允浩不停的為在中輸真氣,完全不顧這樣會傷到自己,他把自己幾乎五成的功力都輸給了在中,臉色和在中一樣變的蒼白無力。

他的手下見他這樣都忍不住皺眉,但卻不敢勸阻。

「莊主,別再浪費功力了,朴大夫在您出莊前不是給了您一顆天香續命丸嗎?說不定有用。」一個看起來機靈一點的少年說道。

「對!對!天香續命丸!」允浩說著,從懷裡掏出一個瓷瓶,拿出了裡面的丹藥放進了在中的嘴裡。

但此刻在中根本無法吞咽東西,藥丸只含在了嘴裡,沒有咽下去。

「在中,把藥咽下去,快咽下去啊。」允浩急的快要發瘋了。

「公子,你試試看用嘴餵他,也許有效。」老郎中忍不住出聲提醒,雖然他已基本放棄了在中,但心中還是抱著一絲希望。

允浩聽後,立馬伏身用嘴去為在中渡藥。終於,在中勉強把藥吞了下去。允浩又急忙將在中扶起來,用內力幫在中催化藥性。

 

經過一番折騰,在中終於緩過了一口氣,有了微弱的呼吸。

「在中,在中。」允浩讓在中重新躺下,緊緊的握住了在中的手。

老郎中急忙上前查看,在中的脈搏雖然很弱,卻十分的穩。

「公子,這藥果然奇效,他暫時不會有事了。」老郎中臉上露出一絲欣慰。

「什麼叫暫時?你是說他還有危險?!」允浩剛剛放下的心又提了起來。

「如果傷口不發炎的話就不會有事,只要細心照顧好他,老夫相信應該不會出意外。」老郎中說道「老夫會開幾副藥為他調理身子,他會好起來的。」

「有勞大夫了。」允浩聽到老郎中的話,終於恢復了鎮定,讓人跟著老郎中去抓藥。

 

老郎中走了以後,允浩坐在在中的床邊,靜靜的守著他。

這是他第二次差點要了在中的命。但這一次心痛的感覺要比上一次強烈的多。剛才他甚至想,如果在中死了,那他也沒有必要再活在這個世上了,他從來不知道自己對在中會在乎到如此的地步。本來,他這次是想把在中帶回去狠狠的折磨的。兩年前在中那樣耍了他,讓他無法忍受,他本要讓他嘗嘗惹怒他會是什麼下場的,但現在,他只希望他沒事,只要這樣就好。

其實,這兩年,他對在中的思念強烈到無法自制,甚至會看到在中的幻影。就算是五年前希澈哥離開時他都沒有這樣過。他不明白這到底是為什麼。他愛的明明是希澈哥,但他對在中的在意程度卻遠遠高於希澈,他可以忍受希澈哥不愛他,和別的男人在一起,但當他看到在中與朴有天在一起時,他簡直要發了瘋,所以他才會在煙雨閣強要了在中,就好像那樣就可以證明在中還是他的一樣。

想到在中在拔劍前還顧著朴有天,允浩的心像被針紮了一樣,刺痛蔓延在心底。

「在中,你是不是真的愛上朴有天了?」允浩輕撫著在中的臉龐「不可以,絕不可以,你只能是我的。」

在中,我絕不允許你愛上別的男人,你的眼裡除了我不能有別的男人!我會把你帶回去,讓你永遠只待在我的身邊!

 

 

 

「哥,在你傷好之前,你哪兒也不許去!」有煥又一次將有天按回了床上,一臉氣勢洶洶。

有天看著他這個弟弟有些無奈。

「有煥,在中現在有危險,你知不知道?」

「你去找他才會有危險!那個人好厲害,他會殺了你的。哥,你不要讓我擔心好不好?」有煥的眼中滿是乞求,一臉可憐兮兮的樣子「我也知道在中哥在那個人手裡可能有危險,但我覺的那個人不會殺他,那個人刺傷在中哥以後不是也很著急嗎?」

