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快就到了二月六號,他的生日,跟我只相差了十天。

下午剛上完課我就打了車去超市買了要用到的食材,中午男人打電話過來說晚上出去吃,我有些奇怪,畢竟他有段時間不在外面吃了,可我還是委婉拒絕了說想在家吃。

 

一個人在廚房忙碌著,我卻格外的欣喜與心動,這是我給他過的第一個生日,雖然他從未提過,但是我卻把這個日子牢牢的記在了心裡。

終於把最後一道點心端到餐桌上,剛準備打電話給男人問他怎麼還沒有回來的時候門哢塔開了,跑到門口掩飾不住內心的欣喜「您回來了,呃…您是?」

進門的是個年紀有些大卻依舊儒雅的女性,我有些詫異,不會是…

「你好,我是允浩的母親。」

天哪,他的母親。我頓時有些驚慌的不知所措,連手都不知道該放哪裡。

「伯母,您好…」我立刻乖巧的鞠躬行禮。

我倒了一杯白開水給她,小聲的解釋「不知道您今天會過來…真是抱歉…」

她沒有我想像中那麼冷漠生疏,拉我坐在沙發上,和藹的看著我微笑「真是個漂亮的孩子。」

我微微紅了臉,雖然她把稱讚女孩子的話用在我身上,我心裡依舊有些高興,起碼,她沒有討厭我。

她看到了餐桌上我做好的飯菜與點心,微微有些驚訝「那些都是你做的?」

我點了點頭「前輩胃不太好,所以做了些養胃的。」

她轉頭看著我,我看不透那眼神裡意思,有些侷促的低下頭。

「我說允浩最近怎麼似乎胖了點,原來是好的吃多了。」

他胖了嗎?我怎麼沒有發現,倒是前些天做愛的時候,男人一直揉捏我的臀瓣說我胖了,害得我最近都不怎麼敢多吃東西。

我不好意思的看了看她「就是隨便做了點,伯母,前輩沒跟您一起回來嗎?」

「允浩嗎?他跟他父親停車去了,應該快進來了吧。」

我看向門口,期望著男人快點回來,我一個人面對她實在是有些膽怯,其實也不是怕她,就是有些侷促。

他的母親突然把我的手抓過去,笑著開口「看來允浩說的沒錯,你確實怕人,傻孩子,我又不會打你罵你。」

我有些難為情,男人都說了我些什麼啊。

漸漸的,她慈祥和藹的笑容讓我覺得有些親近起來,雖然是個五十多歲的老太太了,卻依舊保持著那份儒雅。

 

很快男人就跟他父親進門了,我猛的從沙發上站起來,甚至都沒敢抬頭看他父親的臉就忙著行禮。

我侷促不安的低著頭,雙手緊緊攥著兩側的衣服,手心都出了汗。

可是我依舊感覺到他父親嚴峻的氣場。

男人過來拉過我的手,我嚇得抽回來,天哪,他還嫌我不夠緊張嗎?

男人似乎發出了一聲輕笑,我卻因為這嚴肅的氣氛快昏厥了。

我的手又被他拉過去,可是這次我掙不開了,因為他施了力。

 

幾個人坐在餐桌上,我僵硬的坐著甚至都不敢動作。倒是男人大大方方的把我只做了一份的雷沙糖不甩推給我,我委屈的抬頭看了他一眼,不事先告訴我你父母來就算了,現在這個時候能別添亂嗎?

(糖不甩--是一種流行於中國華南地區的甜品,主要成份是糯米。糖不甩的意思是黏上糖而不會甩掉,做法是以糯米粉製作粉團或用糯米搗爛後,再弄成球狀,然後放入沸水中煮熟,吃𥻵的時候要先把它放在甜料裏滾動一下,沾上花生粉、芝麻粉和砂糖之後和著吃,一般都沒有餡。)

 

