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子不鹹不淡的又過了一段時間。這段時間金在中很奇怪,因為鄭允浩最近在掛電話之前都會問一句「在中,你會一直站在我身邊的,對吧?」

金在中不會想太多,每次都是嘲笑他一番,說他越來越矯情了。然後才說「我會一直站在你這邊,不會丟下你的。」

在快要元旦小長假前的一天,鄭允浩從昨天晚上就跪在鄭媽門口了。

晚上,鄭媽從房間裡走出來,紅著眼睛把手機遞給他,「是那孩子的電話。」

鄭允浩跪在地上手有些顫抖,「媽,在中一個人在外面上大學,我求您不要告訴他讓他擔心,好嗎?我求您了。」鄭媽轉過頭擦擦眼淚,「你這個混小子」

鄭允浩清了清嗓子摁了接聽鍵,可是一天一夜沒有進食進水的嗓子還是有些幹啞「在中啊」

「鄭允浩,你幹嘛呢?怎麼打你幾遍電話才接」

「哦,剛剛在院子裡陪颱風玩,手機放屋裡了」

「哦,你聲音怎麼了?感冒了?」

「沒,就是嗓子有點不舒服。」

「總念叨我不知道照顧自己,你還不是一樣」

「........」

鄭允浩憋紅了眼眶沒有說出話來。

「喂,你沒事吧?」

「沒事,就是想你了。」

電話那端忽然就安靜了,良久才說話「馬上元旦學校放五天呢。要不我回去吧?」

鄭允浩有些動容,「別,在中」

「怎麼了?不是想我了嗎?」

「我找個時間去看你,你就不要回來了。總共就五天假期,來回路上就要耽誤三天,你又怕坐車。」

「那我買軟臥。」

「我這元旦要放一星期呢,我去看你吧,你就別來回折騰了」

「那好吧,我等你」

「嗯,在中,你會一直站在我身邊的吧?」

「鄭允浩,你這問題問了也有一百遍了。」

「一百遍就嫌煩了啊,說不定我可能還會問一千遍,一萬遍呢。」

「那等你來了,我就回答你一千遍,一萬遍。」

「呵呵,好啊。在中,我還有張考卷沒做完呢,先不跟你說了,你早點睡吧」

「嗯,那晚安」

「晚安」

 

掛了電話,鄭允浩把電話給了鄭媽「媽,謝謝你還能讓我接在中的電話。」

「你覺得我會答應你讓你去C城找在中嗎?」

鄭允浩跪在地上,膝蓋疼的他皺著眉頭「媽,謝謝你沒有把發現我跟在中在一起的事情告訴他,但是媽我跟在中真的不是鬧著玩的。」

鄭媽紅著眼睛「允浩,你爸走的早。媽現在只有你了,你這不是逼我也早點死嗎?」

鄭允浩艱難的動著膝蓋,伸手抱住鄭媽的腿「對不起,對不起,媽,你不是也很喜歡在中嗎?你也是看著他從小長到大的啊」

「我喜歡他有什麼用,你以後跟他生活別人會怎麼說。你們怎麼抬得起頭來,我這一把年紀的怎麼抬得起頭來。允浩啊,你乖,聽媽的話,跟在中分開」

鄭允浩紅了的眼眶終於流下了眼淚,「媽,我會死的,我會死的」

鄭媽抱著允浩的頭,擦著他臉上的眼淚「胡說,在一起又分開的人那麼多,不會少了誰就活不下去的」

「媽,從小到大,我都跟在中在一塊兒,青春裡全部是他,生命裡也都是他,整個記憶都是他,我滿腦子都是他。我知道沒有他我能活下去,但是我這裡會疼死的,媽,我會疼死的」

鄭媽牽制住鄭允浩不斷的揪著自己心臟的手,二十多年,自己的兒子從來沒有哭成這個樣子。一副要奔潰瓦解的樣子,像是要把自己的心臟活生生的挖出來。

鄭媽緊緊抱住他的頭,胡亂的擦他的眼淚,「允浩,你這樣讓媽怎麼活下去」

鄭允浩推開她的身體,要站起來,抽噎著說「我去跟爸說,爸一定會理解我的,爸從小到大我做什麼選擇他都會支援我的」

就在鄭允浩站起來想去放著他爸照片的客廳的時候,他的膝蓋已經疼到他站不起來了。他摔倒在地上,緊緊的攥著自己的頭髮蜷縮著身子「我們做錯了什麼?為什麼這麼難呢...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不行...」

