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5-1

 

如果有可能

請將我遺忘

而不是再用假面的慈悲

喚醒我傷痕累累的過往

青澀的藤蔓

爬滿記憶的年輪

如同我破碎一地的哀傷

我該拿什麼說我愛你

所有的語言在你面前,都那麼蒼白無力

被時間風化的痛楚銘記在我心底

那是連夢裡都無法遺忘的斑駁記憶

銘記的哀愁 說出口的承諾

那是我為你心甘情願犯下的錯

請愛我

請不要再孤寂

我想守護你

 

 

 

幾天之後,在中正在家裡休息的時候,突然接到昌珉的電話,原來這個週末,新城建設正式啟動,原來的住戶都陸續要遷走。

在中於是問昌珉:「阿姨是怎麼想的?」

「我媽想選“以一換一”方式,在鄭氏旗下的其它地方再選一套房子。」昌珉對他說。

在中聽到“鄭氏”這兩個字的時候眼神微微一變,允浩最近幾天都沒有再聯繫自己,雖然這是理所當然的事情,但是不知道為什麼,心裡竟會有期待,以及期待落空之後的失落感。

昌珉沒有聽見在中的聲音,於是又問了一句:「在中哥?」

在中回過神來,說:「這樣挺好的,那你們想選哪裡的?」

「我媽想選步行街那一帶的,地理位置也好,離一中和首爾大學都近。不過想選那裡的人好多,我聽說還要補交一些錢,不知道怎麼樣。」昌珉說。

「這樣啊,」在中想想,說,「你們還是多打聽一些,要不要我幫你問問?」

「對了,哥和那個Desin的老闆認識?」昌珉問道,「我聽我媽說的。」

「是啊,」在中想想,又加了一句,「他人很好……」

「這樣啊。不過在中哥,你不用幫我們問,」昌珉知道在中的性子,他是絕對不願去虧欠別人人情的人,自己也不想讓他操這份心,於是說,「現在政策都出來了,放心吧,我們會解決好的,Desin裡的員工都挺負責的。」

在中笑笑,答應著,就沒再說什麼。

 

剛掛上昌珉的電話回到房間,房東又在樓下叫自己的名字:「在中,電話!」

在中匆匆趕下來,房東笑著對他說:「你今天真忙。」

在中笑一下,就急急的去接電話了。

「喂?」

那邊頓了一下,然後才低低的開口:「是我。」

在中聽見允浩的聲音,突然有些無措,心裡咯噔了一下,才開口說:「允浩呀……」

允浩聽見他用好聽的聲音叫著自己的名字,心才微微的充盈起來。最近這幾天一直拼命的投身到工作中,每天直到弄的自己全身疲憊的無法繼續才離開公司,害怕自己會忍不住跑到在中工作的地方,即使什麼都不說,遠遠的看他一眼也好。在工作的空隙,總是牽掛著那個白色的背影,那麼冷漠而又美好的背影,攪的自己的心生生的疼。

「這個週末,你有空嗎?」允浩問他。這幾天自己拼命的工作,就是要把週末的時間空出來。

「你……有事嗎?」在中問,其實週末他是打算從披薩店裡請假,然後到昌珉那裡的,因為昌珉他們家要搬家,自己要去幫一下忙。可是允浩這樣說,自己又有些心動。

「是這樣的,“陽光城”這個週末開啟動土儀式,」允浩慶幸找了個冠冕堂皇的理由,「我想請你一起去。」

在中沉默了一下,突然覺得有些開心。

「那好吧。」

允浩聽見他答應的這樣爽快,聲音一下子歡快起來:「那我週末去接你。」

「好。」在中笑起來。

 

 

週末下午,在中提前在店裡打過招呼,讓店長把他的工作調成早班,從“暗跡”下班就直接去了披薩店,下午就沒去工作,一直在家裡坐著。與其說是坐著,反而好像是在等允浩,自己都被自己的心思弄的驚訝無比,可是兩點多的時候允浩的電話打過來的時候,還是立刻趕出去了。

巷子口,允浩穿著一件黑色的薄襯衫,靠在自己的車前,微微笑著看著跑出來的在中。

在中看見他,突然有些不好意思,幾天沒見允浩,現在見著了,竟然有一些“近鄉情更怯”的心理,再一想到自己穿著白色的襯衫,雖然沒什麼,可是跟允浩站一起,卻有些搭配著的感覺。

