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幾天一直在思考要不要轉這個文,最後還是抵不住想轉文的誘惑,來放這篇讓我又愛又恨的文。

《虛席以待》作者"阿鄧De",另一個筆名是"Beg對你是離別"。寫過的文有《靠!我被潛了》、《當局者清系列》、《怯情》等,這位作者雖然寫過的文不多,但天生的好文筆讓他一下擁有不少的粉絲,而我就是其中一個。《虛席以待》從剛開始連載我就追文了,一開頭的文案就馬上吸引住我的眼球,然後每次看到作者更新了就迫不及待點開來看,如果有時間會到水樓留言表達一下心裡的感想(我其實看文很少留言的),沒有更新的日子有時會忍不住再從頭看一遍文。因為常常在水樓留言也就和作者混個臉熟,可能真的是很用心看所以文裡的幾處伏筆或是文裡的字裡行間的別有用意,我常常在水樓裡提出假設或見解,我記得有次作者回覆我說『真的很喜歡你留言,我的用心你都有看見』(大概是這樣的話,懶得再去翻帖子了),看到這裡也在心中為自己這個小粉絲感到一股驕傲!

劇情愈往後愈扣人心弦,每個看文等文的人都掛心著允在兩人究竟要怎樣才能走到一起,作者也在劇情即將高潮處時告訴我們這文會有上、下兩部,雖然著急著想趕快看到結局,但知道文是催不得的,兩部就兩部吧~只要能看到大結局就好了。在第一部完結後等了很久終於作者開始寫了第二部,但正當我們糾心允在的關係惡裂時,作者突然無預警的告訴我們這文要停更了,她以後不會再寫允在文,而《虛席以待》將以另外的主角名在別的地方發表,也就是雖然這文是會繼續下去,故事一樣但主角卻會換成我們不認識的人。晴天霹靂!這決定殺得我們一個措手不及,為什麼文寫得好好的突然要換成別的主角?而且還說以後不再寫允在文?太多太多的疑問在我們心裡盤桓,我們這些追文的都拼命留言求作者不要棄文,如果真不再寫允在文,至少...至少也把這個文寫完才是啊~~~然而我們的可憐兮兮的留言並沒有讓作者回頭,沒過幾天作者就把第二部的樓給整個刪掉了.....這文是我繼《舞男》之後又一篇讓我十分傾心的一個文,在知道看不到完結後的那幾天心裡不知道把作者咒罵了幾次,做事要有始有終啊~~怎麼可以就這樣讓我們這幫苦苦追文的到頭來是一場空>"<.....

然而就在我已經釋懷這文時,上個月有天夜裡睡前翻看無水吧有沒有新文時突然看到《虛席以待 下部》的帖,(⊙ˍ⊙) !!....什麼情況??下部不是刪掉了嗎?果斷點進去看後才知道原來是有人獲得了阿鄧的允許轉文到無水吧,看到時我內心真得無比的激動,我終於...終於可以看到結局了(淚奔)!因為作者後來寫的已是改了主角名,所以轉文的人還必須再轉換成允在及一些相關人員的名字,雖然轉文的人沒有我細心(你很敢說)常miss掉一些名字沒改到,導致文看著看著看到陌生的名字映入眼簾時有一些違合感,但....這已經讓我很滿足了,這總比永遠不知道結局要來得好多了(拭淚)。而對於阿鄧....我還是心有遺憾,雖然最終還是不知道她為什麼不再寫允在文,但還是很謝謝她曾經帶給我們的美好。

說說這文的允在吧~下面的動圖是作者在WB上看到後而開始有了這文的靈感,在中是個很木納很純真善良的人,允浩則是在中的大BOSS(這種設定永遠都很有愛),一次意外的一夜情讓兩人從此的命運線糾纏到一起。在中的順從體貼無不讓允浩愈來愈需要他,但他需要他卻不是愛他,這讓在中在一次一次的事件中體悟過來,但心是不受控制的,感情一旦付出就很難再收回,在中既渴望著又不敢乞求。但命運真的開著兩人的玩笑,在允浩真的正視自己的感情時,一個醜聞的爆發讓兩人本欲交集的平行線又再次往著意想不到的方向駛去。。。

