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鄭允浩你可真行啊!不愧是當代第一大作家,竟然用阿貓阿狗的角色來對付我?而且是真的阿貓阿狗!」金在中坐在賓館自己的房間裡,酒鬼似的拿著瓶子伴著7、8隻小貓小狗坐在客廳花色地毯上怒吼。

當他決定聽那個男人的,連和陌生人對視都沒有的閃回房間後,門鈴響起,想著萬一是他母親一進來就給他一個耳光然後指著他罵他勾引自己的兒子,自己該怎麼捂著臉含著閃閃的淚光做小媳婦樣然後等允浩知道真相後奔過來溫柔的安慰他……呃……

他想確定自己的腦子還留有一絲正常的時候門前出現的是吉娃娃、哈士奇、博美、熊……不對,是鬆獅,等看著這一群狗狗衝進來把他包圍住之後,又看到一個美女站在自己面前對自己燦爛地笑。

這個鄭允浩還是很懂得給人家活動空間的嘛!

結果幾個美女一彎腰撿起籃子裡放著各種色調的波斯貓往他臉上推去……

轉眼間美女們消失,而動物園就在身後。這種感覺,更寂寞了……

 

可憐的貓貓狗狗不但沒有感覺到這個男人身上發出的幽怨黑氣,都一個勁蹭著他。

金在中原本想要燉鍋“貓狗雜燴”的心逐漸變小,可一想到這群貓狗是鄭允浩怕他“會寂寞”而找來對付他的,腦門子就開始充氣!

「咕嚕咕嚕!」一口氣將手中的優酪乳喝完,那隻舔著他的手正HIGH的白貓咪感到了頭頂的“強烈”注視,抬起小腦袋對他叫,樣子很像獻殷勤,某男嘴角不自然抽動,甩開瓶子一把抓起貓咪!心裡一陣激烈鬥爭後,泄了氣般道:

「先給你們洗個澡……」

 

 

浴室裡響起了某男嘴裡不著調的情歌,把剛洗完的那隻貓放在浴缸旁的馬桶蓋上用毛巾揉著起勁,看擦得差不多了就拿掉了毛巾,小貓突然抖了他一身水,氣的在中嘴裡罵咧咧的,卻突然有一隻手摸著——哦不,是擦著他的臉……

感到那股熟悉的溫柔,金在中突然漲紅了臉,不得已轉開臉。

「請你喝咖啡?」

「——?!」 眼神:是你?!

丹尼爾看著他極具傳達能力的眼神笑了,點頭:

「對不起,但是我敲過門了。」

「………」翻白眼:汗死!我忘記關門……

「你不會真的聽鄭的話,不跟任何人說話吧?」丹尼爾溫雅的目光能融化所有他能觸及到的冰山。

金在中不是冰山,相反倒更像是火山,丹尼爾的溫柔和那個人如此像,他多少有種莫名的……愛屋及烏。

 

於是金在中搖著雙手帶起無數白色泡沫,極力否認這有辱自己威嚴的疑問,道:

「當然不是啦老兄……呃……我就是很震驚你中文講這麼好哈哈……」

丹尼爾鬆了口氣似的看他,抬手揉了揉他的頭:

「謝謝你,不過中文好難,是我在7門語言中最差的了。」

「你會7種語音?!天哪!等等,我一共有幾根手指來著?——天哪!」看著眼前的十根修長手指,又崇拜的看向丹尼爾溫柔的臉。

丹尼爾照著金在中的嘴親了一下,真摯的稱讚:

「你真可愛,怪不得鄭很喜歡你。」

「呵呵呵呵……老兄你剛親了哪裡……」某人臉已經黑了,這個傢夥不但眼睛、笑容像鄭允浩外,就連突然襲擊也很像!甚至丹尼爾更厲害一些,因為鄭允浩也只是逼近卻不實施,而這個叫丹尼爾的……

老子就這麼受男人們歡迎嗎……

「我也很喜歡你,在中,可以陪我喝杯咖啡嗎?」丹尼爾萬人迷的笑容展現,閃爍著刺眼的光芒。

你看,我剛說什麼來著……

 

