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誕的前一天晚上,公司的工作人員把所有的海報都正常裝進地鐵站跟公交站的廣告箱裡面,然後都各種按點下班了。可是就在金在中準備這些天第一次按點下班的時候被告知LED下面那個小的燈箱被忽略了,工廠自然也沒有做那張3*2的海報。金在中在著急去海報製作工廠的時候,在公司門口看到了公司分配給鄭允浩的那輛黑色別克。

車上金在中問他怎麼知道自己要趕去工廠的事情,鄭允浩笑笑「跟星辰合作的這個案子都是我在負責,在你之前我就已經知道缺了一張海報沒有印。你不要擔心,我已經給工廠打過電話了,他們今晚會把那張海報趕出來的。」

等到最後一張海報趕出來的時候已經是晚上11點了,A城的冬天真的很冷,在中不自覺的縮了縮脖子,允浩把放在車後面的那條紅色圍巾拿出來,在中看見紅色圍巾愣了愣卻沒有伸手接過。允浩也沒有說話只是走上前去把它圍在了在中的脖子上,聲音輕的有些無力「要還的,只是借你一會」。

半夜的A城幾乎沒有什麼人了,剩下的除了寒冷還是寒冷。他們站在A城最大的LED下面,鄭允浩手裡抱著海報筒,抬頭看著頂上此刻還在閃耀著的LED,忽然就裂開嘴笑了「真好,明天你做的廣告會在那裡播放給所有人看。」

金在中也抬頭看著那塊LED,沒有說話。直到一邊的鄭允浩已經俐落的打開了燈箱,他才輕輕的吐出兩個字「謝謝。」鄭允浩開廣告箱的手停了一下,然後聲音淡淡的「我覺得我很幸運,起碼給你這個機會的人,是我。」

金在中轉頭看著他,還是白天上班的著裝,西裝革履。此刻在寒冷的夜晚,光著脖子凍紅了鼻尖。金在中看著認真拆著海報筒的雙手,已經被凍紅了,眸子顫了顫,心臟悶悶的,忽然有些生氣的從他手裡奪過海報「我自己弄。」鄭允浩被他粗魯的動作還有語氣弄得莫名其妙,僵在一邊看著他把海報放進燈箱。

弄好之後,金在中站在燈箱面前盯著海報看。鄭允浩突然問他「在中,我可不可以問你在做這張海報的時候你心裡在想什麼?」

金在中一怔「哪有想什麼,就適合主題唄。」

鄭允浩低下頭輕輕的笑了「是我想多了吧,總覺得感到悲傷比感到幸福容易多了。」

金在中的心臟猛的一顫,他竟是懂的,懂他的無奈,懂他的悲傷。

 

 

 

滿公司都充斥著聖誕的氣息,每個人臉上都洋溢著甜蜜的笑容,可是金在中卻覺得聖誕這種節日是在自己的世界之外。心情莫名有些的惆悵,走進辦公室,不會兒舟舟就進來了,笑眯眯的看著在中,在中覺得一身惡寒,扯扯嘴角「舟舟,你不要這樣看著我笑,我會覺得今天是鬼節。」

舟舟切了一聲走到他面前「在中你今天晚上有時間嗎?」

在中舔舔唇,挑挑眉「怎麼,你想約我一起過聖誕?」

舟舟看他那輕浮的表情還有故作挑逗的語氣,翻了下眼「我是要找男朋友,不是閨蜜.....」

在中抽搐著嘴角「那你找我什麼事?」

「我幫英兒來約你啊,她想跟你一起過耶誕節,但是英兒膽兒小,她不敢跟你說,做為她....」

「等...等一下,英兒是?」在中皺著眉打斷她,舟舟聽了在中的話,頓時拉了臉,大聲的拍了一下在中的桌子「你問我英兒是誰??上次你還跟她吃晚飯!你不是也喜歡她嗎?」

金在中美目一瞪「胡說。」

舟舟一臉的難以置信「那你跟她一塊兒吃飯?」

「拜託,誰說在一塊兒吃飯就一定要喜歡的,她問我可不可以跟我一起,我總不能很沒風度的回她還有那麼多空位幹嘛一定要坐在我旁邊?」

舟舟一副很生氣的樣子,金在中勉強扯了扯嘴角「好吧,這讓她有什麼誤會的話,我道歉。但是舟舟,我已經有喜歡的人了。」舟舟洩氣的問他「你不考慮一下?我跟英兒大學同學到現在,她還是第一次主動約別的男生哎。」

