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次聚會雖然都喝酒了,但是沒有喝的爛醉如泥的人。最後散場的時候幾個人說好還在A城的三天兩頭出來玩玩,然後就各自回去了。只有鄭允浩跟金在中肩併著肩一起往停車的地方走。夜晚的馬上安靜的聽得見兩個人的呼吸聲,鄭允浩特別討厭他們兩個人在一塊那種相對無言的氣氛。還是忍不住開口「我以為回到了畢業的那天。」

金在中喝了點酒,臉頰被酒氣熏得紅紅的,似乎也打開了話閘「那時候,我們還沒有在一起。」

「嗯...」

「鄭允浩,後悔跟我在一起過嗎?如果我們沒在一起或許就不是今天這個樣子了。」

鄭允浩轉頭深深看了金在中一眼「我從來沒有後悔過跟你在一起,即使想起來有點難過心酸。但是起碼,你也喜歡過我,不是嗎?」

金在中垂下眼瞼,劉海擋住了他的眼睛,過了很久才說話「但是我後悔。」我後悔捅破了那層紙,後悔跟你在一起,因為你為此付出了太多的代價,我真的後悔,因為我很心疼你受了這麼多的委屈,後面的話只能在心裡默默的念了出來。

鄭允浩頓時覺得一股寒意從腳底涼到心裡「金在中,你真殘忍。」

「.........」

「跟我在一起的那段時光,就那麼不堪,讓你這麼想逃出去嗎?」

「.........」

 

一路無言走到車旁邊,金在中打開副駕駛的門坐了進去,鄭允浩發動車子「先送你回家吧」金在中點點頭繫好安全帶「頭有點暈,我睡一下,到家喊我」

然後看到他腦袋靠著車窗閉上了眼睛,鄭允浩沒有說話他不知道金在中是故意躲他裝睡,還是因為喝酒了真的頭暈,直到到了金在中家門前的路口停下車他才發現金在中是真的睡著了。歪在車窗上的腦袋,因為喝了酒的原因而微紅的臉頰,嘴唇輕啟發出細小的呼吸聲,細碎的劉海遮蓋住眼尾,睡得像個小孩子一樣恬靜美好。

允浩盯著這個日思夜想的人,儘管總是被他推開,或者說出讓自己很難過的話,可還是止不住的喜歡他,想他。耐不住心頭的悸動,屏住呼吸,慢慢的俯過身去,碰上對方溫熱的嘴唇。在中蠕動了一下發出一聲細小的嚶嚀,允浩猛的一激靈,睜大眼睛直起身子。不過發現在中並沒有醒過來的跡象,所以鬆了口氣。只是好像因為歪著腦袋睡得不舒服而皺起了好看的眉頭。

允浩平復了一下感覺要跳出口腔的心臟,像是第一次偷親自己喜歡的人一樣緊張。他再一次靠近在中,輕微的相貼帶來有些乾燥的觸感,鼻息間全是那股熟悉卻久違的味道。突然就有種想哭的衝動,感覺到自己的眼眶發熱,閉上眼睛,心臟在胸腔瘋狂的鼓動,他有些緊張,貼著在中的嘴唇不敢動作。其實他知道在中睡覺很死,基本上沒有什麼大的動作他根本不會醒過來。

以前在中偶爾會躺在允浩的腿上補眠,允浩會偷偷的親他,開始只是會輕輕的碰一下,淺嘗輒止,可是莫名的就很貪戀那份柔軟的觸感,慢慢的就會吻他,直到在中淺淺的回應他。

後來有一次在中枕在他腿上睡醒的時候,允浩問了他「在中,剛剛我親你,你知不知道?」

在中一臉的不可思議「怎麼可能!」

允浩會笑著揉他額前的髮「你睡覺睡的這麼死,我真的是該高興還是擔心呢」

在中也會很大爺的回他「你擔心什麼,除了我爸媽,我也只能在你面前睡的這麼死了,雖然你什麼都沒有,安全感還是滿滿的。」

允浩心裡會很喜歡他說的滿滿的安全感,但會佯裝有些不開心的蹙下鼻子,然後覆在他的耳邊輕聲的說「真的什麼都沒有嗎,我覺得的我吻技應該還不錯吧,不然怎麼某個人睡得都流口水了,還能回應的這麼熱烈。」

