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後過了兩天風平浪靜的日子,鄭允浩沒再去阻撓金在中找樂子,金在中也非常配合地沒騷擾鄭允浩。當然如果每天發條只有三個字的短信不算騷擾的話。(別誤會,只是“小可愛”而已。)

然而對於鄭允浩的相對安靜當然不是打算放金在中一馬。雖然他和金在中相處時百分之八十的時間都是金在中在耍他,但是整體事件畢竟是十分嚴肅的。鄭允浩清楚地知道他從來情路順風順水的朋友可能在日後沒辦法接受金在中離開他而且金在中是個人渣這個事實,而且他也知道自己能做的不多了。所以現在他已經不止在考慮如何讓金在中早點退出,就連復仇都已經在考慮範圍內。

朴民燮就像他的親弟弟一樣,發生這種事現在只有鄭允浩能疼他幫他啊。

 

於是輪休鄭允浩一個人去超市採購在乳製品冰櫃看到一個半熟不熟的身影時心裡大叫一聲“好”!然而很快他又冷靜下來,總覺得自己對這看似跟金在中有很大關係的女孩做些什麼很不理智。他自認比金在中有良心有人性得多,但如果他真下手做了什麼傷天害理的事他跟金在中那人渣又有什麼區別。不,但是想打擊人渣自己不壞一點怎麼行。

於是鄭允浩拿著手裡那盒優酪乳發了半天呆,甚至沒意識到那女孩轉過身來後視線在他身上停了好久。

「誒…?請問你是那天,和在中在一起那個……」

鄭允浩一回神才知自己已被發現,也顧不得再想太多,「啊…是你啊。真巧!」

「真的是你啊!」女孩笑得很開心,「你好,我叫茜茜。」

「鄭允浩。」鄭允浩也笑了笑,心裡一點譜也沒有。

「啊…你是在中的朋友?」女孩的表情看起來比鄭允浩還要好奇。

鄭允浩當然不覺得金在中是他的朋友,確切地說基本是敵人。但是他內心的小惡魔在那一刻突然跑了出來,讓他說了點違背自己內心話。

「嗯,算是吧。」

那女孩卻非常吃驚,又非常開心的樣子,水汪汪的眼睛瞪得圓圓的。她非常激動地從隨身的包裡撕出一張便條寫下自己的號碼遞給鄭允浩。

「雖然有點唐突,」那女孩有點羞怯,「這是我的號碼,有些事想拜託你,也想問些問題。呃…晚上可以一起吃個飯嗎?」

鄭允浩一愣。顯然事情已經不是他想怎樣就怎樣那麼簡單了,走出這一步棋的不是他,茜茜逼著他往前走了這一步。

而鄭允浩因此有點願意相信是老天在幫他了。雖然他並不知道茜茜約他的目的。

「好啊,我今晚也沒什麼事…」

接著鄭允浩也把自己的號碼給了茜茜,而後二人又各自逛各自的,只是那天之後的時光裡鄭允浩一直處在雲裡霧裡的狀態,猜測著茜茜的目的。

難道說這也是金在中的花招?但是金在中對待茜茜的態度讓鄭允浩否定了這個猜測。茜茜對他有意思?剛見兩面,怎麼可能。於是胡思亂想一直到天色暗下來,手機的鈴聲響起。

來電顯示:茜茜。

鄭允浩在鏡子前站了好久,一直猶豫到底怎麼穿。小天使告訴他正常點就行,只是一頓便飯。小惡魔告訴他穿帥點,當做是約會。當然鄭允浩是善良的,他隨意穿了一身平時的裝扮,剛要出門手機又來了條短信。

【小可愛。】

鄭允浩迅速地走回房間,左挑右撿,狀似淡定地換上,站得直挺挺地照鏡子。哈,原來他鄭允浩也算是一號帥哥。不死心的又整了整頭髮。

「金在中,你逼我的!」

 

 

 

當晚的晚餐定在了一家中餐館。茜茜和鄭允浩幾乎是同時到了。茜茜用驚訝的眼神掃視了鄭允浩全身上下,這讓鄭允浩一下子有點心慌,不知所措的。但坐定了菜上了,邊吃邊聊之下鄭允浩的緊張感也一點點地舒緩了。茜茜是個挺開朗的女孩,也很風趣。

