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哇塞..這車真不錯..嗯...曾先生?」

「我姓鄭,鄭允浩」

金在中吐吐舌頭,羡慕的環顧了一下這寶駒「呵呵,我知道了,鄭先生對吧。你要和我說什麼事情?」斜著眼睛看著那掌舵的大手「我覺得咱們應該是完全的不認識吧...能談出什麼事情來?」

「我想我們在醫院見過一次。」

挑眉毛,眨眼睛「哦~」

車裡的氣氛很奇怪,可是金在中正直的忽略了。像一個對什麼都充滿興趣的小鬼一樣,謹慎又好奇的感歎著這車的性能,這車的構造,這車的顏色,就是無視這個車的主人。

允浩的臉上很平靜,嘴角依舊掛著笑容,溫文儒雅的紳士身份一點也沒有被影響到。

在目測了這車內的尺寸後,金在中解開一個上衣的口子,翹著二郎腿「談吧,還有...鄭先生這是要把我帶到哪裡去?」窗戶外面都是飛奔的樹木,或者是高速旁邊的花卉裝飾。「我雖然已經成年了,但是方向感不是很好。」攤手無奈的看著主駕駛上的人。

「金先生請放心,我們要的去的地方,是金先生現在最想去的地方。」允浩的語氣帶著男人的成熟魅力,金在中想這樣的聲音任何一個女人都無法逃脫吧。這個叫鄭允浩的男人能激起女人的佔有欲,也能把女人的嫉妒和驕傲心裡發揮到最大極限。簡直就是...男人的公敵!

「我現在想回家,可是這個方向確實不是我家的方向,當然我也不會認為你認識我家的方向。」

「金先生果然風趣。」

「呵呵。」對於自己的調侃被這麼若無其事的打擊回來,金在中癟嘴。

「我想見到這個人後,金先生會和我成為朋友也說不定。」

難得扭過頭正視這個帥哥,金在中深深的吸一口氣道「不用說不定,我就不高攀鄭先生了,只要您負責一會兒把我送回我家,我就知足常樂了,感謝感謝」

 

 

 

車子停在一個墳地門口,金在中下車後條件反射的打了個哆嗦「您這是...現場版僵屍日記???」

允浩笑著說「果然,和金先生在一起很輕鬆。」

「還真是謝謝您的抬舉,斯——哎..您看,您到底人讓我看什麼??」

鄭允浩作出一個請的動作,長胳膊長腿真是刺激到了金在中幼小的心靈。「呵呵。」我不是女人,別對我放電了,拜託...

兩個人,一前一後。走的很整齊,在中很禮貌的和前面的鄭先生保持合理的距離。

繞過幾個彎道,裡面是富人才有資格入住的高級墓地。

在中雙手插兜,吊兒郎當的看著四周。「果然,現在連死都分出等級了」抬眼看著前面的人,白襯衫,西裝馬甲,胳膊彎成90°挎著那個名貴的西裝外衣。「鄭先生,你以後可以考慮在這裡買一個“別墅”」

「謝謝金先生的建議,我會好好考慮的。」

「切。」小聲說了一聲,不屑的瞪著前面的人。看來他已經完全習慣了自己的調侃,甚至可以說應付自然,果然是上流社會的人,真會交際啊。正面意義和反面意義都一樣的表揚。

 

「我們到了。」那雙大長腿停在一個墓碑前面,金在中仔細看了看,吧唧著嘴皺著眉頭「這是哪裡?那位大人物的忌日嗎?」

鄭允浩轉過身,微笑著。金在中心想,如果他不笑那雙丹鳳眼絕對能殺死人!

「這是您的父親,金鐘林的陵墓。」

這麼一句話,也是至今為止鄭允浩說的所有話的一句話,讓金在中老老實實的收回了邋遢的表情,難得正經起來「你說什麼?」

貌似是很滿意金在中的表情,鄭允浩眼角掩飾不住的上揚「雖然很遺憾,但是如金伯父所願,我把金先生帶到這裡。」

金在中低頭著頭,緩緩的說「你在放屁嗎?!」

鄭允浩退出一步,神色凝重的看著那墓碑「我知道讓金先生突然接受這個事實是很殘酷的,但是為了完成金伯父的遺願我希望——」

金在中沒有說話,直接轉身離開。

走的很快,快到讓人擔心會不會突然摔跟頭。

鄭允浩給那墓碑鞠了一躬,禮貌的說「金伯父,我們還會再來的。」

 

走回停車的地方,果然看到副駕駛上的人。

臉上沒有表情,嘴唇卻微微顫抖。

允浩打開車門,坐到駕駛座上「好些了嗎?」

那頭沉默,但是握緊的拳頭卻暴露情緒。

「金先生...」溫柔的聲音在這炎炎夏季都甚至讓人感覺到舒適的涼爽,可惜,那個人沒有心思搭理。

「你到底是誰?又有什麼目的?」

「金伯父和我有過生意往來,雖然年齡有所限制,但是金伯父對我如出——」

「別放屁了!」金在中嘆口氣,抬起頭,看著鄭允浩。

那是鄭允浩第一次失神,眼前的人的眼睛明亮的像是能看透一切,這樣感覺讓自己感覺到被威脅而且..莫名的恐懼。但是僅僅一秒,鄭允浩便恢復了表情,想要繼續說。

「我看到了」金在中冷言冷語的說了一句「雖然你比我大,而且很會交際技巧,但是抱歉不是我自大,你演的在我面前簡直就是搞笑到要命。」落下這麼一句,金在中倒是自然了起來,臉上沉重的表情也平淡下來,翹起二郎腿,掏出口香糖「你最好考慮好了,如果真是那混蛋老頭子的事情,再和我說,如果是什麼狗屁的話,就算了,麻煩直接送我回家。」

