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警衛森嚴的私人醫院門口,一個背著布包的人喘著粗氣。

頭頂上的太陽已經褪去了顏色,天空漸漸沉下來。

走進房間,在中輕輕的放下書包,看了看牆上的鐘錶,今天比昨天晚了一個小時。

擦擦額頭上的汗,在中走到病床前對著安靜的躺在床上的人說「今天過的好嗎?」說完一個吻輕輕的落下。

監視房間內,石頭羞澀的捂住大森的眼睛「別看,這是私人事件。」

大森嘴裡叼著雞腿,沒有功夫說話。

「不過,你說如果那孩子知道這是老大的計謀會不會生氣?肯定會生氣的,那孩子這麼直的性格。希望到時候他能夠理解老大的苦心。現在這種狀況不只是他,老大更是難受。」

接下來石頭就說不出話來了,本來有些暗沉的臉上也是一臉驚異。

只見滿嘴是油水的大森含著一塊肉就扣上了石頭的嘴唇,然後兩個人開始嚼上了。

石頭現在越來越覺得,大森其實是一個感情豐富的人。就衝剛才他咬自己的那一刻,石頭知道大森也在擔心。雖然表達擔心的方式有些....

 

自從鄭允浩成為植物人這個消息被擴散之後,商界可是熱鬧非凡。

許多人士都開始逐個來鄭家問好,慰問。

當然最有意思的是,原先對鄭先生有意思的女士們卻集體消失了音訊,小道報紙可是抓到這個大新聞好好的恭維了一番。

石頭看著報紙上的油水,瞪了大森一眼「瞧你吃的!」

大森「......」

「看來事情的進展不錯,最起碼那個陳小姐啊...什麼的這次估計是死心了,不過...死心的還真是夠快的..聽說已經開始接受什麼李家公子的求愛..女人啊..還真是看不懂。」

「......」嚼雞腿中。

「對了,那金家小姐最近怎麼樣?」

大森面無表情的從身後掏出一個檔,用一隻大油手遞給石頭。

石頭嫌棄的又瞪了大森一眼「嗯?昨天出國了?呵呵..這個消息要是散播出去,估計明天頭條就是鄭家准媳婦因為未婚夫意外成植物人所以逃婚了....不過應該是金家老頭子的主意吧,終於開始有動作了。」

「嗯。」

石頭無語的搖搖頭,對著大森用手抹去他嘴邊的肉沫「你這個笨蛋。」

 

 

 

「允浩,今天我遇到了一個很大手的小姐喲,賣掉了好多衣服....」

「允浩,我找到房子了,現在在外面住,手頭很緊啊.....」

..........

「允浩...你想我嗎?」

在中握起男人的手放到自己的臉邊,蹭了蹭「熱乎乎的。」

對著那掌心吻了上去「我等你,一直等你。」

「我保證你醒來後第一眼看見的就是我....」略帶調皮的語氣,這幾日在中的情緒已經平靜的許多,雖然大多時候是對著床上的人發呆,然後傻笑,或者是淡淡的親吻。

抬頭看了看鐘錶已經過去一個小時了,在中起身又在允浩的額頭上親了一下「我要回去了,明天還要出攤子。」

少年的身影有些單薄,然後慢慢的消失在了樓道的燈光中。

門被關上後,床上的男人就睜開了眼睛,呆呆的看著自己的手,慢慢的靠近自己的嘴唇。

 

在中出了醫院,外面已經黑了天。

自從那件事情後就一個人出來住了,不知道...媽她還好嗎?已經沒有氣了,可是心裡總是過不去一個崁兒....

前面小豹子耷拉著耳朵在想事情,後面幾個黑衣人跟的也是積極。

鄭允浩成植物人了,別的意思就是一直保護在小豹子周圍的安全網有了破洞,一直虎視眈眈的狼群們終於找到了突破口。

在中也是心不在焉所以根本就沒有發現,自己被跟蹤了一路。

不過螳螂捕蟬黃雀在後,鄭允浩雖然是“植物”了,可是鄭允浩的手下可是生龍活虎的。

 

 

石頭推門進來,遞給他老大一疊檔。「這是對這件事情的反應,媒體和外界被弄的很熱鬧。」

男人嗯了一聲,帶著一絲疲勞的沙啞「在中的媽媽那邊....」

「我已經找人保護了,就是上次那個蚯蚓...」

「好。」

「老大...」

「嗯?」

「休息一下吧,你已經很久都...」

「沒事,你和大森準備好明天的新聞發佈會就去休息吧,然後就是等他的反應了」

「那王洛那邊....」

男人的眉頭皺起「那個男人...不用。」

「老大...」

男人沒有繼續說話,只是示意石頭出去。

石頭點頭,臨出門前柔聲道「老大,那孩子最近很少一個人忍著哭了...」

男人在黑暗裡點點頭,然後是石頭輕輕的關門聲。

 

 

