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 6

金在中傷好的時候鄭允浩說什麼也要請一天假,說是要帶在中去一個地方。

秘密基地?金在中想起自己的小時候。可是自己幼時的秘密基地也只是家裡花園的小角落,有一天媽媽把自己藏在那裡親戚偷偷給自己買的玩具找出來了,當時的自己還哭了好久,不過以為會批評自己的媽媽並沒有說什麼。似乎小的時候就這麼一個地方,然後就去了上學,就算去別的地方旅遊,也只是在人山人海中躲在爸媽的懷裡,看著玩不了的東西然後在照相機前走神。

在中是懷著期待和鄭允浩一同前行的,但是那期待只是停留於剛開始的時候,在鄭允浩一遍又一遍的「轉過這個彎下條山路就到了」中依舊沒有看到終點的身影時,傷剛好並且平時少有爬山的在中被渾身的疲累擊垮了……

坐在石頭上用手搧風,熱得渾身都發燙,像被煮了一樣。看允浩像是很急很趕時間的樣子,但在中自己也沒有辦法啊,現在那兩條腿的主人已經不是金在中了。

「來。」

看著允浩蹲在自己面前,在中有些茫然。

「我們要快點,不然回來的時候天黑的話就沒法走了。」

在中還是很猶豫,但是想到天黑回不去的話就太慘了,於是有些遲疑地趴在允浩汗濕的背上,本來還擔心鄭允浩體力透支來著,結果看著允浩背著自己依舊健步如飛,心裡不禁感慨,這人還不是一般的壯啊……

 

其實也沒走多遠,這次鄭允浩所言的「轉過這個彎下條山路就到了」是真的了。

鄭允浩說什麼也要帶自己來的地方,是一條河。河都見過,但是眼前的這條夾在兩座大山間的河確實給了在中視覺上的衝擊。

因為不是汛期,所以靠近一邊山的地方露出一塊平地,上面有軟軟的草。而對面的山像是絕壁一樣,幾乎垂直的一面上竟然盛開著無數雪白的野百合,一欉一欉地橫亙在山間,和下面宛如綢帶般的河相互映襯,美不勝收。

「漂亮吧?」鄭允浩有些得意,就在在中還沉浸在這震撼的美麗中無法自拔時,允浩脫了鞋挽起褲腿啪嗒啪嗒地就下河了……

金在中有些好奇地看在在河裡摸來摸去的鄭允浩,看他的樣子不像是捉魚更不會是洗澡(……)。

「在中,快過來!」鄭允浩向金在中招手,手上還帶著泥。

靠近了的金在中驚訝的發現,鄭允浩在淺水的地方掏了一個坑,裡面躺著漂亮石頭。

「去年的這個時候,水退過了這裡,這裡還是一片草地呢。」鄭允浩把石頭一個一個地扔在岸上。

「我在很早以前就發現了這裡,我每年都會把我在河裡找到的神奇的石頭存起來,然後給它們搬一個家。」鄭允浩邊說邊繼續手裡的活,金在中也幫他取,但是心裡還是不明白,不就是一堆石頭嘛,至於嘛……也夠神奇的,雖然每年換個地方,但是那麼長的時候都沒把它們的窩衝垮再把他們沖走。

 

不一會兒兩人就搬完了石頭。金在中坐在草地上,聽著鄭允浩給自己解釋。

「這條河的上游有很多漂亮的石頭,住那裡的人把他們賣到城裡還很值錢的。」

「我每年都會在這個時候來找,畢竟沖到這裡的值錢的石頭很少了。而且每年只有這一段時間水會退下去,不然會被水沖走呢……」

「我想把這些時候收集起來有機會去賣錢,然後我就可以靠這些錢去找我的親生爸媽……」

「爸爸小的時候就給我講過,我親生爸媽應該就住在河的上游。說不定我撿到的某個石頭是從我爸媽手裡落下的呢……」

「我一直不敢把這些帶回家,怕家裡的爸媽誤會我不喜歡他們只顧著找親生爸媽,所以就挖洞埋好它們。在中,你不要告訴爸媽好不好……」

在中看著允浩坐在那裡寶貝地摸著每塊石頭,心裡泛起一絲酸澀。鄭允浩他不知道,這些石頭應該是上游的岩洞裡產的瑪瑙等天然原礦石,因而肯定也不會知道既然上游的人有這麼好的資源絕對不會有不好的家庭條件,所以被爸媽拋棄估計不會是家裡養不起的原因。聽大叔說鄭允浩被放在門前時腦袋有受傷,估計那時是放棄了這個孩子。但是丟掉他的親生爸媽不知道,鄭允浩一直都還想找他們,還堅持幹著這樣被自己認為是富有希望的事情,十年如一日。

在中拿起石頭看了看,然後笑著對允浩說,「允浩,我們今天一起來找好不好?」

鄭允浩的眼睛暫態因興奮而睜大,臉上的笑容燦爛炫目。

「好!」

脫了鞋跟著鄭允浩下了河,一邊在河裡努力摸索尋找著,一邊聽鄭允浩將以前他找石頭的趣事。

陽光很亮很薄,空氣裡還有淡淡的花香。清澈的水吻過腳,流過一路的粼粼波光。

金在中轉過頭看著旁邊一臉認真的鄭允浩,後悔剛剛鄭允浩講他的秘密給自己聽時沒給他一個擁抱。這樣善良而可愛的弟弟,是需要愛和依靠的,難道不是嗎?