聽了這番話,鄭允浩意外的沒有生氣,反而笑了起來。解開馬甲扣子,扯開領帶,吊兒郎當伸手架在副駕駛的椅背上「我終於知道金伯父第一次見到我為什麼說那樣的話了,果然虎父無犬子。」

嚼著口香糖,金在中咧嘴一笑「他奶奶的,早這麼說話不就好了,人就是人,不用裝作人,鄭先生。」

允浩掏出菸,吸了一口放到金在中嘴邊。

在中搖搖頭,舌頭粘著口香糖伸出來。

「金先生和金伯父很像。」不得不承認鄭允浩抽菸的樣子很迷人。

其實金在中也被這鄭允浩突然的樣子嚇到了,只不過沒有表現出來而已。雖然只是一個地攤主但是見過的人多了去了,聽的話也多了去了。所以自打第一次和這個叫做鄭允浩的接觸,就知道這個人不簡單,城府很深的一個人。不是自己能看透的,也不是和自己是同類,所以才會當機立斷的趕緊和這個人撇清關係。難道——眼前這個衣冠不整,抽著香菸的人才是真正的鄭允浩嗎?

 

「在想我是什麼樣子的人嗎?」

金在中搖晃著腦袋,嚼著口香糖甚至還吹出泡泡。「趕緊說正事吧!」

「能讓你願意和我聊天真是不容易。」鄭允浩吐了一口煙雲「金鐘山是商界有名的梟雄,黑白通吃,巴結上他也就是巴結上了皇帝。」

皺著眉頭,金在中似乎在考慮著要不要信這個人的話。

「你可以懷疑,但是最好在我說完後。」拉下窗戶,抖抖菸灰「我出商道的時候只是一個走貨的打工仔,也算上我運氣好,攤上了金伯父,被收為義子才有今天的成就。」

「你的話讓我覺得我在看電視劇,那個老頭子我可見過,雖然一年一次,但是他就是一個普通的老頭子!」

「那是因為他是你的父親,是你母親的丈夫。回家當然會卸下一切,回復最真實的樣子。」

「那為什麼不和我說?」

「你是想問他為什麼不和你說,反而讓一個外人來摻手嗎?」鄭允浩拿出一份檔案甩到金在中腿上「你知道這個道上你們有多值錢嗎?多少人盯著你們,多少人想要靠你們大發一筆,奪取鼇頭?!」

見在中沉默,鄭允浩繼續道「如果我是金伯父,我也會這麼做,於其讓你成為一個驕縱的少爺被人追殺,還不如讓你做一個平凡的小鬼開心的長大。」

金在中把那文件扔回鄭允浩的身上「自以為是的狗屁老頭子!」

扔掉已經吸盡了香菸,允浩左手握上方向盤,右手遞給在中一個名片「我的私人手機號,我想你以後會常常聯繫我。」

猶豫了一下,在中還是接過了那白紙。

允浩笑了出來,狂野不羈的樣子被表現的淋漓盡致。「聰明人。」

金在中握著那白紙,雖然表面上平靜的嚼著口香糖,可是心裡很亂。

 

直到車停到熟悉的街道門口,在中才回過神「你知道我的家在哪裡?」

「因為我也是盯著你們當中的其中一員,回去休息吧,我等你消息。」

金在中沒有繼續說話,直接下車,取出自己的寶驢。拉著它,歪歪扭扭的往街道深處走去。

車裡的鄭允浩看著車子的反光鏡,直到那身影消失「即使成熟的早,你也還只是一個剛剛步入大人世界的孩子,金在中。」

對著車內的鏡子,整理好襯衫和領帶,隨後露出紳士的微笑,還有依舊溫柔的聲音「期待我們下次見面,可愛的小豹子。」

 

 

 

 

 

 

 

第六章

 

寬闊文雅的辦公室中央,是義大利進口的高級辦公桌。

英俊的男人端著高腳杯看著桌子上的手機,如果他沒有記錯,他的確是給過他電話號碼。

最近幾天要忙著LINPO的CASE,所以忽略了那只張牙舞爪的小豹子。「不知不覺間已經過了半個月了..」可是那小豹子不但沒有行動,甚至連行動的意思也沒有。「到底...在想什麼?」

男人性感的嘴唇輕輕親吻了一下杯延,深邃的眼神落到落地窗戶上「從這裡可以看到整個城市的景象..可惜卻看不到你髭起來的小爪子」

滴滴滴——

男人長手摁下接聽鍵,秘書甜美的聲音傳進來「董事長,陳小姐的電話」

迷人的嘴角輕輕上揚,發出誘惑人心的聲音「嗯。」

 

 

 

