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 3

「你先出去吧,東西放在這就行。」

金在中有些力不從心,昨晚幾乎一晚沒睡,加之這人進來時那如同吃了屎一樣的表情和已經說了好多次的話「老闆,還是沒有消息」,因而此刻的他,連發火的力氣都沒有,只有團在心裡的莫名的煩躁。

半晌,金在中還是撥通了那個電話。

「到公司來,現在,馬上。」

 

韓秀英怯怯地看了一眼金在中,握著金母的手冒著冷汗。金母是擔心出什麼事才來的,畢竟那件事……唉,也有自己的責任。

「我再問你們最後一次,把允浩送出國是假的吧,到底把允浩弄到哪兒去了?」

金在中坐在那裡,眼睛直直地看著韓秀英,手裡擺弄著打火機。

「……是真的出,出……」

「韓秀英!!」金在中低吼了一聲,「不要以為我不敢把你怎麼樣,不要以為我爸媽給你撐腰你就可以無法無天了。要是讓我自己查出你把允浩怎樣了,我會原封不動的把這些手段用在你們全家人身上,我金在中說到做到!」

韓秀英驚了一下。當初訂婚時,金家還處於看著韓家臉色辦事的境況,而漸漸地,父親身體不行了,韓家又只有自己一個後代,公司的事也交給了在中。慢慢地,雖然公司還是頂著韓氏的名義,可實際上,它基本上已經變成了金家的了。父親不是沒有擔心過,可是實在是沒有辦法,但是父親沒有後悔過,他和金父的交情很深,又是看著在中長大,從很早以前就等著這個女婿打理自己的事業這一天。然而自從那件事情曝光以後,待在療養院的父親便開始後悔了,因為大家都知道,愈發強大的金在中愛著的另有其人。可是自己又……

 

安靜。正是這種安靜讓人覺得驚恐。

金母看著兩人,想要說話但是面對這樣陌生的兒子,自己還是有些害怕。

「在中……我,我,」韓秀英的聲音有些顫抖,「把鄭允浩送出國確實是騙你的,我……」

金在中看著韓秀英,雖然依舊是那像活閻王的表情,可是在韓秀英開口要說出真相的那一刻,心開始收緊。害怕,害怕她對允浩真的做了什麼。

「鄭允浩去了哪裡,我…我也不知道。」

「我只是讓人…讓人…把他,把他教訓了一頓然後……」

「在中我,我不知道那些人把他一隻腿打斷了,還…還把他弄啞了,我真的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他們弄完後就把鄭允浩扔在那兒,所以,我不知道他去了哪裡……在中,在中,我錯了,我真錯了……」

有什麼東西“啪”一聲碎裂了。

韓秀英的臉上全是害怕驚恐的眼淚,她膽怯地看著金在中。

以為金在中會憤怒地做些什麼,但是韓秀英和金母看到的,是金在中就那麼僵直地坐在那裡,眼淚輕輕地流了下來。

 

 

 

 

 

 

Part 4

記得有一天,鄭允浩對金在中說,在中啊,你和韓秀英結婚吧,那樣他們就不會天天來煩你了,而且……我們就可以安心地在一起了啊。

鄭允浩不懂倫理問題,他也不懂那時金在中的境況,但是正是他這句話讓金在中一下子明白,既然他們兩人就不介意婚姻問題,那麼為何不和韓秀英結婚,那樣,就不會再有人來煩他們了?

關於那場婚禮,金在中已經不太記得了,只記得從結婚那天開始自己就再也沒有回過金家。而婚後第一次回去的時候,就是在鄭允浩失蹤的那天。

金在中不敢去想鄭允浩現在怎麼樣了,他只能一邊默默地祈禱,一邊更加拼命地尋找。他沒有力氣去管韓秀英,也沒有力氣去管公司,大量的工作已經交給了有天和昌珉,他只是在一次又一次地“沒有消息”中失望再重拾希望。

 

