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對侯夢“事故”的處理方案出來了,因為鬧到報紙上,對院方也產生了相當不利的影響,院領導很快就介入了協商。

雖然金在中沒按流程救人是出於仁心仁術是履行一個醫生的職業道德,在手術過程中也不存在任何問題,但是手術單上就是沒有患者或者家屬的簽字,患者胡攪蠻纏地鬧起來他就不得不站在理虧的一邊。

醫院方面最後和侯夢達成協議,將侯夢轉進VIP病房,拿出商定數額的賠償金並且讓金在中暫時停職,同意侯夢提出要金在中當面道歉的要求。

「我要去找院長。」得到消息的鄭允浩嘩啦一下從椅子上站起來,只說了一句話就要往外面衝被程毓眼疾手快一把抓住。

「允浩你別衝動聽我說。」程毓緊緊扯住鄭允浩已經握拳的手,「這件事已成定局,你再去找院長也不會有任何改變,況且你現在這樣不理智,去了只會頂撞院長對在中不會有任何幫助。」

「你讓我還怎麼理智?」鄭允浩憤然轉頭過來,怒火攻心又著急金在中,雙眼都泛紅了,「患者鬧也就算了,我是醫生她是患者我讓著她,在中不計較我就不計較,但是現在你看看醫院是怎麼對在中的?事情剛鬧出一點怕影響不好立即就拿在中開刀犧牲為自己賣命的人好息事寧人,這樣欺辱一個別無二心救死扶傷的醫生已經夠可恨,更何況在中還是我的人!我要是理智我就不是男人!」

「你本來就不是男人,你充其量就是一個還沒長大的小男孩。」冷入骨髓的聲音在兩人身後適時響起,程毓見金在中終於從領導辦公室回來悄悄鬆了一口氣,放開鄭允浩的手給金在中使了一個眼色,很配合地走出辦公室把門順手帶上。

鄭允浩依舊怒氣難消,背對著金在中沒有轉過來。他知道金在中肯定也要阻止自己,一時間更是氣不打一處來,他就是做不到金在中那麼高尚,可是也無法做出金在中不喜歡的事情,所以只有這麼背著。

兩人誰也沒說話,沉默著僵持了好一會兒,金在中終於在後面輕輕嘆出一口氣,走了兩步上去靠近鄭允浩,接著又沒了動靜。鄭允浩雖然生著氣背著身可是其實他也一直在注意聽後面的響動,正當疑惑時,一雙手突然從後面圍了上來,有點猶豫不決地抱住了他的腰,接著整個人都貼上了他的後背。

鄭允浩一怔,傻傻看著金在中抱著他的雙手,突然有點反應不過來。

「謝謝你替我生氣。」金在中把臉埋在他的頸間,說話的聲音一點冰冷都沒有,反而悶悶的很溫柔,「做為一個醫生,我永遠都會秉持我的原則做無愧於心的事,所以我不後悔當時救人的選擇,也不會因為這次吃了虧下次就做出不同的選擇。醫院有醫院不得已的苦衷,患者也是,不可能每次都遇上講道理的患者,做為一個醫生,如果我連這點委屈都承受不了,我怎麼有資格承受生命之重。」

「老師...」鄭允浩握住金在中的手轉過身來,看著他,眼神裡似乎有數種不同的情緒。

「你剛才說的不對,我從來不為醫院賣命,我只為我的信仰賣命,而我沒你想像的那麼軟弱容易被打敗,我心中的信仰堅如磐石,在我決定當醫生的那一天開始就是這樣。」金在中認真地看著鄭允浩的眼睛說,「況且現在我有了你,如果你也像我一樣,我會更堅定。」

金在中說完等了半天鄭允浩只是直勾勾盯著他看,半天都沒有回應,說了這麼多掏心窩的話還主動抱了他對金在中已經是一件很難為情的事,鄭允浩還不給他回應,仍然這麼一臉嚴肅,金在中突然覺得很是尷尬不知道還能再說什麼才能平復戀人的情緒,最後眼睛一閉心想反正說都說了就豁出去好了...

「剛才不是還很大聲當著程毓的面說我是你的人嗎...怎麼現在在我面前就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了...唔...」

鄭允浩突然捧住他的臉,二話不說狂風驟雨一般地吻了上來,吻勢很凶,舌頭第一下就頂進來不停變換角度地追纏著金在中,金在中被逼得連連後退最後被辦公桌抵住,鄭允浩手一伸把金在中的白大褂扯了一半下來...