允浩留神打量著在中的臉,然後對他說:「今天的氣色好多了。」

在中下意識的摸了一下自己的臉:「我平時氣色很差嗎?」

「是啊,」允浩打開車門讓他進去坐好,皺著眉頭說,「你要注意身體。」

又來了……在中在心裡嘆一聲,這個人每次見到自己都會說這些話。

允浩看著他的表情,眉頭皺的更緊:「每次跟你說你都當耳邊風,身體是你自己的,別不當回事。」

「知道了。」在中沒辦法的應了一聲,心裡卻有些開心,畢竟很少會有人這樣關心自己。

允浩看他一眼,沒再說什麼了。

外面的陽光很明媚,車內卻是有些微涼的溫度,讓在中本來有些燥熱的心一下子寧靜下來。在中眯著眼睛看著外面的車水馬龍,臉上像籠罩了一層化不開的霧。

允浩靜靜的開著車,兩個人都沒有多講話,但是氣氛很舒適。好像在彼此身邊,整個人一下子就溫暖起來。

快到的時候允浩開口說:「在這裡你有朋友是嗎?」

「是啊,」在中看看他,「以前的鄰居。」

「哦。」允浩沒多問什麼,心裡卻在揣測是什麼樣的人,在中才能夠把他當朋友。

 

車子剛拐進彎路上,在中就看到那裡搭建了一個臨時的檯子,用充氣的物件和花籃佈置了一下。台下黑壓壓聚集了一群人,有西裝革履的Desin的工作人員,更多的是住在這裡的居民,連很多附近的人都趕了過來湊熱鬧。

允浩把車停在不遠處,在中對他說:「你快去吧,肯定都在等著你。」

「你呢?」允浩看著他。

「我在下面看著啊。」在中笑笑。

「好。」允浩又看他一眼,然後從車座旁拿出一盒東西遞給在中。

在中疑惑的接過來,看了看,好像是一盒飲料,遲疑的看著允浩。

允浩說:「現在天氣乾燥,在台下面人擁擠,喝點東西會舒服一些。」

在中點了點頭,對允浩笑笑。

「謝謝。」

允浩又探過身去幫他打開車門,輕聲說:「等我一起回去好嗎?」

「好。」在中溫順的說。

兩人一起下了車,有眼尖的工作人員看見了,急急的趕過來,把允浩圍住。允浩在眾人的簇擁下向前走,眼睛卻看向在中。在中看著允浩在人群中的樣子,微笑著對他擺擺手,自己也一同去了。

 

允浩到了之後,那些在翹首以盼的人都立刻迎了上來,允浩跟銷售,建材,行銷等各部的部門經理,以及一起合作的各材料商和工頭一起上了台。

在中站在人群中,把目光投向掛在那裡的巨大紅色橫幅上,上面清晰的寫著【Desin“陽光城”建設開工儀式】,旁邊還掛滿其他商家送過來的慶賀條幅,在陽光下像一面面招搖的旗幟,熱鬧而又氣派非凡。

臺上的主持人面對著人群正在用話筒激情的做著演講,允浩就站在一群人中間,在一群穿著西裝的中年男人中間,年輕而又挺拔。黑色的襯衣勾勒出他瘦削而又頎長的身材,那張雕塑一樣的臉只讓人看一眼就無法忘記,在中靜靜看著允浩面無表情的樣子,聽見周圍的人都在熱切的討論著他,全都是一些讚美和讚歎的字眼。

允浩聽著公司手下在講的話,然後慢慢移開了視線,把目光投向了台下黑壓壓的人群,在中看著他的目光好像在搜尋著什麼,嘴角微微彎了起來。

允浩一瞬間就找到了在中,白色的衣服,乾淨的面孔,正在默默看著自己的眼睛像一潭清澈的湖水那樣幽靜,美好的讓自己再也無法移開視線。

兩個人靜靜對視了很久,好似周遭嘈雜的一切都消失了。世界回歸到它最初的色彩,用耀眼的陽光包裹住這兩個絕色的人。

 

一隻手突然用力在在中肩膀上拍了拍,在中嚇了一跳,立刻驚醒過來,連忙移開了視線,回過頭,看見昌珉正不滿的看著自己。

「在中哥,你什麼時候來的?居然不找我!」

在中平定了一下自己的心情,然後說:「我剛來到,先看看嘛……」

「真是的,還是我先看到你的。」昌珉瞪了他一眼,也沒再說什麼,只是把目光投向了剛剛被請上來的一些嘉賓,都是商界的大亨,Desin的重要客戶,「這些有錢人呐……」

在中看著允浩有禮的和那些嘉賓一一握手的樣子,沒說話。頓了一下,把手中飲料的吸管插進飲料裡,輕輕喝了一口,果汁的清甜爽口立刻充盈了口腔,帶著絲滑的果肉粒,讓擠在人群中有些燥熱的身體立刻寧靜下來。

