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次的轉文有一番心裡掙扎,考慮了一下決定先放這篇輕鬆一點的文(意思就是下一篇是虐文啦)。

這篇是我前兩天休假日才看的,是篇改編文,原作者是"風過無痕",我查了資料,這作者的產量蠻大的,有不少的粉絲群。會看到這篇是想著接下來要放什麼文時在我的檔裡發現了這篇,點開了看了開頭有點意思就繼續看下去了。

改編者是誰無可考了,不過我整篇看下來發現有幾處地方看起來怪怪的,找到原文之後決定稍做修整一下,主要是配角的人名和姓別,我保留了原著裡配角的姓別(小蘭的角色,因為改編者改成男性後對後面的劇情有點矛盾,所以我保留不動),再來是名字,原著設定國是日本,配角的名字也是日本名,我儘量不做更動。人家這麼辛苦也是衝著這文是真的很有趣啊~

大綱:金在中是一位寵物醫生,自己開了一家寵物醫院,可醫術雖然高超但做人卻很刻薄,長相雖然驚人但罵起人來也很驚人,對著第一天搬來的跆拳道館館長鄭允浩就沒有好臉色,兩人從第一天就吵架此後就佊此看不順眼,金在中每天就以毒舌鄭允浩為樂,但每天每天都恨不得他去死的人,金在中突然有一天發現自己愛上了鄭允浩,這如同晴天霹靂的事情讓金在中不知如何是好忍不住在心裡咒罵自己:你什麼人不喜歡為什麼偏偏要喜歡上一個直男啊!!!!!!!

 

============================================

 

 

 

第一章

 

「留下住院觀察兩天,費用二千八百塊。去前面收營台付費。」金在中頭也不抬的開出藥方,遞給眼前衣著時髦的女孩子。

「二…二千八?這麼貴?」女孩子抬起頭,一臉不相任的盯著金在中,「可…可不可以便宜點?」

「要治就這麼貴,要嘛就別治。」金在中抬起頭,冷冷的注視著猶豫不決的眼前人,不耐煩的說,「沒時間,沒精力,沒錢你養什麼寵物?病都快死了才發現不對?早點時候幹什麼去了?我告訴你,這只是前期觀察的費用,兩天後要是不能好轉的話,就可要動手術了,到時候費用肯定不止這麼多。你要嘛治要嘛你現在就給他打針安樂死。這一針只要一千塊,你自己選擇吧!」

「你,你幹什麼這麼說?你明明是醫生怎麼可以說出這麼冷血的話?簡直太過份了!」女孩一聽這話,頓時哭出聲來,抽抽答答的瞪著金在中,「我只是這幾天出差不在家,要不然怎麼可能沒發現我家太郎有什麼不對勁?我只是問你能不能便宜點,怎麼可能不治牠?」

「行了,行了,小姐,要治就去收營台付費。」金在中皺起眉頭用筆敲了敲桌子,「再廢話帶去別家治。」

「你……」女孩還想再說什麼,無奈自己的寵物還等著眼前這位雖然長相俊美,但是性格可惡至極的醫生去診治,所以只得乖乖的閉上嘴。誰讓這位冷血醫生的治療水準在寵物界是有口皆碑的一流呢。

 

「小蘭帶這隻小狗去吊水。」剛說完這句話,突然聽到外面傳來一陣極為嘈雜的聲響,脾氣極壞的金在中“啪”的一聲摔下手裡的筆,“霍”站起身,「外面什麼事?怎麼這麼吵?」

「今天隔壁的房子有人租下來了,好像就是今天搬家。」抱著小狗的小蘭小聲的說。

「搬家?搬家要這麼吵嗎?」金在中脫下身上的白大褂,皺著眉頭衝到門外,邊走邊說,「我去警告他們給我輕一點。」

「金醫生……」小蘭嘆了口氣,搖了搖頭。要是知道隔壁的房間是租給人家做跆拳道館,以後整天都得摔摔打打吵個沒完,這位脾氣暴躁的金醫生還不知道得氣成什麼樣子呢。其實金在中就是脾氣壞,寵物醫院其實聲音哪裡小啊?偏偏他就是聽不得別的地方有半點聲音,真是難伺候的要死。脾氣又壞得不得了,簡直和他的長相極端的不符。初見到金在中的人都會被他驚人的美貌給折服,可是相處不到一分鐘,馬上就會發現自己大錯特錯,金在中他說話刻薄不算,脾氣還暴躁的要死,一句話不合馬上跳起來拍桌子。

