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過春節了,金在中的爸媽回來了,氣色都很好,金爸的氣色也順暢了許多,不像之前那麼的濃郁,只是說的話還不是很多。

金在中在客廳裡面削蘋果,金媽在廚房做飯。

突然,金媽在廚房喊著「老金,上次你送我的那個黃色帶星星的圍裙你放哪了,我不是讓你掛在門後面了嗎!」

「啊!」金在中削蘋果的手一滑,削破了手指。

金父奇怪的看了一眼,在抽屜裡面拿了藥水跟一個創口貼給他「削個蘋果都能削到手」說完就走進廚房嘟囔「我上次就是掛在門後了,沒有嗎?」

「沒有啊,你是不是記錯了放到別的地方了?」

「怎麼可能,沒了就算了,下次再買一個」

「那新的我還沒用呢,還挺好看的」

「行了,說不定哪天他就自己出現了」

..............

金在中臉紅的要滴血,放下蘋果就跑到了陽臺上透氣,他父母交談的聲音也聽不見了。

那天因為鄭允浩變態的情趣,那個新的圍裙最後沾滿了兩個人淫靡的液體。被抱進洗手間之後,圍裙被打了死結鄭允浩怎麼也解不開了,然後就被他一把撕斷扔掉了。

金在中不斷的做著深呼吸,讓自己不想著那天在家做的瘋狂的情事。發了兩個字給鄭允浩【變態!】

鄭允浩的電話立刻就過來了,金在中摁斷沒接,又發了條【我爸媽在家,發短信】

【我又怎麼了,在中】

金在中看著短信就能想到那邊委屈的臉還有語氣【你就是變態】

【= =.好吧,我是變態。在中,你什麼時候能出來跟我一起住啊?】

【幹嘛?你要憋死了?】

【.....(*^__^*) 】

【憋死你個變態!】

【你都說了會上癮的...】

金在中正準備回覆,客廳裡金媽就在喊「在中,吃飯了」

「來了,媽」

鄭允浩又來了一條【不想我嗎】

【想吃了你】金在中迅速的回了四個字,然後笑著把手機塞進口袋,去客廳吃飯了。

金媽盛了一小碗湯給他,「先喝點湯。在中,你看到媽放在廚房的圍裙了嗎?」

「咳咳!...」金在中放下碗,拍著胸口順著自己被湯嗆到的胸口,臉被憋的通紅「沒...媽,下午我去買兩條給你,你別找了...」

「不是,那是你爸送給我的,我就是覺得好看,挺喜歡的」

金爸在一邊輕輕的開口「吃飯吧,一條圍裙而已。」

金在中默默的低著頭吃飯,心裡是在燃燒啊!該死的圍裙!該死的鄭允浩!該死的上癮的狗屁運動!

 

 

兩個正值熱血沸騰的年紀,尤其還剛是舊情複燃初次嚐到了禁果。不管是精神上還是身體上都有一股熊熊的烈火在燃燒著。

一直過完年,忍了又快一個多月,金在中才又開口跟家裡談妥了搬出去住的事情。挑了個週末把一些衣服日用品搬過去了,兩個人一起付的首付買的兩室一廳一衛,儘管房子不是很大,兩個人卻異常的開心與滿足,總覺得這是他們的第一個家。

兩個人在新的房子裡面收拾了整整一個下午,快傍晚的時候兩個人笑著倒在了擦的很亮的地板上。

「在中,馬上出去吃飯吧,慶祝我們的新家」

金在中累的眼睛都快睜不開了「累死了,不想出去了,就在家煮麵吃算了」

「家裡不是什麼都沒有嗎?」

「樓下不是有個小店嗎,我要去洗澡了,身上都是汗,我出來你麵要做好」

「呃...好吧....」

 

等金在中洗完澡出來,鄭允浩正好做好了麵正在往碗裡面盛,走過去圍著他發出嘖嘖的感嘆聲「還算有個麵樣,應該熟了,哦?」

鄭允浩抓了抓頭髮,有些不好意思「你知道的,我只會做麵。」

金在中挑挑眉,把碗端到桌子上就吃了起來「知道,天下不會做飯的夫人多的去了,我不會嫌棄你的」

「夫...夫人?」鄭允浩咋舌。

「難道你不答應嫁給我?」金在中一邊吃麵一邊抬起眼睛無辜的看著他。

鄭允浩被他無辜的眼神看的發毛,答應吧也不是不答應也不是,默默的低下頭吃麵,金在中看他沉默不樂意了,用筷子敲敲他的碗邊「喂,不說話是什麼意思?」

鄭允浩吃著麵頭都沒抬,幽幽的吐出一句「這個問題,我們還是待會到床上再做討論吧」

「...........」金在中瞬間淩亂,身體冰凍三尺。

 

吃完麵,金在中碗筷一推,一句話也沒講就進了臥室。鄭允浩看了他彆扭的樣子覺得很可愛,把碗洗了,沖了個澡就奔進了臥室。金在中已經關了燈背對著他在裡面睡下了,鄭允浩以為他在裝睡就靠在他耳邊輕輕叫了一聲「在中」金在中還帶著香味的頭髮就在鄭允浩的鼻子下面,吻了一會他的頭髮才發現他真是真的睡著了,應該是今天搬家又收拾確實是累到了。

鄭允浩親了一下他的脖子說了聲「晚安」然後就摟著他的腰躺下,金在中因為他的觸碰慢慢扭過身子,眯著眼睛迷糊糊的說「別鬧,睏死了」說完就閉上了眼睛,然後兩個人就近距離的呼吸著。

鄭允浩本來想放過他的,看他這麼累,可是那半睜著眼睛嘟著唇叫他別鬧的樣子真的是太可愛了。看著只碰了一次快兩個月沒碰到的人有些心動,眼神落到因為睡著而微微嘟起的唇上,不管是笑起來還是生氣還是說髒話都很好看的嘴唇,慢慢的把自己的唇貼了上去。

碰到那柔軟的嘴唇的時候,鄭允浩滿腦都是眩暈的喜悅,儘管已經親過無數次了。可是這種因為在兩個人的家裡,躺在床上肆無忌憚的親吻卻是第一次。鄭允浩淺嘗輒止的吻還是弄醒了金在中,金在中瞪大眼睛看著此刻正閉著眼睛溫柔的親吻著自己的人。

對於鄭允浩只是淺嘗輒止不敢深入的親吻金在中的嘴角揚了揚,自己何嘗不是也很想念他的味道,再次閉上眼睛伸出軟軟滑滑的舌頭和他的溫柔地絞在一起,感覺到鄭允浩有瞬間的愣神,隨後而至的就是伸進T恤裡溫和的手掌。隨著被推至到胸口上面的T恤,金在中嚶嚀出聲「唔...嗯...」