剪綵的時候,一條條長長的綢帶被幾個人分段拿在手裡,另一隻手都拿著剪刀,允浩站在最中間,和其他人一齊剪斷了綢帶,旁邊立刻有人放了彩禮,金色的錫紙片和五彩絲帶從天而降,人群不由得大聲歡呼了起來,在漫天的禮花中,允浩笑了起來。

接下來是填土儀式,幾個人拿著鐵鍁象徵性的鏟了鏟土,昌珉在在中旁邊嘀咕一句:「做作。」

「你懂什麼,」在中看他一眼,「這是規矩,會保吉利的。」

「在中哥你什麼時候關心起這些來了?」昌珉有些不可思議的看著他。

「我願意。」在中說著,又把視線投向了臺上。

「你真是……」昌珉在他身後衝他呲了一下牙,也把目光投向了臺上。

說來奇怪,那個被一夥人眾星捧月般團團圍住的Desin的總經理好像正在看著自己的這個方向,他臉上的表情,那是在笑嗎?

 

等儀式結束之後,昌珉拍拍在中的肩膀說:「哥,走吧,去我家,我媽不在家,我們待會兒去吃雞腿。」

在中猶豫了一下,看了看依然被眾人包圍著的允浩。

「哥?」昌珉試探的叫了叫他,順著在中的目光看過去,「你還有事嗎?」

在中想了一下,然後說:「我得跟允浩說一下。」

「允浩?」昌珉疑惑的問。

「鄭允浩。」在中說。

「哦,」昌珉知道了,笑笑說,「哥,你跟他感情挺好的嘛。」

在中沒說話,突然覺得有些不好意思。

 

剛才圍觀的人群基本上都散開了,允浩在跟周圍人說話的間隙往外看了看,在中正和那個男孩子說著話,一邊還對自己這邊看,於是立刻跟旁邊的人說了幾句,然後就先離開了。

允浩走到在中和昌珉面前,微微對他們笑:「在中。」一邊溫和的看著昌珉。

在中拉著昌珉對允浩說:「我弟弟,沈昌珉。」

「允浩哥。」昌珉愉快的跟允浩打了個招呼,絲毫不做作。第一次見到面前的這個男人,昌珉就對他印象不錯,覺得他不像一般富家子弟那樣,而是能幹又有禮的。現在看到他和在中哥這麼親近,就更加欣賞他了。

允浩聽見昌珉這樣叫他,感覺很親切,又見是在中重視的人,當下也沒了初見陌生人的疏離感,笑著問他們:「你們要去哪裡?」

「我叫在中哥去我家呢,」昌珉笑的一隻眼睛大一隻眼睛小,「我讓在中哥幫我整理東西。」

「你家裡人選好了要搬到哪裡了嗎?」允浩問昌珉。現在附近的居民都在做離開的準備了,一期動工的地方已經連舊房子都立刻要拆掉了。

「嗯,差不多吧。」昌珉笑笑說,雖然還沒有談好,但覺得不適合跟允浩說。

「在中,」允浩又轉臉看著在中,「我待會兒沒什麼事了,要不要我帶你們玩?」

「嗯……」在中想一下,說,「我們還是幫昌珉清一下東西吧,他家裡東西多。」

昌珉注意到在中用的是“我們”,於是對允浩說:「允浩哥,現在有空的話到我家裡玩啊。」

「好啊。」允浩笑笑,昌珉看著他整齊的一排牙齒,想,這個人還真是挺不錯的。人好,長的也好。

 

在中一路喝著飲料,咬著吸管,很可愛的樣子。允浩和昌珉在旁邊看見,相視一笑。

到昌珉家門口,在中停住了,看著隔壁的房子,淡淡的對允浩說:「這是我原來的家。」

允浩愣了一下,然後留神去看。裡面的人大概已經搬走了,窗戶裡暗沉沉的一片。房子透露不出什麼訊息,但允浩好像一下子感絕到了它曾經有過的溫馨,下意識的想開口對在中說話,但是看著在中模糊不清的表情,又不知道該說什麼。