「那,你跟在中怎麼認識的?」茜茜突然將話頭指向了金在中,這讓鄭允浩又一次緊張起來。

「呃…他和我另一個朋友熟一點,我認識他也算是巧合。」鄭允浩不知該怎麼說這種錯綜複雜的關係比較好。萬一這女孩不知道金在中“狩獵”的事情,鄭允浩說出來也許會毀了剛建立的這麼一點點關係。

不過茜茜也不打算深究,「無論如何你一定對他很照顧,又很會忍耐……」她輕輕嘆口氣,「因為他真的很少能有朋友,所以即使很唐突我還是非得坐下來跟你認識一下不可。」

「雖然我們相處的還可以,但是我對他還不是很瞭解…」鄭允浩有點尷尬地來回推著水杯。

「說實話我不覺得有誰能瞭解他,就算認識他這麼多年,我對他也還是只有一星半點的認識。」

「那你又是怎麼認識他的?」

茜茜有點不好意思,「看來他沒跟你說起過我。初中的時候我們倆對彼此都有點意思,但是一直沒在一起……大概是他個性的原因。不過之後我們一直是朋友,他也說過朋友關係更適合我們倆,我也是這麼覺得的。奇怪的是他從來不在我面前提他其他朋友的事,甚至是他生活其他部分的事。我之前很疑惑地問過他,他只告訴我他沒朋友,生活裡也沒什麼有趣的。」

「我得說這可能是真的。」

茜茜又是一笑,「他的性格也讓我相信這是真的。這也是我想坐下來跟你談談的原因。」她頓了頓,「他真的算是不好相處那種人,話不多,可能會讓人感到無聊。有時你說了好多他也只是笑笑。但其實他的情緒很容易受影響……之前我因為他太沉默了一直不跟他說話他就表現得很恐怖……那表情實在不好形容。」茜茜回憶起來過去仍舊後怕,一臉的憂鬱。「我只是希望他奇怪的脾氣不會讓你誤會他,畢竟能夠跟他相處下來的人根本沒幾個,他表面不珍惜,其實心裡一定很怕失去的。」

而鄭允浩坐在對面,呆呆地瞪著眼睛,幾乎懷疑他們認識的根本不是同一個金在中。

不,不可能,金在中明明是個話嘮,最不會幹的事就是正常地笑一笑,無論你說什麼他都雷打不動地厚臉皮…這才是金在中吧?!

鄭允浩的世界觀人生觀價值觀又一次被裂了個粉碎。但他強迫自己鎮定下來,儘量笑得正常點。

「嗯……」鄭允浩覺得他也就能發出這種聲音了。

「你們認識多久了?」

「還……不到一個月。」

茜茜又吃驚了些,「真難得,你們一定很聊得來。才認識不到一個月他就會跟你一起出來吃飯…他平時連工作聚餐都不愛去呢。」說著說著居然還有些吃醋的樣子,「看來你跟他比我跟他投機得多。」還嘟了嘟嘴,「這個怪胎喜新厭舊。」

當然茜茜這只是在開玩笑,鄭允浩卻笑不出來,只得尷尬地扯扯嘴角。

接下來兩人似乎很有默契地沒再說起金在中的話題。而這段晚餐除了屬於“金在中”那一段之外總體來說還是很愉快的。完事後鄭允浩送茜茜回家,離開前他心裡的小惡魔不經意又跑出來了。

「那個……以後還會見面的吧?」

茜茜有點驚訝,但最後還是開心地笑著點了點頭。

 