「回去休息會兒吧,這邊我來就行。」朴有天看了眼日漸憔悴的金在中,心裡有些不好受。對於有些事情,他不說並不代表他不知道,朴有天知道金在中現在在幹什麼,也清楚他在想什麼,更明白這個男人不找到鄭允浩是不會甘休的,哪怕……是屍體。

金在中沒有應聲,只是點了點頭,拿過身後的外套走出辦公室。

已經快12點了。

今晚的金在中不想開車。他需要深夜冰冷的風來吹醒昏沉的頭,他需要那猛地灌入身體的凜冽刺骨來一次次提醒自己,再不努力尋找,允浩就會在這樣越來越冷的夜裡承受更多的煎熬。

鄭允浩已經失蹤兩個多月了。而金在中沒有任何關於他的消息。

安靜的街道回蕩著腳步聲,昏黃的亮燈拉長了寂寞的影子。

鄭允浩原本是不應該面對而今的一切的。只是因為一場車禍,因為他的善良,因為他救了金在中。他本不應該遇到這世間的骯髒,他那樣單純善良,眼睛總是閃亮。然而因為金在中,他差點丟了半條命找到城裡,因為想和金在中在一起,他過著他不適應的城市生活,因為金在中的處境,他很多時間都是獨自一人待在家裡,也因為金在中的愛,現在瘸了,啞了,還不知去了哪裡。

金在中沒有穿上外套,他需要這樣的寒意。哪怕是受涼發燒或者更嚴重,只要醒來有了鄭允浩的消息那也是好的。

 

「喂,站住!」

金在中轉過身。

這麼晚的時間點,這麼安靜而偏僻的街道,以及眼前這麼幾個衣著邋遢長相兇惡的彪形大漢,所以,想到自己只是第一次這麼晚走回家就遇到這麼狗血的事情,金在中忍不住扯起唇角,似笑非笑。

為首的大漢手中拿著很粗的棍子靠近金在中,「小子,」目光從上打量至下,「喲,看上去挺有錢的嘛,讓大哥我也分享一下啊。」

金在中皺了皺眉,那人說話時的口臭讓自己不由得噁心起來。

「你們是要怎樣?」

「哈……」幾個人笑了起來,「小子,沒遇過這事兒也該看過電視吧,你又不是黃花大閨女兒,你說我們能怎樣啊?哈哈哈……」

金在中沒有動,任由此刻那個大漢把自己錢包掏出來。

要得不過是錢而已,拿去便是,已經沒有力氣像以前那樣幹一架或者其它,反正現在富餘的,也就是錢了。

本以為這幾個漢子拿了錢就走,沒想到突然有個人冒了一句,「大哥,你看這小子細皮嫩肉的,還長得比那些姑娘好看多了,你看……」

說完,幾個男人都靠了過來,猥瑣的目光在金在中身上掃來掃去。

「小子,今天就從了大爺吧。」為首的大漢挑起金在中的下巴。

這都能容忍的就不是爺們兒了,何況金在中還是個優秀的純爺們兒。

「呸!」金在中噁心地吐了口口水,然後一拳揮向那張醜陋的臉。

眾人愣了幾秒,剛剛還任人宰割的小子怎麼突然卯起勁兒來了。金在中轉身就跑,瞬間,眾人回過神來,沖上去把金在中團團圍住。

寡不敵眾,金在中警惕地看著這形式。

「操你媽的,竟敢打老子!」大漢一棍子揮過來,金在中敏捷地避開,但很快被人從後面踢了一腳,正中膝蓋,隨即又是一棍子打在頭上,整個人就倒了下來。

幾個人圍住金在中準備一番拳打腳踢來洩憤,可就在這時,一個穿的破破爛爛的乞丐衝了進來,撲在金在中的身上,把他保護在自己身下。

「哪兒來的臭乞丐啊,」大漢使勁兒踹了乞丐一腳,「這不是你媽媽教你的當英雄的時候,給我滾開!!」

乞丐沒有動,死死地抱著身下的人。

眾人暫態更加火冒,一腳比一腳踹得狠。

不一會兒,不遠處巡警趕了過來,幾個大漢迅速地跑掉,臨跑前還不忘再補上幾腳。

金在中是在身上的人的臭味中暈過去的,在巡警趕來之前。

所以他沒有看到在巡警趕來時艱難地爬起來的乞丐,跛著腳離開。

 