「有煥,你不明白,在中現在真的很危險,有些事情跟你說不清楚。」有天的話裡帶著幾分焦急。他可沒忘那天在在中房裡見到在中的樣子,鄭允浩是真的會傷害在中的,現在在中受了傷,如果鄭允浩再喪心病狂的對在中做了什麼的話,那豈不是要了在中的命。

「哥!你不要眼裡只有在中哥好不好!我和煙雨閣難道你都不要了?!」有煥的眼中含著淚。

「有煥。」有天無奈的嘆了一口氣「難道你要我放著在中不管?」

「最起碼等到你的傷好一點吧,你現在能做什麼呢?難道你想讓在中哥再為你擋一劍嗎?」有煥反駁道。

「我……」有天一時說不出話來。

沒錯,他沒受傷的時候都打不過鄭允浩,現在更不是他的對手了。可是,讓他就這樣什麼也不做,他真的很難受。他不甘心就這樣讓鄭允浩把在中帶走。

「哥,其實你不用太擔心,因為在中哥受了傷,所以鄭允浩還沒有離開這裡,他們在盈月樓,我已經打聽過了,在中哥的傷勢已經穩住了,不會有事,你先安心養傷,其他的,我們再想辦法。」有煥說道。

「有煥,謝謝你。」有天聽了有煥的話,終於稍稍安下了心。

「謝什麼啊。我也很在意在中哥啊。我早就把他當作家人了。」有煥笑了笑「希望你努力,讓他真的變成我們的家人。」有煥衝有天眨了眨眼睛。

「還是先把在中救回來再想別的吧。」有天搖了搖頭。

「說到這個,哥,那個人到底和在中哥是什麼關係啊?他為什麼要抓在中哥?」有煥不解的問。

「我也不太清楚。」有天的目光沉了下來。

一直以來,在中都沒有跟他提過他以前的事。他為什麼逃出冥莊,跟鄭允浩發生過什麼,在中從來沒有說過。但有一點他可以肯定,在中愛著鄭允浩,愛到無法自拔。

在中,到底這次,我該把你從鄭允浩手中奪回來,還是應該讓你跟他走?

 

 

 

盈月樓的廂房內,允浩坐在在中的床邊,眉頭緊鎖。

在中已經昏迷了五天了,一點醒來的跡象也沒有,老郎中來看過幾次,說他不會有事,但他卻忍不住擔心。劍是他刺的,他當然知道在中傷的有多重,只有在中醒過來,他才能放心。

「允浩……別殺有天……別殺他……」在中在夢中囈語著。

為在中擦汗的手停在了半空,允浩的眼中閃著寒光。

這幾天在昏迷中,在中一直在說這一句話。就這一句話,幾乎將他對在中所有的不捨與心疼全部抹掉。這兩年他為了找他費盡了心力,而他心心念念的卻是那個朴有天!既然如此,他又何必去擔心他,憐惜他,是他背叛在先,那就不能怪他無情!

 

「水……水……」在中含糊不清的說著。

「在中,你說什麼?」聽到在中不再說有天之類的話,允浩急忙湊到在中的唇邊,仔細聽他說話。

「水……好渴……水……」在中喃喃的說。

「你要水嗎?好,我這就給你倒。」允浩說著,急忙為在中倒了一杯水,送到了他的唇邊。

「慢點喝,小心嗆到。」允浩細心的餵在中喝水,生怕他嗆到,目光不覺的柔和了下來。

喝完了水,在中似乎是舒服了一些,滿足的出了一口氣,眼睛慢慢,慢慢的睜開了。

「你醒了。」見在中睜開了眼睛,允浩的眼中閃過一絲驚喜,但隨即隱沒在眼底,消失不見。

「允浩。」在中剛醒來,腦子還處於迷蒙狀態,茫然的打量著四周「這是哪兒?」

「盈月樓。」允浩淡淡的回答了他的問題。

「盈月樓?」在中開始迅速的回憶他昏迷前發生的事,愣了半晌,開口道:「我沒死嗎?」

「怎麼?你很想死嗎?」允浩眯起眼睛看著在中。

在中看著允浩冰冷的眼眸,心中一陣緊縮。他倒寧願他死了,死了就不用面對允浩,不用面對他的冷漠。還記得允浩在給他拔劍前流露出對他緊張和擔心,而現在,什麼都沒了,如果能在那個時候死的反而好,至少那一刻,他很幸福。想著,在中的心中滿是悽楚。