「不可以。」鄭允浩陰著臉出現在浴室門口。

我剛才說,我怎麼就這麼受男人們的歡迎呢……

「鄭,要不要一起?」丹尼爾笑的無辜而鎮定,看起來十分高桿。

「丹尼爾,不要做讓我們之間不愉快的傻事,你知道的,我從不對自己的親人動手,但如果你想跟我搶我的人,就要做好準備承擔一切後果。」

就在剛才丹尼爾的嘴碰到在中的一刹那,鄭允浩以為自己就要失去理智,事實上他在那一秒的確有殺人的衝動,但他很清楚丹尼爾想要跟他爭一切的心理。

他一直不屑他這個哥哥幼稚的做法,所以在爭搶中,勝敗的結果往往是一半一半,實際上是他更佔上風,因為他的態度始終不屑。

但是現在不同了,金在中會成為這一半勝一半敗中的哪一部分?……

他不能掉以輕心了,就在剛剛丹尼爾突襲在中之後開始。

他頭一次有些後怕,是因為不確定金在中的心到底有沒有屬於自己還是……丹尼爾已經看出金在中就是他的弱點?……

還有一件事令他更加不安……那件事就是昌珉剛剛把他叫出去談的,很棘手。

 

鄭允浩表面平靜,卻失去了往日持有的笑容,金在中聽到他說的其中兩個字,有些懵了,問道:

「親人?你們是兄弟??」

「他是我同母異父的弟弟。」丹尼爾講到。

「怪不得。」優秀的地方一樣,耍賴的地方也神似……

鄭允浩走過去將人拉起:

「你住到我那裡吧。」

「啊??」還想繼續玩壓滅爹啊?!金在中下意識的咽了下口水,乾巴巴望著允浩下巴帥氣的弧線。

「鄭,這恐怕不好。」丹尼爾終於嚴肅起來看他,「你要在那些媒體眼皮底下和其中一個候選人住在一個套房嗎?」

「咳……我也覺得不太好哦~偶像大人。」

鄭允浩突然意外的看著金在中,沉默了片刻,眸子裡閃出一絲彷徨:

「你不想和我在一起?」

金在中捂額:

「你兄弟倆這西方的表達方式我這東方龍真的吃不消……呃,你問的太直接了,容我稍後作答。你,小丹同學,向後轉!在不撞牆的情況下尋找出口然後毫不猶豫的衝出門去之後自由活動……至於你,大作家我有事要問清楚,你留下等待下一步指示。」

丹尼爾上前兩步,在鄭允浩眼前又一次突襲了在中,這回是熱烈擁抱。而後看著允浩隱怒中夾雜著那熟悉的只有他能感到的殺氣眼眸笑了笑。

丹尼爾面向金在中,將右手放在左胸口處,紳士的點頭,轉身瀟灑的離開了。

 

「好奇怪,不是嗎金在中。」鄭允浩有些氣結的盯著某被人熱情過頭而愣在那裡的人。

雖然他也有話要說,不過還是問了句:

「什麼奇怪?」

鄭允浩繞開被到處閒逛的貓狗弄得濕漉漉的地面,坐到沙發上,優雅的搭著腿看著他:

「你不是一直討厭同性戀、排斥同性曖昧行為嗎?好像對丹尼爾比較例外。」

生氣啦?不過怎麼感覺那麼爽呢……

這可不好啊金在中,打量鄭允浩這一副臭臭的表情,忍不住感嘆——老子是同性戀怎麼了?!老子釣到了不是同性戀也釣不到的大魚!你們羡慕吧?嫉妒吧?想打我吧?哎~~打不著,就是打不著~~~

「怎麼不說話?」鄭允浩關切的聲音嚇了胡思亂想得意非凡的金在中一跳。

見金在中走神,允浩只是溺寵的笑了笑,再也不提剛才的事。

「對了,頒獎典禮之前還有兩天,怎麼安排的?」說到正經的金在中也不再是粗神經的樣子。

他現在就連對鄭允浩犯花癡都幾乎是隨時的了,怎麼可能會對另一個男人動心呢?

都說越大的作家越敏感真是一點兒沒錯……雖然也很不爽自己這麼快被掰彎,不過誰讓對方是他崇拜了那麼久的偶像大人,又是那麼一個萬人迷的性格和完美長相呢?