鄭允浩用自己的雙臂環繞上他有些瘦弱的身體,用自己裸露的胸膛貼上他此刻也裸了一半的胸膛,聲音有些心疼「太瘦了,快點胖起來」

金在中的雙手也在他的身後遊走,牙齒輕咬他的下巴「嗯。」

鄭允浩的吻落在他的髮頂「知道我以前把你養的白白胖胖有多不容易嗎?」

金在中咬著他下巴,聽見他的話笑了出來「你以為養豬呐,還白白胖胖」說完像個孩子一樣窩進鄭允浩的懷裡,緊緊地抱著他,閉著眼睛,輕輕的吻他的鎖骨。鄭允浩也緊緊的摟著他任由他舔舐自己的鎖骨脖子,直到貼在那裡的唇不動了,鄭允浩感受著脖頸處平穩的呼吸笑了笑,就知道他睡著了,累成這個樣子,根本捨不得再拉著他做些沒營養的運動。把被自己撩上去的T恤輕輕拉了下來,抱著他沉沉的睡了去。

 

 

 

早晨的陽光照進來,鄭允浩睜開了眼睛,醒了醒神反應過來這個是新家的時候發現身邊已經沒有在中的身影了。只有櫃子上一杯牛奶還有壓著的一張紙條【豬,金在中牌安眠藥是不是很有效果。今早設計部有個晨會我先走了,牛奶要喝光,桌上早飯也要吃光。】

鄭允浩坐起了身子,拿著紙條笑的眉不見眼。果然只要在中在身邊自己就會睡得很安慰,也不會有噩夢。這樣的新生活似乎很不錯。

 

可是剛擁有新生活的兩個人就忙碌了起來,金在中的設計部接了一個新廣告,鄭允浩同時也派到外地談合作項目了。

兩個人幾天沒見著面了,金在中洗澡的時候都不忘了把手機帶進洗手間,生怕錯過一個電話。很湊巧,剛把身上打完沐浴露,鄭允浩的電話過來了。關掉淋浴,光著身子滿身的泡沫站在淋浴下接起了電話。

「在中,我明天去他們總公司簽完合約就能回去了」

金在中走到鏡子看著鏡子裡面光著身子的自己扁扁嘴「那你不是要到淩晨才能到家?」

「嗯,想我沒?」

「嗯。」這麼大大方方的承認倒是讓電話那頭的鄭允浩小小的驚訝了一下。

「我也想你。在中,這次的合作成功了,我想辭職」

「為什麼?工作太累了嗎?」

鄭允浩搖搖頭,想著是電話又笑笑「不是,我想自己創業,我想給你一個好一點的未來。」

金在中一下子沒了語言,鄭允浩又叫他「在聽嗎,在中,你會支持我的吧」

金在中拿著電話揚起嘴角「我相信你。但是我不希望你太累,給自己太大的壓力。還有,我想跟你一起,我們一起為未來努力。」

那邊的鄭允浩久久沒有說話,金在中聽著電話裡安靜的沉穩的呼吸,看著鏡子裡面自己身上的泡沫已經晾乾,顯露出白皙好看的身體,還有鄭允浩喜歡的鎖骨。想像著鄭允浩埋在他脖頸處吮吸著他白皙的脖頸的樣子,對著安靜了很久的電話輕輕的吐出一句「我愛你,鄭允浩。」

這是他第一次很正經的跟鄭允浩告白,可是對方一直安靜的狀態卻讓他有些緊張起來。

突然金在中漲紅了臉,慌張的摁了電話,看著鏡子裡面有著不正常紅暈的自己,咬著鮮紅的唇,居然在跟他告白。

可是鄭允浩那個混蛋回答的是什麼啊,沉默了許久,回答他的不是,我也愛你,居然是沉著聲在電話裡說了一句讓他的心臟不可抑制跳動起來的淫穢語句「我在想,到家的時候怎麼把你壓在身下,狠狠的,愛你。」

金在中咬著嘴唇,努力的讓自己快要迸發出來的心臟平息下來。可是為什麼一直在想他,身體越來越熱,居然因為他的一句話自己就起了反應,靠。

眯著眼睛看著鏡子裡眼含春光的自己,不是沒有自慰過。可是為什麼這次多想那個人在身邊,多想他的懷抱,他的手掌。

男人的情欲一上來不是分分鐘就能降火的事情,況且這是天性。金在中顫抖著胳膊雙手覆上自己早已挺立的胸前,開始不斷的揉搓,他閉著眼睛幻想著那是鄭允浩寬大的手掌在摩挲,揉捏。右手不自覺的下滑到自己高昂的性器上面,擼動起來。想像著胸前的手指被濕熱的口腔代替,想像著在自己的身上肆意滑動的手「允浩啊...」下意識的揚起下巴,半睜著眼睛,看見鏡子裡面滿面潮紅的自己有些羞愧。低下頭半彎著身子撐在洗手臺上,臀部微微有些抬高,想像著此刻正被他最愛的男人壓著用力的進入,貫穿,在他的身體裡瘋狂的馳騁著。

男人都是喜歡刺激又有些暴力的遊戲,包括性愛。

或許是因為只有一個人的原因,所以不管是呻吟還是動作都有些放蕩大膽起來。金在中的喘息聲開始不受控制的變大,手上的速度也不斷的加快,呼吸越來越急促。

終於戰慄著全身,收縮著身後,趴在洗手臺上眼前一黑,高高的揚起下巴,聲音有些急促的尖叫了一聲「允呐~~」,身下釋放了,後面也收縮著。

金在中低頭看了看釋放過有些疲軟的性器,胸膛還在起伏著。眼睛紅紅的,突然把頭埋在自己的臂彎,聲音有些低沉沙啞滿含委屈「混蛋鄭允浩,鄭允浩,我想你....」

 

 

 

第二天風光滿面的去公司上班,期待著晚上就能看見心愛的男人。

公司午休的時候,唐伊笙過來找他。金在中有些驚訝,原來是來跟他道別的,她要跟著她的父親離開A城了。金在中的眼神有些閃躲「小唐,能放下鄭允浩嗎?」唐伊笙低頭笑笑說「我想,在他心裡的那個人太根深蒂固了,根本就沒有別人一點的位置。」

