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

「怎麼樣?有沒有感覺好一點?」

等在外面的走廊上,一見在中出來便立刻迎上去的在英,其實心裡已經擔心到無以復加。

兩人從一出生就認識對方,了解對方,所以看到對方有一丁點兒不對勁的時候就免不了擔心不已。只是這次似乎格外嚴重,因為自己這個弟弟從沒像這樣一臉悲戚地拜託自己幫這個忙。聽到他這一要求之後,心裡多多少少有了點底。

在中向來聰明,學歷高,懂的東西也不少,來這裡也只是為了確定他的猜測。

「姐,這件事情別告訴家裡人。」

他不想讓其他人擔心。

「那允浩呢?」

「我想瞞著他。」

在英愣了愣,但還是明白了他的想法。

無非就是不希望允浩為他的這點毛病擔心,只是在她以旁人的眼光看來,在中會有這種毛病,擺明了也是因為他鄭允浩的關係,不然哪能嚴重到要來看心理醫生的地步。

她學過心理學,自然知道不管是誰在面對某種事情的時候難免有寫心理障礙,只是這次好像比她所想的還要嚴重些。從在中看完醫生出來後的神情就知道了。

「姐,謝謝你介紹李醫生給我認識。」

「跟我還客氣什麼?不過你已經確定清楚了,果真是強迫症?」

點了點頭,他也不希望自己這麼敏感。

「已經跟李醫生確認了,不會有什麼錯。我一直擔心我成天想這想那擔心這個擔心那個,把自己逼得喘不過氣來遲早會得了這毛病,結果還真就得了。明知道允浩沒有做任何對不起我的事,可我就是要胡思亂想,這樣下去我真怕自己會瘋掉。」

在英明白他的感覺,拍拍他的肩將他往外面帶去。

自己這個弟弟雖然對很多事情都有些偏執,但在鄭允浩的事情上明顯是過了頭,如果允浩知道了他成天這樣疑神疑鬼想著一些有的沒的,恐怕也會受不了。她讀書時看過不少案例,夫妻或是男女朋友因為這種毛病分手的也不少,畢竟誰都受不了被對方猜忌被對方不信任。雖說在中努力克制自己不讓這一毛病表露出來,可憋久了難免會在某個點上爆發,那時候再引起重視就怕已經釀成大錯。

這樣的心理疾病說大不大說小也不小,醫治起來比身體上的疾病麻煩多了。

「要不要先回家住一段時間,看看分開之後會不會好轉?」

「不用了。」

他想也沒想就拒絕。

現在他的視線連半天甚至一個小時都離不開允浩,如果真搬回家去,還不知道會憂心忡忡成什麼樣子。

「姐,我想去看看俊秀。」

前兩天被油漆弄滿全身後來因為用類似於香蕉水之類的東西洗淨的時候弄傷了皮膚,俊秀這兩天一直在家裡修養。想起那天自己明明站在一旁幫忙卻突然轉身離開,因為受不了那兩人親密無間的樣子,現在回想起來的確有點過。

也怪不得允浩這兩天對他有些許冷淡。

後來冷靜了一下,想起來覺得其實不管換做任何人被油漆淋到身上允浩都會焦急地想盡辦法幫忙將傷害減到最低,自己也犯不著為了一丁點兒油漆濺到褲子上就小題大做生起氣來。又不是只有他一個人遭了罪,俊秀分明才是最嚴重的那個。

只是那時候他實在是不知道如何控制自己脫軌的想法,只能暫時離開冷靜一下。

 

將在中送到俊秀住所樓下,在英才開著車離開。

走上樓梯到達門口,在中頓了頓才舉起手敲門。

「請等一下!」

聽到屋裡傳來不太大的聲音,他耐心等在門口。

俊秀穿著白背心和短褲前來開門,看到是他也吃了一驚,不過很快讓開道來讓他進門,手臂上還用冷毛巾敷著,脖子部位紅得不正常。

在中知道那是怎樣弄成的傷,想起來有點內疚。

「不好意思,我這樣子沒辦法給你倒水喝,如果你渴了就自己去冰箱裡拿點果汁吧。」

在中點點頭,跟著他在沙發上坐下。

「真的很抱歉。」

「這和你沒關係。」

似乎料到他來的目的,俊秀搖了搖頭表示不介意。

「這也算是我們工作上的失誤。將油漆桶固定在人的上方本來就應該反覆確認繩子的牢固程度,結果太粗心了沒注意到這一點。好在沒弄傷你們,否則罪過就大了。我倒是沒什麼關係,只要稍微休息幾天就好了,有其他人幫忙工程也不會耽擱下來。只是還是給你們添了不少麻煩。」