 

在中的傷本就重,這一動氣,牽動了內傷。喉嚨中傳來一陣腥甜的感覺,在中口一張便吐出了一口血。

允浩見狀心一下子就提到了嗓子眼兒,急忙運功將在中的內傷穩住。

「你怎麼樣?」允浩的眼中不由的流露出一絲擔心,眉緊緊的皺了起來。

在中慘白著臉搖了搖頭,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了。

「你什麼都不要想,把傷養好,然後我們就回冥莊。」允浩邊說邊將在中嘴邊的血跡擦掉。

「允浩。」在中抓住了允浩的衣角「你後來……沒去找有天麻煩吧?」在中怯怯的問。他知道他其實不該問允浩,但他又忍不住擔心害怕,怕有天出什麼事。

「金在中。」允浩的臉沉了下來「你腦子裡是不是只有朴有天?」

「我……」在中不知該說什麼好,有時候他真是搞不懂,允浩明明不愛他,為什麼還那麼在意他在乎誰呢?

「你怎麼樣?說話啊!」允浩怒瞪著在中,在中為朴有天擋劍差點死掉,昏迷的時候在中還念著朴有天的名字,這些已經讓他處於暴發邊緣,現在在中剛醒過來居然又在問朴有天,這讓他忍無可忍了。

「你生什麼氣呢?咳…咳……我不過隨便問問。」在中垂下了眼眸,虛弱的喘著氣。

允浩見在中的樣子,心裡有氣卻不忍對他發,畢竟在中剛醒過來,身子還極為虛弱,需要好好的照顧。

「想讓他沒事以後就不要讓我從你嘴裡聽到朴有天這三個字!還有,快點好起來,和我一起回去。」說到最後允浩的語氣變的輕柔「你餓了吧,我去讓人給你做點吃的。」允浩說著站起了身。

「允浩。」在中低低的叫住了允浩。

「怎麼了?」允浩回頭,帶著疑問看著在中。

在中張了張嘴,心裡有許多話想說卻又說不出口

「沒什麼,就想告訴你,我不想吃太甜的。」說完,在中等著允浩的冷言冷語。他應該會說一個玩偶沒有選擇的權利之類的吧,在中在心裡苦笑。

「我知道,你喜歡吃辣的嘛。」允浩脫口而出,說完自己都愣了一下。

在中聽後更是驚愕的瞪大了眼睛,他居然還記得?!

「不過你現在不適合吃辣的,我去給你弄點粥吧。」允浩說完轉身出了門。

 

允浩走後,在中呆呆的躺在床上,他真沒想到,允浩還記得他喜歡的口味,他以為,他早忘了。

不得不說,今天允浩對他的態度雖然還是那樣冷淡,但比以前真的溫和了許多。是因為他受了重傷吧,如果受傷能得到允浩哪怕一點點的關心,那他寧願他的傷永遠不要好。

 

 

 

之後的一個多月,允浩一直很細心的照顧在中,對在中說話時也很溫和,只要兩人不說到有天。

「莊主,煙雨閣的人一直在盈月樓附近活動,似乎是在觀察我們。」正在允浩給在中餵藥時,一名大漢走進來稟報。

「不用管他們,憑他們煙雨閣的人的功夫,來多少都動不了我們。」允浩冷冷的說道,餵在中吃藥的手並沒有停下,將藥匙伸到了在中的嘴邊。

在中聽了大漢的話後愣愣的發著呆,完全沒有注意到允浩的動作,他在擔心有天會有什麼動作。其實憑煙雨閣在江南的勢力,絕對可以從允浩手中將他搶回去,那晚有天之所以會那麼狼狽完全是因為太輕視了允浩,現在如果兩人再次動手,結果如何還不一定。但他並不希望發生這樣的事情,雖然他不想跟允浩回去,但他更不想看到兩人中有任何一個出事。