鄭媽打開鄭允浩手機剛收到的金在中的資訊。

【膽小鬼,最近怎麼了,是不是怕爺甩了你?放心吧,你那顆豬腦袋在爺青春裡晃了整整15年了,估計現在拖出去餵狗都沒人要了。就乖乖的待在我的腦子裡吧】

鄭媽被15年這個字眼狠狠的刺痛了眼睛,是啊,誰會拿感情的事情開玩笑開了整整15年。算起來,跟他爸在一起也就比他們多了十年都不到。還不是柴米油鹽的過日子,人生這輩子,一走就什麼都沒有了,貪戀的還不是生命中最想留在身邊的那個人嗎。

鄭媽還沒有回過神來,接著又來了一條,【不是腦子裡,是心裡。你是我的心臟,沒了心臟我要怎麼活下去啊,豬頭。】

鄭媽把手機還給鄭允浩「如果你想跟在中一直在一塊,那麼元旦就不要去C城,以後也不要去。等你們兩個畢業了,我們,離開A城吧...」

鄭允浩掙扎著起來抱住他的媽媽,「媽,媽...謝謝...謝謝...」

鄭媽嘆口氣「你過了我這關沒有用,在中的父母呢?我可以跟你保證,在中不會比你少吃苦頭的」

 

 

 

元旦小長假開始了,金在中整日在宿舍裡翹首等待,一整天抱著手機不離手。可是卻在接過鄭允浩的電話之間整個人都蔫了下來。

鄭允浩說「對不起,在中,學校突然要我去別的學校參加一個辯論賽,你那我可能去不了了。」

金在中嘟著唇不高興「就說我回去吧。」

其實鄭允浩已經快思念成疾了,可是在鄭媽開的已經足夠寬容的條件下,他覺得還是不能再氣他媽了,天氣也越來越冷了,鄭媽的關節炎也會經常犯。

 

自從元旦小長假沒有見到面之後,金在中就盼望著今年的寒假快點到,他就可以回家了。

只是他萬般沒有想到的是,真的等到放寒假了,他回了家,鄭允浩卻告訴他今天寒假他不在家,他被學校分配到外地做交換生了。

金在中從來沒想過要懷疑鄭允浩,可是A城的所有人都讓他覺得奇怪。每年回家都會拉著他問東問西的爸媽居然隻字未提鄭允浩。他很奇怪每年鄭允浩都會幫他經常來看望他的父母的,他終於忍不住好奇心了開口問他爸媽「爸媽,鄭允浩最近有沒有來看你們?」

金媽愣住了,支支吾吾的不知道怎麼開口。金爸一拍桌子氣勢洶洶的回了兩字「沒來!」

渾渾噩噩過完寒假已經回到學校的金在中,越想越不對勁,他每天跟鄭允浩通話也沒覺得他說話哪裡有不對勁。

終於他忍不住了,打電話劈頭蓋臉就問「鄭允浩,你老實告訴我你是不是劈腿了?是不是很久沒去看我爸媽了?」

鄭允浩一愣「你爸媽怎麼了?」

「我怎麼知道,跟他們提起你就跟提起鬼一樣。」

鄭允浩苦笑了一下「不知道啊,是不是因為我最近沒時間去看他們不高興了,我過幾天再去看看吧。」他撒謊了,明明前兩天才去過的。

金在中只知道接下來的一段時間,心裡都很不安。他總覺得鄭允浩包括他爸媽有事瞞著他。終於按捺不住自己了,瞞著所有人在週末的時候買了回家的火車票,又請了兩天假。

後來他想,如果早知道回家讓他看見的是這番景象,或許他都沒有勇氣回來。

 