聽他這麼說,在中更是不知該如何提起自己的想法。

他和俊秀熟悉的程度還沒到能將心理所有想法包括剛剛確認強迫症的事情都告訴他,他知道俊秀和允浩的熟悉一定勝過和他,將這些告訴了俊秀也就等於間接告訴了允浩。他暫時還沒這個打算,所以在面對俊秀時也不得不守口如瓶。

「在中,其實有一件事情我一直不知道要怎麼跟你說。」

「什麼事?」

俊秀看起來很為難。

 

 

開車走在回家的路上,想起那個讓人擔心不已的弟弟,在英心裡始終放心不下。

他對允浩的感情太過於偏激,沒辦法像正常人戀愛一樣相處。雖然他自己一直努力想要這樣做,想不給允浩任何壓力也不讓自己太辛苦,但這樣一來放得自由倒是讓他有這心理上的疾病。雖說算起來允浩根本一點錯也沒有,但從兩人的相處模式看起來雙方都實在是太過於順其自然了些。

況且在中和自己聊起症狀時也提起,他一直沒辦法釋懷鄭允浩生命裡關於金俊秀的那段過往。

對任何人來說初戀都是難以忘懷的,就像她也是一樣。即使和昌珉走走停停了這麼多年,知道了他有別的愛人,還是想要盡最大努力去爭取,因為明知道失去了這份感情可能這輩子都沒什麼激情過日子。韓成的死對她的打擊不是一年兩年就能消除的,如若沈昌珉也對他一點情分沒有,她不知道還能怎麼繼續生活下去。

所以即使允浩心裡忘不了金俊秀,她都是能夠理解的。

畢竟允浩沒有因為這樣而扔下在中回到初戀情人身邊去。

只是在中現在越來越偏激,不知道和金俊秀單獨面對面會不會觸碰到他哪根敏感神經。

想了想還是覺得放心不下,於是將車調頭往回開,想著乾脆上去等著那兩人談妥之後將在中接回家去。他不願意回家住那就讓他回家吃頓飯和父母聊聊天緩解一下情緒再去面對鄭允浩,總比他手足無措的好。

她好像頭一次有了當姐姐的感覺。

從小在中就不像同齡的孩子那樣調皮,不給家裡惹事端,功課好也聽話,在某種程度上來講這樣也使得她這個做姐姐的沒有將姐姐這個身份發揮完全。

哪怕只比他大了不到一分鐘,姐姐也是姐姐,這事實改變不了。

 

隨意在金俊秀住所樓下找了個空地將車停好,拿上皮包便朝著樓上走去。

金俊秀住在鄭允浩之前的住所裡,他載著在中來過幾次,也在公司的員工資料上看過鄭允浩的具體住址,所以要找到確切位置並不困難。

這社區環境挺好,只是就像在中以前住在這裡時對自己抱怨的一樣,隔音效果極度不好。那時候說是在屋裡稍微走動一下可能都會引起樓下鄰居的不滿,還以為這小子誇張形容了這個地方,現在走在樓道裡聽到各家各戶炒菜聊天的聲音卻一點不誇張。

他記得允浩的家在幾樓,可就是不記得到底是左邊還是右邊。

「說實在的,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處理這件事。你應該也知道我很愛允浩,別的人我真的沒考慮過,但如果對象是昌珉,我實在是覺得為難。」

右邊突然傳來自家弟弟的聲音,她舒了一口氣走到門前準備敲門。

「昌珉……他應該是認真的。」

怔了怔,原本打算敲門的手突然停頓了下來。

這個聲音不太熟悉,應該是金俊秀在說話。

「我當然知道,我也認識他這麼多年了,就是因為這樣,我才覺得更難過,我不知道要怎樣將傷害降到最低,我找不到可以不傷害到他的辦法。」

提起這件事,在中也是倍感為難。

他知道俊秀願意和他聊昌珉和他之間的事情就代表俊秀已經放下昌珉,至少心裡沒再記恨昌珉。這是好事,他沒有任何道理拒絕和他討論這件事。只是這件事的確連他自己本身都沒有想到任何可以處理的方法。