「...其實,他過得好就行了。」

「嗯,看他最近心情挺好,我也就放心了。跟他告白的那一天,他跟我說過一句話,我覺得很有道理」

金在中佯裝淡定「哦?什麼話?」

「他說,『唐,我很喜歡你,但那不是愛。雖然我愛的人不要我了,但我清楚的知道除了他世界上的任何人我都不能勉強自己,將就著過一生。』在中,你是不是也覺得被他愛著的那個人是何其幸運。可是這是這麼一個品行樣貌都完美到不行的男人,居然還會有人,不要他。」

金在中沒有說話,腦子裡不斷的在回想那句,除了他世界上的任何人我都不能勉強自己,將就著過一生。情不自禁的揚起嘴角,鄭允浩,這麼愛我啊。

唐伊笙沒有注意金在中過多的表情,只是用輕鬆到有些憂傷的口氣說「我晚上就跟爸爸離開了,或許永遠都不會再來A城了,來不及跟他道別也好,否則我怕自己沒有勇氣離開。」

金在中突然就有些慶幸自己喜歡著的人那麼的喜歡自己「晚上幾點走,我請你吃晚飯吧」

唐伊笙看著他,笑容裡佈滿憂傷「能陪我喝酒嗎?」

 

 

說是要陪她喝酒,到店裡的時候,卻是她一個人不斷的喝悶酒,金在中有些看不過去,奪下她的杯子「你如果不想離開A城就不要走了,我想你爸爸應該不會勉強你的」

唐伊笙苦澀的笑了一下「不,就算是鄭允浩也沒有我爸爸重要。我,不能丟下我爸爸一個人」

金在中有些慌張的拿著紙巾幫她擦著突然滑落下來的眼淚,沒想到唐伊笙的眼淚流的更凶了「我爸爸,世界上最疼我的人。我媽媽傷害他,不要他,他只剩他自己了。我恨我媽媽,我不能丟下我爸爸一個人...我恨我媽媽...」

說著說著她就趴在了桌子上大哭了起來,金在中從來都不知道那麼樂觀直爽的唐伊笙也會有這種不為人知的煩惱,他想,或許,她跟著她爸爸一起離開A城也是好的。因為A城不管對於她爸爸或是她自己,應該都是個傷心之地。

翻到她的手機撥通了他電話薄裡面的“老爸”,然後一直等到一個急匆匆滿眼都是擔心的中年男人跑進來帶走了她,金在中才深吸一口氣,打了輛車回家了。

 

明知道鄭允浩不會這麼早就到家,可還是做了很多他喜歡的菜放在桌子上,飛機上的飯那麼難吃,那麼晚到家肯定餓壞了。金在中沖了個澡就回臥室睡覺了,現在的他根本不敢在浴室裡面多待一分鐘,也不敢看鏡子裡面的自己,看一眼就想到那天自己在浴室裡邊難以抑制的情動。

躺在床上確定手機沒有調成靜音就放到了一邊,因為也喝了點酒,很快就睡著了。

深夜才感覺到身邊那個人帶著外面寒冷的氣息鑽進被子,迷迷糊糊的轉了個身就繼續睡了。那個人似乎也很累,趴在他耳邊輕輕叫了他幾聲沒有得到回應就放棄了,湊過來親親他的嘴角就摟著他睡下了。

 

第二天清晨,金在中醒過來,因為拉了窗簾不算很明亮的房間,轉頭看了看身旁睡的一臉安穩的男人,瘋狂思念了幾天幾夜的人終於回來了。伸手沿著那個人的輪廓一路向下,用大拇指摩挲著男人已經佈滿鬍渣的下巴,突然手被他抓住貼在臉頰邊。

「醒了還不起床?」

男人終於睜開眼看著他,嘴角含笑「今天是週末,起這麼早幹什麼」

金在中想了想才想起來今天是週末不用上班,鄭允浩突然伸手把他抱近,金在中一個沒在意,眼前已經是男人穿著襯衫上面被解開三顆紐扣透著誘惑的張力的胸口,在他懷中有些困難的抬頭,是男人完美的下顎線,舔了舔唇有些侷促的開口「怎麼還穿著襯衫,回來沒洗澡?」頭頂傳來他有些漫不經心的聲音「快一點才到家,都快累死了,哪還有力氣洗澡。」

金在中微微揚起頭咬住就在眼前的下巴,有些不滿的開口「那也要洗澡,不然我會嫌棄你。」

就在男人扶著他肩膀剛要把唇貼上來的那一刻伸手捂住他的嘴「趕緊去洗澡,牙也沒刷,不准親我」,男人用可憐兮兮的眼神看著他,金在中一點也沒有妥協的意思,伸手推搡著他的胸口「趕緊去洗澡,居然還穿著昨天的襯衫睡覺,下不為例!」

鄭允浩嘟著唇,鼓著臉頰「好吧」,說完真的規規矩矩的就起來去浴室洗澡了。看著走出臥室修長的雙腿臉騰的紅了,不知道在怕什麼,就是不敢躺在床上了,還是起床弄早飯吧。過了一會,浴室門被打開傳來鄭允浩喊他的聲音「在中,浴巾放哪了?快點,冷死了」

金在中一聽他喊冷,放下手裡倒進杯倒了一半的牛奶,趕緊找了條乾淨的浴巾送了過去,推開有些半掩著的浴室門,看見就這麼赤身裸體的鄭允浩一下子漲紅了臉,聳拉著腦袋把浴巾塞進他的手裡剛轉身要逃跑就被鄭允浩長臂一撈帶進了浴室。

隨著浴室嘭的關門聲,金在中的心臟也嘭的超速跳了起來。

鄭允浩頂著一頭濕漉漉的頭髮,用浴巾胡亂擦了幾下就放在脖子上,摟著有些緊張的金在中好笑的問「怎麼了,好像突然很怕我?」鄭允浩頭髮上的水珠低落到在中的脖頸處,眼睛轉來轉去也不知道要放在哪,最後只能看著他的臉「沒...沒有啊..你不餓嗎?先去吃早飯。」

鄭允浩全身都帶著剛沐浴完的濕氣又貼近他,金在中嚇的習慣性低下了腦袋。剛低下就後悔了,看著面前男人已經抬頭的欲望,腦袋轟的一下,他好像忘了些什麼。

他好像忘了,男人,都有晨勃這麼一說。完了。

鄭允浩看著他低著頭思考的樣子,一手挑起他的下巴,對上他緊張兮兮的眼神跟有些浮紅的臉頰,嘴角斜起,語氣帶笑「早飯有你好吃嗎」,不等金在中給出回應就穩穩的印上了他有些吃驚而微微打開的嘴唇。金在中縮著身子抓著他的胳膊,又不是沒做過,不知道為什麼突然這麼緊張。難道是因為他內心一直不想承認的所謂的很期待嗎....