吵鬧的街道上,大夥堆在一起,聲音彪的很高「難道是真的!!」

「嗯,這條街的確是被人買下來了..好像是那個財閥叫...」

「難道是金鐘山?!」

「對!」

在中叼著棒棒堂,歪著脖子看著那邊熱鬧的討論「豆腐大叔,那些有錢人是不是便秘或者腹瀉什麼的,為什麼總是要挑起善良純真的老百姓的興趣?」

豆腐大叔樂呵呵的遞給一個小小子臭豆腐,就著縫隙回答在中「哎..有錢人想什麼咱們怎麼知道,不過這地皮要賣出去可是真的。」

吸溜吸溜「哦。」

「臭小子,你媽怎麼樣?」

在中撣撣屁股,轟轟蒼蠅「挺好的,醫生說多休息就好。」

「那就行。」豆腐大叔擦擦手,坐到在中身邊「你以後打算怎麼辦?」

金在中倒是自然「繼續擺攤子唄,要不然我能怎麼辦?沒有文憑,沒有手段..也不是...有——錢——人——」金在中舔舔嘴角,順著眼前這雙鋥亮的名牌皮鞋往上看「Hi,有錢人!」

允浩笑著對豆腐大叔點點頭「我想要和金先生討論些事情,麻煩您。」

「哎,你們說,你們說。」豆腐大叔給在中使了好幾個顏色,可惜被無視了。

允浩挪進攤位裡面的空擋,沒有居高臨下,也沒有傲氣沖天的有錢人模樣,反而是自然的坐到在中身邊。

果然那小豹子吃驚了一下,不過很快就恢復淡然。

允浩笑的像是見了好久不見的摯友「怎麼不給我打電話?」

在中嘬了一口棒棒堂,也不看著允浩說「沒有手機。」

允浩看了看在中褲兜裡露出來的手機鏈「哦,要不要我給你買一部?」

在中從嘴裡掏出棒棒堂,有些無奈的轉過頭「你很閒哦?」

允浩笑著搖搖頭,幫在中撿起了因為剛才動作太大而露出來的手機。小豹子一陣尷尬,趕緊轉過頭不去看他。「準確的說是我很忙,抱歉,這麼久才來聯繫你。」

「呵呵。」在中招呼客人,借機不去搭理允浩。

可惜...在緊著自己說了一大通,反而發現客人只是在看著身邊的那個人流哈喇子後,金在中抖抖衣服「今天財神爺不待見我...喪爺倒是來光顧,收攤!」

一旁豆腐大叔道「臭小子,給!」

「什麼?我可不要臭豆腐了。」

「你想要我還不給你呢,是這個。」

在中一看「水果?給誰?最近物價飛漲,送水果的都是款爺啊..原來豆腐大叔現在是款爺了。」

「別耍嘴皮子了,這是給你老娘的水果!」

金在中切了一聲,拿過水果給了豆腐大叔一個燦爛的笑容。

這期間,鄭允浩被華麗麗的無視了個徹底。

 

 

 

前面那歪歪扭扭的小車,被一個小身子板兒拉著。

後面一身名牌西裝的男人,腿兒著跟著。

「你夠了沒有!」

男人微笑著說「怎麼了?累了嗎?需要我幫忙嗎?」小豹子..耐不住煩躁了喲。

金在中大爺似的一甩胳膊「我他奶奶的是鐵生生的爺們,別TMD把我當女人泡。有話說,有屁放。」手指頭指著男人,叼著棒棒堂說話的樣子很滑稽。

「你知道我想說的,不是嗎?」男人慢慢的接近,看著那小豹子緊張的豎起毛來。無奈的在心裡搖頭,自己果然是一個有惡趣味的人啊....

「你..你....」也許是沒有了接下去的話,小豹子對著男人就豎起了中指「FUCK YOU!= =+」

男人這次是笑出了聲音,果然是可愛的小動物,表面上要彪悍的保護自己,其實很害怕。幼崽果然是淨化過程中最可愛的階段。「好,我問出來,你為什麼不聯繫我?」

在中嘬了一口棒棒堂「不想。」

男人已經走到了在中對面「為什麼?」低沉的聲音仿佛融進了空氣中,讓人不自覺的感覺自然....然後依賴。

「因為....」再次豎起中指擋在男人接近自己的臉上「我不信任你,你說過你也是盯著我們的人,所以我為什麼要相信你。既然我不相信你,所以你說的話我也不會相信,明白嗎?」

男人靠近那個在努力掩飾顫抖的身子「告訴你一句話。」

「什麼?」在中甚至能感覺到男人的呼吸「說啊!!」

「這個世界上如果只有一個人值得你相信,那麼那個人就是——」

「絕——對——不——是——你——!!」在中摔下這麼一句,抓起小車就撤退。甚至臉回頭也沒有。

男人看著在中的背影,彎著的腰恢復直挺「我!」

 

所有人都有弱點,即使是最嗜血兇猛的野獸。

所以,只要找到那弱點,然後掌握,野獸遲早會變成乖巧的小貓兒。

即使再次呲起獠牙,但卻永遠不會對著自己。

允浩看著那漸漸消失的背影,掏出手機「SEN,開車過來,順便幫我定一些水果和鮮花,我明天要用。」

 

 

 

在中把小車甩到一邊,氣憤的坐在床邊上。

金顏美看著兒子一臉憋著氣的模樣就知道那小鬼又在瞎想了「說吧,你媽可是健康的站在這裡,所以有什麼事情可以隨時商量的。」

大字躺在床上「街道被人買下了...我在想以後咱們兩個人的生活費怎麼弄出來。」

金顏美,停住了手裡忙活的雜活,走到床邊「傻小子,船到橋頭自然直。」

在中沉默了一會兒,突然坐直身子看著金顏美「你男人究竟是幹什麼的?」

又是這個話題,這半個月在中總會突然問自己這個話題。他是做什麼...他是....「你只要知道他是你老子就行了,管那麼多幹嘛!」

就知道會被打回來話,金在中咬咬嘴唇,衝出了家門。

金顏美看著那噶喲著的破門,眼睛漸漸的紅了起來。「你兒子和你一樣...我拴不住....即使瞞了18年...果然還是來了...」

女人關上門嘆著氣「你去那邊了?你說過,只要你還苟延殘喘著你兒子永遠會不知道....混蛋男人!果真如你當年說的那樣,你註定要欠我一輩子,欠你兒子..一輩子....」

