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 12

身體上傳來的疼痛讓意識逐漸清醒,鄭允浩吃力地睜開眼,然而就在看清眼前的一切的那一刻,完全地愣在了那裡。

眼前的景象是自己從來沒有見過的。那麼大的房間,那麼漂亮的裝飾,還有身下的床,那麼溫暖那麼舒適。明明之前自己好不容易找到在中的公司,可是現在,是在哪裡?

鄭允浩有些慌了,但是身上傷口傳來的疼愈發明顯。他迫不得已地躺在床上不得動彈,慌亂的眼神不停地看向四周。

直到門打開的那一刻。

鄭允浩從來沒有想過在這裡見到在中。雖然他從山裡一路摸索而來就是為了找在中,但是他已經走了好多天了,吃了多少苦上了多少當他數也數不清,都想過會不會還沒見到在中就死去。昏迷前看到的在中真的不是幻覺。

金在中已經兩天沒有睡了。這是他在外面自己的房子,家裡人都不知道這裡的存在。從那天看到倒在眼前的鄭允浩起,他就沒有合過眼。白天心神不寧地上班,下班後匆匆趕回來,一直守在他床邊,生怕他醒來不知道這是哪裡而手足無措。他不知道鄭允浩怎麼來的,為什麼要來。但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己見到他了。儘管他很不好,但是,總算見到了。

 

「在,在中……」鄭允浩掙扎著想坐起來,卻一不小心扯到傷口頓時疼得倒吸一口冷氣。

「別動……」金在中連忙跑過去,扶著鄭允浩躺好,然後小心地為他蓋好被子。

就在做完這一切後靜下來的那一刻,四目對望,瞬間,酸楚從鼻尖攀爬上來,撐得眼睛生疼。

鄭允浩有些乾的嘴唇緩緩地上揚,輕輕的笑聲就在喉間來回蕩漾。

「在中,我總算找到你了。」

金在中沒有接話,他只是一動不動地坐在那裡,認真地看著鄭允浩,他知道鄭允浩要給他解釋,為什麼會來這裡。

「爸媽……他們,死了。」鄭允浩有些艱難地說,看到金在中瞬間睜大的眼睛又繼續補充道,「沒,是壽終了……爸爸先走的,過後好一段時間媽媽都很虛弱,最後也走了……」

金在中垂下眼簾,慢慢地握住鄭允浩的手,然後緩緩地靠近鄭允浩的胸懷,當臉隔著被子貼在鄭允浩的胸膛時,他們都知道,彼此的心跳亂了。

燈光很溫暖,細細的塵埃在空氣中緩緩流動。

「允浩……」在中輕聲喚著,「你還有我……」

 

 

私人醫生檢查完從臥室裡出來的時候,金在中正端著一碗剛熬好的粥。

「張醫生,」金在中連忙把粥放下,接過醫生的藥,認真聽著他的叮囑。末了,金在中認真地對醫生說,「麻煩您不要將任何資訊透露給我家人。」

看著合上的門,金在中吐出一口氣,似乎還有很多事情要面對要解決,可是現在,真的什麼都不想考慮,只想把躺在床上那個每日一百問諸如「在中那是什麼」「這個是用來幹什麼」的傻小子的身體養好。

 

「在中,我自己吃吧。」鄭允浩試圖拿過金在中手中的勺子,結果在金在中一瞪眼的瞬間就馬上換成傻傻的笑。看著金在中小心翼翼地吹起,然後用自己的唇試一下溫度再餵給自己,鄭允浩心裡不由得甜蜜起來。

很快,碗已經見底了。金在中幫鄭允浩擦了擦嘴,「允浩啊,你快點好起來,好起來後我帶你去玩。」

「真的嗎?」鄭允浩激動了。這幾天看到好多自己不認得的東西,又聽了很多在中耐心地給自己講的事情,心裡早就對外面的世界充滿期待了。

「只是,我們只能晚上出去哦。」金在中垂下眼簾。他現在還不能夠,讓其他人知道鄭允浩的存在,因為他無法預測未來。比如,那個未婚妻,比如父母,比如那麼多的媒體,還有,才進入這個世界的完全單純的鄭允浩。這幾天他一直在想,要怎樣去解決這件事,於是糾結的同時只能讓鄭允浩白天待在家裡看電視,自己去上班,三餐時間回來,晚上再來看他,有時留下來,有時還得回那個家。

