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霞隨歌》番外之四(原二)

 

 

 

-錯過-(米秀篇)

 

少年年方七歲,自小耳濡目染,對藥針灸治無一不通,湘城之少年神醫名號響亮,可少年從不以之為傲,逕自鑽研醫書。

少年時與父上山採取靈藥,身體儘管瘦弱卻能吃苦,其父對其所為暗自喜悅於心,是日天氣晴朗,少年順著山間小道一路往林間鑽去,突見一亮藍身影顛簸山路之間,隱約心覺疑惑,是以上前問道,「你一個人在這?」

那藍衣少年瞅了眼少年身上的髒汙,以及臉上的幾許污痕,心存膽怯的回應,「沒的事,我正等人呢!」

少年跟著瞥向自己身上,有些歉疚的將自己手上的汙漬抹在衣服上,「你一定是怕我了吧?我不是什麼遊民、也不是什麼壞人,不過與家父上山採藥,所以顯得狼狽了些,別擔心,我只是擔心你而已。」語畢,少年輕笑出聲,一雙眼像是桃花舞動似的綻出光芒。

藍衣少年看著也跟著呆了,接著露出歉疚的表情搔搔腦袋,「是我錯了,不該以貌取人,我是迷路了。」他如是坦承,因為貪玩上了山,現下找不上回去的地方,也很是害怕。

少年望著藍衣少年露出的笑臉,跟著又微笑了起來,少年一雙蝌蚪般的眼讓他格外注意,笑容更是像春日陽光般透著燦爛,「家父正在山腳邊採藥,那不這樣,待我下山與家父說上一聲,再來這帶你?」

藍衣少年對這提議是心動了,若在這迷路太久,直到晚上肯定會凍死山間,可……,「我能信你嗎?」他露出明顯的擔憂表情。

「當然可信。」少年答得認真。

「那我在這等你。」藍衣少年又是燦爛一笑,瞅著少年的目光多了信任與和善。

「嗯。」少年義氣的點了下頭,跟著拿起竹簍,循著方才上山的小路往下走去。

藍衣少年撇撇唇,又繼續幹坐在原地,『會真的來吧?不回來我真的會死在這的。』竟然輕信個初次見面的人,也覺得自己可笑至極。

 

山路顯滑,上山與下山不可相提並論,少年在快到山邊的時候,突然一個踉蹌,跟著一路往山下滾去,腦中還想著那抹亮藍色身影與那抹笑靨,「不行,得去救他。」可往地撞擊的時候,跟著碰上石頭,倒地不醒。

父親久尋兒子未果,跟著在路旁發現倒在血泊中的兒子,擔憂的直抱著孩子返回家中。經過兩夜的修養,少年才轉醒過來,起身第一句話便是喊著,「爹,快跟我上山救人。」才說完這話,便激動的想起身。

「什麼人?做了什麼夢嗎?」父親擔憂的撫著兒子的腦袋,上頭還裹著層層藥布。

少年疼痛的捂著腦袋,「爹,在山上的孩子,他迷路了,才說要去救他的,爹,他肯定在等。」

「有天,你沒事吧?」父親擔憂的拉住欲起身的少年,「你已經昏睡兩日了。」

「爹,快去救他。」少年直直扯住父親的手臂,心中大喊不妙,已過兩日那少年不會死在山上了吧?想起有這可能,想著那燦爛的笑容消逝,心中總覺得傷感跟後悔。

父親抝不過少年的堅持,跟著急急忙忙帶了幾個人上山,可山上什麼人影都沒有;回到家中告知後,少年捂著頭痛哭,心想自己肯定害死了那藍衣少年,也跟著不吃不喝許多日。

過了不久,跟著父親到了戰區醫治戰死的將官士兵,親臨生死之後,少年覺得這幾日來的沮喪跟本無濟於事,就算該替那生死未卜的少年做些什麼,也不是逕自不吃不喝、惹得家人不快,是以少年更加勤奮學醫,面臨生死依舊不為所感,只求能用盡心力。

 

過了幾年,少年不再只是名醫之子,而也成了湘城人人稱道的大夫,湘城人總言,「朴有天年方十八,便已習得父親九成醫術,實屬難得,此為湘城之福。」

 

 

 

 