鄭允浩滿心愧疚,感覺非常差地開車回家了。剛進家門手機又鈴聲大作,鄭允浩煩躁地扯扯領子,笨拙地掏出手機也懶得看顯示直接接聽了。

『小可愛,今天沒看見你呢?』

鄭允浩立刻像是被一襲東風吹得從頭凍到腳。

「金…在…中…你再敢說那三個字我撅斷你的脊樑骨!」

『別生氣小可愛。為了讓你開心點兒我今天又沒去騷擾你的朋友呢,現在渾身好熱找不到方法發洩一下。』

鄭允浩感到好氣又好笑,「你自己解決去吧,我很累想睡覺了。」

『不許掛電話,』金在中趕在鄭允浩按下掛斷鍵前說了一句,『不然我就賴的時間再長一些。』

鄭允浩當然知道金在中要在哪賴的時間更長一點。

「金在中我又跟你沒仇你為什麼要這麼跟我過不去呢!」

『我沒跟你過不去,』金在中的聲音忽然軟了一些,『你很有趣而已,對你有性趣而已。誒,你得…老老實實地拿著手機…跟我說話。』

鄭允浩聽著,覺得事情不對,非常不對。

「你他媽在幹嗎?」

『呼呵…脫褲子。啊…現在是內褲。』

他!媽!的!鄭允浩想立刻把手機摔出窗戶去,但又天真善良地被金在中的話要脅著。他強迫自己冷靜點,忽然回想起茜茜的話,各方面聯想一下,又不禁覺得金在中這絕對是病,還怪可憐的。

『鄭允浩……別讓我發現你不在電話那頭了哦。』

欸,手機裡除了金在中那該死的沙啞了的聲音,還有些其他的亂七八糟的聲音。

「知道了!」鄭允浩沒好氣地回話,滿臉通紅。

『啊……嗯……也真奇怪…你不是……我平常喜歡的那種類型。』

金在中的聲音燒得鄭允浩耳廓火辣辣的,而也就是這句話讓鄭允浩開始真的有點相信金在中對他有性趣了。大事不好!簡直是大事不好!

『呃哈……我這次……是認真的…用你來換……朴民燮…我一百萬個願意……』

「別妄想了我是直的!」鄭允浩現在的心跳有點超速。金在中白嫩的胸脯紅潤的被舌頭刻意濕潤過的嘴唇和一雙晶亮的眼睛在鄭允浩腦子裡撞來撞去。

『嗯……我就知道你會這麼說……我不知道…但你和其他人……不太一樣。』

鄭允浩被不太一樣這幾個字狠狠地揍了一拳。什麼叫不太一樣?這只是他用來哄騙的一貫伎倆吧?或是說鄭允浩不是那種白嫩纖細的類型?

今天的金在中實在不對勁,別說是在電話那頭擼這件事了,就連說話的語氣都很有問題,說的話也很有問題。

有的沒的又說了一大堆之後鄭允浩已經窘迫地不能再窘迫。當然在聽到了金在中沉默之後的一陣激烈喘息然後是一聲低吼之後他知道自己還是能再窘迫很多的。人的潛力是無限的啊果然。

 

接著又是一陣清淨。此時的鄭允浩不是不敢掛電話也不是還有話要說,只是單純地呆在那了,沒法動彈。這太瘋狂了。金在中這絕對是病。精神分裂什麼的?一個金在中話嘮色魔沒下線,另一個金在中沉默彆扭難相處?無論哪個看起來都很危險。十分危險!

鄭允浩甚至覺得金在中都能在電話那邊聽到他咚咚咚運行超速的心跳。

『晚安,小可愛。』金在中語氣更加不正常地(有點低沉?有點說不出來的低落?)這麼說了一句之後先掛斷了電話。鄭允浩呆呆地聽著嘟嘟嘟的聲音,又愣了半天居然自言自語了一句。

「他真可憐。」

接著決定沖個涼水澡。嗯,涼水澡。一定只是因為天氣太熱了。

從浴室裡出來一看手機居然又有金在中一條短信過來。鄭允浩心想大概又是三個字於是想直接刪掉,但是今天明明已經收過三字的短信了。無法戰勝自己的好奇心,鄭允浩打開短信,意料之外地又被裂了三觀。果然金在中的出現就是為了裂他的三觀嗎!