 

 

 

 

 

Part 5

「啊,頭條啊頭條啊,我們的金總裁被劫了!」朴有天在金在中的病床前削著蘋果,還不忘“嘲笑”一下他。

沈昌珉在一旁白了朴有天一眼,「你就不能閉上你的嘴嗎?」說完轉過來看向在中,「哥,到底怎麼回事啊?」

「就我說的那樣啊,還能怎樣。」

「我說的是,後來出現來保護你的那個。」

「哦,」金在中接過朴有天削好的蘋果,「不太清楚,估計是那街上的乞丐吧,出於正義想來阻止,我那是快暈過去了,不太記得了,估計他也就來摻合一下,員警給我說那乞丐沒啥事,自己就走了。」

「這樣啊……」沈昌珉點點頭,「哥,那你就好好休息,公司那邊不用操心了,我先回去幫你看著。」

昌珉和有天沒有在病房裡待多久便離開了,公司那邊還不允許他們兩個一起不在這麼長時間。

金在中閉上眼睛,輕微的腦震盪讓他很不適,膝蓋那裡還是火辣辣的疼。然而就在閉上眼睛感知到這些痛感的時候猛地想起鄭允浩,那時的他,是不是比這個還要疼。

 

 

「爸,允浩哥醒了!」河邊橋下一個偏僻的角落裡,一個衣衫襤褸的小孩高興地跑向一邊在生火燒水的男人。

男人聞聲連忙倒了熱水過來。他扶起醒來的鄭允浩,「來喝點兒熱水。」

鄭允浩順從地喝水,艱難地咽下。

「這個傻小子,到哪兒去弄了一身傷啊,不是讓你去那邊看看人多不多嗎?發生了什麼事啊……」男人抱怨著,可手上的動作還是很小心。

鄭允浩搖搖頭,努力地笑了笑,那意思是告訴男人他沒有事,不用擔心。

他昨天是按照男人說的那樣,去那邊天橋看人多不多。只是本來找不到路只會去那裡天橋的他陰差陽錯地走到了金氏的大樓前。儘管之前有讓男人帶自己來過,也偷偷看過金在中很多次,可是看到金在中走出大樓時,還是忍不住跟上去。只是遠遠地跟在他身後,小心翼翼地看著他,然而卻遇到那事。

挨打很疼,真的很疼,很久之前的那天他就體會過了,所以看到情況不對時他想都沒想就衝過去了。那是他最愛的在中啊,怎麼能讓他疼。

 

「快再睡一會兒,哥去撿點廢品賣了,給你買點好吃的。」男人起身,叮囑了小孩好好照顧鄭允浩便離開了。

天越來越冷了,鄭允浩裹了裹蓋在自己身上的破被子,身上的傷因為這一動作被扯得生疼。

這是這幾天來第三次看到在中了。

被韓秀英教訓後,是男人救了他,男人說當時他全身都是血,以為活不了幾天了。後來身體漸漸地變好,也慢慢地接受了變瘸變啞的事實。他不能去找金在中。他記住了韓秀英說的話,也為此害怕著。韓秀英說要是他不離開在中她就不會讓在中安寧。而且,現在自己變成這樣,什麼都不能做,去找在中給他帶來無盡的麻煩。他記得金在中說過想要看他跳舞,可是他現在走路都很麻煩;他也記得金在中喜歡聽他講很多話,可是他現在只能發出單一的「啊」。所以他只是悄悄地在很想很想金在中的時候,讓男人帶他去看,遠遠地看。

鄭允浩翻了個身,發現自己睡不著,小孩看到鄭允浩睜著眼沒事兒做,於是坐在他身邊說,「允浩哥,我們來繼續練習吧。」

鄭允浩聽了笑著點頭,然後一臉認真地聽著小孩的發音。

「在…中。來,允浩哥跟我讀,ㄗ-ㄞ-在。」

鄭允浩艱難地念著,一遍又一遍。自從他接受自己啞了的事實後,他寫下那兩個字,那是他會的僅有的幾個字中寫得最好看的,然後拿給小孩讓他教自己。他記得,每一次自己叫在中時,在中都會笑得很開心。不會說話了沒什麼,還會叫在中就好,因為叫著這個名字,心裡便會很開心,就像是回到從前一樣。

