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第八年】

「在中少爺,這是小少爺。」

 

鄭子軒第一次見到金在中的時候,是在八歲這一年。

英國古堡處處散發著古典奢華的氣息,傭人都是金髮碧眼,除了林青和鄭允浩,金在中是他見到的第一個和自己一樣有著一雙墨黑眸子的人。茶水散發著些許熱氣,桌上的點心也香甜的讓人昏沉。這個午後,漫長又令人緊張。

穿著深色西裝的鄭允浩端起茶杯緩緩喝了一口,無名指上的婚戒從未離過手。鄭子軒的目光不經意的又落到眼前對他伸出手的男人手上,無名指,一樣的位置,一樣的戒指。

他的聲色溫和,在這個壓抑的氛圍裡莫名的讓人覺得清涼。

「你好,我是金在中。」

鄭子軒伸出小小的手掌,然後被金在中握在掌心,但卻顯得那麼陌生。他安靜地抬眼看了金在中一眼,怔怔。他從小見過很多碧色眸子的美人,卻從未見過黑色的眼眸能夠美的這樣讓人沉迷。

「子軒很內向,話不多。」許久未見鄭子軒說話的鄭允浩開口,嘴角微微勾起,讓金在中坐到自己身邊來,伸手挽住他的腰問,「今天就先休息一下,剛下飛機累壞了吧?」他笑著說著什麼,這是鄭子軒第一次看到鄭允浩說這麼多話。

而他身邊的人並不感到驚訝,反而是習以為常一般點頭,然後時不時的會捂著嘴巴笑起來。

許久。

鄭子軒抿了抿唇:「舅舅……」他出聲,成功地吸引了金在中的注意力,雖然這聲“舅舅”喊得是鄭允浩。金在中看著他,嘴角始終是友好的笑容。可鄭子軒卻低下頭,輕聲又說,「我先回房間了。」

可還沒走幾步,就聽到鄭允浩低聲一句:「把他近期的成績單拿給我。」於是,鄭子軒更是加快了腳步。

 

從自己有記憶開始,他就被教導,他是要作為鄭氏家族繼承人而存在的。所以他必須什麼都做的比同齡人優秀,甚至更好。而作為監護人的鄭允浩,對他的關心也僅僅在於他的成績和品德。

八年的歲月對於他來說,又無聊又漫長。

窗臺上的白玫瑰散發著淡淡的花香,漸漸地滲透在房間的每一個角落。他躺在床上,對著雕著花紋的天花板出神,即便身上穿著的是價格不菲的手工襯衣,也還是讓他覺得略微窒息,很難受。鄭子軒閉上眼睛,腦海裡浮現出方才鄭允浩溫柔的一面。

「舅舅也會笑唉……」他呐呐,坐起身來,一個人在房間裡沿著地毯踮著腳走路。和往常一樣,他一個人打發時間,一個人自言自語。他沒有朋友,也不擅與人交流,而這些都被大家歸為是性格內向罷了,卻從未有人去扮演一個母親的身份關心過他的成長。

而鄭允浩給予他的,只有作為一個父親該有的嚴厲。

房門被輕扣了兩下,鄭子軒疑惑地跑過去打開門。一雙烏黑的眸子有些好奇地看著眼前的這個男人,和花兒一樣好看的人。

「這是禮物。」

這個叫做金在中的男人聲音很溫和,鄭子軒一點也不反感,他很喜歡他的聲音。和這個冰冷的古堡不一樣,金在中很溫暖。他怔怔,接過金在中遞過來的禮物盒子,抬頭望了他一眼,抿唇。

「國內的孩子貌似都很喜歡這個,所以也給你買了。」

鄭子軒打開盒子,是最新款的變型機器人手辦。這是很多孩子夢寐以求的玩具,因為價格偏高也不是每一個孩子都能擁有的。可是鄭子軒的眼裡卻看不出欣喜,金在中尷尬地笑道:「不知道你喜歡什麼,所以給你買了這個。下次告訴我喜歡什麼,我再送你吧?」

「……謝謝。」他輕聲開口,稚嫩的聲線柔柔軟軟的。

說完,鄭子軒退後一步,關上了門。而門外的金在中微微嘆了口氣,也沒再多留。三十多歲的男人已經可以熟練面對商場上的各色人物,卻惟獨對小孩子沒轍。可是在房門另一邊的鄭子軒卻抿著唇跑到書桌前,小心翼翼地把機器人手辦放到上面。