這可是誰都釣不到的大魚!你們嫉妒吧?羡慕吧?氣死你們~~老子釣到了你們釣不到的大魚~~~哎你們打不著老子~打不著~~~

「之後有個候選人發言就沒事了。在中?又怎麼了,從剛才開始就發呆。」鄭允浩站起身來重新打量他,表情有點兒怪。

 

金在中可不想讓他聽了自己的想法到時候瞎臭美,急中生智,對走到眼前握住自己胳膊的人嚴肅道:

「我有話要問你。」

鄭允浩先是一怔,道:

「你要問什麼?」

「你是不是有事瞞著我?」這回的眼神夠男人。

「你指昌珉找我單談那件事?」精明如鄭允浩。

金在中做努力回憶狀,好看的食指敲著雪白的下巴:

「嗯……我聽見他在你耳邊說的“那件事”了,怎麼樣——招了吧!」

允浩並沒有躲避或岔開話題,因為他一向會對愛的人坦誠,幾乎是不假思索的回答:

「現在還不能讓你知道。」

「哈!哈!哈!——注意我的笑聲,這屬於乾笑。」

金在中極為不爽的指著自己的嗓子眼看了允浩一眼,轉身走了兩步,痞痞的靠在牆上,十分暴力十分黃的扯出一個壞笑,「要老子嚴刑逼供不成?」

鄭允浩還站在原地,手放在褲兜裡,襯衫領口鬆開兩個扣,淡褐色的短髮,鷹一般的星眸像極淡的銀河系,遼闊無邊,魅力無限。如果丹尼爾是個紳士,鄭允浩則有更多的耀眼的光環,來自更加睿智,更加成功,更加自信,更加圓滑……

看金在中眼中沒有怒意,允浩有些放心下來,笑著打趣道:

「如果是你親自逼供,也未必是件壞事。」嘆氣,「可能丹尼爾這方面比我更傑出,你適合更激進更刺激的手段也說不定?」

「怎麼突然有種苗頭又重新指向我的感覺?老大你要幹嘛——壓滅爹~~~~~!」

 

眼前畫面:

鄭允浩大人解開皮帶,看不見眼的臉上只有一張得逞而獰笑的嘴。某男渾身赤裸,曖昧斑點,紅暈蔓延,跪趴在打著白光的展示臺上,腰肢被死死捏住並不斷拉向鄭允浩,臀部白汁氾濫,一次次撞到鄭允浩腹前,全全沒入!白白嫩嫩的某男雙眼掛著豆大淚珠,每撞一下就點流成線劃下臉頰……倆人機械到某男最後一聲淒慘無比、舒爽至極的「壓滅爹~~~~~~~~」聲時——畫面停止。

最後鏡頭特寫:某男情欲未退的、癡狂的、享受的小受表情與定格在空中的晶瑩的淚珠……

 

金在中淒慘無比的抱頭在被鄭允浩覆蓋住的陰暗角落裡縮小、縮小……

「壓滅爹——壓~~滅~爹~~~~~~~~~!」

 

 

 

 

 

 

 

 

【第二十四章】

 

金在中睜開眼聽到的第一句話就是鄭允浩在他耳邊輕喚的那三個字,他用一副懵懵懂懂的樣子混了過去,還恬不知恥的眨眼說沒聽到再說一遍。

在他上方的男人輕笑著,讓在中感到了他的萬般溺寵:

「我愛你。」聲音完全脫離了剛才因為剛睡醒而含糊不行的告白,清晰的傳給在中。

眨眼,再眨眼,伸手摸摸允浩的胸口:

「你是怎麼樣做到的?!說出這種不害臊的話你的心跳還是這麼漫不經心的!」

允浩有些頭疼的翻身躺在完全不浪漫的男人身旁。有誰能夠想像得到他鄭允浩有生以來第一次告白竟然被說成“不害臊”和“漫不經心”?