 

天漸漸暗了下來,風起,那個偏僻的地方顯得越加荒涼。匆忙路過的人都會看一眼那個地方,因為他們都聽到了一個不怎麼好聽的聲音一遍又一遍地在念著什麼。

聽不太清,但可以知道,念的那人很用心。

 

 

 

 

 

 

Part 6

金在中在醫院只待了幾天便回去了。出院那天本來想要讓昌珉來接的,結果昌珉說在陪他媽媽辦年貨,於是只有一個人回去了。

說來時間真的很快,這都快過年了啊。要不是昌珉說在辦年貨,自己還沒有意識到這個事情。

不禁想到去年這個時候,和允浩一起過年。

金在中沒有回家,自從家裡知道他和鄭允浩的事情後他就沒怎麼回去。這也是第一個沒有和家人一起過的年,然而確是最開心的。

臘月二十幾的時候,他就開始和鄭允浩每天掃貨一次,每次都會發現新的要買的東西。鄭允浩像個孩子一樣,愛吃那些花花綠綠的零食。然後兩人一起佈置了房間,把房子弄得紅通通的,格外喜慶。三十那天,金在中早早地開始做飯,鄭允浩在一旁“幫倒忙”,弄得金在中又好氣又好笑。鄭允浩很饞,面對金在中做的飯菜總是沒有抵抗力,所以總是在鍋裡偷點菜吃,被金在中抓住後癟著嘴,露出那委屈得不得了的表情。當晚,兩人硬是把一大桌豐盛的食物解決掉了,撐得有些難受,淩晨跨年的時候鄭允浩還在客廳裡打滾,聽到金在中叫他去看煙花的時候,直接滾到了陽臺,結果金在中無語地狠狠地拍了下他的肚子,害得他差點吐出來。後來,兩人打著消化的名,大半夜地滿街找賣煙火的店,然後在買了很多很多的煙火,最後在一片燃燒著的幾塊錢一根的煙花棒中深情擁吻。

 

金在中像是有強迫症一樣,回家把東西一放就開始購物,努力地回想去年買了什麼,要把家裡裝扮地和去年一樣。

所以,當朴有天忙完公司的事去金在中他家找他的時候,他拿著備用鑰匙打開門看到的,是金在中踩在椅子上有些吃力地掛著裝飾品。

身上的傷雖然好了,可是還是有些不便,幾乎是條件反射一樣,金在中就那麼地說了一句,「允浩啊,來幫下我,搆不著。」

然後是久久的沉默,金在中拿著手中紅通通的裝飾品,看著門口僵立的朴有天,一臉狼狽。

 

 

新年那天,金在中去超市買了菜,和去年的一樣。廚房的油煙熏得眼睛通紅,他堅持到做完最後一樣菜,然後坐在餐桌前看著豐盛的食物,緩緩地流淚。

機械地把菜塞進嘴裡,耳邊全是鄭允浩的聲音。

『哇,這牛肉做的真好吃~』

『啦啦啦,最愛的還是炒年糕啊~~』

『在中的廚藝好棒啊……』

『排骨!最後一塊給我啦~~』

…………

 

當餐桌上一片狼藉的時候,金在中再也忍不住了,衝到廁所裡吐得渾天暗地的,眼淚一個勁兒地流。

零點的時候,有天打來電話,掛了電話便匆匆跑下樓買煙花。然後一個人放煙花放到天光微亮。

最後一根煙花棒燃盡,金在中站起身來,腿因為長時間不動而發麻。他艱難地挪動著腳步,努力地扯起唇角想要笑。

就像去年這時一樣,牽著允浩的手,笑得滿是幸福。

 

 

 

 

 

 