 

「金在中!」見在中半天沒有反應,允浩的臉沉了下來。

「嗯?」允浩的叫喚使在中回過神來,一雙大眼睛茫然的看著允浩,他知道允浩又生氣了,但他卻不知道他氣從何來。

「你先出去。」允浩扭頭對大漢說道。

「是。」大漢依言出了廂房。

「你剛才是不是又在想朴有天?!」允浩的語氣冰冷。

「沒有。」在中低下了頭。

「沒有?」允浩冷冷的勾了勾嘴角「剛才下面的人不過說了一下煙雨閣的動向,你就在那兒發愣,你還敢說你沒有?!」允浩將藥碗重重的砸到了地上,摔的粉碎。

在中依然低著頭,不說話。

「你不說話就是默認了?金在中,我告訴你!不要妄想朴有天能帶你走!如果他再敢站到我面前,我一定會殺了他!一定會!」允浩說完站起身走了出去,並將門甩的震天響。

 

允浩走後,在中無奈的苦笑了一下,每次都是這樣,只要自己一發愣,允浩就會問他是不是在想有天,然後就大發一頓脾氣,摔門走人。如果不是從小和允浩一起長大,深知他只愛希澈哥一個人的話,他都忍不住要以為允浩在為他吃醋了。可惜,那是不可能的。

在中嘆了一口氣,有些吃力的從床上下來,蹲在地上收拾藥碗的碎片。允浩粗心大意的,絕不會叫人來收拾這些,下面的又都是些粗人,更不會注意。萬一下回他進來踩到札了腳就糟了。在中邊收拾著邊想,不管允浩對他怎麼樣,時時替允浩操心的這個習慣依然沒有變,即使兩人分開了兩年,依然如故。

 

「你在幹什麼?!」

門口突然傳來了允浩的聲音,在中心中一慌,被瓷片割破了手。

允浩見狀急忙走到在中身邊,把手中端來的藥放在桌子上,將在中從地上拉了起來。

「誰讓你收拾這些東西的?!身子沒好下床來幹什麼?」允浩邊說邊拉著在中被割破的手查看,想也沒想的將被割破的手指放進自己的嘴裡吮吸。

在中呆呆的看著允浩,腦中回憶起了從前。以前,他的手被什麼東西割破時,允浩也經常這樣做。

「發什麼愣?!還不回床上躺著!」允浩說著將在中抱上了床,然後將拿來的藥碗端了起來「喝藥吧。」

本來,他是很生氣的走了,但想到他把藥碗摔了,在中沒有喝藥,他就又幫在中端了一碗藥來。老郎中說過,藥不可以斷,否則會影響身子的恢復。

在中沒有說話,乖乖的讓允浩喂他吃完藥。

「你身子似乎恢復的不錯,居然可以下床了。」允浩將空了的藥碗放回了桌子上「不如我們過幾天就回去吧。」

「好。」在中點了點頭。早點走也好,省的發生變故,他真的不想再看見有天和允浩對戰。

「你答應的這麼乾脆,是不是怕我再看見朴有天殺了他?」允浩輕輕的抬起了在中的下巴。

「你要非這麼想我也沒有辦法。」在中垂下了眼眸。

「金在中,你是我的,你最好牢牢的記住!」允浩警告似的看了在中一眼「好好休息吧,如果傷口疼的話就告訴我,別一個人忍著,那個大夫給了我一些止痛藥。」允浩用生硬的口氣掩飾著他的關心。

前一陣在中的傷口疼的厲害卻不告訴他。直到有一天晚上他有些不放心來看在中時,才發現他晚上疼的根本睡不著,渾身都是冷汗,嘴唇都被他咬破了。

「我知道了。」在中嚅嚅的應著。

前幾天他傷口疼卻不說,是因為他覺的就算他說了允浩也不會在乎。以前多少個夜晚,他在允浩身下痛的苦苦的哀求,可允浩從來都是一臉漠然。那時他就想,是不是有一天他死了,允浩也只是漠然的看他一眼,然後就把他埋到荒山野嶺,再不過問。

