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7

 

我在漆黑中尋找無從破解的方向

幻想在某處可以觸摸到溫暖如春的光芒

有人告訴我

你孩子氣的笑容就是我此生唯一的明亮

在那永無停歇的陰雨中

走在盡頭是你的黑暗小路

風吹船起航

藏在我心中永不忘記的 晴朗

我站在相逢的軌跡中 捨不得離去

我愛你

這是你束縛我一生的咒語

如果一個驕傲的男人肯為了你流淚,那麼他是真愛你的男人。

如果一個同樣驕傲的男人肯在你懷裡流淚,那麼,他也會用同樣的心,愛上你。

 

 

 

淩晨的陽光打在相擁著的人的肩頭,像畫一般。在中覺得心裡的鬱結也隨著眼淚慢慢化開。

在中哭過之後,允浩用手指細緻的擦去他臉上,然後攬著他的肩膀送他回去。

在中沒有推開允浩,只是安心的把一部份重量交給他,剛剛發洩過,全身都沒有什麼力氣,只能半倚著允浩默默回到住處。

到門口,允浩低下頭細細看著在中的臉,他的眼睛紅紅的,有些腫,允浩心疼的嘆一口氣,說:「回去好好休息知道嗎?別再難過了。」

在中低著頭,點點頭。

「至於其它的事情,」允浩摸摸他的頭髮,說,「別怕,有我呢。」

 

一天之後,在中才明白允浩這句話的意思。

等到再接到拆遷處的電話的時候,那片山的所有權,已經被轉移到Desin手中了。

允浩排除了公司高層的阻攔,毅然出了三倍的價錢,從承辦商手中買下了那片山。

「Desin決定不改建那片墓地,不過親屬可以自主選擇要不要轉移,Desin也會按照原來的價錢進行賠償。金先生,您要怎樣選擇?」

在中有些發愣的聽著電話那邊傳來的語句,一時不知道該怎樣說。

「金先生?」

「那,」在中回過神來,說「就不用遷了……」

 

允浩知道。

當你愛上一個人的時候,一定要為他付出所有。把他的幸福當做自己的幸福,把他的隱痛當做自己的隱痛。美麗的人就像流星一樣,可遇而不可求,所以要牢牢的,用盡一切手段的抓住。

在中覺得,自己真的已經被允浩抓住了。

允浩於他,已經不能只用朋友來定義了,自己虧欠他的越來越多,即使允浩什麼都不說,在中也在考慮著自己要如何做。

他知道允浩要的是什麼……

而自己能回報給他的,也只有如此。

更何況,自己並不是有著“報恩”的心態。而是,而是……

一想起允浩,就會心跳著,也安心著,期待著,也迷惘著。

鄭允浩……

那樣英俊的,深沉的,溫柔的眉眼,叫人如何去抵擋。

 

 

上班的時候,在中給允浩打了電話道謝。

允浩聽他講完之後,有些小心翼翼的說:「在中,這件事我事先沒跟你商量,你,不會生氣吧?」

「你這樣講,我成什麼了……」在中說。

知道允浩害怕他不肯,所以索性先斬後奏,但是做過之後又顧及到在中的感受和自尊,所以一開口就是這樣話,可是,在中倒是有些過意不去了,我又不是白眼狼。

「呵呵,」允浩有些釋然的笑了,「我不是這個意思。」

「真的要謝謝你了。」在中態度很誠懇的說,語氣認真的很想讓人抱抱他。

「在上班嗎?忙嗎?」允浩轉移了話題。

「還好吧。」在中說,突然問道,「允浩,你明天有時間嗎?」

「有啊。」允浩立刻笑著說。

「你載我去一個地方好嗎?」

「好。」

「我想帶你去看我爸媽。」

允浩突然沒了言語,過了一會兒才很開心的說:「好啊。」

「記得要穿運動鞋,那邊路不好走的。」在中又叮囑一句。

「我知道了。我們什麼時候出發?」

「早一點吧。八點鐘好嗎?」

「那我八點的時候去接你。」

「嗯。」

 

 

第二天,在中上車的時候,允浩留神打量他,然後笑著說:「今天氣色好多了。」

在中也笑了,好像因為壓在心頭的事情被解決了,整個人確實明媚不少。

在中坐上車之後拿出一個包裝很精緻的盒子遞給允浩,說:「送給你。」

允浩欣然接過來,打開一看,是一小盆仙人掌。

上面開了一朵小小的蓓蕾。

「仙人掌也會開花的。」在中看著他,突然說。

哪怕它有著怎樣尖銳冷漠的外表,只要遇到了可以盛開的環境,就可以嫵媚起來。

「你是在說你嗎?」允浩笑著把它擺在車窗前,「謝謝。」

 