Part 7

朴有天有點受不了自己的老媽了,說什麼初一一定要起早,結果搞得自己現在大腦犯睏。還要讓自己一大早起來買街那邊的湯圓,這太不人道了。

「喂,臭乞丐快走啊,都給你說錢不夠。這個,」煙火攤上的老闆拿起一支煙花棒,「是五塊錢一支!五塊錢,聽到沒有!錢不夠快走,別擋著我做生意。」

朴有天聞聲望過去,是一個渾身破爛的乞丐,旁邊還有一個小孩,看到他們破爛的衣服朴有天都覺得冷,這早上的霜不是常人能忍受的。

「老闆,我們還差一塊六毛錢,一會兒補給你好不好?我哥哥他從昨晚討錢到現在了,過年大家都不在外面,我哥只有這麼多錢了,求求你老闆,我們在明天之前一定還給你!」小孩說得有些焦急,看樣子恨不得要跪下了。

朴有天走過去,打量了一眼那兩個乞丐,小孩還好,還看得出是個人樣子,那個大人簡直是……長長的粘著油膩的頭髮遮了大半張臉,怪不得這老闆脾氣變得這麼臭。

「老闆,」朴有天掏出一張一百的,「我幫他們買吧,二十支。」

小孩連忙道謝,到最後還真給朴有天跪下了,搞得朴有天很是無奈,說了很多次「沒事」後,小孩終於跟著他哥離開了。

朴有天望著兩個離去的身影,不禁有些傷感。唉,這什麼跟什麼啊,大清早的,這麼傷感幹什麼。朴有天搖了搖頭,繼續買他的湯圓去了。

 

「哇,允浩哥,這個真好看~」小孩看著鄭允浩點燃煙花棒。雖然是白天了,但是天氣不太好,有些暗,所以看著還真的和晚上差不太多。

小孩很高興,拉著鄭允浩圍著這煙花又蹦又跳,最後累得癱坐在地上。

「允浩哥,我們……」小孩的話卡在了一半,因為他看到鄭允浩坐在那裡,即便是那長髮也沒遮住他此刻眼裡的晶亮。然後他看到鄭允浩吃力地說著,

「ㄗ,ㄗ,ㄞ——在,ㄓ,——ㄨㄥ──中。」

再然後,他看到鄭允浩笑了,笑得特別幸福。

一滴眼淚在他髒兮兮的臉上劃出一道清晰的痕跡。

 

 

 

 

 

 

Part 8

男人有些好笑地看著鄭允浩在那裡張牙舞爪,很急切地想要表達什麼。他知道每次鄭允浩這個樣子就是想要去那個地方,有些無奈,只得放下手裡的活兒帶著他去了。

男人知道金在中這個人,在自己撿報紙的時候看到過很多次這個人的照片。可是他不明白,這個鄭允浩到底和金在中有什麼關係,三番四次悄悄地來這裡偷看。雖然鄭允浩有點傻,但是也不會亂來,那麼真的有關係?但要是有關係的話,鄭允浩又怎麼會淪落到這個地步。

就在男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時候,身旁的鄭允浩笑出了聲,抬眼看去,金在中正從大樓裡走出來。

而就在此刻,朴有天因為公司的事心煩地站在5樓的視窗抽菸,等他看向窗外時,不禁有些發愣。他認識那個躲在角落的乞丐,不,不是認識,是看到過很多次,在公司看到過幾次,還有就是初一那天買煙花。就在他要感慨“竟和乞丐有緣”時,他看到了那個乞丐跟在了金在中的身後。多麼明顯的跟蹤。

朴有天摁熄菸,拿起外套跑了出去。

 

金在中走進一家蛋糕店,認真地挑選著蛋糕。

今天是鄭允浩的生日。他記得。從很久以前自己親自給他做蛋糕的那次開始就一直記得。鄭允浩喜歡吃水果,不喜歡巧克力。但是他喜歡自己給他的一切東西。這些他都記得。

鄭允浩看著在店裡認真挑選蛋糕的金在中,不禁濕了眼眶。今天他來看金在中,就當這個是給自己的生日禮物,然而沒想到的是,金在中竟然來了蛋糕店買蛋糕。

不一會兒,金在中提著蛋糕走了出來。

鄭允浩那欲哭的樣子男人看在眼裡,心裡也自是猜了幾分,他吸了口氣,像是坐了什麼決定一樣。然後在鄭允浩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向金在中走去。