 

直到暮色染過兩人被太陽曬得微紅的臉時,兩人才反映過來要來不及了。

選好了位置,挖了一個深深的坑,然後把石頭一顆一顆放進去。

金在中看著手中這兩顆今天新找的石頭。很巧合的是,他們各自尋找的不同的兩顆竟然有互補的花紋,在光滑半透明的石頭裡,蜿蜒著溫暖的紋路。小心地把兩顆放進去,幫鄭允浩填土踩實。再抬頭時,天色已經暗下去了。

「怎麼辦?」金在中看著暗下去的天,莫名的,心裡竟沒有擔心什麼回不回去安不安全,好像潛意識裡知道和鄭允浩在一起會很放心。況且今日過得太開心,那些掃興的情緒根本就進入不了大腦。

「天黑就不能趕路了,只有在這兒住一晚了。」鄭允浩看了看周圍的環境,目光最後落在不遠處的山洞。

金在中順著鄭允浩的目光看過去,難道住哪裡?那個像猿人住的、重點是已經小的不能再小的、如同是豎起掛在山壁上的坑一樣的洞裡?天……

當金在中還在邊抱怨那個洞邊不情願地向它移過去時,瞬息萬變的老天下起了雨。當兩人飛速地躲進洞裡時,風雨大作讓沒怎麼見過這情形的金在中未免有些害怕。當兩人發現這個洞只夠他們挨著坐時,擔心著今晚如何睡的金在中轉向鄭允浩的臉露出了難色。當鄭允浩說出下一句話時,金在中完全愣了。

「我抱你吧,在中,」還不容許金在中給出任何反應,鄭允浩已經迅速地伸長腿,一把把在中拉進懷裡,「好好睡,明兒一早要趕回去,不然爸媽又要罵我了。」

趴在鄭允浩懷裡的金在中臉有些發熱,尤其是接觸到鄭允浩溫熱的皮膚時,不由得心跳加快。搖搖頭,這想著什麼呢……看著鄭允浩已經閉眼休息了,金在中笑了笑,安心地尋夢去了。

好像在那個夢裡,那個有些難過地說著關於他的秘密的鄭允浩找到了自己的爸媽,他高興地抱著自己。溫暖如春。

 

 

 

 

Part 7

晨光熹微,金在中緩緩地睜開眼,一睜開眼就被眼前僅僅和自己保持幾釐米距離的鄭允浩的臉嚇得半死。

驚嚇過後才慢慢想起昨天發生的事情,然後開始有心情打量起眼前的臉龐。

鼻子很帥啊,嘴唇很性感耶,阿西,嘴上這顆小痣可愛啊……

直到鄭允浩在自己的目光中醒來時,金在中才意識到剛剛自己的舉動和辦公室裡那群對著自己發花癡的女人沒有什麼差別,於是飛快地站起來,卻猛地撞上洞頂,驚呼一聲之後再次落入鄭允浩的懷中。慌亂大於疼痛,雙手本能地亂抓,然後就在那一瞬間,世界靜止了。

金在中知道他自己在慌亂中抓到哪兒了,鄭允浩也知道自己剛醒就被莫名其妙的金在中抓到哪兒了。

尷尬一陣比一陣來得猛烈。在金在中沒反映過來鬆手那個地方逐漸變硬的時刻,尷尬升至最高點,完全有打破吉尼斯記錄之勢,帶著熊熊烈火,從鄭允浩那在金在中手中的某物燃燒至鄭允浩的臉,烘烤著鄭允浩懷中的肇事者。

鄭允浩想哭的心情都有了。

他不明白自己是怎麼一回事,為什麼那麼難受,他想要得到什麼,但是潛意識裡又覺得很尷尬。還有身上的金在中一臉的驚悚恐懼外加尷尬愧疚讓自己徹底地毛骨悚然,然而就算這毛骨悚然來得氣勢洶洶,也絲毫不能阻止身體內某種難受的感覺,看著自己的褲子被撐起來,渾身像被什麼東西咬一樣……

金在中終於反應過來發生了什麼事。眼前紅得想被染過一樣的鄭允浩不用想就是一個連自己動手都沒有過的純情小處男,也是,他那心思和智商還不允許他能明白這些……呃,關於人類最原始最本質的東西。很難過吧,唉,作為大哥肯定要幫幫現在肯定快受不了的弟弟咯。

 

這回,鄭允浩想死的心情都有了。他看著金在中帶著一副了然的表情,在自己懷中坐起來,然後毫無尷尬之意地解開自己的褲子,然後握著自己的那個地方動作著。明明很尷尬,可卻無法阻止體內那種奔騰的快感。神啊,能不能告訴我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在中到底在幹什麼啊?!!

呻吟從鄭允浩口中難耐地吐出,看著在中用雙手努力地套弄著那裡,心裡想要更多這樣的快感。從來沒有過的感覺,從來沒有過的舒服的感覺。

「啊……」終於鄭允浩在金在中手中釋放了。本來還在想著要怎樣向心思單純像孩子一樣的鄭允浩解釋這件事的金在中卻突然鬱悶了。

他不安地從鄭允浩懷裡挪出來,背對著鄭允浩站在洞外面。

「允浩啊,快把褲子穿上吧。我們允浩剛剛是身體生病了,這是正常的哦……呃,作為哥哥呢,我就幫允浩醫好了……」金在中握著拳努力告訴自己要淡定。

「這樣啊,可是在中,剛剛我覺得很舒服啊,不像是生病呢……」鄭允浩穿上褲子,有些不解又有些不好意思地走出來,他撓撓頭,不知道該說什麼。就這樣揪著頭髮走到金在中面前,看到金在中紅紅的臉覺得莫名其妙,視線不經意地向下一掃。