對於鄭允浩的事情,反應最大的就是金鐘山這個老狐狸。

接到消息的第二天就開了新聞發佈會,然後宣稱自己如何的不幸,老年遇女兒生怪病,然後女婿又成了植物人,著實的讓人憐憫。

不過一離開閃光燈,老狐狸就收起了剛才臉上鬆懈的皺紋,緊繃著臉。「吩咐下去,給我去鄭家那個醫院探探虛實。」小狼崽子竟是在我計畫準備的差不多的時候來這麼一齣,擾亂棋盤。

本來老狐狸已經準備好一套計畫,讓小豹子成為自己的傀儡,然後借機控制整個商界。

可是這個讓人安心不下的狼崽子,這個時候竟然又鬧出這麼一齣,真假未知的事情一定要多加防範。

還有就是王洛那個老狐狸,知道這件事後又會如何?

不管怎樣,我的計畫不能有任何差池。

 

 

 

話說王洛接到消息的時候倒是悠閒的喝著咖啡,然後聽著鋼琴曲。

僅僅是嘴邊一抹淡淡的笑容,其他的就看的別人深不可測了。

一直以來都摸不透這個男人心裡真實的想法,偽裝太厚,太精緻的男人讓人感覺到陰森和畏懼。

「再一杯咖啡,少些牛奶。」

「是,老爺。」

「哦,對了,明天幫我送到鄭老闆那裡一束花。」

「是,老爺。」

「還有,給我準備好車,我想現在一定有人想要見我.....」

 

 

 

 

 

 

第四十二章

 

金在中回到自己的小屋,看著空蕩蕩的屋子,心裡很難受。

勉強的露出笑容「加油!」接著挽起袖子,準備今天的晚餐。

每天過的很平淡,上攤子,然後去看男人,接著回到這個並不是家的地方。

決定出來自己住,有賭氣的成分也有理智的成分,想要長大,想要獨立想要撐起一片天。

男人嘛.....

可是每次回到這個陌生的地方,這裡根本就不是家,在中在心裡堅定的認為。

吃晚飯,在中躺在床上發呆,想想日子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改變的呢?

遇見他,然後知道自己的老爸不是個簡單的人物,最後...事情漸漸的變成了這個樣子.....

在中的手摸著自己的心臟「金在中,後悔不?」

嘴角慢慢上揚「不,不後悔,認識他不後悔,一切都不後悔」

 

正當小豹子想了一堆事情,已經半迷糊的時候,電話響了起來。

看了一下來電顯示「如果我的電話不是免接聽,你就死定了!」

「今天怎麼樣?」

「自從你開始給我不間斷打電話開始,日子不是特別爽。」

「呵呵,在中,要不然你就跟了我吧,我...是個很厲害的大人。」

聽著王洛有些搞笑的聲音,在中嘆口氣「每天都說,你煩不?」

「那些以前糾纏鄭允浩的盈盈花花可都撤退了,你還堅持個什麼?讓自己放鬆一下不好嗎?」

「我沒有覺得辛苦,」小豹子漸漸收起了剛才玩笑的嘴臉。「我喜歡他。」

「你真是一個狠心的孩子,明明知道我這個大人喜歡你,還在我面前說你喜歡別人。」

「我是通過電話的好不好,對了你每天不忙嗎?幹嘛老給我電話?」

「我擔心你。」王洛的聲音帶著成熟男人特有的性感,再加上這句話說的真誠,小豹子瞬間說不出話來。「怎麼被我感動了?」

「啊.....」

「那我這麼努力的關心你,最後會攻陷你嗎?」

在中翻了一個身子,看著窗戶外面的天空「等月亮從四面八方升起來的時候吧。」

「哈哈,果然是很有柔韌性的小朋友。對了小朋友,有件事情我要告訴你。」

「什麼?」

「你媽媽來見過我,讓我和你說,家的飯每天都有準備,隨時回來。」

小豹子沉默了,看著外面的天空,終於忍不住眼睛開始發紅「嗯,我知道,你也幫我說一句,注意身體。」

「不管!」

「嗯?」

「只要去看一眼就知道她身體好不好啦!為什麼我要做這個傳話的好人。」

「你這個老狐狸!」

「怎麼了寶貝~」

在中笑著擦擦眼角的淚珠「謝謝。」謝謝你的喜歡和關心,可是對不起,這輩子我沒有辦法承諾你什麼,只是我會真心的祝福你。

 

 

王洛的電話每天都沒有間斷,就像小豹子每天都去看鄭允浩一樣。

時間走的很快,但是小豹子卻不知道自己一直處在驚險的位置。

入冬的時候發生了一件事,那就是金鐘山終於坐上了商界第一把交椅,成為了真正了龍頭老大。

在外界宣稱,自己一點都不想在老年的時候還如此拼命,但是奈何他最珍惜的兩個孩子,現在都在承受著痛苦,所以他只有撐著他的老骨頭。

 