「你呢?」

「我?」

金在中其實並不是不懂浪漫,只是身為一個典型的東方人,有著對愛情的矜持的表達方式和保守的語言形式,於是乎扯東扯西就怕對方問自己什麼「愛不愛我」之類的問題。

「你問我?我也差不多呵呵!」

允浩側身撐著腦袋看著他:

「我不想聽這個。」

「那你想聽什麼?」明知故問,失策失策……

允浩笑著剛要開口,門外有人敲門。金在中鬆一口氣,鄭允浩一動不動。

外邊又在敲門,金在中活動了一晚上懶得動,用胳膊蹭床邊的人:

「你去開門。」

對方有點兒詫異的看著自己:

「你確定?」

「確定什麼?原來鄭大作家不喜歡被人使喚啊。」

允浩果真赤身走下床去,套上西服褲就走了出去。

金在中躺在床上想了一下,突然翻起身衝向門口,同時大喊大叫起來:

「哎!你回來!這是我房間應該我開門——」

歇菜!玩完!

——這大清早的他金在中的房門是鄭允浩給打開的,這代表什麼無論站在門口的是誰都會猜到了吧?!

再看那張死魚臉的眼睛跟金魚眼似的瞪著他們倆——準確的說是瞪著金在中自己,沈昌珉是不敢這麼看自己師父的,況且他師父還知道穿條褲子出來,所以金在中現在的狀況是……

沈昌珉從一清早就開始到處找鄭允浩,丹尼爾說他在這個大眼猴房間裡過夜了,沈昌珉真的不喜歡這個傢夥,不提他總是害他師父勞神傷心,單提最近那件大事就更確定了大眼猴在自己心中的惡劣地位!

 

輕咳一聲,昌珉努力克制面部的僵硬:

「大人,該準備一下了。」

允浩嗯了聲,回頭看已經秒速消失又套著條花褲衩出現的露點男,眉頭一挑:

「我要過去準備了,你也抓緊時間——打點一下自己吧?」他的表情淡淡的,好像金在中穿得是正裝而不是惡搞的花褲衩子。

金在中心裡有點兒感激,忽略門口一臉好笑的打量他的沈昌珉對鄭允浩露出潔白的牙齒:

「知道了,我儘量低調點兒把風頭讓給你就是啦。」

允浩穿好遞來的外衣,聽了一笑。

沈昌珉翻翻白眼:

「等一會兒發言的時候看你怎麼哆嗦。」

金在中痞笑一聲,反駁道:

「我說死魚臉童鞋,你是不是該去看看腦科啊?人家說話你怎麼總喜歡插一句?小心以後被人第三者插足喲,不是我沒提醒你,人總是要受點兒報應才知道什麼是該插的什麼是不該插的。雖然我這動詞用的有點兒葷,不過對待死魚臉你算是恰到好處啦!」

沈昌珉哪聽人這麼罵過他?在允浩身邊也是地位極高的人物,多少人巴結不上他都要來個一哭二鬧,這大眼猴怎麼就這麼天不怕地不怕的?

這下可把他氣壞了,指著一臉欠扁的在中:

「你……你……」

「發言席見。」

允浩的臉有憋笑的跡象,率先走了出去。

沈昌珉見了臉一紅,苦澀的叫了聲大人,又殺氣十足的瞥了眼還在跳草裙舞扭著屁股臭自己的欠扁男,忙跟了出去。

 

 

 

——

全能作者大獎的候選人發言被主辦方安排在下午一點,金在中換了身清爽俊朗的行頭提早出現在失蹤好久的蜜月好友面前。

「老大,你跟鄭大人走得那麼近,他有沒有跟你說那個案子是怎麼回事啊?」俊秀上來就問,顯然是大新聞。

就連鄭允浩的親密好友朴有天都一臉疑惑的等著他解答。

金在中沒來得及反應:

「哪個案子?」

「就前天上了頭條說有人告密鄭大洗黑錢的事啊!現在傳的沸沸揚揚的,鄭大也不開個記者會壓壓,我和小親親都打算義務給他登個澄清聲明了,只要你一句話,哥們兒就開工!」俊秀仗義的摟摟在中的肩膀。

「他怎麼可能跟洗黑錢有關係?你們哪找的香港最八卦糜爛的婆娘低級雜誌看的?」這句話完全暴露了某男過分的“護內”行為,其本人還完全不自知的繼續道,「還有,小親親是誰?」

朴有天在旁邊對自己頑皮一眨眼,金在中大悟一番後翻白眼又繼續道:

「哪本雜誌寫的?我叫老朱整整他們。」

「《光合作用》。」

俊秀看在中聽到權威雜誌之首的名字沉吟一聲,表情突然肅穆起來,拉著在中站到一邊小聲道:

「他真的沒跟你說過這件事?」

在中搖頭。

「你應該知道……《光合作用》一向宗旨是有真憑實據才會登,而且覆蓋率相當大,所以說服力也相當高……據說刊登後的這兩天鄭大一直迴避記者,不光大獎賽延遲所有行程,就連有天去找他問都沒用,正好你來了……」俊秀的話停了停,又小心翼翼的說,「鄭大是黑道老大的可能性很大。」

有天也站了起來:

「Mr.鄭最近有怪怪的嗎?」

「有。」

金在中腦中閃過沈昌珉一臉神秘的湊在允浩耳邊說著“是那件事”的情景,還有鄭允浩拒絕告訴他那件事的內容。

但不管怎樣,他都不相信鄭允浩會幹什麼傷天害理的事情,所以他要等到發言會時,鑽個空問清楚。

心裡想著,手裡已經撥通了鄭允浩的私人電話,可剛接通又立刻掛斷了。金在中第一次緊鎖眉頭——對方再怎麼能包容自己的莽撞,也是個叱吒風雲的大人物……他應該很忙吧?想起沈昌珉說過的那些他為他做出的驚人舉動。

嘆口氣,還是等見了面再問吧。

坐在一旁的倆人看金在中搖著頭下定決心似的把手機關了。互相看一眼,心想這傢夥幹事終於知道什麼叫做有所顧忌了……

 

 

發言會前,鄭允浩連飯都忘了吃忙著搞定“那件事”,與那暗街裡的幫派頭頭又犯了一次衝突,略顯疲憊,因為這是頭一次對方用他的軟肋威脅他,也是頭一次他感到自己力不從心起來。

「師父,您剛才那麼說會讓對方有所察覺您對那個大眼猴的感情……」沈昌珉訂餐後對靠在皮椅上的人道。

「我不會讓他捲進來。」允浩指的是金在中,而此時這人的電話正好打了過來,允浩剛要接卻發現電話被掛斷。

訂餐送到了,昌珉一邊推著餐車一邊對正盯著手機的人道:

「我叫了中式菜,您下午事情多,吃這個比較頂飽。」

鄭允浩見再打過去對方已關機,莫名的升起幾分擔心,看都沒看那些美味一眼,問道:

「該去發言會了吧?」

「呃還早,夠吃頓飯的了。」

昌珉再次提議就餐,反正他是很難理解鄭允浩對食物依賴性為零的態度,因為他這方面是要相乘的。

允浩起身道:

「好,你現在唯一的任務就是吃飯,我出去一下。」

「可是我叫了兩人份!」見允浩已經拉開門走出去便大聲道。

允浩回身指著他劈頭道:

「不許浪費,回來檢查。」

昌珉當然知道師父是在體恤他,眼眶一濕看著那些美味:

「我一定不辜負您的愛心……」

 

而鄭允浩剛走到電梯內就撞見幾名準備去發言會的記者,於是幾張鋒利的嘴不斷想從他嘴裡套出有關“洗錢案”的真相。

「您對《光合作用》的報導有什麼看法?」

「請問您為什麼不反駁該雜誌的言論?是否洗錢案一事屬實?」

踏出電梯,允浩依然淡定自如,道:

「我只想保證一個人不受牽連,如我所想,這些污蔑倒不算什麼大事所以沒必要澄清,我總不能阻止養著萬戶人家的大雜誌從我這兒撈點油水養家糊口吧?」

不算大事?沒必要澄清?最後一句更是說得像對污蔑他的人多麼慷慨大方似的,器宇軒昂,不卑不亢。

鄭允浩輕易俘掠人心,所有的人竟一時回不了神,直到鄭允浩的身影已經轉過拐角消失掉。

 

 

發言會在嘉裡中心二層舉行,鄭允浩瞥了眼牆邊的鐘錶——還有35分鐘,那個傢夥會在這裡嗎?他只是憑直覺先來這裡找他,而不是高層的套間。

「請問有候選者來嗎?」他對一個正在調配服務生的老服務員問道。

一見是鄭允浩本尊,這位年長者也一臉光榮,立刻指著右邊一個長形餐桌道:

「那裡有一位長的很白淨的先生應該是其中一位候選。」

允浩眼中充滿笑意,是他!