「沒關係,」鄭允浩似乎能夠感受到什麼,「只要有在中就好了。」

金在中抬起眼睛,正好看見鄭允浩燦爛的笑容,沒由來的,心一下子就暖了。

或許這就是愛。

金在中放下碗,坐在鄭允浩的旁邊,然後伸過手將他攬入懷裡。

真的,只是這樣子我就很心安,哪怕有無法預見的未來。

只要有你,就夠了。

 

 

 

 

 

 

 

Part 13

金在中定了定神。

眼前的人的確是鄭允浩。

只是剪了頭髮換了衣服而已,金在中沒想到鄭允浩的變化這麼大。英俊的小臉再加上挺拔的身材,無疑是一個大帥哥。

鄭允浩被金在中盯得有些不舒服,不過剛剛在看鏡子時自己也嚇了一跳,變得很不相同。

「走吧。」金在中拉過鄭允浩的手。

城市的夜空是彩色的,帶著一點點沸騰的味道。一天繁忙的生活結束,路上多起來的是,牽著手悠閒地走的情侶。商店在燈光下顯得通透,夜市裡買食物的小攤被滿足的熱氣包圍,反而,夜裡會更加的溫暖。

鄭允浩小心翼翼的用餘光瞟了瞟在中,然後像怕被發現一樣立即收回目光,微微埋下頭,指尖稍稍用力,有什麼東西攀爬進了心裡,幸福而甜蜜。

 

金在中給鄭允浩買好多好吃的小吃。鄭允浩總是會驚異於各種各樣的東西,於是金在中立即買來,期待地看著鄭允浩吃下,在金在中滿臉期待的問「好吃吧」後鄭允浩總會露出滿足的表情。他們像是剛剛開始戀愛的情侶,會故意在對方把吃的放在嘴邊時迅速地偷咬一口,然後兩人慢慢地臉紅,羞澀褪去後又周而復始地繼續熱乎。兩人一路吃來到最後,準備前往預定的酒店時,發現什麼也吃不下了。

金在中打了個嗝,鄭允浩聞聲把手放在金在中的肚子上輕輕地揉著。金在中看著鄭允浩那熟悉的擔心的表情,握住他在肚子上的手,然後慢慢地吻上鄭允浩的唇。

只是輕柔地摩擦著彼此的唇,金在中用舌尖描摹了那性感的唇形後滿臉通紅地鬆開。

「呐,允浩,我們去看電影吧。」

 

回去的路上,鄭允浩一直激動地說著剛剛電影裡的內容。不得不說,一下子接觸了太多從未接觸的東西,鄭允浩的新奇與激動是難免的,倒是金在中沒有覺得絲毫厭煩地陪著他激動。

鄭允浩劈哩啪啦地說了一堆後,沉默了下來,半晌,他抬起頭認真地看著正在開車的在中。

「在中,謝謝你。」

「有你,真好。」

那一瞬間的心動是前所未有的。金在中放下一隻手,轉而和鄭允浩十指相扣。

可是,只能一直這樣嗎?

這是第三個夜晚,鄭允浩傷好後的第三個夜晚。

 

第一個晚上,金在中帶著鄭允浩在社區裡散步。長袖蓋住了相握的手,昏暗的光掩去了兩人的臉。看到熟悉的人時,還要埋頭悄悄躲開。鄭允浩也不能大聲地說話,不能自然地表露第一次在城裡社區裡閒逛的激動。中途接到無數個電話,有公司那邊的,還有家裡的,到最後鄭允浩小心而愧疚地問「在中,是不是耽誤你時間了,那我們快回去吧」,金在中永遠都記得聽到鄭允浩這樣說後看向他時的表情,那雙開始還雀躍著興奮的眼閃亮閃亮,泛著認真而擔心的淚光。

第二個晚上,金在中關了機,開車帶鄭允浩去河濱路上玩。可是剛下車沒走十米,卻看到韓秀英和她的朋友,在韓秀英「在中,你下午不是說晚上有會嗎」的質疑中,這個原本計畫的好好的晚上就在自己有些慌亂的「正談完一個生意準備會公司開會呢」的謊言中破滅。鄭允浩只看了那條在中最喜歡的河兩分鐘而已,可他在回去的車上卻很高興,問了好多好多的問題,到後面都開始手舞足蹈,還不停問著「在中你之前說的船真的會很漂亮嗎」「燭光晚餐到底是什麼呀」。把車停到停車場後,在下車的那一刻,鄭允浩看到金在中不太好的臉色終於鼓起勇氣問,「在中,剛剛那個美女姐姐說你要開會是真的嗎?是我不好,要是我沒那麼想去玩就不會影響你工作了……以後晚上就不出去了吧,在中先工作,我就在家裡看電視,等在中忙完了我們就去樓下走走,哎,可能還會碰到那天看到的可愛的狗狗呢……在中,你就不要生氣了,好不好。」鄭允浩拉著在中的手指,眼睛依舊閃亮,在下一秒就被金在中用力地攬入懷裡,然後是幾近瘋狂的親吻。