在一堆書籍的書桌上,機器人手辦顯得格格不入,但卻和孩子的房間更加貼切了一些。鄭子軒拖著下巴看它,然後伸出手指戳了戳它的手臂。

「好好看……」他顧自笑起來,把機器人手辦又捧到掌心,終於露出一副喜歡的樣子來。

 

金在中走到鄭允浩的書房時,鄭允浩正在翻看一本書籍。他看到金在中,勾了勾嘴角問:「你挑了這麼久的禮物,子軒應該很喜歡吧?」

「孩子太文靜了,好像不太喜歡這些。」金在中有些失望的樣子,「我好像沒辦法和小孩子好好相處呢……是這孩子太怕生了還是我看上去就很凶嗎?」他嘆氣,摸了摸自己的臉。

「可能沒有媽媽的關係,和任何人都不太親近。」鄭允浩拉過金在中的手,「晚上約了Ken來吃飯,你們也好久沒見了吧?」

八年前,因為Ken的過錯金在中和鄭允浩鬧翻了,然後Ken就被送回了英國。但之後,因為尹沫的關係,金在中主動幫Ken求情才解除了Ken的禁足令。而之後,雖然Ken還是被留在了英國,但偶爾幾次因為工作和金在中也有接觸,久而久之兩人也不知怎麼的不再敵對了。

用Ken的話來說就是金在中脾氣太好了,讓他根本沒辦法找理由生氣,而礙于鄭允浩的關係他也不敢再發脾氣。生怕這次又把金在中怎麼樣了,他可真的要被發配到非洲去了。再者,這些年Ken也親眼看到了金在中把鄭允浩照顧的很好。

「知道了。」金在中笑道。

但不過一會兒,傭人就端著一杯熱牛奶進到書房。碧色眸子的女傭帶著笑意用英語表達了這是給金在中的,並且是鄭子軒托她送過來的。立刻明白了這是鄭子軒的回禮後,金在中開心地笑起來。

鄭允浩聳聳肩:「看來你還是長得不夠凶,我送過他那麼多禮物都沒見子軒讓人給我送過牛奶。」

「吃醋了嗎?」金在中端著牛奶喝了一口,埋怨似得說,「誰讓你對他那麼嚴厲的。」

「我看上去像是對人很溫和的人嗎?」鄭允浩嘖聲,挑眉。

金在中放下牛奶杯,靠在書桌邊沿半坐著,兩手幫忙打理著鄭允浩胸前有些亂了的領帶:「才八歲的孩子,別太嚴厲了。你要是繼續這樣的話……我這次跟著你來英國不就白費力氣了嗎?」

說到這裡,鄭允浩沉默下來。半響,他勾了勾嘴角,眼底有些疲憊。

「我實在是沒辦法了,你幫幫我。」他開口,握住金在中的手,指腹撫著他無名指上的婚戒,「我把他從他媽媽身邊搶過來的那一刻起,我想,我對他就有責任。」

每一次,鄭允浩回英國的第一件事都是察看鄭子軒的成績,還有聽傭人對他報告的一切關於鄭子軒的事情。包括孩子半夜常常哭醒的事情,還有幾個女傭口無遮攔的說漏嘴了關於鄭子軒生母的事情,亦或是孩子的話一天比一天少甚至只喜歡待在房間裡的事情。

就和林青說的一樣,沒有母親的孩子都是寂寞的。

這種奪走一個孩子童年的負罪感在鄭子軒的過度內向裡,在這自私幸福的八年裡,終於在鄭允浩心裡溢出來了。

「放心吧。」金在中抿唇,輕聲笑道,「我也有責任。」

 

如果不是因為他,鄭允浩也不會為了下一任的繼承人還費盡這樣的心思。他始終在金在中生命裡扮演著一個付出更多的戀人,卻無意間地傷害了他人。

金在中心裡很清楚,所以更珍惜。

 

和平常不一樣,鄭子軒面對著餐桌上其餘三個人,默默地拿著湯匙喝著湯。Ken和金在中不知在交談什麼,鄭子軒也聽不懂,倒是鄭允浩斯文的用著刀叉幫金在中切好了盤子裡的牛排。像是一種習慣一樣,金在中和Ken沒有一個表示驚訝的。