【雖然真不想這麼說但是今天好像玩過了。】

鄭允浩瞭解,這大概是金在中說的最低聲下氣的話了。這句話對金在中而言絕對是最嚴正的道歉了。

「切,能三個字說出來的用這麼多字。」鄭允浩剛想這麼編輯好發回去突然覺得有什麼奇怪的東西從腦子裡跑出來了。

三個字……算了,他還是不要理金在中了,沒準又會被奚落回來害得他氣得要炸晚上失眠。他鄭允浩才不要再自討苦吃,反正這種短信回不回沒什麼關係,金在中這個人理不理都那樣厚臉皮。

 

深夜鄭允浩躺在床上不禁回想金在中說的話。金在中這次似乎真的在說實話。如果他答應金在中無恥的要求,朴民燮就能立刻從這種殘忍的玩弄中解脫出來。雖然這樣做朴民燮早晚會知道真相,會恨他一陣子,甚至一輩子,但是總比讓金在中繼續在他心裡埋炸彈好得多。鄭允浩知道,一旦金在中離開,那些炸彈定然會把他的朋友傷的體無完膚。

鄭允浩卻開始埋怨自己。他雖然很在意朴民燮,想要保護他不讓他受傷,想讓他早點逃離金在中那個惡魔的魔爪,可是他對朴民燮的感情還沒到願意為了朴民燮去做那種讓他萬般抗拒的事。

他埋怨自己對友情不夠兩肋插刀,不夠忠貞,不夠聰明。他在床上翻來覆去,從一側滾到另一側,非常認真而煩亂地考慮著。

金在中反正想要的只是肉體關係,最多也不會持續過兩個月,而且並不是每天都要怎樣。

「啊!!!我在想什麼!無論如何這都是不行的!」

可是也有在這兩個月裡朴民燮什麼都沒發現然後安然從失去金在中的陰影裡走出來了的可能,金在中也會在那之後完全遠離這兩兄弟的生活。他和朴民燮的生活會完全恢復平靜。朴民燮只當金在中突然消失了,不會知道自己是被玩弄了,起碼可以自欺欺人地繼續過日子。而他完全可以當做是被什麼東西咬了一口。

「不不不,這絕對不行!」

鄭允浩還是過不去那個坎,他實在無法忍受自己被那麼一個男人壓在身下做些不乾不淨的事。不,不是“那麼”一個男人的問題,而是“男人”的問題,就算他是那個壓在上面的他也做不到。他鄭允浩是喜歡女人的啊!

但不得不承認的是,鄭允浩居然真的把這件事放在心裡翻來覆去地想了。

奇怪的是,在接下來的不到一周的時間裡,金在中根本沒再搭理鄭允浩。鄭允浩死皮賴臉地又跑到朴民燮家攪局的時候,金在中也只看了他一眼,從頭到尾沉默著沒跟他說話。糟糕的是朴民燮對金在中的態度更親昵無間了。鄭允浩心裡一片火,這事絕對不能再繼續下去了。

 

 

 

鄭允浩沒想到他會接到茜茜的電話,他本來走投無路終於打算從茜茜那入手。

『喂,允浩?』

「是我,有什麼事嗎茜茜?」

對面沉默了一會兒,『你和在中吵架了?』

「誒?」

『我應該沒做什麼讓他不舒服的事,我想可能他跟你發生了什麼。他這幾天不太對勁。他親戚都不在這個城市,這麼大的地只有我能關心關心他…他是不是做了什麼讓你尷尬的事?』

鄭允浩額前冒汗,仔細想了想居然想不出個所以然來。

「我不覺得啊……」

『你最近也見過他吧,不覺得他哪裡不對勁嗎?他什麼都沒跟你說嗎?難道是工作上的事……』

鄭允浩忽然一拍腦袋,「不到一個星期前他有一條短信我沒回。」

電話那頭冗長的沉默之後是茜茜的嘆息。

『你必須把他拽回正常軌道來。雖然……他本來就不太正常吧。』茜茜情緒低落,『你得親自來找他,解釋一下。』

鄭允浩覺得這太誇張了,不過是一條短信沒回而已啊!而且完全是有的沒的的事情。

「等等…金在中,我是說在中,他沒有去看過醫生嗎?」

那邊又是一陣沉默,『看來他在意你比你在意他多得多。別在他面前提心理輔導啊心理醫生這種事就好了。你知道他家在哪嗎?』

鄭允浩脊背上一層冷汗。他怎麼會知道,金在中向來不會把太多關於他生活的資訊透露出去。

「還不知道。」

『別介意,他一定只是還沒時間請你去坐坐。』茜茜顯然對“金在中和鄭允浩是朋友”這一事實完全地接受了一點都不帶懷疑的。鄭允浩想,大概是金在中對待他的奇怪態度讓茜茜信以為真了。