「啊,在中,你也生病了!!」

鄭允浩那一聲緊張的驚呼讓金在中剛剛就想死的心情在碎碎念裡默默地把上帝觀音釋迦摩尼全部殺了一遍。

「在中,你別動,你會沒事的!」鄭允浩一臉緊張,迅速地把金在中往懷裡一抱,再往洞裡一放,飛快地坐在金在中的腿上,像剛剛金在中對自己一樣,「在中,我來幫你,在中不要怕,我一定會幫在中醫好的……」

金在中絕望地閉上雙眼,頭靠在洞壁上。這是怎樣??自己剛剛幫鄭允浩解決就算了,重點是為什麼自己會有反應?好吧,這是早上可以諒解。但重點的重點是為什麼要那麼給鄭允浩解釋?好吧,這是慌亂沒有動腦的結果。但重點的重點的重點是,為什麼鄭允浩的學習能力那麼強啊,現在自己又是怎樣?啊,為什麼會在鄭允浩手中覺得舒服,為什麼會發出那麼難為情的聲音??oh,上帝觀音釋迦摩尼啊,剛剛殺你們那是我自己YY的,何必當真了呢?何必當真了後真的來懲罰我呢?

 

鄭允浩努力地學者剛剛金在中的動作,聽著金在中發出的聲音更加緊張起來。剛剛自己在生病的時候也發出過這樣的聲音,但是沒有在中這麼厲害啊,臉也沒有在中那麼紅啊,該不會是在中真的很嚴重吧?

就在鄭允浩緊張地胡思亂想時,金在中終於釋放了,他舒服地吐出一口氣,意識還沒有完全清醒就看到鄭允浩滿臉關切地將自己攬入懷裡。

「在中,在中你還好吧?」看到金在中在喘息,鄭允浩輕輕地撫著他的背,用自己的臉貼向金在中的額頭,還好,不燙……

「沒事,」身體本來就沒有恢復好,加之這麼長一段時間裡突然做了和尚幾乎吃素還沒有女人連自己解決都基本沒有,因而覺得很沒力氣。金在中靠著鄭允浩的肩,看著他緊張而關切的模樣突然覺得前所未有的安心,「允浩,我沒事,我們回去吧,不然大叔大嬸會擔心的。」

鄭允浩還擔心著金在中,但想到爸媽看到他們一晚上都沒回去肯定擔心地要死,本來還想讓金在中再休息休息,這下不得不開始趕路了。

「來,在中。」鄭允浩在金在中面前蹲下,「你身體還沒好,我背你。」

金在中想要解釋,但是鄭允浩已經顧不得那麼多了,一把抓過他,背起來就走。

 

金在中趴在鄭允浩寬闊而溫暖的背上,聽著鄭允浩時不時給自己講的故事,吃著鄭允浩一路上摘的果子,突然覺得心裡泛起了一種莫名的感覺。那種感覺和自己對妹妹時不同,那就意味著似乎和對弟弟一樣的感情偏了軌。金在中搖搖頭,想那麼多幹嘛?

偏頭看了看鄭允浩臉上的汗,是不是出車禍的那天他也是這樣背著自己走了那麼遠的路?想到這裡金在中不禁伸出手,擦了擦鄭允浩臉上的汗,雙手輕輕地環在鄭允浩還浸著汗的脖子上,「允浩啊,我給你唱首歌吧。」

「好啊好啊,在中要唱什麼啊?」鄭允浩激動起來。自己特別喜歡聽別人唱歌。小的時候,自己有偷偷地跑到鎮上的小學去看那些小朋友上課,那裡有老師,那老師還會彈一種很神奇的東西,聲音很好聽。那老師還會教他們唱歌,唱的是什麼來著,哦,什麼世上什麼有媽媽好來著。回來後,自己還哼了好幾天呢,可是後來爸爸生了一場大病,也不去鎮上賣菜了,所以,自己再也沒有聽過那好聽的歌聲了。

「嗯,是我挺喜歡的一首歌呢。」金在中清了清嗓子,鄭允浩更是期待到停了下來,忘了趕路。

 

「就算睜眼也無法看到你 在疲憊的回憶裡 我找不到你的心

哭了很多 不會再疲憊了 就只是想像 看到你就會好了

想要守護 連同你不對的壞習慣

辛苦的日子也會讓它變得開心

會有些辛苦的 會告訴你我愛你

知道你先來到我的懷抱那天……」

 

溫暖動聽的歌聲讓鄭允浩徹徹底底地陶醉了,以至於金在中唱完的時候都忘了給出任何反應。

「喂,好聽嗎?幹嘛不講話?」金在中拍了下鄭允浩的肩。

「在中啊,可以給我唱這首歌嗎?」鄭允浩轉過頭對著金在中笑了笑,然後開始認真地哼著,「世上……媽媽好……」

突然覺得鼻子有些酸。那個傻小子沒有讀過書吧,這是早就想到的結果,可是看到他一臉認真的表情,心裡會覺得很難過。是喜歡這首歌嗎,還是知道這首歌想要得到媽媽的好?