鄭子軒眨了眨眼睛,拿起自己的叉子,戳著餐盤裡早就被傭人切好的肉塊。

吃完了餐盤裡的東西,鄭子軒就早早地回了房間。

機器人手辦放在書桌上,而他翻開一本寫滿英文的書籍後,就開始認真地看起來。偌大的房間看似奢華,卻顯得有些寂寞。鄭子軒拖著下巴,翻過一頁又一頁,然後跑到窗前打開了窗戶,外頭的白玫瑰輕輕晃動。

夜晚總是安靜到讓人覺得不安,亦或是孤獨。

所以當金在中敲門進來的時候,鄭子軒愣愣地站在窗邊不知所措地看著他。然後下一秒,鄭子軒已經乖乖地躺倒床上,金在中坐在床邊,翻開他剛才在看的那本英文書念起來。一樣的故事,在鄭子軒心裡已經熟悉到可以背出來的語句,此刻卻不是用英語念出來的。

金在中的聲線溫柔,讓他昏昏欲睡,卻又突然的不想睡過去。

「……最後,國王下令不允許任何人傷害九色鹿,王后也最終都沒有得到九色鹿的皮毛所做的大衣,所以最終氣死了。」他合上書,再看身邊的孩子,依然是規矩地躺著。一雙眸子顯然已經有了睡意卻沒有閉上,金在中俯下身來用手揉了揉他的腦袋,「睏了就睡吧。」

被褥柔軟,帶著夜晚的靜謐,透著隱隱的花香。

「……王后也很可憐呢。」鄭子軒的睫毛微微顫動,不知怎麼的小小年紀居然嘆了口氣。

在九色鹿的故事中,王后貪婪,仗著國王對自己的寵愛,想要得到善良的九色鹿的皮毛做大衣。可是最終,國王還是放走了九色鹿,沒有將九色的皮毛給王后。

金在中怔怔,不解的問:「王后那麼貪婪,為什麼還可憐?」

「因為……她沒有拿到九色鹿的毛皮。」鄭子軒微微皺起小小的眉頭,想了很久才這樣說道,「沒有拿到自己想要的,就那樣死掉了。」

金在中聽了,只得這樣說:「呐,有些東西,不是自己的就不能擁有。如果用不好的手段去奪取,那就是錯的。人都是一樣的,會隨著得到的東西而變得越來越貪婪,但貪婪的提前是不能傷害別人。」

「………」鄭子軒認真地聽著,終於有些撐不住似的側身靠近了金在中一些。

「子軒有什麼想要的嗎?」

而身邊的孩子只是搖搖頭,抿著唇輕輕閉上了眼睛,均勻的呼吸聲緩長。小手不知何時抓著金在中的衣角,蜷縮的睡姿像是缺乏安全感一般。

金在中把被子往上拉了一些,輕輕撫了撫他柔軟的頭髮。

門外鄭允浩輕手輕腳的推門進來,他走近了,才輕輕嘆了口氣。金在中把鄭子軒的手從衣角輕輕拉下,塞到被子裡,起身抱住了鄭允浩的腰,低聲問:「你們兩個還真是一樣,剛孩子和我嘆氣,現在你又嘆氣。」

「我養了八年總要和我像點的。」鄭允浩勾起嘴角,「讀睡前故事真的有用?」

「嗯,我小時候我媽就是這樣的,只要聽了睡前童話,就不會做噩夢。」

鄭允浩想了想,也沒有什麼可以反駁的,突然擔憂道:「要是他上癮了怎麼辦,粘著你我不是虧大了嗎……」

於是,鄭允浩一語成讖。

 

每一晚,鄭子軒都在房間洗漱好後,準備好童話書等著金在中來。為此,金在中的英語也算是提升了許多,每晚都翻譯成國語把故事念給鄭子軒聽。而鄭子軒的小手也習慣性地抓著金在中的衣角,久而久之的,兩個人也不再陌生了。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金在中應該是鄭子軒的第一個朋友。

 

 

「喂,媽。嗯……沒事,允浩在忙工作……當然吃的慣啊~你也要注意身體,下雨天少出門……」

這一天,金在中剛掛了電話,就看到一旁端著牛奶的鄭子軒。他這才反應過來烤箱的裡的餅乾應該好了,讓傭人幫忙著拿出來,金在中擠了一些巧克力醬在上面。鄭子軒踮著腳看著,第一次來廚房的他也是對這些滿滿的好奇。