 

 

 

在中想哭,可是哭不出來,眼睛憋的通紅。

一路瞎跑,抬頭喘氣的時候,竟然失笑了起來「我竟然來到這裡了。」

這是一個廢棄廣場,殘缺的牆面泛上了黃色的渣子。

牆角下是幾桶油漆,還有幾把刷子。

金在中慢慢的拿起刷子,沾上已經粘了吧唧的油漆,狠狠的在牆上一劃「這是我們的秘密基地,記得嗎?老頭子。你把我架在脖子上,讓我在這面牆的最高頂上畫太陽,告訴我...男人要頂著太陽,一輩子身上泛著赤紅。我那時候不明白,現在算是明白了...你就是一個混蛋...你頂起了太陽,可是扔了你的家,你的女人,你的兒子.....」

說到一半感覺嘴裡鹹鹹的,在中舔了舔嘴角「你說男人不能哭,只要我哭你就出來打我。我現在在哭,可是你在哪裡?」

「我和你說過,我要成為最最最優秀的畫家,我和你說過,我要讓你和媽過上好日子,我和你說過.....可是我現在只想說一句話....混蛋!....」

在中慢慢的滑下身子,蜷縮到一起「爸.......回家吧。」

 

 

 

突然接到電話的允浩,本來是來看這片廢舊的廣場地皮。誰想到竟然意外的看到那個小豹子,意外的聽到他的話...這裡是他的秘密基地..和他的父親...果然是驕傲的小東西,表面上冷漠淡然,其實心裡疼的要命吧...

靠在那破舊牆壁的另一邊,允浩低著頭,看著腳邊的石子發呆。

牆的那邊,那個孩子在忍著哭出聲,即使在沒有人的地方,也要保持他那份驕傲。

真是..倔強的傢伙...

倔強到想讓人揍他一頓。

 

 

 

 

 

 

第七章

 

所以——

看到桌子上包裝精良的水果籃子,和只有有錢人才會閒的沒事買的一朵好幾十的花束「媽,這是什麼東西?」

金顏美放下手裡的菜,笑著對著門口有些犯傻的兒子道「臭小子,你眼光還不錯。」

「你莫名其妙的自滿什麼?」在中安置好寶驢,又整理了一下表面上亂糟糟的衣服。

金顏美擦擦手,拍拍兒子的腦瓜子「臭小子這個是你的朋友送過來的,叫做鄭允浩。」金顏美的樣子,很像是抓到兒子秘密的偵探模樣,臉上帶著笑容,表情裡寫著滿意。

不過在金在中看來,卻是這樣一番情景。那個混蛋面具男,攻下他的老媽了啊。

「傻小子發什麼楞呢?以後有這樣子懂事的好朋友要趕緊讓媽知道,媽也高興啊。真是一個好孩子...」

「孩子?」金在中咬著筷子,不屑的看了一眼桌子上的禮物「他看起來怎麼也有35歲了吧....」

「哪裡!」拿著鍋蓋給了在中腦袋一下「人家才比你大三歲!」

金在中嘟囔了一下,嚼了一口米飯「哦,原來他才21啊..真年輕啊...」

「是吧。」金顏美顯然很興奮

金在中顯然很無奈。那個叫做鄭允浩的,到底想幹什麼?一步一步攻佔自己的領地?那個面具男..算計男...心計男....辛苦鄙視了一番,在中終於舒坦的開始吃飯。

不過,他有沒有和媽說那件事?

在中偷偷的瞥了一眼自己的老媽,看他一臉春光得意的樣子,相比那人還是有點道德的。

 

 

 

 

事情總是看起來突然其實在冥冥之中已經因果迴圈。

依舊如常的看著自己的攤子,直到看到慌張的豆腐大叔「臭小子,不好啦!」

慢慢的晃晃悠悠的起身,歪著脖子看著豆腐大叔「怎麼了?難道你也到了不舉的年齡了?」

啪——給了整個混蛋小子一個腦勺子,豆腐大叔喘著粗氣,抬起手上的白紙「這個!」

在中貼過眼睛「怎麼還整了一個醫院診斷書..豆腐大叔你——」

豆腐大叔看著在中的眼睛漸漸認真起來,才緩口氣「嘴貧的小兔崽子,看到了吧,清理通知這是!」

在中搶過大叔手裡的通告「MD,那個混蛋!」

「本來還想著那個嬌蠻的小姐怎麼這些日子老實了,原來是求了他老爸用更陰險的招兒啊」

豆腐大叔擦擦額頭上的汗,再看一眼在中,那小子怎麼不說話了?「在中?」

在中撇著嘴,吐出泡泡糖。「混蛋!」

豆腐大叔坐到在中旁邊,胳膊撐在大腿上嘆著氣「有錢人啊..他們是不知道這條街上養著多少個家,多少個孩子。就這麼把人轟走,咱們該怎麼辦?」

在中沒有接豆腐大叔的話,抓著白紙的手更加的用力。

「哎..你打算怎麼辦?再找別的地方根本就是不可能的,各個地方都有自己的小團體融進去不容易啊。實在不行只能在馬路邊兒上了..」

啪——

豆腐大叔看著腳底下已經攢成球的紙團「在中?」

在中看了一眼身後熱鬧的街道,還有招呼客人的大家「我去想辦法!」

豆腐大叔想要攔住奔出去的在中,可是晚了一步「小子!你去哪裡?!!!」

在中其實根本就沒有法辦,心裡焦躁的很,可是他知道就算是破口大駡也解決不了問題。可是——「那幫混蛋!」

跑到一個公園,坐在椅子上抱著頭,在中心裡清楚根本就別無他法。

這條街,從小玩兒大的街,一直熱鬧的街,就要被清空。

所有的人要拿著行李另謀他路「 啊啊啊啊啊!!怎麼辦!!」自己能怎麼辦?!