「別光知道,記得告訴我,我……在乎的。」允浩似乎看穿了在中的心思,輕撫了一下他的髮絲「睡吧。」允浩說完起身出了房門。

在乎?允浩你真的在乎嗎?在中淒然一笑。如果你真的哪怕有一點點在乎我,你我何至變成如此。

 

 

允浩雖然說過幾天就走,但還是又等了將近一個月。在中的傷口已完全癒合,人也可以自由下床走動了,只是身子還有些虛弱。

「在中,你的東西都收拾好了嗎?」允浩走進房內問正在發呆的在中。

「我有什麼可收拾的嗎?」在中苦笑了一下。他是允浩從煙雨閣搶回來的,他的東西都在煙雨閣,所以他沒什麼要帶的。

「那我們走吧,馬車已經準備好了。」允浩上前扶起了在中。

「好。」在中點了點頭。

 

跟著允浩上了馬車,在中的心裡有些不安。他養傷的這些天煙雨閣一點動靜也沒有,這不像有天的作風,有天不可能這麼安靜的讓允浩把他帶走,他很擔心今天能不能順利離開。他倒不是真那麼想回去,但他知道他不可能阻止允浩,他怕有天與允浩對上,允浩會傷了有天。

「你怎麼了?好像不太高興?」允浩皺著眉看著在中。

「沒事。」在中扯出一絲微笑。

「你不捨得離開這裡?」允浩淡淡的問。

「沒有。」

「那你是不捨得朴有天?」允浩眯起了眼睛。

聽到有天的名字,在中的表情微微一變,但卻沒能逃過允浩的眼睛。

「看來我是說對了。」允浩的心裡開始燃起怒火。

「不是的,有天只是我的朋友。」在中解釋道。

「是嗎?」允浩揚了揚眉「你寧願自己擋下我的劍也不願他死,你倒真在乎你這個朋友。」

在中低下頭,沉默不語。

允浩目光一沉,剛要說什麼,馬車忽然停了下來。

「莊主,煙雨閣的人擋住了我們的路。」允浩的一個手下跑過來說道。

在中一聽,心裡一驚,開始著起急來。

「允浩,讓我出去跟他說,我……」

「你那麼著急幹什麼?」允浩打斷了在中的話「真想讓他沒事的話就好好在車裡待著!」允浩的眼中閃著寒光走下了馬車。

 

有天和有煥帶了一百多號人將路堵了個嚴嚴實實,有天和有煥站在路中央看著允浩一步一步的向他們走來。

「把在中留下。」有天沉聲說道。

「我記得我說過,在中是我的人。」允浩的嘴角帶著冷笑。

「在中是一個人,不是物品!他不屬於任何人!鄭允浩,你不覺的你對在中管的太多了嗎?他憑什麼非要待在你的身邊?你根本不愛他!」有天的眼中滿是怒火,他最討厭聽允浩說在中是他的人。

「他就是我的人!他只能在我身邊!朴有天,我那天不殺你是因為在中求我,你最好不要惹我生氣,趕快把路讓開,否則,這裡的人都要死!」允浩的眼中浮出殺氣。

「今天就算我死,我也不會讓在中跟你走!」有天說著將劍拔出。

「不自量力!」允浩冷哼一聲,亦將劍拔出。

兩人對峙著,眼看就要動手,這時一抹白色的身影跑到了兩人中間。

「不要打!」在中一臉的焦急「有天,你快回去!你打不過允浩的。」

「在中。」有天看到在中,忍不住衝上去抱住了他「你的傷好了嗎?你知不知道那天你嚇死我了!」

「朴有天,你放開他!」允浩上前向有天擊出一掌,迫使他放開了在中,然後手一勾,摟住了在中的纖腰「回車上去!」允浩皺著眉看著在中。

「允浩,你答應過我不會傷害有天的。」在中的眼裡透著焦急。

「可是現在是他在找麻煩!」允浩的眼中閃著怒火。

「允浩……」

「你不用再說了!退到一邊去!」允浩說完將在中向後一推「給我看好他!」允浩對手下吩咐道,然後提劍向有天攻去。

 