到達之後,允浩把車停好,跟在中一起去上山。滿山的雜草這幾天被雨水滋潤的茂盛瘋長,幸運的是泥濘並不算太多。

依舊是寂靜而又荒涼的地方,允浩環顧著這裡,在中問他:「以後要拿這片地做什麼?」

「董事會一直在商量著,應該是辟旅遊區吧。」

「允浩也這樣想嗎?」

「我無所謂,看大家意見。」允浩看看他,「反正我的目的已經達到了。」

「真是不負責任的話啊。」在中說。

允浩笑了。

在中真的在慢慢被他改造,包裹著他的寒冰已經開始漸漸融化,這樣能和他開著玩笑的,有著鮮活表情的在中,很動人。

 

在中把雨傘還給那個管理陵墓的老人的時候,老人看著他和他身邊的允浩,笑著問在中:「這位是你家裡人?」

「是。」在中也不多作解釋,跟允浩一起對老人道了謝,就拉允浩去看墳塚。

碑上簡簡單單的刻著在中父母和弟弟的名字。允浩凝視著上面的三張照片,一時間感覺到親切而又悲傷。

很年輕很年輕的人,不該那麼早離開的人。

在中的父親有著一張明亮的充滿朝氣的臉,母親卻是溫婉而又柔美的,微笑起來的樣子有潔淨的氣息,在中在某種程度上更神似於母親。

允浩把目光投向在中的弟弟。稚嫩的孩子,可能因為身體不好的緣故,比較瘦弱,但臉上卻帶著屬於孩子的,好奇單純的光芒。

如果他們都還活著,該有多好……

至少,身邊的這個人,也不用那樣受折磨。

而自己……也會盡力盡力的討他們的歡,把他們,當做自己的家人一樣。

那樣,我們都會很幸福很幸福。

 

在中注視著墓碑,看了很久,突然輕輕開口說:「爸爸媽媽,我帶允浩來看你們了。你們知道,我是第一次帶朋友過來……」

「他是很好的人呢,我很喜歡他。」

「希望你們也要喜歡。」

「我會很好很好的生活的,好好工作,好好吃飯……」在中說,「大家都很好,允浩很好,昌珉也很好……」

允浩移開視線,靜靜注視著在中的側臉,在中只是看著墓碑,溫柔的,認真的,一字一字的跟沉睡在地底的人,講著話。

在中講完之後,轉過臉對允浩笑笑,允浩報以微笑,然後對著墓碑上三張照片說:「叔叔阿姨,我會照顧好在中的,你們放心。」

在中淺淺的笑了。

兩個人又靜靜站了很久,然後在中對允浩說:「我們回去吧。我下午還要上班呢。」

 

 

我在旁人的目光中,始終三緘其口。

因為沒有任何言語,能比得上我心底的感受。

我只知道過我自己的生活,抓住我想要抓住的溫暖。照顧我願意照顧的人。

外面的陽光火辣辣的照射著,擁擠的公車內有著渾濁的氣息。在中閉上眼睛。

我有足夠的勇敢足夠的倔強去面對此後的世界,一個不只有我一人存在的世界。

我沒有辜負過任何人,我只是希望能夠充滿希望的,活一次。

 

 

入夜,糜爛的音樂聲又喧囂的響起。

在中站在吧台前整理杯子,小彬站在他身邊,一邊擺酒一邊說:「奇怪……」

在中看他一眼。

「在中,」小彬看著不遠處的舞池,對他說,「今天怎麼沒有DJ和樂隊來唱歌?」

「不知道。」在中一邊答,一邊頭也不抬的做自己的事情。

舞池裡人隨著音樂搖擺著身體,卻都有些驚訝的看著空空蕩蕩的舞臺,原本該擺滿樂器,站著漂亮舞女的地方,今天卻反常的什麼都沒有。

過了很久,幾個人才跑到臺上擺弄著,舞池裡吵鬧的音樂漸漸小了下去,燈光也隨之暗下來。

大家不約而同的看向臺上。

一個挺拔的,消瘦的,帥氣的身影正緩緩走上台。燈光打在他身上,他像一個天神一般,緩緩走到舞臺的正中央。

大家全都受到蠱惑似的呆呆看著他。

臺上的人握住面前的話筒,深邃如海的雙眸凝視著不遠處的某個地方,低低的開口。

「我想唱一首歌,給一個人。希望你明白我的心。」

「我愛你。」

磁性的嗓音隨著音響傳到舞池每一個角落,正面無表情做自己的事情的在中突然震驚的抬起頭,燈光下舞臺上,如皓月當空般的那個男人正隔著無數人,深深的看著自己。

鄭允浩……

允浩……

 

