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上兩人重回正常的生活軌道,但是,暗地裡都在為最壞的打算做準備。

在中最近上午會帶上有天和俊秀去BEL AMI,因為要跟希澈和賢重做階段性討論了。有天會在西餐廳裡彈鋼琴,來吃午飯的客人都跟希澈開玩笑說「賺到了」,因為平時是晚間才會有人來彈琴的,希澈又笑著跟在中說自己賺到了,有拿到蕭邦獎的有天給他免費工作。在中笑得開心,他沒發現,自己的兒子笑得比他、比有天本人都自豪。

一開始,在中還沒有發覺,但是,從第三天開始,他就覺得總有人跟著自己,察覺的瞬間第一反應是對方是衝著有天來的,但是,待他細心觀察,他就發現了,跟著自己的是那天接俊秀的時候看到的那輛黑色PAK’s。果然,她沒有這麼容易放棄。

這天,在中故意慢駛了一路,在若兩輛車同時慢行,必然引人猜疑,因此,女人安排跟蹤的司機只好超過在中的汽車,他想,反正他已經知道路線。沒想到,在中一見對方右拐便立刻加速左拐,不費吹灰之力便甩掉跟屁蟲。

「爸?」

「嗯?」

「方向錯了吧?」

「沒事,今天出門早了,我們兜兜風。」在中回頭看後座,給了兩個兒子一個自信的笑容。

司機發現跟丟了,今天拍不到照片估計會被他家夫人臭駡一頓了,那女人,這麼年輕就起伏無常,奈何受雇於人,不得不忍受、不得不低頭。

當他把車子停到BEL AMI的門口時,卻發現在中竟然繞路還比他先到,而且那兩個小孩不見了,只有他獨自一人,站在路邊的燈柱旁等著,一直盯著自己的方向,司機不禁心慌。在中一步一步慢慢朝他走來,他想把車開走,可惜已經晚了,在中繞到司機座的一邊,敲了敲他的車窗,他不得不緩緩降下窗子:

「你好。」在中從容。

「你、你好。」

這時候,有交警往這邊走來:

「先生,這裡不許停車的。」

「我和我朋友就說兩句,很快就好了。」在中對交警說。

「嗯!快點啊。」

「謝謝!」

在中回頭看著司機:

「下來聊幾句?」

「………」

「你手上有我的證據,我手上也有你跟蹤我的證據。」在中嚇唬對方,「如果我把你給告了,就你對你家夫人的瞭解,你覺得她會幫你出頭?」在中自信,對方不可能不跟自己來。

「………我先去停車。」

「我在大堂等你。」

「好。」

…………

 

坐好,在中環視,有天和俊秀已經按照自己希望被希澈叫去。

「請問貴姓?」在中伸出手。

對方握住:

「敝姓李。」

在中微笑,點了點自己左胸前,挑了挑眉,對方下意識地低頭看了看……自己胸前的名牌上金底黑字寫著「KIMURA」。

「……好吧,我姓木村。」

「不介意的話我就叫你木村先生了?」

「嗯……」

「你是她的司機?」

「兼管家。」

「哦,就是一腳踢全部歸你管,對吧?」

「……嗯……」

「她這些年,過得怎麼樣?」

「………」木村警惕地看著在中。

在中起身拍了拍兩邊褲袋:

「我又沒錄音,你緊張什麼?再說了,就算知道她這些年的經歷,也沒辦法保護我的兒子吧?」

木村想了想,緩緩地開口:

「我原來不是她的司機,我是先生的司機,先生也是日本人,我跟著他好多年了。先生娶了夫人之後,我便開始慢慢成了夫人的專職司機。」

「對了,」在中打斷木村,「你喝茶還是喝咖啡?」

「紅茶吧。」

「好的。」在中叫來同事,點了紅茶,還另外給自己叫了一杯咖啡。「您繼續。」

「她嫁給先生,是五六年前的事情吧,是先生的朋友把她介紹給先生的,那時候她也在日本,好像挺落魄的,她原本是先生那位朋友的女朋友……後來她和先生也熟絡了,先生剛好要到你們國家談一筆生意,就和夫人一起來了,這之後兩人就熟悉了,過不久居然結婚了,中間的事情我不是很清楚。」