昌珉看著兩個人,然後上前打開了自家的門,說:「快進來吧。」

在中回過神來,問昌珉:「阿姨呢?」

「她還在學校,帶畢業班,週末要給一部分學生補課。」昌珉懂事的說。

「你媽媽是老師?」允浩問。

「是啊,」昌珉點點頭,「在市立一中。」

「這樣啊,」允浩隨在中坐到沙發上,又有些好奇的問,「昌珉,你上大學了嗎?」

「昌珉在首爾大學哦,」昌珉還沒說話,在中就搶先一步說,「全額保送的呢,這小孩從小就成績很好,很聰明。」

在中說話的口氣帶著驕傲,他一直都為這個成績出色的弟弟驕傲著。

「看的出來。」允浩認真的看著昌珉,點點頭說。

「哎呀,別說了。」昌珉倒水過來,「允浩哥,喝水。」

允浩接過杯子,打量了一下昌珉的家,發現雖然快要搬遷了,這裡的東西卻幾乎沒怎麼整理,於是問道:「昌珉,阿姨有說什麼時候搬家嗎?」

「快了吧,」昌珉說,「我們這裡不是二期工程嗎,這個月就會搬。」

「搬到哪裡?」允浩很關心的問。

「大概是步行街那裡吧。」雖然還在協商中,但是昌珉也不想跟允浩多說這些,畢竟,這些都是允浩的東西,多說反而尷尬。

允浩點點頭,想了一下,也沒再說什麼。

在中站起來,對允浩說:「昌珉平時要在學校上學住,週末難得回來,平時都是阿姨一個人在家,有些東西她弄不動,我們現在弄一下。」

允浩答應著,就跟在中一起到昌珉的臥房裡。昌珉本來不好意思讓他們,特別是允浩做的,但是看著兩個人一副熱心的樣子,也就沒客套了。

找出幾個大紙箱子,就和他們一起把自己的書啊本啊什麼的一部部往箱子裡搬。

 

三個人忙了一陣子,才把昌珉的臥室弄好,然後一起把箱子抬到牆角處放著,允浩發現雖然在中很瘦,但也沒有表面上的那樣弱不禁風,相反,幹起活來乾脆俐落,比起自己有過之而無不及。

到傍晚的時候,昌珉湊到在中面前,說:「在中哥,辛苦了,我請你吃你最愛吃的“西餐”去。」

在中知道他又惦記著肯德基裡面的大雞腿了,當下笑著拍拍他的頭:「你允浩哥還在這裡呢,你問他想吃什麼。」

昌珉感覺在中說“你允浩哥”說的好順口,好像在說自己家的人一樣,咧開嘴笑了,問允浩:「允浩哥,你想吃什麼?」

允浩想了一下說:「我知道一家很好吃的西餐店,帶你們去吃好嗎?」

完全商量的口氣,在中沉默一下,然後開口說:「還是我做給你們吃吧。」

「好啊好啊,」昌珉明白在中不想讓允浩這樣,於是立刻歡呼道,「我早就想吃你做的了,就怕你不肯。」說著對允浩說,「允浩哥,你不知道在中哥的手藝有多好。」

在中略微抬起頭,微笑著看著允浩,對他說:「允浩,你不是說我做的東西好吃嗎?我再做給你吃好嗎?」

允浩看著他,也笑了:「好啊。」

三個人出了臥室,昌珉的聲音還帶著感慨:「允浩哥,原來你吃過在中哥做的東西了啊!你真有福氣,你要知道,這是多少人夢寐以求的啊……」

「臭小子,你胡說什麼。」

 

一室熱鬧非凡的景象,三個人擠在廚房裡,允浩和昌珉好心過來打下手,卻因為在中實在忍不住他們倆的越幫越忙,而被雙雙轟了出去。

兩個人坐在客廳裡,允浩不由自主的一直把目光投向廚房裡忙碌著的那個背影,昌珉看了看允浩,笑了笑,說:「允浩哥,在中哥人很好吧?」

「是啊。」允浩點點頭。

「在中哥其實性格很好,人也乖巧,記得我小時候我媽都是以他為榜樣來教育我的,」昌珉頗為感慨的說,「別看在中哥現在一副冷冰冰的樣子,實際上他的心比誰都要軟。只是因為這些年的經歷……他吃過很多苦的,想像一下,還是一個孩子,父母都不在了……」