 

================================================

 

 

bed5973df8dcd1001fe55c1  

 

文案:

 

【我家事做的很好,所以打掃也好,料理也好,什麼都想為戀人做。但是如果對方說,那麼,全都給你做吧,就會有些失望。喜歡對我說那麼我來幫你一起做吧的人。做不好也沒關係,只要努力試著去做我就很開心。 】

 

男人一瞬不瞬地看著電視裡的人,說著這些話的時候,表情是帶著回憶的恍惚,又像是有些落寞,說完後不好意思地笑著,不再像以前那樣,唯唯諾諾的,不敢輕易看向別人的眼睛。

男人自己都不知道,他面無表情的掩飾下,眼神裡暗藏的情緒,如此洶湧,足以將一個人吞噬。

那些曾經,他小心翼翼地埋在心底,甚至都不敢去觸碰,現在卻只是看他一眼,便翻湧而出。

 

 

金在中看著眼前鍋裡的湯底,顯然心不在焉,他時不時偷偷看眼站在他身旁的男人,手裡拿著刀,彆扭地切著砧板上的番茄,切出來的形狀慘不忍睹,耐心地提醒著他,終於猶豫了再三,還是決定側過身,看著他,有些為難地開口,「這個,等一下,還是我來弄吧……」

男人聞聲抬頭看了他一眼,再低下頭,手裡捏著番茄剛準備切下去,它卻從他手裡滑了出去,滾落在地板上。

金在中慌忙執起他的手,仔細檢查,擔心裡就沒了平時的拘謹,

「怎麼這麼笨…… 」

金在中說完話,才惶惶地意識到自己說了什麼,不敢再抬頭看向男人。

或許是男人這幾天的態度,竟然讓他忘記了自己的身份,居然敢這樣和他說話,低著頭,語氣也變得,小心翼翼,「鄭……鄭總,我不是故意……唔…… 」

下巴突然被男人捏住,唇上也被不輕不重地咬了一口,金在中後面的道歉也不敢再說下去。

「叫我什麼,嗯?」

男人斂去剛剛因手上的東西掉在地上而有些不好意思的神色,語氣不善地問著。

「老闆? 」

「唔…… 」

又被咬了一下,這次男人用了力氣。

金在中捂著唇,抬眼看向男人,有些怯意,更多的卻是委屈,呐呐地開口,「允浩?」

男人這才放過他,用拇指溫柔地撫弄著他的唇,然後將他轉過身,從後面抱著他,吻著他耳後,這才滿意地開口,「這個是魚湯?」

金在中縮了縮脖子,卻被禁錮地更緊,感受到男人把下巴抵在他肩膀上,若有若無地碰著他耳垂出聲,金在中伸手拿著長勺,在鍋裡攪拌勻著湯料,輕輕地嗯了聲。

「今天晚上不吃這個。」

男人伸手過去把桌臺上的幾個番茄拂過一邊。

金在中忍不住抿著唇笑了笑,「好 」

男人依然從後面抱著他,感受到金在中在他的懷裡真正放鬆下來,臉上的表情也柔和著,帶著溫柔的聲音,「我看著你弄… 」

。。。。。。

 

往情,可堪回首。

終究會不會有這樣一個人,讓你求而不得。,卻願意虛席以待。

愛情,愈深情,愈焚生。

 

 

 

 

 

 

〈上部〉

 

 

正文:

 

【第一章】

 