換來的都是金在中微微紅著臉頰跳上他的後背揪著他的耳朵「混蛋!你要是下次再偷親我看我不咬死你!」

可是這招允浩卻屢試不爽,他還是會趁在中枕著他腿補眠的時候輕輕吻他,在中也一次也沒有咬過他。

 

如今再次貼著在中的嘴唇,卻因為這久違的觸感反而讓允浩不敢動了,他怕打碎這寧靜的美好,然後就真的再也回不去了。可他還是貪婪那喜歡的要命的柔軟,輕輕的摩挲著在中的嘴唇,忽然就很心酸。

其實在中在他摩挲著自己嘴唇的時候就轉醒了,可是他卻不想睜開眼睛,不想離開這他同樣想念同樣貪戀的觸感,只是用力的捏緊自己的拳頭才克制住那瘋狂想回應的欲望。

感覺到允浩貼著自己的唇不動,努力讓自己放鬆下來,像真的睡著那樣自然的呼吸。但是很快那份貪戀的觸感就從嘴唇上移到額前的髮,然後就就停在眼睛上,像對待易碎的工藝品一樣那麼小心翼翼。就在在中覺得快要裝不下去的時候,有水滴落在他的臉上,在中感覺有什麼東西頓時就燙傷了他的心,抽抽的疼痛著,他不知道自己接下來是該繼續裝睡還是要醒過來,對於允浩忽然而至的眼淚他慌的不知所措。

在中的心臟似乎被電擊了一樣,快速的鼓動著,差一點他就伸出手抱住允浩,告訴他,別哭,我還在你身邊。

 

允浩離開了他,沉默了一會,沉沉的開口「在中,因為喜歡你,左胸第四根肋骨我都覺得疼的無以復加。因為,它離心臟最近。」

在中緩緩睜開眼睛,對上的是允浩晶亮的眸子。

在中看著他的眼神閃了閃,允浩抬手捂著自己心臟的地方深深的看著他「我覺得我真的要撐不下去了...以前偷偷喜歡你的時候這裡總是疼,後來跟你在一起了想你的時候這裡也疼,現在我決定不喜歡你了,為什麼這裡還是疼...」

「鄭允浩...」

「在中,從明天開始...我們就做陌生人吧...」

鄭允浩的眼神似乎不像這麼多年一直對著他的溫柔,好像只剩下心酸和難過,不過還是一如既往的平靜。

金在中從來沒覺得有一天將要跟鄭允浩做陌生人,即使當初在一起後來又分手了,他也覺得鄭允浩一直在他的世界裡。兩個人從小到大將近20年的時光,他沒想到鄭允浩會有勇氣跟他說,我們從此就做陌生人吧。

可是能怎麼樣,這些都是咎由自取。

 

 

金在中不知道自己是怎麼走進家門的,他只知道把自己反鎖進洗手間,坐在地上把臉埋進膝蓋,被打開的淋浴不斷的往蜷縮著的人身上淋著冷水。滿腦子都是他下車關車門的那瞬間鄭允浩絕望到有些顫抖的聲音「我以為...沒有我,你會慌...」

對,就是絕望。鄭允浩用絕望的語氣對金在中說,我以為,沒有我,你會慌。

鄭允浩,此刻,你是不是跟我一樣,因為決定要跟我做陌生人而將要死了的心情。心臟疼痛到難以言喻。

 

金媽不斷的敲著洗手間的門「在中你怎麼了?沒事吧?眼睛怎麼那麼紅?」

「在中你出來啊,跟媽媽說誰欺負你了?」

「在中!在中!」

「.........」

金媽站在門外敲了很久的門,金在中都無動於衷。冷水淋濕了全身,顫抖著身子跟心臟。直到金父開始踹門,金在中才顫顫巍巍的站了起來打開洗手間的門。金爸金媽看見金在中的樣子嚇得不成樣子,這麼寒冷的冬天全身上下都濕了,頭髮不斷的向下滴著水,凍得通紅的臉頰還有冷的發抖的雙手。金在中沒有理睬站在門口的父母,只是眼神空洞的徑直向房間走去。