金在中不再看她低頭整理桌上的檔,聲音淡淡的「雖然很老套,但是我不得不說,感情的事情不好勉強。」

舟舟拉過一個椅子在金在中辦公桌的對面坐下來,雙手撐著臉,好奇的看著他「哎,在中跟我說說你喜歡的那個人唄。」金在中拿起一個資料夾輕輕敲她的頭「拜託你不要在上班的時間這麼八卦,你現在不是應該去安慰一下你的好閨蜜嗎」

舟舟一臉的無謂「過幾天她就沒事了。說嘛說嘛,我很好奇你喜歡的人是什麼樣子哎,感覺你好像可以為了她拒絕全天下的女孩子,她很漂亮吧?」

金在中整理檔的手指頓時就停了下來,愣愣的開口呢喃「除他之外的全天下不是一個樣子嗎?我怎麼就捨得不要他了呢...」

舟舟眨眨眼「你說什麼?她很漂亮吧?身材也很好吧?」

金在中歪著腦袋想了想,舔了下嘴唇笑出聲來「身材確實不錯,但是知道我說他漂亮的話,我想他大概會揍我吧」

舟舟瞪睜大眼睛「揍你?哇,在中你的口味還真是...嗯...特別...」

想到鄭允浩,金在中的心裡悶悶的,明明沒有關係了,可是在有人問起戀人的問題卻總還是在他身上徘徊。什麼時候心能跟說出的話一樣能夠拒他於千里之外就好了。

金在中把舟舟趕出門外,舟舟可憐兮兮的扒著門框「還有一件事沒告訴你呢,今晚公司有聚餐,丁總撥的款,大手筆啊!還說我們廣告部這次是功臣,所以可以要求去哪裡吃飯耶!」

金在中眉頭微皺「可以不去嗎?」

舟舟想了下說「不好吧,丁總他們都會去的,缺席的話不好,更何況你是這次廣告的主力,丁總肯定會跟董事會大肆誇你的,你不去的話我們廣告部難交代啊。」

金在中想了想,然後點點頭「知道了」

 

 

晚上到了一家生意不錯的中餐廳用餐,據說是丁總的朋友開的。總共有五桌,董事會管理層一桌,廣告部一桌,銷售部一桌,投資、統籌部共一桌,還有一桌是其餘工作人員的一桌。用餐的中間丁總最先去廣告部敬酒,金在中興趣缺缺但還是笑著回酒說一些場面話,抬頭喝酒的那一瞬間看了一眼另外一桌的鄭允浩,只看到他自己默默的在喝酒,兩個人毫無眼神或者之外的任何交集。心情莫名其妙的就差了起來,聚餐的下半場默不作聲的就開始喝酒,不斷的喝酒,直到腦袋開始暈暈的。

聚餐過後的活動理所當然的是去唱歌了,可是這回人就已經少了大半,首先董事會是不會跟年輕人去參加這些活動的,其次就是已經有家室的或者有重要約會的人都已經離開了。只剩下寥寥無幾命運相同的數十人,好在都是年紀相仿的年輕人。

鄭允浩的旁邊坐著唐伊笙,再隔了兩個人坐著金在中。每次聚會總會有那麼幾個愛折騰的人,搶著唱歌跳舞。中間鄭允浩也被要求著唱歌,可是被鄭允浩推辭了,金在中的餘光看到鄭允浩放在膝蓋上的左手夾著菸,他在抽菸...是感到煩了嗎?也對,從上學期間就不喜歡到這些場所來參加這些活動,每次迫不得已的參加也是因為擔心我。

