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後的這些天裡,允浩再沒敢與在中有過多的肢體接觸,每天只是侍候在中吃藥,吃飯,連話也不敢多說一句,生怕自己在不經意間惹在中生氣,總是小心翼翼的樣子。所以,兩人之間再沒發生任何衝突,在中的身子終於開始有了起色,可以勉強下床走動了。

「在中,慢一點。」

冥莊的後院裡,正洙扶著在中在院裡散步,允浩則在十步開外的地方跟著兩人。

「正洙哥,沒關係的,我已經好多了。」沐浴在陽光中,在中整個人看起來精神了許多。

「你還是要多休息,才能讓身體好的更快。」離各山莊來朝賀的日子已經很近了,但在中的身體還是令他擔心。

「哥,我明白你的意思,我的身體我自己心裡有數。」在中微微勾了勾嘴角。

聽了在中的話,正洙皺了皺眉頭。回頭看了看不遠不近的跟在他們身後的允浩,不由的嘆了口氣。

這些天允浩對在中的小心他全看在眼裡,他從來沒見過允浩這樣壓抑自己,只因為他怕再傷到在中,可惜,在中已經對他遲到的體貼沒有任何感覺了。不過短短二十幾天,允浩整個人已經瘦的不成樣子。他每天總是按時餵在中吃飯,吃藥,可他自己卻常常吃不進東西,雖然有些恨他把在中折磨成了這個樣子,但看他現在這樣,正洙卻不由的有些心疼起來。這兩個孩子走到今天,居然只剩下互相傷害。

 

「在中,你有沒有覺的允浩瘦了?」正洙突然開口道。

「不知道。」在中的臉“倏”的冷了下來。

「在中,涎龍草雖然可以解,但畢竟會對身體有損害,以你現在的狀況,我真的很擔心。」正洙頓了一下,又開口道「允浩他……你真的不考慮原諒他嗎?你和畢竟是從小一起長大的,你真的忍心……」

「正洙哥!」在中厲聲打斷了正洙的話「你看看我,你好好看看我!他都狠的下心,我有什麼不忍心的?更何況,我什麼也沒做!」在中說完便劇烈的咳嗽起來。

「怎麼了?」允浩大步走到了在中身邊。剛才他離的遠,並沒有聽清他們在說什麼,只看到在中突然咳嗽起來,他便擔心的走了過來,因為在中經常會咳血。

「沒事,只是突然不舒服而已。」在中冷冷的開口。

「那……我們回房好不好?」允浩小心的問,因為他怕在中會不高興。

「不要!」果然,在中冷冷的瞪了允浩一眼,斷然拒絕。他討厭一直待在那個小小的屋子裡,讓他有一種被禁錮的感覺。

「在中,先回去吧。」正洙嘆了一口氣「剛才是我說錯話了,你動了氣要好好休息,知道嗎?」正洙勸道。看來在中不可能原諒允浩了,既然這樣,那他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讓在中的身體在有限的時間裡盡可能的恢復,為逃跑做準備。

「好吧。」在中看了正洙一眼,點了點頭。他明白,現在最重要的是讓身體盡可能的恢復。

見在中同意了,允浩便默不作聲的和正洙扶在中回房休息。在中對他的冷淡他已漸漸習慣了,他知道在中不可能一下子原諒他,但他相信,只要他儘量的彌補在中,總有一天他和在中可以回到從前。

 