朴有天看著金俊秀往懸崖下墜去,當下心中一慟,跟著使力將金在中往崖上甩去,跟著飛身抱住金俊秀。

金俊秀無法言語的緊盯著朴有天,「你……。」

「我說過你去哪,我就跟著你去的,不能失約。」朴有天露出燦爛的笑,眼尾依舊帶著桃花春風。

他已經失約過一次,這遺憾他儘管不說,卻長掛心頭;如果再失約就不好了。

語畢,朴有天緊錮著金俊秀的腰身,想抓住崖邊的樹幹卻無法使力,急速下墬到崖邊,眼看金俊秀就要撞上石岸,連忙轉身護住金俊秀,接著腦袋一陣吃痛,兩人沿著崖邊峭壁滾動,每看金俊秀危急,朴有天便跟著心念一慟的跟著轉身,儘管毫無力氣,卻苦撐著護住金俊秀到崖底。

金俊秀只明白自己腰間的手愈錮愈緊,直到落地,金俊秀以為自己已死,緩緩睜開雙目,只見朴有天已臉色發白,「有……天?」他無力的輕喊眼前人的名字。

朴有天勉力睜眼,腦後已泛滿鮮血,「又失約了……,對不起……你,沒法……陪你活了。」臨死前,覺得金俊秀的模樣,與記憶中那藍衣少年迭合了起來,朴有天露出淺淺的微笑,跟著斷氣。

金俊秀想喊卻無聲可喊,輕輕伸手撫著朴有天俊逸的臉龐,狠狠的咬斷自己舌根,『這次,換我陪你……好嗎?』他在心裡想著,卻開不了口。若有來生,他必定長伴朴有天身邊,到死之前,他才明白自己早就得到自己想要的,可惜,卻已經太遲。跟著,在朴有天懷裡微笑死去。

 

 

 

 

 

*****

 

 

 

「好累。」金俊秀伸了個懶腰,接著往身邊的李赫在看了去,「我想翹課。」

「你再翹課就死定了,金俊秀。」李赫在輕瞥了他一眼,「快考試了,你又想整個暑假為了英文補考嗎?」

「你真不是個好朋友。」金俊秀咬著筆桿喃喃念道,「怎麼淨詛咒我英文補考,好歹我也是肯亞小王子。」

「去你的!」李赫在推了他下腦門,「你的肯亞語跟英文根本不相通。」

「呀!」金俊秀不滿的撫著腦袋,想出聲大罵。

「金俊秀、李赫在,教室外頭罰站去!」臺上的女老師突然出聲那麼喊聲,惹得台下的學生一陣大笑。

兩人邊害羞的搔著腦袋往外走,邊一路扭打起來,才剛經過教室門邊,便見著主任領著一學生走了進來。金俊秀傻傻的與那名學生對看,那學生……不像韓國人,倒像是中國人了,頸上還掛著超大號的耳機,顯得……流裡流氣,可卻不惹他討厭。

那少年微笑的回視他,跟著朝他眨了下眼。

金俊秀覺得自己心跳加速,跟著揪住心口的衣服,「天啊!」有些倉皇失措的喊聲。

兩人雙雙站在教室牆邊,李赫在疑惑的盯著兀自發楞的金俊秀,伸手在他眼前揮了揮,「金俊秀,你思什麼春啊?」語畢,揮了揮手,又疑惑的往教室裡瞟,「是轉學生嗎?」

豈料,金俊秀根本毫無反應。

李赫在又揮了揮手,「怎麼?你老年癡呆?」

「赫在,我戀愛了。」金俊秀露出一臉癡傻的笑容。

「欸?」李赫在大聲的喊了出來,接著發現講臺上的主任往外頭盯了一眼,才尷尬的捂著嘴,偷偷的低聲問道,「是誰?」

他還以為金俊秀出生的時候,老天忘了給他加上戀愛這項本能;不然就他李赫在跟著金俊秀一路從幼稚園念到高中,就沒見過金俊秀對身邊任何一個女孩示好,也沒接受過任何一個暗戀他的女孩。

這也太突然吧?

