」鄭允浩的聲音聽著很愉悅。

金在中的眼眸裡也染上來一抹笑意,「好,等我。」

朴有天拿著文件急衝衝的往鄭允浩的辦公室走,迎面撞上了正要出門的鄭允浩。

「滿面春風!」朴有天眯眼打量了下他,「要出門?這裡有檔需要你處理。」

鄭允浩笑著拍了拍朴有天的肩,「我要放假了,這段時間辛苦你了。」完全不理朴有天的怒吼,瀟灑的走進了電梯,還衝著朴有天揮了揮了手!

「鄭允浩!你要是敢不回來,我天天詛咒你不舉!」朴有天生怕他去玩的不知道回家了,這麼一大攤子的事叫他一個人怎麼做的完!混蛋啊!

 

 

 

夕陽下,兩人並肩而騎。馬兒踢著地上的草,緩慢的前行著。

天際燃燒著大片大片的火燒雲,絢爛無比。和煦的微風輕輕拂過耳畔,溫柔到纏綿,如同戀人的親吻。

鄭允浩心裡有無以言狀的滿滿的柔情,溢滿心間,充實而滿足。他轉過頭看向一旁的金在中,俊逸的身姿,完美的側顏,還有那隨風而動的發,無比在撩撥他。

金在中察覺到鄭允浩的注視轉過頭看向他,撞入眼中的是鄭允浩一臉的柔情,溫柔的看著他,充滿了愛戀,微微上揚的唇角帶著滿足和幸福的甜蜜。

那一刻他心如擂鼓。

一瞬間有種被鄭允浩包圍的感覺,窒息卻又那麼心動。

鄭允浩輕啟唇瓣問道:「我記得上次也是在這個地方吻了你。」

金在中忍不住的環視了一圈,「那個時候你是惹我生氣的一把能手。」

鄭允浩有些委屈無辜的看著他,「其實是因為在意你又不滿你對我的態度所以才會做那些事嘛。」

「什麼時候開始在意我的?」

「從你對我的執著開始,從你親自到警察局看我開始,或許更早我也不知道……」

鄭允浩的一番話語讓金在中心裡頗為觸動。

「那天在警察局看見你的時候,你知道我心裡的震驚嗎?以前我在美國出事,爸從來都不會來關心我。那晚的事我知道對你來說只是很小的一件事,可你卻願意親自來看我,親自處理了所有事,親自來接我,真是有很多很多感動。」

金在中認認真真的聆聽著鄭允浩述說,抿著的唇透出一絲柔和,緩慢的上揚,「我可記得你當時的反應不是這樣的。」

「當然,那個時候我不確定你,也不確定自己。」

金在中微眯了一下眼眸,定定的看著他。

「回到韓國是我最幸運的決定。」

金在中一手勒住韁繩,微微的傾身就感覺到眼前一黑,鄭允浩已經迫不及待的吻上了他的唇。

這一刻他忍不住的有些想笑。

愛一個人應該就是這樣的……

 

人生如夢,白雲蒼狗。

形形色色的人,形形色色的事,有如浮雲,過眼雲煙,有如磐石,刻骨銘心。人一生得到無數,失去無數,看過無數風景,走過無數道路。如果是獨得一份難忘懷戀,那也是一種遺憾和缺失。

人生如戲,人生如畫。

一個人唱不出最美的絕唱,畫不出最美畫作。

感謝你讓我遇見你,感謝你讓我可以這樣吻你,感謝你讓我可以和你這樣相愛。

 

 

=================全文完======================

 

這番外簡直甜到手腳都要捲曲了XDDDDD

本來這一萬八千多字的番外是預計分兩天放的

想想....甘脆一次放完算了~

後天放新文!

 

 

 

    文章標籤

    允在 豆花 YJ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