「你...你瘋了嗎...這是辦公室...」金在中艱難地伸手推拒鄭允浩,頓時感到一陣頭疼,明明在講那麼掏心掏肺的話,這傢伙居然又...

「對不起...」鄭允浩鎮定了一下鬆開手,喘著氣說,「我實在不知道該怎麼表達,就身體力行了...」說著從剛才開始一直嚴肅著充滿怒氣的臉終於笑開了,一邊說一邊抬手用拇指指腹給金在中擦拭被自己吻得水亮亮的嘴唇,金在中被他弄得一陣臉紅。

兩個人之間的氣氛都是溫馨而甜蜜的,感覺不必再說更多一切都已經在不言中了。

「事情處理好你就要停職了。」鄭允浩替金在中整好衣服,突然湊近過來,把自己的額頭抵在金在中的額頭上,「那我也一起請個休假吧,等見了咱媽之後我們找個辦假證的地方把結婚證領了吧,我想和老師去度蜜月。」

「幼稚鬼。」金在中忍不住滿眼笑意,只有在鄭允浩面前才會表現出來的一面已經完完全全暴露出來,頭一抬嘴唇就和鄭允浩的貼在一起,「我怎麼會和你這樣的小男孩在一起...」

「小男孩也會做這些嗎?」鄭允浩嘴角一勾,露出平時少見的壞笑,摟住金在中的腰反客為主地對著金在中的下唇一咬,靈巧的舌頭又闖進去在金在中嘴裡快速掃蕩了一圈,接著便準確無誤地找到舌頭下面那個叫做繫帶的東西,懲罰似得輕輕用力一頂...

「嗯...」金在中立即痛得捂著嘴巴彈開,鄭允浩卻一臉得逞地壞笑。

其實因為兩個人都是醫生,對人的身體構造又頗為熟悉,在那方面的事情上倒是從來沒有失誤過,鄭允浩也熱於跟他開這種調情的小玩笑。

「我還是小男孩嗎老師?」鄭允浩不依不饒地追問,金在中被他戲弄,黑了臉就不理他,一邊整理好衣服一邊推開他,臉上已經換好另一副職業的表情了。

「老師~」急於證明自己不是小男孩的鄭允浩不甘心,開始使出殺手鐧——撒嬌。

金在中嘴角一扯突然轉過頭,“大言不慚”道,「第一次做擴張就像在做直腸檢查的人,要不是我及時阻止差點就要弄得我去做掛線的人...我真的不知道...要怎麼定義...」

鄭允浩萬萬沒想到金在中這麼薄臉皮的人竟然會拿第一次跟他尋開心,臉騰地一下紅到脖子,愣在原地不知所措半天都反應不過來,金在中終於對行事衝動的傢伙出了口“惡氣”,門一開神清氣爽地走出了辦公室。

 

 

第二天一大清早大交班之前,婦產科護士台又炸鍋了。

「金醫生,小帥哥又來了哦。」陳玲玲從外面探了一個頭進來,照例是一副八卦的表情。

「知道了。」金在中放下手上的病例,起身跟著陳玲玲走出去,果然看見身穿警服的沈昌珉站在外面護士台,身邊嘰嘰喳喳圍著一群小護士,沈昌珉眾星捧月地站在中間笑得一臉光彩照人。

「昌珉。」金在中心裡好笑地搖了搖頭喚了一聲,沈昌珉聞聲回頭,金在中幾步走上去手一拍沈昌珉的肩膀,故意冷著一張冰塊臉道,「要當爸爸的人還在我這兒調戲我的護士。」

果然身邊一群小護士立馬都驚詫地張大了嘴,隨即就露出一副頗為失望的表情,「沈警官已經結婚了啊?」

然後很快就四散而去該幹什麼幹什麼去了,沈昌珉轉過頭一臉怨念地看著金在中。

「哥,我真不明白在這種環境下成長起來,你是怎麼看上鄭允浩那小子的?」長期跟一大群身強體壯五大三粗的男人工作相處在一起的沈昌珉對金在中的工作環境頗為羨嫉,雖然他的眼裡一直都只看得到沈念,但也不妨礙他想偶爾體驗一下被美女包圍的感覺。