「在中啊,我只會唱這一句,後面的都不會了,那還是我很小的時候聽到的呢。」

「沒關係,我會啊,」金在中把頭擱在鄭允浩的肩頭,靠近他的耳朵,輕輕地,軟軟地唱起了那首歌。

清晨的山路格外寧靜,而他的步子不緩不慢,像被呵護的心一般帶著安定的頻率。

他說,「在中啊,你唱的比那老師還好聽。」

他說,「在中啊,世上不是只有媽媽好,我有在中也很好啊,哈哈哈……」

 

 

 

 

 

 

Part 8

回到家的時候,大叔大嬸果然是擔心了整整一夜,不過幸好他們沒有衝動地跑去找他們,不然出了什麼意外可不好。

太陽已經升得很高了,深秋的光帶著薄薄的金黃,塵埃浮動,恰似彙聚的閃亮在光裡慢慢地翻騰。

簡單地休息後,鄭允浩在下午便回到工地上繼續幹活去了。

無聊的金在中繼續把過去的一天多的事情在腦裡回想了一遍,越想便越覺得世界都開始變得瘋狂,尤其是今天早上,簡直是不堪回首啊……不過還好,鄭允浩應該什麼都不知道吧,不然自己怎麼好意思面對他?不過話說回來,那小子早上那那句「在中啊,世上不是只有媽媽好,我有在中也很好啊」確實讓自己有那麼點感動。

 

果然,鄭允浩不在身邊的日子無聊到一個境界。完全無聊的金在中在屋裡想盡辦法耗時間,怎料,原本安靜的家卻被一個人的闖入改變了。

「咳咳……」那人剛想開口卻被口水嗆住,「鄭,鄭,鄭允浩出事了,你們跟我來!」

大叔大嬸放下手中的活也跟著出去了,金在中只知道跟著那人在不平坦的幾乎沒有走過的山路上一個勁兒地跑,完全忘了疲累與恐懼。

也不知道跑了多久,顧不得喘一口氣的金在中在一看到人群就飛速地跑過去。

「允浩,允浩!」金在中撥開人群,映入眼簾的是躺在地上快沒有意識的鄭允浩,他的一隻腿受傷了,有不少血,重點是,那一大塊地方已經烏得發黑了。

「這是怎麼了?」大叔大嬸跑過去,忙著扶著鄭允浩。

「他被蛇咬了,我們剛剛才發現,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其他工人解釋道。

心砰砰直跳,金在中已經忘了自己對血的噁心,他抬起鄭允浩的腿放在自己的腿上,然後俯下身,就著蛇咬的傷口用力地吸著血。他不知道這個方法行不行,但是以前看電視劇什麼的裡面都是這樣的。在吸了一段時間後,鄭允浩竟然恢復了一點意識。金在中抹了抹嘴上的血,拉起鄭允浩背在背上,轉身對大叔大嬸說,「大叔,你們這兒有醫生不,快把他請到家裡來,大嬸,你帶路,我們回家!」

來通知他們的那個工人也跟著他們,幫著金在中扶住他背上的鄭允浩。

回去的山路很難走,走到後面腿幾乎都在抖,可是感覺到背上的呼吸越來越弱,金在中咬咬牙,一刻不停地往家裡趕。

 

好不容易回到家,大叔請來的村上的醫生已經在家裡等了。金在中將鄭允浩放在床上,胸腔劇烈地起伏,他注意到大叔大嬸看著醫生給鄭允浩看病時的表情除了擔憂還有另一種無措,想必家裡是沒有什麼錢來給醫生。金在中撫上自己的小拇指,那顆伴隨了自己快十年的戒指在手的撫摸下不再冰涼。

醫生說鄭允浩是被五步蛇咬了的,由於時間有些久了,需要治療一段時間,而他的方法也是土方子,能不能治好還是一個問題。

醫生寫下需要的藥品。

「醫生,家裡也沒錢了,您把這個收下吧,」在中把戒指取下來放在醫生的手中,「醫生啊,我們允浩還要靠您好好治啊。」

大叔大嬸看到金在中這個舉動,不禁紅了眼。還來不及說上半句感謝,醫生便推辭了在中的好意。

「你們還是留著這個去買藥吧,有些藥你們跟著我去山上找,有些藥,還是需要到鎮上買。我也只是說說辦法,沒必要收錢,救人要緊啊……」

醫生開始給大叔大嬸說要去什麼地方采什麼藥,畢竟他們也是在山上生活了這麼多年的老人了,很多東西都很熟悉。金在中坐在床邊,看著一臉蒼白閉著眼呼吸微弱的鄭允浩,輕輕地撫上他的臉,擦掉臉上的冷汗,心裡默默地告訴自己,一定會好起來的。允浩。

 

每天早上一大早起來和醫生出去採藥,在滿山的草木中,一點點撥開每寸土地上的草蔓,尋找著記下來的藥的樣子。大叔拿著戒指去鎮裡換錢買藥去了,臨走前在中不斷叮囑大叔,這戒指大約值的價錢,要大叔不要上當輕易把它當了,不然後面給允浩買藥買吃的的錢就沒有了。大媽則留在家裡照顧允浩。鄭允浩依然昏迷,腿上那一塊受傷的地方變得越來越嚴重。

中午金在中渾身是汗地趕回家,把找到的草藥按類別分好,有些熬藥有些研磨好用來敷。昏迷中的鄭允浩完全沒有辦法喝下任何東西,不停地從嘴邊流下來,大嬸看著眼淚都急出來了,買完藥剛出鎮上趕回來的大叔也異常擔心,看著剛剛買回來的一大堆藥,要是允浩吃不下去怎麼才能好呢?