 

情愛這種事情,男人根本就與生俱來就擁有著這種本能,這種天性。

兩個人互相迷戀的吻著,嘴唇之間滲透出輕微的喘息,金在中感覺到嘴裡面有陣陣熟悉的清新的牙膏味,突然想到了什麼推開面前的男人「我還沒刷牙呢!」

鄭允浩好笑的又靠近他,說「我知道啊,我又沒嫌棄你」,金在中伸手阻止他又要靠過來的嘴唇,輕皺著好看的眉說「你知道還不提醒我,等五分鐘,我刷個牙!」說完就走進洗手台拿過牙刷擠著牙膏認認真真的刷了牙來,鏡子裡身後的鄭允浩用有些可憐的眼神看著他「在中,忍五分鐘我會...不舉的...」

金在中一口牙膏泡沫噴出來「....那你就不舉好了...」

鄭允浩光著身子從後面摟住他,用欲望抵著穿著睡衣的金在中,聲音有些輕佻「我不舉了...你怎麼辦...」

「......」啪,金在中嘴裡的牙刷掉到了水池裡面,為什麼會掉呢,因為他的手一下子沒忍住忙著去抓突然伸進他褲子裡面揉搓著他分手的那隻犯罪的手了。耳朵也被男人含在了嘴裡,金在中情動的咽了口唾沫,呸,全是牙膏的泡沫。

他皺著眉端著檯子上的杯子漱著口,可是那隻手已經伸進他的睡衣撫上他的挺立了。挺著胸膛想張開嘴喘息,可是忘了嘴裡含著的水還沒來得及吐掉,就這麼沿著嘴角順著脖子全部滑到了睡衣領口裡面。鄭允浩揉捏著他乳尖的手指突然感覺到一陣潮濕,放開嘴裡的耳朵扳過他的下巴,伸出舌尖輕輕舔去他嘴角殘餘的一點牙膏沫子,然後吮著他的上唇,金在中唇上被他這般逗弄有些情動,手伸到後面慢慢包裹住他已經昂揚的性器。

鄭允浩粗喘一聲,起伏著胸膛,扯下他的睡褲跟內褲露出渾圓的臀部,手指滑進僅剩的一件睡衣他有些汗濕的皮膚。就此,兩個人僅有一次身體上的歡愉已經全部被勾起。鄭允浩轉過他的身子壓著他一點一點的吻他,從眼睛到下巴,再到喉結,脖子,溫柔的讓金在中全身顫抖的欲罷不能。

纏綿間身上的衣服已經被褪去,兩個人火熱的下體摩擦的的刺激讓他顫抖。忽然間那裡被進入的手指帶著冰涼液體,金在中一顫,浴室裡怎麼會有這個東西,後來想了想,根本就是鄭允浩蓄謀已久的計畫,混蛋。

「在中,那天在電話裡跟我說的話再說一遍,嗯?」這是鄭允浩性感魅惑的聲音。

「........」金在中閉口不回答。

「嗯~」突然胸前被他寬大的手掌撫摸上來,不自覺的挺起胸膛,想要更多,鄭允浩像是瞭解他的想法一般低頭就咬住他的挺立,伴隨著還有身後輕輕攪動著的手指。

「嘶...你...輕點...」鄭允浩用牙齒細細摩挲著他的乳尖,再伸出舌尖舔舐著周圍,金在中一隻手撐著洗手台,一隻手緊緊的扣著鄭允浩的後腦。

忽然身後的手指抽離了,鄭允浩抬起頭用力的吻住他,金在中等這個吻等的太久了,攀緊他的肩膀用力的回吻他,咬著他的舌頭不放。

 

吻的久了,鄭允浩又把他一個翻身壓在洗手臺上,金在中一個措手不及,就被半壓著身子抬起臀瓣進入了。心臟隨著身體顫抖,見鬼,為什麼跟那天幻想的場景一模一樣。儘管已經充分的做了擴張,但也已經快兩個月沒做了,那裡還是緊致的有些難受。鄭允浩有些艱難的動了起來,因為潤滑的作用很快就順暢了。

「呼~ 在中...想我嗎?」

金在中咬著唇喘息,就是不說話,不管鄭允浩叫他說什麼或問他什麼問題,他都閉口不回一個字。

鄭允浩緊緊的壓著他,停在他的體內摩擦「嗯?想我嗎?」金在中還是不說話。

鄭允浩抽出了身再一個狠狠的進入,金在中倒吸一口氣,終於說了一句話「嗯呃...你...輕點...」

「說,想我嗎?」向前頂了頂。

「嗯...」已經分不清是呻吟還是回應。

鄭允浩笑了笑,起碼在中給他反應了,而不是閉著唇一個音節都不發。彎下身子親他的後背到後頸,然後扳過他的臉頰,伴隨著下身抽送的節奏不斷的吻他「想我這麼對你嗎?」

「..........」

「呃..嗯...想我這麼對你嗎?在中...」又用力向前一挺,準確的頂到他的敏感點。

「嗯...嗚嗚~~~.」金在中隨著他抽送的節奏,張著嘴唇回吻他,幾聲不知所謂何意的嗯就被吻堵在了喉嚨,變成了悶哼。

想到前天晚上還在浴室裡面幻想了情節,此刻就在這裡上演著真實的戲碼。金在中止不住的情動,隨著鄭允浩的抽送也開始配合著動著自己的腰肢,尋求更刺激的快感。褪在大腿間的睡褲也落到了腳裸處。

鄭允浩感覺到他輕微的回應更加的激動起來,煽情纏綿的律動帶來的快感讓兩個人一起攀上的快感的巔峰。

 

慢慢停止戰慄的兩具身體還疊在一起,金在中感覺到還在自己身體裡的性器一點也沒有弱下去的架勢,那些射在裡面的液體燙的金在中全身都浮現潮紅,他知道男人間的情愛不過才剛剛開始。

鄭允浩趴在他的背上,親吻他的耳朵,聲音異常的低沉「你知道嗎,電話裡你說愛我的那一刻我就想這麼狠狠的對你」

金在中因為身體裡的火熱根本不敢動自己的身體,只能發出軟軟的聲音「能不能先出去,腿有點軟...」,鄭允浩抽出了身,有乳白色的液體順著金在中白皙的大腿滑落下來。鄭允浩轉過他的身子抱緊他,金在中伸手抱住他的後背,聲音輕輕的「混蛋,你剛回來就這麼對我」

鄭允浩揉捏著他柔軟的臀部,在他的耳邊低低的笑「在中,本來這個秘密我不想告訴你的」

金在中咬他的耳朵「什麼秘密?」

鄭允浩用沾滿液體的性器摩擦著他的,說出的話語對於金在中來說就是晴天霹靂。

他說「在中,前天晚上,你的電話沒有掛掉。」

轟,有什麼東西撞擊到金在中的聽覺,思緒就那麼轟然倒塌。

電話。沒有掛掉。

那麼那天金在中在浴室裡面發出的聲音,以為只有自己一個人而肆無忌憚的叫著他的名字,就全部都透過手機而傳到了鄭允浩的耳朵裡。金在中瞬間就有一種立刻就去死的衝動,他,不想活著了。

就在他還在深深的懊惱的時候,鄭允浩貼著他的耳邊說「我,覺得,很可愛!」

很可愛啊,很可愛。

金在中瞪大眼睛,狗屁可愛!老子的顏面何存!想著你的臉打飛機還可愛!!可愛你妹啊可愛!!