「你媳婦兒呢?你們倆怎麼沒一起過來?」金在中皺眉,說好了早上給沈念做B超的,再過一會兒都要交班了。

「她一大早就被單位叫過去了,我剛才給她打電話已經在來的路上就要到了。」沈昌珉跟在金在中後面進了辦公室,一屁股坐在了鄭允浩的位置上,「這小子去哪兒了?」

「都懷孕了還讓她這麼忙,沈昌珉你給我留心一點,一點都不會體貼人,媳婦兒懷孕了也不知道。」金在中沒理會沈昌珉的問題,一心一意地責備自己粗枝大葉的弟弟,「現在要當爸爸了隊裡的事情你給我少管一點,危險的任務就別出了。」

「哥你說話的口氣怎麼跟我媽一模一樣,也難怪...畢竟是親生的。」沈昌珉看著一臉嚴肅的人,笑得一眼大一眼小,「以前你可從來沒勸過我別出任務。」

「那是以前。」金在中一邊整理病例,一邊抬頭給了沈昌珉一個認真的眼神。

「知道了,我自己的老婆孩子我還能不心疼。」沈昌珉的笑容越放越大,「不過哥,這事兒你怎麼也得算欠我個人情,你要明白要不是有了孫子我媽可沒這麼容易鬆口讓你帶這小子回家。」說著在鄭允浩的辦公桌上敲了兩下。

「我早想到你會跟我討人情。」金在中嘴角一扯,微不可見地露出一個促狹之意,「所以作為回饋,我打算給你免費提供一個優質貼心,我一手調教出來的產科男醫生為沈念做全程監護。」

「沈警官你來了啊?」說曹操曹操到,從病房回來的鄭允浩剛進門口一看沈昌珉來了,立馬毫不吝嗇地露出一臉燦爛的笑容,也自覺“無視”了沈昌珉眼裡的驚詫之色。

「鄭允浩,一會兒你弟妹來了你帶她去做B超。」金在中抱著病例起身,若無其事地跟鄭允浩交代道,「好好照顧弟妹,我一會兒就直接去找主任處理侯夢的事。」

「保證完成任務。」鄭允浩笑嘻嘻地配合著給金在中敬了個禮。

「欸金在中你給我等等!」突然意識到問題嚴重性的沈昌珉猛地從椅子上起身,「這小子才二十三歲喊沈念弟妹那我成什麼了?這不亂了輩分嗎?」

金在中已經抱著病例走遠了...

 

 

主任到辦公室有好一會兒了,金在中敲門進來,主任放下手上的檔抬頭看他,眼裡有疼惜的神色。

「您今天來這麼早啊。」金在中在對面的椅子上坐下來,接過主任遞過來的水杯。

「在中,侯夢這件事委屈你了。」主任也沒有拐彎抹角,直接開門見山道。

金在中愣了一下,自從他開始單診起主任就沒有喊過他在中,一直都是金醫生金醫生的叫,金在中明白那是主任對他作為一個醫生的認可。

「老師,您不用擔心我沒事,您還不了解自己的學生嗎?」金在中露出安慰的微笑,也改了口。

「是啊,我估計是年紀大了不像以前那麼雷厲風行,忍不住就要磨磨唧唧。」主任沉吟著抿了一口手上的茶水,表情憂慮道,「現在做一個好醫生越來越難,甚至連“好醫生”這個概念和界限也模糊起來。醫生與病人之間相互不信任難以溝通,醫患關係越來越緊張,醫生面對患者首先思考的不是怎麼救人而是怎樣保全自己以及接收這個病人有沒有後患。在進入這個行業之前很多人是帶著最崇高的信念而來,可是最終,秉持著最初信念的醫生卻少之又少,有的人在中途灰心喪氣地離去,有的人拋棄了信念甚至拋棄了職業操守變得麻木不堪,可是在中,老師希望並且也相信你會是那少之又少中的一員。」

「老師...」金在中沉默了兩三秒,最後笑著開口道,「我會的。」

 

 

 