「他爸媽……是出了什麼事?」允浩遲疑的問。

「在中哥沒對你說過嗎?」

「我不敢問。」允浩靜靜的說。

昌珉看看他,然後說:「叔叔阿姨都是在海裡出事的……那時候我只有七歲,只記得在中哥的弟弟在永還在醫院,在永身體一直都不好,叔叔阿姨也是因為給他治病欠了許多債,才那麼拼命的。出事那時候,在永身體就衰弱到極致了,在中哥為了給他弟弟湊醫療費,賣了房子,可是手術卻沒有成功,一家四口人一夜之間就只剩在中哥一個人了……後來在中哥就沒有再念書了,他以前成績非常好的,每次都能拿年級前幾名……我媽媽讓他和我們一起住,他不肯。搬出去住之後,為了還債四處打工,那時候很多人看他是個孩子,不肯要他,或者刁難他,他拿到的工錢只是別人的一半多。我記得有一次我去找他,在中哥在一家飯館裡刷盤子,那老闆娘說哥用太多洗潔精,扣他的錢,在中哥跟她講道理的時候,那老闆娘一個耳光甩過來,趕哥走……哥忍著委屈,還是請求老闆收留他……當時我在旁邊立刻就哭了,可是即使別人怎麼為難他,哥卻一滴眼淚都沒流過。那時候他吃不起飯,就喝飯店裡別人喝剩下的湯麵,買不起純淨水,就直接喝漢江裡的水……但是他從來都沒有說被這些嚇倒過,一直都很努力的生活著……」

「金在中就是這樣一個人,看他的外表,好像需要別人用全世界來寵愛他,其實他卻是就算只有自己一個人,也可以堅強活下去的人……」

允浩靜靜聽著昌珉講話,心裡像是有千萬把刀片劃過那樣,生生的疼。他知道在中一定過的很辛苦,可是被昌珉用直觀的事實描述出來,自己才真正體會到那種疼痛。心疼到恨不得替他承擔起一切,把那些辛苦都自己背負上,還原給他一個美滿的少年時光。

那些日子很苦吧,即使只是聽,我也能感受到你受到的苦難……在中,在中,為什麼我沒有早點遇到你呢?那樣的話,我就不可能讓你受這樣的罪……

「允浩哥,請好好對他。」昌珉看著允浩,突然開口道,「在中哥是不輕易讓別人走近他內心的,但如果一旦他接納了你,他就會把自己的心都掏給你。他就是這樣的一個人,別人的一點點光芒讓他感覺到了溫暖,他就恨不得拿一切來回報給人家……」

允浩沉默的聽著,然後認真的點了點頭。

 

 

入夜,兩個人從昌珉家裡回來,允浩開車送在中回家,歪著頭問在中:「累嗎?」

「不累。」在中笑笑。

「看不出來,你體力還是蠻好的啊。」允浩有些感慨的說,今天在昌珉家整理東西的在中那叫一矯健,搬箱子櫃子什麼的連氣都不喘。

「那是。」在中有些得意的笑,「我練出來的嘛。以前在水產公司打工的時候,那老闆起初覺得我沒力氣不肯要我,後來我每次搬貨都比別人多,把他也嚇一跳。」

允浩聽著這話,雖然是在中用開玩笑的語氣說的,但自己卻覺得心酸。

「我體力可是很好的,」在中依然笑著說,「以前有人欺負我的時候,我就會打回去。」

允浩側頭靜靜看了一眼在中,此刻他的笑容乾淨的好像沒有沾染上一絲世俗。在中的身上有一種純正的單純,那不是孩子般不諳世事的單純,而是在世事的打磨中歷練而出的潔淨,是韌性極強,絕對不會輕易消散了的美。

在中感覺到允浩的目光,有些疑惑的道:「怎麼了?」

允浩回過神來,說:「我在想,以後是不是不能欺負你了?」

在中笑了:「你欺負不了我。」

「那不一定,」允浩對他笑,「我會合氣道。」

「會合氣道了不起啊?」在中不服氣的說一句。

允浩看他無意識的嘟嘴的樣子,自己都沒覺得自己笑容中的寵溺:「沒有了不起,金大人你最厲害。」

「什麼啊。」在中看他一眼,撇撇嘴。

「其實你挺好玩的。」允浩看了看他,半晌很真摯的說。

「你是在誇我嗎?」在中問。

「是啊。」允浩依然是很真摯的語氣。

「你誇人的方式還挺特別的。」在中的口氣很平淡,像在說“你吃飯了嗎”一樣。

允浩看著他半天,然後忍不住笑出來,越笑越大聲。

在中莫名其妙的看他笑的肩膀抽搐的樣子:「你怎麼了?」

「沒有……」允浩忍住笑,「在中,我覺得以後跟你一起生活的人絕對不會悶。」

在中看他一眼,沒說話,頓了一下才開口:「好好開車。」

 