金俊秀害羞的捂住自己的臉,往講臺上指了指。

李赫在順勢望去,「我靠,金俊秀你口味那麼重,主任這滿身肥油的老女人你也吃的下口?」他呀然的盯著金俊秀。

金俊秀從少男情懷中醒了過來,跟著沒好氣的用力拍了下李赫在的後腦,「你白癡啊!」他拉住李赫在的領口,要他看著講臺上那名學生,「這個啦!」

李赫在眼神瞟向那轉學生,才尷尬的開口喊著,「靠,金俊秀,你喜歡男的喔?」

「不行嗎?」金俊秀疑惑的回望他一眼,好像他說了什麼奇怪的事情,接著又逕自陷入少男情懷,雙眼帶著愛心的瞄著講臺上自我介紹的男學生。

「我是朴有天,剛從美國念完中學回來,很高興認識各位。」語畢,露出一臉愉悅的笑容盯著台下,接著,往教室外那一直盯著自己看的人瞄去。

 

 

  

 

「朴有天你!」金俊秀指著朴有天,尷尬的捂著自己的雙唇,「你這傢伙,怎麼可以、怎麼可以偷親我?」才倒在沙發上睡沒多久,就發現唇上有著溫熱的觸感,跟著疑惑的睜開眼,卻正對上朴有天那雙桃花眼。

真想把他這雙不規矩的眼挖下來。

「因為,你睡著的時候,看起來還蠻吸引我的。」朴有天不置可否的笑了笑,起身接了電話,「喔,寶貝,怎麼了嗎?」

金俊秀猛力擦著自己的嘴唇,他根本不該對這男人有好感的,討厭死了;可還是不自覺的在意他與電話那端的人說得甜言蜜語,『你再那麼腳踏二、三、四、五、六、七、八條船,就算不被女人砍死,也先溺水而亡我告訴你。』他在心裡暗罵著朴有天。

「喔,好,我等下去找妳,等我吃晚餐喔。」朴有天講完電話,對了電話那端送了個飛吻,顯見對方是開心不已,可金俊秀覺得自己全身的雞皮疙瘩都快掉下來了。

朴有天一轉頭,就對上金俊秀猛力搓著自己雙臂的模樣,疑惑的開口,「怎麼了?」邊說邊脫下自己的居家上衣,跟著在衣櫃挑著襯衫。

金俊秀雙頰一紅的別過臉去,「沒什麼。」

「我們俊秀吃醋了?」朴有天套上一身白襯衫後,帶著曖昧的笑靠在金俊秀身旁,「吃醋了吧?」

「你去死啦!」金俊秀拿起抱枕打在他臉上,「我只是怕你帶著不乾不淨的病菌回到家裡啦!」語畢,氣衝衝的走回房裡。

聽著大門打開又關上的聲音,金俊秀知道,朴有天還是去約會了。

 

從他見到朴有天的第一天,就深陷無法挽回的局面了。金俊秀到現在都還搞不懂,自己怎麼會這麼失智的在隔天就對朴有天告白。

「朴有天,我喜歡你。」金俊秀拿著情書遞到朴有天手上。

轉學的隔日就被約到學校天臺,朴有天還真以為自己會被痛扁,沒想到,卻是被男人告白;朴有天疑惑的盯著金俊秀,又看著手上的情書,「你……還好吧?」

「我很好啊,我喜歡你。」金俊秀又那麼認真開口。

朴有天心頭一驚,他以為被同性告白,是在國外才會遇上的事情,於是,他疑惑的咬著情書的邊角,緩慢的開口,「Do you know what are you talking about? I’m a man, not a woman.」語畢,還認真輕拍著自己的胸膛。

「欸?」金俊秀聽著他突然冒出英文,開始抱頭苦思,「那個,你Man我也Man啊,然後……又怎樣?」他死都不承認這簡單的小學英文,他竟然聽得零零落落,這朴有天根本是假韓國人,講英文就講英文,捲什麼舌啊、捲什麼舌啊!

「OK!」朴有天無奈的拍了腦袋一下,「我暫時還沒有與同性交往的打算,非常感謝你。」擔心金俊秀沒聽懂,他還刻意說得字正腔圓。

金俊秀楞楞的盯著朴有天看,對了,他怎麼想都想得太美好,忽略了會被朴有天拒絕的這個可能性了,於是,他突然就抱著頭大哭了起來,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真的不是很好看。

「喂!」朴有天上前猶豫幾番,拍了拍他的背,「別哭了,我只是……暫時沒跟同性戀愛的打算,如果有的話,我讓你排一號好不好?」

「嗯?」金俊秀聽見他的話,突然認真的抬起頭來,「你說的喔?」唉唷,明明被拒絕了,可是還是小鹿亂撞,這個討人厭的桃花眼。

「嗯。」朴有天盯著金俊秀發紅的鼻頭,臉蛋圓圓的、眼睛也圓圓的,連鼻頭都是圓的,怎麼,有點可愛?