 

 

 

 

高級餐廳內,金鐘山樂呵呵的給允浩夾菜「最近在忙活快地皮的事情,哎..我也老拉,希望我鐘林哥別怪我就好」

允浩笑著點頭,給進鐘山倒上酒「這個伯父放心。」

「我就知道,允浩是我最得力的女婿,哈哈哈!」

允浩紳士一笑「為了預防萬一,我正在進行再三確認,等確認檔一下來,我會立刻通知伯父,接回他們。」

「那就好,那就好。哎....我也沒有什麼比的意思,想想大哥也是為了他們好才隱瞞事實的。等接過來後,我會好好照顧他們,也了了大哥的心願。」

「伯父真是仁慈,他們也會明白的。」

金鐘山喝了一口酒,憂愁的樣子再渡上歲月的痕跡真是讓人一陣悲惜。「希望是啊...等他們回來,我也該退休咯。把事業交給你們年輕人吧..我這老骨頭也是該修養的時候了,哈哈哈。你說是不?允浩?」

接過金鐘山遞過來的酒「伯父這是哪裡的話。」

「你以後和美玉結婚後,就是這個家的當家了,伯父也不和你客氣,這家裡的事情交給你我也放心」

「伯父我不會讓您失望的。」

兩人碰杯,各自笑的坦然。

 

飯局結束後,金鐘山上了車。對著副駕駛的人道「給我去查,那對母子是不是我要找的人。」

「是,董事。」

金鐘山看著車外的景色,臉上透著深謀的笑容。「狼崽始終是崽,怎麼能和雄獅搶食物呢。真是學不乖啊.....」

 

 

 

 

煩躁的在中掏掏兜子想找出一個口香糖來,這一掏倒是掏出了一個紙片。

一串電話,本來已經忘了..在中不知道那時候的自己想的是什麼,在回過神兒來後那頭的電話已經打通了。

啪的一聲掛掉電話,金在中知道這個電話一旦接通會是什麼意義。

趕緊把手機收回到兜裡,心煩氣躁的踩著腳下的水泥地「陷阱,陷阱,那個人一定知道所有的事情,如果給他打電話,就表示我把自己賣給他了..絕對不可以!」

慌張的恢復著自己的情緒,在中只得回家,總覺得現在能讓自己安靜下來的只有家。

 

剛才看到熟人在聊了幾句,再回頭的時候電話上已經顯示有一個未接。

突然俊臉上露出笑容,拿起電話,對著那串位置號碼「是你嗎...小豹子?」是被逼的走投無路了嗎?識時務者為俊傑,如果義父在的話,肯定也會教你這個到底。

啟動車子,轉動方向盤,允浩帶著自己也沒有發現的笑容向那個地方開去。

小豹子既然需要溫暖,那我就給你帶個過去吧,以朋友的身份。

 

 

 

 

這個兔崽子是從她金顏美的肚子裡蹦出來的,所以即使他眨個眼睛也知道他的小心思。「別告訴我說沒事,怎麼了?」

在中拔著飯的動作挺了下來,放下碗「那混蛋財閥要收了街道,通知已經貼出來了。」

金顏美哈哈笑著捏捏兒子的臉「這算什麼事兒,你媽我身體這麼健康,咱們以後的日子沒有問題的。」

在中不想說,他看見了醫院的複診單子。看著老媽一臉的笑容,心裡的不踏實搖擺不定。

如果自己有本事,如果自己有實力,如果...太多的如果在這一瞬間劃過,可惜沒有一個留下來。

「還瞎想,媽就轍,放心,趕緊吃飯!」

又扒了一口白飯,嚼的爛爛的,可惜咽下去的時候嗓子還是疼。

 

咚咚咚——

金顏美疑惑的看看門「這麼晚了,是誰?」

打開看到那溫柔的笑容,金顏美立刻笑開了花「這不是允浩嗎?」

一聽這話,金在中緊張的直起了後備。那個面具男來這裡幹嘛?

允浩看著那頭直邦邦的人,笑著說「伯母,這是我順道買的補品。」

金顏美也不客氣,接下東西迎著允浩進屋「臭小子,朋友來了你還裝什麼淑女,快過來!」

金在中甩下碗筷,騰的站起身子,奔著允浩就衝過去。

抓住他的胳膊肘,拉著就往門外跑。

「臭小子!你幹嘛去——」也不管身後老媽的叫囂,反正跑就是了,那時候的金在中腦子已經混亂的要命。

這個混蛋!到底來摻和什麼!

