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安吶~~~親估們,今天要轉的這篇文是臨時被我抓來的,本來要轉的文去原帖看載點都不能下了,那文是舊文了,前一陣子才找到帖子準備要介紹給大家,結果沒想到....所以那篇文就先暫時擱下,等我找到完整文檔再介紹給大家。

至於今天要轉的文《時光》原先沒想這麼快放,因為這作者"UK"我才剛轉過她的文《火燄般的男人》,還有一篇古文也在考慮之內,但想想決定要等允浩的新戲上了之後再PO (配合時事嗎XDDDD)。

《時光》講述的是竹馬竹馬的故事,在中和允浩從小就在一個幼稚園念書,從小在中就霸道,允浩雖懵懵懂懂,但也不敢仵了在中的意思,兩人從小時候的玩伴一直到高中都是同一個學校的,正是戀愛的年紀,允浩對在中的心意自己早就想清楚,但在中卻是不敢想太多怕期待愈高失望也愈深,直至某天喝醉後大膽突破窗戶紙的兩人才總算明白了對方的心意。但好景不常的是兩人約定要一起上同一所大學因為允浩家中變故導致只有在中自己一個人去外城市讀書。遠距離的戀愛雖然辛苦但卻是很甜蜜,但這甜蜜卻是不容於世的,戀情被發現後父母的不認同及哀求、現實的殘酷,始得這兩個明明是相愛的人,卻逼得一人為了對方的幸福而放了手、失了心,被放了手的那人從此不知心的溫度、心的方向。......多年後再次相逄的兩人,當年破碎了的心....似乎不是那麼容易修復的。

這文呢~虐的地方不少,虐到眼淚可以說是撲倏倏的流,看得很心疼,不過熟悉我的親估會知道,我不會放BE的文的,所以可以放心的看下去^ ^。

 

====================================================

 

只是敘述一個故事。故事裡的他們因為要守住寂寞,而總是把對方傷的面目全非。

不過幸好,時光荏茬,感謝的是你還在我身邊。

 

 

 

鄭允浩跟金在中正式認識的時候,只有6歲。那個時候,金在中還沒有弄明白男孩子跟女孩子的區別,在他小小的腦袋裡,班級裡的每個孩子對他來說都是一樣的。所以,他們發生初吻的那一年,也只有6歲。

放學後,小朋友都各自撲向門口親人的懷裡。小允浩慢悠悠的收拾好自己的小書包背在身上,走到教室門口的時候突然就被一個跌跌撞撞衝進來的小傢伙逼到門後的牆角。

小允浩一雙小手緊緊的攥著胸前的兩根書包帶,瞪圓了眼睛看著面前跟自己差不多大的小傢伙正用兩隻胳膊有模有樣的撐在牆角的兩邊圍著自己,眼神很不友善的盯著他,用有些惡劣卻還奶聲奶氣的聲音質問他「喂!小允浩!你喜不喜歡我?!」

小允浩攥緊書包帶的手沒有放下,只是忽然挺起小胸膛昂著小腦袋氣宇軒昂的回答「我媽媽說,男子漢只能喜歡女孩子,我是男子漢!」

小在中像個小大人一樣皺起小眉頭「什麼是女孩子?我不管!反正你要教我用這隻手吃飯!」說著還舉起了自己的左手。小允浩一臉不知道你在說什麼的表情看著他。小在中又說「今天老師帶我們去吃飯,我看見你會用這隻手吃飯,我就不會。我問老師怎麼才能讓厲害的人教我跟他一樣厲害,老師告訴我說厲害的人喜歡我就會教我的!」