金在中心裡想著想著就低著頭自嘲的笑了,以前你總是無時無刻都坐在我的旁邊盯著我,一旦我喝的暈暈乎乎的時候就會幫我擋酒。如今,你會在離我很遠的位置皺著眉抽菸也不會看我一眼,更不會過來跟我說上一句話。鄭允浩啊鄭允浩,明明推開你的那個人,是我,可是為什麼我覺得難過無比的那個人,還是我。我想,你已經放下了吧,可是今天的你又是為了誰而忍著自己厭惡的環境坐在這裡的呢。

 

金在中越想越有些煩躁,想去一下洗手間,然後因為起身的太突然又喝的腦袋暈暈乎乎,所以膝蓋一下子就撞到了還放著酒杯的玻璃桌角上。破口一句髒話「我靠!」

在洗手間用不斷的用冷水洗臉,在這個寒冷的冬天裡,冷水還是讓自己清醒了不少。低著頭看著水池突然視線內多了一張面紙,顫動著眸子猛的轉頭,是唐伊笙。金在中不知道心裡那一刻的失望來自於那裡,他也不願意承認心裡隱隱的在期待著什麼。

金在中看著唐伊笙,從她手裡拿過面巾紙對著鏡子擦臉「難道我的性別不夠提醒你,這是男廁。」

唐伊笙無所謂的聳聳肩「不是都有門嘛,況且我又沒進去。」

金在中看著他「你特地跟我出來不是為了送張面巾紙給我吧,找我有事?」

唐伊笙突然有些侷促的拿出一張折疊好的卡片給金在中,金在中一怔「喂,你不是吧...」

唐伊笙看他的表情就知道他誤會了,立刻反駁「哎哎,不是給你的,你這是什麼臭表情啊!」

金在中的眉心動了動「給鄭允浩?」唐伊笙又有些不好意思「嗯,我剛坐他旁邊都半天了,可我還是不敢對他開口,所以你幫我給他吧,你告訴他我就在對面的噴泉邊等他!」金在中伸手接過她手裡舉著的卡片「好」

「謝謝,其實我是要走了」

金在中看著她「不在sky了?」

唐伊笙抿抿嘴,長嘆一口氣「前段時間我爸媽離婚了,我爸要我辭職跟他一起離開A城。其實我真的很喜歡鄭允浩,特別想跟他在一起,如果他今天答應跟我試一試的話我就留在A城不走了!」

金在中突然就羡慕起她的勇氣來「如果鄭允浩答應跟你在一起,但是全世界都不同意,那你怎麼辦?」

唐伊笙想都沒想就笑了出來「他都同意跟我在一起了,全世界不同意又怎樣,我喜歡的是他,想在一起的人也是他,我的世界裡有他就夠了啊。」

金在中的心臟緊了緊,淡淡的笑「你能這樣想,真好。」

唐伊笙突然輕皺鼻頭,小女孩特有的動作,很是可愛「我覺得他一點也不開心,我經常看到他在辦公室裡面摸拿著一本很舊的書發呆,我想大概是他心裡有個一直放不下的人吧,有時候真的嫉妒能被他如此珍愛著的人。」

金在中笑笑故作無意的問「什麼書,改天我也去買本回來看看」

「書名叫《你在我心裡》我已經看過了,挺好看的一本書,不過結局不好,我不喜歡。」

金在中的心臟像是被石頭重重的抨擊了一樣,頓時濡痛起來,那本書是他的。

 

那一次在中從C城回來跟允浩去他的學校圖書館溫書,那個時候允浩看的是一本關於市場開發的書籍,而在中在書架之間徘徊了半天就找了《你在我心裡》這本書來看。那個時候允浩還笑他「都這麼大人了,還是喜歡看這些書」

在中白了他一眼「看這書怎麼了,我這是在陶冶情操,學著怎麼談戀愛呢。」因為是假期圖書館只有他們兩個人,所以在中的聲音顯的很突兀。允浩笑了出來「在中,你是不是在怪我不會談戀愛?」在中努努嘴「你以為!人家談戀愛約會都是去看電影,去哪裡哪裡玩,你呢?就知道帶我來圖書館這種無聊的地方,什麼都做不了。」