 

允浩看了一路金在中拽著自己的背影,縮著脖子,頭髮也亂亂的飛著。看起來很糟粕,但是也挺...可愛的。

「累啦?」前頭拽著的手明顯鬆了,允浩依舊笑著跟著。

金在中的五官幾乎要湊在一起,看起來很是生氣。甩開允浩的胳膊,轉身對著那人道「你來幹嘛?!」

幾乎是和小豹子鼻尖貼著鼻尖,眼睛瞥了一眼他翹起的腳尖。這麼近距離的看著他,允浩有些失神,這小豹子長的還真是挺賞心悅目的。不張牙舞爪的時候,意外的..可愛?大大的眼睛,像是要閃出淚光來,直直的看著自己。臉已經氣紅了,甚至脖子根兒和耳朵都是紅色。「你還真可愛。」這句話本不是允浩想要說出來的,可是既然已經說出來了,自己也輕鬆的笑了起來。

在中一聽可是火了,對著那人的弱點就是一腳「你TMD是不是最近饑渴啊!對著男人也這樣!」

還好允浩躲的快,退下一步,笑著搖頭「我是說真的。」

在中瞪了他一眼,掏出口香糖嚼了起來。

允浩慢慢的靠近,站在他身邊,高大的影子壓在在中的身上。

在中抬起頭,正對上允浩的眼神,比起自己的要深邃的多,一看就是老謀深算的傢伙啊....可是這個傢伙有本事,但是如果真的開了口,那自己這就算是和他牽扯上了,以後會怎麼樣就不是自己可以單方面決定的了。這一點頭,並不只是欠了一個人情,搞不好連自己都賠進去了...

到底該怎麼辦?

 

 

 

 

 

 

 

第八章

 

男人看起來完全沒有著急的意思,耐心的等著旁邊使勁兒嚼著泡泡糖的傢伙。

先是翹起二郎腿,然後是顛腿。啊!現在開說戳脖子了,一邊戳一邊吐泡泡。

這個小東西,想事情的時候動作還真是有夠豐富的。允浩藏不住的微笑起來,胳膊架在大腿上,眼睛看著馬路上過往的汽車。

「喂!」

轉過頭,小豹子終於想明白了「嗯?」

在中癟著眼睛,特別無奈的對著面前的男人吐了一個泡泡「我們約法三章,如果你同意了,那就OK。」

允浩的眼神中閃著隱約的興趣,小豹子果然和自己想的一樣,想要保全自己的自由,又想要無負擔的借助別人的力量。「哦,我聽聽。」

在中冷哼了一聲,把泡泡糖吐到手紙上,扔到垃圾桶裡。

轉過身走到允浩面前,居高臨下的看著他「我的事情要我來做決定,我是我,你是你。」

「然後....」男人笑著揚起頭,正對上那雙眼睛。

咽了口口水,在中接著說「不要和我媽說那件事。」

眼神閃躲了,但是很快又鋒利起來。真是誘人的果實,很期待這樣的幼崽到底可以成長到什麼程度。「可以。」

「最後一條——」在中故意拉長音,臉慢慢的靠近允浩的臉「這個待定。」

允浩哈哈的笑了出來,真沒有想到這個小豹子竟然夠狡猾,還給自己留了一跳後路。不過這個條件如果真的答應了,的確會麻煩很多啊。不過...看著他眼中的自信,允浩嘴角微微上揚「成交。」

金在中看到那個笑容後,渾身起了雞皮疙瘩,反正有種掉到狼窩裡的感覺。這個人....究竟陰暗到什麼程度啊....

「不過....」

金在中感覺到一陣冷風,趕緊收緊胳膊,瞪著眼皮子地下的人。「什麼?」

「你說的是我們約法三章,意思是我也有權力約法吧?」

「奸商!」在中咬牙切齒一個字一個字的說。

被喚作奸商的人倒是一臉無辜,作出近乎撒嬌的表情,看的金在中渾身汗毛都立了起來。

 

嘆口氣,在中撐著胳膊坐在男人身邊「說吧~」

「一,請正視你父親的事情。」男人微微側頭看了那小豹子一眼,真是誠實的老實。

意料之內的沉默,允浩繼續說「二,我給你的電話號碼是我們的秘密,不要告訴任何人。」

「三,到我身邊。」

一直按耐著的在中在聽到這句話後終於爆發了,指著允浩的頭吼叫到「你說...說說說——什麼!」結結巴巴的表現完自己的意思,在中的臉上甚至還留著情緒激動的痕跡。

允浩沒有繼續他的笑容,而是抓住在中的手,眼睛透露著讓人無法動彈的震懾力「我要你在我身邊,由我來——」

小豹子總是喜歡打斷別人的話,允浩這是第N次體驗了,看著自己胸前西服上的鞋印,再看看那頭氣勢洶洶離開的背影。弓著腰,彎著腿,駕著胳膊,一派惹我就滅了你的樣子。允浩攤手望天「真是..我男女通吃的紳士溫柔在你面前,果然...一文不值啊小豹子。」

在中瞪著眼睛,心裡無限次罵著身後的混蛋,那個色情狂!我就知道!那個面具男不是什麼純潔的小白兔。哼!