 

 

「麻煩你讓一讓。」

「借過,借過。」

金在中握著拳頭邊走邊發牢騷,不知不覺走到隔壁的房門口,只看到走來走往,搬東西的搬東西,進進出出鬧騰的不得了。

「你們負責人呢?」看著人來人往,金在中抓住一個正抬東西的人問道,「知不知道你們這麼吵很影響別人?」

「老大,有人找!」抬東西的人衝屋裡一個背對著外面的高大身影叫了一聲,輕易就擺脫掉了金在中繼續抬著東西往裡走。

「誰找我?」屋裡的人轉過身,他的樣子著實嚇了金在中一跳。

一件應該是本白的T—Shirt,被掉色的衣服染成亂七八糟顏色。一條洗得發白的牛仔褲居然配了一雙赤腳拖鞋,特別是那鬍子拉渣的下巴看得真是讓金在中倒足了胃口。活了二十三年,這麼邋遢的人,金在中還是第一次看見。

從懂事起金在中就很清楚自己的性向,他喜歡的是男人。可是,高於一般水準的眼光和輕微的潔癖使得金在中從來沒有喜歡過什麼人。更別提和什麼人發生超友誼的關係。在金在中的心裡,與其和男人發生關係,還不如自慰來得更方便更乾淨一些。就算如此,金在中身邊也從來不缺一些條件良好的男性追求者。像男人這麼噁心的男人,金在中還是頭一次見到。

看著來人一步一步朝自己走過來,金在中突然感覺呼吸困難,甚至有一種想拔腿逃走的衝動。

 

「你找我啊?有什麼事嗎?」來人很友好的衝金在中微笑,一口潔白的牙齒襯得這個笑容陽光燦爛。

「你還有沒有自覺啊?你知不知道你們搬家有多吵?」金在中深深呼吸一口氣,不受控制的話脫口而出,「你到底幾天沒刮鬍子了?怎麼會有你這樣不修邊幅的男人?真讓人受不了。」

男人開始被金在中的言論嚇了一跳,隨後哈哈大笑, 「搬家又不是做賊怎麼可能一點聲音也沒有?」

更誇張的是說完還伸出大手毫不在意的摸向金在中胯下,「男人邋遢點又不會死?你是個帶把的吧?怎麼像個娘門似的說的什麼話呀?」

「你……」金在中只覺得眼前一黑,整個人氣得差一點昏了過去。怎麼會有這麼無恥的男人?他用力推開男人的手,大叫道,「你給我住手!」

看著金在中一張臉氣得通通紅,剛才來的氣勢全都不見了,不僅是眼前邋遢的男人,連同剛才搬家的一群男人全都哈哈大笑了起來。

已經氣到快爆炸的金在中趁著男人不注意的時候用力的飛起一腳直踢男人要害,他這一手曾經成功的擊退很多對他有企圖但是他看不上眼的的男人。

哪知道眼前這個邋裡邋遢的男人卻在他腳快碰到的時候,身子往後一退,靈活的用手抓住在中的腳,順勢一拉把金在中掀翻在地。

「動作還可以,還算靈活。不過想要對付我可就差著遠囉!」

不修邊幅的男人臉上全是自信滿滿的笑容,「想傷到我目前來講是根本不可能的,不如你跟我來學跆拳道吧!」

一點便宜也沒撈到的金在中飛快的從地上爬了起來。心裡恨恨的想著,真是不是冤家不聚頭!這下他和那個邋遢鬼的仇可就結大了。

「喂,我叫鄭允浩,你叫什麼呀?」男人友好的伸出手,「以後就是鄰居了,多多關照啊!」

「你去死吧!王八蛋!」 無視男人的友好,金在中頭也不回的離開。

………

 

 

 

 

 

 

第二章

 