金在中用手指蘸了一下巧克力醬送到鄭子軒嘴邊,小傢伙猶豫了一會,含住了金在中的指尖吃掉了巧克力醬。金在中低頭親了親他的腦門,「好吃嗎?」鄭子軒點頭,臉頰微微紅起來,金在中這才笑起來,「不過叔叔餵你巧克力醬的事情要對允浩舅舅保密哦!」

「保密?」鄭子軒歪了歪腦袋。

「你舅舅啊,是個愛吃醋的傢伙。簡直幼稚到可怕的地步呢~」他聳聳肩膀,說著鄭允浩可怕,臉上卻是滿滿的笑意。弄的鄭子軒有些不明白,抿了抿唇伸手抓了一塊餅乾塞進嘴裡嚼。

英國的午後暖暖的,很適合下午茶。

鄭允浩破天荒的給鄭子軒放了一個長假,不用上補習班,不用做多餘的作業。一下子空下來的時間讓鄭子軒有些不知所措,幸而有金在中在。於是鄭子軒跟著金在中進了第一次進的廚房,學會了如何打雞蛋,也第一次知道了鄭允浩舅舅非常喜歡金在中叔叔。

比如,和自己親親的金在中叔叔會被鄭允浩舅舅瞪。

又比如,餵自己巧克力醬這件事要對鄭允浩舅舅保密哎……

而這些,被歸結於吃醋兩個字。

鄭子軒顯然還對這兩個字不是太明白,也不知道鄭允浩所謂的吃醋是有多嚴重,難道會和往常發脾氣一樣可怕嗎?他喝著牛奶,一副糾結的樣子。

「天氣真好啊,要不我們捉迷藏吧?」

鄭子軒搖頭:「我不會唉……」

「你現在去躲起來,範圍呢就在這個花園,我數到二十,你要躲好了。如果十分鐘以內被我找到了,晚上你得唱歌給我聽。」金在中挑眉,勾起嘴角伸手一推鄭子軒的小腦門。

「唱……唱歌?」鄭子軒嚇得睜大眼睛,「我才不要唱歌!」

「那快去躲起來!」金在中閉上眼睛,大聲喊道,「1,2,3……」

「叔……叔叔你慢點數!!」對於鄭子軒來說,八歲這年初夏,遇到的人生第一個不按常理出牌的就是金在中了。他慌忙跑開,手忙腳亂的在偌大的花苑裡東躥西躥的,終於躲到了角落的花叢中。

小心臟“撲通撲通”的跳個不停,心裡默念著千萬不可以被找到啊。不然金在中這傢伙一定會讓自己唱前幾天他教他的小青蛙的,才不要唱這樣幼稚的兒歌呢……想著,鄭子軒不好意思的抿起嘴角笑起來。

因為金在中,鄭子軒比往前開朗了許多,雖然還是不善言語但卻已經足夠粘著金在中了。

他探出腦袋,偷偷看著四周,只見金在中在另一邊找著完全沒想到來這邊。他捂著嘴巴,一副勝利的表情。他半蹲在花叢後邊,用指尖戳著地上的綠草,倒數著時間。

 

「小少爺最近開朗了許多呢,以前連話也不愛說,太悶了。」

「多虧了在中少爺,沒有媽媽的孩子真是一點都不好照顧,不過小少爺的媽媽也真是的,怎麼能為了錢丟下孩子就走了呢……」

「真是個不負責任的媽媽,至少也是自己的孩子吧……」

「……只要有錢,其實孩子有什麼呢,還可以再生的……」

兩個女傭拿著一籃子花朵走過,流利的英語在鄭子軒耳中一點也不陌生,甚至比母語更能讓他聽懂。

 

「找到了!」金在中一把抱起蹲在地上的鄭子軒。

可眼淚卻毫無預兆地掉落到金在中的手臂上,溫熱的,第一次遇到一個孩子的眼淚。他怔怔,連忙把鄭子軒放下,蹲下身來,抹著他的眼淚:「嚇到你了?」

鄭子軒抿緊唇,眼淚卻怎麼也停不下來。以前不敢在別人面前哭是因為鄭允浩不喜歡他哭哭啼啼的,而傭人們也從來都不和他熟悉。可是現在,他看著焦急著神色的金在中,突然的就好想哭。