「正洙哥,剛才在中為什麼會突然不舒服,你說了什麼嗎?」扶在中回房後,允浩便拉著正洙出了房門。

「沒什麼。」正洙搖了搖頭。如果讓允浩知道了原因,恐怕會傷到他吧。

「哥,是不是關於我的?」允浩試探著問。

正洙嘆了一口氣,抬起頭看著允浩「允浩,你讓在中離開吧,主動放手也許你還有機會,但再這樣下去,在中是不會原諒你的。」

「我放手他就會原諒我了嗎?」允浩苦笑了一下「哥,讓我放手,那不可能!」

「你怎麼那麼固執?!」正洙皺起了眉「你現在這樣只能讓在中覺的你還在禁錮他,只能加深他對你的恨!你到底明不明白?!」

「我寧願他恨我,我也不能讓他離開。」允浩的眼中閃著堅決「哥,你別再勸我了,我不會讓他走的。」

「允浩,我只是不想讓你一錯再錯。你知道嗎?我剛才只是試著讓在中原諒你而已,他就……」正洙看著允浩的目光中帶著不忍。

聽完正洙的話,允浩的臉頓時僵住了,眼眸一下子變的黯淡無光。

「允浩……」正洙本想再說些什麼,但最後只是嘆道「你好好想想吧。」說完正洙便離開了。

允浩呆呆的站在原地,似乎聽見了自己心裂開的聲音。

在中,在中,原來我已經讓你厭惡到這種程度了,可就算這樣,我也不能放開你,不能讓你走,我真的不能失去你。

將淚水逼回眼眶,允浩轉身走向在中的廂房。

是該餵在中吃藥的時候了。

 

 

 

深夜,俊秀悄悄的出了冥莊,迅速的來到了一個小村落裡,在一扇破舊的大門前停住。

「有天。」俊秀伸手敲了敲門。

很快便有人從裡面將門打開,有天帶著微笑看著俊秀。

「我就知道今晚你一定會來。」

兩人進了屋,有天點著了一盞燈,之後便坐到了俊秀的旁邊。這一個月來俊秀常常來這裡找有天,告訴有天關於在中的情況,所以兩人的關係也近了許多。

「明天就是各山莊來朝賀的日子了,我和正洙哥會把在中哥從莊裡帶出來的,從村裡到冥莊的那條路上不是有個小樹林嗎?你就在樹林外的那個路口等著我們,記得準備一輛馬車,從那你們可以直接到城裡,然後走到官道上,這樣能快點離開冥莊的勢力範圍。」俊秀說道。

「我知道了,你放心吧,這一路上也有不少我們煙雨閣的分堂,只要在中能出了冥莊,一切都沒有問題。」有天自信的說。

「那你不如現在就從分堂調一些人手來,這樣也安全一點。」俊秀提議道。

「你以為我不想嗎?」有天苦笑著搖了搖頭「鄭允浩已經派人將我在這裡的分堂都監視了起來,只要我一去他就會發現,這樣反而不好。」

「允浩並沒有對你下追捕令,我還以為……」

「你以為什麼?」有天笑了笑「他不下追捕令不代表他不在意我的存在,他只不過是想暫時穩住在中罷了,你以為冥莊莊主是那麼好對付的嗎?」

「我從來沒想過有一天會對付允浩哥,畢竟當年是他從大街上將我和在中哥,希澈哥領回去的,他對我們一直很好,這次如果不是為了在中哥……」俊秀低下頭,嘆了一口氣。

「別想那麼多了,明天,你和我們一起走吧。」有天認真的說。

「我……和你們一起?」俊秀不確定的反問。

「是啊,一路上在中也需要人照顧,更何況讓你一個人面對鄭允浩我也不放心,在中也不會放心的。上一次他打了你,這一次你幫在中逃走他還不知道會怎樣,所以,我們一起走。」有天說道。

「正洙哥會和你們一起走的,他會照顧好在中哥,我…還是……」

「你也和我們一起走。」有天的口氣很堅決「我想在中也不會想讓你再留在冥莊的,所以,走吧。再說,這一路上鄭允浩一定會派人追捕,在中現在武功盡失,那個正洙哥不是也不會武功嗎?我一個會應付不來的。」

「我……」俊秀看著有天,猶豫著不敢答應。這些天和有天相處,讓他對有天產生了一種絕對不該有的感情。他好像喜歡上有天了,可他知道有天是在中哥的,有天的心裡也只有在中哥,這種情況下讓他和他們一起走,他怕他會控制不了自己的感情。