小允浩鬆下自己的左手看了看,撓撓腦袋有些茫然「我只會用這隻手吃飯啊,我媽媽說是因為我聰明。」

小在中嘟嘴,「騙人,我肯定比你還聰明!快說!你喜不喜歡我?!」

被問的人頭搖的像撥浪鼓「你不是女孩子,我不能喜歡你。」

小在中氣鼓鼓的看著他「是不是我變成你喜歡的女孩子,你就會教我用這隻手吃飯了?那你告訴我怎麼才能變成女孩子?」

小允浩無措的抓著自己的小腦袋「我也不知道,但是我看女孩子的嘴唇都紅紅的,好像我喜歡吃的果凍一樣軟軟的,嘿嘿」

小在中收回自己撐在小允浩兩邊的手,摸了摸自己的嘴唇突然高興衝他叫著「我就是女孩子!我的嘴唇就像果凍一樣軟軟的!不信你摸一下!」說完就拉著他的手摸上自己的小嘴唇,小允浩的小手碰到那軟軟的小嘴唇嚇得趕緊縮回了手,靠在牆角。小在中笑的可驕傲了「現在你可以喜歡我了,然後教我用這隻手吃飯!」

小允浩縮在牆角還是搖著小腦袋,小在中又鬱悶了,低下了腦袋「我的嘴唇不像你喜歡吃的果凍嗎?為什麼你不喜歡我?」

突然小在中抬起頭緊緊抓著小允浩的胳膊,撅起嘴唇對準小允浩的小嘴就吧唧一口。小允浩被嚇呆了,小在中又驕傲的對著他抬著下巴「怎麼樣?是不是跟你喜歡的果凍一樣軟軟的?現在你可以喜歡我了!」

小允浩嚇的指著小在中的小嘴,怯怯的開口「我媽媽說,這裡只能親喜歡的人。」

小在中瞪著眼睛「小允浩就是我喜歡的人啊。」

小允浩突然攥緊書包帶蹲在牆角嗚嗚的哭了出來「可是我喜歡莎莎,我還沒有親過她。你是壞小孩,搶我親親!」

小在中一看哭了的小允浩緊張起來,也蹲了下來「喂,你不要哭,我還你親親,你不要哭了。」

小允浩帶著淚花抬起頭「真的嗎?」小在中像個男人一樣硬硬的點著頭,小允浩的臉上還掛著眼淚跟鼻涕,小在中把頭伸過去就貼著還掛著鼻涕的嘴唇,小允浩抽著鼻涕所以嘴唇蠕動了一下,小在中立馬鬆開他驚喜的看著他叫起來「小允浩你也是女孩子!你的嘴唇也軟軟的!」

小允浩掛著鼻涕對他仰著下巴「我是男子漢!才不是女孩子!我要回家了!」

小在中在他身後拉著他的書包委屈的叫了一聲「哥哥,我把親親都還給你了,你還是不肯教我用這隻手吃飯嗎?」

小允浩想到媽媽經常對他說要幫助叫自己哥哥的那些小朋友,就認真的點了點頭。小在中高興的跳起來「那明天中午吃飯的時候我去找你,可是哥哥,為什麼你的牙齒會多出來一顆?」

小允浩摸著自己有小虎牙的一邊嘴角說「這叫小虎牙,我天生就有。」

小在中又高興的拍手「哥哥真厲害,我也想長小虎牙。」

事實證明,小孩子真的是很健忘的。第二天小在中就忘記自己搶人家親親把人家弄哭還逼迫人家的事情。他只記得小允浩是個厲害的人,自己想跟他做朋友。

 

 