「先生,」男人喚了聲,金在中聞聲停住了腳步,「先生,我現在好餓……」男人盯著金在中手中的蛋糕,用力地吞了口口水,「可不可以……」

金在中看著眼前的男人,善良如他,是不會拒絕男人的要求。「你等一下。」

金在中提著蛋糕走到街對面的椅子上坐下,然後拆開包裝,插上蠟燭,點燃,嘴裡輕輕地念著,「允浩,生日快樂。」

男人猛地一驚,他沒有聽錯。他吃驚地看著金在中吹滅蠟燭,然後笑著切了一大塊蛋糕給他。

男人忙不停地道謝,然後他聽到金在中像自言自語一般說,「多積點德,願允浩平平安安。」

鄭允浩看著男人捧著蛋糕走過來,高興地笑著。接過蛋糕便小心翼翼地吃了起來。

「允浩啊,哥問你一個問題。」男人看著正吃得一臉開心的鄭允浩,「你和金在中有關係嗎?」

鄭允浩頓住了,然後輕輕地搖了搖頭。臉上的笑容不見了,他只是默默地吃著。

男人看了鄭允浩的反應心裡自然明白。也沒多問,只是嘆了口氣說,「快點吃,吃完我們回去。」

 

朴有天一路跟著這兩個乞丐。

這一路他的大腦都不能思考一般,心裡莫名的緊張,尤其是看到那個自己認識的乞丐接過另一個向金在中要的蛋糕時高興的樣子,那個名字便急切地蹦出大腦,呼之欲出。

而現在,他跟著兩個乞丐來到這個荒涼偏僻的地方。他躲在一棵樹後面看著小孩高興地迎上兩個男人,然後聽到了那清脆的童音喊著,

「爸,允浩哥,你們回來啦!」

 

 

 

 

 

 

 

Part 9

「你昨晚去幹嘛了,今天一早就哭喪著臉幹嘛?」昌珉有些好笑地看著朴有天,而一旁喝著咖啡的金在中也滿是期待答案的樣子。

朴有天昨晚一晚都沒有睡著。從那回來以後。

他看到那個乞丐在冷風中瑟瑟發抖,跛著腳來回走動以取暖;他看著那個乞丐在那裡,一遍又一遍地跟著小孩念著兩個字「在中」;他看著那個乞丐,每一次用極不標準的發音念完那兩個字後滿足的笑容……這一切讓他無法入眠。

他算是看著鄭允浩和金在中一路走來的。所以,在那風裡靜立的時間裡,他眼睛生疼,最後滿臉是淚。

本來應該是高興的,終於找到了不是嗎?可是,心卻很疼。他不能想像金在中見到這樣的鄭允浩時的反應。真的不能。

「喂,你在那兒發什麼呆啊?」昌珉有些不滿,「快說啊,你昨晚幹啥不法勾當了?」

朴有天有些小心地看向金在中。

半晌,

「哥,我看到鄭允浩了。」

 

 

金在中快要不能呼吸。只能感受到此刻渾身冰涼。

他立在那裡,不敢動,努力地睜大眼睛看著眼前的一切。

那個男人跛著腳,走到在一旁已經熄滅的火堆,掏出一塊紅薯,然後狼吞虎嚥地吃起來。他穿得很是破爛,褲子上還破了一個很大的洞,整個人在寒風中微微發抖。頭髮出奇得長,因為油污而粘成一塊一塊的,遮住了他髒兮兮的臉。露出來的手上還有幾塊淤青。他大口大口地吃著,最後連皮都不忍丟掉,用手拍拍灰然後塞進嘴裡。