「謝謝。」

「哦……您千萬別客氣!」

鄭允浩大步走了過去,距離越來越近的某人一身白色燕尾,黑鑽項鍊躺在秀色可餐的鎖骨上,跟他本人一樣鮮活的跳躍著閃閃發光。

等等,那個傢夥怎麼會粘上在中?……

鄭允浩放緩了腳步,丹尼爾卻即刻發現了他,沖他一笑,張開嘴接過某男遞給他的一塊乳酪。

金在中自打關機後就開始心裡長毛,好奇心和擔心讓他等不及就直奔發言會,因為他知道允浩馬上就會到那裡。

湊巧碰到了那人的哥哥——丹尼爾,於是在對方的引導下白吃白喝著。

 

「喔!這塊兒味道很正——」他沒用精美的牙籤插乳酪,而是直接用手抓起一塊兒遞給丹尼爾,見丹尼爾一臉詫異的看著他,「幹嘛?嫌我手髒啊?」

丹尼爾不知對著哪裡笑了一下,突然用嘴去夠他手上的乳酪,金在中原本是想遞到他手上,哪知道丹尼爾連自己的食指和大拇指都嘬到了,忍不住哈哈大笑,道:

「你這小子我喜歡!不拘小節!哈哈哈——哈……哈……」看到鄭允浩的臉後變成了乾笑。

就像偷腥被抓到,金在中竟然忘了還有事要問他,又抓起一塊兒乳酪對允浩道:

「嚐嚐?」

「鄭,在中挑的乳酪都很好吃。」丹尼爾笑眯眯的看著面無表情的人。

都——很好吃?我不是只給他吃了一塊兒嗎……金在中頭上一個問號,還來不及想就聽允浩道:

「你給我打電話了?」

「對,我想問你——」

「丹尼爾,不好意思,讓我和他獨處一下。」允浩截斷在中的話,對旁聽者說著。

丹尼爾聳肩,不甘休的搭上在中的肩,見允浩臉又沉了幾分,丹尼爾心中拿定了主意:

「在,晚上要不要去這裡的酒吧玩?」

「對啊!我怎麼沒想到這還有個獨立酒吧?那晚上見!」

丹尼爾又跟他做了個貼面擁抱,一邊離開一邊對在中做“call me”的動作。

在中熱情的揮揮手,笑哈哈的對允浩感嘆道:

「西方禮儀真熱情啊!男的和男的也這麼蹭來蹭去的。」

「你是東方人,沒必要滿足他的西方禮。」允浩頭一次這麼誤導人,可他現在心很亂。

金在中突然意味深長的狹長了眸,湊近他,曖昧不清的問:

「那你的“西方禮”呢?」說完還挑了挑眉。

允浩又好氣又好笑的看他,這傢夥分明是G胚子。舉手投足的暗示對每個男人都有著絕對優勢的誘惑力。

 

「你最近在忙什麼?」

在中突然壓低聲音,又湊到允浩身邊跟他搶著盤子裡的蘑菇。允浩淡淡回了句:

「忙著洗錢。」

金在中瞪大眼睛看他。

允浩夾起被某人哆嗦掉的最後一個蘑菇放在嘴裡:

「開玩笑的。」

「我日!——窮千里目……」

允浩笑看著氣炸的某人。

「啊!你個陰險的,老子要吃你的蘑菇!」金在中繼續說著在某人聽來是極具暗示性的葷笑話。

「有那麼多,幹嘛非吃我的?」

某單細胞生物理直氣壯:

「你的比較好吃。」自己懶得放那麼多配料。

頭一次看鄭允浩臉紅的沉默著,極其可愛。

「你的臉為什麼這麼紅?」

「你的臉為什麼這麼厚?」

「我哪裡厚了?!」

這不怪金在中,說到蘑菇能想起某生殖器官的人仿佛是需要閱歷的。在允浩看來,他還太純良,於是不再和他鬥嘴,配好了作料給單細胞送去。

「喏,我的蘑菇。」允浩嘴角不著痕跡的勾起。

就聽某人很好滿足的拍拍他道:

「早點給我不就沒那麼多事了嘛!」

允浩咽了口酒將噎著的食物咽下去。

 