「好。」金俊秀邊擦眼淚邊站起身子,跟著就帶著滿足的表情離開了天臺。是的,金俊秀真的就這麼帥氣的離開了,留下一臉茫然失措的朴有天。

靠麼,那個叫金俊秀的,是在玩大冒險嗎?

 

於是,朴有天一直將當日的事情埋在心底,兩人之後突然成了朋友,原因很簡單,金俊秀很討他喜歡,陽光下踢球入門那種得瑟的小樣也好,吃著東西吃到滿桌都是的模樣也好,他都覺得有些可愛。

這種可愛,像是自己的弟弟陪在身邊一樣。

畢竟弟弟還在美國,兩人分隔兩地,是說什麼都有些寂寞的,金俊秀的可愛跟憨傻,讓自己有做足哥哥的滿足感。

金俊秀書念得勉強過得去,可是英文超爛,他有時候會疑惑的拿起金俊秀的英文課本,看著上頭滿滿的韓語拼音英文,跟著念出口搞得自己捧腹大笑。所以,他就這麼理所當然成了金俊秀的英文小老師。

兩人這麼一塊念書瞎混之後,竟然也讓金俊秀跟自己考上了同一所大學,金俊秀的父母差點沒跪下謝恩了,喔,對了,李赫在也念了同一所學校。

所以,三人合租了外頭的公寓。

 

入學第一年,李赫在拉著金俊秀進了熱舞社,而朴有天自己進了熱音社當上樂團主唱;李赫在與金俊秀成為舞團中的重點對象,所以常常一同早出晚歸,而朴有天跟他們時間幾乎湊不在一起,久了也就習慣了,只是有些寂寞。

還好,金俊秀每次見到他在家,還會跟他叨念一堆事情,東扯西聊也讓他覺得愉快多了。

所以,不久之後,朴有天就交了進了大學的第一個女朋友,還是李赫在他們舞團裡的團員。接著,金俊秀突然就很少出現在他眼前了,就算在家裡遇到,金俊秀也是朝他露出淡淡的笑,接著逕自回房;朴有天有些不習慣這些疏遠,直到他在一個月後,與第一個女朋友分手之後。

金俊秀突然又對自己露出那種傻笑,然後跟自己說著生活瑣事了。

其實他交女朋友的感情是來的快去的也快,畢竟對他來說,新鮮感是重要的要素,尤其在自己寫情歌的時候,總希望能由戀愛帶給自己刺激跟新鮮的感覺,對創作人來說,談戀愛是必要元素啊!

 

吻了金俊秀,是個意外,他到現在還沒仔細想明白,就被現任的女朋友約了出去。

朴有天在西餐廳一直思索著方才發生的事情,當他從書堆中抬頭,便望見倒在沙發上呼呼大睡的金俊秀,金俊秀這幾天又是莫名其妙的疏遠期,只是還是會出現在眼前,不過,似乎不太和自己說話。

「你是嫉妒嗎?」朴有天好笑的戳戳金俊秀軟軟的臉頰,怎麼會已經二十歲了,還像是個孩子一樣?他這才發現金俊秀已經在自己身邊這麼久了,可是他竟然不覺得生膩。

嘖嘖,不妙。

於是,他腦中突然湧出其妙的念頭,跟著輕輕將唇對上金俊秀半開半闔的嘴,輕輕的吸吮他的上唇瓣,然後伸出舌頭舔著下唇;糟糕,有種……離不開的感覺,接著,才發現金俊秀正瞪大眼盯著自己瞧。

於是,朴有天輕輕捂著自己的唇,唇上似乎還留著金俊秀雙唇的氣味,『馬的,金俊秀才剛吃完燒雞腳對不對?吃完東西就睡了,是豬嗎?』他在心裡那麼想著,可嘴邊卻充滿寵溺的笑容。