 

 

接著日子過的平靜,雖然石頭不是很平靜。

石頭數著手指頭,突然發現攔截了大概幾十次想要綁架在中的事情,然後就是那些意圖不軌的白癡行為,給那孩子送女人!真夠搞笑,想整個女婿也不是這麼整的啊。

「大森...」

「.......」

「你說這些人就不能想些新鮮花招?」

「作者想不出來了。」大森低沉的嘟囔了一句。

「啊?說什麼呢?給我回地球!」

「哦。」

「大森,老大裝病轉眼也已經過了不少日子,再說咱們的羊也養肥了。」

「嗯,該是吃的時候了。」

「很好,那孩子那邊一直堅守著,還有老大未來的丈母娘也好保護著,然後....」石頭對著窗戶一個陰險的笑容「這個冬天是吃熱乎烤狐狸的時候...」

大森面無表情,拿著報紙點點頭。

 

 

 

石頭說的準備,轉眼間就又到了一個夏天。

金在中的攤位已經有很多回頭客,正在忙活的在中突然看到一雙鋥亮的皮鞋,一瞬間有一些恍惚。

「來告訴你一個好消息。」

「哦,石頭啊,稍等。」在中退出人群「怎麼了?」

石頭笑的像一個可愛的孩子「老大醒了。」

在中之覺得腦子突然一片空白,腦中浮現了他第一次在攤位處見到男人的時候,高大的擋住了太陽光的男人。

石頭笑著拉著呆滯的在中,又一揮手讓大森趕緊去收攤子,夫妻搭配幹活不累。

可是走到一半,在擁擠的街道上,在中卻掙開了石頭的手。一年下來小豹子也長了幾釐米,看起來又成熟了許多「他第一眼看見的是我。」

石頭不瞭解的看著小豹子「在中?」

在中慢慢的轉身,回到攤位上「謝謝森先生,我還要繼續擺攤子的。」

大森點點頭退了出來。

石頭一臉不懂的想要衝過去,看那邊在中熱鬧的招呼著客人。

大森拉住他,搖搖頭,然後拉著他媳婦兒回去了。

 

「哎,老闆,我剛才給你50塊,你怎麼找我10塊?不是說這個衣服30塊嗎?」

「哎!哎!哎!老闆,怎麼傻笑成這個樣子?連錢都算不對了!」

「對啊,對啊,老闆有什麼好事也和我們分享一下嘛!」

在中只是傻樂,一直傻樂。手下不敢停下來,怕一停下來就會被別人看見自己的手在發抖。

他醒了,那個人醒了。

前段時間,在中一直學習著如何畫畫,最後非常艱難的畫完了一副自己的肖像和男人的肖像,像是...結婚照一樣。

擺在病床對著的牆壁上,在中知道男人一定會醒,然後會第一眼看到自己。

 

 

 

石頭回到病房門口,還在絮叨「怎麼會呢?怎麼會不來呢?」

大森示意石頭看著前方,石頭站在門口,大森已經為自己開了門,就見裡面一個溫柔成熟性感的男人露出了傻小子一樣的笑容。

對著床頭一副有些磕磣的肖像結婚畫。

 

 

 

 

 

 

 

第四十三章

 

金在中的生活並沒有因為他爸爸是了不起的人而發生什麼變化,日子還是照舊。

白天出攤,晚上畫畫。

那是小豹子一直的夢想,成為一個畫家,畫上最喜歡的東西。

距離鄭允浩醒過來已經過了一個星期,這一個星期可以說天天都在發生著事情。

 

「老闆您是我見過最喜歡看報紙的了。」一個挑著一副的女人笑著調戲道。

在中把報紙微微靠下露出半拉臉「哎,不是我家那位老和這報紙有關係嘛,沒轍..支援愛人工作。」說的自己跟個半百八十的老頭子似的。

「喲,原來老闆已經結婚啦,哎呀哎呀..這好多小姑娘都要回家哭咯。」

在中抖了一下報紙,對著女人呲牙一樂「原來我魅力這麼大,早知道就不跟我家那位了,小姑娘多好。」

「呵呵呵呵,老闆您真風趣。諾,給你錢,祝願生意興隆喲~」

「你常來,我就興隆。」

女人樂著離開,在中起身收起錢,然後把報紙和上放到一邊叫賣了起來「甩貨!超級實惠的尾貨甩賣!」

身邊的報紙上寫著一行大字【鄭允浩......】

 

 

 