「怎麼了?這有什麼可猶豫的?跟我們走不好嗎?」有天不解的看著俊秀。

「不是,只是在我從小住在冥莊,這兒就像我的家一樣,所以……」

「以後煙雨閣就是你的家,你是在中的弟弟就是我的弟弟,我和在中都會照顧你的。」有天的臉上帶著溫柔的笑。

「什麼呀,你和我差不多大的,還想當我哥,美的你!」俊秀白了有天一眼。

「誰讓你總是長不大的樣子。」有天捏了捏俊秀的小臉。

俊秀笑著閃躲,默認了要和他們一起走的事,但眼中卻不時閃著憂慮。

有天,其實我真正怕的是,再和你在一起我會越來越喜歡你,越來越捨不得你,到那時候,我該怎麼辦?

 

 

冥莊,在中的廂房內,允浩餵在中吃完藥後並沒有像往常一樣離去,而是眼神複雜的看著在中。

明天就是各山莊來朝賀的日子,明天他會很忙,可能沒有時間來看在中,這令他感到很不安。他知道在中還沒有原諒他,所以他不確定在中有沒有逃跑的念頭,如果有,明天無疑是個好機會,雖然在中現在沒了武功,身體也很虛弱,但如果要逃出冥莊不是沒有可能。

瞥了一眼自己剛才拿來的箱子,允浩心裡五味陳雜。那個箱子裡裝的是一條鐵鍊,跟他上次鎖在中用的鏈子差不多。他知道他不該這樣的,這樣會讓在中更難原諒他,可他沒有辦法,他真的好怕。

「在中啊。」允浩打開箱子將鐵鍊拿了出來,低低的叫了在中一聲,不敢直視在中的眼睛。

在中看著允浩手中的鐵鍊就知道他要做什麼,在心底冷冷一笑,本就冰封的心凍的更堅固了。

「不放心嗎?」在中冷冷的開口「想鎖就鎖吧,對一個玩偶你還客氣什麼呢?」

「在中,對不起。」允浩說著,還是將鐵鍊鎖到了在中的腰上,另一邊鎖在床頭,然後伸手將在中攬進了懷中「對不起,對不起,就明天一天,到了明天晚上我就會把這個解開的,我只是怕你走了,你不要怪我。」允浩的眼中含著淚。

我從來沒怪過你,我只是恨你!在中在心底說道,眼中似結了一層薄冰。

鄭允浩永遠都是鄭允浩,不會真正的在乎他,只不過把他當成一個私有物品一樣。說什麼愛上他了,那都是騙人的!沒有人會把自己所愛的人像狗一樣栓起來,至少有天不會這樣對他,這種事大概只有這個唯我獨尊的冥莊莊主幹的出來!

 

輕輕的從允浩的懷中掙脫出來,在中淡淡的瞄了一眼允浩道:「我可以睡了嗎?」意思很明顯,就是你可以走了。

「在中,今晚我陪你好不好?」允浩摟住了在中。

「隨你。」在中冷冷的吐出兩個字。反正明天他就要走了,不管鄭允浩要對他做什麼,都是最後一次了。

允浩擁著在中躺在床上,將在中緊緊的摟在懷裡「我只是抱著你睡而已,我不會傷害你的。」

在中不語,只是將眼睛閉了起來。

允浩看著在中仍帶著病容的臉,心裡一抽一抽的疼。剛才在中眼裡的寒意他不是沒看到,他知道今晚他這樣做讓在中的心更遠離他了,可他不想冒險,所以,他只能把在中鎖起來,這也是他能想到的唯一的辦法。他知道他很笨,也知道這個方法很蠢,很不好,但他只能這麼做。

「在中,能不能答應我,永遠別離開。」允浩在在中的耳邊低聲的說。

在中的睫毛顫動了一下,但仍舊閉著眼睛,似乎已經睡著了,但允浩的話他一字不漏的聽見了。

鄭允浩,在你的身邊,我活不下去!