金在中知道,鄭允浩整個白天都在家裡,聽到開門聲就會馬上跑過來,一臉燦爛地看著匆匆趕回來的自己。他只是想多一些時間和鄭允浩在一起,帶他去見他沒有見過的東西,做沒有做過的事情,一直一直地,看著鄭允浩激動而滿足的笑容。哪怕是白天把工作拼命做完,哪怕是扛著家裡不斷地催促,哪怕是在爸媽一天幾個電話問結婚日定在多久的情況下,哪怕是瞞著所有人,他也想和鄭允浩在一起。

 

回到社區時已經快12點了,看得出來鄭允浩開始犯睏了。金在中拍拍他的頭,把新買的浴袍遞給他說,「快去洗澡吧。」然後自己拿著浴袍走進另一間浴室。

溫熱的水淋在身上,金在中回想起今晚的種種,幸福的笑容又再次洋溢在臉上。回味著晚上那個雖然短暫但極盡溫柔的吻,身體不禁地燥熱起來。

在想什麼呀,金在中搖了搖頭,可是越搖,那一張在今晚簡單修飾後英俊無比的臉卻越是清晰。

金在中匆匆洗完澡,裹上浴袍就往外走。

然而就在這時,出現在金在中眼前的,是渾身散發著些微熱氣,只穿了一條內褲的鄭允浩。他拿著金在中給他買的浴袍,一臉委屈地問,「在中,這個怎麼穿啊……」

就是在那麼一瞬間,金在中覺得自己內心深處開始沸騰了。

 

 

 

 

 

 

 

Part 14

是在曾經某個年齡階段,自己還心存不服氣的時候,賭氣一般的去找過一夜情,可是都沒有做到最後一步。

忙碌異常而安分規矩的生活,連自我解決的時候都少之又少,然而卻在從山裡回來後,從明白了某些情愫後,在很多夜晚,思念和欲望都能將自己點燃。還記得第一次去下那種片子,兩個男人的,看了後的那個晚上就夢到了自己和鄭允浩纏綿。夢裡的心跳和喘息讓自己難耐,想拼命地把夢變得再真實一點,讓夢裡的肌膚接觸變得有燃燒時的溫度。

 

金在中回過神來,走過去接過浴袍,不出聲地幫鄭允浩穿上。

異常安靜。格外敏感。

碰到腰間皮膚的手指的輕顫,喉間吞咽口水的聲音,被碰到的身體不安分的動時猛然間的吸氣……所有細微的動作都被放大,在曖昧而溫暖的氣氛中慢慢滋長。

直到金在中繫上那腰帶時不小心看到了眼前的人下面的浴袍被頂起來時,兩人都靜止了。手還維持著要系蝴蝶結的姿勢,四目相對。

鄭允浩咽了口口水,臉出奇地燙。半晌,他支吾著,「在,在中,難受……」

幾乎是瞬間,金在中捧起鄭允浩的臉,瘋狂地吻上有些顫抖的唇。

金在中撫摸著鄭允浩健壯的身體,有些喘不過氣,但卻不斷地加深這個吻。

鄭允浩本能地回應金在中的吻,帶有繭子的手溫柔地撫摸金在中細膩光滑的皮膚。撫上胸前的那抹殷紅,金在中的身體不禁一抖。

鄭允浩被嚇到了,從意亂情迷中找到些許清醒,鬆開唇後連忙說「在中對不起,是不是又把你傷到了。」

金在中沒有回答鄭允浩,只是含住那還在說話的嘴,將手覆上鄭允浩的手放在自己的胸前,帶領著他縱情撫摸。

 