這邊王洛接到了鄭允浩的電話,王洛一笑那陰險勁兒竟然嚇到了身邊的管家大叔「你願意醒了?」

那邊沉默了一會兒,接著是一陣爽朗的笑聲「王老闆客氣了。」

「哼~」王洛對著窗戶外面露出了溫柔的笑容「在你假死的這段時間,我可是對在中進行了徹底的攻勢啊...當然我還留著一張王牌。」

「王老闆,謝謝您對我家在中的照顧了。」

「呵呵,你家在中,你確定你有資格這麼說.....如果我告訴在中你只是假裝成為植物人的事情?」王洛的語氣很犀利,而且還帶著刺兒,那邊的男人聽在耳朵裡,可是嘴上依舊得帶著笑容,聲音依舊得輕緩「這玩笑開的大了,我以為您是真心祝福我和在中的。」

王洛冷著眼睛看了看手機,然後露出了特別扭曲的笑容「我不是你的和事老,別給我空子,要不然我一定鑽!」

「......」

「行了,我舒坦了,你這次找我有什麼事?最近你和那金老闆鬧的歡聲,我能做什麼?」

「呵呵,我這裡有一張看好戲的好票,這不第一時間就給王老闆打電話。」

王洛點起一根菸,吹出了煙雲「好!」

鄭允浩的意思再不過明顯,一場戲,給王洛留下一張票,意思不就是希望王洛做一個旁觀者,別摻和他和老狐狸的事情。

而王洛也明白,吹口菸,不涉及利益問題,那商人就是最好的看客。

 

 

那時候連在中待著的小市民地毯街,都開始八卦起來。

那主角當然是醒來不久的鄭允浩和...現在商界第一把交椅的金家。

謠傳,鄭允浩醒來後就去看了金家老頭,誰知道卻遭到拒絕,原來是因為鄭允浩睡著的這段時間,他的經濟運作出了問題,公司表面上上升實際在下滑。然後老爺子二話不說就把女兒許配給了別人,是徹底給了那鄭允浩一個閉門憋。

人才兩空,往日的鄭公子可就不逍遙咯。

當然還有另一版本,就是鄭允浩醒來發現愛妻不見了,而且在國外有了洋情人,盛怒之下去了金家。金家老頭知道理虧,可是有礙於面子,所以把那鄭允浩趕出了家門,從此兩家誓不來往。那鄭公子也發誓要搗垮臺那金家,兩個人的樑子就這麼定下來了。

 

市井裡大叫說的熱鬧,金在中搖晃著椅子也陪著樂。

男人到底在想什麼?怎麼就突然間和金家斷了呢?身邊的報紙上整個版本甚至都是這個內容【商界兩大勢力決裂,現為一塊地皮爭弄手腳】下面整篇整篇的是分析,看的人人心惶惶。

男人一直很理智,為什麼這次用了這麼明顯的手段直接和那金老頭杠上了。

擔心,特別擔心。

所以金在中打算早些收攤去找找王洛,王洛一定知道這其中的事情,最起碼要確定男人很安全。

 

 

果然王洛把什麼事情都說了,痛快的在中看了都覺得奇怪。

原來是男人抓到了金家老狐狸的做假帳的尾巴,具體的計畫王洛不知道,可是可以明確的雖然表面上金家老狐狸是衣冠楚楚,暗地裡已經著急的四處亂竄了。鄭允浩這麼一嚇唬,老狐狸也有了反應,控制著理智卻還是亂了手腳。而鄭允浩真正的目的其實就是抓老狐狸現在的漏洞,現在忙成一團的老狐狸估計是看不清楚啊。

「那為什麼你這麼清楚?」小豹子純真的問

「因為我很厲害。」

在中給了王洛一個鄙視的眼神但是隨後就是傻乎乎的笑容「謝謝你。」

王洛抬手摸了摸小豹子的頭「以後一定要幸福,要不然我就給你們搗亂。」

「嘿嘿~」

 

 

果真如那王洛所言,鄭允浩在幾個月內就把金家裡裡外外徹徹底底給吃了個通透。

看著報紙上寫的風風火火,金在中就一個念頭,就是那個男人要注意自己的危險。

不要再出事了....不要再離開他了.....

後緊握住報紙,小豹子舒了一口氣,隨後站起身對著外面叫喚了起來。

日子照過,攤子照擺,錢嘛也要照賺。

 

 

 

鄭允浩是一個很有前途的狼崽子,這是金老狐狸說的。但是他嘀咕了這個狼崽子的實力,所以才輸了一個徹徹底底。

這商界裡面的事情外界定然不會知道個清楚,所以也就讓那些報紙天花亂墜去吧。

金鐘山被束手的時候,金家的小姐來找過鄭允浩,滿臉的委屈和哀求。

她說她一直愛著他,雖然一開始會有些小姐脾氣,但是是真的愛著他。

她說請男人放過他爸爸一次,就這一次她願意付出一切。

對著一個頂著大肚子的女人的哀求,男人沉默了,隨後事情漸漸被開始壓制,金家在商界落寞的事情也就慢慢的隨著時間的推移暗淡了下去。

記得大肚子女人扶著一個一下子蒼老許多的老人去機場的時候,那人依舊蘊藏著狐狸的精明顏色。女人卻像是活過了一個輪迴,安靜的告訴自己的父親,他們有一個平靜的小家,希望就這麼簡單的過著日子。記得父親這麼拼命也是因為希望家裡人過上好日子,所以現在的他們已經實現了願望希望父親能夠享受晚年。