「我知道你為什麼每天跟著我。」在中突然說出這麼一句。

「………」

「你知道她這幾年的故事,就不想聽聽這幾年之前幾年的故事?我和她之間的事情。」

「我知道你和她有一個兒子。」

「然後呢?你還知道什麼?」

「夫人沒再和我說其他了。」

「她現在想回來要兒子吧。」在中並非提問,而是陳述。

「………」

「你默認了。她是為了……」在中故意頓了頓,「鞏固地位?」

木村突然抬頭看著在中:

「你也調查我們夫人了?」

在中笑笑:「什麼叫“我也調查你們夫人”?難道你們夫人調查我了?」

在中的一句話讓木村無話可說,而木村的反應也讓在中知道自己的猜測果然是正確的。

 

 

允浩一早回到公司,在流覽了財經消息之後,他打開了聯合國的網站,最近,關於保護同性戀者權力的投票準備進行,不一定所有人都關注到這消息,但是允浩一直都在關注自己國家在這次投票的態度,還有三天就出結果了。隨後,他又關注了下谷歌的《IT GETS BETTER》計畫的相關消息,允浩瞭解到,本國暫時還沒有任何一個企業加入這個計畫;就算全球範圍內,到目前為止,加入這個計畫的也基本只有IT企業,PAK’s作為一個汽車企業,如果加入的話……

「咚咚咚……」有人敲門,允浩的思路被打斷了。

「進來吧。」

「允浩。」

「成宥,怎麼了?」

「董事會最近……」朴成宥欲言又止的樣子,讓允浩不詳的預感更加強烈。

「說吧。」

「不知道為什麼,最近,董事會裡有人傳言……傳言你出入夜店。」

「出入夜店?就算我出入夜店,那有什麼問題?」

「不是普通那種,是牛郎店。」

「牛郎店?為什麼會有這樣的傳聞?」

「我也不知道,我是不經意聽到我爸講電話的時候聽到的。」

「嗯。」

「你……你沒去吧?」

「當然沒有。」允浩微笑了下。

「我也不相信你會去那些地方。但是……」

「但是什麼?和我說話,不用忌諱什麼,如果真的有什麼問題,我們也要把問題說清楚才能解決,是不是?」

「嗯。我知道你和一個男人在一起很多年了。」

「嗯。」

「你們一起住在四叔的大宅裡。」

「嗯。」允浩一直沒有主動說什麼,但朴成宥如果說對了,允浩也不否認。

「那四叔……他知道嗎?」

「………」

「他默許了?」

「這件事情只有你知道?」允浩皺了皺眉頭,仿佛預示到不久的未來裡將要來臨的暴風驟雨。

「暫時是。我保證我不會說出去。但是董事會裡最近關於你的傳言不少,而且都是對你很不利的。這樣的狀況,我記得只有在你剛上任第一年的時候出現過,之後,就算大家有什麼不滿,也不會這樣惡意中傷……」朴成宥的聲音越來越小。

「謝謝你,我知道了。」

「如果你最近覺得有什麼奇怪的事情發生,一定要提高警惕,還要留意有沒有人跟蹤你。」

「嗯,我會的,謝謝!」

朴成宥誠懇地笑了笑,正要離開,允浩把他叫了回去。

「成宥啊,你看看這個。」允浩指了指螢幕。

朴成宥回頭,盯著螢幕,緩緩看向允浩:

「你想加入?」

「你的意見呢?」

「肯定會有軒然大波的,不管是在公司內部還是在社會輿論裡。」

「我覺得,對方應該已經把握到我不少資訊了,本來我加入的決心還沒那麼堅決的,現在如果我還什麼都不做,那就是坐以待斃。」

「我知道…但是……」

「你怕?你怕什麼?」

「你不想坐以待斃,但你不怕加入計畫後後果更糟糕。」

「所以只許勝利不許失敗。」

「………」朴成宥緊緊抿著嘴唇,而後說了句,「有什麼我能幫忙的?」

允浩終於露出微笑:

「幫我聯繫谷歌在我國的負責人。謝謝!」

「嗯!」

「一切保密,OK?」

「沒問題。」

「謝謝你。」

朴成宥走到總裁室門前,回頭看了允浩一眼:

「加油!」

「嗯。」

走出總裁室,朴成宥心裡默默念:允浩,謝謝你,我會盡力幫助你的。

 

聽了朴成宥帶來的資訊和忠告,允浩處處小心,和朴成宥商量之後,兩人對調了座駕,以迷惑對方的視線。朴成宥擔心允浩的處境,想請私家偵探反跟蹤對方,允浩笑說不必,原因無他,因為他知道對方的身份以及企圖,對方的目的很簡單,但是可怕的是她會被某些圖謀不軌的人利用。

「允浩……」躺在床上,在中一臉擔憂地等著比較晚洗澡的允浩。

「嗯?」允浩坐到床邊摸著在中的眉頭,「別皺眉嘛。」

「你換車了?」

「也不算。」

「到底怎麼回事?別吞吞吐吐。」

「那是成宥的車。」

「朴成宥?」

「嗯。」

「她對你做什麼了?」在中突然坐起來,允浩把手搭在在中的肩膀上,把他半個人都在懷裡。

「沒事,現在還沒什麼,就是防範於未然。」

在中半信半疑地看著允浩。

允浩摟過在中,親了親在中的額頭:

「相信我好嗎?沒事的,我們四個一定會一直在一起的。」

「嗯。」在中推開允浩,雙手捧著他的臉,沒說話,就這麼盯著允浩的眼睛,過了好一會兒,在中忍不住笑了,「你臉紅了。」

「我正想說……」

「說什麼啊?」

「你再這麼盯著我看我就忍不住想吃人了!」

「啊!」

允浩突然用力,把在中撲倒在床上,死死壓著。

「明天要不要開會?」

「不管了!」

「不行!唔……唔!」

這段時間來的小心翼翼讓大家都有點累了,突如其來的欲望或許不是突然而來而是壓抑已久的必然……

在中的腿被折成M型,小腿幾乎被擱在允浩的肩膀上了,在中兩手抱著允浩的脖子,捨不得離開允浩的吻半秒,允浩跪著突然抱起在中讓兩人換了個方向,在中突然睜大眼睛,然後又自己咯咯地笑了起來,都親不下去了,允浩輕輕咬著在中的鼻尖:

「你這小壞蛋!」

「誰是壞蛋呐?!你這大壞蛋!」

「那你要怎麼懲罰我這個大壞蛋啊?」

在中看了看允浩:

「你先放手。」

「好~」

「你……不論等下發生什麼都不許動……」

「你又想到什麼花樣啊,嗯?」允浩湊過來要吻在中。

「唔…說了不許動了……」在中躲開,允浩追著來,在中把他擋開,「信不過你。」說著在中下床,去拿了一條領帶過來。

「自己把衣服脫掉。」

「哦。」那一臉樂意啊,笑得傻子一樣。

「手,拿來。」

「綁啊?」

「嗯!」

在中把允浩的兩隻手綁在一起,領帶的另一頭還繫在床頭那兒。允浩試著動了動:

「別綁這麼緊啊……能解開嗎?」

「不能就不解了,哈哈!」

在中壓在允浩身上,從額頭、鼻尖到嘴唇,一路往下親,允浩想抱著在中,才想起手被綁住了,只好用腳夾著在中,在中卻越爬越下,允浩的腳根本夾不住要使壞的在中。在中慢慢地把允浩的褲子往下拉,一點一點的,允浩被脫光光了……