直到後來一起上了小學,三年級的時候午餐座位才被安排到一起。有一次鄭允浩突然想起來印象中那些事就問金在中「金在中,你以前不是經常吵著要我教你用左手吃飯嗎?」

金在中聽了奇怪的看著他「我幹嘛要學左撇子,你看大家都用右手吃飯。」

鄭允浩默默的低下了頭扒飯,嘴裡含著飯小聲嘟囔著「那你以前總是追在我後面喊我哥哥說喜歡我也不記得了?」

金在中根本沒聽見他在說什麼,只是把飯盆裡的雞蛋剝了,把蛋黃一口吃了,把蛋白放到對面餐盤裡「鄭允浩,你幫我把蛋白吃了,不然老師會當著全班批評我挑食的。」

鄭允浩沒說話,只是挑起蛋白吃了,然後把自己的水煮蛋剝開,挑出蛋黃放到金在中的碗裡。

金在中嘴裡塞著飯看著他模糊的卻不失驚喜的開口「哎?你不吃蛋黃?」鄭允浩淡淡了看了他一眼,表示默認。

金在中得意的把蛋黃又塞進嘴裡,「我最喜歡吃蛋黃了。正好以後我每天幫你吃蛋黃,你就幫我吃蛋白!我們真是天作之合!」

鄭允浩聽了最後一句話差點被嗆到「....你還會用成語了?」

金在中看了他一眼,那眼神盡顯得意「那是,今天語文老師才教的我就會了!」剛說完就咳了起來,拍著自己的胸口。鄭允浩把自己每天都帶的保溫杯擰開放到他的面前,輕輕的笑露出兩顆可愛的小虎牙「吃慢點,我又沒跟你搶。」

就在那個溫暖的午後,交換的一次蛋白蛋黃。以至於後來鄭允浩幫金在中吃了整整四年的蛋白,金在中也吃了整整四年自己喜歡的蛋黃,可是金在中一口吃一個蛋黃的毛病始終都沒有改掉,儘管他噎住的次數自己都數不過來,所幸的是身邊每次都有一個人遞上擰好瓶蓋溫度適宜的水。

後來,長大的金在中會經常抱怨。說自己這個毛病始終改不掉的原因就是因為身邊一直有個始作俑者,如果他不會一直在適當的時候遞水,自己也就不會一直懶得改了這個毛病,導致了他產生了反正都會有人在身邊遞水的這種依賴心理。

 

 

 

這年春天,天很藍,窗外正繁花似錦,眨眼都已經是快中考的中學生了。金在中雙手交叉在腦後閉著眼睛躺在學校的操場上,這個時候最忙的是食堂,因為正是午餐時間。躺下的時間不算長,就感覺到自己上方有人遮擋住了陽光,半睜開眼睛,果然是鄭允浩那顆腦袋。

在他旁邊坐下,掀開手裡飯盒的蓋子,瞬間一陣香味飄到在中鼻腔,金在中明顯感覺到了自己的饑餓迅速坐了起來。鄭允浩拿著飯盒,筷子遞到他面前「我媽說快考高中了要加點營養,可是都是我不愛吃的。我又不能倒掉,所以你幫我吃了吧,算幫我的忙。」

在中雙眼放光,說「浪費食物是會遭天譴的,你看,我又救了你一命。」鄭允浩笑笑沒有說話,金在中接過筷子盤著腿就大喇喇的吃了起來,飯菜的熱度剛剛適宜,嘴裡塞滿飯菜含糊的問「你又在食堂吃了?食堂那種口糧你也真咽得下去。」

鄭允浩淡淡的笑了笑,一如既往的露出小虎牙「這麼多年吃習慣了。倒是你,你從小就不喜歡吃食堂的飯菜。」

鄭允浩看著金在中突然有些僵硬的後背就知道他又被蛋黃噎住了,隨即把水遞給他「你啊,明知道自己吃蛋黃會噎著也不知道慢點吃。」在中仰著頭咕咚咕咚的喝了幾口,允浩從他手裡接過水擰好杯蓋放到一邊。金在中夾起飯盒裡的蛋白「你跟我媽一樣,囉嗦。喏,張嘴,蛋白吃了。」

 

吃完飯,金在中胡亂的擦擦嘴隨意的問了一句「鄭允浩,你的成績你會上市一吧。」

鄭允浩沒有立刻回答他,只是用跟他之前一樣的姿勢躺了下來,儘管春天的陽光很溫暖,鄭允浩還是閉上了眼睛。輕輕的吐出兩個字「你呢?」

金在中的雙手反撐在草地上,語氣輕快「我哪有選擇的機會啊,能考上哪裡就哪裡唄。」

鄭允浩睜開眼睛看著他的後腦勺,良久的安靜後,金在中輕輕的說了一句「我不想離開A城。」(A城,現在所在的家鄉。)