年邁的老人,雖然頭髮花白,但是氣勢依舊是掩蓋不住的。

看著身懷六甲的女兒。老人的心顫抖了厲害,他這幾十年為了什麼?不就是為了女人開開心心,一家人幸幸福福。因為地位和勢力的誘惑真的..眼睛竟然看不到女兒會因為自己而傷心了。

「我還沒有見過我那女婿,我寶貝孫孫的爸爸,這次要好好見見啊。」

見父親語氣平靜下來,金家小姐立刻哭了起來。

慈祥的父親擦去女兒的眼淚「長大了,我的小公主。」

 

 

 

時間過的飛快,期間在中依舊老老實實每天都買金融報紙。

可是他家男人出現的頻率有些少了,金在中不知道又發生了什麼。反正在金家老狐狸敗落的後幾個月好像又出了一些問題,但是都息事寧人了。

這麼分開著,可是卻呼吸著同一個城市的空氣,金在中有時候會露出小媳婦兒一樣的表情。

還有多久...

翻開日曆,還有一個月,還有一個月就是和男人約定的日子。

 

今天的金在中心情非常愉快,買了好多水果和蔬菜準備去看看自己的老媽。

走到熟悉的小房子門口,金在中樂的一口大白牙。

剛要推門,竟然聽到了這樣的談話。

「孩子,對不起。」

「這是我願意做的,您是在中的媽媽,您做的一切都是出於對他的愛。」

金母壓抑著的聲音「這一切的錯都是我的私心,如果那孩子有一天知道你是為了讓我不為難而...對不起...」

金在中在門口越聽越舉得奇怪,這談話怎麼讓自己心裡這麼沒有底?

「您放心我會親口告訴在中一切事情。」

「孩子,你做什麼!快起來!」

「我能叫您一聲媽媽嗎?」

女人這次是哭出來了,可是卻帶著喜悅「我家那笨老頭子沒想到還有你這麼一個好孩子,真是修的福氣,也是..我的福氣」

 

 

 

 

 

尾聲:

 

石頭第一次見到他家老大理直氣壯的把房間弄的超級亂糟糟,搖晃了一下神智,石頭開了口「老大?您這是——」

男人整理著西裝,脖子上的領帶打的精緻「車子準備好了嗎?」

「嗯,準備好了。」石頭一拍腦袋,對了!今天是和那孩子見面的日子。自己倒是經常和他見面,忘記了老大可是等了N久啊....

男人對著鏡子站了一會兒,半晌才猶豫的開口「我這樣行嗎?」

看著自己老大說出這句話,石頭瞬間腦中開始連續劇了。他家老大實在是太像去相親的純情小夥子,而那相親的人就是他的心上人。雖然表面上冷靜,其實心裡已經是沸騰的水,蓋不住了啊。

「好看好看,老大怎麼都帥!」

男人對著鏡子溫柔一笑「走吧~」

 

 

 

金在中怎麼算著今天都是一個好日子,左盼右盼,可是始終都沒有見到那個人。

繁華的街道上人來人往,今天攤子的生意也是紅紅火火。

可是小豹子的心裡就是癢癢,又有些疑惑。

今天是見面的日子,還有男人說有話和自己講...好複雜的心情。

正當小豹子遊神兒的時候,一個粗壯的大漢突然出現自己面前可是擋住了一片大號陽光啊...「 您這是?」

那大漢身後拖著一個小媳婦兒,臉色紅潤,「你這個小白臉兒敢勾引我家媳婦!」那大漢說話聲音粗,而且口沫四濺。

小豹子甩了一下汗,無奈道「我根本就不認識您的妻子。」

那大漢冷哼一聲,隨後抄起傢伙對著攤子就是一棍子,「看我不弄死你這個小白臉兒!!!」

在中一個激靈,迅速躲開,然後對著隔著自己不遠的豆腐大叔一喊「大叔,麻煩您幫我收攤子了!」

大叔像是習以為常,繼續炸臭豆腐,頭也不抬「知道了,你小子盡情的折騰去吧。」

「哈哈!」在中一樂,翻身就越過了幾家攤位,只見那大漢在慌亂的人群中冶追了上來。

在中一攤手,趕緊跑了起來。

 

雖然街道重建,但是那條秘密小道卻保留了下來。靈活的身影,越過一個柵欄,就奔去了熟悉的羊腸小徑兒。

眼見路口的光越來越亮,在中的嘴角更是上揚。

好不容易出了路口,剛要喘口氣,卻聽見——

「我就知道你小子是個猴子,早弄明白了這條路線,看我今天不把你弄死!」大漢竟然追了上來!