「……我討厭媽媽。」

他忽而這樣說道。

金在中愣住了,卻只聽鄭子軒又哽咽著說:「同學們都喜歡自己的媽媽,可是我……我討厭她。」

把他丟掉的媽媽。

為了錢,拋棄他的媽媽。

「大家都說……說媽媽……為了錢丟掉我……我走了……」他哭的厲害,說話也說不清了,小小的肩膀一顫一顫的抽泣,「我討厭她……我不喜歡她……」他憋著嘴,兩手握著小拳頭站著。

金在中把他拉過來一些,然後再近一些。

「呐,為了這種理由哭鼻子的小朋友最不可愛了。」金在中的鼻尖蹭到他的鼻尖上,柔軟的語氣好像天空的雲彩一般,「聽話,不哭了。」

他就好像要替代鄭子軒生命中最抵觸的一個角色一般,聲色溫和,不同於鄭允浩的嚴厲,也沒有林青的隔閡,他是鄭子軒人生裡第一個會這樣輕聲呵護他的人。他的手掌很大,可以將鄭子軒的小手握緊,比起母親更溫暖的地方。

鄭子軒閉著眼睛,濕潤的睫毛和哭花了的臉。他抽泣著,靠近一些,把臉頰貼到金在中的臉頰上,眼淚也蹭到金在中的臉上。

「我對你這麼好,你卻總是想著媽媽。我會很傷心的唉……」金在中輕輕拍著他的背,溫聲道,「而且啊,是你允浩舅舅太喜歡你了,才把你從你媽媽身邊帶來的。因為子軒太好了,所以我們不想把你還給媽媽了,可以嗎?」

鄭子軒吸吸鼻子,嗚咽著搖頭。

然後他伸手抱緊了金在中:「不要還給她……我喜歡叔叔……」他的聲音略微沙啞,將他抱得緊緊的,「才不要還給她……」

「嗯!不還給她,子軒是我們的!那麼乖又帥氣的子軒,怎麼捨得還掉。」金在中笑著將他一把抱起,讓孩子掛在身上似得抱緊,「不過啊,媽媽並不是不喜歡你了,而是想要子軒過更好的生活才把子軒留給允浩舅舅的。」

「………」

「所以啊,以後不要說討厭媽媽了,只說喜歡叔叔吧。」金在中拍了拍他的肩膀,「答應的話,親親叔叔~」

鄭子軒彆扭的搖頭,然後又輕輕地別過頭,用唇角碰了碰金在中的臉頰。然後嘟囔著一句:「也不說喜歡舅舅……我只喜歡叔叔……」

「好好好~舅舅那麼壞我們子軒才不要喜歡他~」

鄭子軒這才破涕為笑。

 

晚飯的時候,就連鄭允浩也看出不對勁了。他看了一眼主動坐到金在中身邊去的鄭子軒,清了清喉嚨,也沒說話。而那兩位,也只是安分吃飯沒有理他。鄭允浩皺眉,突然放下湯勺:「好像工作太久了,夾菜都沒力氣……」

「那你先回去躺著吧,我一會煮點粥給你吃。」說完,金在中夾了一筷子菜送到鄭子軒嘴邊,「啊,張嘴。不可以挑食哦……」

鄭允浩心裡頓時有一群馬匹奔過。

他乾咳幾聲,用力夾了幾筷子菜到碗裡:「我可從來沒挑過食。」

鄭子軒見了,突然含著滿嘴的菜笑起來,小手指著鄭允浩轉頭對金在中就仰頭說:「叔叔~舅舅在吃醋了。」

「可怕吧?」金在中裝作很害怕的樣子吸吸鼻子。

「喂,金在中,都三十多歲了不要再撒嬌了!」

「子軒你看,舅舅可怕嗎?」

鄭子軒搖頭搖頭再搖頭,笑嘻嘻的開朗樣子讓鄭允浩忽然地放下心來,然後帶著滿滿的醋意,鄭允浩在鄭子軒背對著自己的時候對金在中擺了個大拇指。

 