 

 

第二天天還沒亮,冥莊上下就開始忙碌起來。允浩早早的離開了在中的廂房,去準備各項事宜,臨走前還派了四個人守在在中的房外,生怕出什麼事故,其實就是擔心在中會逃走。

正洙像平常一樣來到在中的廂房,因為他是大夫,允浩臨走前吩咐過守門的人放他進去,所以,正洙很輕鬆的就進到了房內。

「在中。」正洙走進內室,來到床邊,看見在中身上的鐵鍊後眼中帶著驚訝「這是……」

「他怕我跑了,所以為我特別準備了這個。」在中的嘴角勾起一抹冷笑「他認為這樣我就跑不了了。」

正洙看著在中嘆了一口氣。沒想到允浩在最後關頭還往在中心裡插了一刀。

「現在我們只能等俊秀了,只有讓他先傳一些功力給你,你才能吃涎龍草,否則是沒有用的。」

「就怕俊秀來不了。」在中垂下了眼眸「我擔心他會被監視。」

「你就放心吧,他一定會來的。」正洙拍了拍在中的肩讓他安心。

就在這時,門外傳來了異動。正洙剛要去看看,就見俊秀走了進來,頭上還冒著汗,門外的四個守衛被點住了穴道,不能動也不能喊。昨晚有天猜到了允浩可能會讓人看住俊秀和在中,於是教給他一套獨門的點穴手法,所幸俊秀學的快,今天正好派上了用場。

「在中哥!」俊秀一進門就奔向床邊,緊緊的抱住了他。自從出事那天晚上之後,他就再沒見過在中,心裡的思念與擔心在這一刻爆發。

「好了,我們先離開,以後有的是時間。」看見了俊秀,在中的臉上浮出一絲暖暖的笑意。

「嗯。」俊秀點了點頭放開了在中,目光一掃便看到了在中身上的鐵鍊「哥,允浩哥居然把你鎖起來,太過分了!」說著,俊秀便準備將鐵鍊震斷。

「等等!」在中阻止了俊秀「我想自己來,正好也可以試試涎龍草的功效。」在中的目光看向了正洙。

「俊秀,你快傳一些功力到在中身上,一成就可以,不用太多。」正洙吩咐道。

「知道了。」俊秀點了點頭。

 

在中和俊秀兩人盤膝而坐,雙掌相對,俊秀將自己的功力不斷的傳給在中,約摸一盞茶的工夫之後,兩人同時收功,正洙急忙將用涎龍草製成的藥丸遞給在中,讓他吃了下去。然後,俊秀又運功幫在中催化藥性,在中只覺的原本虛無的丹田開始有真氣凝聚,渾身充滿了力量,那種感覺好像他的武功真的恢復了一樣。

「在中哥,你感覺怎麼樣?」俊秀不確定的問。

在中不語,只是將手放在了腰間,握住了鎖住他的鐵鍊,試著運功一拉,鐵鍊應聲而斷。

「正洙哥,真的有用!」在中的臉上滿是喜悅,久違的神采在眼中綻放,笑看著正洙。

看著在中臉上那久違的笑,正洙感到一絲欣慰。看來幫在中離開是對的。

「在中,這個是涎龍草的解藥,如果你一旦感到身體不適立刻服下去。因為一直運功會縮短毒發的時間,所以其實涎龍草的藥性維持不了兩個時辰,這些你一定要記住。」正洙說著將解藥給了在中。

「我明白了,再說不是還有哥嘛。」在中邊說邊將藥接了過來,然後穿好衣服下了床「俊秀,正洙哥,我們走吧。」

俊秀和正洙點了點頭,三人一起出了房門向東邊的圍牆走去。一路上三人小心謹慎,生怕被人發現,就在三人快要到達目的地時,迎面走過來一個人,三人急忙閃到一旁的花叢中,所幸那人並沒有注意到他們,向著廚房的方向走去了。

在中看著那人的背影覺的出奇的熟悉,但卻想不起在哪裡見過他,按說如果是莊裡的人他應該都認識,可剛才那個人的臉卻讓他覺的陌生,雖然只是匆匆一瞥,但他確定他沒有見過。

「在中,我們走吧。」正洙推了推在中,讓他回過神來。

「好。」在中點了點頭

三人一起越過了圍牆,出了冥莊,然後俊秀便帶著在中和正洙往與有天約定的地點走。

 

一路上,在中的腦中不停的想著剛才他看到的那個人,心裡隱隱有一種不安的感覺。他覺的他應該認識那個人,可那張臉他卻覺的完全陌生。今天是各山莊來朝賀的日子,有陌生人出現也正常,但那個人無論是身形還是背影都讓他覺的熟悉,為什麼偏偏那張臉讓他陌生?除非……他帶了人皮面具!