在中一個驚慌失措,趕緊撒腿就跑——

跑著跑著感覺和一輛好車擦肩而過,那車刺啦一下子就急刹車,只聽石頭在喊叫!「在中!」

只見居民區內,一個靈活的身影竄來竄去,然後身後一個粗身子大漢拿著棍子追著。

在中邊跑邊回頭對著那車就是一個燦爛的笑容,看著車門口那個西裝革履的男人卯足了氣吼了出來「老公!救命!!!」

 

這一吼街道瞬間就安靜下來了,當然那大漢也是。

「那男人是那個小白臉兒的男人!!」大漢因為腦細胞不夠糾結,立刻蹲在地上開始倒騰。

趁這個機會,在中一下子鑽進男人的懷裡,蹭著自己的頭「還不快走!要不然我就真被哢嚓了。」

男人橫抱著小豹子,也顧不得其他了,對著那紅潤的嘴唇就啃了上去「在中,我想你。」

「笨蛋!...嗚..嗯...」

石頭不好意思的撓撓頭,趕緊四處看看,一個勁兒的對著街坊四鄰賠笑「呵呵....呵呵.....」還順著手吧那兩個人塞進了車裡。

然後....還有什麼然後,撒丫子跑唄~~

他這兩主兒,真是...不來個驚天地泣鬼神不不甘休啊╮(╯▽╰)╭

 

 

 

==============正文完==============

 

 

 

 

 

 

 

《補充正文的番外——萬事OK》

 

幾年以後了?

反正那時候金在中已經24了,那時候鄭允浩也不小了,這兩個祖宗才有了第一次性體驗。

這事兒還不是因為鄭允浩向金在中把事情原委說了一通後,小豹子可是火爆了!還差點讓王洛大叔給騙走,事情最後在金媽媽的勸阻下解決,只不過..只不過....鄭允浩就只能乾看著吃不著。

小豹子每天出攤,簡直堪比勞動楷模。

而且對男人那叫一個禮貌,甚至可以說是生疏。

雖然男人表面上依舊溫柔,可是心裡那叫一個苦啊....

 

 

咖啡廳裡,兩個高大的英俊男人面對面。

就是面對面,什麼話也不說...互相看著。

一個是溫柔紳士,一個是超級面癱。

正當紳士醞釀好後準備開口時,面癱開口了「直接攻下。」

四個字,說的是,音準分明,鏗鏘有力,面不改色,不是時候= =|||

哎..其實紳士想對面癱說,石頭來了,就在你身後.....可是面癱....這輩子第一次主動,卻主動的..

「你不想活了吧!」石頭卡擦卡擦的擺手腕子,挑眉毛。

大森「......」

紳士「.......」

看著眼前鬧騰的兩個大男人,紳士由衷的祝福,幾十年如一日,就這麼簡單的過著,也幸福。

 

 

 

 

《真正的番外——熱辣!運動!啊!》

 

在中這幾年氣也氣過了,看著男人委屈的模樣他也心疼。

自從兩個人正式在一起後,小豹子看見了男人好多的模樣,可愛的,撒嬌的,甚至還有無賴的。越發的發現自己愛的深到不行,小豹子也認命的點了頭。決定和男人“和好”,畢竟一切都是為了自己,這些年也想明白了。

 

晚上收了攤子,在中做好飯,等著男人回來。

直到時鐘敲到晚上11:45的時候男人才回來,門打開,高大的身影走了進來。

「在中!」男人的聲音有些鬼鬼祟祟。

小豹子冷著臉,這幾年的修煉已經是一副女王模樣了啊。「好晚...」

男人立刻乾笑幾聲,惹的小豹子更是生氣。本來準備在今天妥協的....這個笨蛋男人!

小豹子抱著胳膊,起身就準備回房間,卻在一瞬被男人摟到懷裡,接著生啃了下來。

今天石頭給男人出了好多主意,可是男人覺得他捨不得讓他的小豹子再次不開心,所以...就喝了些酒。

這一喝就猛了...回來就這個點兒了。

 

「對不起,我再也不會這麼晚回來了」高大的男人膩在小豹子的頸窩蹭了蹭,毛茸茸的頭髮刺的小豹子縮了縮。

「笨蛋。」握住那桎梏著自己的手,小豹子回過身,摸了摸男人的臉「喝酒了?」

「嗯。」男人的聲音低沉的像是軟軟的靠枕,讓人想往裡面陷。

小豹子嘆口氣,摟上了男人的腰「你這個笨蛋本來想和你一起吃飯,然後一起看電視,然後一起洗澡的。你喝酒了..怎麼辦?」小豹子的眼睛大大的而且特別無辜,撒嬌起來格外的惹人憐愛。

尤其是君子相待了這麼長時間,男人一時間有些發懵「在中...我在做夢嗎?」

在中搖搖頭,看來真的給這個男人給憋傻了,想他以前多麼精明,現在看起來就像是個傻小子一樣,怎麼越長越回去了?!「我給你弄些醒酒的,然後一起洗澡好不好?」

男人趕緊點頭如搗蒜「好好,好好。」

 