「其實,你做什麼我都支持,」金在中突然淡淡的看他,嘴角沾著幸福的芝士油,「殺人放火搶劫什麼的,更別說是洗錢。」

允浩手中夾著的食物停在半空,繼而送到嘴裡,道:

「別開玩笑。」

「好吧。」承認演戲失敗的人繼續滿不在乎的享用美食,還時不時發出誇張的讚嘆聲,引得允浩在一旁輕笑。

他會給我帶來快樂,所以我不能給他帶來痛苦。

還有,希望他的幸福我給得起。

「小丹說,如果你有什麼困難一定要跟他講。」在中不在意似的繼續咀嚼美味。

允浩眉間有幾分沉重,低吟一聲:

「在中,如果連你也相信《光合作用》的話,我無話可說。」

「那就告訴我吧!」

「什麼?」

「兜圈子不是一個大作家會做的事吧?!好,你既然要我問出來,那就答應我,必須正面回答我的問題!」

允浩看了看盤子裡的食物,抬起頭對視道:

「我不能答應你。」

「你!——」在中嗓音一高,引來周圍人的目光,包括不遠處與美女作伴的丹尼爾,他看出在中與允浩起了衝突,快步走來詢問。

看鄭允浩對自己沉默不語,金在中怒火中燒的拉了丹尼爾的手,殺人的眼卻不離允浩:

「小丹,我們閃去一邊HAPPY,讓鄭大人安靜會兒。」

「鄭,你何必對在中也這麼固執?……」丹尼爾擔心的看著允浩。

「我看他是針對我,連死魚臉都知道他的事,走了!」不管丹尼爾,自己也邁開步子。

半秒間手臂攀上了一隻有力的手,被鄭允浩生生禁錮在原地,力道不算太大,多少在大眾眼下收斂了許多,而金在中回頭看向允浩的時候,那試圖挽留的目光刺痛著他的心,就聽允浩對他道:

「等事情過去了我會告訴你。」

「我現在就想知道。」金在中緊逼一步,在看到允浩遲疑後又堅定的閉緊雙唇後猛地推開了他,見允浩重心不穩的扶了把桌面,他只感到心跳加速,壓抑不住的火氣使他的聲音冰冷無比,「現在你求我我也不想聽了。」

說完轉身決然離開。丹尼爾伸手要拍允浩的肩卻沒敢做,去追金在中了。

剩下獨自仰頭將酒一飲而盡的鄭允浩,掩飾不住受了傷的悲涼眼神被無數閃光燈收錄,被閃光燈包圍的高雅俊男旁若無人的接聽手機,倏地暗了臉色,仿佛烏雲襲攏而來生生劈開了他的胸腔一般令他眉頭緊鎖,隨後飛速轉離這觥箸交錯的現場……

 

 

 

 

 

 

 

 

【第二十五章】(上)

 

金在中上臺前瞥了眼台下,卻沒看到鄭允浩的影子,就在深呼一口氣伴著掌聲上臺發言的時候,台下突然衝進來幾個人大喊著:

「鄭允浩傷人了!鄭允浩傷人了!」

再看人群,記者衝到最前邊,跟著攝像機一個個從臺上轉了個180°朝轉到了門外!

金在中直接從臺上跳下,一路推著瘋狂湧向外面的人們……

原來受傷的是丹尼爾,他看到人群中的在中後先是將流著鮮血的手臂藏在身後又衝他笑道:

「Hi,小美男。」

金在中的眼睛先落到丹尼爾的傷口處,看是小傷,只是身份太高貴,反而被那些人說得誇張了,才為鄭允浩捏了把汗,又抬頭尋找起人來。

「鄭離開了。」

丹尼爾依然輕鬆的笑著,又從椅子上站起來,對圍上來的記者道,「傷是我和鄭聊天之後,自己不小心撞到桌腳的,與他一點關係也沒有。」

周圍的記者好不容易抓到了千載難逢的小道,怎麼可能聽丹尼爾漏洞百出的解釋?一個勁拍他手臂的傷,其他圍觀者有的為自己的偶像打抱不平,有的則失望的對此議論紛紛。

金在中一直看著丹尼爾的傷,沉默著。

 