「我沒關係的……」

『我把地址發給你,你下了班就過去吧,我會在公寓樓下等你。咱們倆得一起幫他把事情解決好,絕對不能讓他心裡存疙瘩。相信我,讓他鬱悶絕對不是好玩的事。』

鄭允浩一百萬個不願意。還非常在意茜茜對金在中這種看似過度的保護,金在中看上去不是那麼脆弱的人。但無奈茜茜已經那樣開口,鄭允浩不好再回絕。

 

當天下午鄭允浩在陌生公寓樓下看到茜茜時心情異常沉重。他非常不想這樣,他不想走進金在中另一面的生活。茜茜臉色也不好,對鄭允浩有點埋怨的樣子,但她也知道這不能都怪在鄭允浩身上。畢竟她的朋友才是性格奇怪的那個。

不出鄭允浩所料,茜茜有金在中公寓的備用鑰匙。

「我們進去等吧,按他對你的態度來說,他應該不會介意的。」

鄭允浩硬著頭皮走了進去。金在中不介意才怪。他現在就已經開始擔心他會連累到茜茜了。

 

這是間寬敞得空曠的房間,裝修極簡單卻有格調。這倒是讓鄭允浩有些吃驚。

「在中是搞建築設計的這個你還是知道的吧?但是室內設計也做得非常不一般呢。雖然作為家來說缺了點溫暖的感覺…」茜茜把包掛在衣架上,走到茶几旁的沙發那坐下了。「你也過來坐著吧。他這時候還沒回來的話可能會回來晚點。」

鄭允浩聞言也過去坐下,掐指一算,金在中今天確實應該是不去朴民燮那也不去酒吧的。

鄭允浩這幾天被金在中弄得心驚膽戰又非常的煩,每到他的心情呈這種糟糕狀態的時候他的情緒就會非常適宜他體內的小惡魔的各項活動。

鄭允浩刻意坐得離茜茜近了些。茜茜看了眼鄭允浩,臉有些紅。

「你沒有女朋友嗎?」她是個非常,非常直接的女孩。鄭允浩想。

「現在沒有。」

「我也沒有男朋友。可能和在中相處久了我的性格都怪怪的了。」

她笑著說。鄭允浩也報以微笑,用手指理順了茜茜頭頂一撮不太聽話的頭髮。這是鄭允浩做得出來的最違背他心思的事了。

茜茜臉更紅了。顯然她也不適應這有些曖昧的氣氛,於是開始胡亂地說起金在中的事情來轉移話題。

「啊,在中也沒有女朋友的。自打我認識他開始他就沒有過女朋友,我猜他有過好多喜歡的女孩。但都跟對我似的,光喜歡也不說出來。當時如果不是我問他他才不會承認。他就是怕得不到肯定的答案,怕有了女朋友之後又要分手。」

「啊,」她突然想到什麼,「千萬別說他失敗,旁的人倒無所謂,這話要是從你或者我嘴裡說出去來他不一定會做出什麼事來。」她臉上的表情無疑告訴鄭允浩茜茜對此有很不好的回憶。

鄭允浩突然想起來他曾經叫金在中“瘋子”、“怪胎”、“廢物”。

 

「他長得一點也不像他爸爸,他爸爸一直就覺得他是他媽媽偷情生的。他媽媽又覺得他給自己臉上抹黑了。所以爹不疼娘不愛的。從小他爸就說他沒出息、沒用,又打又罵。他媽雖然沒說過什麼但也不管。對他媽媽來說每天的體力都用在夫妻吵架上了,根本已經懶得管在中。你能想像嗎?在中在那種環境下要怎麼健康成長。雖然他性格奇怪渾身棱角,但我覺得他能做到這樣已經很不錯了……」

鄭允浩對突如其來的金在中的悲慘身世無法適應。如果這是真的,那麼金在中極偶爾顯露出的那種僵硬表情就可以解釋了。鄭允浩不由得想,他當初的反擊方針非常正確,纏著朴民燮嘮家常秀家庭幸福無疑會讓金在中非常、非常難受。這麼想著他又突然自責起來,作為一個善良的人,他不該這樣直戳人家的痛處的。