壓抑的喘息聲,充斥著整個房間。

床上糾纏的兩個身影,昭示著情事的激烈。

男人伏在他身上,伸手捏住他的下巴迫使他轉過頭來。

很漂亮的一雙眼睛此刻紅著,上唇的顏色粉嫩,下唇卻因他自己的緊張咬著而變得紅腫。情欲薰染下,誘人而又幾分純情的一張臉,男人身下的動作不受控制地,又深深頂弄,留下更深重的喘息。

「告訴我,你叫什麼名字? 」

快感與疼痛的折磨讓他神志不清,喝進肚子裡的酒精被這場來勢洶湧的宣洩揮發掉一半,但腦袋還是昏昏沉沉的,他啞著聲音,只能發出意味不明的哼聲。

男人低下頭,舔吻他的耳後 ,啃咬他的頸項,又低聲誘哄,「告訴我你叫什麼? 」

「金……金在中……嗯…… 」

得到答案的男人 ,重重地撫著他的唇,溫熱柔軟的觸感,帶著絕佳的誘惑。 男人沒有和別人接吻的習慣 ,他忍住想要吻上去的衝動,低頭咬上他的肩膀帶著他再一次感受極致的快樂。

 

 

金在中第二天下午醒過來時,宿醉和昨晚那場太過深刻的情事,讓他渾身都疼。難以啟齒的地方更是因為過度使用,僅是從床上坐起來,就讓他疼的到抽一口氣。

除了床頭一張沒有署名的10萬元支票,昨天晚上那個男人,頭疼欲裂的金在中,竟然記不起一點印象。

苦笑了下,小心翼翼地打電話給公司的楊主任,請了三天病假。

這才舒了口氣,靠在床頭發呆。

 

就是這麼件事情,後面的疼好了,金在中自然而然的選擇忘記它。

這個社會上可憐的人太多,所以金在中從不覺得命運對自己有多冤枉。

大學畢業後,運氣不錯地進了凱悅,拿著四五千的工資,在S市這個啥都高標準的特大城市。除去寄回養父母那裡的一筆錢,剩下的,他雖然拮据,也基本夠用。

他雖然有些自卑,人前也不多話。但是他在認真地活著,本本分分地工作,老老實實地掙錢。

金在中甚至還憧憬著,以後能夠自己買個房子,或許會有個相處的來的女人願意嫁給他,組成個溫馨的小家庭。

他沒有太多奢求的,僅此而已。

 

金在中從溫暖的被窩裡鑽出來,簡單地沐浴,換上西裝,鏡子裡,兩隻眼睛還是紅紅的。

昨天已經去醫院看過,醫生說是用電腦過度導致的發炎,開了一些藥,囑咐他注意讓眼睛多休息。

金在中對著鏡子眨了眨眼睛,有些難受,也不是特別痛,他從櫃檯上拿著眼藥水滴進眼睛裡,心裡有些微微的煩惱……

今天恰好是凱悅的周年慶,新任總經理也是在今天上任,才從外市調回來的,凱悅未來真正的當家人。他這個樣子,要是被新總經理看見,會留下不好的印象吧……

但是,又不能不去上班,只能到時候迎接他的時候,,站在角落一點,別讓他注意到就行了。

 

 

 

「在中,你眼睛沒事吧?怎麼看上去比昨天還嚴重?」金在中被一女同事攔在過道上,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笑,「醫生說,只是過敏,應該沒事的。」

「那就好,那這些檔就拜託你了,應該沒問題吧?」

「唉,今天怎麼說也是個特殊日子,在中沒有請假已經很辛苦了,天天這麼拼命的工作我看著都心疼,你還把自己的事丟給他?」

「那你也別把自己的工作推給在中啊,淨會說些風涼話……」

「你這話什麼意思,那是在中他看我辛苦,願意幫我,在中啊,你說是不是?」

金在中發炎的眼睛此刻更難受了,看著幾個同事因為他在這邊鬧,尷尬地站著,根本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在中啊,你說句話,你是不是願意幫我分擔的?是不是?」