到了在中家前,允浩停了車,在中看著熟悉的巷子口,突然有些不想回去,但頓了頓,還是對允浩微微一笑,說:「我回去了。」

允浩看著前方,沒說話。

在中微微歪著頭,看著他,遲疑的開口問:「允浩,怎麼了?」

允浩側頭看他,平靜的說:「只是不想這麼快分別罷了。」

在中的心咯噔一下,轉過臉,不去看允浩灼人的眼神,勉強笑著說:「幹嘛這樣說,又不是見不著了。」

「在中,」允浩定定的看著他,突然問,「你見不著我的時候,會想起我嗎?」

在中沉默了一下,然後咬了一下嘴唇,看著前方,淡淡的說:「我不知道。」

允浩的心一下子充盈起來,因為如果只是自己的一廂情願,如果在中只把他當普通朋友,絕對不會說這樣的話。

外面的天色愈發的黑了,兩個人卻都保持著靜坐的姿態,誰都沒有動。

允浩看著在中白皙的側臉,他額前的黑髮碎碎的垂下來,鼻樑如玉般的精緻而又高直,眼睛的光芒像水晶一樣細碎閃爍。允浩的心一下子軟的一塌糊塗,輕輕的開口問他:「在中,你覺得我們之間,是不是跟普通朋友不一樣……」

如果只是普通朋友,我怎會提到你的名字,就感覺到心臟的共鳴,怎會想念你到茶飯不思,又怎會因你的一個表情,就時喜時憂。

在中沉默了一下,反而笑了笑:「普不普通都無所謂,是朋友就好。」

允浩靜靜看著他的表情,半晌才道:「在中,我不想讓你過這樣的日子。」

「但這是我的生活。」在中轉臉看著他,眼神清澈。

「可是在中,你不該生活在這樣的環境裡。」允浩嘆道,想到之前每一次見到的在中,他低頭撿披薩的樣子,在“暗跡”裡為客人端酒的樣子,被人侮辱隱忍著的樣子,在劫後沉沉入睡的樣子……他坐在沙灘上,靠在橋邊,站在人群中,像一片天使的羽翼,剛墜落到人間,不會有人認為他會在那樣惡劣的環境中生活著,可他偏偏就是。

「允浩,沒有應該不應該的,命運給我設定了道路,我只是服從它而已。」在中淡淡一笑,「就像你一直生活在光環中一樣,我也一直生活在平凡中,這就是我的人生。」

「我想把你帶到另一個環境裡去。」允浩沉默良久,還是說了出口。

「可是那不一定適合我,」在中看著他,目光深遠,「那是你的世界,我沒有飛到那個高度的能力。」

允浩沒有說話,在中輕輕的打開車門,下車,俯下身體看著允浩,微笑著說:「允浩,我真高興能遇見你。」

語畢,直起身子,轉身離開。

允浩看著他背影,卻無法開口叫住他。他知道是自己唐突了,像在中這樣敏感而又自尊心強的人,用這樣委婉的方式來拒絕自己,已經是給自己面子了。

自己以一個拯救者的姿態面對他顯然是不行的,金在中是不需要任何人以憐憫的目光看待他的,即使自己只是出於心疼和喜愛,也不能讓他接受。多年生活中的艱難,早已把他磨礪成為一個全身長滿刺的人,他獨立在自己的圈子裡,警惕的看著接近他的任何人。

在中,在中,我該怎樣做,你才能夠卸下武裝自己的面具,以最好的樣子面對我,讓我給你幸福。

允浩的眼睛中有複雜和失落的神色,一直到在中的身影在路盡頭消失了好久好久,他才默默離開。

 

 

又是一個無法入睡的夜晚,在中沉默的坐在窗前,靜靜地看著窗外其實沒有什麼好看的風景。

已經很久很久沒有像現在這樣煩亂的思緒了,記得以前家裡剛出事的時候也是整夜整夜的睡不著,後來因為工作太累不得不睡,又常常會在噩夢中驚醒。直到很久很久才慢慢好轉,但漸漸歸於平靜的生活,死水一樣讓人絕望而又寂寞。