 

 

天氣真的是太冷了,他搓搓手往自己家走去,可是他怎麼也沒有想到鄭允浩正跪在自家院子裡的門口。

金在中嚇得一下子縮著身子躲到大門外的牆角,他拿出手機撥通鄭允浩的電話,假裝語氣很輕快的說「鄭允浩,在哪呢?」

回他的聲音很正常「哦,外面呢,出來買點東西。你在宿舍了嗎?」

「嗯,如果給你時光機器的話現在想見到我嗎?」

「不想。」

「為什麼?」

「傻瓜,外面這麼冷,我不想你跟我一起受凍啊。」

金在中咬著嘴唇「豬啊你,說了有時光機器了,你可以去看春天的我或者夏天的我啊。」

鄭允浩還沒有回答,金在中就聽見自家那扇關著的門開了,他的爸媽站在門口。鄭允浩匆忙的說「我待會回你電話」然後就剩下電話裡嘟嘟的掛斷音。

金爸氣勢洶洶的站在門口,手裡拿著一根藤條「臭小子!是不是上次沒把你打死!你又過來!我說過我不可能同意在中跟你在一起的!兩個男人在一起真是敗壞風俗!」

鄭允浩跪在地上磕了一個頭「對不起叔叔,全是我一個人的錯,您就讓在中好好把大學上完吧,您所有的氣都衝著我來,畢業前我不會去見他的!只是求您畢業後答應讓在中跟我在一起,行嗎?」

金爸氣的手都發抖了「你在這跪到明天也沒有用!我是不會同意在中跟你在一起的!兩個男人?你是從哪學的壞習性非要帶壞我們家在中!」

「叔叔!我們有什麼錯呢,我喜歡在中有什麼錯呢?為什麼您就是不能同意呢?」

金爸被鄭允浩的倔強的態度氣的全身發抖,甩起手狠狠的給了他一巴掌。鄭允浩被那一巴掌甩的跪在一邊,頓時就腫了臉,嘴角流著血。

那響亮的一巴掌打在鄭允浩的臉上,卻疼了金在中的心。金在中捂著嘴巴,紅了眼眶。若不是知道鄭允浩的自尊心不允許他見到他那個樣子,他一定會衝了進去。

金媽扶著允浩「孩子,你說何必呢。我知道你對咱家在中好,但是兩個男人在一起真的不像話,聽話,快點回去吧」

金爸扯著金媽走進門「你管他死活!」

就在金爸關門的那一聲悶響的同時金媽捂著嘴巴一下子叫了出來「老金!快鬆手!」

金爸也嚇得不輕,他看著扒在門框邊上血肉模糊的鄭允浩的左手,手面一道橫貫左右的血痕,真的是皮開肉綻,迅速的就慢慢腫了起來。

金在中的眼淚就在那一瞬間啪嗒啪嗒的往下掉,咬破了嘴唇不讓自己哭出聲音。十指連心的疼痛,他最愛的人的雙手,那種心臟蝕骨的疼痛將他整個人都吞噬了,沒人能懂的。就在他剛要衝進去的時候,他聽到鄭允浩抖著聲音說「阿姨,我求求您不要把這件事告訴在中行嗎?他知道了會很難受的。我,一點兒也不想看見他難過的樣子。」