…………

「你們幾個別給我在這邊鬧,都幾點了?全勤獎不想要了?給我在哪回哪去!」

楊主任四十多歲,面相挺好祥和的,做事說話卻向來嚴厲,看著這邊幾個人怏怏地散開,這才緩和了臉色。

金在中是他面試簽下的。

雖然做事不夠機靈,也不擅長和人打交道,每天都勤勤懇懇地完成自己的工作,這樣的性格,楊主任卻也是喜歡,凱悅也需要這樣踏實的人。

金在中稱他的心,他大半輩子都在和人精打交道,這個年輕人老老實實的,沒有一絲為人處事的圓滑,所以平時裡,他也總是在不著痕跡地護著金在中,讓他少受些同事的為難。

 

聽著楊主任囑附了幾句,金在中剛準備回自己的辦公桌,門口那邊便傳來了喊聲,「總經理來了!」

本來相互聊天的,嘻笑打鬧的動靜全都噤了聲,緊接著,椅面摩擦地面的聲音,各種腳步聲又急躁起來,辦公室裡的人迅速站成兩排,聲音洪亮整齊。

「總經理好!」

楊主任暗自抹了把汗,這個新總經理在F市的分公司不到一年裡,大整頓內部,裁員減支,更是毫不留情地踢出了董事會裡好幾個作風有問題的高層。

手段狠厲,作風冷血,在整個界內都是出名的。

這一次,只希望自己帶出來的人不要出什麼事情才好。

金在中低著頭,看著地面,從總經理進來開始,他就有些惴惴不安,他從他的身邊走過,金在中甚至能清晰地感受到他的眼神掃過他身上,讓他不由自主地緊張。

「現在已經過了打卡時間四分鐘,這就是你們的工作態度?」

男人在眾人面前站定,微微頷首,「在凱悅,上班時間,只需要你們用手做事。」

不怒而威的語氣,一句話擲地有聲,所有人大氣都不敢出。

「楊主任?」

「是!」

男人看向發聲源,視線掃過去,又看向眾人,淡淡地開口,「準備好人事部裡所有員工的資料,半個小時後送來我辦公室。」

「是,總經理!」

「今天,我說的話,你們聽清楚了嗎?」

「是,總經理!」

金在中跟著回答,因為眼睛的原因,卻沒有像其他人一樣,抬頭看著他。

直至一雙裹著西裝褲的修長的腿在他面前站定 ,金在中更加不敢抬起頭。

「我說的話,你沒有聽見嗎?」

「不……不是的……」

「把頭抬起來!」

金在中聽出了他是語氣裡隱隱的怒意,心裡更加害怕,緊張地根本不知道該怎麼答話,順著他的話抬頭,卻仍是不敢抬眼看向他。

「看著我。」

男人終於有些不耐煩,金在中心裡打顫,抬眼看向男人。

眼眶微紅,眼神躲閃。

鄭允浩被他這樣的表情一時間怔住,他隱約有些記憶,在哪裡看過這樣類似的眼神,甚至是勾起曾經讓他身體有過愉悅享受的記憶。

但那也只是一瞬,不動聲色地斂去情緒,低頭看向他胸口的工作證,低沉的聲音帶了幾分探究的意味,「金在中?」

「是…總經理…」

楊紹看著金在中手腳無措的模樣,著實有些心疼,也不顧著會不會惹惱了男人,搶著開口,「總經理,在中他今天是帶病上班的。」

這樣明顯的解釋,鄭允浩看了金在中一眼,也就不打算再追究。

他的視線終於放到了別處,金在中剛剛鬆了口氣,那人卻又開口,「既然生病,就走好程序批了病假,不要讓別人以為凱悅虐待員工。」

「是…」

金在中的聲音小的幾不可聞,他咬著下唇,用餘光看男人走遠,心裡面莫名的多了份淡淡的委屈。

 