「其實昌珉和你姐姐的事情我知道一點。畢竟也和他一起過一段時間,他心裡想什麼,我只是裝作不知道罷了。本來以為這樣就可以維持下去,但現在看來他心裡的那個人不是我,不論我怎麼努力也都是沒用。」

「俊秀……」

「你不用為我擔心,比起他來說,畫畫才是我最重要的事情,我早就放下了。」

如果真的放下,就不會是這種表情。

在中沒有拆穿,等待他繼續說下去。

「如果昌珉不是真的愛慘了你,怎麼可能選擇這種根本就不可能得償所願的方式守著你?以前我一想到這裡就覺得這是報應,報應他對我背信棄義,老天爺也讓他得不到他想要的感情他想要的人。現在想來,他一定過得很辛苦。」

「如果可以,我寧願從一開始就和他保持距離。」

「這不是你的錯。」

「還能說什麼?要是有人能幫我就好了。」

看到俊秀將手臂上的毛巾拿下來,他趕緊接過。

「我去幫你弄。」

看他的樣子是要一直冷敷一段時間,反正自己沒有事情可以做,陪著他待一會兒也沒關係,他也需要一點時間調整一下再回去。

 

敲門的手最終放了下來,重新被抬起時被放到了主人的胸口上。

在英有些狼狽地跑下樓梯,坐上車後發動車子立刻離開了這個地方。

他不是沒有這樣懷疑過,可她覺得如果這樣懷疑未免也太荒謬了,哪知道事實真的就像她以前懷疑過的那樣荒謬。

他寧願沈昌珉愛上的是街上任何一個毫不相干的人……

也不要是在中。

千萬不能是在中。

 

 

 

 

 

 

【41】

「回來了?」

聽到門口的動靜,允浩從廚房裡走出來。

在中還是第一次見他這樣繫著圍裙像個居家男人一樣在廚房裡做飯,能夠吃到他做的飯根本沒幾次機會。雖說允浩的手藝並不差,畢竟他自己也獨自住了很長一段時間,但家裡有個像他這樣廚藝極好的人也就少了允浩的用武之地,況且很多時候因為工作原因兩人都是在外面解決三餐。

「弄了什麼?」

將外套脫下掛在門口的衣架子上,隨後走到餐桌前看著滿桌的食物。

「簡單弄了一下,回來的時候在樓下買了兩個菜帶上來,你回來得正好合適,我剛將菜都弄好,洗手準備吃飯吧。」

走回廚房裡打開電飯煲拿出兩個碗,允浩並不十分熟絡地找著飯勺放置的地方。身後一隻手將飯勺遞過來,他接過之後開始將飯舀進碗裡。

「對不起。」

腰被身後的人用雙手環上,他輕輕放下飯勺和碗。

「前兩天那件事,我——」

「你這段時間有點失常,怎麼了?」

俊秀那件事他的確很奇怪在中為何突然跑開,但從沒有責怪他的意思。

他發覺在中最近對很多事情都十分謹慎,一點也不像兩人剛重逢那時候做事乾脆不拖泥帶水的樣子。其實這件事發生以後,他猜想是不是對在中關心太少了,很多事情都是順其自然和他相處,沒有意識到在中其實也在等著他去好好愛護。

「我……其實也沒什麼。」

那件事情還沒做好要告訴他的打算,他不想以為這個增添兩人之間的煩惱。

「如果是昌珉的事,你完全沒必要瞞著我。我想了一下,你們認識這麼多年,他對你有些感情也是正常的,不能因為這個就認為他這樣強人所難不對。我看得出因為這件事情你也很頭疼,如果有必要要我出面和他談談,你記得要告訴我。」

在中在對待昌珉的這件事情上始終優柔寡斷竭盡全力想要保全兩人多年來的感情,如果要想要斷得乾淨又怕傷了關係,那讓他出面就是最好的方法。這是昨晚和朴有天在MSN上聊天時提起的事情,朴有天認為這件事情讓他出馬最好,只要他心裡足夠愛在中,他就絕對能讓昌珉知難而退,這樣對昌珉來說也最心服口服。