當然這些話金在中只能在心裡叫囂叫囂,除非,他真的想死在,床上。對,沒錯,死在床上。

 

鄭允浩突然抬高他的一隻腿再次滑進他的身體裡,金在中攀緊他的肩叫了出來。鄭允浩就著這個姿勢抱起他把他丟到了臥室的大床上,順勢壓上他,曖昧的笑著「儘管浴室是個不錯的地方,但總歸沒有床來的舒服,是吧」

金在中死死閉著眼睛不睜開,鄭允浩伏在他的耳邊,學著他的聲音哄誘出聲「允呐...」

鄭允浩看著金在中緊緊咬著的唇,笑「原來你叫我的名字叫的這麼好聽....」

金在中終於受不了的發出一個音節「滾...」

鄭允浩握上他的昂揚「捨得要我滾嗎」

金在中終於睜開眼睛,狠狠咬上他的肩膀「鄭允浩我只說一遍!這件事從今以後要從你的腦海消失的乾乾淨淨!一個字也不許再提!不然你永遠也聽不到你想聽的了!」

鄭允浩挑挑眉,忽然往旁邊一躺,半靠在床頭上「寶貝兒,威脅的話就不可愛了,不如你哄哄我,也許我開心了就忘了」

金在中咬著唇想著,他一定要封住鄭允浩的唇,讓他從此閉口不提,那件事實在是太難堪了。顫顫巍巍的翻過身,用從未有過的勇氣分開雙腿坐上鄭允浩的小腹,緊緊閉著眼睛湊過去吻鄭允浩的唇。

鄭允浩伸手摟著他的腰,貼著他的唇低聲開口「說愛我」

那聲音充滿磁性,充滿欲望爆發前的隱忍。

金在中的吻落在他的嘴角,被他的聲音震的發顫,「我...愛你...我愛你。」

鄭允浩用盡所有的力氣才控制住要迸發出來的獸欲,摟著他腰部的右手漸漸加了力氣,金在中感覺到抵著自己的那份灼熱,俯下身慢慢啃咬他胸前的挺立。手貼著他紋理分明的肌膚慢慢向下滑,男人身上微微滲出的密汗讓他的手指有些潮濕,路過小腹然後覆上身後抵著自己的那根X器,五指併攏緊緊握住,鄭允浩倒吸一口氣咬上他的脖子。

金在中吃痛一聲,發出無聲的抗議,他並未放開手裡的東西,只是抬著下巴去吻男人的唇,剛碰到就立刻被喧賓奪主「唔...」

金在中因為跨坐在鄭允浩的身上的姿勢緊張的鬢角處微微有汗順著留下,男人在用力的吻他,唇上的纏綿讓他有些忘乎所有,手裡傳來有些要讓他顫抖的燙熱溫度。金在中躲開他的唇,扶著男人火熱的性器一點一點的坐了下去。

「呃...」這是鄭允浩滿足的嘆息。

「嗯...」這是金在中因為體位坐到最深處而發出的一句嚶嚀。

然後鄭允浩再也忍不住的像是要把他貫穿一樣,捧著他坐在自己身上柔軟的臀部狠狠的的抽送,貫穿。金在中扶著他的肩膀,隨著他抽送也努力配合著上下活動著自己的腰肢,快感有些招架不住,咬著自己的唇,發出破碎的喘息跟呻吟。

鄭允浩吻住他的唇,舔他被咬著的地方,金在中就伸出舌頭與之狠狠的回應。

沒有過多的纏綿情話,有的只是互相配合互相努力,讓對方享受的快感的性愛。那個週末的清晨,即使拉著窗簾,也能感覺到窗外溫暖的陽光。兩個相愛的人,用男人天生的本能詮釋著多年的寵溺與愛戀,還有誰都沒有說出口的想念。

鄭允浩更加抱緊金在中,用力的吻他「叫我...」

金在中因為體內又加力的頂弄,眼角泛光,眼前的臉都模糊了起來,只是趴在他的胸膛哼哼唧唧的發出聲音,並未叫他。

鄭允浩鼻尖的汗落到他的臉頰,咬他的脖子,喉結「叫我名字...」

金在中顫動著被輕輕舔舐的喉結「允浩...」

鄭允浩猛的翻過他的身子,把他壓在身下,更加狠絕的抽送了起來。金在中因為他抽送的節奏,有些招架不住這樣的快感,搖晃著自己的腦袋,然後實在不行就咬上他的肩膀,艱難的發出聲音「慢點...」

可是鄭允浩像是沒聽見他的求饒般,雙手把腰間的雙腿架到自己的肩膀上,更加賣力的抽送起來。

金在中身下被墊了個軟軟的枕頭,雙腿被高高的架起,雙手攥緊身下的床單,在釋放的同時還是被貫穿著。

他覺得從未有過的快感,全身都不受控制的攣痙著,整個人都要壞掉了。可是卻發了瘋的覺得這個情色的清晨很美好。

軟綿綿的求饒已經被滿室的激情結合聲,接吻聲替代。

 

 

事後,鄭允浩趴在金在中的身上起伏著胸膛用力的喘息著,手掌把身下的人額前的汗濕的劉海撩上去「在中,你比果凍還要好吃...」

金在中的雙腿無力的聳著兩邊,掙開充滿水汽的雙眼瞪著他,滿面潮紅「沒出息....」

說完就趕緊抿著唇,明明是想嫌棄他的,可是為什麼說出來的聲音會著這個樣子。沙啞,性感,難道是剛剛叫的太厲害了,都怪鄭允浩做的太厲害了,比他們的第一次還要厲害,第一次兩個人就做了兩次就夠了。可是這次卻怎麼要都要不夠,偏偏自己還那麼努力的配合他,金在中才不願意承認自己也很喜歡呢。