還好除了飯菜我做了好幾樣點心,我把兩份精緻的燉蛋放到男人的父母面前,小聲的開口「伯父,伯母,這個是法式香草燉蛋,可以安定神經,很好吃。」

「你現在是在說我們神經不好嗎?」男人父親開口的第一句話就差點把我的心臟給蹦出來。

我緊張的要哭出來「對不起…伯父…我不是這個意思…」

男人在桌子下面握住我的手「行了,爸,來之前跟你說了多少遍了,不要嚇他。」

「什麼女人不好,你非要喜歡男人?」

「那我說娶dessthy那樣的女人回去你又不同意。」

「混帳!你…」

「哎,他爸,先吃飯,孩子好不容易做了這麼多菜,再耗該冷了。」

男人的母親在一邊勸說。

「燉蛋而已,哪裡吃不到。」

我咬著唇,有些委屈。

「爸,飯前吃點這個燉蛋可以緩解消化不良,而且還有促進血液迴圈,健胃之效。您實在不喜歡的話正好我喜歡吃。」

我有些感動,我從來都不知道男人把我這些食譜的功效記得這麼清楚。每次我學了新的養胃之類的餐點我都會跟男人解釋他的好處,可是男人從未給過我回應。

而此刻他正耐著性子跟他父親講這個的好處,甚至還說了他喜歡吃這樣的話。

他的父親從鼻子裡哼了一聲,不過欣慰的是動起了勺子。

男人吃了一塊香芒糯米滋,然後又吃第二塊,她的母親看著他疑惑的開口「允浩,你不是不喜歡吃這種甜膩的點心嗎?」

男人淡淡的開口「現在喜歡了。」

老太太大概還沒明白過來,反問一句「為什麼?」

「他愛吃。」男人說完了還看我一眼,我紅了臉。

老太太看著我笑著開口「孩子,你怎麼會做這麼多東西?」

我放下筷子,端正的回答「伯母,以前我在甜品店兼職,學了些過來。」

老太太點點頭「以後有時間去我們老家,教教我可好?我也喜歡吃甜食,就他們父子兩不愛吃。」

天哪,我侷促的看向男人,可是男人連個眼神都沒有給我,自己夾了一塊我做的香芒糯米滋給他父親「爸,這個活血又可以散胃寒,您嚐一個。」

他父親瞪了他一眼,又看向我,我嚇的低下頭不敢看他。

不過他還是把整個糯米滋都吃掉了我很開心。

老太太又問我「怎麼,是不是不願意教我這個老太婆啊?」

我急忙搖頭「不是的,您要是喜歡吃的話我可以多做點讓您帶回去…」

「那你還是不願意教我了?」

我再次求救般的看向男人,男人終於開口「媽,下次我把他帶回去多住些日子,您慢慢請教他。現在不要問他這麼多話了,他都快被你們嚇哭了。」

我紅了臉,天哪,他到底在說些什麼啊。

他又把我的雷沙糖不甩往我面前推了推,語氣帶笑「怎麼不吃?你不是最愛吃這種甜到掉牙的東西嗎。」

我輕咬著下唇,真想叫他不要再開口說話了。

他父親嚴肅的咳了一聲「政府要規劃的那塊地怎麼樣了?」

「這兩天準備跟政府走通一下,爭取把土地競標拿下來。」

「嗯,凡事沉穩點,首爾郊區那塊地我看你還是放掉算了。」

「我知道自己在做什麼。」

「罷了罷了,我也管不了你了。」

我低頭吃著男人說的甜到掉牙的東西,對於他們房產上的話題並不是有太大的興趣。

 

 

 

 

飯後,洗過澡坐在床邊上,我的心臟跟著浴室裡嘩啦嘩啦的水聲波動著,糾結著怎麼把生日禮物送出去。

男人很快就出來了,即使過了這麼久,我看到他精壯的身體還是會臉紅。

他只在下半身裹了浴巾,在我面前站定。

「有話說?」

我猶豫了很久才把一直放在枕頭下的盒子拿出來,放到他面前,軟糯的開口「前輩,生日快樂…」

男人楞了楞,接過盒子「今天做了這麼多吃的,就因為我生日?」

「嗯…」

我聽到他打開盒子的聲音,卻不敢抬頭看他的表情。

「幫我戴上。」

我抬頭看他,男人已經把盒子裡的手錶拿出來示意我給他戴上,我抬起手認認真真的把手錶戴到了他的右手手腕上。

只覺得他那麼好看的手戴手錶應該會很好看,果然啊,我都移不開眼睛了。

「為什麼送我手錶?」

男人捏起我的下巴,眼神含笑問我。

「您不是慣用左手嗎…這枚錶的錶冠居左,是專門為右手戴表而設計的,正好方便您用左手校調時間。」

(PANERAI 沛海納,專為左撇子設計的手錶,我憑感覺覺得這款很適合鄭BOSS)