有天這些話無疑是暗中提醒了他他對在中做的還不夠。

很多時候他都十分清楚,只是真要下手,實在是不知道應該從哪裡開始。

見允浩將他的反常歸結為昌珉的原因,他也沒辯駁,畢竟這的確是夠他頭疼。

「允浩,昌珉他始終是我弟弟。」

「我明白。」

就是因為這樣才沒有辦法像拒絕其他人一樣乾脆不留餘地。

「走吧,先去吃飯。」

 

端著碗跟在允浩身後出去,兩人在小餐桌邊面對面坐著。

「我今天去看過俊秀了。」

「他怎麼樣了?」

俊秀受傷之後他還沒過去看過,因為到了年終工作實在是忙,如果在中去看過那就再好不過,畢竟他心裡還是有些擔心。

「說是再休息幾天就沒事了,這幾天就讓其他人先做著吧,他說他們已經商量好了要怎麼做,所以沒有他在也不會有多大影響,他一好了就會去會場。」

「嗯,那就好。」

看來他真的是想太多了,也不怪他這強迫症對他的影響。

其實今天允浩本打算和他商量一件事情,可見他對於昌珉的事情已經十分頭疼,他想要說的話最終還是咽了回去。反正這是他自己的問題,留給他自己解決也是應該。他不像在中那樣被家人支持著這段感情,他必須和父母做個交代。等到年終忙完了之後,他便回家和父母一起過個年,等父母平靜下來再提他和在中的事情。

這樣或許能有點成效。

雖然他沒指望父母能像金家人對待他那樣對待在中,但至少不能就這樣擱著不管,他也得給在中什麼保證。否則在此之前,他根本沒有什麼資格做承諾。

連家裡的事情都還沒解決,他哪能隨隨便便就說什麼不用擔心將來一定沒問題之類的話?

 

吃晚飯,在中自然地接下了洗碗的工作。

兩人在這些細節上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漸漸達成了共識,生活習性方面上像是老夫老妻一般地生活著。

這樣的生活,這樣的情感,看起來似乎更像是一種習慣。

在中擔心的正是這一點。

他們之間還有一道沒辦法客服的難題,就是允浩的父母。他知道若是讓允浩做出個選擇允浩理所當然會選擇養育他長大的父母,對於這個問題他從沒懷疑過。所以事到如今也只能走一步是一步,到了最後必須要做出選擇的事情,他不會為難允浩,他不希望兩人到最後連朋友都沒得做。

像是昌珉和俊秀那般。

昌珉始終覺得有愧於俊秀,俊秀短時間內也不可能做到心無芥蒂地和昌珉見面,所以這兩人看來幾年之內是沒多大可能自然相處。

他害怕他和允浩最終也變成這樣。

 

看著在中忙碌的身影,允浩看了看自己放在茶几上的手機,想著要不要先給父母打個電話試探一下他們現在的態度。

正好這時候手機突然震動起來。

因為在公司工作時手機必須設置為震動模式,回家也就還沒來得及換回來。走到客廳裡拿起手機,上面顯示的名字讓他不禁覺得奇怪。

[允浩嗎?]

「是,是我,總經理你找我?」

[都說了私下不用叫我總經理了,你怎麼還這樣?]

「不好意思,我已經習慣了。」

和在中的關係是一回事,為了防止在公司裡叫走了口,他還是時刻記得在英以及在中的父親在公司裡的身份。

[允浩,在中在你身邊嗎?]