「在中咽不下這口氣,也多虧他奇怪又沉默的性格,他幾乎一門心思撲在了混出點樣子給看不起他的人看這件事上。他成功幾乎是必然的!他有頭有臉之後和他爸爸一起做了親子鑒定——在此之前他爸幾乎一口咬定在中不是他親生的所以懶得做什麼鑒定,但最後結果出來之後只有在中他媽媽沒有震驚。這正是在中要的效果,他要那兩個從不把他當兒子看的人知道他是他們的親兒子,然後跟他們斷絕關係,老死不相往來。然而即使這樣報復過了,在中的心理問題幾乎是無法逆轉的了。」

茜茜嘆了口氣,轉過頭來看到鄭允浩驚訝的表情才意識到自己似乎說的多了些。

「我不該說這麼多的…」

「我…我早晚也要知道。早點知道……以後好少發生這種情況……」鄭允浩結結巴巴地說。

 

茜茜點點頭,遲疑著繼續說了下去,「之前,在初中時在中就已經基本是這樣,很少說話,整個人陰森森的。那時他已經非常優秀,幾乎沒有什麼他做不到的。我那時不知道他的真實情況,一直很羡慕他……總是找各種理由和他說話,想逗他笑,就這麼傻乎乎地過了三年。直到最後要畢業了,我做了件然我後悔又無悔的事……啊,當時我絕對算是逼問他了。當他回答他也喜歡我的時候我以為我們能在一起,但沒想到他表情非常恐怖地飛奔而去了。」

鄭允浩用好奇的眼神詢問後來發生了什麼。

「過了幾天進入假期,我不放心不死心地跑到他家去找他。他媽媽跟我說他的狀態時總算還是著急了,那時在中已經好幾天沒吃飯了。那是他的父母第一次意識到他的心理有些問題,也是在中第一次面對心理醫生……然而他爸爸一味的指責唾棄在中,諸如“不但沒用心理還有毛病,也不知道是誰的野種”。這讓在中無法再忍受心理醫生,他根本不能接受他是“精神病”這件事。當然精神病是他爸爸用的詞。然後在中就這麼繼續絕食下去,不說話不睡覺甚至眨眼都懶得眨。後來……我惹出來的禍只能我自己解決。我一個人跟傻子似的在一動都不懂的他面前說了一下午的話他才回過神來勉強跟我說上幾句。也就是那時我們倆都同意我們還是更適合朋友這種關係。在中受不了兩個人相互喜歡又在一起那種感覺,他說那讓他覺得非常虛偽也非常不安,而我只是很自私的無法接受喜歡的人有這麼嚴重的問題……」

「然後他就漸漸好起來了,也因為你知道他的具體狀況,所以你們成為了交心的朋友?」

「沒那麼簡單。他的確開始進食了,但他還是排斥了我很久。我是因為一直覺得內疚所以賴在他身邊,用盡方法逗他開心,慢慢地他才願意跟我相處。這麼多年來我也是他唯一的朋友,他心情不好時也只有我在他身邊安慰他。我相信在他心裡是真的把我當朋友的……可是他對於他心裡的事從來不說太多,他一定藏著很多秘密。我也一直小心翼翼地,怕他再出什麼意外。畢竟……畢竟他完成“復仇”後有吞過一次安眠藥。要不是我那天恰巧有急事找他估計他就……」

說罷茜茜又是嘆息。

而鄭允浩只覺得毛骨悚然。茜茜口中的金在中簡直脆弱得就像一個瓷娃娃,根本不是鄭允浩認識的那個簡直皮膚是防彈衣嘴巴是火神炮的金在中。

「我沒想到……他的過去那麼複雜……」鄭允浩這絕對是實話。而複雜的金在中顯然讓鄭允浩的計畫更加複雜了,之前所有的一切都要推翻重新思考一下。

「別讓他發現你都知道了什麼,他一定不想讓人知道的,我也只是希望你能理解他的各種行為而已。」茜茜有些尷尬,「也不知為什麼他居然這麼快就接受了你。你看起來挺正常的,並沒有跟他同病相憐的可能啊。」