 

男人挑了挑眉「你最近回來晚就是出去兼職了?」

我搖了搖頭「沒有,您知道白色的夢想這部漫畫嗎?」

「不知道,怎麼?」

也對,他怎麼可能看漫畫。

「我是幫這部連載漫畫畫插畫的,最近回來的晚是因為我預支了稿費,所以…」

男人彎腰啄了一下我的唇「怎麼不跟我說?」

我紅了臉「您…喜歡嗎?」

男人的拇指磨娑著我的下唇「想要什麼獎勵?」

我疑惑「什麼?」

男人笑了一下「為了我這麼辛苦,當然要獎勵一下。」

我因為他的笑心情也愉悅到不行「那,前輩,您可以教我開車嗎?」

男人頓了頓「開車?」

我回答的小心翼翼「我想考駕照,可是朋友都說教練很凶…所以…」

「再給你一次機會,換個獎勵。」

我看著他,不懂他的意思「可是我不…唔嗯…」

男人剛聽到這句就封住我的唇,把我推倒在床上身體跟著壓過來。

我用力的推著他「前輩…您父母…唔…在…」

男人支起身子居高臨下的看著我,我剛鬆了一口氣,誰知他猛的扯掉下身僅有的浴巾,我愣住,他洗完澡居然連內褲都沒有穿。

然後拉開我腰間的繫帶,我驚得立刻抓住身上的浴袍,緊張的看著他。

他絲毫沒有猶豫的把我的浴袍向兩邊用力拉開,我委屈的看著他。

男人貼上我的身體「他們睡樓下。」

我雙手扶著他的肩膀「前輩…」

他完全不理會我的抗拒「我要生日禮物的贈品。」

「什麼?」我下意識的就問出聲。

男人的手在我腰間遊走,吻我的耳後「贈品就是…你。」

好吧,我承認他這句話的魔力太大,我的意識漸漸渙散起來。

 

 

第二天我是被平緩的敲門聲弄醒,等到我完全醒過神來的時候,老太太已經坐在我的床邊。我嚇得猛的坐起身子,下身傳來的不適讓我快速的低頭看了一下,還好,他幫我穿好了睡衣,房間裡也沒有昨晚那般激情的痕跡。否則,我真的沒有顏面活下去了。

我尷尬的咧了咧嘴「伯母,早…」

老太太揉了揉我的髮,嘆氣「看來,真的累的不輕啊…」

我猛的紅了臉,難道昨晚我們的聲音太大了?不會啊……

「允浩要讓你多睡會,說你最近忙著健身,所以睡前都會運動是嗎?」

我覺得我臉上的溫度已經快達到燃點了,他怎麼能跟他母親說這樣的話。

「先起來吃個早飯再睡吧,等你到了允浩那個年紀再運動也不遲啊,現在這麼小多吃點有營養的東西,看你瘦的,還把自己累成這樣。」

我難為情到快瘋了,什麼運動,我從小到大最討厭的事情就是運動,讓我這麼累的罪魁禍首到底是誰啊,真是。

 