空靈的音樂緩緩響起來,不同於平素吵得讓人難耐的舞曲,而是動聽的,深情的,讓人從喉嚨裡想哽咽出聲的歌。

允浩握著手中的話筒,輕輕的對他唱著。

像是有陽光從他體內穿透而出,奪目的,強大的,足以融化冰封千年的淚水。

    

冰冷的手 不怪你

幼時的歌 夾著創傷

你是在害怕會愛上誰嗎

話語的反面 轉過背去

緊緊抱住的心 像寒冰一樣融化

 

誰都會為了能夠被愛

使生命綻爍於與這世上

如果是我

會再一次用永遠的溫柔去溫暖你的心

 

命運的捉弄 即使讓心痛苦

眼淚的盡頭將是 一絲光芒

降落在黑暗中

我們會發現的

強烈地感到 直到窒息的 人的溫暖

 

誰都在尋找著

能夠治癒孤獨與悲傷的地方

你的那個地方就在這裡 不要害怕

請不要再迷失

我來守護你

………

 

磁性溫柔的聲音徹響在酒吧的每一個角落,曖昧的燈光下映出的,是那個足以進入任何人夢中的身影。

在中靜靜的看著允浩,只覺得整個靈魂都在顫動。自己何德何能啊,竟能夠讓這樣的人做到如此。

他撐開自己強大的翅膀,義無反顧的給自己遮住陰霾和風雨。烏雲揮散過後,給自己指畫出最美好的天空。

允浩……

在今夜深情的歌聲中,我用滿眶熱淚來銘記你的面容。就算以後要踏上荊棘之途,我也將無怨無悔的和你一起面對。

 

 

允浩唱完之後,人群爆發出一陣歡呼聲和口哨聲。允浩卻不理會台下起哄的人,逕自轉身回到舞臺後,消失在所有人的視線中。

「這是誰啊,真有錢,跑到這裡來包場子求愛。」

「怎麼沒人了,他看上誰了?」

「………」

旁邊的人議論紛紛,在中這時才如夢初醒。

在吧台前默立片刻,大眼睛裡起伏著各種細碎的光芒。仿佛下定決心似的,在中突然放下手中的東西,不顧一切的跑了出去。

 

外面夜色撩人,絲絲的風吹動著這個光鮮的世界。

在中環顧一下四周,看見允浩正在不遠處的角落裡靠著自己的車,靜靜看著他。

在中有些不好意思,猶豫了一下還是走了過去,走到允浩面前停住,突然沒有勇氣抬頭看那張近在咫尺的英俊的臉。

「在中,」允浩輕輕伸出手,握住他的肩膀,問他:「我唱的歌好不好聽?」

在中沒說話。

「不說話就當你默認了哦。」允浩聲音溢滿了溫柔。

在中把臉轉向“暗跡”門外,所幸沒有一個人注意到這裡。

「那,在中你喜不喜歡我?要不要和我在一起?」允浩又問。

在中還是沒說話,只是心跳不由自主的加快了。

「不說話就當你默認了哦。」允浩摸摸他的頭。

「喂,你……」在中抬起頭想說什麼,卻在對上允浩的眼的瞬間失去了聲音,那雙眼映著背後滿天的星辰,卻比星辰還要璀璨千萬倍。

在中在心裡暗暗的罵了自己一句,金在中,你臉紅什麼。

「相信我,在中,我會給你快樂,讓你感覺到幸福的……我會照顧你也想被你照顧,想寵愛你也想被你愛著……會心甘情願的被你欺壓被折騰被你……你想怎麼樣就怎麼樣,也會一輩子只想吃你做的飯的……」允浩靜靜的看著他,突然又加了句,「金在中,你只有兩條路可以選,你面前的鄭允浩,現在把自己的心捧給你,你要嘛選擇娶他,要嘛選擇嫁他,自己看著辦吧!」

在中突然釋然的笑了,伸手摸摸了允浩的臉,說:「那你就嫁雞隨雞,嫁狗隨狗吧……」

允浩也笑了,笑的讓整個夜空都明亮起來,然後拉過在中的手:「來。」

 