金在中回到寵物醫院,臉色發黑的坐在位置上,耳朵裡聽著隔壁“叮叮咚咚”搬東西的聲音,氣得雙拳緊握,渾身發抖。那個混蛋的邋遢男人居然敢用他的髒手摸他,他居然敢摸他!他一定要把他摸他的那隻手掌給切下來泡酒,否則他就不叫金在中。而且,他絕對不要和這樣的混蛋做鄰居,絕對絕對不要。

想到這裡,金在中毫不猶豫的拿起電話撥通房東的號碼,聽到電話那頭熟悉的聲音響起來,立刻顧不得禮儀的大聲說道:「百合小姐,你快把那個混蛋給我趕走,你的房子為什麼要租給那樣的男人?那樣不修邊輻又不懂禮貌的混帳傢伙?那個混蛋簡直無恥卑鄙加下流到了極點,你怎麼可以讓那樣的男人做我的鄰居?」

「在中你為什麼要這麼激動呀?」聽金在中罵了一大堆話,百合才慢悠悠的開口,「我不覺得允浩是你形容的那種男人啊?我不可能不加調查就隨隨便便讓別人租下我心愛的房子的,在中你看人不要光看表面哦!允浩雖然表面上看起來有點大大咧咧的,可是事實上他是個非常體貼的好男人哦!而且他是開跆拳道館的,身材可是一流的好哦!」說到這裡百合發出一長串恐怖的笑聲,「哦呵呵呵。我可是專門考慮了很久才決定讓他住在在中你的身邊的哦,有他保護你,我也就不用擔心在中會被隨便什麼人給吃掉了哦!」

「百合小姐請你不要開玩笑了!」聽到百合那熟悉的恐怖笑聲,金在中只覺得血液更加上湧,「我絕對有能力保護我自己的,你雖然知道我的性向,但是請你不要隨便亂做媒人好不好?我怎麼可能會喜歡上那種像猩猩一樣毛絨絨的傢伙?你根本不知道他有幾天沒刮鬍子了,想想就覺得噁心的想吐了。」

「我沒想把他介紹給你呀!」聽到這裡,百合趕緊澄清了一下,「事實上允浩不是同性戀的說,那個傢伙的心裡只有跆拳道和食物兩樣東西,他也不知道這個世界上居然有男人喜歡男人這種“奇怪”的事情的。我根本沒有告訴過他你的事情呀?我當然知道他絕對不是你喜歡的那種類型,你那麼愛乾淨,允浩又那麼不注意小節,我怎麼可能會糊塗到把你們拉成一對?我只是覺得允浩是個很好的人,你那麼容易招蜂引蝶,有他做你的鄰居,萬一你遇到什麼麻煩的人他可以保護你嘛!」

「百合小姐你用的這是什麼形容詞呀?什麼叫招蜂引蝶?我是男人好不好!我有能力保護我自己。靠那個混帳,我寧可死了算了!」想起剛才被那個混帳摸了下體的事情,金在中氣得幾乎快昏過去,可是他又不能把那麼丟臉的事告訴百合,心情鬱悶可想而知。

「反正你快把那個混帳安排到別處去吧!要不然我搬也可以。」

「那怎麼可以,我和你和他都分別簽了五年合約,解約金可是很高的哦!」電話那頭的百合似乎還在氣定神閒的慢慢品茶。

「那我怎麼辦?非得和那種混帳做鄰居嗎?」金在中越想心裡越不是滋味,可是違約金的確不是個小數目,百合雖然有時候脫線的厲害,可是這種原則性的事,她還是個相當認真的人。

「在中如果實在不喜歡允浩的話,可以不理他嘛,誰規定做了鄰居就一定要很要好的?我沒想到在中會這麼不喜歡他,這件事對不起了。」

金在中捏著電話,氣得不知道該說什麼好,百合那麼乾脆的道歉又讓他不能說出什麼更過分的話,只是一想起必須和那種混帳一起待上五年,他的心就像被貓抓一樣,難受的想吐。

「在中就忍耐一下吧!我要去睡個美容睡了,BYE!」電話被“啪”的一聲無情的掛斷了,金在中聽著刺耳的“嘟嘟”聲,氣得真想摔了電話,殺到做事不考慮別人感受的百合家裡,把電話的碎片扔到她笑眯眯的臉上。

 