男人的父親也不在家,問了老太太才知道是跟他一起出去看昨晚餐桌上談論的那塊地了。

今天週六沒有課,只好在家陪著老太太,老太太倒是把我當他的孩子一樣,和藹可親,跟我講了很多男人小時候的事情。

我開心的笑了出來,真想看看他小時候的那些可愛模樣。

「伯母,為什麼您沒有討厭我?」

老太太笑了笑「我當然不願意我的兒子喜歡上男孩子,但是你是他第一次跟我們開口說想在一起的人。」

我認真的聽著老太太說的話,不出聲打擾。

「允浩啊,32歲了也沒有帶過人回家,也沒有跟我們提過結婚的事。就今年過年的時候,他才跟我們說他有了喜歡的人,是個男孩子。」

「他爸當時就被他氣的胃疼了一夜。」

「那傻小子就在他爸房門外跪了一夜。」

我有些詫異,原來他把我前面的荊棘都斬斷了才放心的讓我走上這條路。

「現在這個社會,我見得多了也就沒有什麼想不開的,我讓他把你帶回去給我們看看。他說你還小,讓我們再等等。」

「我當時也被嚇到了,怕他被那些未成年只會花言巧語的小子給騙了,就勸他。」

「昨天他生日,我跟他爸商量來首爾看他。看見你之後我才知道,原來那小子胖了是被你養的,氣色那麼好,大概他隨他爸胃疼的毛病也好多了吧。」

「所以我就勸老頭子,罷了,允浩也不是什麼年紀小的孩子了,知道自己在做什麼。雖然老頭子還是不大開心,但是昨晚見了你之後也沒多說什麼,大概也就算了。」

我的心臟被溫暖和難以言語的感動填滿,我從不敢奢望可以跟他一直在一起,可是卻又渴望跟他在一起一輩子。

他沒有讓我參與堅艱辛的過程,直接給了我一個美好的結局。

 

 

中午老太太在廚房做飯,不讓我幫忙,我就去後花園曬太陽了。

小肥貓已經不黏我了,在我面前竄來竄去,最後也不知道去哪裡了。我樂的清閒,坐在椅子上閉著眼睛享受著陽光的溫暖。

身體還有些疲倦著,陽光曬得舒服居然有些懨懨欲睡的感覺。

不知道過了多久,似乎有人用手指觸碰我的睫毛,隨著是溫熱的唇落下來,之後嘴唇被擒住。

那溫熱舒服的觸感讓我貪戀到不想睜開眼睛,我柔柔的回應著,發出滿足的喟嘆「嗯…」

唇上的人發出一聲輕笑,我有些害羞的推開他,在椅子上坐直身體,男人就站在我的面前。我紅了臉,雙手環上他的腰身,把臉貼在他的腹部。

大概這是我第二次主動對男人做出這樣類似依賴的動作,他有些頓了頓,然後順著我的髮。

「咳咳…允浩,在中,進屋吃午飯了。」

我聽見老太太的聲音,驚的立刻鬆了環在男人腰身上的手臂。老太太已經進去了,男人看著我笑了笑然後牽住我的手一起往屋裡走去。

快進門的時候,我在他身後拉了拉被他牽著的手,輕輕叫他「前輩…」

男人果然停下腳步,轉身看我,就在他轉身的那一瞬間,我微微墊起腳貼上他的唇。

「我愛你…」

你為我斬斷荊棘的那些委屈,我永遠都會記在心裡。

他還楞在原地,我已經帶著發燒的臉頰進了屋。

沒有用敬語,我只是想告訴他,在感情方面,我跟他是相等的,甚至,我更愛他。

 

後來的某一天,在男人的辦公室等他開完會一起去吃飯的那天,無意中發現他的左抽屜放著那部連載漫畫白色的夢想每一季。

原來,他並沒有忘記我那些無意的話,因為我,他也會看對他來說無聊至極的漫畫。

 

 

 

暑假裡把駕照考到了手,只教了我幾天的教練一直誇我聰明。我當時心裡驕傲的想,那要看看是誰教的。

不過,男人抽空教我學車的間隙可沒少被他佔便宜,最後每次都被他美其名為學費…

 

暑假在家過了一個多月,我從小就怕熱,現在外面熱的連門都不想出,腦袋都跟著疼了起來。

母親不是去她自己的咖啡店就是跟她朋友出去,在家的時間並不是很多。

好像,從跟男人在一起以來,就沒有跟他分開過這麼長的時間。

在自己的房間裡看著畫到一半的畫,丟開畫筆,心情有些煩躁起來,拿出手機翻了又翻,收件箱也就是那麼幾條他的資訊。

猶豫了很久,還是咬著唇發了條短信過去「在工作嗎?」

我盯著手機整整五分鐘也沒有動靜,頹廢的躺到了地上乾蹬著雙腿,這種感覺真是折磨人,難道我已經思念成疾了?