 

浴室裡,男人乖乖直著身子坐在小板凳上,旁邊在中只穿了一個內褲給他搓背。

男人眼睛睜的大大的,樣子像急了可愛的小老鼠。在中忍不住樂了起來,手下一沒控制住就搓到了男人胯下。

這下好了,除了很久以前的那次自慰,兩個人根本就沒有接觸過對方的私密處。

在中想要把手縮回來,可是卻被男人用腿給夾住了。

「你幹嘛?」

男人嘿嘿一樂,樣子壞極了。他也不說話,一雙大長腿就是夾著在中的手,直到看到小豹子露出害羞的紅色。

男人就這趨勢就貼上了小豹子的嘴唇,那舌頭探視性的舔舔。

在中的手就是一顫,緊接著感覺手裡那個東西又大了一圈。在中用額頭撞了男人一下「壞人!」

男人嘻嘻一樂,然後扣住在中的身子。大手來回在那滑滑的後背嗎,摩挲。「在中...在中...」一邊說還一邊用嘴啃著那白嫩的肩膀。

在中被男人弄的渾身軟綿綿的,就隨靠在了男人的懷裡。

感覺耳朵被含了起來,然後柔軟的舌頭開始舔弄,沿著耳道,滑向耳垂,隨後是小力的吮吸著耳垂。

「啊...別..那裡不行...」

男人抬起頭,深情的注視著愛人「在中,我想吻吻你...」

在中現在特別想踹他一腳,可是奈何剛才被弄的渾身軟綿「笨蛋~」

 

男人把在中抱到浴缸裡,放在自己身上,頭扣著在中的脖子來回的親吻。

在中甚至都能聽到自己的心跳,浴缸的水有些溢出,看在在中眼裡覺得很色情。

「啊....」突然下身被一雙大手握住,在中沒忍住呻吟出來。

明明剛才只是在身上胡亂的摸著,怎麼就到了那個地方,這個色鬼!

男人咬著在中的側臉,意思是想要吻住他的嘴唇。

無奈在中的脆弱被抓住,只剩下粗喘的份兒,微微的側過頭,男人的嘴唇就粘了上來。

然後是深深的吻,舌吻,吻的臉上的水花和唾液都混合在了一起。

浴室裡暈著水汽,溫度在逐漸上升。

男人給在中搓了起來,那手心微微的粗糙感,和鮮肉摩擦的觸感,然在中激動了起來。「別...不行...」這麼一叫,在中有些後悔了,只感覺臀部一個硬挺狠狠的頂著自己,而且還有變大的趨勢。

在中心裡有些複雜,他很享受男人給自己的感覺,可是也有些害羞,總覺得這樣的自己很淫蕩,而且是在他的面前。

想著是在他的面前,在中瞬間就臉上沖血,羞恥和快感雙重的刺激著自己。

 

「允浩....允呐....再...」後面的話在中是硬咬住嘴唇沒有發出來....快感一波一波的衝擊著自己的神經,最後終於突破「快點兒,再快點兒...」硬挺在熱水的溫泡和男人的搓動下,溫熱和摩擦,給了在中極大的快感。「不行了...要出來了...」在中頂著自己的腰,扭動的身子,那臀下的硬挺也不知怎的就擱在了自己的臀縫中。

一瞬間的害怕,但是卻又被幸福的充斥了。

那粗大擱在臀縫中,有些彆扭的摩擦著,就著水的潤滑,好像不是很能好好的待在縫隙中。

「允呐....」在中夾著男人的硬挺,前面又被男人刺激,腦袋快要迷糊了。下面感覺好奇怪,上面也是,好想....好想.....

在中不自覺的扭著腰,男人的硬挺擱的自己很舒服。但是卻總是感覺少了什麼,感覺著硬挺越來越大,在中也有些神智混亂。

「啊...啊..來了~~~~」隨著一聲長長的呻吟,在中射在了男人的手裡。

男人修長的手指揉搓著手裡乳白色的液體,隨後還畫在了在中的身上。

水有些降溫,但是對於在中和男人的體溫卻剛剛好。

 