「金醫生,請問……」小蘭正想問在中關於治療的事情,見他面色發黑,知道他肯定吃虧了,立刻乖乖住了嘴。

「有話就說吧!」工作歸工作。

「那個,小狗已經掛好水了,請金醫生過去看一下。」

「我就過來!」金在中站起身一邊套上手套,一邊往房間裡走過去。卻因為太過於生氣,一不小心把手套給拉破掉了,只好重新又找了一副戴上。

看著他的背影,剛才還小心翼翼的小蘭終於長呼一口氣,「看來醫生氣得不輕啊?」

「我看也是。」正給其它小狗洗澡的阿木湊過頭來搭了句腔,「不過醫生的脾氣也實在不太好,人家搬家,吵點也是難免的嘛!本來我還想吃到他們搬家的糕點呢!被他這麼一鬧,不知道還會不會送來啊?也不知道還有沒有的吃了?」

「應該不會那麼小心眼的吧?!」

小蘭認真的想著,新搬來的是跆拳道館,怎麼說也是一群很有男子汗氣概的男人,不可能會因為醫生的壞脾氣就生氣到那個地步吧?再怎麼說畢竟他們可是無辜的啊!

「說起來,我真的很想吃對面街角那家糕點師傅做的糕點啊,不知道他們會不會送來一些啊?」

「是啊,對面街角的師傅糕點做的真是非常好吃啊!我最喜歡那裡的杏仁酥。」

「我也是啊,那個滋味真是一流啊!又香又酥味道就像化在舌頭上一樣啊。想起來就讓人忍不住流口水啊!」

單純的小蘭很容易就被阿木的話給拉了過去,兩個人的對話已經明顯偏離了初衷,變得莫明其妙起來。

 

而此時此刻的金在中卻還得黑著臉替那隻生病的小狗治療,看著身邊滿眼含淚的女孩子一個勁對著小狗說「對不起!」,金在中不爽的心情一下子忍不住全都發洩了出來,「與其假惺惺的道歉,倒不如找一個能好好照顧小狗的人把它送掉。如果不能負責寵物的生老病死,根本就不配做主人。以為只要給動物吃一點喝一點,高興的時候逗逗牠玩,沒事的時候拉到人前去炫耀一翻,說你家的狗如何如何聽話,你家的貓如何如何的高貴就是養寵物了嗎?還不如從一開始的時候就不要養,或者趁動物還沒有死心塌地跟著主人的時候就把牠拋棄掉。你以為一隻狗的壽命有多少年?經得起幾回這樣大病的折騰?你又知不知道生了這樣的大病就算治好了也根本不可能再像以前那麼乖巧靈活了,與其到那個時候再丟棄牠,還不如現在就索性讓牠死掉算了。」

「太過分了,真是太過分了!」女孩子忍無可忍捂著臉哭著跑了出去。

小蘭和阿木都嚇了一跳,看著她的背影又轉過頭看了金在中一眼,彼此交換一個眼神,都乖乖住嘴不再說下去了。

金在中扳著漂亮的面孔,乾淨利索的抽出導管,與他嚴肅表情相反,用非常輕柔的動作把病得有氣無力的小狗放好,轉過頭問小蘭,「牠主人錢付過了沒?」得到肯定答案之後,接下去說,「那你接著替牠掛水,還要注意觀察,有什麼問題記得及時告訴我。」

安排好一切,這才脫下手裡的手套扔到腳邊的垃圾桶裡,接下來整個一天心情都極差,害得小蘭和阿木連說話聲音也不敢太大,生怕無謂做了出氣桶。

 

 

 

  

 

 

 

第三章

 

好不容易下了班,金在中換好衣服安排好阿木值班,看到白天那個混帳鄭允浩也從門口走出來,對於討厭的人,金在中當然選擇視而不見。仰著頭自顧自的向停車場走過去。

也不知道那個鄭允浩的臉皮是什麼做的,金在中明明已經表現出十足十的厭惡之情了,可是他居然還是很厚臉皮的跟了上來,並且主動的打招呼說,「白天你來我那裡,我摔了你一跤,對不起了!你不會還在生我的氣吧?」