也許金在中也沒想過,在和鄭允浩認識的第二個八年後,他會得到鄭子軒這樣一個寶貝兒子。

他收起童話書,俯身親了親快要睡著的鄭子軒。

而小傢伙突然睜開眼睛,在暖色的燈光下,鄭子軒的眸子裡像是有塵埃浮動,靜謐又美麗。他抿起嘴角,稚嫩的聲音緩緩地落到金在中的心裡。

他喊道:「爸爸?」

這兩個字沉重,但又顯得那般珍貴。金在中愣愣,隨後眯起眼睛低下頭又親了親他的額頭,低聲應道:「嗯。」

於是鄭子軒滿足地閉上眼睛,輕聲:「爸爸晚安。」

「晚安,寶貝。」

這是鄭子軒八年以來,第一個如此美好的夜晚,安心,溫暖,如同得到了全世界。

 

而離開鄭子軒的房間後,柔軟的地毯如同踩在雲層之上,金在中走過這條長長的走廊,就是另一間房間。開著暖燈,裡面的人一如既往的帶著溫柔的笑意。

金在中關上門,走過去,伸出手,被他擁入懷中。

「我回來了。」

 

 

 

 

 

 

 

【番外-summer day】

若是做不成你的知己,我也要做你的戀人。

 

在十五歲的金在中心裡鄭允浩是這樣惡劣的傢伙,但是卻又愛著這樣的傢伙許多年。那年的夏天並沒有比往常更熱,在吵鬧的蟬鳴聲中金在中的初戀如期而至,帶著驚訝與羞澀的爭執輕落在他的唇上。

「金在中,我們早戀吧。」

他說的這句話不是疑問句,而是理所當然的陳述句。其實金在中早已對他心懷愛情,只是他將這甜蜜的進度加快,他是一隻兇惡卻溫柔的獵豹。第一次親吻、第一次牽手、第一次說出我喜歡你,因為心跳難以負荷所以初戀才會如此難忘,如果說初次做愛不完全是愉快的,第二次做卻不是由鄭允浩先開始。

金在中向來是害羞的,因為年齡或經歷,但是自從那次之後鄭允浩並無主動挑逗起他的興趣想必也是怕他疼了,確實疼,而且比疼更多的是怕。不過做愛的感覺確實很奇妙,他知道鄭允浩身上的傷疤也知道他高潮時候的表情,那是他以前從來都不知道的,他未知的是他在鄭允浩眼裡的模樣,或許很糟糕哭泣地一塌糊塗,或許身體不夠柔軟,僵硬地讓他無法繼續。

不過和鄭允浩結合在一起的這件事是美妙的,他總擔心自己沒有什麼可以給他,這下真真切切是把全部都給他了。

雖然很害羞,但是金在中還是想讓這隻獵豹高興起來,他在洗完澡後換上白天已經晾乾的校服襯衣,邊用毛巾擦著頭髮邊走出浴室,鄭允浩已經有些睏了,打工讓他疲累不堪,眼睛眯著耳朵還在聽著電視新聞,金在中輕輕彎下腰,頭髮上的一滴水珠兒落在鄭允浩的鼻尖,他緩緩睜開眼,看見面前穿著校服的金在中有些愣住了。

「怎麼了?」

「………」

「穿校服幹嘛?」

「你……」本來想了好幾遍的開場白現在全部都忘光了,這個傢伙實在太可惡了,金在中鼓起嘴巴也不理他氣呼呼地就鑽進了被子裡,鄭允浩暫時還沒搞懂狀況,把他脖子上掛著的毛巾抽出來,又用一隻手將他扶起來幫他擦頭髮,「生氣了?」

「沒。」

「那怎麼不換睡衣睡覺?」

「討厭睡衣。」

「誒,你是不是有什麼事瞞著我。」

金在中猜他也想不出個所以然了,就著他幫他擦頭髮的動作一把將他按倒床上,鄭允浩壞笑著看著他也不說話,就看他想幹什麼,憑著初中生的腦子金在中也想不出能做什麼性感的姿勢,他就用腿跨過鄭允浩的腰部,坐在他的大腿上,鄭允浩放下毛巾,兩手往後包住他的臀部把他往前一按,金在中就感覺到這傢伙的下面有點不太對勁了,不是吧,這麼快?本來還想逞能,現在卻是什麼都不敢動了,鄭允浩輕輕抬腰往上挺了挺,擠在金在中股間的那東西又硬了幾分。

「別……」

「原來不是想做這個嗎?」鄭允浩想著要放過他,舉著他的腰準備就往一邊的床上放,金在中卻是不願意的樣子,兩腿緊緊夾住鄭允浩的胯部,鄭允浩正是如狼似虎的年紀,他這是自己把自己往坑裡推,所以鄭允浩壞心的想看看金在中到底能做出什麼。