金媽嚇得捧著他早已經凍僵了的雙手,眼淚都掉了下來「兒子你怎麼了,不要嚇我啊,你不要這樣。手凍的疼不疼?」

金在中看著被他媽媽捧在手心凍紅的雙手,就這麼扯著嘴角笑了出來「媽,你覺得是我的手疼一點,還是當初鄭允浩被門夾的血肉模糊的手更疼一點?」

金爸站在身後僵硬著身子「又是他!那是他自作孽,還求我們不告訴你,還不是自己沉不住氣告訴你了!」

金在中的眼眸顫了顫「如果他告訴我的話,我想或許我還不會這麼難過,我難過的是他的委屈他一個字也不跟我講。爸,你打鄭允浩的那一天,我,就站在我家門外。」

金爸一下子沒站穩腳步,金媽也很吃驚。金在中又笑笑「我還記得,我上高三的那一年,因為決定要一起上C大所以一起溫習,而我因為打瞌睡所以手上的圓珠筆把我的手心都戳流血了,那個時候鄭允浩捧著我的手心不斷的在吹,跟傻子一樣忽略了他自己因為起身過猛而磕破在桌角的手肘。」

「媽,你還記得我初中的時候,有一次跟你說我要跟鄭允浩去他鄉下家的外婆玩幾天的事情嗎?」

「..........」

「....那是我騙你的,鄭允浩外婆早就去世了。那時我因為沒交保護費跟一個混混打架,不小心擦破嘴角鄭允浩以為我被人搧巴掌了,瞞著我去找人報仇,他把那個人打斷了三根肋骨住院了,自己的左手骨撕裂,也輕微腦震盪,那幾天我只是在醫院陪他。」

「..........」

「還有一次我陪他打吊針,有個人說我像女人一樣總是跟在鄭允浩的身邊,那時候他就發瘋的揍那個人,我拉不住他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針管隨著他粗暴的動作,在他的左手血管裡胡亂的扯動,整根針管都回滿了他的血。」

「..........」

「他不允許別人說我一句不是或者動我一根頭髮,可是卻能為了我心甘情願讓你把他引以為傲的自尊踩在腳下。其實那個人說錯了,應該是鄭允浩才是那個一直陪在我身邊守著我的人,而我,什麼都沒有為他做過。」

「..........」

「鄭允浩的左手,因為我,手骨撕裂的傷永遠也不會好了。」

「..........」

「即使左手還能正常使用,可是曾經他最愛的籃球他再也碰不了了,因為左手不能做劇烈運動。爸媽,你們是不是覺得這樣其實也沒什麼?」

「..........」

「可是,鄭允浩他,天生就是,左撇子。」

「..........」

「這麼多年,鄭允浩為我做的事情遠遠不止這些,他不讓我告訴你們,我才從來都沒有說。可是我能為他做的,居然只有離開他,真諷刺。」

 

金在中的父母震驚的不知道作何表情,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金在中拖著顫抖的身子向自己房間走去,金在中說這些的時候表情跟語氣都是何等的平靜,沒有一點起伏。金爸站在身後捏緊了拳頭「那小子就算為你死了又怎樣?他是男人!你想讓我的老臉丟盡嗎?」

金在中停住腳步,猛的轉身,紅著眼睛對著他爸第一次吼出聲「說來說去你還不是為了自己的面子!你怕被別人嘲笑你兒子喜歡男人不是嗎?!你根本就沒有想過我的感受!!現在我們徹底沒關係了,爸你不是應該最高興嗎?鄭允浩說我們以後做陌生人各自生活,這樣的結果你不是應該最滿意嗎?」

金父氣的上前就搧了金在中一巴掌「孽子!誰教你這麼大聲跟我講話!」濕漉漉的頭髮被搧的甩到一邊,金在中諷刺的笑了出來,聲音哽咽到聽不清語調「我求你們不要管我了不行嗎...就讓我過的快樂一點點也不行嗎...」

 

 

 

第二天金在中起床就覺得渾身不對勁,肯定是昨晚那個涼水沖的,慘白著臉,拖著病怏怏的身子去公司裡上班。好死不死的就在電梯裡碰見鄭允浩了,鄭允浩的眼神只在他的臉上停留了一下就收回了目光,金在中只覺得渾身都沒勁哪有空去猜測他眼神裡有幾個意思,不過鄭允浩還真的當他是陌生人了,連個招呼都沒打。