 

門鈴響了起來,母親的老毛病又犯了,只要我在家出門就不帶鑰匙。

光著腳過去開門「媽,您怎麼…前輩?」

我頓時欣喜的睜大眼睛,好吧,不能表現的太明顯,我稍微整頓了一下表情。

男人怔怔的看著我,我疑惑的歪頭看他,然後突然意識到什麼,我驚慌的轉過頭把夾在頭上的髮夾猛的扯了下來,甚至扯掉了一些頭髮。

都怪天氣太熱,我才想到把額前的髮夾上去的,天哪,太丟人了。

男人進來把兩手的東西全部放在玄關,我看了看那些東西,驚訝的開口「這都是給我媽的?」

「嗯。」

「您又不是第一次見她,買這麼多幹什麼?」

男人把我扯進他的懷裡「因為我想要把你帶走。」

我紅了臉「前輩…」

男人用左手抬起我的下巴,看著我開口「剛剛…很可愛…」然後低下頭開始吻我。

我又何嘗不是想念他的呼吸,他的吻,他的一切。

 

事實就是這麼狗血,母親回來的時候我們正站在玄關忘情的擁吻。

藉著出去看電影的緣由我跟男人逃了出來,因為被母親撞見,我臉上的熱度到現在還沒能褪去。

男人穿著我母親上次送給他的那件白色襯衫,右手依舊帶著我送給他的那塊沛納海,我盯著他開車的側臉,有些難以轉移視線。

後來因為還是下午,吃晚飯太早,外面天氣又熱,所以真的去看了電影。

我們依舊坐在沒人的黑漆漆的最後面,本來想到他討厭人多的地方,所以準備買自助影廳的,可是男人說就要這裡的票,我也沒多想。

直到電影放到中場我才有些明白過來。

我還在聚精會神的看著電影,男人把我的手拿過去玩弄著我的手指,我知道他沒那麼喜歡看電影,索性隨他去了。

可是,越來越不對勁了。他把我抱坐在他的腿上,我輕輕掙扎著生怕弄出聲響來。

他貼著我的耳朵出聲「我不喜歡無聊的電影。」

我轉頭「那您喜歡哪種電影?」

黑暗中,我通過大螢幕的光亮看到男人邪起的嘴角「我喜歡…刺激的…」

伴隨著而來的是他伸入我衣衫的手掌,隨著他的動作我下意識的就挺了挺胸膛。

儘管在這種地方,我依舊可恥的渴望著他的觸碰。

男人舔著我的耳後,手指熟練的細細揉撚著我的乳首,我眯起眼睛咬住唇,再也聽不到電影裡的對白。

兩邊都在他的揉撚下硬挺起來,他的左手手掌居然順著我的小腹下滑,然後停住「好不容易把你養胖一點,怎麼又瘦回去了?」

我勾住他的脖子「天氣熱,吃不下…」

話剛說完,他的手掌就滑進我的褲子裡,我戰慄著身子,湊過去在他的耳邊吐出氣息「前輩…不要…」

他撫慰著我的那裡,含笑用氣息開口「你這裡可沒說不要…」

我快要哭出來,他一隻手挑逗著我的欲望,另一隻手在我的全身遊走著。

我只能軟著身子勾住他的脖子,靠在他肩頭,貼在他耳邊小聲的喘息。

我發誓以後再也不跟他來放映廳看電影了,這個男人太喜歡刺激。

抵在我臀縫中的火熱簡直快讓我叫出聲來,我抬了抬臀用手去碰了碰,瞬間男人就忍不住了,拉著我就往外跑,我腿軟的想,我討厭在洗手間做那樣的事情。

還好,他沒有帶我去洗手間,而是直奔停車場。

 

