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很想放這個短篇,真的很短,近三千字而已

但內容很搞笑,讓你跌跛眼鏡的攻和受

 

=================================

 

 

《你,上我》by 我就一粗人

 

「靠,這個點兒了堵你妹的車!」

鄭允浩剛剛打來電話說他已經到了,難得我們出來吃飯,臨下班被領導拖住趕了兩遝子報告,沒想到還遇上堵車,真是走哪哪不順。

 

仔細想想,老子自打碰見鄭允浩,就沒順過。先是我倆初遇那天打Kiss被我媽撞見,瞞了二十來年的性向被挖出來,第二天公司還開了批鬥會批鬥我,因為我作為主管負責的cass出了大差錯,第三天在路上撿了隻小狗,頓時沮喪全無,回家給小傢伙洗白白,半夜十二點被狗主人敲開門,硬說我是偷狗賊......

這些全都可以不說,跟鄭允浩沒有直接關係,唯獨有一件事,老!子!恨!他!一!輩!子!

 

老子大名金在中,性別男,愛好男,高,富,帥。是的,是“帥”不是“美”,就算鄭允浩天天抱著老子說「在中你真美」,那也只能他一個人說,他有特權,別人沒有,朴有天之流在剛認識我時候,脫口而出一句“美人”,被我一個拳頭招呼過去馬上改口:「Oh!so cool!」

我不喜歡別人說我美,請用帥這個字眼,我會很開心地獎勵你一個飛吻。

 

本人是Gay,純Gay,目前正與名為鄭允浩的親密愛人同居中,雖然已經在一起兩年,但這兩年裡我對於我們之間的性生活並不滿意。

為什麼呢?

因為......撇去臉和身高不談,無論肩膀的寬度還是性格,力氣,我金在中都算得上大攻一枚,絕對的,純攻,總攻!

 

 

但偏偏......那個優柔寡斷,膽小如鼠,家務全能的鄭允浩......他有痔瘡!!!

 

 

 

 

我們第一次做OOXX的事那晚,氣氛良好,情調浪漫,只差上床,我一心攻他,沒想到只差臨門一“捅”的時候他跳腳了,說自己嚴重痔瘡連便便都會流血,那玩意進去……甚至出出進進的話他就沒命了……

我去!

尼瑪早不說,非要等老子一柱擎天直愣愣準備提槍上陣才說,難道要我這絕世帥男打灰機?

 

我頓時摔倒在床上,看了看旁邊陽臺小桌子上的紅酒,又看看身下新換的KING SIZE大床,再看看他含羞又愧疚又充滿欲望的小眼睛……

「媽的,來吧!」

「呃?」

「靠!」我翻個白眼:「你,上我!」誰叫老子一眼就看上你個人高馬大長相英俊氣質頗佳溫柔嫻淑大攻外表小受內在的墳蛋了,老子認了好吧。

 

誰知一次被壓,次次被壓,我本以為逼他去做個手術就搞定了,沒想到那庸醫居然說就算手術也不能痊癒,這種病很容易復發,要忌煙酒忌辛辣,常吃水果和綠色蔬菜保證排便通暢,千萬千萬不能便秘,否則又硬又粗的BB會繃爛潰爛再次復發,一次復發,次次復發。

我去你%¥%……¥%¥%@¥¥!!!!!!

治不好你不早說!治不好你特麼還掰開他的腿在老子都沒碰過的鄭允浩的菊花裡面用刀子劃拉!

老子後悔萬分,從此對鄭允浩千般好萬般好,床上床下伺候的他身心舒坦。

老子的痛誰人懂!?

 

 

 

正在我回憶辛酸往事悲憤萬分的時候,手機又叮叮噹當響起來。

『親愛的,你腫麼還沒到?』是鄭允浩小媳婦的埋怨。

「堵車了,你再等等,我下去看一看什麼情況。」

掛掉電話我走下車,前面的隊伍到不算太長,沒走多遠就看見幾個交警站在那裡圍成圈圈。

 

「發生什麼事了?」

一小交警回頭,頓時被我的玉樹臨風飆到,臉紅紅地低下頭:「有……有有有人超車,撞撞車了。」

我一挑眉:「還要多久才能解決?」鄭允浩可在餐廳裡等著呢。

「快,快了。」小嬌警下巴快戳到胸口了,耳根都通紅。

 

「在中哥?」

我一聽這聲音頓時抖了兩抖。

動作僵硬脖子“哢哢”地轉過頭:「沈,昌,珉?」

這貨在這兒幹嘛?超車?嗯,像他的作風。

「你還活著?」他眼睛一眯上下打量我:「活的四肢健全嘛。」

你張縫不住的臭嘴!