去茶水間倒了一杯水把帶來的藥吃了,然後整個上午都趴在辦公室的桌子上了,渾身無力,只知道舟舟過來寒暄過幾句然後就迷迷糊糊的睡著了。直到感覺好像有人把他抱了起來在快速的奔跑,是誰呢,好熟悉的感覺,迷迷糊糊啊的嘟囔出聲「哥哥...」只覺得抱著自己的那個人腳步有一瞬間的僵硬,隨後又跑了起來。

 

一直昏迷到晚上,醒過來的時候就看到白色的天花板還有滿室藥水的味道,金在中意識到,這裡是討厭的醫院。

轉頭就看到鄭允浩趴在他的床邊睡著了,黑眼圈似乎有點重,昨晚跟他一樣也沒睡好嗎,是他把自己送到醫院來的嗎。用手指輕輕的摩挲著他的輪廓,就弄醒了他。鄭允浩的眼神似乎很擔心,但是看見金在中也不知道該說什麼,明明昨天才說清楚要當陌生人的,可是早上在電梯裡面看見他慘白的臉色還是怎麼都放不下心,午休的時候找個藉口去了廣告部,那傢伙果然發燒趴在辦公桌上不省人事。

金在中愣愣的看著他,半天才憋出一句「小帥哥挺善良啊,還管陌生人死活?」一出口就覺得哪裡不對勁。

鄭允浩也愣了愣,怎麼聽著覺得這句話有點賭氣還是撒嬌的味道在裡面,可是覺得自己是想多了「就算是陌生人也沒有見死不救的道理吧」

金在中扁扁嘴「那你這個陌生人當的還真稱職,一直陪到陌生人醒過來,怎麼,還想要酬勞嗎?」

鄭允浩那會突然就想笑,他怎麼覺得金在中好像回到跟他談戀愛的那會,有些炸毛的小脾氣,還有陌生人那三個字他總覺得說的有點咬牙切齒,這麼想著就真的笑了出來。

金在中蹙眉「你笑什麼?」

鄭允浩清清嗓子「沒,我能問你個問題嗎?」

「問!」

「你有哥哥?」

「沒,幹嘛?」

「就是奇怪,你每次病的迷迷糊糊的時候就喜歡叫哥哥,以前是,現在還是。你...叫的那個哥哥是...我嗎?」

金在中臉一紅「我那是病的神志不清了!哪知道自己在喊什麼!你少自戀了!我比你大要喊也是你喊我哥!」

因為激動,金在中被自己的口水嗆到了,咳嗽起來。鄭允浩幫他順背,小聲的責備「你激動什麼,我就是問問,小時候你玩沙子不是總把沙子弄到進眼睛裡,不是總拉著我的胳膊喊“哥哥,哥哥,眼睛好疼,快幫我吹吹”嗎?我以為你是在叫我呢。」

金在中被他的話弄的臉更紅了,惱的不行「小時候的事情誰還記得啊!」說完就拉著被子把自己蒙了起來。

 

鄭允浩沉默了一會,然後看著蒙在被子裡的人說「你休息一會再回家吧,我幫你請了明天的病假。以後對自己好一點,不是每個陌生人都這麼善良的,我...走了。」

被子裡的人動了動,就聽見鄭允浩站起來向門口走去的聲音。然後金在中的心裡突然就很慌,猛的掀開被子赤著腳跑下去,一把抱住快要到門口的人。金在中抽著鼻子忽然就覺得很丟臉,第二次做這樣的事情了,從床上跑下來從後面抱住男人的腰身。

鄭允浩停住腳步,身後的人高燒剛退還沒有什麼力氣,所以並沒有上次那樣因為突然而來的衝力撞得一個趔趄。金在中把臉緊緊靠在他的後背,鄭允浩甚至都覺得能感覺到他有些侷促的呼吸,然後就聽到讓他瞬間想流淚的三個字「不要走...」

鄭允浩的眼眸顫動著,說話的語氣也顫動著「會不會再過一會你就又會鬆開你的手?」

金在中把唇貼上他的後背,說出的話震動著鄭允浩的胸腔「我不想跟你做陌生人,不想看見你跟別人在一起,不想你跟我有這麼遠的距離,我不想,不想...」

鄭允浩覺得自己的心臟有一股溫暖要溢出來,昨天是要死了一樣的心情今天忽然就這樣了,他一下子有點反應不過來。金在中看他不說話有些緊張的開口「不要走...好不好...不要走...」