「不公平。」允浩撅著嘴。

「我會脫的。」在中了然地笑笑,然後把自己的上衣脫掉。

「還有……」

「急什麼啊……」

允浩靠著床頭,在中卻躺在床尾,兩人對看著,眼神裡充滿了挑逗的意味。

在中揉弄著自己的乳頭,一邊揉弄,一邊褪掉自己的褲子,允浩情不自禁地舔舌頭、吞口水……

待把褲子全部脫掉,在中微微張開雙腿,然後迅速合上。

「讓我看……」允浩的聲音已經有點低沉。

「看有什麼用,反正看了你又進不來。」

「………」允浩不住地舔嘴唇,因為他已經口乾舌燥得難忍。

在中左手揉弄著自己的乳頭,右手撫弄著男根,邊揉邊搓邊揉邊搓,那裡越來越硬越來越硬……但是硬的何止一個人……允浩不停地夾大腿,後來又把被子撩過來夾在兩腿之間不停地摩擦,鼻息愈重。

「在中……給我解開……快給我解開……」

「不解。」

「憋壞了……寶貝兒,聽話……」

在中還是搖搖頭,然後坐起來開始套弄自己的硬挺。允浩都快要閉上眼睛不敢繼續看下去了,但是又捨不得錯過他的寶貝兒自慰的一幕。

「允呐……」在中開始輕聲呻吟,他半眯著眼睛,口齒不是很清晰地呼喚著允浩的名字,允浩不停地掙扎,想把手上的領帶扯開,可是沒有成功。

「允浩想要嗎?」小在中已經完全貼在了在中的小腹上,小允浩也已經精神抖擻地半站立著,此時在中爬到允浩跟前,坐到允浩的大腿上,靠到允浩的耳邊呢喃:「允浩想要嗎?」

「想……在中想要我的在中……」在中主動靠近,允浩的臉貼著在中的臉,不停地摩挲著,還不住地舔在中的耳朵,在中也忍不住抱著允浩的脖子吮吻著允浩的臉頰,然後滑到允浩的嘴唇那兒,伸出舌頭舔,允浩立刻伸出舌尖回應。

互舔了一會兒,下身的摩擦已讓兩人的欲望達到不得不發洩的地步,在中忙亂地顫抖著解開允浩的領帶,允浩一下子就撲了過來,撐開在中的兩腿,要不是怕自己的寶貝兒疼,允浩早就直插進去了。

允浩把在中兩腿抬高,放到自己的肩膀上,手指粘滿潤滑劑往小口裡送去,而後溫柔地抽送。

「進來吧?」

「緊……」

「唔……」

「你再這麼撒嬌我就立刻進去!」

「唔唔唔……好了……進來吧……」在中故意把紅潤的嘴唇撅得更高。

「就說你是小壞蛋!」允浩扶著男根,慢慢插進在中張翕著的小口。「啊……」才進去一半,允浩已呻吟出聲。

「舒服嗎?」

「嗯……爽死了……」

在中故意突然收緊。

「啊!」允浩的反應讓在中發出壞笑。

允浩突然快速地抽插起來,突如其來的猛烈進攻讓在中只張開了嘴巴,叫不出聲,等緩過來,他顧不上留到嘴角邊的唾液,發出讓允浩瘋狂迷亂的呻吟:

「允呐……唔,鄭允浩……鄭允浩再快點……啊啊啊……」

允浩半眯著眼睛,看著身下的人的身體因為興奮而變得分紅,他放下左手去捏在中的點點,立刻得到在中興奮的回應。

「啊!」允浩因為在中突然夾緊叫了出來,「你再這麼來一次我就忍不住了……」允浩抽出來,翻過在中的身體讓他趴著,掰開臀瓣,重新插進去,這姿勢,更深更深……

左手套弄著在中的肉棒,右手抱住在中的細腰,允浩九淺一深地往在中深處去,只聽得肉體相碰的“啪啪”聲和愛人的喘息呻吟……

…………

待一前一後發洩過了,允浩摟過在中的腰,讓他躺在自己手臂上,在中像小孩剛睡醒午睡一樣,眯縫著眼,看到身邊的人就禁不住微笑。慢慢睜開眼睛,在中看到允浩還是在盯著自己看。

「還看呐?」

「不讓看啊?」

「讓……」

「喲,我的寶貝兒今天怎麼這麼乖,嗯?」

在中點著允浩的嘴唇:

「因為我的寶貝兒乖……」

 

 

第二天早上起來,允浩精神抖擻,雖說那事兒耗神耗體力,但和諧的那生活帶來的能量真是無限量的。

一回到公司,允浩就把朴成宥叫了進去。

「怎麼了允浩?」

「我決定加入那計畫了。」

「嗯……」

「但是要知道公司裡哪些職員是同性戀不是那麼容易,我不想貿貿然公開展開調查。」

「嗯,尤其是現在董事會裡對你的……你的性取向有那麼多傳言的時候。」

「所以我想拜託你幫忙。」

「你是希望我在私下裡調查有哪些員工是同性戀?」

「嗯,而且還願意出鏡。」

「對啊,我還忘了這一點,要出鏡。」

「嗯,歐美人出櫃都要頂住那麼大的壓力,更別說在我們國家了。那這樣吧,這方面的事情我來做。」

「你來?!」

「我會有辦法的。」

「那我呢?」

「你去幫我準備一個企劃吧,免息分期付款買車的。」

「免息啊?」

「嗯,銀行方面難度大的跟我說。」

「我會做好的,放心。」

「嗯,一定要保密,你明白我的意思,就是……」

「我爸?」

「………」允浩點頭默認。

雖然不解,但是朴成宥對允浩很有信心,他知道允浩既然決定了,一定有絕對的信心。

 

 

在中一直覺得,事情是他和俊秀媽媽之間的事情,只要讓對方打消認回俊秀的念頭就可以讓他們四個人一直在一起。他想過俊秀的媽媽會去找允浩麻煩,但是更嚴重的後果他從來沒有想過。

這幾天,女人沒有再做什麼小動作,跟蹤自己的木村也沒再出現,在中想,難道對方這樣就放棄了?

這天,吃過晚飯,他洗好碗想叫允浩下來吃水果,沒想到允浩不在主人房,在中走到書房緊閉的門前,允浩已經好一段時間沒進書房工作了。在中敲了敲門便逕自把門打開,一進去看到允浩在講電話:

【爸爸,如果……】允浩看到在中進來,欲言又止。

在中不解,看著允浩。

【允浩?】朴正國也覺得事情奇怪,【發生什麼事了?】

允浩想讓在中出去,但是不知道怎麼開口。在中也看出了什麼,但故意不離開。

【爸爸,如果,我和在中的事情被知道了……】

在中瞪大著眼睛看著允浩,電話那頭的朴正國也驚訝得一下子回不過神。

【爸?】

【發生什麼事了?是不是有人拿什麼來要脅你?】

【不是,只是……】

【如果不是那你為什麼這麼問我?你覺得你騙得了我嗎?】

【爸,如果你相信我,我保證我能處理好。】

【……我有選擇嗎?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站在一旁的在中聽不到朴正國說的話,但是僅聽允浩說的話,他能猜到個大概。