在中根本不願意理那個人,一個徑往前走。誰知道他居然緊跟其後,金在中身材屬於纖細型的,雖然也將近一八○,可是那個鄭允浩更是人高腿長,所以無論在中故意走得有多快,他總是不費吹灰之力的緊跟其後,一個徑的自說自話。

「我是新搬來的,按照道理應該給鄰居買點糕點之類的,不知道你們喜歡吃哪家糕點屋做的糕點呀?俗話說,遠親不如近鄰,以後還要請你多多關照啊!」

因為金在中很想擺脫掉那個男人,所以他只用了平常一半的時候就走到了停車場,按了開鎖正準備坐到車裡去,鄭允浩居然還不知趣的死跟著他。金在中終於忍無可忍的轉過頭,「糕點什麼的你給我算了!我根本不想吃你送來的任何東西!也不想和你說話!如果不是因為有不能搬走的原因,打死我也不願意和你這種人做鄰居的!你人粗魯又邋遢,我連和你多說一句話都難過的想吐,要我吃你買來的糕點,我怕我會食物中毒!所以就算我們是鄰居,也請你不要隨便打擾我,我根本不想和你這種人說話。」

「喂,你給我差不多一點了吧!」再好脾氣的男人聽到這種話也會生氣,鄭允浩怒不可遏的睜大雙眼,「哪有男人像你嘴巴這麼壞的?男人有什麼必要非得把自己弄得娘娘腔似的那麼乾淨?髒點又死不了!再說我是天天有洗澡啊,我身上又不臭,你幹什麼說話說得這麼難聽啊?我說送你們糕點是基本的禮貌好不好?你以為我多愛討好你啊!糕點是糕點師傅做的,你就算討厭我,幹什麼說吃了糕點會食物中毒這種話,你怎麼能把認真做糕點的師傅的心意這樣無情的抹殺掉?太傷人心了吧!真是個一點也不懂得替別人著想的自私的傢伙。」

「所以我說了呀!我們兩個人彼此看不順眼,拜託你以後離我遠點,這次可不是我要找你說話的,是你自己恬不知恥硬貼過來找我說話的好不好?糕點師傅做的糕點本來是沒有問題的,可是被你的臭手拿過送過來之後,我吃了肯定會食物中毒的,所以為了辛苦做糕點的師傅著想,你不用送過來了。」金在中原本就是個刻薄的人,面對自己討厭的傢伙更加是不留口德,一翻話說得鄭允浩鼻子都快氣歪了。

「你這傢伙想挨揍啊!專門講這種欠揍的話!」

「果然是一隻只會暴力的單細胞生物,枉我還浪費口舌在這裡和你講道理,我真是瘋了。」說完金在中趁鄭允浩沒反應過來之前飛快的用力踩了鄭允浩一腳,「這腳是你害我摔跤的報答。」緊接著趁著他抱腳呼痛的瞬間,飛快的打開車門坐了進去,發動車子一溜煙的開得人影也不見。

「那個混蛋,真是我見過最討厭的人!臭屁什麼東西呀?」留在原地的鄭允浩氣得簡直說不出話來,真覺得一番好意的自己像個白癡似的被人耍了一把。

 

一路上,金在中開著車,心情簡直好到了極點,他覺得自己生了一天的氣,終於發洩掉了。自己的計謀簡直太成功了。他先一番毒舌把鄭允浩氣個半死,趁著那個單細胞的傢伙腦子發熱的時候,用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報了白天被摔了一跟頭的仇。他簡直太天才了。一想到從後視鏡裡看到鄭允浩那氣極敗壞的樣子,金在中開心的都快笑出聲音來了。

他想,和那個單細胞做鄰居就做鄰居。以後只要他再敢來惹他,他一定會狠狠的報復回去。然後看著他氣得跳腳的樣子,一個人哈哈大笑。

 

 

 

回到家,金在中打開門,還沒來得及開燈,松兒就從陽臺上衝了過來,先是討好的“唔”叫了幾聲,緊接著拍馬屁的替他叼來了換的拖鞋,然後一臉期待的看著他。

「拍什麼馬屁?等我換好衣服再說。」金在中穿好拖鞋,走進浴室,先乾乾淨淨的洗了個澡換上浴袍,一邊擦乾頭髮一邊走進廚房打開冰箱,拿出鮮奶給自己倒了一杯,滿意的喝了一口,這才挖了一碗狗糧倒進松兒的狗食盤裡,洗乾淨手開始準備晚飯。