坐上車的時候,我感覺到男人的不耐煩,因為我們的車停在外面,雖然他開的是那輛白色賓利,但是人來人往的還是什麼都做不了。

男人狂躁的發動車子,又遇到了紅燈,他簡直要瘋了。我看了一眼他支起來的那裡,紅了臉。

男人有些粗魯的把我的手抓過去覆在他那裡,我嚇得要縮回手卻被他緊緊的抓著放在那裡。

「放上面,我難受。」

他很少這樣直白的說出他的感覺,我有些驚訝。

看了看外面,此刻我也難受著,那種滋味並不好受。

綠燈了,男人的手抓上方向盤,然後輕聲哄誘我「乖,拉開拉鍊,碰一下,好不好?」

我咬著唇,不敢看他,卻也乖乖的聽了話,拉開他的褲鏈,顫抖的把手伸進去揉捏著。

可是那東西在我手裡沒有變弱的趨勢,反而越來越熱,越腫越大,男人發出難耐的粗喘,嘴裡冒出一句髒話。

我看了看外面,大概是下班高峰期,外面堵車堵的厲害,男人越來越不耐煩。

我看著他狠狠皺著眉頭的側臉,開口「前輩…」

「閉嘴!你別說話!」他狂躁起來。

我嚇了一跳「可是…」

「你再說話我就在這裡操翻你!」

他粗暴的話讓我漲紅了臉,我知道他忍的難過,心裡做了一個前所未有的大膽的決定,心臟開始跳動的厲害,心一橫,眼睛一閉,把臉埋過去。

上方傳來男人倒抽氣的聲音,他猛的拉扯起我的頭髮,憤怒的發出聲音「你在幹什麼?」

我抬眼看向他,他眼中透露出無法掩飾的心疼。

真好,他是心疼我的。

我笑了一下「我喜歡您…」

他抓著我頭髮的手鬆開,語氣也放柔不少「喜歡我,不是讓你委屈求全,坐回去。」

我順著他的肩胛骨攀上他的肩膀,舔他的唇「我喜歡您,眼睛,鼻子,嘴唇,手指,通通都喜歡…」

「閉嘴!不要再說了!」

「但我更喜歡那裡… 允浩哥的…那裡…所以,我一點都不委屈…」

男人猛的看向我,那眼神仿佛要立刻把我吞了一般。

我紅著臉頰再次把頭埋向他的腿間。

大概男人永遠都沒有想過我會有這麼大膽的告白,甚至還叫了他的名字。說實話,我也沒有想到我會說出那樣的話,但是男人偶爾粗俗的語言總是能讓我渴望被他滿滿的佔有。

我並沒有對他做過如此大膽的動作,咬咬牙靠著本能充其量就當每次舔吮他的手指好了。

 