本來就只是新上任個狠厲的總經理,工作比平時繁重了些,上班時間開小差的人不敢再造次了些。

但是,生活往往就是這樣,在沒有任何準備下,只是一點的改變,卻足以偏離原本的軌道,一步步踏上未知的方向…

生活裡的平行線,總會在必然的契機下,毫無預警地相交。

 

 

 

 

 

 

 

【第二章】

 

「小夏,你說鄭總他是不是有什麼隱癖?」

「怎麼說話的?」夏冉看見金在中拎著公事包在辦公桌前坐下,抬頭對他笑了笑,又扭過頭和談莉說著話,「不過也是有點奇怪,別家老闆身邊的助理都是一頂一的美女,咱老闆身邊怎麼就跟著個小帥哥?」

談莉聽了這話,頓時更來了興致,乾脆滑著轉椅湊到夏冉的辦公桌邊,神神秘秘地開口,「鄭總身邊那個小助理叫肖君,是從分公司那邊帶過來的。你還別說,再和你說一件事情,以前鄭總身邊也都是女秘書,就在肖君前一個,是個不安分的主,借機上位誰不想啊,一心想往鄭總懷裡靠,終於把鄭總惹毛了。聽說發了好大的脾氣,一點不留情地把那個助理給fire了」

「真的假的?還有這種事?」

「所以說啊,你看昨天晚上鄭總對肖君那樣子,肯定不簡單!」

談莉說著瞄了眼金在中,看他咽三明治咽的若有所思的樣子,忍不住想逗逗他,伸手敲了敲他的桌子,「在中啊,說不定鄭總下一個目標就是你嘍~」

金在中用有些茫然的眼神看向她。

夏冉卻不滿地瞪著談莉,「瞎說什麼呢,別嚇唬在中…」

「這可真的說不定,鄭總昨天一駕到,對誰都沒多看一眼,偏偏就注意到了咱們在中。」朝夏冉擠擠眼,語氣也幾分挪喻,「其實在中本來就長的很不錯啊,唇紅齒白的,就是性格有點木訥,不然我都追過來當當男朋友了,對不對啊小夏?」

「別拿這個開玩笑…」,夏冉側過頭看了一眼金在中,她不喜歡談莉這樣把他和鄭總扯上關係,湊近談莉,壓低了後一句話的聲音,「說不定…說不定,鄭總不近女色的原因是因為…他不舉…」

「不舉?!你奧運會看多了還沒緩過來吧,舉杠鈴呢你,你瞧鄭總那樣子的人像不舉嗎?」

「咳咳…咳…」金在中一下子被三明治咽住,臉漲的通紅…

 