冰箱裡有他買回來的各種食材,金在中是個有著近乎偏執習慣的男人,他總有外食不乾淨的錯覺,所以他的食物一向都必須自己親自做好,包括中午在寵物醫院他也是自己帶飯盒過去的。隨便挑了幾樣,關上冰箱門就發現松兒一臉可憐巴巴的看著他,根本動都沒動狗食盆裡的狗糧。

「不行!」金在中皺起漂亮的眉頭,指了指狗食盆,「只有那個,不許討價還價。」

「唔……」松兒顯然不太死心,唔咽著爬過來,試圖磨蹭金在中的腳。卻被他立刻制止,「不許過來,我已經洗過澡了!你敢過來,我連你狗食也沒收!」

松兒只好可憐巴巴的留在原地,繼續用黑漆漆的眼睛看著金在中。

一人一狗對峙了大約五分鐘,見金在中沒有一點心軟的跡向,松兒大概覺得請求無望了,終於搖了搖尾巴心不甘情不願的開始吃牠的狗食。

金在中這才鬆了一口氣。說起來都怪他自己不好。因為金在中是一個凡事都力求完美的男人,所以他的廚藝絕對不是一般人所能夠比擬。有一次因為天太熱,他把沒吃完的飯丟進垃圾桶沒來得及扔掉,結果那香味吸引著松兒去翻了垃圾桶,嚐過金在中的手藝,從此之後松兒就不愛吃狗糧了,每次他做菜,牠就會一臉可憐加討好的看著他,試圖能再吃一次非狗糧所能比擬的美味。

金在中自己是寵物醫生,當然知道狗不能多吃人類食物的道理。所以除了那次不小心之外,他一次也沒有妥協過,可是每次松兒還是不死心,於是乎,每天晚上這一人一狗都得上演這麼一齣。當然最後勝利的都是金在中。

 

看著松兒一邊吃一邊發出不甘心的抱怨唔咽聲,金在中狠狠瞪了那隻聰明得不像話的狗一眼,語帶威脅的說,「別太得寸進尺,以前做流浪狗的時候你可是根本不可能吃得飽!現在有這種高級狗糧吃還抱怨,當心遭到天譴!」

狗畢竟是狗,被金在中這麼一嚇,馬上乖乖的吃起狗糧再不敢發出除了咬碎食物以外的其它聲音了。金在中這才開始安安心心的做飯。

 

 

 

 

 

 

 

第四章

 

美美的吃完晚飯之後,金在中坐在高級沙發上看電視,松兒安靜的趴在他的腳邊上。

電視裡放的是一個喝醬油比賽,獲勝的是一個人高馬大的年輕人。他一臉激動的握著主持人的手發著豪言壯語,說著什麼一定要把喝醬油做到最好之類的話。

看得金在中嗤之以鼻,「就跟白癡一樣,還好意思和他電視機前的爸爸媽媽打招呼,我要是有那種兒子早就推進河裡淹死算了。真是太丟人了。」

換了個頻道放的是言情劇,依舊不對在中的胃口,再換了個頻道放的是訪談類節目。本來對這類節目完全不感興趣的金在中又準備換,卻無意聽到一個熟悉的名字,眼睛一瞄電視裡那張臉居然和那個讓他討厭的幾乎吐出來的鄭允浩有十分的相似,仔細一看正是那傢伙。

主持人介紹他的時候說他是韓國最有天份的跆拳道選手,破例在二十歲的時候考到跆拳道黑帶三段,是史上最年輕的跆拳道黑帶三段選手。

節目大概是不久前拍的,裡面的鄭允浩和金在中見到的完全不一樣,鬍子刮得乾乾淨淨的,穿著得體的服裝,那張臉居然倒也能讓人看得下去。鬼使神差的金在中居然沒換台,抱著雙腿蜷在沙發上看著那個讓他噁心男人的另一面。

 