鄭允浩的眸子顫了顫,然後就看到金在中起身拍了拍屁股「飯盒我幫你洗了,放學還你。」

坐起身子,看著遠處拿著飯盒低著頭走路還不安分踢著石子的背影「不想離開A城嗎...」

半年,說長不長,說短不短。鄭允浩日復一日的吃著食堂不鹹不淡的飯菜,然後把家裡帶過來的盒飯加上適宜的溫度送到金在中手上。

只是,那一年大大咧咧的金在中似乎被寵壞了而忘記了一個重要的問題。會有親生母親不知道自己的兒子喜歡吃什麼或者不喜歡吃什麼嗎。

 

 

 

中考放榜的那一天,盛夏的中午,儘管天氣炎熱到金在中不斷念叨著要死人的程度,學校的榜單面前依然是人山人海。鄭允浩看著前面密密麻麻攢動的頭顱,揉亂了身邊烏黑的頭髮,笑容漾在嘴邊「走吧,我請吃冰,過會再來看。」

金在中看著人群皺著眉露出厭煩的表情「你看看前面那幾個貨,扒在那裡起碼半個小時了。瞎了嗎?找自己的名字要這麼長時間?不行,小爺一定要擠進去看一下。」

還沒有來得及伸手拉住他,他就已經一頭紮進人群了。鄭允浩也皺起好看的眉頭,他知道金在中最討厭的就是置身在擠擠攘攘亂糟糟的人群中了,尤其還是這太陽毫不留情炙烤著大地的夏天。還在想著怎麼進去拉他出來,就看到那個人已經帶著好看的笑容站在了自己的面前。

「鄭允浩,小爺就是聰明。你真的考上市一了!哎?」金在中由驚喜的表情轉換為驚訝,他睜大眼睛看著面前突然蹲下的鄭允浩,低頭看到自己的鞋帶被繫的整齊又別致,鄭允浩站起身,一隻手插進褲袋裡,笑容比身後的陽光還要刺眼「看到了?那走吧,想吃什麼?我請你。」

金在中看了看自己被踩髒,鞋帶卻繫的很漂亮的帆布鞋。抬頭看著在前面走著的背影,跟上去一躍就躍上了那個人的後背,鄭允浩後背被突如其來的重量驚的彎著身子。金在中一手勒著他的脖子,一手擰他的耳朵「鄭允浩!你這是在跟小爺傲嬌嗎?考上市一了不起是吧?」

鄭允浩雙手緊緊托著自己腰側的兩隻小細腿向前走著,臉上的笑容一直染到眼底「我考市一不是你我早就知道的事實嗎,有什麼可開心的。」

「好傢伙!很驕傲是不是?在跟我炫耀嗎?鄭允浩你...」

背上不斷教訓著的金在中因為前面突然擋著路的來人而終止了牢騷,他看不到鄭允浩的表情,只看到那個穿著白色連衣裙的女生微微低著頭,一頭烏黑柔順的秀髮跟著白色的連衣裙被夏天的風吹的輕輕的揚起,像百合一樣好看。她的一隻手緊張的攥著裙擺,另一隻手抓著一封很整潔的信封。

金在中在他背上很流氓的開始吹口哨,口氣有些輕浮「鄭允浩,你丫豔福不淺啊!姑娘漂亮的跟百合一樣!」

鄭允浩聽了皺了皺眉,金在中從他背上跳了下來。

百合女生終於鼓足勇氣似的抬起頭看著他,鬆下被咬紅的嘴唇「鄭..鄭允浩,我也考上了市一!我們能一起上學嗎?我...我..我喜歡你!」然後她就把那封漂亮的信遞到鄭允浩的面前。