如果這是在動畫裡,光是想想允浩就不顧形象的笑了起來「我是想說,由我保護你!」

前頭走的人,停下了步子,彎著腰轉過頭,五官皺在一起,然後呲牙,最後對著允浩豎起中指「FUCK YOU!I-AM-MAN!」

允浩整理了一下領帶,對著在中彎腰伸手作出握手的姿勢。

在中慢慢直起腰,收起搞笑的表情,轉過身子,背對著允浩一邊走一邊伸直胳膊作出一個OK的手勢。

 

其實兩個人在對方心中都有底兒,他是什麼樣子的人。

在互相揣摩的時候,靠的是經驗和魄力。

金在中心裡的防線很高,可以說是一隻精明的小豹子。而鄭允浩這頭經驗老道的狼究竟在想什麼,金在中知道自己猜不透。但是這種隱約被逼迫,隱約透露著事實的遊戲真的很誘人。

那時候的金在中從來沒有想過自己也是有意闖入這個遊戲,那時候的自己認為是形勢所迫。自己的未來一只是一個未知數,遇到這個男人也不會改變什麼。

畢竟豹子和狼,除了狼狽為奸,還有什麼可以聯盟的。

姓鄭的,咱們走著瞧,我金在中是絕對不會被你圈住的。

 

 

 

 

第二天一早,金在中正準備出攤子的時候,看到門口黑色的跑車並沒有吃驚。

倒像是一個被接送習慣了大少爺一樣,把寶驢扔下,開門跨腳丫坐了進去。

旁邊是萬年面具男的假了吧唧的微笑,在中抬眼對他使了一個眼神。

允浩透過他看看車窗外的寶驢,笑著嘆口氣,打開車門。

金在中坐在車裡感覺後車廂咯噔一聲,笑的得意。

 

車子穩當的行駛在高速公路上,在中翹著二郎腿歪著腦袋做著奇怪的表情。

「今天是值得紀念的日子。」

在中轉過頭,吐著舌頭「什麼?」

「你在我身邊的第一天」允浩一邊放電,一邊微笑。

金在中吸了一下鼻子,吊兒郎當的舔著槽牙「你——想出車禍吧?」

允浩呵呵一笑「當然不是,經過昨晚我相信你一定已經正式面對了你的父親。」

「怎樣?」

「不管你對你父親現在是什麼感情,我希望我們可以一起面對面前這個大難題。」

在中收起腿難得的正經「幹嗎?」

「知道金鐘山吧。」

在中舌頭舔了一下牙齒「收地皮的那個,也是我希望你幫我KO掉的那個。」

「那個人,是我們共同的敵人。」

「嗯....」在中的聲調拐了好幾個彎兒。

允浩手上控制著方向盤「要不要一起,做一件令你也開心,我也開心的事情?」

在中呲牙一笑,這個老狐狸加大虎狼,果然也是算計著自己。自己求他幫忙處理那條街道被買下的事情,而他也拐過來借助老頭子的名義讓自己幫助他除掉什麼。果然是——互相利用呢~「OK,BOSS,那麼,需要我做什麼?!」

允浩一個急轉彎,瀟灑的一笑「首先,先買些衣服,時間緊迫啊。」

在中滿臉黑線的拽著汽車扶手,MD這個瘋子剛才幹嘛突然急轉彎,找死啊..嚇死我了...還有——買衣服?買衣服?

買衣服幹嘛?!!!!

 

 

 

 

 

第九章

 

金在中再三回頭確認,那服務員小姐手裡拿的東西,是否是傳說中的衣服?

坐在休息椅上的允浩倒是一臉的期待「對,就是那件,我昨天給你定的。」

金在中呵呵一笑,接過那衣服「這叫衣服?這滿是洞的背心兒叫衣服?!!」一個很普通的大老爺們兒背心,黑色透明,看起來很緊,最後...都是洞。在中想也沒想,對著身後扔了過去「你穿,我看著。」

允浩一手優雅的喝咖啡,一手瀟灑的接住飛過來的暗器「你穿,我看著。」

同樣的話,說的語氣可是完全不同。一個無限鄙視,一個滿心期待。

允浩拿著衣服,先是走到服務員小姐身邊,安撫的溫柔語氣「他最近心情不好,我來好了,你去忙吧。」

那小姐臉蹭的一下子就紅透了,趕緊鞠躬,臨出隔間還差點摔倒的樣子。

允浩搖搖頭,又看看自己手裡的衣服「應該挺合適的。」

 

金在中對著鏡子,看著鏡子裡面的身後的那個人「別用你那色眼看著我。」

這是VIP換衣隔間,裡面有沙發,有衣服架,甚至還有液晶大電視。在中看的是一愣一愣的,自己進入了異世界啊....

允浩走到在中身後,胳膊拿著衣服擺在在中面前「我覺得挺合適的。」

在中側頭,鼻尖盯著允浩的臉「滾。」

允浩呵呵一笑,一步挪到在中對面,給他解衣服的扣子「不是說過要幫我嗎?」

在中呲牙一笑「我總覺得你要把我賣了。」

長手靈活的解開了襯衫的口子,裡面還有一個T恤。對著那印著阿拉蕾的T恤允浩稍稍歪頭「童趣。」

在中死魚眼狀,嘴角嚼著泡泡糖「這是青春的痕跡。」

「咱們一會兒可不是去逛街」

在中摁著允浩要對自己亂七八糟的手,抬頭看著四周這個只有兩個人的空間「那去做什麼?現在咱們也算是一個鍋裡的雞腿了,有什麼話還是再被炸之前告訴我吧」眼睛直直的看著眼前的人,在中說的吊兒郎當。

允浩撅嘴半帶撒嬌「當然,我們是。」掙脫開在中的阻止,手滑到那纖細的腰處,掀開一點點T恤「所以你需要穿這個衣服啊。」

在中啪的一下子拍開允浩的手「這和穿衣服有什麼關係,趕緊說!」

看著他皺起眉頭,允浩意外的覺得自己惡劣的性格被極大的調動了起來,這個小豹子,好像很緊張。舔舔嘴唇,用低沉誘惑的聲音貼著他的耳朵「晚上有一個飯局,是這次金鐘山為那地皮弄的。」