允浩的笑容更深了「哦~ 你想跟我做什麼?」

在中的臉一紅,他總覺得允浩那個“做”字發音好像重了一點,其實他本來沒有想別的,可是被允浩用奇怪的語氣問了一遍心裡就亂糟糟的開始瞎想了。允浩眼底染上笑意在桌子對面湊近在中「在中,你在想什麼,臉這麼紅?」

在中看著不斷湊近的臉開始侷促了,咽了下口水。然後就在感覺允浩的氣息已經噴灑到自己的臉上的時候,眼前多出了兩張東西,是電影票。在中拿過電影票看了看,允浩坐回原位置撓撓腦袋有些不好意思「是部愛情片,本來還在想著怎麼跟你說才顯得不矯情。」

允浩因為在中看著他的雙目眼波流轉心頭一動,然後就感覺到面前帶著好看笑容的臉放大,在中在他的唇上輕嘬了一口就迅速離開了「真可愛,乖,這是獎勵!」

然後在中就把那本書隨便翻了一頁,寫了幾句話,抬頭發現允浩還在盯著他看眼裡還蹙著光,就有些不好意思了「這下發現我比書好看了是吧?哎呀,你別看我了!快點看你的寶貝書吧!等下我要去吃熱騰騰的豆腐腦~」說完之後就看到允浩就騰的站起身把書放回了原位,過來拉著他就往外走。在中一下子沒反應過來,手裡還拿著那本《你在我心裡》。

鄭允浩就把金在中壓在最近的洗手間隔層的門板上,吻了十分鐘。

在中被吻的暈乎不已,衣衫淩亂。只覺得耳邊那句低沉的聲音異常性感「獎勵的話...應該是我來要吧...」然後就感覺鋪天蓋地的吻再次襲過來,嘴裡濕濕軟軟的舌頭像是熱騰騰的豆腐腦一樣,讓他喜歡的不得了。鬆下本來想制止住在自己衣衫裡面遊走的雙手,讓他雙手毫無阻礙的在身上肆意犯罪,箍緊他的頸,熱烈的回吻起來。

儘管地點不是很美好,可是兩個人的心裡卻是被甜蜜塞的滿滿的。

 

在中的回憶因為唐伊笙的話打斷「啊,對了,我要先去補一下妝,金在中等下麻煩你給他啊!」

一個人拿著卡片站在那裡,他還記得在書裡面某一頁的上方寫的那句話【好想像書裡寫的那樣每天都跟你說,你在我心裡。但是又不想看你對我笑的那麼好看,不然我又忍不住去親你了。】允浩大概已經看到那句話了吧。當初那本書被在中不小心帶出去,但是就在允浩把洗手間隔層的門反扣,把他用力壓在門板上並吻住的時候書就掉到了地上。因為吻的太忘我,他早就忘了那本書的存在。後來在離開的時候允浩把書撿起來,在中紅著臉頰,用被吻的跟充血一樣殷紅的嘴唇說「馬上我就向你們學校舉報你私藏公物」,那個時候允浩牽著他的手笑的依然好看「偶爾犯罪一次滿足自己私心的感覺,挺好的」

在中無力的笑笑翻開手上的卡片,上面整齊的寫著【允浩,我喜歡你很久了,跟我在一起試試好嗎?我想留在A城,跟你一起。我會在噴泉邊一直等你,等到你來為止。唐。】把卡片塞進口袋,重新回包廂,在準備推門進去的那一刻,允浩從裡面出來了,在中深深的看著他,忽然就覺得或許他那一瞬間放開緊蹙的眉頭是因為看見他而放心了嗎。

在中一隻插在褲袋裡緊緊攥著裡面的卡片,突然間他就害怕了,怕允浩看了卡片之後會過去找唐伊笙。他害怕,鄭允浩跟別人在一起。心情越來越糟糕。在中知道自己有些醉了,不然他不會這麼的不清醒,既然醉了可以掩飾自己的罪行那麼就讓自己醉下去吧,他知道自己的表情不是很好「鄭允浩,為什麼你還要再出現在我面前?」