這回換做站在鄭允浩身後的金在中皺眉了,不由的,聽到她說我們一起上學,心莫名的就慌了。金在中扯了扯T恤的領口,心裡有些煩躁「你們慢聊,我就不打擾了。」

從鄭允浩身邊擦身而過的瞬間,被他緊緊抓住了胳膊,然後就傳來他沉穩的聲線「對不起,我的第一志願在A城。」

抓著金在中的手,卻對告白的女生說對不起,我的第一志願在A城。

百合女生愣住了,咬住嘴唇很難過的樣子。真是殘忍的拒絕,我為了你不斷的努力達到可以跟你平視的高度,並肩的資格,而你卻寧願站在原地,也不願意施捨我一次機會。

金在中怔住身子,然後甩開他的胳膊轉頭瞪著他「你他媽說什麼?你他媽是不是有病不去市一填什麼A城?!」

鄭允浩的眸子深深的看著他,一路看到金在中的心底。金在中揮著手臂「你說話啊!腦袋被熱糊塗了是不是?」

金在中只記得鄭允浩十年來第一次對他吼出聲,以往不管金在中怎麼跟他大聲講話或者說髒話,鄭允浩只會揉亂他的黑髮或者只是笑笑。而這一次鄭允浩卻是皺著眉大聲的對他講「金在中我知道你在想什麼!你這麼激動是因為你心裡內疚!你以為我是為了你才不去市一的是嗎?我現在告訴你你錯了!你他媽只知道自己不想離開A城!把我趕得遠遠的!難道就不允許我在這有放不下的人嗎!」

金在中滿腦子都是鄭允浩喊的最後一句話「你他媽只知道自己不想離開A城!把我趕得遠遠的!難道就不允許我在這有放不下的人嗎?!」「你他媽只知道自己不想離開A城!把我趕得遠遠的!難道就不允許我在這有放不下的人嗎?!」........放不下的人........

金在中紅著眼睛給了鄭允浩一拳「鄭允浩!你他媽就是個混蛋!」

百合女站在旁邊怔怔的看著他們兩個,她突然發現自己就是個局外人,她根本就融入不了鄭允浩的世界。

事情就這樣,兩個人似乎真的互相生氣了,所以,冷戰了。記憶裡的第一次冷戰,整整兩個月。

 

 

直到A城高中新生報導的那一天,兩個月來第一次見了面。金在中站在公交月臺等車,耳朵上塞著白色耳機,兩隻手插在褲兜裡無聊的低著頭用腳尖點著地面。直到有人拿下他的耳機伴隨著那一聲熟悉的在中,一雙白色球鞋落入的自己的視線,一點都沒變,繫鞋帶的方式,整齊又別致。

金在中抬起頭看著他,他還是穿著喜歡的白色T恤,臉瘦了,皮膚似乎也曬黑了,剪短的頭髮讓他看起來更俐落了,只是整張臉依然看不出任何情緒。金在中跳下公交月臺的階梯,站到他面前,開口說了三個月來他們的第一句話「鄭允浩,你看我變了沒?」

不是好久不見,不是生氣的別開頭告訴他我們還在冷戰。

沒有生疏,沒有冷戰過後的尷尬。就好像昨天他們還一起閉著眼睛躺在學校的草地上共用一個耳機。

鄭允浩看著他慢慢的笑開「瘦了,皮膚還是那麼白。你以前不喜歡穿淺綠色的衣服,嗯,不過還是跟以前一樣好看。」

金在中抬起手就去掐他的臉「跟你說過多少遍了,不要說我好看,你懂不懂什麼是帥?!嗯?帥!!」

鄭允浩笑了出來,像前些年一樣,笑容漾在嘴邊,露出一排整齊又潔白的牙齒,陽光下明晃晃的笑容很是好看。可是那個笑容卻晃亂了金在中的心,金在中摸著他的臉頰,上下拉扯著他的嘴唇「鄭允浩!你的小虎牙呢?嗯?虎牙呢?」