「大嬸,幫我再盛一碗藥來。」金在中擦了擦流到允浩脖子處的藥,接過大嬸遞來的藥,喝下一口,然後扳開鄭允浩閉上的嘴,緩緩地把藥餵進去。

藥的味道又臭又苦,心裡泛著一陣陣的噁心,有好幾次餵完就開始乾嘔,嘔的眼淚直往下掉。金在中把鎮上買來的西藥研成粉,和著水,忍住苦餵給鄭允浩。餵完藥還來不及漱口,又拿來一碗溫水一口一口地餵給已經一天多沒有喝水的鄭允浩。

大叔大嬸看著金在中用嘴把藥餵完,心裡的感激已經找不到言辭來表達,他們唯一能做的,大概就是好好去找藥好好照顧鄭允浩。

 

晚上,金在中和鄭允浩睡在一起,因為昏迷中的鄭允浩有時會因為毒發而抽搐,而根據醫生說,吃了藥後,抽搐的時候意識會變得清醒,因而會很清晰地感覺到疼痛。金在中抱著鄭允浩微涼的身體,每當他開始抽搐時,他就不停地幫鄭允浩按摩著腿和手。意識清醒但是並未醒來的鄭允浩會不停地呻吟,每一次抽搐都像是死過一次一樣,把渾身的力氣抽完,完全癱軟在床上不省人事。

金在中把抽搐完的鄭允浩摟緊懷裡,心裡的害怕不斷地滋生,伸向他鼻子探鼻息的手顫抖地厲害,感覺到有呼吸的存在,立刻便放心地舒一口氣。

「允浩啊,你不能這樣子死掉啊,你那麼好,還那麼年輕……」

「你不是說要我教你唱歌嗎,那就更不能這樣子離開了……」

金在中在鄭允浩耳邊喃喃著。他真的害怕,害怕自己抱著鄭允浩睡過去醒來時懷裡只剩下冰冷的沒有呼吸的身體。因而整夜整夜地淺眠,隔一段時間便會驚醒,擔心地去探鼻息,然後稍微放下心來蓋好被子繼續睡。

 

 

 

 

 

 

Part 9

鄭允浩是在第六天的中午醒來的。彼時腿上的傷已經有了明顯的好轉。

他吃力地睜開眼,緩緩地轉動頭,剛剛轉向門口便看到渾身是泥的金在中愣在那裡,草藥掉了一地。

半晌,金在中又驚又喜地跑過去,一把抱住鄭允浩。

「允浩,你終於醒了……」

鄭允浩想說什麼,可是張著嘴發不出任何聲音,太過虛弱又太過於疼痛。他吃力地抬起手,撫上金在中臉上的淚,微弱到不努力捕捉便會消失的聲音在一聲聲喚著,「在中,在中……」

金在中握住鄭允浩放在他臉上的手,「醒了就好,我們允浩真棒。」

 

鄭允浩的傷一天一天地好轉,能下床行走了,但身體依然還很虛弱。金在中寸步不離地陪著他,看著金在中忙這忙那地照顧自己,鄭允浩總是會覺得特別不忍和幸福。不忍的是,看到在中就這麼因辛苦勞累而瘦下去,幸福的是,自己總是覺得,只要有在中在,自己就算是被親生爸媽拋棄,自己也還是最幸福的人。

得知第二天是鄭允浩的生日,金在中特地拿著剩下的錢去其他家換了些東西來。

他偷偷地準備著,打算給鄭允浩過一個快樂的生日。

第二天早上醒來的時候,鄭允浩便發現身旁的金在中不見了,正打算起床去找在中,就看到在中端著一碗熱氣騰騰的東西進來了。

那是一碗麵,裡面有兩個蛋。

「今天是我們允浩二十五歲的生日,來,快坐起來吃麵。這長壽麵要早上起來就吃的。」金在中笑著說。

鄭允浩的眼睛逐漸變得濕潤。這是他第一次吃所謂的長壽麵,過去二十多年裡連吃麵和蛋的次數都少之又少。重點是,這是金在中親手為他煮的,在他自己都要忘了今天是什麼日子的時候,笑得像天使一樣的金在中端著麵出現在他面前。

「還愣著幹什麼,允浩吃了這碗麵就會長壽,幸福,快樂,來快點吃。」

終於忍不住流淚,鄭允浩一邊大口吃著麵,一邊帶著淚衝著在中笑。此刻的他真的覺得幸福快樂,想要在中一直都在他身邊,那比長壽更好吧。

「今天允浩生日,所以就在這裡休息,晚上等大叔大嬸回來,我們一起給允浩慶祝生日怎麼樣?」在中拿著碗準備離開,卻在起身時被鄭允浩抱住。

那一個擁抱到底有多麼偏離軌道,金在中不願意想。但那個擁抱是有多麼地令人心動,金在中和鄭允浩都知道。金在中轉過身,手撫摸著鄭允浩的頭髮,一下一下輕柔的梳理比得上任何一句溫暖的耳語。而那個安靜的清晨,陽光落下來,恰好溫暖了整個房間。

 

晚上,昏黃的燈照著房間,大叔大嬸和鄭允浩都坐在桌旁。鄭允浩好奇地沒法,怎奈金在中不許他們來廚房半步。大叔大嬸心裡到是明白幾分,看著昨天在中從別家換來的東西就知道在中要做好吃的,但到底是什麼他們還是蠻好奇的。

鄭允浩伸長脖子往廚房裡看,但除了在中偶爾晃過來的背影什麼都看不到。但是這絲毫不影響心裡的愉悅。那種躍動在期待裡的興奮足以把等待看成是享受,這是過去的二十多年裡沒有的。要是那天沒有看到受傷的在中呢,那麼此刻自己還是剛剛幹活回來吃一大碗乾飯,然後去砍柴,又或者在被蛇咬後就死了。