「怎麼了嗎?」對面的女人疑惑的開口,「你今天有心事喔?」她問得有些羞赧,含蓄的使用著刀叉。

朴有天瞅著對面的女人,吃東西也這樣扭捏做作,心裡突然生厭了起來,於是,他輕輕嗓子開口道,「我們分手吧!」

「欸?」那女人訝異的喊出聲,不可置信的瞅著朴有天。

「我覺得,我對你沒感覺了。」說完,便逕自起身,走向櫃檯邊結帳。

 

回家的路上,心裡突然想著金俊秀吃東西沒,跟著撥了電話過去。

「喂?」金俊秀笑的傻兮兮的應聲。

「在哪裡?」朴有天對於電話那頭的嘈雜很不滿,默默蹙起雙眉。

金俊秀看著李赫在在舞臺上唱著TROT歌曲,一臉得意的模樣,就想跟他一較高下,腦袋因為喝了酒所以昏沉沉的,所以根本不想管那麼多,『朴有天是誰啊?不過是個見一個、愛一個,總有一天會得奇奇怪怪病死掉的男人,管他那麼多!』

「我在唱歌,要掛電話囉,Bye……。」才說完,就真的掛斷電話了。

朴有天不可置信的盯著自己的手機,金俊秀竟然掛他電話?

朴有天心不甘情不願的開車回家,期間又打了幾次電話給金俊秀,金俊秀根本沒接手機的打算,然後,他默默的在家裡泡著泡麵,「這小王八蛋,又哪裡發瘋了?」

想起金俊秀還在討厭自己的期間內,心裡才有些釋懷,「其實事情很明顯,金俊秀就是在吃醋而已。」他對自己這麼說著,得到答案之後,他頓時滿足了起來,連最普通的泡麵都覺得好吃。

剛剛花了那麼多錢卻沒好好吃一頓,這得跟金俊秀討回來;想著等到自己跟金俊秀說「我跟女朋友分手了耶」之後,金俊秀會露出愉快的表情,跟著膩在自己身邊,朴有天露出自己都不明白的傻笑。

 

豈料晚一些,朴有天並沒看見金俊秀,而是等來李赫在的電話。

「俊秀呢?」看著手機上的名字,朴有天微怒的開口,就是這李赫在,從幼稚園就粘著俊秀,到現在還不夠嗎?真想在李赫在睡的狗窩裡真的養小狗。

「他喝醉了,我等下還有事情,不能抬他回家。」李赫在盯著一旁的李東海,明白如果現下不答應陪著他一起續攤,他旁邊那虎視眈眈的崔始源便會自告奮勇的陪著李東海去。

金俊秀才沒那麼大魅力,讓他放棄陪著李東海這事咧!

「你!」朴有天瞪著自己的手機,接著才煩躁的起身出門。

泡麵才吃不到兩口,是怎麼樣啊!這小王八蛋。

 

於是,他走到聚餐地點的對門,剛好看著金俊秀露著一臉醉意,指著李赫在大笑,然後李赫在不耐煩的抓著金俊秀的腰,讓金俊秀整個都癱在他身上。

朴有天眯起雙眼盯著金俊秀,金俊秀還傻笑的倒在李赫在懷裡,又靠在李赫在的耳邊不知道說了些什麼,逕自的大笑起來。

朴有天緊緊握住拳頭,想著等會兒過馬路肯定要痛打這醉鬼一頓,他以為金俊秀只會對自己耍賴撒嬌,豈料自己地位原來跟李赫在差不多,『不過也沒錯啊,李赫在認識俊秀比你還久耶。』腦袋裡響起這麼一個聲音。

朴有天惱怒的揮開這煩躁的想法,為什麼生氣?

因為從李赫在放在金俊秀腰上的手,到靠在李赫在身上的金俊秀,到兩人耳鬢廝磨的模樣,全都讓他火氣很大。

突然,金俊秀順著李赫在比的方向瞄向朴有天,雀躍的掙開李赫在的懷抱,朝朴有天猛力揮舞著雙手,接著雙手捂圈靠在嘴邊大喊,「有天!我在這裡。」

朴有天突然覺得有些好笑,剛剛那怒火也笑了不少,露出微笑跟金俊秀揮了揮手。

 

豈料下一秒,金俊秀就做出讓他差點嚇掉一條命的事情,沒意會到現在燈誌還沒變,金俊秀便朝他飛奔過來。朴有天瞪著他貿然的衝來,又望向疾駛而來的車潮,腦中突然一空,跟著奔上前推倒金俊秀,兩人滾了幾圈,跟著倒在地上。