有天沉著應對,與允浩打了起來。但他哪是允浩的對手,很快便落於下風。

「哥,你快退開,我們用劍陣來對付他。」有煥高喊一聲,他身後竄出十八個人,將允浩圍在了中間。

「怎麼?要以多欺少嗎?」允浩不屑的笑了笑。

「哼!我還說你恃強淩弱呢!」有煥衝允浩做了個鬼臉。

「朴有天,你就這點本事?」允浩冷冷的看著有天。

「隨你怎麼說,但今天你別想把在中帶走。」有天沉下了臉。

「莊主!」允浩的手下見有天他們圍住了允浩,紛紛拔出劍來。

「誰都不許動手!就這麼幾個人,我自己可以解決。」允浩一臉傲然,絲毫沒把有在他們擺的劍陣放在眼裡「動手吧,我倒要看看你們能玩出什麼花樣!」

有天目光一沉,做了一個手勢。他手下的人見狀開始依陣法動了起來,對允浩進行了一輪又一輪的攻擊,嚴密有序。有天在劍陣的中心位置,對允浩的攻擊最為猛烈,有了劍陣作為依託,他隱隱佔了上風。

 

在中此刻被允浩的四個手下圍住,只能乾著急。允浩和有天無論哪個受傷都不是他所樂見的,而且以允浩的個性,就算這次被有天打敗了,他也不會讓他回到有天那裡,在他的腦子裡,世上就沒有他鄭允浩做不到的事,他從不認輸。

允浩被圍在劍陣中,越打越險,好幾次都差點被劍傷到。在中看的冷汗直冒,臉色越來越難看,下意識的要衝進戰圈。

「在中少爺,莊主讓我們保護好您。」四個大漢攔住了在中。

「保護我?」在中氣笑了「你們沒眼睛嗎?!看不到他已經打的很吃力了嗎?!」

「莊主不會輸。」四名大漢齊聲說道。

「笨蛋!他又不是神!」在中瞪了四人一眼,擊出一掌逼退四人,提氣一躍,飄然進入了劍陣,直奔向有天的方向。

有天正與允浩打的難分難解,忽覺背後有異動,本能的刺出一劍。在中的傷剛好,身子還不太靈活,險險的閃過了這一劍,驚出了一身冷汗。

「朴有天!想殺了我啊!」在中雙眼冒火的看著有天。

「在中!你進來做什麼?快出去!」

「在中!你進來做什麼?快出去!」

允浩和有天異口同聲。

在中翻了個白眼,看不出他倆還挺有默契。

「有天,我有話跟你說,跟我出去!」在中說著,不管有天同意不同意,抓住有天的肩一躍,將他一起帶離了戰圈。

有天一離開,允浩的壓力驟減,又佔據了上風。看著在中和有天到不遠處說話,允浩只覺的心中的怒火不斷的上升,劍舞的更加淩利。

 