鄭允浩的眸子閃了閃,他忍了多久才沒讓自己開口跟他講話,天知道他有多想問他膝蓋碰到了疼不疼,怎麼這麼不小心。可是所有的話語只能梗在嗓子處一個字也說不出來。

金在中看著沉默的鄭允浩心情很糟糕,用力的推開站在面前的他走回沙發坐下又開始給自己灌酒。鄭允浩坐到他旁邊摁住他不斷的在灌酒的手「行了,喝太多了」在中抱著酒瓶身體搖搖晃晃掙開他的手「別管我!」

允浩皺著眉拿開他剛要碰到嘴唇的酒瓶,因為生氣聲音有些大「到底是誰出現在誰的面前?金在中!你不要忘了一直站在原地的那個人是我!」

KTV一下子因為鄭允浩的吼聲而安靜了下來,只有伴奏還在不依不饒的響著。金在中看了一眼整個包廂盯著他們看的同事,騰的站了起來,但是因為喝了太多酒腦袋暈暈的一下子沒站穩,鄭允浩伸手扶住他,還沒有說話,金在中就塞給他一張卡片跑了出去。鄭允浩愣了愣,看完卡片之後臉色很不好的追了出去。

金在中在那一刻就特別的痛恨自己,為什麼明明喝醉了,明明已經開始站不穩頭暈了,可是問什麼腦袋還是那麼清醒,為什麼不把那張卡片一直藏在口袋裡不給他呢。

 

鄭允浩出了包廂就看到在前面走的歪歪扭扭的金在中,追到他面前不由分說的就把他拉到了六樓的客房中心給他開了一間房,金在中渾身的軟乎乎的根本沒有力氣跟他多費什麼勁。進了房間坐在床邊上一動不動,鄭允浩只是走過去把他的鞋子脫下來,外套也脫了,然後把他扶著躺了下來,把被子一直拉到他下巴,壓低聲音說「你今天就睡這吧,酒醒了再回家」。

倒了一杯水放在床邊的櫃子上,在中閉著眼睛,允浩有很多話想問他,可是在中這種冷漠的態度讓他縱使有千言萬語也說不出口。在床邊站了一會沒忍住伸出手想去揉揉他額前的頭髮,手指在離頭髮只有一寸的地方停了下來,終是沒有勇氣,怕在中再一次把他推開。

收回手深深的看著床上閉著眼睛的人「說要好好生活的那個人不是你嗎,現在把自己弄成這副鬼樣又是什麼意思。」

金在中沒有說話,鄭允浩最終還是不甘心的問了一句「在中,我們,是不是只能這樣了...」床上的人顫動著睫毛,想開口說話,可是卻不知道要回答說什麼,對於無聲的回答是預料之中的,鄭允浩輕不可聞的嘆氣。

金在中閉著眼睛感覺到自己的心臟隨著鄭允浩越走越遠的腳步聲,一點點的揪緊然後發疼。就在聽到門把被擰開的聲音之後,心臟猛的緊了一下,他睜開眼睛猛的掀開被子下床向門口的背影奔了過去。

鄭允浩被身後突然而來巨大的衝力撞得一個趔趄,鬆下了抓著門把的手,他突然就想流眼淚,因為背後久違的熟悉的溫暖。金在中緊緊的抱著他結實的腰身,鄭允浩甚至都覺得他如果再用力一點摟緊自己呼吸都會費力起來。

金在中把臉貼在他的後背,急促的呼吸讓鄭允浩的呼吸也沉重起來。他在等,等著金在中開口挽留他。

可是金在中就這樣一直從背後抱著他很久很久,也沒有說出一個字。

鄭允浩砰砰跳動的心臟隨著腰上一點一點鬆開的手臂,寒冷,僵硬。金在中說「對不起」。

不是不要去,而是對不起。鄭允浩背對著他突然就笑了「你還是一樣,只會把我推到別人身邊...我們一定要這樣,守著寂寞,然後把彼此傷的面目全非嗎?」

「對不起...」

「在中,本來我想今天帶你去那塊彩色LED大螢幕下面,親眼看你的廣告在那上面絢爛,然後把整個A城都映亮。」

「........」

「現在看來,你好像根本就不需要,你一定覺得現在的我很可笑。」

「對不起...我...」

「在中,就算看在我們是這麼多年的朋友也好,請你把自尊留給我,不要再說對不起了。」

「........」

一道門,兩個人,金在中忽然就笑了,感覺眼淚都快笑出來了。

 