鄭允浩準備拿開擁著他的雙手,金在中嚇得又收緊了自己的雙手「哥哥,不要走...」

鄭允浩瞬間就僵住自己的身子,從小到大他唯一不能把持的就是金在中叫他哥哥,雖然後來在金在中知道他才算鄭允浩的哥哥之後再也沒有叫過他,除去生病的那幾次。他輕輕嘆了一口氣,說話的語氣都含著笑「不是說小時候的事情都不記得了嗎?」

金在中不說話,然後鄭允浩雙手就覆在他的手上輕輕的轉身,金在中因為著急有些緊張的眉眼就在眼前,還有還在生病的緣故眼睛裡還有水汽,嘴唇的顏色還沒有恢復過來有些蒼白。鄭允浩用指腹輕輕摩挲著他的嘴唇「看清楚自己心裡想要一起走下去的那個人是誰了嗎?」

點點頭。

「不害怕嗎?」

搖搖頭。

「頭還疼嗎?」

又搖搖頭。

「還喜歡我嗎?」

金在中搖了一半的頭停下來又點點頭。

鄭允浩笑了笑,然後理了理他額前的髮,輕輕的說「在中,不喜歡我不要緊,但是不要再把我推到別人的身邊了,好嗎?」

金在中看著他的眼睛沒有說話,鄭允浩因為沒有得到他的回答而垂下頭,看到他赤腳站在地上忽然就有些生猛的一把把他橫抱了起來,金在中被這突然的動作嚇了下意識圈著他的脖子,鄭允浩看到他腳面已經凍紅了。皺著眉把金在中放在病床上,眉宇間有些慍怒「高燒剛退,病還沒好全,你是在折磨我嗎?」

金在中根本聽不進他的話,只是圈著他的脖子不鬆手,盯著他的眼睛小聲的說了一句「我喜歡你,一直都只喜歡你。」

鄭允浩被他的胳膊緊緊環著索性也就不動彈了,雙手撐在金在中的兩邊看著他「那為什麼還要跟我分手?」

金在中咬了咬唇,說「我知道我爸打你的事了,我心疼,捨不得。」

鄭允浩覺得自己的眉毛就要豎起來了「那就要跟我分手?你不知道你說的話比你爸打我痛多了!」

金在中有些委屈的看著他,嘟起有些蒼白的嘴唇「對不起...」

鄭允浩微微低頭有一些用力的咬了下他的上嘴唇「那那個女同學的事你也是騙我的了?」

金在中疼的嚶嚀了一聲,然後小聲的說了一句「嗯,一直就,只有你」

鄭允浩心裡頓時像放煙花一樣,但是嘴上狠狠的呼了一口氣,有些凶的說「你不知道我聽到你說愛上別人的時候我那種要死了的心情,什麼?天天想跟她在一起?吻她撫摸她?還想跟她幹什麼?得到身體上的滿足?我真是要瘋了...」

金在中想到當時為了跟他分手而編出的那些話,真是不爭氣的臉就紅了,怎麼就說出那些大尺度的話了。看著近在咫尺有些生氣的臉,金在中微微收緊自己的胳膊拉下他的臉輕輕的摩挲著他的唇,軟軟的發出聲音「對不起嘛...」

因為這樣百年難見的金在中,鄭允浩的心臟跟打擂鼓一樣砰砰的跳動著,他有些不敢相信現在的情況,一愣一愣的。金在中努力的吻著他,啃噬著他的嘴唇,卻遲遲得不到回應,他拉開兩個人的距離,臉蛋紅紅的,眼睛充滿水汽,有些委屈的瞪著愣愣的鄭允浩,滿眼的嬌嗔看的他心頭大動。壓住他就用力的吻上他,嘴唇剛碰上的那一瞬間,金在中就像一隻熱情的小獅子一樣狠狠的回應。

即使鄭允浩很討厭金在中生病,但是他愛死了金在中生病時候的模樣,讓他想揉在懷裡狠狠的親吻。

金在中被用力卷著舌頭無法正常呼吸,他轉開自己的頭,讓鄭允浩的唇落到自己的臉頰上「喂,我病還沒好,你不要這麼狠」

鄭允浩順勢就吻他的臉頰,順著他的輪廓輕柔著吮吸,一路到耳後,然後停留在耳朵上,濕熱的呼吸都噴灑到金在中的耳朵裡「正好把病傳給我好了。你不知道我都多想念你的呼吸你的吻。」