鄭允浩想起早上的麵,想起金在中的笑容,不由得笑得臉都皺到一塊兒去了,連大叔在那兒嘀咕「幹什麼這麼高興」也沒有聽到。

「當當當當……」金在中端著一個大鍋進來了,鄭允浩暫態激動起來。

「我們一起祝鄭允浩二十五歲生日快樂!」金在中揭開鍋,裡面躺著他一下午加一晚上的勞動成果——金在中自製蛋糕。

只是普通的糕而已,上面放著金在中出去找的果子,考慮到鄭允浩和大叔大嬸都不認識字所以就沒有寫什麼“鄭允浩生日快樂”之類的。

大叔大嬸看到這麼漂亮的蛋糕笑得很開心,鄭允浩更是笑得眼睛都沒了。

「等一下!」在中從包裡拿出一支白蠟燭和火柴。

燭光在關了燈的房子裡亮了起來。金在中笑了笑,心想今天找了那麼久的蠟燭也值得哈。

「祝你生日快樂,祝你生日快樂……」金在中拍著手唱起來,大叔大嬸也高興地和他一起拍手。

微弱的燭光裡,鄭允浩一直看著金在中的笑臉,耳際彌漫著他甜美的歌聲,心裡上演了怎樣的潮起潮湧只有鄭允浩自己知道。

「來來,允浩這樣,心裡默默許願。」在中雙手合十給鄭允浩做著示範,「許完願就吹蠟燭,然後我們允浩的願望就會實現……」

鄭允浩在心裡默念了一句,然後一口氣吹滅蠟燭。燈亮起來,金在中高興地給大叔大嬸和鄭允浩切蛋糕。鄭允浩幾乎是看得癡了,那樣高興地笑著的金在中,那樣美好的金在中。鼻子的酸楚已經顧不得了,剛剛在中說願望會實現對不對,那一定要實現啊,二十五年的第一個願望。

鄭允浩格外珍惜地吃著蛋糕,時不時偷偷看在中一眼,笑容立即就點亮了夜晚。

在中,謝謝你。

我的第一個願望是,我要和在中永遠在一起。

 

 

 

 

 

Part 10

由於昨天晚上和大叔大嬸以及鄭允浩他們又唱又鬧累得不行,清晨醒來時天已經大亮了。

金在中坐起來,滿足地伸了一個懶腰,還沒把手放下就看到鄭允浩一臉驚恐害怕地跑進來。

「在中,在中!」金在中甚至在鄭允浩眼裡看到了眼淚。到底是什麼事情讓他又怕又急地成了這副模樣。

金在中立即起床跟著鄭允浩出去。

一出門,金在中便愣在那裡。

門外站著不少人。

「少爺!」

「老闆!」

「哥——」

「兒子——」

一群人在看到金在中後明顯地激動到不能自已,尤其是金美妍直接衝上去掛在金在中身上一個勁兒地叫著「哥」。

金在中終於晃過神來,這不是夢,家人終於找過來了,但是為什麼沒有想像中那麼激動?

看著眼前的女孩抱著金在中親昵得沒法,鄭允浩默默地鬆開了原本牽著金在中的手。

「允浩,」在中感覺到鄭允浩的動作,「不用怕,這是我的家人。大叔大嬸,不用擔心哈。」

鄭允浩小心地看著眼前的人,他們都穿地很漂亮,都很有錢的樣子,尤其是那個女孩子,長這麼大都沒有看過打扮地這麼漂亮的女孩子,所以在中應該很喜歡她吧。可是自己並不是因為不知道他們是誰而害怕,相反,真是意識到他們是誰了才膽怯。在中會跟著他們離開。

 

大叔大嬸熱情地招呼金在中的家人進屋坐,保鏢助手們留在門口,那陣勢讓大叔大嬸不禁感嘆,很有錢呐。

金美妍拉著金在中問長問短,看到哥哥瘦了好多心疼極了。在中的母親和大叔大嬸交談著,言辭裡盡是不盡的感激。五個人坐在小桌子邊,有說有笑,鄭允浩看了看正寵溺地和金美妍講話的金在中,默默地轉身進了屋。

他掩上門,從抽屜裡拿出昨晚上的那支蠟燭。在中說對它許願就會實現啊。從包裡掏出火柴點燃,雙手合十心裡默念著一句話,然後認真地把它吹滅。再點燃,許願,吹滅。許很多次願肯定會實現吧。他的願望已經變了,他看到見到家人的金在中那麼高興所以他也希望在中跟著家人回去,因此他的願望還是那樣簡單,他希望在中常回來。鄭允浩看著漸漸變短的蠟燭,又不忍心再次把它點燃,怕它就這麼沒了,好像已經許了很多次願了,那在中應該會回來很多次,要是以後想在中的時候,再許願好了。

 

金美妍那個丫頭對於哥哥這段時間的經歷好奇到不行,不停地讓在中給她一一講述。在聽到關於鄭允浩的故事時暫態對救了自己哥哥的他充滿好感,然後奔進屋,硬是把鄭允浩拖出來要鄭允浩陪她玩。

整整一上午就在聊天中度過,金在中給母親講了自己對這家人的感情和自己想要資助這個貧困地區的想法,母親到是格外贊同,還說等出差的父親回來一定也要帶他過來,一定要好好援助這個地方。

午飯是金母帶過來的,在得知在中在這個地方的時候,想到兒子的生活肯定很艱辛,趕過來時就帶好了衣服和食物。在看著兒子完好地立在自己面前時,真的激動到想要流淚。

飯桌上金美妍還是喳喳地說不停,大叔大嬸也十分熱情,只有鄭允浩,在陪金美妍玩了一會兒後回來連臉上的泥都沒擦就一直默默地在那裡吃飯。大叔大嬸他們從來沒有吃過這些美味的食物,因此吃得格外高興,可是鄭允浩卻一直都像沒有食欲一樣,小心地扒著飯,時不時地看在中一眼。