女人最八卦,這是天性。

剛剛她們倆議論鄭允浩時,他都能聽見,但金在中只顧自己發著呆,也沒真聽進去。

等到談莉把他也給扯進去,並且聊上了關於男人尊嚴的問題時,他終於是不得不尷尬了。

夏冉責怪地看了談莉一眼,聲音輕柔地問著金在中,「沒事吧?」

金在中搖了搖頭,連握著杯子喝了好幾口水,才沒那麼難受。

「快看!快看! 肖白臉出來了!」夏冉剛準備湊近金在中說話,就被談莉拽著胳膊,指她看向總經理辦公室的方向。

「嘖嘖 ,怎麼像是受了委屈的樣子,難道鄭總在辦公室用強?」

「談莉!」夏冉終於忍無可忍。

談莉撇撇嘴,一臉無辜,「最近迷上了耽美,嘿嘿,沒辦法不往那方面想…」

「在中啊,你也要小心點鄭總~」

她又側過頭,一嗓子差點讓金在中又一次嗆住 ,這才幸災樂禍地坐回自己的辦公桌,開始手上的工作。

夏冉回過頭看著金在中,想和他說話,又不知道找什麼話題。

她想和金在中再親近些,卻總是不得要領,

和他說話,他會認真的聽,有時候也會溫和地笑著。

但那不是金在中真正的樣子,她心裡篤定。

他對每個人都差不多一個態度,這讓夏冉不免有些挫敗,她想多瞭解金在中,卻走不進他的世界。

昨天晚上的周年慶,金在中因為被批了病假,沒有參加。

他當然不會知道,酒會上各種敬給新總經理的酒本應讓鄭允浩身邊的秘書擋下,這是他在酒席的慣例,但自從身邊換了助理後,近來幾次都是他親自一一回敬。

談莉今天熱衷討論的鄭總與助理肖君的那些事,他不清楚,現在更不會去關心…

 

 

 

天已經漸漸地黑了下來,辦公室的同事也都走的只剩下金在中一人。

他揉揉酸疼的脖子,看著電腦螢幕上的時間已經九點多。

其實在凱悅,金在中的處境並不能說是被欺負,常年坐辦公室的白領大都有偷懶好閒的毛病,自己份內的工作有人做能推就推,恰好遇上金在中這麼個沒有絲毫怨言的主,那些人當然樂得把一些瑣碎的檔校正和資料查找等扔給他。

昨天晚上休息了一晚上,眼睛的炎症也已經好的差不多。眼藥水滴進眼睛裡輕微的刺激,讓金在中不得不閉著眼睛,稍稍往後仰,靠坐在座椅上。

意識裡突然感覺到上方被陰影覆住,金在中不適地睜開眼,看清頭頂上方的來人,頓時開始慌張…

「總經理?」

受驚般地從椅子上起來,金在中看了眼面前的鄭允浩,又低下頭,像個犯了錯而被抓包的孩子,惶惶不安。

「怎麼這麼晚還在這裡?」

鄭允浩皺著眉打量他桌子上的檔,接下來的語氣也冷了幾分,「金在中,凱悅是聘你來打雜的嗎?」

晚上一個人被留在這裡加班,收拾同事留下的爛攤子,這種本是十佳員工的表現,卻讓鄭允浩沒由來的心裡氣悶。

見金在中低垂著頭,他又欺近他一步,「回答我」

「我…我只是想做好這些事而已,這些都是在我自己的工作完成後,才……」

鄭允浩的臉色越來越不好,在他強烈視線的審視下,讓金在中說話的聲音越來越小,到最後都不敢再說下去。

「總經理,我有很認真地在做…」

金在中又勉強抬起頭看他,補了一句話。

鄭允浩忽然想起,昨天翻看員工簡歷時 ,身旁的楊紹對他說的話,金在中為人老實,做事本分,對待工作也是認真負責,是個很不錯的年輕人。

這個在他面前大氣都不敢出的人,髮型是有些不合年齡的蘑菇頭,身上的白色襯衫的扣子被他扣的一絲不苟,低垂著眼睛,神情無措。

他確實是對任何人都溫和,待人唯諾,但誰又能料到,他卻獨對日後的鄭允浩狠了心。

「好了,你下班吧。」

見他這副模樣,鄭允浩也沒有再為難他。

金在中聽到話,緊繃的神經終於鬆了口氣,等鄭允浩出了凱悅,他也收拾好東西,準備回去。

 

直至走出凱悅的大門,金在中還是沒弄明白,剛剛在辦公室裡,總經理是怎麼做到悄無聲息地就走到他身後站著。

他抱著手上的西裝,臉上一副糾結的表情,站在凱悅門口,忽然被左側方向駛來的車燈晃了眼睛。金在中眯著眼,看車在自己面前停下,然後車門打開,裡面的男人冷厲的聲音也傳進耳膜,「上車」