在中的腦中靈光一閃,一個名字在腦中乍現。

是他!是他!!是他!!!

在中停下了腳步,僵直了身子,眼中滿是恐懼。憑那個人的身手是傷不了允浩的,但他既然敢來冥莊,就說明他有十足的把握,現在允浩在明,他在暗,這種情況太不利了!

「哥,怎麼不走了?我們馬上就可以見到有天了。」俊秀見在中停了下來,不解的看著他。

「我要回去,我要回去。」在中低喃。

「在中,你胡說什麼!現在你怎麼能回去!」正洙皺起了眉。

「你們不明白,允浩他有危險!」在中說完也不管正洙和俊秀,飛快的往回跑。

「這……這是怎麼回事?」俊秀愣住了。

「沒時間了,我去追在中,你快去通知朴有天!」正洙說完便丟下俊秀追著在中而去。

「哎……」俊秀還來不及說什麼,正洙已跑遠了。

無奈的嘆了口氣,俊秀愣愣的看著在中離去的方向。

在中哥, 為什麼在這個時候你要回頭?

 

冥莊的大堂內,此刻所有的人都癱軟在地上,允浩坐在主位上,努力支撐著自己的身體才不至於使自己倒下,一旁的昌珉則倒在地上動彈不得。

「你到底是誰?」允浩看著站在大堂中央,一身僕人打扮的人,眼中射出寒光。

他真沒想到,在今天十七個山莊的莊主來向他朝賀之時居然會有人敢暗算他們而且成功的對他們全下了毒,他真是太大意了!

那人笑了笑,眼中透著陰戾。正是在中在逃走時看到的那個人。

「鄭莊主這麼快就把我忘了嗎?」那人說著揭下了臉上的人皮面具,露出了本來的面目。

「崔、東、旭!」允浩咬牙切齒的叫出了那人的名字。這些天他一直都在追捕崔東旭,沒想到今天反被他暗算了。

「鄭莊主,沒想到吧?再見到我時會是這樣的情景。」崔東旭的臉上帶著得意的笑「冥莊真是越來越不濟,連燃的檀香被換成了噬骨香都不知道,我看這冥莊的莊主是該換人了。」

允浩不語,只是皺了皺眉。今天他的腦子裡一直掛念著在中,根本就沒有心思去想其它的,所以,空氣中燃的香味道不對他根本就沒有發覺。

「崔東旭,你想怎麼樣?!」允浩眯起了眼睛。

「我想怎麼樣?」崔東旭冷笑了一聲「你說呢?你滅了我的飛雲莊,毀了我的一切,你說我想怎麼樣?!」崔東旭的眼中滿是恨意「鄭允浩,你要是聰明的話就乖乖的爬到我的腳下給我磕三個響頭,我還能讓你死的痛快點,不然的話……」崔東旭的眼中盡是陰毒「我就讓你生不如死!」

「哈!」允浩笑了一下「想讓我求你?你真是做夢!我今天栽在你的手裡是我運氣不好,你要殺就殺,至於其它的,你想也別想!」

「你挺有骨氣嘛。」崔東旭似是贊許的點了點頭「不知道金在中是不是也這麼有骨氣。」

聽到崔東旭提到在中的名字,允浩的眼中閃過一絲驚慌。

允浩的驚慌並沒有逃過崔東旭的眼睛,崔東旭冷冷的勾起了嘴角。

「如果我沒有猜錯,金在中就在冥莊內,說真的,我還真有點想他了呢。」崔東旭的臉上露出淫笑。

「你要是敢碰在中,我做鬼也不會放過你的!」允浩怒瞪著崔東旭。

「放心,我不碰他。」崔東旭掃視了一下癱在地上的各山莊莊主「我準備給大家一個機會,當初我有難時你們袖手旁觀,現在我大人有大量,一會兒我把金在中帶到這裡,我會一個一個的給你們解藥,讓你們上他,誰能讓他叫的最大聲最淒慘,我就饒誰一命,怎麼樣,不錯吧?」