人群中出現了沈昌珉的身影,對方快速移動到這邊,看在中的眼依然不大友好,撇了眼便開始與助手們驅散人群。

朴有天拉著金俊秀從人群中擠進來,見金在中沉默不語,就知道他又要發飆,金俊秀就是知道金在中這一點,當他憤怒到極點的時候總會展現出另一面。

「請問身為哥哥的丹尼爾先生是否與鄭大人從小不合?」

「請問鄭大人為什麼離開發言會與您單獨會面並且將您打傷?」

「您對鄭大人近來牽扯到的“洗錢案”有什麼看法?」

丹尼爾攔住在中的肩膀,護著他逃離記者們的追擊。

 

 

——

「鄭來找我是想讓我照顧你。」丹尼爾聳聳肩,看著在中剛為自己包紮好的傷口。

「………」金在中低頭喝著熱巧克力,再看丹尼爾的時候,眼中有著戾氣,「為了感謝你照顧我而打傷你?…

「這是我自己不小心撞——」

「你貧血麼?」

丹尼爾被在中現在的樣子嚇了一跳,坦白:

「NO。NO…」

「不是因為貧血站不穩撞的,難道你想告訴我那麼一張大桌子你愣沒看見就往上磕?而且磕的鮮血直流?!」

金在中突然提高的聲調震得整個屋子的空氣都要碎掉。

金俊秀攥著有天的手怕得肝顫。

金老大終於發威了……

丹尼爾怔怔的看著金在中發怒,一時對自己被揭穿的話無從解釋。

「該死……」在中暗罵,鄭允浩的電話關機,剛才沈昌珉也是一個人趕到現場,看來他也沒找到自己的師父。

到底去了哪裡?!

金在中怒的紅了眼,坐在沙發上一言不發。

 

「鄭要我照顧你,是真的,我問他為什麼這麼說,他不說就走,我攔他的時候就傷到自己了。」丹尼爾淡淡的回憶。

「難道……」有天一臉茫然和錯愕,「Mr.鄭真的做了黑幫老大?……」

「不對……」金在中摸著下唇緊鎖眉頭,現在的他就像蛻變後的蘊含殺傷力的豹,他快被這個人逼瘋。

雖然他主觀的認為鄭允浩不會做那種罪不可赦的事,但丹尼爾說他拜託他照顧自己?

這是為什麼?

——嫌他累贅還是終究戀愛歸戀愛,到了大難臨頭自然沒心情和他“乾柴烈火”了?

現在最重要的是找到鄭允浩,無論用煎的、煮的、炒的、蒸的,都得讓他供出來一切真相!

 

撥電話給沈昌珉,對方立刻接了,聲音出奇的清晰,金在中沒做他想,上來就問:

「死魚臉,在哪呢?」

沈昌珉也毫不客氣,上來就拍他肩:

「你身後呢!大眼猴。」

金在中回頭看著和自己臉色差不多紫的昌珉,倆人同時掛了電話,都問:

「他在哪?」

沈昌珉一臉慌張憤怒的表情:

「我以為他會來找你的!」

「他都把我轉嫁給別人了還找我?!」金在中嚷嚷完就傻眼了,還好情況緊急,聽者最多翻個白眼就忽略了,沈昌珉急問坐在一旁的丹尼爾:

「師父跟你說了什麼?」

「照顧好他的前任老婆。」丹尼爾學著在中的話說。

只見一道鋒利的帶有濃濃殺氣的目光射向丹尼爾自己,他無辜的聳肩,對“某前妻”溫柔一笑。

看著丹尼爾的笑臉,逐漸與允浩的重合,金在中心口一痛,聽著沈昌珉第一次不顧形象的大叫「不好了不好了」,剛要問怎麼回事,沈昌珉突然捂住嘴好像自己說錯了話,看所有人都看著他,再也呆不住似的狂奔出門。

我追!

「在中!——」丹尼爾突然道,「你是想把允浩追出來,還是想讓他自己回來找你?」

「他不會回來找死,老子要親自把他翻出來!」

金在中依然跑出門去。

「你確定沈昌珉知道他在哪?——」丹尼爾站起身來。

門外的人停下看他:

「那你還有什麼辦法讓他出來?!」

丹尼爾點頭,有著和鄭允浩一樣的自信笑容。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