 

茜茜話音剛落,玄關那便傳來聲響,鄭允浩和茜茜二人交換了一下眼色,兩人都有點緊張。鄭允浩非常害怕金在中會暴走。

而金在中一看玄關處擺放整齊的一雙男鞋一雙女鞋似乎就明白了什麼。他鞋都沒換地快步走進了客廳,看到茜茜和鄭允浩近距離併肩坐在沙發上時眼前一黑,幾乎沒辦法控制自己的情緒。

鄭允浩小心地觀察著金在中臉上的表情,這個金在中絕對不是平時那個。他能看出來金在中十分糾結到底該攆他們兩個之中哪個出去還是乾脆一塊攆走,而鄭允浩相當有自信他是那個會被攆出去的。

然而金在中把手搭在茜茜肩頭嘆了口氣,非常不客氣地把她推到玄關。

「茜茜,你先回去吧,明天聯繫你。我…不會有事的。」

金在中笑了笑,又為她把門打開。茜茜不能再說什麼,只得擔心地看了金在中身後站著的鄭允浩然後無奈地出去了。隨著咣噹一聲門被關上,鄭允浩覺得自己一路掉到了冰窖。

金在中掛著謎一樣的表情轉過身來,也不管鄭允浩,自己走回客廳沙發上坐下。整個房間一片死寂。

 

過了好一會兒金在中才開口,「你要一直在那站著?」

鄭允浩聞言僵直著身子蹭回了客廳,不知該以什麼表情面對金在中。

「我不是故意招惹她的,更不是故意跑到你家來……」

金在中雙手抹了抹臉,然後支著額頭,大拇指放在了太陽穴上不斷揉著。

「她都和你說了什麼?」

「沒什麼……」

「她一定以為你是我的朋友。就她的個性而言她一定是什麼都說了。」

鄭允浩一時無語。

金在中的目光不與鄭允浩的接觸,他甩下腳上的皮鞋,一個側身臉朝裡側臥在了沙發上。

「鄭允浩,你是第一個知道我的全部的人。如果可能我真想殺了你。」那聲音非常的沉悶壓抑。

鄭允浩倒覺得他變成了十惡不赦的那個人,心虛得不得了。

「我…我不會說出去的。」

金在中也沒轉過頭也沒起來,只嗯了一聲。然後又是一陣沉默。

 

「為什麼不回短信?」良久之後金在中才開口。

鄭允浩手都不知道放在哪裡,就算金在中根本沒在看著他極力管理著表情,「我…不知道回覆什麼好。」

「隨便說點什麼就好啊。」

金在中的聲音小小的,身子更是縮了縮,貓一樣地窩在沙發裡。那樣子的金在中脆弱得好像一碰就會碎,多看幾眼就要消失似的,讓鄭允浩啞口無言,一點聲音都發不出來。

「朴民燮後天要出差,明天我得去找他。不過你放心,等他出差回來我保證他再也找不到我。」

金在中這麼說著才緩緩轉過身,然後站起來,面無表情地回了臥室,留下鄭允浩一個人傻傻地在客廳又發呆好久。

 

 

那天鄭允浩不知道是怎麼走出金在中的公寓,然後驅車回家的。這一天下來信息量太大,讓他本來就運行超載的小腦仁生疼發熱幾乎都能聞見燒焦味兒。

洗了一個盡可能長的放鬆身心的熱水澡後鄭允浩拖著懶懶的身體回臥室。大字型躺在床上,不意外地看到了幾通未接電話和一條短信,都是來自朴民燮的。鄭允浩也沒回電話,只打開短信看了看。內容跟就是解釋了金在中所說的出差而已。

【我後天要出差去外地半個月,你照顧好自己。】

鄭允浩有點想哭。他的朋友什麼都不知道。出差前他一定還開心地和金在中纏綿,回來後卻會物是人非。朴民燮要怎麼面對這一切呢。

鄭允浩回覆了一條“一路順風”就睡了。或許後天開始,金在中也將消失在他的生命裡。但也不知道為何,他覺得事情不會這麼簡單,也不願這麼簡單……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