「你瘋了啊金俊秀!」朴有天忍不住破口大駡。

金俊秀望著他,帶著一臉疑惑,跟著又哭了起來,「你罵我幹嘛,你對我真的很壞,我討厭你,我不要喜歡你了啦!」語畢,揪著朴有天的領口,開始猛力的蹭著鼻涕。

朴有天煩躁的瞅著胸口上躁動的腦袋,沒好氣的攙起他,「跟我回家。」

「我不要,我要跟他們去夜遊。」金俊秀紅著眼睛盯著他,「我真的不要喜歡你了,你是白癡!」跟著踉蹌起身,跌跌撞撞的靠到李赫在旁邊,指著朴有天的方向告狀。

李赫在白了朴有天一眼,明明就給他們機會,怎麼還搞成這樣,接著偷偷瞄著李東海,發現李東海表情也不太好看,明顯就是誤會什麼了,於是他無奈的拉著金俊秀,「真的跟我們去?有天在等你耶,他都特別來了。」

「不要跟他去了。」金俊秀搖搖腦袋。

「喔,好啦!」李赫在邊使勁拽著金俊秀,慢慢的移動到朴有天身邊,「那這個我照顧,你回去吧!」

「放你們這群醉鬼去夜遊,我又不是傻了!」朴有天沒好氣的看了他倆一眼,又勾在一起,還勾得那麼自然?

「好吧!」李赫在無奈的回道,跟著幾乎是半摟半拖著金俊秀,往漢江邊走去,「我真的會被你害死喔,金俊秀。」李赫在低聲朝金俊秀那麼開口,接著瞪了陪在李東海身邊的崔始源一眼。

 

金俊秀到了漢江邊,酒意是暫時消了些,可還是有些醉,他一下指著漢江邊的螢光燈大喊,一下又雀躍的在堤岸邊奔著,直到朴有天突然站在他身邊,「還在生氣?」

「氣什麼?」金俊秀悶悶的轉頭。

「氣我剛罵你啊!」朴有天看了他一眼,覺得心裡突然漲得滿滿的,不是方才看到金俊秀賴著李赫在的怒氣,而是另一種感覺,其實……有點陌生,可是,他並不討厭。

金俊秀突然飛快的瞥了他一眼,接著又悶悶開口,「你今天不用陪女朋友啊?」他問得有些不高興,可暫時隱瞞起這樣的不悅感。

「喔?」朴有天終於有些高興了,於是賊賊的笑了兩聲,「我們先去西餐廳吃了高級牛排,然後呢……。」才說到這,就發現金俊秀已經轉頭走開了,於是他有些急了,連忙上前拽住金俊秀。

「幹嘛啦!」金俊秀回得有些衝。

「沒有。」朴有天又無所謂的嗤嗤笑了起來,知道金俊秀還在意自己交女朋友這事情,讓他的優越感油然而生。

「那放開我啦!」金俊秀瞪了他一眼,接著突然落下一句話,便飛快的往其他人的方向跑去,「我有點累了,沒力氣再追趕了。」

金俊秀這話讓朴有天突然怔住了,只能楞楞的盯著金俊秀的背影瞧,他搞不懂那種難過如針紮的感覺是什麼,金俊秀剛說了什麼?想起金俊秀方才幾次喊著「不要再喜歡你了」,他就開始不開心了。

對啊,他一直知道金俊秀喜歡自己,知道金俊秀一直勉強自己跟在他身邊;正如他所說的,金俊秀的英文不好,可念到最後,金俊秀在大考的英文成績。比自己的還高,金俊秀真的很勉強自己,只為了跟在他旁邊。

他煩躁的搔搔腦袋,決定放自己在堤岸邊吹風。

 

不久,突然一陣喧嘩,他連忙轉身,訝異的看著李赫在一群人,「俊秀掉到水裡了!」

朴有天聽見這句話,連忙衝上前去,扯住李赫在的衣領,「王八蛋,你沒看好他嗎?」語畢,急忙忙的盯著一池暗水瞧,夜晚燈光不怎麼夠,水面有些讓人看不出波動。

「俊秀本來靠在邊上,我們沒注意,就聽見落水聲,他就這麼掉下去了。」李赫在也緊張兮兮的回著。

朴有天根本無暇理會這麼多,跟著直接跳到水裡,「金俊秀,你個白癡,在哪裡啊!」他朝著水面大喊,拼命的遊著,可惜水面卻是一片平靜,他懊惱的猛力沉入水裡,跟著又浮出水面換氣、再沉下去。