以為一生就會這樣度過,以為不會再讓任何人走進自己的生活。可是,因為允浩剛剛對自己說的話,竟讓自己積攢多年的偽裝一瞬間倒塌,差點屈服於那難能可貴的溫暖之下。

可是理智和自尊告訴自己,不可以。

不可以就這樣被另一個靈魂收買。

自己雖然沒有見過什麼大世面,但是人心的莫測和無常卻是再熟悉不過的了。允浩說的話雖然讓他很恍惚,但是又讓他更加清醒的意識到,自己是輸不起的人。像允浩那樣的身份和地位,隨時都可以全身而退,但對自己來說,若付出感情之後再被迫將它收回,自己寧可從一開始就沒有付出過。

少年時的自己也曾幻想過會有人肯來伸出手相助,可是生活的殘酷性遠非是沒有經歷過的人可以想像的出的。沒有人會無條件的對你好,你所遭受的苦難只有自己懂,你所背負的傷口也只有自己舔舐。就算有人一時給過你什麼,那也只是出於人性的善意,沒有人會一直在你身邊。

只有自己,才永遠不會背叛自己。

在中疲憊的打開衣櫃,去洗澡。為數不多的衣服,允浩給自己買的那一套正整整齊齊的擺放著那裡。自己穿過那一次之後就再也沒有穿過。在中移開視線,順手拿出一件舊的T恤,卻被衣服裡掉落的一個東西弄的微微一怔。拿起來看了看,臉色有些變。

那是一方潔白的手帕。乾淨的,柔軟的,隱約帶著一個人熟悉的氣息。

在那個灰色的海邊,鋪面而來的海水沖到自己眼睛裡,慌亂擦拭的時候,一隻骨節修長的手輕輕把一方手帕遞到自己的眼前。自己擦拭完之後想洗一下再還,可是後來卻忘記了。

允浩……

在中有些失神,握著手帕的手指慢慢收緊,過了一會兒,輕不可聞的嘆了一口氣。

是哪裡出了錯,才讓他們走到這一步。

 

 

相同的月光讓相同的夜泛出蒼白的靜謐,折射在大理石的欄杆上,像在冷冷的嘲笑誰。

允浩靠在落地窗前,任露天陽臺外的風灌滿衣領。額間的碎髮被吹起,露出一雙比夜更深沉漆黑的眼。

平時那麼強大的一個人,如今卻帶著水晶般脆弱憂鬱的氣息。允浩看著遠方,目光卻投向了比遠方更遠的地方。

就用這樣寂寞而又無言的姿勢,仿佛在與全世界的的虛無做倔強的抗爭。心底仿佛有什麼被硬生生的撕裂,某種情在心裡叫囂著釋放,卻又帶著無能為力的悲涼。允浩在風中緩緩的閉上眼。

就讓我最後一次再放縱自己的感情,最後一次,再讓自己流露脆弱。

明天的鄭允浩,依然是那個全世界最強勢的人。

 

 

一周又三天后。暗跡。

在中端著托盤在人群中穿梭,職業性的微笑著把紅酒端到客人面前,再面無表情的回到櫃檯處。

另一個送餐盤的男生也走過來,對著櫃檯前正記帳的小姐說:「小可,我明天可不可以請假?」

「怎麼了?」那個女孩抬起頭問他。

「搬家。」男生聳聳肩膀。

「我待會兒幫你跟經理說一下。你買房子了?」女孩有些好奇。

「哪兒的啊,老房子,要拆遷。」

「是Desin弄的那一塊吧,」女孩的話剛一落音,旁邊的在中手一抖,差點打翻一個杯子,女孩看了在中一眼,「小心點。」

「是啊,」男孩不屑的說,「什麼破玩意啊,我們住的好好的,硬是要我們無家可歸。」

「不是說Desin這次挺負責的嗎?」女孩好像也知道一些,隨口問道。

「屁咧,」男孩更是不屑,「他們蓋的商品房貴的要死,以舊換新說的好聽,要補那些錢,誰能給的起。這兩天大夥兒鬧意見鬧翻了天,都在商量著集體抗議,我們不搬家,他們有本事強行拆,把我們活埋裡面啊?」

「嘴上這樣說,你不還是要搬。」女孩笑著奚落他。

「我媽讓我先把東西搬到我舅家,她還在那兒聯合群眾一起跟Desin的那群敗類作鬥爭呢。他們總經理這兩天被鬧的一直在那兒守著,可是就是一步不讓,什麼人啊。」

「行了,別在這兒發牢騷了,」女孩不聽他說了,低頭看帳單,「你去二十二號包間,看一下裴老闆那兒用不用人,他一喝高了就鬧事。」

「哎呦妹妹,你就是會打發我。」男孩嬉皮賴臉的說,笑著走了。

 