金媽捧著他血肉模糊的左手,眼眶紅紅的「傻孩子,為了能跟在中在一起吃這樣的苦值得嗎?」

鄭允浩仿佛被夾傷的手不是自己的,他握緊金媽的手說「媽,就當您多了一個兒子孝順您,這樣不好嗎?」

金媽因為那一聲媽眼淚一下子就留了下來「不要說了,不要再說了。我先帶你去醫院把手處理一下。在中何德何能,能讓你護他念他這麼多年。」

鄭允浩有些不知所措的用沒有受傷的右手去擦她留下的眼淚。金父依然很生氣「除非我死!不然不可能讓這種給祖宗蒙羞的事情發生!」說完哼了一聲回屋裡面了。

金媽抹著臉頰勸著他「你先回家吧,我會勸勸你叔叔好好想想的,你要不要打個電話跟在中商量一下?」

鄭允浩輕輕的搖搖頭「這個過程太艱辛,我不想他受委屈。況且他那個脾氣,如果知道了,還真有點...麻煩... 而且,在中的眼睛那麼漂亮,一點也不適合掉眼淚。」

金在中咬破嘴唇才控制住自己要邁進家門的腳,他開始咬自己的大拇指,可是手指都被咬破了他的眼淚也依然啪嗒啪嗒的往下掉「騙子,根本沒用。誰說咬手指能忍住眼淚的」

金在中就瞥見那隻受傷的手一眼,就覺得自己的心臟被掏出來徹底的撕碎,然後血淋淋的扔在地上。倚在牆上無聲的留著眼淚。他覺得他這二十幾年的眼淚在這一晚都要被他流光了。他知道此刻鄭允浩寧願一個人痛死也不會願意此刻金在中陪他流一滴眼淚。

那一刻,他終於懂了那種無能為力,只能袖手旁觀令人窒息的疼痛。

 

 

金在中回了火車站,滿腦子反反覆覆全部都是鄭允浩,顛來倒去,還是鄭允浩。他從來沒有想過他跟鄭允浩的這條路是如此的萬劫不復,愛情這回事好像遇到了現實就會變得支離破碎。

又一次渾渾噩噩的回到了C大的宿舍。金在中悶在被子裡睡了整整一天,醒來的時候眼睛腫的跟個核桃一樣,然後就坐在床上呆呆的看著窗外。

後來在他看到門口站的人時,他嚇得差點從床上掉下去,來人是鄭允浩的媽媽。

 

金在中穿著鄭允浩買給他的那件昂貴羽絨服,圍著鄭媽給他織的紅色圍巾。兩個人坐在學校外面的小飯館裡面。

鄭媽一邊夾菜給在中,一邊語氣很輕的開口,「在中,你聽阿姨的話,離開允浩吧」

在中拿著筷子的手愣了一下「您,也知道了?」

鄭媽點點頭「我本來想算了,只要他幸福就好。但是允浩是從我身上掉下來的一塊肉啊,你再愛他也比不上我對他的血濃於水。」

「........」

「我真的看不下去了,那孩子的手... 到底是有多狠心才能....上一次他被你家人打,身上被藤條抽出幾條血印,胃也出血了。我心疼哭了,氣的要來找你,那傻子在我門口跪了一天一夜求我不讓我告訴你」

金在中拼命的往嘴裡塞著飯,噎的他眼淚拼命的往下掉。

鄭媽拿下他拿著筷子發抖的手「在中啊,阿姨知道你是好孩子。也算是從小看著你長大了,把你也當自家孩子,捨不得打你罵你。但是阿姨求求你,你就當是為了我能夠多活幾年,放了允浩吧」

金在中被飯嗆的一邊拼命咳嗽一邊掉眼淚。

鄭媽端了一杯水給他,一邊給他順著背,然後就噗通一聲跪在在中的腳邊,金在中嚇的摔了手裡的杯子。

「在中,求你了!允浩捨不得離開你,但是你跟他說一定有用的。他是我的心頭肉,我很害怕他下次會被打成什麼樣子。這個世界上,我真的只剩下他一個了!他有什麼事情我也會死的」

金在中手足無措的把鄭媽扶坐在凳子上,低著頭啞著嗓子小聲的說「阿姨,你說我們到底做錯了什麼?」

鄭媽一怔,鄭允浩也曾經問過他一樣的問題。

金在中胡亂的擦擦臉上的眼淚,勉強笑了出來「您別這樣,允浩知道會難過的。我會跟他...分開」

鄭媽握著金在中的手「謝謝,謝謝你能體諒我。我是瞞著他過來的,馬上還要趕火車回去。」

金在中擦擦眼淚「我送您去火車站吧」

鄭媽點點頭「好」

 

 