金在中愣愣看著總經理打開的車前門,沒有理會,轉身鑽進了車後座。

等到他反應過來,才意識到自己犯的錯誤,抬眼望了望車後鏡,前座的男人看著前方,正在發動車子,「地址?」

金在中聽了聲音,慌忙把頭撇向窗外,意識到男人是在和自己說話,又把頭扭回來,發出單音節的疑問,「啊?」

「我現在在送你回去…」

金在中聽他的聲音像是在壓抑著什麼,緊張的情緒又攀了上來,喃喃地接下話,「我知道…」

男人問的,是他住的地方吧,金在中突然又反應過來,剛準備開口回答,鄭允浩的手機鈴聲響了起來。

金在中到嘴邊的話咽了回去,看鄭允浩接了電話後難看的臉色以及周身散發出的底氣壓,讓金在中更加不敢開口,任鄭允浩動作有些躁怒地發動車,朝與他家方向相反的方向駛去…

從接了那個電話開始,男人似乎就忘記了車後座上金在中的存在。

 

不知道是過了多長時間,車終於在一家高級PUB的門口停下,金在中看著男人臉上帶著幾分戾氣,下車快步走進了PUB裡面。

躊躇了幾分鐘,金在中也從車上下來,站在車旁,眼睛看著PUB的入口處,面上的表情有一些迷茫。

又不知道是過了多長時間的等待,鄭允浩終於從裡面出來,懷裡橫抱著一個人,朝他的方向走來。

「把車門打開」 似乎是不耐煩的語氣。

金在中慌忙應了聲,把車前座的門打開。

鄭允浩淩厲的眼神立刻掃了過來,語氣裡明顯的不快,「我說的是後座。」

金在中怔了怔,又忙過去打開後座的門,讓鄭允浩將人放進車裡,

直等他站起身,才敢開口,「總經理,我可以自己回去的…」

他在看他,眼神不善。

金在中卻大著膽子想將話說完,「我從這邊回去很方便的,我剛剛看過,前面就是公交站牌,我可以……」

「隨便你。」

鄭允浩不耐煩地打斷他的話,轉身離開。

金在中站在原地,看鄭允浩上車,用力地關上車門,然後 ,消失在他的視線裡…

他對這裡一點也不熟,就算有公交,金在中都不知道該坐哪一班車。

他感到有些難過,又有些煩惱。

他認真聽他的吩咐,不違背他的意思,他沒有在任何地方頂撞過他,這次鄭允浩對他的怒意,他甚至都不知道他錯在哪裡…

剛剛他從PUB戾抱出來的男人就是今天上午談莉和夏冉所說的肖君吧,這個人被他抱著,動作親密地靠在他肩膀上,手環著他的脖子。

金在中慢吞吞地在街道邊走著,他只是下意識地不想和肖君同坐在一起而已。

 

 

 

資源部辦公室

「天啊,聽到這個消息為什麼我既興奮又難過呢?」談莉看著金在中空置的位置一臉激動,「小夏,我就說總經理對在中有想法吧,你看看,才一個星期,就把肖白臉踹了,這 ,這也太明顯了嘛!」

「談姐,你知道啥內幕?快分享分享,看在中平時不聲不響的,真的和總經理,那啥?」

夏冉心裡難受,談莉和同事的話更讓她不舒服,金在中升職是好事,她捨不得金在中離開這個辦公室,更聽不慣談莉的玩笑」,「別胡說!在中是因為表現好才升職的,在這個辦公室,誰敢說工作做事比在中認真!你們敢說嗎?」

「喂,別那麼認真嘛,開一下玩笑而已…」談莉看夏冉較真的臉色,開口解釋。

「一點都不好笑!談姐,別總把你看的那些亂七八糟的東西挪到在中身上!」

「你怎麼說話的?別跟我在這裡嗆,有本事你去告訴金在中你喜歡他想追他啊!我還就跟你說,我就認定他和總經理有一腿,有本事你去管總經理要人啊!」

談莉大著嗓門對夏冉吼,資源部其他幾個同事都縮著腦袋幹自己的事,他們誰都聽到談莉的這番話,卻都假裝什麼也聽不見。

夏冉氣的臉色通紅,卻也說不出話。

 