男人的喘息也是急促的像是火焰,燃燒著在中的脖子和耳邊。

在中也不知道哪裡來的勇氣射後軟綿綿的轉過身就趴在了男人的身上,拿自己微微軟下的硬挺和男人的硬挺摩擦著。

瞬間,一股莫名的快感襲擊了兩個人的神經。

允浩再也忍耐不住,啃上了在中的嘴唇,手滑到在中的臀部上揉著。

在中被揉的很舒服,下面就更加熱情的蹭著男人的硬挺。

兩個粗粗的肉棒摩擦在一起,那種微妙的感覺簡直無法形容。

和男人激烈的擁吻,濕漉漉的渾身漸漸的更是燥熱「允浩...怎麼辦?」在中此時候是被情欲催促的小豹子,更有別樣的誘惑。

男人的眼睛已經發紅,親了在中一下然後出了浴缸。

接著在中還沒有欣賞夠男人的身體就被一個橫抱抱出了浴室,然後被放到柔軟的床上。

還沒有反應過來,一個大個子就壓到自己身上,然後那熱熱的東西又擱到了自己。「允呐.....」在中本能的用手握住了兩個人的硬挺,嘴上還微微開啟,邀請著男人。

男人的手到了在中臀縫裡,按壓著那紅潤的小菊花。

感覺那小菊花的褶皺,前面又被在中的手刺激著,男人有些著急。

在中親了親男人的額頭,想要再接吻的樣子。

男人趕緊就湊了上去,然後下身鑽進在中的雙腿中間「在...夾著我....」

在中下意識的夾住男人熱騰騰的肉棒,然後就是一陣激烈的摩擦。

嘴上是柔軟的舌頭,腿間是那熱熱的東西,在中腦袋發懵,緊緊的摟著男人「允呐...嗯.....」

男人的後插著在中的小菊花,手指肚按壓著內褲,想要被融化在裡面。

 

男人激烈的在在中腿間抽插,嘴上溫柔的粗喘著「在..枕頭..下...」

在中仰著頭,手顫抖的伸到枕頭下,掏出了一個小管子還有一個套子。

「給我....」男人像是野獸的眼神,讓在中著迷。

然後在中眯起了眼睛,享受著男人的親吻,接著感覺臀間涼涼的東西擠了進來。「啊...嗯~」

在中微微睜開眼,看見男人正用他的硬挺頂著自己的穴口。在中蜷縮起腿,然後男人撐開,頭埋了進去。

「啊~」感覺肉棒被含在了那人的嘴裡,在中再也壓抑不住的呻吟了起來。熱乎乎的,要被融化了...「允呐...啊...嗯...不...啊...」

感覺嘴見一股熱流湧了出來,男人才抬起頭,然後吐出了乳白色的液體放向在中的穴口裡。

在中的腳丫蹦的很緊,男人親吻了他的大腿內側「在...可以嗎?」

在中眨眨眼睛,然後嘟起嘴唇。「允呐~~」

男人看著那一張一合的小口,咽了口唾液,然後慢慢的挺了進去。

「啊....啊————」被撕裂的感覺,在中緊緊的抓住了身邊的床單,頭還不住的搖晃著「疼...允.....」

「在....」男人吻著在中的肚臍,手立刻去撫弄在中的硬挺。

 

慢慢的終於有了緩和的氣色,在中喘著粗氣,稍微夾了夾臀瓣。

只聽男人倒喘氣的聲音,然後就是緩緩的抽動。

那粗大在自己的身體裡摩擦著內壁,熱度,力量,感覺,在中被完全的俘虜一樣。「啊..輕...恩...允呐...啊....」

允浩的速度漸漸的快了起來,托起在中的大腿,兩個人的交合出顯現在眼前。男人的腦中已經空白,只剩下他愛的人在喘息的模樣。「在中....」

接著是猛烈的抽插,抑制不住的快感,抑制不住的想要霸佔他,想要貫穿他!

「在中!」

隨著激烈的撞擊,男人抱住了在中,在中也伸出胳膊圈住了男人的脖子「允...啊..嗯..嗚嗚....太快..不..啊..要...」

斷斷續續的表達著自己的想法,被征服和征服在兩個人身上激烈的上演著。

一陣抽搐,一陣抽插,一陣摩擦,男人被柔軟包裹著,快要瘋狂的感覺。

「在..來了...」

床鋪嘎吱嘎吱的響著,配合著在中的呻吟。「嗯...」

男人的手也搓著在中的硬挺「一起...」

「嗯..啊..允呐...~~」

一瞬,兩人同時達到了極點,射了出來。

 

喘著粗氣,那人擁抱住了懷裡的人兒「在中....」

在中在男人的懷裡蹭了蹭頭。

「我愛你。」男人低沉誘惑的聲音,帶著濃濃的愛意。

小豹子睜開眼,對著男人溫柔的眼神「我也愛你。」

 

 

 

==============全文完結==============

 

因為番外也才3千多字而已,所以不囉唆一次貼完!

這篇文是我剛開始看豆花文的時候看得,那個時候看什麼文都很新鮮,這篇也是我當時很愛的其中一篇

不過就像我前面說的,現在文也看得多了~這文現在看來也沒覺得有多特別的了

劇情架構算是不錯,起承轉合也算剛好,但作者寫文的功力還需要再多加磨鍊

而且這篇算是我修字修的最嚴重的一篇了

之所以會放這篇算是完成了計劃~(從開始在這裡轉文這篇就是名單之一了)

 

休息幾天~下星期一開始PO文!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