鄭允浩有些無奈的拿下在拉扯著自己嘴唇的手,「暑假裡疼了好幾次,受不了就去拿掉了。」

金在中看著他,伸手戳戳他的腦袋,再戳戳他的胸,然後指指他的隱私部位,最後聳拉下腦袋,「還真是狠心,你全身上下就那麼一個可愛的地方。」

鄭允浩看著金在中的手指指遍了自己的全身,還說了這麼一句話,無奈的笑,「讓自己疼痛的東西為什麼要留在身邊。好了,不要等公車了,我騎車送你回家。」

金在中搖著頭「不要,我家比你家遠,你還要繞路。」

「多了十分鐘的路程而已。這樣吧,我送你回家,你把乘公車的錢省下來請我吃東西。」

「你要吃什麼?不會又是果凍?」

「你知道的,零食我只吃這個。」

金在中撇撇嘴「那你要送哥哥我半年,省下來的錢才夠買一袋果凍。」

鄭允浩坐上車座,單腳落地,「我送你一年,換你一袋果凍。這樣划算了吧。」

金在中笑著跳上他的車,「成交!走起!」

 

鄭允浩知道金在中很討厭騎自行車,小的時候就因為學騎自行車而摔過很多次,到現在膝蓋上還有那次摔下來的疤痕。因為摔怕了,所以他吵著說再也不學了。

「鄭允浩,你在幾班?」

「一班,你在七班是嗎?」

「一班是精英班嗎?你怎麼知道我在幾班?」

「無意中看到你名字的。」

車後座的金在中扯了扯嘴角,好一個無意,精英班跟普通版的分班表一個在學校的東邊一個在學校的西邊,傻子才不知道吧。

「在中,晚上去我家吃晚飯吧。今天我媽做了很多菜。」

「好啊,但是吃完你要送我回去,不然我爸會訓我回去晚的。」

「好。」

其實鄭允浩是撒謊了的,他的小虎牙並不是突然的就來折磨他。而是那次金在中的那一拳真的用力了,把他左邊的小虎牙打的鬆動了,所以暑假裡才會經常的疼的。

 

 

到了鄭允浩的家,金在中乖巧的叫著阿姨叔叔,憑藉著一張討喜的臉還有抹了蜜的嘴很快就討得了歡心。鄭媽摸著金在中的頭笑著說「小時候就經常聽允浩提到你,這麼多年才帶你回家吃飯,真不好意思,長得真俊。」

鄭允浩看著熱絡的二人拉著一張臉,這話聽著怎麼這麼奇怪。一旁的鄭父放下了手中的財經書本,清了清嗓子「就是,允浩你早該帶你朋友過來吃飯了。從小處到現在不容易,有的東西可是一輩子的。」

鄭允浩走過去把金在中拉到餐桌上「知道了,爸媽,吃飯了。」

飯桌上,鄭媽不斷的夾菜給在中還問他自己做的好不好吃。在中笑著點點頭說好吃很好吃,只是沒好意思告訴她那個不孝子已經把她做的飯給自己吃了半年了。桌底下,金在中用腳踢了踢鄭允浩的小腿,鄭允浩立馬說「好了媽,你自己吃吧,在中他自己有手。」

鄭媽以為自己給在中夾菜兒子不高興了,隨後就夾了幾塊肉放在他的碗裡「知道了,你多吃點肉,不是最喜歡吃肉了嗎。」

在中拿著筷子的手愣了一下,然後就埋下頭扒飯。他記得初三那一年鄭允浩每次給他盒飯的時候經常說的一句話就是「每次都弄這麼多肉,明知道我不愛吃。」

鄭允浩什麼也沒說只是安靜的吃著飯,鄭媽看他都沒怎麼動筷子夾菜覺得有些奇怪,然後就剝了一顆蛋把蛋黃放到他的碗裡,蛋白放到鄭爸的碗裡,「兒子,你怎麼不吃菜,不都是你喜歡吃的嗎?呐,我還煮了你喜歡吃的水煮蛋,你喜歡吃蛋黃,蛋白你不愛吃給你爸了。」