有些納悶在英會問出這樣的問題,他想了想走到臥室裡的床上坐下。

「我在臥室裡,在中他在廚房裡洗碗。」

[那好,你好好聽我說,我不是要質問什麼,我知道這件事情你不可能不清楚所以才來找你,我也只能找你。]

允浩猶疑地聽著在英說著他詫異的話,並沒注意到在中已經躡手躡腳走到他身邊坐下,直到腰被他整個抱住,他這才意識到在中不知何時已經來到他身邊。

「不好意思,我先掛了,下次再說。」

匆匆掛了電話將手機扔到一邊去,他有些緊張地望著在中,擔心剛才和在英的通話被他聽到,希望他才剛進來不久。

「你……剛才和誰通電話?」

為什麼他一進來就趕緊掛斷了……

「沒什麼,我去弄點文件。」

拿走手機放進包裡,捏了捏他的肩膀後便匆匆離開了。

在英雖然只將話說了一半便被在中的突然闖入打斷,但他大概明白了在英的意思。在中和昌珉的事情已經被他姐姐知道了,而在英的態度是無論如何都要禁止這件事情發生,所以讓他特別留意著昌珉。昌珉是個認定了就死心眼的人,這一點他也見識到了,所以在英接下來要說的那些話他能猜到一些。

 

在中疑惑地望著他的背影,想著剛才在允浩耳邊聽到的些許從手機裡傳出的聲音。

好像是個女人。

他不知道允浩身邊還有多少朋友是他所不認識的,但更不明白的是允浩為何在他出現之後那麼緊張地掛了電話,就像……

就像害怕被他發現什麼。

莫非允浩還有什麼事情瞞著他?

他實在想不明白,好不容易放下一點的心又懸了上去。

 

 

 

 

 

 

【42】

在英對待昌珉這件事的態度讓允浩分外不解。他一直以為她起碼會花上好一陣子才能強迫自己接受事實,可她在知道事情的當天就已經調試了過來。之前見面時在英說那是因為在面對友情和愛情面前,他不得不退而求其次,還說同樣面臨這種問題的允浩應該能夠諒解她的做法。

但他還是不懂。

至少在他看來他和在英的情況是完全不同的。

他可以盡最大努力去獲得父母的諒解,他可以盡力讓兩種感情都得到保全。他沒想過一定要面臨這種抉擇,因為他覺得沒有那一天。他有信心說服父母,只是需要時間,可能這個時間會很長,也可能很快。

想到這些事情,他心裡雖然擔心但還是有一定把握。

「反正你好好對在中,昌珉的事情……我也說過很多次了,我和他認識那麼多年,他要認真起來誰也動搖不了,如果他一股腦地硬要堅持下去,你也不會是他的對手。他向來不會顧及其他人的什麼看法,既然他將這件事情讓在中知道了,當然也就不可能再想他們之間什麼血親之類的東西。在中對待昌珉是一定會心軟的,所以你決計不能給他這個機會,儘量不要讓昌珉接近在中。」

能夠理智地說著這些話,允浩不得不對這個總經理感到佩服。

這幾天兩人時常趁著工作間隙到齊藤對面的茶餐廳坐一會兒聊一會兒,他才清楚地知道原來在英心裡最在意的根本不是昌珉對在中的那份感情,她要的也只不過是一個清楚的結果,現在知道了,唯一的擔心就是在中和昌珉會因為這個受到傷害。

只是現在看起來,昌珉受傷是必然。

「只有這樣了,在中如果和你之間牢不可摧,昌珉自然最終會知道放棄。」

允浩點點頭,明白她的意思。

昌珉和在中多年的交情擺在那兒,不到逼不得已在中不會做出傷他到底的事情。

 

手機響了起來,允浩看到陌生號碼以為是公司裡的誰打電話讓他趕緊回去工作,於是想也沒想就接了起來。

「你好,我是鄭允浩。」

[哥!]

「你是……」

[哥,我是孫甯啊!]

許久沒聽見的聲音,他不由有些驚喜。

匆匆掛了電話,允浩不好意思地跟在英請了假,趕緊朝著車站趕去。

孫甯是他小學時期的同學,孫甯的父母也一直和他的父母住在一個院落裡,兩人從小一起長大。只是孫甯的母親在他父親去世之後改嫁到了另外的城市,聽母親後來說起才知道她在母親改嫁之後的第二年就去了國外,之後就沒怎麼聯絡了。同在一起生活了多年,在他心目中孫甯是個同他親妹妹一樣的存在。

他早就有一種預感,只是沒料到會來得這麼快。

孫甯不可能輕易找到他,除非……

他知道這是父母的意思。

雖然這主意讓他頭大,但還是得好好地應付過去。

孫甯從小就將他當成哥哥,自然不會按照父母的安排和他有所發展,這點他十分清楚,當然他也慶幸這次來的人是孫甯,這證明父母至少還是給了他一定的自由,沒有硬要逼迫他的意思。