只見金在中輕輕掀開校服的襯衣,露出腰肢與內褲,他今天穿的是普通的學生內褲,但是鄭允浩也不知道為什麼覺得這種內褲格外煽情,或許是當天吻他的時候也是在學校,總覺得有些霸佔了他一切的感覺,這種純情又色情的畫面也只有他一人能夠欣賞到。

金在中早就紅透了臉,憑著他平時的性格根本就不可能再做什麼,鄭允浩也不想他再繼續這麼糾結了,命令了一句「你自己把衣服掀起來。」

金在中發出小小的嗚咽聲老老實實的把衣服提到鎖骨處,鄭允浩挺坐起身子,眼睛平視著金在中的雙眼,帶著如同獵豹特有的邪氣輕輕低頭用舌頭卷住了金在中的乳頭,他的身體非常漂亮,毛髮極淡,嘴唇,乳頭以及等會需要進入的穴口都是淡粉色的,鄭允浩知道乳頭是金在中的敏感點,第一次咬了一下他就硬了,但他是個特別純情的少年,就算是硬了也只會覺得好奇怪,想起來就想笑,怎麼會這麼可愛呢。

對著左邊的乳頭又舔又咬忽視了右邊,只用餘光就看到他自己舉起左手輕輕揉捏胸前的另一點,鄭允浩才不願意,立刻就把金在中自己的手換成了他的手,兩個乳頭都被吸得好像要充血一般,繼續輕舔舐過他的胸口直到肚臍,他怕癢癢地躲來躲去,鄭允浩抬起眼睛看了他一下,金在中正好與他對視,害羞地用手捂住臉,卻又忍不住偷看的模樣非常讓人心動。

鄭允浩看到他的性器早已經挺起來,頂端濕潤著,有些微微地顫抖,就像他的人一樣,好像害羞地不得了。對著那頂端親了一口,舌頭模擬著與他舌吻的動作糾纏著他的性器,鄭允浩並不是天生的同性戀,但是愛金在中的心卻可以讓他去做任何事,多傻都可以。所以之後他做出的每個選擇,即使不用解釋,他問心無愧。

 

他知道再這麼吮吸下去,金在中肯定會射出來,現在的時機這麼 好,他還想看看他其他的小表情,「別捂著臉。」

「討厭你。」

「那你這裡還對我這麼熱情?」鄭允浩用手指輕輕彈了一下金在中的性器,卻沒想到就這麼輕輕一下,就讓面前的純情少年射了出來,「怎麼這麼沒用呀。」

「誰•••嗚誰讓你咬了那麼久。」

「說,呐今天穿校服是不是想和我做這個?」

「………」

「是不是?」

金在中放下手,一拳輕捶他的胸口「你怎麼這麼討厭。」

鄭允浩笑著抱住他的身子翻過身壓在他的上頭:「我是討厭,可是我愛你。」金在中傻掉了一般,呆呆地看著鄭允浩,看著看著眼裡就蓄起了眼淚,他的這句話好像已經經過了千年又萬年,穿過了無數個星球然後飄落在他的心上。

盛夏夜晚的知了吵鬧,街道上的行人來來去去,路燈的橙色光芒一直從窗子透過窗簾,然後溫柔地覆蓋在他倆的身上,明明這麼熱的天氣,動一動都會滿身大汗,而現在金在中卻感覺到無比的幸福。

我們只不過宇宙中的一介凡人,是老天有眼讓我們相遇,相愛,前幾天折的梔子花還香味彌漫,此時的金在中怎麼也不會想到以後居然要與現在看著自己的鄭允浩相離八年。你怎麼捨得,你怎麼捨得的?