鄭父習慣的夾起蛋白吃了,但嘴裡還是不滿的哼了一聲,「從小就慣著這小子的臭毛病,不喜歡吃蛋白就不吃嗎?光喜歡吃蛋黃哪有什麼營養。」

「咳咳!!咳!」餐桌上的在中突然就被嗆到嗓子,拼命咳嗽了起來,鄭媽趕緊起身走過去緊張的順著他的背「怎麼了?被嗆到了?慢慢吃。」

鄭允浩繃著臉盛了一小碗湯放到他的面前,金在中端過來喝了個精光才覺得自己好多了,只是眼淚都咳出來了。他表情有些複雜的看了眼鄭允浩,後者頭都沒抬還是低著頭默默的吃飯。

金在中咳得滿眼都是淚花,臉都紅了。這時鄭允浩又盛了一小碗湯放到他的面前,然後自己放下碗筷說了一句,「我吃飽了,我去看看颱風。」

「阿姨,颱風是?」金在中看著鄭允浩走進院子的背影問道。

「哦,颱風啊,是前段時間允浩以前撿回來的一隻流浪狗。整天都當寶貝一樣,喜歡的不得了。」

 

吃完飯,金在中也走到院子裡。在他旁邊的臺階坐下,颱風伸出舌頭不斷的舔著鄭允浩的手,看出來颱風也很喜歡鄭允浩。

鄭允浩摸著颱風的毛髮,「是再玩一會還是現在送你回去?」

「謝謝」

鄭允浩抱著颱風的手頓了一下,頭也沒抬的問了一句「哦?怎麼謝?」

金在中被這個問題問住了,他從來沒想過鄭允浩會把這個謊圓了這麼多年,他在想如果他一直沒有來吃飯,是不是永遠都不會知道鄭允浩根本就不吃蛋白。

還在思考中的金在中因為被再一次詢問而回過神,鄭允浩眼睛亮亮的看著他,笑「說啊,怎麼謝我?」

金在中因為他的視線磕磕巴巴「我,我…我明天買一袋果凍給你。」

鄭允浩又轉過頭摸著颱風乾淨的順毛「在中,如果你真的想謝我的話。認真點學習,大學我們一起去C城上C大。」

金在中看著他的側臉沉默了,鄭允浩跟以前一樣笑著揉他的頭髮「送你回家吧。」

跟在他的身後走出門外,很久,金在中才輕輕的吐出一個字「好。」

鄭允浩在前面推著自行車,不知道他的好是回答一起去C大還是回答的送他回家。可是,就是莫名奇妙的揚起了嘴角。

金在中知道本來自己就不是個喜歡努力的人的。可是鄭允浩就是有這樣的魔力,一句話,就讓他也想看看努力的人生是什麼樣子。

 

氣氛一開始有一點點奇怪,可就在金在中坐在車後座搖頭晃腦致使自行車車也搖搖晃晃的時候,兩個人才在那條無人的小路上笑著爭執了出來。金在中掐著他的腰惡狠狠的說「我說你也忒狠了,要的回禮這麼大!你不知道要我好好學習等於要了我半條命啊!」

前面鄭允浩一隻手扶著車把,一隻手過來拿開在他腰上作怪的手,「別鬧了在中,這條路黑我看不清楚。」

金在中的右手被鄭允浩的右手攥在手心,一下子就安靜了。隨後金在中才倏地把手抽回來,「鄭允浩好好騎你的車,單手很帥嗎?小爺我的命可是在你手裡呢!」

那晚,兩個人,一輛自行車。笑容明明晃晃,只是誰都沒有在意,那是一個稍不小心就會讓別人走進心裡的年紀。

 

 

 

 

 

    文章標籤

    允在 豆花 YJ 耽美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