空氣裡回蕩著重重的喘息聲。浴袍早已剝落在地,兩人絆倒在床上,鄭允浩看著身下的金在中,小心而溫柔地在金在中的身上落滿密密麻麻的吻。

「嗯……」呻吟從金在中的喉間冒出,他抱著鄭允浩埋在他胸前的頭,更加貼近彼此滾燙的身體。

鄭允浩抬起頭,胸腔起伏,身體裡翻滾而出的熱血快要讓自己無法控制,他看著金在中有些汗濕的臉,無措地詢問,「在中,該怎麼辦……」

「傻瓜,」金在中輕笑著坐起來,面對著允浩張開自己的雙腿,然後小心地把手指插進那個從未有人觸碰過的地方。

「呃……」異物進入的疼痛讓淚水奪眶而出。

鄭允浩徹底地慌了,捧起金在中的臉,不停地吻掉他的眼淚。

金在中挪進鄭允浩的懷抱,後背靠在那結實的胸前,身體更加放鬆了,繼續增加手指。轉過頭和鄭允浩瘋狂地親吻,另一隻手放在身後的火熱上,然後便聽到鄭允浩滿足的聲音。

金在中抽出手指,轉過身體,雙手摟過鄭允浩的脖子,慢慢地扶著鄭允浩的火熱坐了下去。

一瞬間仿佛被撕裂的疼痛讓眼淚再次湧了出來。

鄭允浩徹底失控了,在被那緊致高溫的地方包裹的時候,所有的在身體裡翻滾的東西都一併爆發。

本能地握住金在中的細腰,開始用力地頂撞。

疼疼疼。金在中咬住鄭允浩的肩,努力地適應著這一切。直到那敏感的一點被碰到,興奮的呻吟從唇間吐出時,金在中幾乎尖叫地喊著鄭允浩的名字。

那一聲聲的「允呐」徹底地激發了鄭允浩的激情,他不知道這是在幹什麼,只知道自己想要聽到金在中的性感的呻吟,想要吸住金在中的舌,想要不停地撫摸金在中的身體。

金在中摟著鄭允浩躺下,姿勢的變化使得鄭允浩進入地更深了。金在中一聲呻吟後釋放了出來,可鄭允浩的那裡依然滾燙,且又脹大了一些。

 

直到金在中被頂地快失去意識,在體內迸發的那一股熱流才讓他有些許清醒。

鄭允浩喘著氣,汗水順著臉頰流下來,顯得格外的性感。

他想說什麼,想要把心內那些糾纏著自己不明白的卻要讓自己爆炸的情緒表達出來,可是,在他張開嘴的那一刻,金在中便將舌伸了進來。

這夜註定無眠。

這夜也縱我瘋狂。

 

 

 

 

 

 

 

Part 15

金在中醒來時,透過窗簾的陽光已經格外明亮了。

鄭允浩已經醒了,他動了動手,讓金在中在懷裡睡得更舒服些。

輕輕地吻了吻溫熱的胸膛,金在中覺得此刻像是在做夢一般。身體依然有些不適,儘管昨晚後面鄭允浩給自己清理了。於是突然就有了想要撒嬌的心情。

「允浩啊,餓了……想喝社區外面的小米粥。」:

鄭允浩應了聲,用臉蹭了蹭金在中的臉,然後起身開始穿衣服。

金在中笑著看著眼前的一切,直到聽見關門的聲音便又滿足地閉上眼睛睡覺。

 

然而,這個溫馨的早晨並不是如此。

金在中聽到腳步聲,連衣服也沒穿地就直接起身準備迎接幸福的早餐了。

他才邁開步子,便被尖叫聲嚇了一跳。

隨即便是東西落在地上的聲音。

金在中愣了幾秒,然後迅速地撿起地上的浴袍穿上。

韓秀英還立在那裡,剛剛因尖叫而張大的嘴一時還沒有合上。

她的身後,鄭允浩立在那裡,粥灑了一地。

金在中有些看不清鄭允浩的表情,說不清那是茫然無措還是驚訝。只是他知道,眼前站著這個女人,已經說明有些事情如同地上的粥一樣。

摔了出來,還帶著升騰的熱氣。

 

 

 

 

 

 

 

 

第三部 

 