金在中特別喜歡鄭允浩吻他的耳朵,所以就任由他親吻沒有動作。然後又是鄭允浩蠱惑的聲音傳到他的耳朵裡「為什麼叫我哥哥?嗯?」

金在中的身體一顫「你不喜歡?」

鄭允浩的吻移到他的脖子「喜歡,喜歡死了,再叫一遍」

金在中笑「不要,嗯~~」突然就呻吟了一聲,鄭允浩在啃他的喉結。金在中咬著嘴唇半眯著眼睛,他想提醒鄭允浩他們還在醫院,可是他卻不想停下來。鄭允浩的吻停在他的鎖骨,然後一隻手就從下擺滑進他病號服的裡面,金在中緊張的抓著他的手,可是卻被他帶著一起滑進了自己的衣服裡面。

「嗯……」

金在中一下子就抓緊他的頭髮,仰著脖子。胸前的一陣酥麻使金在中沒忍住呻吟出聲,感受到鄭允浩的濕滑的舌在自己乳尖打轉,他一隻手被抓緊在自己的衣服裡面,另一隻手扯著鄭允浩的頭髮「不...要...」

鄭允浩立刻又壓著他吻住了他說話的嘴,金在中被那塊又硬又熱的東西咯的很難受。

 

“砰!”一聲破碎的聲音打破了兩個沉浸在纏綿中的人。鄭允浩一把扯過被子蓋住金在中,轉頭看到一個護士張大了嘴站在門口,還有散了一地的藥片和一個託盤。鄭允浩有些難堪還沒有說話,那個護士咽了一口唾沫,合上自己的嘴「你們繼續...」

在關門之前,鄭允浩還聽見了她小聲嘟囔的那句「早知道不進來了,還能看全程...那可是耽美小說上才有的情節啊!豬腦袋!」

鄭允浩扯了扯僵硬著嘴角,然後拉下金在中的被子,被子裡面的人用雙手捂著臉不留一點縫隙「要死了,真太丟人了!」

拿下他捂著臉的手「誰要你勾引我?」

「你放屁!」金在中睜開眼睛破口而出,然後看他那張禁欲的臉,心裡砰砰跳。

「在中,跟我一起生活吧,我們出去住。」金在中轉著眼睛想著,兩個人出去住,好像很誘惑。但是昨晚他爸爸說的那句話是什麼意思「老子不管你了!但是你不要把人往家裡帶!」那是他爸爸做出的第一個讓步嗎,即使不讓他帶回家,但起碼不是強烈的反對他們在一起了吧。

金在中臉色有些發窘「我回去跟我爸媽商量一下...」

「嗯,你爸爸同意我們在一塊了嗎?」

「只能說,不反對了」

 

 

 

晚上金在中回家跟父母商量搬出去住的事情,金爸一句話也沒有講,金媽有些緊張的問「為什麼要突然搬出去住?你不要爸媽了嗎?」

金在中笑笑,握著他媽媽的手「媽,不是,我只是搬出去住,又不是不會來了」

金爸沉聲問「是不是跟那小子?」

金在中低下頭沒有說話,然後像是鼓足勇氣般抬頭「爸,不管你怎麼阻止,我都決定了,我要跟鄭允浩生活。你要是再打他就連我一起打。」

「.........」

「以前我覺得跟他分開是為他好,殊不知那樣只是傷了他又痛了自己。」

「你覺得別人會用正常的眼光看你們嗎?」

「別人又有什麼資格批評我們?全天下能指責我們的只有他的媽媽還有你們,不是嗎?因為你們跟我們對於彼此的意義一樣,是很重要的人」

 

第二天一大早金爸就讓金媽收拾包裹去遠在T城的親戚家住幾天,說是心裡堵得慌,要出去散散。金媽安慰著金在中說「起碼你爸爸讓步了,我會好好勸他的,雖然我也不看好你跟男孩子在一塊,但起碼允浩那孩子我從小看到他,踏實,不是混小子」

金在中調皮的眨眨眼「媽,你不覺得鄭允浩長得挺帥嗎,身材又好。做你的兒媳婦兒咱家一點也不虧啊。」

「去去去,這話讓你爸聽見又要氣死了。」

 

 

 

 

 

文章標籤

允在 豆花 YJ 耽美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