「好好!只要崔莊主能放了我們,我們什麼都願意的!」

「沒錯沒錯,我們一定盡力的。」

………

 

崔東旭的話剛話完,大堂裡便有一片人回應。

「崔東旭,你這個混蛋!」眼前的狀況讓允浩整顆心都揪了起來。早上他離開時是將在中用鐵鍊鎖在房裡的,如果崔東旭去找一定可以輕易的找到在中,在中現在武功盡失又病著,根本沒有反抗能力,要是崔東旭真這麼做……他簡直不敢想像。

「不想讓我這麼對他的話就聽我的,從上面爬下來好好求求我,我可以考慮放過他一次。」崔東旭漫不經心的說。

允浩此刻一臉的陰沉,他是寧願死也不想在崔東旭面前低頭的,可是在中呢?在中該怎麼辦?他不能讓在中受那樣的折磨啊!在心底長嘆一聲,允浩露出一絲苦笑,努力的撐起了身子從椅子上滑了下來,趴跪在地上。現在他只能用這種方法去保護在中了。

「哥!不要!」昌珉見允浩真的要按崔東旭的話去做急忙開口阻止「在中哥現在已經不在莊裡了!我敢肯定!」

「你說什麼?」允浩驚訝的看著昌珉。

「我們早就商量好要在今天幫他逃走了,我們約定如果有什麼麻煩正洙哥會來找我,可正洙哥現在還沒來,只能說明他們已經出了莊,和朴有天一起離開了。」眼前這種情況昌珉不得不說出實情,他知道今天他們在劫難逃,崔東旭是不會放過他們的,他不想讓允浩在死前連尊嚴都丟掉。

「他走了。」允浩的眼睛一下子變的灰暗無光。原來在中果然是想在今天逃走,原來他果然還是想離開他「他走的好。」允浩緩緩的勾起了嘴角,露出一抹略帶淒涼的笑然後抬起頭看著崔東旭「你威脅不了我了!」

崔東旭的眼中滿是怒火,面容都有些扭曲,大步上前走到允浩身邊,一腳將允浩踢飛出去,允浩重重的摔在了大堂的中央,口中溢出了鮮血。

「允浩哥!」看著允浩被崔東旭所傷,昌珉忍不住驚叫了一聲。

「鄭允浩,你很傲嘛。」崔東旭走到允浩的身邊,一腳踩在允浩的頭上,手裡拿著一條長長的鞭子「我看你能傲到幾時!我要用鞭子一下一下的抽死你,我會幫你數著,看你能挨多少下,如果受不了了你可以求我,我可以考慮給你換一個更痛快的死法!」

崔東旭說完退後幾步抬手就是一鞭,鞭子帶著破風的聲音呼嘯而至,背後立刻傳來一陣火辣辣的痛感,允浩皺了一下眉,硬忍著沒有叫出聲。第二鞭緊接而致,打在與第一鞭完全相同的位置,允浩痛的握緊了拳頭,但依舊一聲不出。崔東旭掄起鞭子,仍舊準備打在相同的位置,但就在這時,崔東旭感到一股殺氣急速而至,本能的一閃,一把匕首堪堪貼著他的耳邊飛過。

崔東旭一驚,急忙看向匕首的來源處。

一抹純白的身影立在門外,依舊維持著射匕首時的動作,眼中帶著絕然的傲氣,面容是傾國的美。

「在中?!」允浩不敢相信的看著門外的在中。剛才的匕首絕對是用了內力射出的,可在中的武功明明已經被他廢了,而且現在大堂內滿是噬骨香的味道,噬骨香只對有內力的人起作用,如果在中恢復了武功,沒有理由不受影響的,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金在中?」崔東旭也頗感意外的看著在中,隨即臉上浮出陰狠的笑「不用我找你,你倒自己送上門來了,是不是捨不得鄭允浩?」崔東旭說著隨手抽了允浩一鞭。