腦中出現一堆亂七八糟的景象,有金俊秀哭泣的表情、開心的表情、瀕死的模樣,什麼都有,他覺得腦袋紛雜到自己快瘋了。

 

「找我喔?」金俊秀的聲音突然出現在他耳邊,他楞楞的邊踢著水邊望向江邊,金俊秀正帶著一臉笑盯著朴有天,全身也濕透了。

「金俊秀,你瘋了嗎你!」朴有天奮力的划水游向金俊秀,雙手一撐上了岸,兩人待在橋底互望。

金俊秀尷尬的搔搔頭發,「腦袋有點暈了,接著就掉下水了。」當下撲通一聲入了水,金俊秀還以為自己怎麼了,腦中出現很多奇妙的畫面,但是不快樂的卻很多,最後一個畫面,卻是朴有天的臉,於是他掙扎的划水遊到岸邊。

「我真是被你……。」朴有天莫可奈何的摟住他發抖的身子,「你一天想嚇我幾次才夠?」這傢伙,根本不能稍微怠忽,不然哪時不見了都不知道。

像方才,自己光是想著金俊秀可能就這麼死了,心裡就一陣揪疼。

糟糕了,這次真的死定了。

朴有天瞄著被他抱在懷裡,露著一臉笑的金俊秀,明明就是個白癡,可是……哎,他認了,好像喜歡上他了,喜歡這拼命過了頭的白癡、喜歡這個拼命追在自己身後跑的傻子。

於是,他認命的以手微抬金俊秀的下巴,雙眼認真的凝視著他的,金俊秀那雙特別的眼睛喔……讓他根本看不得他難過,「俊秀。」

「幹嘛?」金俊秀楞楞的與他對視,然後,小鹿亂撞了起來,根本要撞出胸口了,朴有天這傢伙,像是會放電一樣,震得自己整個腦袋空白。

「眼睛閉起來。」朴有天嘆了口氣。

「欸?」金俊秀皺起眉頭,「為什麼,你要推我下水喔?」

「不是。」朴有天的嘴湊到他唇邊,「我想吻你。」於是,他含住金俊秀的雙唇。

金俊秀只掙扎了一會兒,便順從的回摟住朴有天的腰際,跟著才像想到什麼似的,突然猛力推了一下朴有天,朴有天一個不穩,又跌進水裡;於是,他發怒的在水裡大吼,「金俊秀,你又哪裡出問題了!」

「不是、不是。」金俊秀尷尬的上前伸手,「我剛剛吐過……。」語畢,滿臉通紅的望著水裡的朴有天。

朴有天楞了半晌,接著無奈大笑出聲,難怪方才覺得……嘴裡味道不怎麼好,想了想,他伸出手抓住金俊秀的手,猛力一扯,將金俊秀扯到水裡,緊緊摟住金俊秀的腰,還滿足的露出一臉愉悅的笑容。

「你是不是喝酒了?」金俊秀真的很疑惑,朴有天真的瘋掉了。

朴有天靜靜的看著他,「還記得你跟我告白的時候,我說了什麼嗎?」

金俊秀偏著頭看了他一眼,「忘記了。」他只記得他被拒絕了,啊然後哩?欸,不對!他突然訝異的盯著朴有天,「你還記得我跟你告白過?」

他以為朴有天忘了,因為隔天後,他絲毫沒有芥蒂的接近自己,所以他開始跟著裝死,豈料朴有天還記得,這根本就是在耍他啊!於是他狠狠瞪了朴有天一眼,掙扎了起來,還喝了好幾口水。

「金俊秀。」朴有天摟緊他,突然覺得在不怎麼清澈的水裡,邊吃水邊告白有些愚蠢,是以默默的拉著金俊秀往岸邊游去。

 