體育頻道的主持人開始問的問題都還挺正常的,什麼時候開始學習跆拳道啊?是不是對跆拳有著非常人的愛好才會堅持練習之類的。

鄭允浩那傢伙說起跆拳道居然是一臉嚴肅的表情,雙目也炯炯有神,莫名其妙的就生出一股讓人不敢輕視的氣度。金在中才不管那些,一邊看一邊忍不住繼續口出惡言,「就算穿得人模狗樣的,其實根本就是個繡花枕頭,還說什麼跆拳道是一種精神力量,明明是個莽夫,居然還在這裡裝有文化,電視臺的人真是瞎了眼了,居然都沒人揭穿他。」

說到後來,主持人隨口問了一句,「不知道鄭允浩先生除了跆拳道之外還有什麼其它愛好。」

剛才還一本正經的傢伙居然一下子雙眼放光,用非常大的聲音回答說,「好吃的!除了跆拳道之外,我熱愛一切好吃的東西。特別是拉麵,日本的拉麵是一流的好吃啊!」聲音之大,連主持人都嚇了一跳。

沒想到事情居然會如此峰迴路轉的金在中一時沒防備,一下子從沙發上摔了下來,指著電視機捂著肚子狂笑,「真是太丟人了,果然白癡就是白癡啊!這個節目做得真是太好了。」態度快的根本忘記了前一秒鐘還在罵人家是一群瞎了眼睛的傢伙。

 

 

 

第二天,金在中剛進診所,就看到小蘭一臉星星眼的和阿木在討論昨天電視裡的鄭允浩,一見到金在中立刻乖乖的住了口,禮貌的和他打招呼。

金在中面無表情的走進自己的房間,換好衣服出來,果然聽到小蘭興奮的聲音又響了起來。

「我昨天看電視才知道原來允浩先生這麼有名的說。」

「是啊!我也嚇了一跳呢?最年輕的跆拳道黑帶啊!身邊居然有一個上過電視的人做了鄰居,感覺好奇妙啊。」

「允浩先生其實很帥呢!而且給人一種很安心的感覺,女孩子想嫁給那樣的男人哦!」

「我就很帥呀,也給人一種很安心的感覺呀,你怎麼不想嫁給我呀?」

「阿木又開始討厭了。」

聽到這裡釒在中從鼻子冷哼一聲,心想,那個男人帥個屁!對著電視鏡頭大喊,“日本的拉麵是一流好吃”的那種笨蛋都可以稱得上帥,那陰溝洞裡的老鼠也可以迷死人了!所以他不喜歡女人,女人想法實在太奇怪了!

 

哪裡知道小蘭接下去說的話更加讓在中難以忍受。

「特別是允浩先生對著電視鏡頭說最喜歡吃拉麵的時候,我覺得他好可愛好可愛哦!好有勇氣,好感人啊!」

「那,那還真需要一點勇氣才行呢!」

「我想允浩先生一定真的很喜歡吃拉麵才會那樣的吧!」

「那叫白癡行為!」再也無法忍耐下去的金在中決定現身,「對著電視機大喊,“日本的拉麵是一流好吃”,智商超過三十的人都幹不出來這種事的好不好?我當時看得幾乎快笑死,我相信有我這種反應的人全韓國絕對不會只有我一個!我要是那傢伙的親戚肯定會恨不得挖個地洞鑽進去,恨不得從來沒有和他認識過!我警告你們,雖然那傢伙的確是我們的鄰居了,不過,你們最好少和那個白癡接觸,聽說經常和笨的人呆在一起,慢慢的人也會變笨的。有那樣一個鄰居已經夠讓我頭痛的了,要是你們兩個也變成白癡,我絕對會毫不猶豫的踢你們出去!」

「是!」

「對不起了。」

就算他們道歉了,金在中的心情也沒有變得好一些,他知道他們只不過是嘴上說說,事實上並沒有真的覺得他的話有道理。一想到會出現這樣的結果,全都是因為對面那個混帳男人,金在中的氣又莫明其妙的急速上湧。

 