Part 1

韓秀英看著被摔上的門,漂亮的眼睛裡瞬間沒有了光,眼簾垂下,目光不禁落在無名指上的戒指,心裡泛起一陣酸澀。

這是婚後金在中第二次回家。用時僅僅不到十分鐘。

當僕人告訴自己說金在中的車停在大門口時,韓秀英以最快的速度把自己打扮地漂漂亮亮的,努力平復那不能再快的心跳,用最溫柔的聲音在金在中進門的一刻說,

「在中,你回來啦。」

然而金在中什麼都沒有聽到一般。第一次回家時還會看她一眼,儘管目光裡滿滿的都是憤怒,但這一次,完全地把她忽視了。

不到十分鐘的時間裡,金在中拿了東西便匆匆離開,沒有說一句話,沒有正視任何一個人,哪怕是聽聞他回來而急匆匆跑下樓來的母親,他都沒有施捨一個眼神。偌大的別墅裡安靜地可怕,金在中沒有任何的過多的反應。

因為再多的反應都在那一天後用完了,而今,他就是一頭安靜的慍怒的獅子,一旦那人真沒有消息,那麼給此刻不安地立在那裡的兩個女人的,就不再是無視這麼簡單了。

 

婚後的第二次回家結束於那摔門的響聲中。

韓秀英覺得視線變得有些模糊,她抬頭看向立在那裡沒有任何動作的金母,張張嘴,啞啞的帶著哭腔的聲音擠出喉間,沒有力氣帶上任何話語。

半晌,金母嘆了口氣,像是對韓秀英想說但是又沒有說出的話的回應。

轉身,在僕人的攙扶下上樓,自從那天後身體一直不見好轉。

眼淚終於流下來,韓秀英聽到金母那句似自言自語的話。

「悔不該當初。」

 

 

 

 

 

 

Part 2

金在中立在房門前,手緊緊地握著鑰匙,卻不敢擰。已經沒有那人一聽到鑰匙入鎖孔聲音就笑盈盈地跑來開門了,也聽不到那句滿是興奮的「在中你回來了」。然後呢,那人總是會拉上自己的手,激動地給他講很多事情。要是自己說晚上帶他出去,他就會高興到跳起來,要是自己迫不得已地只能待上一會兒,他的眼神會暗下去,可是很快又會露出更好看的笑容,在自己還沒開口說話的時候就搶先說「沒關係,在中明天來就行了」。

良久,金在中擰了擰鑰匙,緩緩地走進房門。

 

從韓秀英突然跑到家裡撞上了那一幕開始,從他們的關係赤裸裸地擺在金韓兩家家長面前開始,事情就變得不再簡單。

金在中記得那天,韓秀英尖叫完後立馬打了電話給爸爸,對,金在中的爸爸。在鄭允浩還沒有明白這是怎麼一回事的時候,他們已經立在金家大廳裡了。當時說了什麼呢,好像什麼都沒有說。只記得從被拉上車開始,鄭允浩就像被嚇到一樣全身都在抖。金在中一直握著鄭允浩的手,可是,鄭允浩一直都沒有說話,他只是用驚弓之鳥一般的目光看著金在中,怎麼也不挪開。到金家時,金在中沒有解釋什麼,也沒有像很多人在面對這種情況時那樣下跪,他只是拉著鄭允浩的手,聽著四個老人罵得難聽,聽著韓秀英哭得快要斷氣。等他們說累了,說完了,金在中便拉著鄭允浩離開了。

不想說什麼,帶著鄭允浩離開便是給他們的答案。自己也不是什麼電視裡快要繼承大業的公子,生怕父母剝奪了自己的權利與財富;也不是有萬千少女追捧的明星,生怕自己的感情洩漏於媒體面前,況且就憑著父親那愛面子的性格,這事絕不會輕易地傳出,就算被媒體發現什麼,也會被扼殺於問世之前。

那天回家,兩人剛進家門鄭允浩就緊緊地抱住金在中。

「別怕,允浩。」金在中撫著他的背。他不知道以鄭允浩的思想能夠理解到什麼地步,可是他知道,鄭允浩一定是明白了什麼,所以他在怕。

兩人抱了很久,到最後金在中那因為頭一晚的瘋狂而酸疼的腰支撐不住時,鄭允浩才鬆開他,然後,斷斷續續地說了一句話。

「在…在中……別…別別不要我。」

金在中心裡一驚。鄭允浩說的是,別不要我,而不是別離開我。這個傻小子一直都在怕吧,打從知道親生父母丟下自己開始,雖然一直希望找到他們,但是心底還是深深害怕著;還有那已經逝去的大叔大媽,真不知道他們離開時鄭允浩是怎樣的難受,才能讓他不顧艱辛地拼了命來找自己。

金在中把頭貼在鄭允浩的胸前,輕聲但不失堅定地說,不會。

 