送走了鄭媽,金在中回去蹲在宿舍樓下,鄭允浩第一次來找他然後吻他的地方。

金在中用力拍了拍臉頰,深吸一口氣撥通了鄭允浩的電話,響了很久那邊才接通。

「喂,在中」

「嗯,鄭允浩,現在想見到我嗎?」一樣的問題。

「不想」

「為什麼?」

「因為不想讓你見到我不好的樣子」

「怎麼?變醜了?」

「變帥了,但是有點流鼻涕,不想讓你看到這麼狼狽的我。」說著還跟真的一樣抽抽鼻子。

金在中鼻子一酸「去醫院了沒?」

「去了,打過吊針了。」

「疼不疼?」

「感冒哪裡會疼啊。」

「吊針不是吊手上嗎,我是說,手...疼不疼?」

電話那端忽然就沒了聲音,然後才傳來輕輕的聲音「吊針而已,不疼。」

金在中眼眶一紅,然後就很久不說話。

久到鄭允浩以為是這個話題無聊,準備講別的話題「在中你知道嗎,今天我在...」

「鄭允浩,我們...分手吧」

鄭允浩想說的話一下子僵在嘴角,然後就笑了出來,聲音卻有些顫抖「在中,你知道的,你一直都不適合說冷笑話。」

「我說真的,分手吧...」

「你怎麼了?」

「.......」金在中坐在冰涼的地上,拼命的咬住唇。

「堅持了這麼久為什麼突然就要放手了?不是說一直都會站在我身邊嗎?」

「就是...不想再繼續了。隔這麼遠,累」即使快把嘴唇咬破了好像還是止不住快衝出眼眶的眼淚。

「累?你說累...我堅持了這麼多年,你現在跟我說累算什麼...」

金在中聽著鄭允浩有些哽咽的聲音,止不住的心酸「鄭允浩,明明我們心裡都清楚這樣的愛很絕望,為什麼我們都不願意承認呢?」

「去他媽的絕望!金在中!耍我很好玩是嗎?我再問你一遍,為什麼不堅持了?」

金在中聽著電話裡傳來憤怒的聲音,果然那麼沉穩的鄭允浩總是會被自己的一句話惹惱,說出的話有些苦澀「我...讓班裡一女同學懷孕了,我得對她負責,所以...你放了我不行嗎...」

「....放了你...你叫我放了你...呵呵..愛上她了嗎?」

「......」

「說話!金在中!我問你愛上她了嗎?」

金在中聽見電話裡一聲悶響,大概是鄭允浩用手砸牆了,心臟又不可抑制的疼了起來「對....我愛她。我只想跟她在一起,我每天都想看見她....」

「夠了...不要再說了...」

「我每天都想吻她,撫摸她,想跟她...」

「金在中!我他媽叫你不要再說了!!不要再說了...我求你不要再說了...」鄭允浩胡亂的抓自己的頭髮,因為哽咽導致聲音越來越小,眼淚不斷的流下來,流到嘴裡,再滑到脖子。

金在中還在自顧自的說著「其實跟女孩子在一起很快樂,不管是精神上還是身體上,都能得到滿足...」鄭允浩突然就覺得金在中很殘忍,對著電話用輕不可聞的聲音絕望的呢喃「為什麼...為什麼不能是我....你想一起走下去的那個人...為什麼不能是我...為什麼...」

接下來電話裡就是一片忙音,最後那幾聲為什麼像是質問又像是一種絕望的自言自語,讓金在中的心臟疼的無以復加。就像是活生生的把心臟撕爛丟在雪地裡,因為冷到麻木了而感覺不到那撕心裂肺的疼痛。

金在中呆呆的看著手機螢幕,已經掉色發舊的手機,鄭允浩送給他的手機,眼淚大顆大顆的掉下來「對不起,對我很失望吧...」

鄭允浩不知道,就在這個夜晚,有一個人在隔了好幾個城市的地方,幾乎流乾了一生的眼淚。

金在中也不知道,就在這個他提出分開的夜晚,有一個人在隔了好幾個城市的地方,不僅流乾了一生的眼淚,還奔潰到用一隻殘破不堪的雙手砸了房間裡所有的東西。

再一次十指連心的疼痛,血流不止。或許撕裂血淋淋的心臟也覺得不夠。

 