 

金在中抱住鄭允浩的脖子兩人的性器相貼在一起摩擦著,鄭允浩喘著氣將金在中的內褲脫至腳踝然後脫掉自己的T恤與他再抱在一起,就像時間不夠一般急不可耐急不可耐地撕咬著他,咬他的耳垂,嘴唇,脖頸,咬他的鎖骨,乳頭,大腿上的嫩肉。

「疼。」金在中小聲地呻吟了一聲,鄭允浩卻依然吻他的嘴唇撬開他的貝齒舌頭糾纏著他的舌頭,繞著圈,舔舐他的口腔,金在中來不及下嚥的口液全部都順著下顎滑落,離開嘴唇時發出粘膩的聲音,銀絲來不及扯斷。

鄭允浩分開他的雙腿用手指沾了一些口水插進穴口,穴口雖然被進入過一次,但是還是很青澀,粉色的微微張合著,鄭允浩將金在中翻了一面讓他跪趴在床上,這種姿勢進入會減少疼痛感,他用手掰開他的臀部對著穴口輕舔上去,舌頭模擬著性器插入的動作一下一下的頂著洞口的嫩肉,在中把手往後伸去想推開他「那裡髒。」

「髒什麼,你身上哪裡都是最乾淨的。」鄭允浩邊說著邊用手掌揉搓著他肉感的臀部,鄭允浩聽到這個小傢伙又哭了,真是的明明已經決定好不再作弄他了,但是他總是這麼不經意的挑逗他,他沒理由坐懷不亂。

他的手掌並不光滑,打鬥給他的手掌帶來了傷疤,粗糙地撫摸他柔嫩的肌膚每每地讓金在中覺得心疼。

等到穴口足夠濡濕,他才移開舌頭將性器輕擦在穴口上,金在中覺得那裡癢癢的,前端的性器又硬得不像話,這本來就是他自己發起的做愛,鼓足了勇氣往後大力一移,剛剛對準穴口的性器一下子就全部插了進去,金在中尖叫一聲,體內被滾燙的硬物填滿,比起第一次的疼痛,這次則是有些奇怪的飽脹感。

鄭允浩沒想到他會突然往後這麼一靠,彎下腰用他的腋下抱緊他,讓他的後背緊貼自己的胸膛,然後坐在床上大力的往上頂去。

由於突然的坐下的重力,那性器比之前更進去了幾分,金在中感覺到鄭允浩的睾丸幾乎都拍打在他的臀部上,害羞地張著腿渾身止不住地顫抖,鄭允浩從開始的繞著內部轉動開始兇狠地抽插,穴口緊緊地吸住他的根部,柔軟的內部包裹著,這快感就快要讓他窒息,身體上與心理的同時滿足讓這場性愛持續了很久的時間,但是金在中畢竟不是成年人的身體,他有一陣被他頂暈了過去,然後鄭允浩轉過他的身子,兩個人胸口貼著胸口抱著,鄭允浩繼續挺動。

金在中身前的性器剛剛已經因為快感射了好幾次,現在軟軟地隨著鄭允浩的動作一下一下輕輕拍打在鄭允浩的腹部上,看著意外地煽情,有很多話想要說給他聽,再肉麻也想說,鄭允浩把下巴搭在他的肩膀上然後又抬起,咬著他的耳廓小聲地說:「喜歡我嗎?嗯?喜不喜歡?」 金在中除了會舒服地「嗯……嗯……」哼著,也是神志不清的模樣,但是鄭允浩就是樂此不疲。

 

床單和他的校服都被弄髒了,高潮過後允浩抱著他去浴室清理了一會兒,把他再抱回床上的時候他就如同一隻貓兒般抓著被子的一角蜷縮在一起,鄭允浩躺在他的一邊望著他,不知道這個小傢伙在做著什麼夢,但是他不想想得那麼多那麼遠,就在此時此刻,自己也有些難為情了,臉發燒一樣,這個傻瓜,居然穿著校服和他做了, 低頭對著他的額頭輕輕一吻,「祝你做個好夢。」

 

==================番外完===================

 

另人感覺非常幸福洋溢的結局呢~是不?!

兩人年少初識,因情勢所逼不得不分開,八年來一個心懷希望的活著,一個心懷毫無目標的活著

但只要有愛~不論距離、差距、時間,兩人終究會是走到一起的

允浩為了愛而做的努力令人佩服,那是要愛到一個怎樣的地步才能忍人所不能忍

在中因為誤解對允浩一開始不能接受也是情有可原

不過中間有一度看得我直想戳他腦門:你就不要再給我彆扭了!

最後的番外~我很喜歡在中如何打動一個小男孩的心

鄭子軒八歲以後的歲月可以想像會變得愈來愈開朗

而他的舅舅可能會悔不當初把在中叔叔帶來和他搶人XDDDDD

 

嗯~接下來休息幾天,我想一下下一篇要放什麼。。。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