「在中,你幹什麼?我很快就可以打敗鄭允浩了,為什麼要拉我出來?」有天皺著眉看著在中。

「有天,你現在立刻帶人退回煙雨閣,不要再跟允浩打了。」在中的眼裡透著焦急。

「為什麼?難道你真的願意跟他回去?」有天握住了在中的肩。

「你不瞭解允浩,就算你打敗了他,他還是不會甘休的,但只要我跟他回去,就什麼事都沒有了。」在中解釋道。

「那我就殺了他,總之我不會讓你跟他走!」有天的眼中射出寒光。

「有天!」在中搖了搖頭「我不可能讓你殺了他的。」

「你在說什麼啊?!他那麼對你,你居然還這麼在意他?你是不是瘋了!」有天一臉的不敢相信。

「有天,不管他怎麼對我,我依然只愛他。有天,我知道你對我的好,算我對不起你,我……」

「別說了!」有天打斷了在中的話,眼裡帶著深深的痛「我說過,只要是你想走,我絕不攔你,但我不想你為了我委屈求全,我可以保護你的。」

「我是自願的,我想跟他回去,你讓我走吧。」在中看著有天說道

「在中,你在騙我。」有天搖著頭。

「有天,我……」在中的話沒說完,便看見允浩已將劍陣打散,舉劍向有天刺來,急忙上前一步擋在了有天的身前,允浩的劍堪堪停在了在中的胸前,只差一點便刺進在中體內。

「金在中!」允浩嚇出了一身的冷汗,他差點以為歷史又要重演,那晚刺傷在中,是他一輩子的噩夢。

「允浩,我已經和有天說清楚了,我們走吧,別再打了。」在中一臉平靜的看著有天。

「在中!你沒事吧?」有天剛從剛才的那一劍中回過神,一把拉過在中抱在了懷裡。

「朴有天!你找死!」允浩一劍刺向有天。

在中急忙拉著有天閃開允浩的劍,也趁機脫離了有天的懷抱。

「允浩!別打了!」在中上前使勁握住了允浩的手腕。

「金在中,你是不是覺的他比我重要?!」允浩怒瞪著在中。

「你不過是要帶我回去,我現在跟你回去就是了,別傷害有天。」在中皺眉。

「我傷害他?金在中,你剛才難道沒看見他們十九個打我一個嗎?」允浩推開在中,又要向有天攻擊。

「允浩!」在中又一次攔住了允浩「有天!快帶人走啊!快走!別讓我為難!」在中衝有天喊道。

有天深深的看了在中一眼,走到了有煥的身邊。

「我們走吧。」

「哥?」有煥不解的看了有天一眼,又看了在中和允浩一眼,他實在不明白現在到底是什麼狀況。

「走!」有天低吼一聲,率先離去。有煥只好跟上了他,他帶來的人見狀也跟隨他們離開。

在中,如果這是你希望的,那麼我走,我絕不讓你為難。

 

有天等人離開後,在中才放開允浩。允浩此刻臉色鐵青,眼神冷到了極點,直直的盯著在中。

「金在中,你是不是以為這幾天我對你好了一點你就可以得寸進尺了?」

「我從來不敢這樣以為。」在中重複著他經常對允浩說的一句話。

允浩向在中逼進了幾步,站在在中面前,抬手,毫無預兆的將在中的外衣一下子撕碎,從在中身上扯了下來,扔到了一邊。

在中被他的舉動嚇的呆住了,一動也不敢動。接著,允浩將自己的外衣脫下披到了在中的身上。

「我不要朴有天碰過的東西在你身上。金在中,以後別再讓我看見有別的男人碰你!聽到沒有?!」允浩說著一把摟過在中,將他橫抱了起來,走下了馬車。

 

馬車再一次走了起來,允浩坐在車上陰沉著臉看著在中。

「這裡不疼了嗎?」允浩的手放在了在中胸口受傷的地方「剛才為什麼又擋在朴有天前面?你為他死了一次不夠,還想為他死第二次嗎?」允浩說著,手上的力道越來越重。

「允浩……別這樣……好疼……」在中的傷口剛剛癒合,還沒完全長好,允浩的動作讓傷口處一陣陣的抽痛,痛的在中冷汗直冒。

「疼?」允浩揚了揚眉「知道疼為什麼還那麼做?你就那麼在乎朴有天?為了他你可以什麼都不顧?!」允浩的眼中滿是怒火,但手上的力道卻不由的放輕了。

「反正我都要跟你回去了,你又何必計較這些。」在中皺著眉忍著胸口的劇痛。

「你忘了你的身份了吧?玩偶只能看著主人,所以,你犯了一個最嚴重的錯誤!不要再想著朴有天,這對你一點好處也沒有!」允浩冷冷的說著,手從在中的傷口處移開。

在中伏下身子無力的喘息著,一臉的慘白,心中淒冷一片。這些天允浩對他不時流露的溫柔讓他以為允浩的眼裡終於能看到他了,原來,他到底不過是他的一個玩偶。

馬車裡死一般的寂靜,聽不到,在中心碎的聲音。

 

 

 

 

 

    文章標籤

    允在 YJ 豆花 替身玩偶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