 

鄭允浩覺得,自己的人生就像一檔惡俗的狗血劇情。無論你曾經對那些分手了就把自己搞的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行為多麼的嗤之以鼻。但是輪到自己身上才發現,一直以來矗在心間上的那個傢伙突然不在了,整個精神世界真的會在一瞬間轟然倒塌。

鄭媽連夜趕到家看到的景象就是,亂的一團糟的房間還有靠在床邊空洞著雙目的鄭允浩。

當她看到鄭允浩纏滿繃帶的左手都是乾涸的血跡的時候,心臟再一次狠狠的抽痛了起來。走過去抱住他的頭,輕輕的順著他的頭髮,「沒事了,哭吧...你還有媽呢...」

一夜之間就讓鄭允浩的聲音乾啞了,眼睛像乾涸了一樣,竟在也流不出來眼淚來了,即使只是睜開再閉上都覺得沉重無比。他皺皺眉有些艱難的開口,「媽,我可以接受他不喜歡我...也可以接受他喜歡上別人...但是他怎麼可以對我說出放了他那種話...從小到大我最捨不得抓著的人就是他啊...」

鄭媽摸著他的頭,紅了眼眶「媽知道,媽知道,都過去了...過去了...」

鄭允浩突然從她懷中抬起頭,扯起嘴角「媽,我餓了,你煮麵給我吃吧,要放兩個雞蛋」

鄭媽一愣,但隨即擦擦眼,連忙回到「好好,我去煮麵。但是允浩啊,媽先幫你的手重新包一下好嗎...」

那一晚的痛哭,任憑腦海裡這麼多年兩個人的記憶奔湧而出,溢滿了整個胸腔。裂的,壞的,再難縫上。

 

 

 

鄭允浩有時候會在想,生活的節奏突然變得這麼有條不紊,會不會讓自己的身心一起提前衰老。事實上,生活裡少了那個你最放不下下的人,你一樣可以吃飯,上課,睡覺,生活。只不過你區分不了白開水跟加了蜜的白開水有什麼區別,因為少了那個人,你會覺得所有的東西都索然無味。

沒有所謂的分手就換掉號碼,斷了所有的聯繫方式,鄭允浩只是換了個手機,還是原來的舊號碼,並不是因為還有什麼期待,只是因為習慣。還是第一個存下了那個早已爛熟於心的號碼。手機的收件箱安安靜靜的躺著一條早已經看了一萬遍來自在中的短信【我會好好生活,你也是。謝謝你愛我。】

只是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再次面對那些總是唯唯諾諾站在自己面前遞上情書的女孩子,不會像以前那樣抱歉的笑著拒絕。是從什麼時候開始,也會抿著唇默默從她們手裡接過情書。是在為金在中喜歡上別人而心裡還在賭氣嗎?應該不是,畢竟一年過去了。就算心有不甘,畢竟時間是個神奇的東西,他不會讓你忘記所有的東西,但起碼他會讓你慢慢的知道怎麼才能讓自己今天比昨天少痛一點點,少想他一點點。

 

 

金在中坐在圖書館裡面視窗的位置,有些漫不經心的翻著手裡的書本。他在想,畢業了是留在C城還是回到有鄭允浩的A市。

想著想著,就想到了他跟鄭允浩的過去。跟他確定了關係的時候,偶爾見面了兩個人也會一起去圖書館一起看書。只不過金在中總是支撐不了多長時間就會開始搗亂,他會把鄭允浩的手拿過來在手心胡亂塗鴉,也會在他的無名指上畫上一顆大大的鑽戒,然後笑得賊賊的「不用這麼迫不及待嫁給我吧,這麼快就把我的求婚鑽戒戴著啦?」