男人的車路過我高中的學校,然後突然拐了個彎,直至到學校後面無人的樹林才停了下來。

車子熄火的瞬間就是他爆發的時刻,他扯去我的褲子只留了件T恤在身上。

車裡被我們弄的狼狽不堪,他釋放一次停在我的身體裡不動,我面對著坐在他的身上跟他接著吻。

吻著吻著他又開始動了起來,我還在敏感著,含著他的舌呻吟出聲。

不知道過了多久,天已經漸漸變黑,我們也轉戰到了車外。

我被迫趴在車的前身,男人在我的身後扶著我的腰頂弄著,我身上依舊是一件T恤,男人除了襯衫被我拉扯的淩亂之外一副衣冠楚楚的樣子。

他趴到我的身上,我腿軟的站不住,那裡不斷的有液體流出來。

我嘶啞著嗓子開口「裡面…好滿…」

男人從車裡拿來一個套子撕開,塞到我的手裡我「幫我…嗯?」

我咬著唇看他,心裡只有一個詞,衣冠禽獸,我喜歡的居然是衣冠禽獸,該死的,這麼久過去,我卻依舊心動到不行。

紅著臉把草莓味的套子套上他沾滿液體卻依舊精神的下體上面,男人把我抱坐在車前身上,拉著我的雙腿環上他的腰身,蓄勢待發的那裡也跟著滑了進來。

「嗯…」我呻吟出聲。

天哪,我咬著唇歪過頭不看他。

他的低吼伴隨著我的喘息簡直讓我無地自容。可是我腦袋裡想不到別的,只有跟他融為一體的快樂。

「嗯哼…」

「呃…啊…」

男人把他左手的手指塞進我的嘴裡,我立刻用舌頭包住吮吸起來,然後再從指縫舔整個手指,最後用力嘬著他好看的指尖。

車內座位上我的手機亮了幾回,無人理會。

最後,男人把半躺在車身上的我抱了起來,我勾著他的脖子雙腿緊緊環著他的腰身。

他雙手托著我的臀部揉捏著,伴隨著律動的節奏咬我的下顎「再胖一點…」

我被他頂的一上一下發不出聲,只能模糊的應他「好…」

「不許再瘦下來。」

「嗯…」

我應完,他卻更深的逗弄。我喘息著輕哼出聲「嗯啊…前…輩…輕一點…」

「哼...叫我什麼?」

「……」我喘的不行。

他把我放進車的後座,更加兇猛的律動起來,甚至隔著T恤嘬著我僵硬的乳首。

我的手指插進他的髮間,他濕濡的口腔總能讓我迷醉。

雖然他不再叫我出聲,但是卻用身體在逼著我。

感覺自己的快來了,雙腿下意識的就夾緊他的腰。

喘息著捧起他的腦袋跟他接吻,釋放了出來,同時貼著他的唇呢喃出聲「允浩…」

男人跟我唇舌交纏之後,愉悅的看著我。

我臉上的紅潮還未褪去,只感覺到身上的衣服都被汗濕了。男人把我額前的髮別到耳後,擦去我額頭的細汗,然後用他帶著汗水的鼻尖輕蹭著我的。

「以後就這麼叫。」

我不好意思的垂下眼,他這副性感到不行的模樣完全虜獲了我的心。

這樣的男人,竟是我的。

他翻來覆去的要著我,就這樣,在這個臨近黑暗的傍晚,我跟男人在這無人的野外放肆的做著我們愛做的事情,給了他刺激與滿足,也給了我心動和…快樂的疲憊。

 

 

回首爾的路上,我就累的睡了過去。

迷迷糊糊中,知道男人幫我洗了澡,我有意識卻完全不想動也不想睜開眼睛。

他溫柔的把我放在床上,從身後擁著我。

耳朵被吻了一下,他的唇貼著不動,久到我快真的睡著了,才傳來男人低沉的聲音。

「不要再把我一個人丟在家裡了…」

我從來沒見過男人用這般脆弱的聲音說話,心疼的在他懷中轉過身,摟著他的腰。

大概,以後,我永遠都不會放他一個人在家這麼長時間了。

一是,捨不得。

二是,每次別後的情事都把我折磨的虛脫一般。

「我愛你…」

我的眼淚就這麼從閉著的眼角滑了下來,我等了這麼久,努力了這麼久,他終於對我說出這句話了。

真好,他也愛我了。

 

 

在中作為第一視角完結。

 

 

====================全文完====================

 

 

看到最後這句應該知道作者會再寫“允浩視角”的後續文,應該是番外,作者出的話會儘快轉文給大家看。

 

我覺得開頭我寫的“甜而不膩、H而不煽情”可能會有親估覺得好像有點打臉

甜蜜的部份是很閃眼球,甜滋滋的~~但我覺得那種甜又不是太過於黏膩,是恰到好處的

H的部份....我是覺得這文的H雖也有叫人臉紅心跳的時候,但作者很多時候不是從頭到尾H描寫的相當詳盡

我不曉得各位懂我的意思嗎?就有的時候從脫衣服就開始寫得很詳細的那種

那種的H有時候會有點受不了~~

也許我應該更正是煽情卻不色情 XDDDD

啊~~~~~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了

總之,希望大家會喜歡!

 

接下來~~~我要休息一段日子了

因為........

我要出國去玩啦~~~~~~!

5/9出發,公司員旅,去德瑞十天

所以出發前可能就不會再轉文了(也許出發前會再PO個短篇的也不一定)

等回國我回神之後再來介紹好看的文給大家囉~~

下次見!!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