「在中!你快走!不要管我!」雖然不清楚在中到底是怎麼回事,但就算在中恢復了武功,也不怕噬骨香,但在中現在的身體還很虛弱,如果和崔東旭動手絕佔不了便宜。想到這裡,允浩就覺的心急如焚。

 

在中並不理會允浩,一步一步的走進大堂,站在了崔東旭的面前。

「崔東旭,你撒野也不先選選地方,這兒可是冥莊!」在中的眼中透著寒光。

他本來以為是自己太過擔心,但沒想到當他跑到冥莊的大堂外時,居然看到一屋子的人全倒在地上,連允浩也不例外。不過一開始他並沒有想暴露自己,只是靜待局事的發展,因為以他現在的狀況和崔東旭交手沒有十足的把握,他本想等正洙哥和俊秀來了以後再做打算,可當他看到允浩被崔東旭鞭打時,他的身體根本不聽使喚,本能的出手了。在射匕首的時候他聞到了大堂內有噬骨香的味道,他本來以為他也會中毒,但沒想到噬骨香似乎對他不起作用,大概是因為他的功力是靠藥物維持的原因吧。

「冥莊又怎麼樣?」崔東旭笑了笑,眼中明顯的露出鄙夷「現在冥莊裡能站著的也就你一個人吧?不過可惜,你能救的了誰呢?你連你自己也救不了!噬骨香對你不起作用,只能說明你沒有武功。」崔東旭的臉上盡是得意。

「是嗎?」在中冷冷勾了勾嘴角,毫無預兆的向崔東旭攻出一掌,掌風淩厲狠辣。

崔東旭大吃一驚,沒敢硬接在中這一掌,而是閃身躲了過去,兩人一個錯身,在中便站在了允浩的身邊。隨即在中蹲下了身子,手探到允浩的腰間,將允浩纏在腰上的軟劍抽了出來。

「你總喜歡小看我,所以,你總會栽在我的手裡,兩年前你丟了飛雲莊卻還沒學會教訓,這一次,你怕是再沒機會了。」在中的眼中透出殺意。

「金在中,你不用嚇唬我,就算你恢復了武功,你我交手你也不一定穩贏,你以為我會怕你嗎?」崔東旭挑挑眉「更何況,你要顧的不只你自己!」崔東旭說完,突然一劍刺向了地上的允浩。

在中一驚,沒想到崔東旭會玩這一手,急忙將崔東旭的劍擋開,隨即兩人打在了一起。

「崔東旭,你真是卑鄙!」在中邊打邊沉聲罵道。

「那當年你對我玩的手段也不光明吧!」崔東旭反唇相譏。

兩人一來一回,已過了十幾招。

允浩在一旁緊張的看著兩人。看著在中與崔東旭打鬥,允浩忽然覺的在中似乎回到了五年前的樣子,那個冷傲的冥莊第一殺手。

腦中忽然想起了很多五年前的事情,允浩猛然發覺,這樣的在中才是最美的。而他卻親手將他的美毀了。

在中,在中,你回來救我,是不是代表你還在乎我,是不是代表你可以原諒我?

 