「呵呵呵呵,托您的福。」我嘴角一抽一抽,直覺遇上他準沒好事,於是藉口脫身。

 

果不其然在兩天後就收到他重逢的大禮——含羞小嬌警一枚。

 

 

沈昌珉是我老遠老遠的遠房親戚家的表弟,其惡毒程度可以跟同樣老遠老遠的遠房親戚家的大表哥金希澈相媲美,是我所不能及的。

他不是不知道我跟鄭允浩的關係,還給我甩了這麼一包袱。

 

我眉頭皺的死緊,盯著面前的小嬌警同學:「我說,沈昌珉給了你什麼好處讓你來勾引我?」

「沒……沒有」他直搖頭:「是我找他要的你電話……」

該死的帥氣惹的禍!

要說我金在中可是為人正直品行良好,這背著媳婦搞外遇的事絕對做不出來:「我有愛人了,你放棄吧。」

我說的直白,沒想到小嬌警臉一紅,堅決地抬起頭:「我知道,沈先生告訴我了,你跟那人在一起純粹是因為他糾纏,你早就不喜歡他了對不對?」

…………神經病啊?

沈昌珉放哪門子的屁……老子跟鄭允浩情比金堅好不好!

 

「不是,我……」我正欲解釋,小嬌警立刻激動地撲過來抓住我胳膊搖晃。

「勇敢一點,離開他吧,沈先生說,他是個騙子,你也是被他騙了才和他交往的,呐,我來幫助你,我絕對可以打贏他!」

…………

 

呃,某些方面來說,小嬌警並沒有說錯,鄭允浩確實是個大騙子,騙走我的感情讓我誤以為他是身高有些破格的小受導致現在每天都被壓榨,而且就他那柔弱的小性格……要打起來估計沒等出手就先嚇哭了- -。

「雖然……我覺得你說的……也對啦,但是……呵呵呵呵……」該怎麼說呢?

 

沒等我構思好,就被風一樣衝過來的身影撞出了五米開外。

「親愛的的的的的的!你不能這樣對我!!!」鄭允浩眼含熱淚牙齒顫抖著咬著嘴唇:「我一早下了班在家洗衣做飯等你回來,你腫麼能背著我跟小三約會還說我的壞話?」

我滴著巨汗從五米外踱步回來,看了眼一臉堅決欲為了我的幸福跟這個一米八幾的男人生死搏鬥的小嬌警,無奈道:「別胡說,我正要拒絕他呢。你做好飯了?做的什麼?」

鄭允浩的脾氣我很瞭解,果然話題立馬被扯開,他頓時化身嬌妻:「是你愛吃的泡菜鍋,還有配菜醃黃瓜加火腿。」

「嗯,主食不錯,配菜太猥瑣,下次要改正。」

「遵命!」

 

飯已經做好,我就不多浪費時間了,男人嘛,要的不多。只要在下班後有一桌熱乎乎的飯菜,有一個可愛的愛人和一個溫馨的小窩,飯後洗個澡做個愛舒舒服服鑽被窩就夠了,哪怕有人突然舉著攝像機拿著話筒過來問我:「你幸福嗎?」我也能挺直了腰板毫不造作地回答:「是的,我很幸福。」

所以,小三什麼的當然要不得。

 

「咳,這位嬌警同學,如你所見,我們感情很穩定並不像某些奸人向你說的那樣,雖然在一起有點小摩擦但不得不說,我很享受這種生活,也請你不要太執著。」

小嬌警聽後一愣:「可,可是……他……他……」他邊說邊上下打量著鄭允浩,顯然被他明顯反差的身高和性格嚇到了。

「他很好,對我很好。」我勾起嘴角一笑,轉身走進居住的樓道。

 

沒有習慣的擁抱從後面纏來,我有些意外,回過頭去一看,鄭允浩還站在原地,背對著我,跟小嬌警說著什麼。

我走過去,看見小嬌警面色蒼白一臉驚嚇。

「聽懂的話就滾遠一點,嗯?」鄭允浩聲音低沉,全然不是我熟悉的撒嬌的味道,多了一絲陰狠。

對面的人抖了一抖,看著我的眼神很複雜,張口想說什麼,看了眼鄭允浩後立刻閉了嘴,轉身匆忙跑走。

 

「你跟他說了什麼?」我不明所以。

鄭允浩聽到我的聲音,身子頓了一下才慢慢回過頭:「沒,沒什麼,嘿嘿嘿嘿,餓了吧?上去吃黃瓜……」

黃瓜你妹- -。

 

我被他連拖帶拽拉上了樓,嘛,總之小三什麼的,既然走了就不管了,反正……嗯,我很幸福。

 

你幸福嗎?(新聞聯播症)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