 

 

過了幾天,金在中上樓去找鄭允浩,看見門外唐伊笙那一刻心臟一緊,儘管那晚酒喝多了,但是他記得唐說的那句話「如果他今天答應跟我試一試的話我就留在A城不走了!」果然放手之後就沒有了自己的位置,金在中咬著唇對自己說,不要難過,因為造成這個局面的人就是自己。

莫名奇妙的就不想跟唐伊笙說話,直接敲門就進了辦公室,鄭允浩抬頭看見他有點驚訝,還沒開口說話,在中就靠在門邊雙手環胸冷冷的開口「阿東他們找我們晚上吃飯,叫你一起。」

鄭允浩以為他這麼冷淡的態度是因為不想跟他一起,皺皺眉還沒有開口拒絕在中又說「強子要我喊上你,聽他說前段時間他媽媽生病了你借了一筆錢給他。」

鄭允浩抿抿唇「我們...」想了想又不知道要說什麼,就回了句「好,我知道了,晚上下班一起吧」

「嗯,鄭允浩,不要讓阿東他們知道我跟你現在這樣,我不想他們囉嗦。尤其是強子」

「....好」

 

 

晚上他們一起去畢業時聚餐的那個飯館,季海說那個飯館還沒有關,只是那個附近沒有停車場,鄭允浩只能把車停在遠一點的路邊,然後跟金在中一起走了去。

雖然每年都會有一次聚會,但是因為踏入社會,每次總會少那麼一兩個人,好在這次人還是比較全。季海剛上來就撂了顆炸彈「我跟我們家燕兒要結婚了,過完年之後,日子到時候通知你們啊,你們都得來啊!禮不到人到!誰不來誰龜孫!」

阿東大呵一聲「嘿!好傢伙!你居然趕在我前頭結婚!還是跟自己的小初戀!」

強子笑的很開心「我一定去,哎呀,不知道我什麼時候才能娶著媳婦兒啊?」

金在中打了一下季海的頭「行啊,大海,咱們這幫被你搶了先啊,怎麼不把弟妹帶出來曬曬?」

季海憨厚的笑了笑「媳婦兒害羞,哪好意思摻和咱這些個大老爺們中間呢,擱家裡看電視呢。對了,金哥,你大學那會不是說談了個對象嗎?咋了,崩了?」

金在中一愣,下意識的就看了一眼坐在旁邊的人,鄭允浩也正好抬眼看他,尷尬的不行。這時候鄭允浩卻給他打了圓場「我們在中條件在這呢,要臉蛋有臉蛋,要身材有身材,不用擔心,那些都是過眼雲煙。」

金在中聽這詞不樂意了「鄭允浩!有你這麼誇一個爺們的嗎!老子這叫一表人才!」

鄭允浩賠笑「是是是,小祖宗,你玉樹臨風。」

一群人哄笑,然後阿東笑著說「哎,你還別說,咱家金哥那是!就擱一美女在這也不一定比他好看!鄭哥你說是不是!」鄭允浩在一邊咧著嘴點點頭,金在中一腳踩在凳子上「阿東你丫不想活了是不是!還有鄭允浩你點什麼頭你!誇我比誇你自個兒還開心呢是吧!笑笑笑,嘴巴笑裂了你!」

鄭允浩還是笑,伸手把氣鼓鼓的金在中拉坐下來。

阿東擺開桌上的碗筷,笑著對鄭允浩豎起大拇指「鄭哥,也只有你能制得住金哥的小脾氣,今兒是你在這我才敢那麼說他,不然他就是站在桌子上揍我了!」

鄭允浩的眸子一顫笑了笑,沒有說話。金在中一瞪眼「阿東你沒完了是吧,罰喝一瓶酒!」

「求之不得!哈哈!大海你最該罰,趕我們之前結婚。快快快,先幹一杯!」

然後一群人就對著季海哄了起來,季海一連被罰了幾杯酒。

 

 

 

 

 

    文章標籤

    允在 豆花 YJ 耽美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