一旁的小孩也吃完了紅薯,然後他往那男人身邊靠了靠。整個僻靜的地方因為相偎的兩人而顯得愈發荒涼。

「允浩哥,你先說句我聽聽,驗收一下成果。」

男人點點頭,然後坐直身體,認真地說著,

「ㄗ,ㄗ,ㄞ——在,ㄓ,——ㄨㄥ-中。」

「還不錯,再來一次。」小孩表揚道。

「ㄗ,ㄗ,ㄞ——在,ㄓ,——ㄨㄥ-中。」

男人一遍又一遍地念著,越來越有勁兒,最後高興地笑了起來。

男人發現小孩看著一個方向不動,便順著他的目光看過去,一瞬間,全身僵硬。

「允浩……」

金在中喚了一聲,聲音裡顫抖著滿滿的淚水。

「允浩……」

金在中艱難地邁著步子,然後在鄭允浩面前站定。緩緩地蹲下身子,看著眼前日思夜想的人。

此刻的鄭允浩不能做出任何的反應,完全地傻在那裡。

「允浩……」

淚水一滴滴地從金在中的臉頰滾落。他伸出手,輕輕地撥開那油膩的長髮,撫上那有醒目的傷口的髒髒的臉。

鄭允浩愣愣地看著眼前滿臉是淚的男人,張開嘴,發不出任何聲音。

「啊,啊啊……」

他發著難聽的聲音,越發焦急,直到逼出淚水來。

金在中不知道鄭允浩想要說什麼,他看到了鄭允浩淚眼裡的痛苦,看到了他緊緊皺著的眉裡的急切。他捧著鄭允浩的臉,吻上了那張唇。

世界在這一刻安靜得只剩下一片弦音。

小孩驚訝地看著眼前的一切。一旁跟來的朴有天和沈昌珉不禁紅了眼眶。

金在中緊緊地抱著眼前渾身污垢滿是臭味的男人,溫柔而珍惜般地吻著他還沾有紅薯渣的唇,一點一點,仿佛要用盡一生中所有的柔情,用盡一生中所有的愛人的力氣。

 

猛地,鄭允浩推開金在中,在金在中還沒反應過來,瘋狂地大叫著。他抱著頭,哭著,叫著,拼命地向後掙扎。

「允浩!允浩!」金在中就著跪坐在地上的姿勢向鄭允浩挪去,一把抱住他,「允浩不要怕,我們允浩不髒,我們允浩不能說話也沒關係,就算是啊啊的聲音我也愛聽,要是沒有允浩,金在中怎麼能活下去……」

懷裡的鄭允浩漸漸地停止了掙扎,他只是用力地哭,用力地叫。

「允浩,允浩,允浩……」

金在中一聲一聲地喚著,直到鄭允浩沒有力氣哭喊。金在中輕輕地擦著鄭允浩臉上的淚水,吻吻他的唇,

「允浩,我們回家。」

 

寒風裡,兩個男人牽著手走著。

一個男人有些跛腳,另一個男人小心地牽著他。他們都沒有說話。

汽車鳴笛。路燈昏黃。

一個男人疼惜地看著那一張髒兮兮的臉龐。他一次又一次地停下,駐足,然後就那麼看著另一個男人。此刻的他,竟然沒有想起太多事情,並沒有別人常說的那樣,會有回憶湧來。而他也暫態明白,只要這個男人在自己身旁,回憶也就不那麼重要了。於自己而言,最重要的,還是這個給自己最美的回憶的男人。

另一個男人傻傻地笑著,想要抱抱眼前的男人,可一想到自己渾身髒兮兮的,便只是緊了緊相握的手。

風真的很冷,可是有兩顆心此刻卻足夠溫暖。

原來,最想要的,是彼此的守護。

男人像是看出了那個傻笑的人的心思,笑著伸手抱住他。

「在,在……中。」

「嗯,我們回家。」

 

 

================正文完=================

 

看到第三部有點糾心對不?!這作者不寫點虐的混身會癢似的

每一部都是這樣虐讀者,我們看得容易嗎我們! (有種泥別看!!)

 

 "正文"完表示還有番外唷~^ ^

明天繼續。。。

 

 

 

    文章標籤

    允在 豆花 YJ 守護你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