「允浩是不是不習慣吃這些啊?」金母問著,說著便讓助手把車上的吃的都拿過來,生怕鄭允浩不喜歡。

「沒沒,」鄭允浩忙著解釋,「是太好吃了,阿姨。」說完他的目光看向對面的在中,正好和在中的目光相遇。

金在中對鄭允浩笑笑,想起了母親上午給自己說的話。

『要是把他們一家帶進城裡他們會不習慣的,而且還會受到城裡的人的歧視。你看與其讓他們更加辛苦地適應陌生的環境,還不如你出資援助這裡,讓他們過上好的生活。允浩也這麼大了,在這裡安定下來也很好啊。』

母親說的很有道理。他們的生活本來就是不一樣的,而他沒有必要擅作主張地改變他們的一切,只有盡自己的力量資助這個貧苦的地區,資助這樣好的自己也很捨不得的一家人。

 

原本說要下午回去,金在中看到鄭允浩聽到母親說這一決定時立即失落的眼神,便告訴母親說在這兒住一晚再走。也只好委屈母親和妹妹在車上過夜了。

下午的時候,鄭允浩帶著金在中一家人在附近的地方逛著,他還是很高興地講著曾經講給在中聽過的故事,只是每說完一個故事看向在中時,那個笑容裡包含了太多的難過。已經不像以前一樣燦爛耀眼。金在中知道,鄭允浩捨不得他離開。

晚上,鄭允浩依舊在飯後劈柴,金母和大叔大嬸們聊開了,絲毫沒有什麼架子,尤其是和大嬸,像親姐妹一樣。金美妍則是拉著保鏢助手門在這漂亮的山裡做著無聊地遊戲。金在中坐在那裡,看著鄭允浩認真地劈柴,他知道,這或許是最後一次了。

這夜的月亮格外得亮,蟲鳴彌漫在空氣裡,帶著濃濃的倦意迴響在安靜的山谷。

大家紛紛睡去了,金在中睜著眼睛躺在床上,鄭允浩還沒有過來。

過了一會兒,門被輕輕地推開,鄭允浩小心地爬上床。

「怎麼現在才來睡?」金在中輕聲問著。

鄭允浩躺下來,沒有回答在中的問題。外面的蟲鳴突然變得格外響亮。

半晌,鄭允浩轉過身抱住金在中,把臉埋在金在中的肩頭。

「在中啊,你還會回來對不對?」聲音沙啞而顫抖,金在中感覺到肩頭的濕潤。

金在中扶起鄭允浩的臉,看著他的眼睛,「我們允浩在這兒我肯定會回來看他啊。」

「那……中秋節回來好不好,還有過年,還有我生日,還有好多好多節日都回來好不好?」鄭允浩滿臉期待地看著金在中,雙眼在夜裡格外閃亮。

「嗯,好~我答應允浩過節回來。」金在中看著允浩立即揚起的笑容,心裡泛起一絲酸澀。回去過後的生活忙碌到回家都很少,再來這裡的機會,他自己都不能肯定到底有沒有或是有多少。他有那麼大一個公司要管,還有那麼多事情要做,身不由己地把生活的節奏永遠調成別人無法達到的程度。他也想回來。他會想他的,會想那個背著身受重傷的自己走了很長的路的男孩,會想那個大汗淋漓地推著自己去散步的男孩,會想那個把午飯帶回來給養病的自己吃的男孩,會想那個撿石頭想要見親生爸媽的男孩,會想那個為了給自己抓兔子摘水果弄得渾身是傷卻依然笑著的男孩。他一定會的。

「在中啊……」鄭允浩吸吸鼻子,認真地看著眼前的金在中,他現在沒有那麼難過了,他剛剛許的願望都已經實現了。但現在還是要好好地多看看金在中,最近的一個節日元旦節還有好長時間才到呢。

金在中伸手擦乾還停留在鄭允浩臉上的淚水,「快睡吧。」

鄭允浩搖搖頭,「在中再給我唱唱那首歌吧。」

「世上只有媽媽好?」

「不是,那天在中說很喜歡的那首歌,好不好?」鄭允浩眨著眼,期待地看著金在中。在溫柔的歌聲響起的時候,連呼吸都變得小心,想要好好地好好地再聽他最喜歡的歌聲。

那個清晨背著在中走在山路上的情景浮現在眼前。他沒有告訴過在中,那個清晨聽到歌聲時自己有多激動,也沒有告訴在中,那個早上他多麼想一直就這麼背著他,聽著他的歌聲,永遠地走下去。

唱著唱著,疲倦的金在中進入了睡眠,鄭允浩依然睜著眼,認真地看著那好看的睡顏,揚起笑容,然後眼淚慢慢滑落下來。

他小聲地哼著那首歌,可是自己真的好笨,只能記住一點點,可是就算是這樣,他還是一直哼著,似乎哼著這首歌,就能回到過去和在中相處的點滴一樣。那時的自己真的好幸福。

在中,回去後你一定要好好養身體,每天都要快快樂樂的,和家人幸福地在一起生活。你妹妹很可愛呢,她告訴我說你是一個大老闆,很有出息,那工作一定會很累吧,肯定比我背石頭拉木材還要累吧,那你每天一定要好好休息,好好保重身體。啊,自己真的很沒用啊,要是能夠幫你把累的活兒做了該多好,我身體很壯的。嗯,還有,不要忘記我,要記得回來看我啊,我不會搬走也不會亂跑的,我要一直在這裡,等你回來。

 

 

 

 

 

Part 11

清晨的光落在眼皮上,把淺淺的夢境驅散開來。睜開眼,發現只有自己一個人躺在床上,鄭允浩呢?