 

聽允浩接電話的口氣,在英隱約猜到了一些。

如果自己那弟弟又聽到了什麼,恐怕胡思亂想是免不了的,所以在允浩離開之前交代了他幾句,允浩也明白地答應了。

 

 

「姐,允浩呢?」

沒想到一回到公司就遇到在公司大廳裡等著的在中。

「我剛才想找他一起去吃點東西,我有些餓,公司的人說看到你和他一塊兒出去了,怎麼你一個人回來?」

看他詢問的眼神,在英擔心不已又不知該怎麼跟他講明白。

她知道這種時候不能讓在中心生疑惑,否則他自己想來想去最終會想偏。換做以前也不會擔心這麼多,但現在在中……

唉……她實在是不知道怎樣才能說得清楚。

「他有個朋友來了,他請假去車站接人去了。」

「哦。」

朋友……什麼朋友……

見他疑惑,在英也沒辦法多加解釋,畢竟連她自己也只是猜測還不十分清楚,於是趁著他出神趕緊上了電梯回辦公室去了。

 

在中坐在辦公室裡,望著滿桌的檔,心卻靜不下來。

允浩不在,他沒什麼心思好好工作。

俊秀已經回來上班了,油畫牆工作順利進行,其餘的年終總結工作進行得也沒什麼問題,他只要好好審查下屬的工作情況也就行了,但允浩不在,即使只是這樣簡單的工作他也沒什麼心思做。

就是沒辦法集中注意力。

可能這也是那種病的症狀,一旦心裡有什麼疑慮,總是沒辦法靜下心來做其他事情。他知道這樣下去不行,他總得控制自己不去太多地擔心這擔心那,但往往到了這種時候,他自己又根本控制不住。

如果越來越嚴重,最終會不會變得一分鐘都離不開允浩?

他不禁懼怕起來。

他不能像那樣綁住允浩,否則的話不管換做誰都不可能受得了那種束縛,允浩遲早會離開他。或者還沒等到那時候,他自己就受不了自己現在這種狀況了。

真是糟糕。

不管現在想什麼,看起來都像是焦慮過度,他也總覺得自己焦慮太多,分明沒有那麼多事情讓他擔心,他卻總是擔心個沒完。一旦閒下來,腦袋就像要炸開似的,不由得往某些地方想去,一想就是好長一段時間。

如果這種病真能靠藥物治療就好了,可李醫生說若實在焦慮只能在睡前服用安眠藥來使得焦慮在睡眠時得到舒緩。

 

走出辦公室穿過整個行銷部來到這一樓的陽臺想要靠著外面的冷空氣來清醒一點,結果卻在陽臺上見到好幾天都沒遇到的人。

他以為沈昌珉這段時間仍然沒怎麼來公司上班,結果竟然這麼湊巧遇上了。兩人相遇讓他覺得走也不是留也不是,最終還是只能在離他幾米遠的地方站下,將頭轉向別處,儘量不和他視線相遇,否則就真尷尬了。

在允浩的父母面前攤牌後,一直是昌珉和有天在陪著他,第二天允浩來接走他時昌珉已經不見了。有天沒說什麼他也沒問,真的問了也沒什麼用處。

「我不希望你見到我像見到病毒桿菌一樣。」

感覺到他的回避,昌珉苦笑。

「我不是那個意思。」

「沒關係,我總不能指望你笑著和我打招呼,要真那樣我可就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看他說得輕鬆,在中聽著覺得分外沉重。

「你慢慢透氣吧,我先進去了。」

還沒想到下一步該說什麼,昌珉就已經轉身朝著辦公室走去。

看來他們兩個真的沒辦法回到從前了,連自由自在地相處聊天都做不到。僅僅只是這樣站著,他感覺到昌珉投射過來的目光就覺得渾身不自在,實在是不知道要怎樣面對面和他相處,想必昌珉不會比他好到哪兒去。

連俊秀都知道他的為難,昌珉不可能不懂。

話已經挑明,他總不能指望昌珉抱著無所求的心態再像以前那樣只是做他的一個朋友,或者一個弟弟。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