後來,朴正國沒有答應允浩任何事情,只是說讓他調查瞭解清楚事情再做決定,讓允浩先別衝動。

允浩掛了電話,想裝著若無其事地去抱在中。

「少來。」在中抬起手推開允浩,「你剛剛和爸說什麼了?什麼公開?什麼保證處理好?」

「………」

「說話!」

「就是你聽到的。」允浩說得很平靜。

「不能公開的,爸說了不能公開的,公開了那些姓朴的人會對你做什麼?!公司怎麼辦?有天怎麼辦?」

「我保證會處理好的。」

「你保證?!外面的世界你根本控制不了!」

「在中你先冷靜……」

「我怎麼冷靜?!你讓我怎麼冷靜?!」

允浩想抱在中,可是在中一再推開允浩:

「為什麼選這個時候公開?」在中問允浩,「有天還沒到十八歲,爸的身體又不好,任何不好的結果都不可以……」

「我知道,在中我知道……」允浩握住在中的雙手,「你說的我都明白,但是……」允浩噤聲。

「但是什麼?」在中看著欲言又止的允浩,忽然想到了什麼,那女人最近沒來麻煩自己,難道……

「允浩,是不是她對你做了什麼?求你不要騙我。」

「………」

「你不說我去問她!」在中推開允浩在口袋裡掏出手機。

「在中!」允浩想奪走在中手裡的電話,「在中別這樣,先聽我說!」

「讓你說你又不說!你不說就我去說!有什麼就衝我來,不讓她認俊秀的是我金在中!不要碰我兒子碰我愛的人!」

允浩拼命抱著在中,固著他的雙手:

「在中聽話……在中聽我的話好不好。」

「好……我聽,你好好說我就聽。」

「我現在也不確定是不是她。」

「不確定是不是她?還有其他人對你做什麼了?!」

「董事會裡面有關於我的不好的事情在流傳。成宥偷偷來跟我說了。」

「什麼關於你的不好的事情?」在中看著允浩,允浩卻躲開在中的眼神。「是不是……是不是關於你和我的?」

「………」

允浩的沉默讓在中對一切了然……

果然,這麼多年的平靜還是要被打破嗎?自己還是會成為他的負累……就算爸媽接受了自己,但這段關係、這段感情還是不被世人所接受的,而且,還會成為被別人攻擊的允浩的弱點。

「無論是俊秀的媽媽還是朴家的人,」允浩把下巴擱在在中的肩膀,「無論是誰都不能分開我們,知道嗎?」

「………」

「別不說話……我真的很怕你不給我回應,全世界否認我、全世界不相信我都沒關係,因為我不在乎他們……」

「嗯。」

「我知道你在想什麼!金在中你別自作聰明自以為偉大去做什麼!」

「………」

「就算你走了他們也會用別的藉口來打擊我的!你不要以為你帶著俊秀消失我鄭允浩就會沒事!」

「………」

「說話!金在中你說話!」

「那我能為你做什麼?」

「待在我身邊……跟你說一件事,是秘密來的,連我爸媽都不知道。」

在中回頭,看著微微皺眉的允浩:

「嗯……」

「你答應我,連俊秀和有天都不能說。」

「嗯。」

「其實……只要金在中在鄭允浩身邊,鄭允浩就是無所不能的超人。」

「………」

「好笑吧?好笑吧?不好笑嗎?」

「……被你氣死了還好笑……下來吃水果吧……」

「嘿嘿,好啊!」

 

 

雖然,允浩沒有接受朴成宥的建議請私家偵探跟蹤那女人,但是在中卻這麼做了。

「希澈……」

「嗯?」

「想找你幫個忙,你認識的人比較多。」

「說吧。」

「……認識私家偵探嗎?」

「你男人出軌?!」

「不是!」

「行行行,不是,你別緊張,想吃人一樣,嚇死人。為什麼要找私家偵探?」

「你能別問嗎?」

「你當我是朋友嗎?」

「……我……俊秀的媽媽回來了。」

「……什、什麼?俊秀的……媽媽?」

「嗯。」

「她想把俊秀要回去?」

「應該是。」

「那你為什麼要找私家偵探?直接把那女人罵回去就行了!你斯文你不好意思罵你找我!」

「不是…不是這麼簡單。」

「怎麼說?」

「最近允浩好像有點麻煩,董事會的人找他麻煩,我不知道是不是和她有關,所以我想調查清楚。」

「這樣……我可以給你介紹……但是收費……」

「多少我都給。只要可以幫到允浩什麼代價都無所謂。」

「……你啊……」

希澈看著在中離開他的房間,想笑在中傻,但是突然又覺得,能找到一個值得自己不顧代價付出的人,或許才是最大的幸福。

 