難道真的是小別勝新婚?反正金在中一輩子也不會告訴他,其實他也喜歡這種狗屁上癮沒營養的運動,只不過他比某個人稍微含蓄了那麼一點點。

 

厚重的窗簾也抵擋不住已經升到高空的太陽,金在中抖抖身子,難道早晨做這個運動比晚上容易動情。不然怎麼兩個人纏綿了這麼久。

「在中,要起床吃早飯嗎?」

金在中對著笑眯眯看著他的男人翻了個白眼「還是想想午飯吃什麼吧」

鄭允浩親親他的眼角起床穿著居家服,說「你休息一下,今天午飯我做給你吃」

金在中閉著眼睛舒服的哼了一聲,然後突然嚇的瞪大眼睛坐了起來,因為腰跟股間的疼痛又啊了一聲躺了下去。

「衣冠禽獸!做你妹啊!你做的飯能吃嗎?王八蛋!你祖宗的#@&*¥%#@......!!!!!」金在中躺在床上不斷的咬著牙罵著廚房裡此刻正滿面春風的倒騰著廚具的男人。

金在中扯著手裡的背角,把他當鄭允浩一樣罵罵咧咧。突然門口伸進了一顆腦袋,那個男人眯眼看著他,用舌尖舔舔唇說「允呐...慢些...」

那聲音聽的金在中全身的骨頭都酥了,他「我操」了一聲扯起被子蓋住自己,金在中發誓,他再也不罵鄭允浩了。

可是鄭允浩走過去掀開他的被子跳上床壓著他輕聲問了一句「操誰?」

「.............」

金在中發誓他要改口頭禪。

「嗯?」鄭允浩的這個嗯字怎麼聽怎麼有威逼利誘的成分在裡面。

金在中嘟著唇,用儘量可憐兮兮的看著他,發出細小又可憐的聲音「操我....」

鄭允浩對著他的唇吧唧一口「乖...」然後就去廚房搗鼓他的午餐去了。

剩下金在中一個人在床上淩亂著。

 

後來的一年裡,多次纏綿之後,金在中都暗自發誓他再也不會相信鄭允浩了。

因為電話沒有掛掉的那件事,鄭允浩不但沒有閉口不提,還每次都會在床上纏綿的時候拿出來講,逼著金在中用各種方法哄他,可是到了下一次情難抑制,兩具身體糾纏在一起揮汗如雨的時候,鄭允浩總會用四個字就輕鬆的打破了金在中的所有防線跟抵抗。

「允呐...慢些....」

這不,鄭允浩自己創業的公司都已經慢慢步入軌道了,兩個人離小別勝新婚也都快一年了,鄭允浩還是會不厭其煩的貼在他的耳邊呢喃出這四個字,金在中也不厭其煩的次次討好他。

久而久之,那件事,那四個字,已經成了兩個人感情上的催化劑。肉體上的,催情劑。

誰說男人做愛,沒有快感。這兩個人就把性生活纏綿的淋漓盡致。

 

你看看,此刻,鄭允浩正穿戴整齊的坐在沙發上,身上的白襯衫被解開兩顆紐扣,你要問為什麼是兩顆呢,因為第三顆有人正在解著啊,哦,不,是正在咬著。

面對著男人分開腿跨坐在他身上的還能是誰,當然是金在中了。此刻,未著寸縷的他身上只圍了一條好看的白色小碎花圍裙,正埋在男人的胸口努力的咬著他的第四顆紐扣。解完了之後他滑下身子,在鄭允浩的雙腿前的地上分開腿跪著。

金在中垂著眸,不敢抬眼看著坐在沙發上除了襯衫被解了幾顆紐扣之外依然穿戴整齊的鄭允浩。有些不好意思的咬著唇,卻還是伸手解開了男人西裝褲子的拉鍊,透過那不大的縫隙隔著內褲揉搓男人早已滾燙火熱的性器,就在男人的呼吸緩慢變得急促的時候,金在中低頭吻了吻那個部位,然後從內褲的側邊伸進手掏出了他早已經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昂揚,看著從褲子拉鍊縫隙跳出來的腫脹,金在中還是有些害羞。

咽了咽唾沫,看了眼正迷戀的看著他的鄭允浩。然後用手扶著他的器官,微微向前傾著自己跪著的身體,用自己濕熱的口腔全部包裹住了男人的性器。

並不是第一次給鄭允浩用嘴,可是卻是第一次這樣明目張膽的在客廳的沙發上,這個衣冠禽獸。兩個人從身體的結合已經一年了,卻都沒有厭倦反而每次都充滿新鮮感。從一開始的脫光衣服到現在的不脫衣服也可以做了全程。

 

男人爽了一次之後,有些心疼的把他抱起來坐在自己的腿上。金在中湊過去吻他的唇角,身下也沒有歇著,用自己的性器不斷的摩擦著男人的。終於男人扶著自己沾滿液體的下體輕輕掃著身上人那裡的褶皺。

已經開發無數次的身體不由自主的就打開了後面的地方,迎接著他的進入。可是鄭允浩停在那個地方遲遲沒有進去,金在中有些著急,不斷的吻著他。

鄭允浩笑著含著他的耳垂「在中,我們說好的,今天全程都是你主動」

金在中咬上他的唇,難耐的發出聲音,攀緊男人的肩,對準他高高的昂揚坐了下去。男人身上的襯衫掛在兩邊,舒服的呻吟了一聲,撩起他的圍裙把頭伸進去,狠狠的吮吸著他的乳尖。

金在中的雙手攀上他的後腦,喘息著更加用力的在他的性器上起起落落。

想問這次金在中為何這麼主動,因為今晚是他們離第一次做愛整整一周年的日子。要問誰這麼變態還記得這種日子,偏偏有的人就是這麼變態。

剛開始衣冠楚楚的金在中嘴上罵著鄭允浩變態還記得這種日子,可是卻也鬼使神差的答應了他變態的要求,心甘情願站在廚房裡咬著唇被男人一件一件褪去了衣服,穿上圍裙,重溫第一次纏綿。

要問為什麼沒有在廚房做,因為金在中不同意啊。那麼神聖製造飲食的地方,他不想有陰影。

 

兩個人還在激情纏綿的時候,金在中扔在沙發上的手機響了,可是沉淪在欲海中的兩個人卻無暇顧及。打電話的人似乎鍥而不捨,金在中還坐在鄭允浩的身上前後搖晃著自己的臀部,發出滿足的喘息,更準確的讓體內的昂揚對著自己的敏感點摩擦。聽著鍥而不捨的鈴聲終於皺著眉有些不耐的開口「鄭允浩,把手機拿給我」