難得,一直走神的在中正經了起來「然後...」

允浩的嘴唇甚至貼到了那柔軟的耳垂兒上「金鐘山去不了,所以讓我去陪酒。」

「啪!」再次拍掉更加得寸進尺的手「你再往上也摸不出什麼,把你的手從我的衣服裡FUCK的拿出去。」

小豹子生氣了啦..啊..果然很有意思。允浩笑著退出一步,把衣服放到在中手裡「OK!」

在中冷哼了一聲,接過衣服。「所以,你要我去....」

「這次作為重要人物的那個人,喜歡玩兒點別的,所以要求去的人也帶著別的去。」

「給我FUCK的好好說話!」在中對著允浩豎起中指,腳尖對著那雙長腿的中央「我可沒有時間跟你磨機,我的寶驢還等著我去賣東西調戲美女呢!」

允浩轉身躲開處於戰鬥模式的小豹子,拿起咖啡,對著在中的方向一個碰杯「你,就是我的“特別的”。」

在中皺著眉頭,雖然還是沒有聽懂,不過大概的意思,應該是這個面具偽善男要讓自己當他的拍檔吧「哦,要我裝作你小弟,和你一起進去?」

允浩一個攤手,溫柔的笑容像極了儒雅的紳士,可是無意間扯開小口的領帶卻暴露了那不羈的氣焰「嗯...差不多吧。」

在中終於點點頭,雖然不知道那個什麼飯局到底是什麼東西。但是如果可以幫助這個面具偽善男,把地皮的事情解決,大不了...委屈一下了咯。

比劃著衣服,對著鏡子,小豹子雖然疑惑但是眼神堅定。

身後,允浩滿意的咬了一下茶杯,滿臉的期待。

 

允浩見小豹子稍微和氣了些,耐著脾氣的樣子雖然也很可愛,不過還是期待晚上的時候啊。「對了,你的頭髮,不介意你消費我刷卡吧?」話說的挑弄,但是樣子依舊正經的讓人著迷。

在中無語「在外面就算了,和我在一塊兒的時候,還是不要用你那噁心的表情和正經的西服男模式了。隨便點兒。」

允浩稍微一瞬的停頓,隨即點頭。

在中對著鏡子擺弄了一下「我去換衣服,啊對了!我不介意別人幫我交錢,我剪頭。反正這頭髮也該整理了..啊..認識有錢的人就是好啊...」

允浩靠在玻璃上,看著在中進到簾子裡面然後掏出手裡「SEN,幫我定一個CANDY的位置。」

「是。」

「還有,趁現在給我彙報一下公司的情況吧...讓你又當我的助理又當我的司機,真是辛苦了。」

「我這就彙報。」

聽著電話那頭更加死沉的男人的聲音,允浩突然萌發了這樣的念頭,如果讓小豹子見見SEN,也許他就不會計較自己的問題了。

電話那頭還在繼續,允浩喝著咖啡聽的滿臉笑容。

直到——

 

「這個衣服,真的可以嗎?還有這褲子,勒的屁股好難受」一邊揪著緊繃繃的黑色縮腿褲,一邊拽著背心的在中滿臉無奈的出了簾子。

允浩抬眼的一瞬間,似乎身邊所有的顏色都消失了。

眼前的人,纖細性感的長腿,被包裹的形狀可愛的翹臀,最要命的是背心圍住的隱約顯出的細腰。

下意識的咽了口口水,從來沒有這麼失態過的允浩趕緊收回眼神,應付是的嗯了一聲,然後轉身聽電話。

「董事,發生了什麼嗎?」

允浩對著玻璃,眼睛在尋找那個人的身影。黑色,從上到下,透明的黑色漸變成暗沉的黑色。

恰到好處的緊身背心,透明的絲感,巧妙的縫隙。視線不得不被吸引到那收縮的地方,似乎細的能掐斷一般。

「喂!這衣服....」這邊大條的在中彎著腰,臉貼著鏡子。

那頭卻是無比的衝擊,那臀部帶著誘惑對著自己...

允浩咬咬嘴唇,重重的嘆口氣,感覺血液全部沖到那裡。怎麼回事,明明熱辣的女人在自己面前,都會保持紳士笑容的鄭允浩,竟然——

 

終於耐不住被無視的感覺,在中轉過身,向允浩走去。

看著鏡子裡的影子慢慢接近,允浩似乎聽到了心跳的聲音。

這個小豹子,原來是一隻黑豹,平時溫順的時候可愛單純,但是一旦退去絨毛,妖嬈到即使是最嚴密的偽裝也會被他一個笑容擊破,真是危險的小東西啊...漸漸平靜的允浩對著那頭的SEN恩了一聲,然後掛斷電話。

在中沒想到他會突然回頭,所以嚇了一跳,回過神的時候自己的腰正被那人摟著,兩人曖昧的對視。

一瞬間的失神,在中裂開嘴張牙舞爪起來,對著允浩的腹部就是一拳「喂!」

允浩無奈的斯了一聲,半彎著腰看著眼前的一抹妖嬈「真是...服了你了...」不過手中的觸感..果然是細到讓人難忘的感覺。開始思考了,這麼美麗的黑豹子,是否真的要帶著他去...一瞬間,好想找一個鐵籠把他關起來,只供自己欣賞。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