「在中?……你…什麼時候來的?」

一個男同事打破沉默。

談莉和夏冉同時看向站在門口,臉色蒼白的金在中,他手上還拎著一大袋剛從樓下對面餐廳買來的飲料和甜點。

金在中走進來,將手上的東西放在辦公室中央的桌子上,「我等會就要收拾東西過去那邊的辦公室 ,這些…都是剛剛買來給你們的,以後我的工作就辛苦你們了…」

他低著頭說完,又走到自己的辦公桌收拾東西。

整個辦公室裡沉默的有些壓抑。

談莉看著金在中,張了張嘴,想說些什麼,卻始終什麼也沒說。

夏冉看他收拾好東西,又說了道別的話,離開辦公室。

「在中會不會生我們的氣啊?」

「難說,他現在職位比我們高了這麼多,不知道以後會不會故意給我們難看,真是,誰會像他那樣站在門口一聲不吭啊…」

「以前就覺得他不簡單……」

夏冉啪的一聲將手機大力地摔在桌面上,起身出了辦公室。

「媽的!你們有完沒完?都給我閉嘴!金在中平時都白對你們好!你們說話不摸著良心啊?什麼爛事都丟給他做,他升個職你們就眼紅,有本事你們找總經理鬧去!」

談莉和夏冉吼的那些都是氣話,聽別人說金在中的不是,她第一個看不慣!

今天看到金在中聽了那些話的反應,讓她感到愧疚。後來又一次部門聚會上,楊主任喝多了,說總經理這一個星期都在考察員工表現,金在中就是他推薦上去給總經理的,她便更對這次事耿耿於心。就連以後多次撞見金在中和總經理的過分親密,卻再也沒有往那方面想。

或許,這樣她更錯,要是她能多想想,也就不會釀成那樣的錯…

 

 

 

金在中被分到一個獨立的辦公室,就在總經理辦公室的左側,他辦公桌的位置正靠窗,陽光通過落地窗亮透著整個辦公室。

他的心情卻並不明朗。

今天資源部的那些同事的話,著實讓他難堪至極。就像他小心翼翼埋藏著的,覺得醜陋的秘密被一點點剝開,被人窺視。

他以為自己隱藏的已經足夠好,不輕易和別人接觸,蜷縮在自己的世界裡,就不會有異樣的眼光,不會有歧視的指責。

自從鄭允浩出現後,他已經有好幾個晚上夢裡重複那一次醉酒的荒唐,甚至是與鄭允浩越來越多的接觸裡都讓他慌張不安,有時能輕易勾起對那天晚上模糊的回憶。

他有些頭疼,又想起今天早上員工例會上楊主任宣佈他升為總經理助理後,他到鄭允浩的辦公室,他對他說的那些話。

「總經理,肖先生不是您的助理嗎?為什麼您…?」

鄭允浩放下手中簽檔的筆,抬頭看他,「誰告訴你,肖君是總經理助理?」

金在中低下頭,沒有答話。

鄭允浩站起身,走到他身旁 ,語氣肯定,「你怕我?」

「沒…沒有。」

「去過夜店嗎?」

金在中慌忙抬起頭,看著他,卻不敢看向他的眼睛,明顯不安的情緒。

鄭允浩似乎是對他笑了一下,又似乎沒有。金在中看到的,只是他淡漠的表情,「今天有什麼行程?」

「上午10點,高層管理會議,下午3點,和 A公司代理在大會議廳洽談,晚上八點在萬麗有商務酒會。」

等金在中麻利地報完工作行程,鄭允浩將一枚車鑰匙扔在辦公桌上,「會開車嗎?」

金在中不明白他的意圖,卻還是老實回答,「會。」

「這鑰匙你拿著,今晚去萬麗的車,你開…」鄭允浩坐回真皮椅上,抬頭看他。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