 

朴成宥根據允浩的指示,一步一步秘密地開展著關於分期付款賣車的事情,他一方面要防著自己的爸爸,一方面要又要從自己爸爸那裡得到董事會裡對允浩不利那個小集團的訊息。

最近,朴正華總是一吃完飯就在書房裡待著,一待就是一整晚,他在裡面的時候讓所有人都別進去,甚至是他的親生兒子朴成宥也不行。

「張媽。」朴成宥叫住拿著參茶準備進書房的傭人。

「少爺?有什麼事嗎?」

「我拿進去吧。」

「但是老爺說一定要我進去。」

「我是他兒子,沒事。」朴成宥笑嘻嘻地看著張媽,張媽想想,也對,人家親生父子呢,便把手裡的託盤遞給了朴成宥。

“咚咚咚!”朴成宥按照家裡的規矩敲了三下門便逕自開門。

「照片一上報紙你就把手裡七成股票拋掉。」這是朴成宥一進門聽到的一句話。

一見進來的不是張媽,朴正華立刻不再說話,裝著沒事人一樣把電話掛掉:

「張媽呢?為什麼是你來送蔘茶?」

「我給我爸送蔘茶還不行啊?」

「哈哈!當然不是!我兒子現在這麼懂事了……還會給爸爸端茶了。」

這時候朴成宥的電話突然想起,他從褲子的口袋裡掏出電話:

【喂?LINDA?回頭打給你。】說完對朴正華尷尬地笑了笑。

「女朋友啊?」

「不是。」

「你又換新手機了?」

「嗯,今天下午才剛從美國送來的。」說著放到朴正華眼前,「爸你喜歡嗎?」

「我都這麼老了,電話能打進來打出去就行了。你也別老是浪費錢在這些地方,知道嗎?」

「嗯……爸,那我先出去了。」

「好。」

朴成宥剛出去,朴正華又拿起話筒,按了幾下,對方便接起了電話:

【剛剛怎麼了?】

【我兒子突然進來了。】

【成宥?】

【嗯。】

【你兒子進來你還這麼緊張?你現在做的他都不知道?你們是親父子啊!】

【商場上談血緣關係?我覺得他和那個鄭允浩挺好的,不過……】

【不過什麼?】

【不用怎麼防他,他還小,跟所有有錢的少爺一樣,女人、玩樂,也就那樣,哈哈!】

【你還笑?】

【等等吧,等PAK’s到了我手上我再教他也不晚,那一天也不遠了。哈哈!】

門外朴成宥的身影慢慢遠離。

…………

 

睡覺前,朴成宥找到他媽媽:

「媽……」

「怎麼了?」

「這個,給爸爸吧。」

「什麼來的?手機?」

「嗯。」

「新買的?」

「嗯,今天才到的,爸說得對,年輕人不該老講享受,倒是他老人家,辛苦這麼多年了,這個,給他吧,我用舊的那個就好了。」

「我的兒子,今天怎麼了?」

「媽……」

「好好好,我給他,他用不用是他的事啊。」

「不行!你一定要讓他用!」

「你這孩子,行,一定讓他用!」

「謝謝媽,媽晚安。」

離開了父母的臥室,朴成宥回到自己的房間,躺在床上,表情有點莫名。

爸……我會讓你知道我不是那種無所作為的紈絝弟子。公司在誰的手上才真的有作為那公司就應該在誰手上,爸,對不起。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