正在這時,正洙從門外跑了進來。他是一路追著在中回來的,他本以為是在中太多心,但沒想到允浩真的出了事,幸好在中回來了,不然冥莊恐怕就真的毀了。

小心的繞過正打的難分難解的兩人,正洙急忙來到允浩身邊,將一個藥丸塞進了允浩的嘴裡。

「含著這個,可以抵抗各種迷香,我現在馬上幫你將體內的毒逼出來。」正洙說著拿出了幾根銀針刺入了允浩的體內。

「正洙哥,在中到底是怎麼回事?他怎麼會恢復武功?」允浩不解的問。

「現在沒時間跟你解釋,你快凝神運氣,將毒逼向我用銀針丨刺入的地方。在中他撐不了多久的。」正洙急道。

允浩聽後心裡一震,不再發問,專心的開始逼毒。正洙趁著允浩逼毒的時候,又用同樣的方法幫昌珉逼毒。

就這會功夫,在中與崔東旭已戰了上百回合。在中已漸漸感覺力不從心。以藥維持的功力畢竟不能與原來的相比,在中只覺的有時真氣會續接不上,沒辦法將每一招發揮到極致。

崔東旭也漸漸發現了在中的這個弱點,處處對他進行壓制,慢慢的佔了上風。

「金在中,看來你不行了,今天你和鄭允浩都要死!」崔東旭說著,看準在中的一個空檔,一腳踢中在中的小腹,將在中踢飛出去。

「啊——!」在中不由的慘叫一聲,身子騰空而起,血從口中噴湧而出。

「在中!」

逼毒逼到一半的允浩顧不上走火入魔的危險,強行運功起身接住了在中,將在中抱在懷中。同時允浩感到體內氣血上湧,差點吐出血來。

「正洙哥,照顧好在中。」允浩將在中手中的劍接了過來,將他推給了正洙。目光一沉,一劍刺向了崔東旭。

崔東旭萬萬沒有想到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允浩竟能將毒逼出,要跑已是來不及了,只得硬著頭皮迎戰。

「在中,你沒事吧?」正洙此刻扶著在中,一臉擔心的看著他。

在中不語,看了一眼與崔東旭打鬥的允浩,確定允浩絕對能勝過崔東旭後,緩緩說道:「正洙哥,我們快走。」

「走?現在?」正洙驚訝的看著在中。

「他可以應付了,我們現在不走,一會兒還走的了嗎?」在中的眼中滿是堅決「我一定要離開。」

「可是你現在受了傷,我怕……」

「不會有事的,哥,我們快走吧。」在中說著就要向門外走,正洙無奈,只得由著他。

「在中哥!」昌珉忽然叫住了在中「允浩哥他……」

「一會兒幫我攔住他,拜託了,昌珉。」在中說完便和正洙一起走出了門外。

 

允浩正與崔東旭戰到緊要關頭,看到在中和正洙一起離開,不由的心頭一緊。他知道在中是要離開冥莊,他本想立刻阻攔,但一想到崔東旭三番四次的暗算他和在中,如果不儘快除掉,實在是個心腹大患,所以便忍了下來。

「昌珉!快去攔住在中!」允浩邊打邊沖昌珉喊。

昌珉看著允浩,卻沒有動作。在中哥和允浩哥走到今天已經不可能回到從前了,對於在中哥來說,只有離開冥莊,離開允浩哥他才能讓自己解脫,而他希望在中哥能幸福。

眼見昌珉不聽他的命令,允浩的心裡更著急。劍不由的舞的更快更淩利了。崔東旭已有些招架不住,招式開始變的淩亂起來,允浩見狀更是步步緊逼,看準空檔一劍刺向崔東旭的胸口,崔東旭急忙閃躲,但劍還是刺傷了他,緊接著,允浩手腕轉動,劍如靈蛇般閃過,血光頓現,崔東旭的手筋腳筋已被挑斷,整個人癱在了地上。

允浩冷冷的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崔東旭便迅速的向門外跑去,他必須去把在中追回來。

「哥!」昌珉擋在了允浩的面前「你就讓在中哥走吧,強留下他又有什麼意義呢?如果你真的愛他,就該讓他走!」

「讓開!」允浩沉下了臉。

「為什麼不放手?你這樣只會讓在中哥痛苦,你難道……」

「我讓你讓開!」允浩說著一掌拍向昌珉將他逼開,然後衝出了大堂「把崔東旭給我淩遲!」允浩跑出去後留下了這句話。

昌珉看著允浩的背影,無奈的嘆了一口氣。

在中哥,對不起,這一次我沒能幫的了你。

 

 

 

 

 

    文章標籤

    允在 豆花 YJ 替身玩偶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