鄭允浩因為一直在身上動著的人停下來而也有些不耐,拿過手機看了一眼說「是你媽媽」

金在中嚇的差點摔了手機,要從鄭允浩的身上下來,鄭允浩卻拖著他的臀部不讓他出來,發出有些艱難的聲音「乖,我不動,你也不要動了」

金在中停住身子接聽了手機「媽」

過了一會他又有些怯生生的叫了一聲「爸」,然後看了一眼正盯著他的鄭允浩說「我們都有時間啊」

不知道對方說了什麼,金在中似乎有些激動「真的嗎?那明天我們一起回去」

鄭允浩聽了這句話心跳也快了起來,覺得也許是他們愛情終於可以光明正大的昭告天下了。不可抑制的情動了起來,也沒管金在中的電話還在耳邊,就緩慢的就著埋在他的體內摩擦了他的那個點。

「嗯...唔...」金在中驚慌的捂住嘴,然後埋怨似的瞪著鄭允浩。

鄭允浩也沒管他,就雙手捧著坐在自己腿上的臀部用力的動了起來,金在中眼淚都快被頂下了來,有些艱難的對著電話開口「沒..沒事,爸,今天公司聚會...公款集體出來按摩...」

「........」

「嗯,我知道..了..你也早點睡...」

確定掛了電話就把手機扔到一邊,咬上男人的肩膀又開始罵他了「我操,嗯~ 你王八蛋,我跟我爸講電話你也敢亂來!」

鄭允浩咬上他的耳垂,笑「誰在操誰呢」

金在中一下子沒了語言,用手指用力的掐鄭允浩的乳尖,掐的他嘶嘶叫痛。

 

終於在鄭允浩射進他的體內的時候問他「啊..嗯..說什麼了....你這麼開心...」

金在中因為體內的滾燙,難耐的扭動身子,抱著他的後腦湊過去吻他的唇「他叫我明天帶媳婦兒過去蹭飯...」

鄭允浩癡癡地笑了出來,這一天,終於等到了。他跟在中並肩一起。

貼著他的唇笑出聲,突然問「公款按摩,舒服嗎?」

金在中一窘,沒有說話,只是貼著他的身子,放開膽子自己動了起來,他還沒有釋放。鄭允浩能夠感覺的到講完電話的金在中更加放開來了,因為他很高興。鄭允浩知道他的高興從何而來,因為自己也是一樣,高興的難以言喻。所有能表達此刻的心情,只有身體上盡情的,更加用力的詮釋。

金在中的臉頰上漂浮著潮紅,有些扭捏的掀起圍裙,把自己有些發硬的乳尖送到男人的口中,微微抬起臀部,然後對著男人沾著液體濕潤到不行的性器再一次坐了上去。他覺得自己很瘋狂,可是他卻打心底很開心。鄭允浩埋在他的胸口,他的手在男人的頭髮上不斷的撫摸,像是安慰埋在胸前的孩子一樣溫柔,細膩。隨著客廳不斷交合的聲音,金在中湊近胸前男人的耳邊,吐著濕氣「為了慶祝今天的雙喜臨門,我勉強允許你多做一次。」

鄭允浩抬頭吻他的嘴角,笑容染到心底「哪雙喜?」

金在中有些懊惱的咬他的唇,隨著他的不斷發問,鼻尖的汗蹭到他的鼻尖,終於開口「一周年還有,醜媳婦見公婆。啊!輕點....」

「什麼一周年?」

「......你...嗯...明知故問...」

「嗯?」更深的頂弄。

「......呃..我們...的...第一次...纏綿?」

「......呃啊....呼....」

「......輕點...疼死了...嗯嗯...」

「誰是醜媳?」

「唔...我是...啊!嗯!」

突然更加用力快速的挺送,火熱的性器在體內狠狠的摩擦了一圈讓金在中找不著自己的思緒在哪了,隨後就因為釋放而舒服的哼出聲,睜開滿是水汽的雙眼低下頭只看到被男人手掌包裹著的那裡被圍裙完全的遮擋著。

鄭允浩都不給他好好感受著高潮迸發的快感,又開始了新一輪的撞擊,只覺得某個地方又酥又麻,舒服的快要死掉了。

「我愛你,在中,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

金在中眼裡什麼都看不見,聽不見,只有耳邊無數遍的我愛你,我愛你。

手伸進圍裙把那只微微有些無力的左手拿出來,放在嘴邊不斷的輕吻,沒有言語,只有深深的歉意還有愛戀。

隨著體內深處用力的逗弄,金在中覆上在他胸前製造快感的男人的手背上,在那條已經不算蜿蜒的疤痕上來回摩挲,軟軟的開口了那個晚上的第一句求饒「允呐...慢些....」

換來的不是停歇,而是變換體位更要命的撞擊。金在中跪在沙發上,承受著身後性感的男人要命的律動,金在中眯著眼神,淫亂的呼吸,可是卻邪邪的挑起的了嘴角,他愛死了身後這個男人包括他的身體,他的每一次撞擊,每一次律動都帶給他滿滿的心動。金在中跪著了身體,貼緊身後男人的前胸,感受著那個人胸膛的溫度還有指間的迷戀。

鄭允浩感覺到金在中前所未有的開心還有大膽。以前無論鄭允浩多麼狠絕的逗弄,金在中也不會這麼放開似的的叫出聲音,可是此刻,金在中卻轉頭迷離的盯著他,半張著殷紅的嘴唇毫不自製的呻吟著,鄭允浩看著那個游離在唇間的濕潤的舌頭只覺得全身都在充血,金在中一定是故意的。

伸手鉗住他的下巴狠狠的吻住,金在中急促的舔著他的唇,輕輕的說「快點...我們去床上...」

鄭允浩被他舔著唇癢癢的笑出聲「那我上次跟你說的那樣...就待會試一下行嗎?嗯?」

金在中愣了一下,然後有些不好意思的鬆開他的唇,脫離了身下他還在律動著的身體,轉過身把鄭允浩壓倒在沙發上,分開雙腿再一次對著他的性器一寸寸坐了下去,趴在他的胸膛,湊過去吻他的唇,聲音輕的不能再輕了「都依你...」

 

 

 

第二天在踏進金在中家門的前一刻,金在中用力的握了握垂在自己右側的左手,撫摸上面那條經過時間打磨已經變的細小的疤痕,輕輕的說「鄭允浩,謝謝你。謝謝你還在我身邊。謝謝你,沒有丟下那個任性的我。」