在中在一旁整理著酒杯,始終一言不發,其他人也知道他難親近,所以一般不怎麼跟他講話。

本來因為允浩,心情一直都很不好,這時候又突然聽到他的消息,而且又是不怎麼好的消息,心裡一下更複雜起來。

允浩的生活,果然是自己所無法觸碰到的……兩個人就一直這樣沒什麼交集。

可是聽見他有麻煩,雖然不知道具體事情,但依然不禁憂慮起來。很辛苦吧,掌管那樣大的一個企業,卻還要糾纏於這樣的瑣事。

允浩……鄭允浩……

在中一直在默默出神,李永基走過來,看著他的臉色,關切的問:「怎麼了在中,不舒服?」

「沒有。」在中回過神來,搖搖頭,忙工作去了,臉色卻一直不太好。

 

 

第二天回去在中一直心神不寧,到中午的時候忍不住給昌珉打了一個電話,沒有問Desin的事情,只是問昌珉什麼時候搬家,昌珉卻提到了允浩。

「哥,你是不是和允浩哥說什麼了?」

在中一驚:「什麼?」

「前幾天Desin的負責人找到我家,告訴我媽媽步行街那裡的房子已經給我們批了,是很好的第四層,而且也不用補錢。」昌珉篤定的說,「肯定是允浩哥幫忙了,不然不可能會有這麼大的便宜。」

在中一愣,心下了然,知道一定是允浩做了什麼。一時有些出神,雖然自己半字都不曾提過,他卻細心的從自己和昌珉的隻言片語中瞭解到情況,幫昌珉家解決了這樣的難題。

「我沒有跟允浩說過啊。」在中想了一下,對昌珉說。

「是嗎?」昌珉的聲音還是有些疑惑。

「嗯,可能是他自己想到的吧。」在中低低的說。

「這樣啊,允浩哥真是好人,」昌珉說,「其實我跟他也不熟,一定是因為哥你的緣故,你替我謝謝他哈!」

「嗯……」在中遲疑的答應著,換了個話題說,「昌珉啊,我週末再去你家幫你整理東西吧。」

「好啊。」昌珉答應的很爽快,「我正愁沒人和我一起弄呢。」

在中卻有些複雜的掛了電話,他不知道自己是出於什麼樣的心態。剛剛昌珉說允浩是因為自己而幫他的時候,心裡居然是歡喜的。允浩一定是為了自己才這樣做。

而且……自己心裡真的沒有什麼嗎?最近那麼頻繁的去昌珉家是為了什麼呢?要知道,以前,在中一直都在極力避免回到,甚至是回想那裡。這次真的只是單純的看昌珉嗎?還是因為,想為再見允浩一面找一個藉口。

『他們總經理這兩天被鬧的一直在那兒守著……』

就為了旁人一句隨口說出的話,自己就一直牽腸掛肚著。允浩是在那裡遇到了麻煩了嗎?那麼說,他真的就會在那裡是嗎?

永遠是淡漠而又疏離的表情的臉上,有了很少出現的牽掛的神色,雖然自己一直在壓抑和警告著自己,但是心底那份隱隱的期盼卻是無法隱藏的。想見他……即使知道自己依然會擺出一份拒人於千里之外的態度,即使不知道允浩是不是不會再像之前對他那樣對他好,可就是很想見他一面。

『你見不著我的時候,會想起我嗎?』

『你覺得我們之間,是不是跟普通朋友不一樣……』

『我不想讓你過這樣的日子……我想把你帶到另一個環境裡去……』

允浩那天對他說的這幾句話,像咒語一樣一直回蕩在耳邊。在中無法否認它們所帶來的震撼力。不是沒有人對自己表白過喜歡,但那都是太過於膚淺的東西,自己從來都沒把這種話放在心上。然而允浩卻不一樣,他從一開始出現的方式就不一樣,他強勢的讓自己陪他燒烤,強勢的告訴自己他的故事。別人是小心翼翼的來接近自己的生活,而允浩,是倔強的把自己拉進他的生活裡去。

封閉自己的那堵牆已經不再堅固,允浩摧毀了它的一角,像自己展示了一個新的世界,一個讓自己抗拒卻又好奇,恐懼卻又期待的世界。

我該如何是好……

 

 

 

 

 

    文章標籤

    允在 豆花 YJ BL 耽美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