屋外有些吵,穿好衣服出去的時候發現母親他們都已經收拾好,準備離開了。

「在中啊,我給你帶了衣服過來,去換上吧,說不定待會兒回去時會有媒體採訪,畢竟你失蹤了這麼久的事情,媒體都已經知道了。」

金在中接過母親遞來的西裝,轉身回到房間。

太久沒有碰過襯衣領帶,穿起來時心裡有說不清的感覺。把鄭允浩給自己的衣服折好,認真地撫平上面的褶皺,目光不禁帶著眷戀,這上面記錄著這段時間的點點滴滴。而終於明白過來剛剛穿西服的時候為什麼心裡會不舒服,那是因為自己已經習慣了鄭允浩的衣服,習慣了淳樸而溫暖的感覺。

把衣服整齊地放在床頭,出門的那一刻不禁回頭再次深深地看了一眼這個簡單的房間。

 

「大叔大嬸,允浩怎麼還沒回來,去哪兒了?」道別時在中忍不住再次問了問。

「這小子肯定捨不得你走,不用管他,他就和小孩子一樣,一會兒就沒事了。」大叔笑著說。

「大叔大嬸,你們要保重。這些錢你們留著,我也會派人過來好好改造下你們村子,我會盡我所能讓你們過好的生活的,謝謝你們這段時間的照顧。」金在中抱了抱大叔大嬸,「好好照顧允浩,他回來的時候幫我轉告他,要他好好生活,還要注意安全。」

金在中看了看這已經熟悉的環境,向大叔大嬸揮了揮手,然後坐進車裡。

車緩緩地開了,在中看向窗外。他不知道鄭允浩去了哪裡,但他可以肯定這和自己的離開有關。那個傻小子該不會躲起來傷心去了吧。一想到鄭允浩的模樣,金在中不禁笑了笑。可是真的還想再看看他呢,怎麼就躲起來了呢?

房屋越來越遠,真的很不捨得這裡的一切。這麼長時間的經歷像是一場夢,雖然有些艱辛,但是回想起來總是充滿了快樂和難忘。

 

車窗突然被敲響,金在中轉過頭,愣了半晌,他立即讓司機停車。

飛快地下車,看著眼前喘得厲害的鄭允浩不禁紅了眼眶。

鄭允浩手中提著一大籃他在這裡最喜歡吃的野果子,他身上有很多刮傷的痕跡。金在中知道這些果子長在離住的地方有些遠的地方,而且樹都很高。鄭允浩肯定很早就爬起來去摘的吧,要是剛剛自己已經走了沒有追到呢?金在中不敢想鄭允浩提著籃子難過的樣子。

「在……在……咳咳咳」一路追來讓鄭允浩喘不過氣來,剛開口說話便被嗆到。他把籃子遞給金在中,努力地平穩氣息。

「在中啊,你說這個城裡沒有的,我就去給你摘了些,你帶回去吃。」鄭允浩還喘著氣,可是臉上卻是燦爛的笑容。

「在中啊,快一點,董事會那邊還等你回去開會。」母親在那裡催促著。

鄭允浩想說「在中快走吧」可是怎麼都說不出口,他看著金在中想要給他一個擁抱,可是看到金在中身上昂貴的衣服,自己全身卻髒兮兮的,已經伸出的手又放了下來。牽強地笑著,生怕在中注意到自己的難過。

「傻瓜。」金在中一把攬過鄭允浩,「要好好的。」

「嗯嗯,」鄭允浩用力地點頭。看著在中上車離去,愣了半晌後不顧已經酸疼的全身奮力地跟著跑去。

他拼命地跑,努力地看著坐在車裡轉到後面看自己的金在中,奮力地像金在中揮手,可是車越來越遠,他的在中也越來越遠,最後消失在山路的盡頭。

「在中——」鄭允浩朝著遠方大聲的呼喊。

「等你回來——」

聲音在山谷一遍遍地回蕩,最後的回音湮沒在林裡撲騰飛起的驚鳥的翅膀裡。

鄭允浩立在那裡,回去的路似乎很長,原來自己已經奮力地跑了這麼遠。

陽光透過快要散去的白霧,臉上的淚像是這一場溫暖的邂逅散去時留下的晶瑩的露珠,滾過彼此熟悉的臉龐,折射著薄而明亮的光。

 

那是我的等待,以及無限延長的愛。

   

就算睜眼也無法看到你 在疲憊的回憶裡 我找不到你的心

哭了很多 不會再疲憊了 就只是想像 看到你就會好了

想要守護 連同你不對的壞習慣

辛苦的日子也會讓它變得開心

會有些辛苦的 會告訴你我愛你

知道你先來到我的懷抱那天

沒辦法笑 就算笑也不記得 今天一天也像夢境一樣

睜開眼好像就會消失

看著你也好像不在身邊一樣 害怕我的詞不達意 因為我愛你

想要守護 連同你不對的壞習慣

辛苦的日子也會讓它變得開心

會有些辛苦的 會告訴你我愛你

知道你先來到我的懷抱那天

也許你已找到別的懷抱 離開我覺得幸福嗎?

那樣也不能放你離開 baby 會比死去更加痛苦

 

我愛你 不是其他人 在我身邊啊

我不是在握著你的手嘛

不能讓你去別的懷抱 不是在勉強微笑嘛

不能把你送走的心 為什麼

 

 =======================================

 

哈!這圖本來昨天想放的卻忘記了XD,我們天真單純的鄭農民~ 

 75118_016  

 

 

我們溫暖美膩的金總栽~ 

accf51db855bb71011df9b82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