「幹嘛?」金俊秀上了岸,跟著左偏頭跳跳、右偏頭抖抖,「你真的想害我感冒喔?」

「白癡。」朴有天看著他,終於開口說道,「喂!一號,我決定試試看跟男人談戀愛了,你覺得如何?」

「啊?」金俊秀張大嘴盯著朴有天,接著擔心的伸手捂著朴有天的額頭,「要死了,你該不會是感冒發燒燒壞腦子了吧?」

朴有天沒好氣的給了他一個白眼。

金俊秀卻逕自緊張兮兮的自言自語起來,「可是我明明也掉到水裡,就一點事情都沒有,難道是因為你髮線太高的關係,比較容易感冒嗎?還是因為喝酒喝太多?還是因為抽菸抽太多?就跟你說抽菸喝酒不好,要你節制點就不聽。欸…難道是因為你縱欲過度,所以身體比較虛?」說到這,金俊秀認真的抬頭瞅著朴有天的雙眼。

沒意會到朴有天的雙目都快燃出火了,『馬的,我朴有天竟然會愛上個傻子?』於是,他猛然拉過金俊秀,一手錮住他的腰,另一手扣住他的後腦,就在他唇上狠狠的印下吻。

金俊秀掙扎起來,邊是閃躲邊是大喊,「等下,就跟你說我吐過了,很奇怪啦!至少等我刷牙啦,喂!」要死了,他跟朴有天的初吻,竟然帶著渾身有些臭味的水,還有自己才大吐特吐過的口氣。

「你再不閉嘴,我就在這裡上了你!」朴有天瞪了他一眼,跟著又狠很吻住金俊秀。

 

兩人擁吻了許久,朴有天才終於放開金俊秀,金俊秀拼命的吸起氣來,認真的抱怨道,「你想害我窒息喔。」

「你上輩子到底是話說太少還是怎樣,怎麼會話多成這樣啊?還一點都不羅曼蒂克,我真是服了你。」朴有天抱著他,無奈的伸出手指輕碰他的鼻頭,「真的,被你打敗了。」

「我也委屈啊!」金俊秀靠在他懷裡,猛力打了個噴嚏,朴有天無奈的摟緊他,往橋上頭走去,「我都快放棄了,你怎麼那麼討厭,我以為你……根本不在意我說的話。」他真的等他等了好久喔……,這個討厭的男人。

「我都記得,真的啦!」發現金俊秀不高興的蹙眉,朴有天又攬著他肩頭晃了起來。

「我是不是上輩子欠你的啊,這輩子才被你這麼欺負,明明看著你交女朋友就很難過,明明就很喜歡你,可是什麼都不能講,我喜歡你喜歡了六年了耶!」金俊秀瞪了他一眼,想了想,還真的委屈起來,所以使勁的戳著他的胸口。

「好了啦!」兩人走上橋後,才發現李赫在跟金俊秀其他的同學都已經不見,於是朴有天衝向便利商店買了兩條毛巾,再衝回金俊秀身旁,拿出毛巾替他擦著頭髮,「快點回家,不然會感冒。」

金俊秀看著他,心裡漾起甜甜的感覺,然後呵呵的笑了起來。

「我真的是欠你的,才會喜歡上你這白癡,真的!」語畢,朴有天突然也大力的打了個噴嚏。

然後,金俊秀呵呵的指著朴有天的鼻子笑了起來;朴有天則是奮力的咬了一下他的手指以表抗議;看著金俊秀又哭又笑,他突然有種滿足的感覺,好像很早之前,就該喜歡上這個傢伙了,雖然他是智障,但是,好像也沒什麼不好。

太聰明的金俊秀,他應該會不習慣。還好,他沒讓這傢伙對自己失望;還好,他沒讓這傢伙不喜歡自己了。

『不能再錯過了。』腦中突然想起這句話,於是他笑了笑,伸手握住金俊秀的手,嗯……大小適中,他滿足的盯著身邊的金俊秀。

兩人就這麼手握著手,漫步在漢江邊,慢慢散步回家。

如果就這樣下去,那該有多好?

 

「有天,你這沒情調的,打什麼噴嚏啦!」金俊秀沒好氣的握緊朴有天的手。

「會冷啊!」突然一陣風吹過,冷得朴有天頻頻發抖。

「你身體很虛耶!」

「你以為我為了誰才搞成這樣啊。」

「你以為你在演鐵達尼喔?還You Jumpu、I Jumpu哩?」

「俊秀,你發音發錯了,是Jump!」

「你煩死了,假韓國人!」

 

 

『有天,如果有來生,換我來愛著你吧!』

 

 

 

 

 

 

文章標籤

允在 豆花 YJ 耽美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