正在這個時候,對面出來一個穿著跆拳道服裝的男孩子,手裡拎著一隻很漂亮的食盒,很有禮貌的敲了敲門,「你好,我是新搬來允浩道館的弟子,我師傅讓我過來送糕點。」

「哈,那個人還真是……」金在中剛要說話,男孩子馬上有禮貌的衝金在中鞠了一躬說,「你是金醫生吧!打擾了。我們搬家的時候給你造成了很多的不方便。師傅特意讓我送糕點來賠罪。他還說,因為你說吃了他送來的糕點會食物中毒,所以就不準備你的份了,請你不用發表意見。這是師傅的原話,我是做弟子的,不能隨便更改師傅的原話。雖然我並不想這麼說,但是還是請您原諒。」

「那個混帳!我很稀罕嗎?用那種方法來對付我!以為我像他一樣只知道吃嗎?」金在中氣得要命,拉住送食盒的弟子的衣服,飛快的說,「你回去告訴你們師傅,他昨天晚上的白癡表演我看到了,真是太搞笑了。那個只知道跆拳道和食物的傢伙送來的東西就算求我吃我也不會吃的。勸他沒事的時候別光想著跆拳道了,最好找個腦科醫生好好看看腦子,測一下智商,要是實在太低了,就動個手術植入動物園裡大猩猩的腦子進去,估計就不會白癡到在電視機前面大叫“日本的拉麵是一流好吃”那樣的話了。」

金在中的聲音很響,而兩間房子靠的又很近,所以他表面上是叫那個弟子傳話,其實就是故意說給鄭允浩聽的。

 

果然,話音未落,穿著一身跆拳道服的鄭允浩就怒氣衝衝的衝了過來。

「要不是我怕一拳頭就把你給拍扁了,我早就揍你了!你說誰的智商不如大猩猩?」

「你智商果然有問題,我不是清清楚楚說了是你嗎?」

「媽的,你當我真不敢打你啊?」

「你也就有兩斤蠻力氣。」

鄭允浩越是生氣,金在中越是要說個不停,眼看著兩個人真的快要打起來了,大家嚇得趕緊把他們拉開。

「醫生,你少說兩句吧!」

「師傅,你別衝動,你要動手了,金醫生肯定會被你打死的。就算不死也會殘廢,不殘廢也會毀容的啦!」

「你別拉著我!」

「我為什麼要住口,事實明擺著就是這樣的!」

這場面真是混亂到了極點!要不是那個年輕的弟子用力的抱著鄭允浩的腰,鄭允浩真有可能會衝過來直接把金在中揍倒在地了。偏偏那傢伙還是不怕死的一個勁的說個不停。

「明明就是超級搞笑,居然還不准人家說!說什麼日本的拉麵是一流的好吃?你以為你是拉麵店請來的廣告代言啊?也不看看自己長的那個德性,只怕凡是看過昨天電視的人都再也不會想吃拉麵了,全都被你噁心到了。」

「你找死啊!」暴怒的鄭允浩掙脫弟子,只聽見“啪”的一聲,旁邊一張桌子成了他盛怒之下的犧牲品。

大家都被這一下給嚇住了,剛才還喋喋不休的金在中也嚇得一下子住嘴了。要是換了他站在桌子那邊的位置,挨這一下,非得在床上躺上個十天半個月不可。

 

發洩了怒氣的鄭允浩顯然冷靜得多了,他深呼吸了一下對金在中說,「雖然你讓我非常的生氣!但是我是不應該對不懂跆拳道的人動手的,我居然不能控制怒火對你出手了,這是對跆拳道的污辱。我太衝動了,我會反省的。桌子的事對不起了!我會賠償的。」

那麼乾脆的道歉,讓原本嚇了一跳的金在中一時之間不知道如何反應才好。只能眨著眼睛愣在那裡。

長眼睛的都看得出來,事情明明是他不對,要不是他拼命的挑釁說那麼多難聽的話,鄭允浩也不會被氣到失去理智,繼而動手。結果道歉的的反而是他!剛才那一下也讓金在中看到了鄭允浩的力量,那個男人有著足夠撕碎他的力量,卻那麼乾脆的道了歉,就算金在中再討厭他,也不由的對他有點刮目相看。

 

允浩和他的弟子離開之後,小蘭開始收拾桌子的殘片,金在中坐在視窗發呆。

小蘭看了他漂亮的側面一眼,輕手輕腳的走了出去,不敢再和他多說什麼話。寵物醫院裡的小動物叫聲此起彼伏和對面跆拳道館的呼喝聲相應成趣。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