鄭允浩扳正他的身子,看著他認真的說「在中,就算是不完美的我,也要我嗎?」

金在中佯裝不高興的捏他的下巴「你在怪我?明知道你的不完美是因為我。」

鄭允浩笑著搖搖頭「我只是,很慶幸。因為我很怕時光這種東西。」

金在中又捏捏他的鼻尖「你怕什麼,我們又不在正在熱戀三個月的少年。敗給我們的,不正是時光嗎。」

鄭允浩笑笑「嗯,而且我都在你身上播了那麼多的種了,你跑不了了」

金在中一把推開他,惱羞成怒「你胡說什麼呢,小心我揍你啊!混蛋!」然後又小聲的低估了一句「老子在你身上浪費的種還少?」

鄭允浩湊近他的耳邊小聲的說了句「是是是,你要是每次都能像昨晚那麼熱情主動,我估計你早就懷孕了」

 

就在金在中漲紅著臉要打他的時候,金爸站在門口咳嗽了兩聲「咳咳...站在門外吵吵嚷嚷的也不進來,這是幹什麼?」

金在中猛的縮回手,他爸爸不會聽見他們的對話了吧。怯怯的觀察了下他爸爸的表情,好像並沒有什麼不自在,呼出一口氣,還好,不然他不敢保證他老爸會不會被他們的聊天內容氣的暈過去。

兩個人多少個纏綿的夜晚,或者早晨,浪費的可都是他的,子子孫孫啊。

金爸看了兩人一眼,說了句「回家,進屋」就轉身走了。

 

金在中準備高高興興的進門卻發現鄭允浩站在身後沒有動,轉身看他有些茫然的盯著他看。金在中晃晃他的手臂開口「發什麼呆呢,回家」

鄭允浩呢喃出口「回家啊?回家...在中,你給我點力量吧,我腿軟。」

金在中好笑的看著他,以前他爸爸那麼凶的對他也沒看到他腿軟,現在都叫他進家門了,他卻有點腿軟了。

然後沒等他給出反應,鄭允浩就用大拇指貼上他的嘴唇隨後又貼上自己的,笑著說「我真的腿軟」說完就轉身準備進他家的大門。

金在中一把扯著他的胳膊把他轉過身,嘴唇貼上他的,兩個人又耳鬢廝磨了一番,金在中分開兩個人的距離,笑著開口「這個力量夠嗎?允浩。」拉著微微有些驚訝的鄭允浩穩穩當當的踏進了自己家的大門。

 

允浩啊,允浩。

我給你力量,我們一起回家。

在中啊,在中。

你給我力量,我們一起回家。

 

我們以後終於可以一起站在陽光下,昭告全世界。我,一點兒也不怕時光這種東西。

我們可以打敗它,可以戰勝它。但是同時,我們也要感謝它。

它,見證了我們成長。見證了我們的愛戀。見證了我們的磕磕碰碰。也見證了我們想要在一起的執念。

那些想要擁有對方,佔有對方的情感,因為時光而堅定,因為時光而刻骨。

 

鄭允浩,時光荏苒,感謝的是,你還在我身邊。

金在中,時光荏苒,感謝的是,你還在我身邊。

 

=====END=====

 

U.K說在最後的話:

也許隨著時光打磨,再纏綿的激情也會褪去。但是我卻會在心中感謝,美好時光裡愛著的那個人是你。就好像與我對於東方神起,不能說愛的要死,也不能說不愛。我只是想懷著這顆平平淡淡只因你們而起伏的心臟,一直這麼淡淡的喜歡下去。

我一直覺得有一句話說的很對。你永遠也不知道你多愛一個人,除非你看見他跟別人在一起。

就好像文中的金在中。也許他覺得他可以放得下鄭允浩,可是就在他重新出現在他身邊的時候開始,他所有想要摒棄的信念就在那一刻土崩瓦解。

他懼怕,跟鄭允浩做陌生人,因為還愛他。

也如我,懼怕你們五個人之間斷了聯繫,變成最熟悉的陌生人。因為,我還對,東方神起心存僥倖。

對,沒錯,我稱那種苦逼團子心中的那點希望為僥倖。有些事實,打死我,我也不願意承認。

因為那些僥倖的藉口,是我撐下去的理由。

我愛他們。我愛允在之間的情感,更愛東方盛世的君臨天下。

或許,多多少少因為本命的原因,我覺得我很像文中的鄭允浩。懼怕自尊,懼怕時光。

因為被丟下,能夠撐下去的理由只有一文不值的可笑的自尊。

我也怕時光,我怕經過歲月打磨,支撐我僥倖下去的那些執念也會褪色散去,然後再也沒有什麼可期待的了。

不過,最後,我也想以感謝的心情說兩句俗話。起碼,在我最美好的時光裡,有你,有你們,陪著我一直走下去。

我只想懷著這顆平平淡淡的僥倖著的心臟,不用不愛你,不用更愛你,就這樣一直愛著你們就好了。

最後,廢話擼完,各位看官看文愉快。

 

2013.07.21.

 

U.K

百度ID:蟄伏在允在之間

新浪微博:蟄伏在允在之間的危機U-K

 

=======================================

 

 

最後特別把作者的話PO出來是覺得一定要跟各位親估分享~~

那三段我特別用顏色標示的地方,我覺得應該是現下很多很多允在團飯的心聲

很多人笑我們傻逼,很多曾經站在一起的隊友回過頭要我們認清事實

但....如果可以輕言放棄,當初的執著又是為了什麼?

也許現實不如我們想像中樂觀

也許情份不如我們想像中濃烈

可也許....狀況真如我們想像中精彩

抱著這份僥倖,即使粉紅YY的成份居多

但也不可否認其中的巧合確實啓人疑竇

在別的CP飯忙著高興他們的歐巴今天又怎樣怎樣粉紅了的時候

我們這些苦逼的允在飯在拿放大鏡柯南模式全開的為又找到一個巧合小確幸

允在大旗屹立不搖不是沒有原因的,這是那些官方CP所無法比擬的

若不是兩人是如此真實,我們何需如此忍受別人嘲諷的眼光繼續這未完成的革命事業

唉~~~婚慶到了,我老人家忍不住有滿腹的心酸要吐露

希望真能如文中最後的話語:(做了一點修改)

(時光),見證了允在的成長。見證了允在的愛戀。見證了允在的磕磕碰碰。也見證了允在想要在一起的執念。

 

下星期一PO新文~

 

 

 

 

    文章標籤

    允在 豆花 YJ 耽美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