可是現在呢?說了不會的現在呢?金在中看著眼前空空的房間,心裡一陣抽痛。他現在在哪裡,會不會遇到什麼事,他還像一個小孩子一樣,會不會別人傷害到?他都沒法知道答案,沒法知道。

金在中環視著房間,眼前閃現的,全是鄭允浩。

事情被家人知道後的生活其實並沒有太大的變化。雖然父親是董事長,但是畢竟經營管理的還是金在中,在公司正常運作面前,父親還不會任性到像那些電視裡一樣剝奪自己的一切,畢竟所有人都知道,金在中才是最適合這個位置的那個人。而父親也就只威脅過自己一次,安平村的救濟金,董事會的決定金在中是不能左右,但是現在,金在中不需要那些了,於是家裡的人想要威脅他,還真是無從下手。

韓家亦不能做什麼,因此,生活真的沒有太多的變化,只是金在中心裡明白,他們沒有立即做出什麼行動並不代表他們就不做什麼,相反,他們是在等待時機,等待那最致命的一擊。

那後面很長一段時間裡,除了工作增加了外,真的沒有什麼變化。只是有些苦了鄭允浩,他們在一起的時間只有晚上或者那稀有的假期。但鄭允浩也沒有閒著,金在中給他找了老師讓他識字,有時朴有天有空的話會帶他出去玩。金在中記得他聽朴有天說過,說有一次帶鄭允浩去韓庚的酒吧,鄭允浩那小子似乎對跳舞挺感興趣的,說學起來還有模有樣的。後來鄭允浩還和韓庚成為好朋友了,經常在韓庚酒吧裡做點什麼,只是金在中沒有時間去陪他,說起來還真有些遺憾,沒有看到鄭允浩的另一面,不然那次生日自己也不會那麼驚訝吧。

 

那是金在中二十七歲的生日。金在中遺憾於當日要和一個法國的大客戶簽合同,所以他匆匆趕回家時已經晚上八點了。然而就在他開門的那一瞬間,他看到了餐桌上燃著燭光的蛋糕,還有燭光裡笑得一臉燦爛的鄭允浩。

金在中就那麼愣在那裡,一時挪不開腳步。鄭允浩認真地唱著他剛剛跟韓庚學會的生日歌,努力地拍手打節拍。金在中就在那有些走調的歌聲中濕了眼。

金在中已經記不得上一次有人拿著生日蛋糕唱生日歌給他聽是多久了,反正從讀書到現在,他一直都很忙,很多次都是母親打電話給他他都沒時間回家過生日。然而鄭允浩不知道從哪裡知道了他的生日,從哪裡學會了這首歌。但又真的真的讓自己很感動。

「在中,快來許願吧。」鄭允浩把金在中往餐桌推。

許願。兩人一起吹滅蠟燭。然後高高興興的吃蛋糕。再然後,兩人在浴室就點燃火,輾轉回臥室縱情歡愉直到沒了力氣。

兩人相擁著躺在床上,金在中忍不住問鄭允浩是如何弄的這一切。

當時鄭允浩傻傻地笑著,然後親了親金在中的臉,有些不好意思地回答說,「我問韓庚哥你的生日,之前在山裡的時候你給我做過生日蛋糕,我也想送你一個。韓庚哥說我在他那裡跳一周的舞就給我工資。在中啊,那蛋糕好漂亮呢,我看著就喜歡,都怕韓庚哥給的工資不夠,嘿嘿。」

金在中驚訝於鄭允浩對於城裡生活的適應,更驚訝於他竟然能在韓庚的酒吧跳舞,要知道,要上韓庚那場地去表演,其難度絲毫不亞於參加什麼明星選拔得個冠軍,就算一向挑剔的韓庚答應,要讓他那裡一大堆更挑剔的客人不砸場也不是件容易的事。何況,鄭允浩還跳了一周……想到這裡,金在中溫柔地吻上鄭允浩,兩人纏綿在吻裡直到睡著。

 

從回憶裡掙扎出來,金在中躺在冰涼的床上,手慢慢地撫過鄭允浩枕的枕頭,鼻子不禁有些發酸。

怎麼辦呢,允浩,你會不會怪我,那麼輕易地就把你弄丟了。

 

==================================

 

今天好冷吶~~~~~~室外溫度只有7、8度 >"<

入冬以來最冷的一天,手指都快不是自己的了

大家要注意保暖不要感冒了哦~~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