金在中還記得,那個時候鄭允浩背著光坐著,垂著眼瞼看著無名指上畫著的大鑽戒笑得無比溫暖。金在中眼波流轉,對,沒錯,鄭允浩的笑容比他身後的陽光還要溫暖。

還是那般寵溺到要死的語氣「你啊...來圖書館就不能好好看書嗎...」

金在中會一掌蓋住他面前的書本不讓他再看了,鄭允浩笑笑把那隻手抓到書桌下面緊緊的攥在手心。

往往這樣,那隻手會老實上一會兒,但是沒多久,他就會用手指輕輕撓鄭允浩的掌心。鄭允浩就會抬頭看著盯著書本看似很認真心卻不知道在看哪裡的金在中無奈的笑「在中,從我們進圖書館到現在,你就一直看頁,這一頁這麼好看?」

金在中橫他一眼撇撇嘴「你每次一看書就不理我,這破書哪有那麼好看?」一隻手胡亂的翻上幾頁嘴裡還嘟囔著「我就不信比我還好看...」

鄭允浩看著對面的人低著頭彆扭的樣子挑挑眉,瞟了瞟空蕩又安靜的圖書館。站了起來半彎著身子,一手挑起金在中的下巴,金在中被挑起下巴抬眼就看到面前放大的臉,詫異的張開嘴唇剛要說話,就被上方的人有機可趁。鄭允浩濕滑的舌頭霸道的佔滿了他整個口腔,讓他又愛又恨。在圖書館這麼明媚又公共的位置接吻,金在中心裡有些害怕卻又喜歡得緊,被迫仰著脖子承受上方有些濃烈的吻,舌頭回應的都發酸了,剛想推開他就聽到他貼著自己的唇呢喃了一句「全世界你最好看...」

 

停止回憶,金在中看著窗外照著自己的太陽狠狠的皺起眉,心想一定是自己坐的位置不對,一定是太陽太刺眼了,不然怎麼會感覺淚花兒都要下來了。

低下頭,就在自己看的那一頁,莫名其妙的寫了一句【感情,真是覆水難收的東西】

匆忙的合上書本放回書架。從那之後,金在中再也不去圖書館了。

 

 

 

畢業的時候,金在中並沒有回A城,而是跟自己的父母說要留在C城一段時間。金父沉聲的問了一句「你整整一年半沒回來了,為什麼不回來?」

電話裡的金在中沉默了一下,無力的笑「我不回去的原因爸你不是一直都清楚嗎。對我來說,如果回到A城還是不能跟他光明正大的站在一起,那麼我在哪裡又有什麼區別」

「你就不準備要你爹媽了?」

「我沒有那麼狠心。等我想起爸心裡不會再疼的那天我自然會回去的。」

金父拿著電話的手都在發抖「你是在逼我?」

「不,爸,我只是在給你一個寬恕我的機會」

「那個傢伙到底有多完美你非要這麼死心塌地?」

「他不完美,我只想要他這個人」

「你要氣死我?」

「爸,如果一個人從日出到日落,從黃昏到黎明都佔據你整個腦海,你會捨得把他從你身邊放走嗎?如果一個人從你開始記事起,就站在你身邊守著你,即使他不會對你說愛你想你,可是永遠都在為你擋風遮雨,你還會捨得把他從你身邊放走嗎?」

「.........」

「因為爸的狠心,我就把這樣一直守在我身邊15年的人趕走了....」

「.........」

「我會聽爸的話以後結婚生子。但是鄭允浩...不會再有了...再也不會有了...佔據我整個記憶,整個青春,整顆心臟的人再也不會有了....」

「.........」

「你永遠都不會懂,那種感覺有多糟糕....」

那次的電話讓金父沉默了很久。金在中從來沒有跟他們提起過這個話題,這是唯一的一次,也是讓金父沉默的一次。

金在中說我會聽爸的話以後結婚生子。但是丟了...不會再有了...再也不會有了...佔據我整個記憶,整個青春,整顆心臟的人再也不會有了....

 

 

所有人都以為,或許生活就會這樣不鹹不淡的過下去了。

 

 

 

 

 

 

文章標籤

允在 豆花 YJ 耽美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