鄭允浩給沈念做完B超,送走了喜悅無比的倆口子,自然而然還是開始擔心起金在中來。畢竟他的在中是一個一直都很驕傲的人,現在卻要他反過來去給一個誣陷甚至侮辱他的人道歉,鄭允浩雖然已經下決心不再插手金在中的決定,可是每每想到這裡心裡都是一陣陣得不好受,他寧願他是那個去道歉的人。當時做手術的時候信誓旦旦說出事了要和他一起擔,可是現在卻什麼也無法為他做。

「我去一趟VIP病房,一會兒交班了你替我說一聲我晚點過來。」鄭允浩左思右想還是控制不住,覺得一定要去看看才心安。

「你不是去鬧事兒的吧?」程毓正在列印一份手術同意書,聽了鄭允浩的話把紙一塞立即就扭過頭來,一臉緊張。

「放心吧。」鄭允浩背對著程毓擺擺手就跑出去了。

 

VIP病房的門虛掩著,鄭允浩輕輕一推打開一條縫,看見金在中和主任背對著門這邊站在病床邊上,金在中忽然身子一彎給病床上躺著的侯夢鞠了一個九十度的躬。鄭允浩的心瞬間也跟著揪作一團,五味雜陳難受不已。

「侯夢,我今天誠心誠意地跟你道歉。」金在中的聲音一字不落地傳進鄭允浩的耳朵裡,「第一,我為我之前在你誤會我的情況下沒能堅持給你檢查峽部,好讓你及早發現自己是宮外孕道歉,第二,為我在情急之下沒走正常程式,沒有爭得你的同意就進行子宮切除手術道歉...除此之外,我無法再做其它更多的道歉,我也要說聲對不起,如果再讓我選擇一次,我還是會做同樣的選擇,因為我要救你,我問心無愧...」

鄭允浩聽到這裡悄悄把門掩上退了出去,雙手輕鬆地插進口袋裡嘴角也不可抑制地牽了起來,第一次他覺得自己的擔心是多麼得多餘,他所愛的金在中永遠都是那麼不卑不亢,那麼驕傲的一個人。即使在旁人眼裡不是了又怎樣呢,只要他心中有信念,身邊有永遠以他為驕傲的人,他就不會改變。

 

金在中從VIP病房走出來的時候,不意外地看見等在外面的鄭允浩,他站在走廊的另一頭逆著光,招牌式地朝他微笑著,露出兩顆好看的虎牙。金在中看他的嘴型,知道他在叫“老師”,金在中感覺自己幾乎聽到了那個活潑的聲音。這個瞬間他似乎看到了自己的未來,就和他眼前的鄭允浩一樣陽光明媚,充滿了正能量。

他快步地朝鄭允浩的方向走去,突然迫不及待地想和那個看似沒心沒肺實則溫暖無比的戀人分享這瞬間他心裡的想法。

堅守信仰的道路上有你陪伴我真是幸運不已。

 

 

====================正文完======================

 

是的,看到"正文完"就表示這文還有番外,但我以為番外會在我貼完正文之後也完結了

不過顯然我的如意算盤打得太早了,作者的番外還沒寫完="=,看樣子也是落落長的番外

等作者番外完結後會馬上轉到BO來分享給大家!

 

這文我真的覺得很好看,不管是在允在戀情方面的著墨,還是在兩人工作專業的刻劃,都十分到位

雖然作者自謙寫這樣的題材有很多專業知識不足及BUG的地方,但在我看來這文真得一點都不輸給醫科專業的人

再來~很多地方的對話,不管是允在兩人的,或是跟父母兄弟,或是跟同事

對話的設計也是我很喜歡這文的原因之一,不做作又有新意

最後在中對那個死女人道歉時說的話,很令我感到驚喜又佩服

意外的是我沒想到作者竟真的設計在中必須低頭忍受這一切

然後到底會說出什麼樣的道歉話才不會讓人替在中感到委曲

佩服的地方是在中雖然彎腰九十度說著道歉的話,但他的話卻讓人感到他的高大不卑不亢

文中唯一令我感到不習慣的就是允浩笑起來的兩顆小虎牙了

雖然允浩以前有小虎牙是事實,但是小虎牙貫穿全文的還是第一次看到

每次看到"小虎牙"出現,我總會不自覺的出戲

因為這跟我們"總攻"大人的形象太不符合啦~~~~~

 

過幾天再介紹好看的文給大家~安妞!!!

 

 

 

 

 

文章標籤

允在 豆花 YJ 耽美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