在中順從的跟著允浩上了車,兩個人剛坐好,允浩就微微扳過在中的後頸,看著早就想嚐一嚐沒有一絲褶皺的柔軟的紅唇,然後毫不猶豫的吻了上去。

在中有些驚嚇,畢竟自己從來沒有和別人這樣過,但是心裡也有些緊張的期待,直到允浩的唇覆上自己的,也沒有拒絕。

允浩吮吸著在中果肉般的雙唇,滿足的感嘆著口感的完美,舔吸了片刻,輕輕咬了咬,在中一痛,下意識的想開口說什麼,就被允浩靈活的舌乘虛而入。

捲起在中的舌頭,用力吸吮著,逼迫它與自己的一起共舞,半晌依依不捨的放開,開始激烈的舔他的口腔內壁,濕滑的舌舔著每一寸地方,連角落都不放過,在中只感覺一陣酥麻,身體不由自主的戰慄起來。兩個人吻了很久,直到在中被允浩的唇堵得窒息,下意識的掙扎了一下,允浩才微微鬆開了一些,讓新鮮的空氣渡進來,然後又開始第二輪的深吻。

在中的口腔美好的讓自己沉醉不已,允浩越吻越深,在中的嘴被迫不斷張大,好讓允浩更深入,兩個人來不及吞咽的津液全都彙集在在中的口腔裡,順著他的嘴角滑落,滴落到胸前。

允浩在吻他的時候睜開眼睛看他,正巧在中也睜開眼睛看自己,兩雙眼睛在咫尺間對視,著了魔般無法挪開,互相從彼此的眼睛中看到自己的眼。

 

過了很久很久,好像是漫長的一世紀,允浩終於依依不捨的放開了在中,看著在中紅透的臉,壞壞笑著,故意回味著舔了一下唇說:「好甜。」

在中把臉對著擋風玻璃外,看著外面的燈光。允浩的車是單面的玻璃,外面看不見裡面在幹什麼。看著玻璃上自己的影子,只覺得臉要燒起來。

允浩看著在中的樣子,拿出手帕,溫柔的擦著在中下巴上滑落的兩個人的口水,在中一窘,下意識的想去接:「我自己擦。」

允浩笑著幫他從下巴一直擦到滴落上口水的胸前,薄薄的制服被打濕,變成透明色,印出胸前的一小塊肌膚。

在中被允浩擦的更加不好意思,瞪了瞪他:「哪有你這樣的,上來就……」

後面的話在中沒好意思講出口,允浩聽明白了,笑著說:「先蓋個章啊,怕你待會兒不認帳了。」

在中沒吭聲,過了一會兒才嘟囔一句:「你才不認帳……」

「我也被你蓋了,怎麼可能不認,」允浩湊近他,「你不放心的話,要不要再來一個。」

在中輕輕推了推他:「我要回去了,我還有工作呢。」

允浩突然又吻住他正在說話的嘴,一邊吻一邊喃喃的說:「不要去了……陪我嘛……」

允浩有些孩子氣的聲音讓在中不由得心軟下來,但是又不能翹班,只好紅著臉安撫性的回吻著允浩,在間隙中喘息著說:「你回去休息……我下班之後給你打電話……」

「不要……你淩晨才下班……」允浩越吻越深,乾脆把舌頭伸進去,「我不要看不見你,我不想睡……」

在中沒說話閉上眼睛,手不由自主的摟住允浩的腰,靜靜跟允浩纏綿著。這是自己前所未有的感覺,跟一個人親近到零距離,口腔裡濕潤柔軟的感覺,一點都不討厭,而是像一把火,點燃著自己的靈魂。

 

過了好一會兒,兩個人才慢慢分開,允浩用鼻尖抵著在中的,又親了他一下,說:「你不要去了……」

「不行呐……」在中也捨不得允浩,但是依然堅持著說,「不能這樣,而且我們經理也在的。」

「我不要。」允浩繼續有些撒嬌的說,把在中摟在胸前。

在中在他懷裡趴了一會兒,然後靜靜的說:「這樣吧,允浩,你到我那裡去睡……我回去了就叫你。」

「我要你跟我一起回去。」允浩還是不幹。

在中蹭了蹭允浩的脖子,用帶著好聽鼻音的聲音撒嬌著喚他:「允……」

這一招果然是奏效的,允浩一下子就沒再說反駁話。

在中有些不捨的放開抱著允浩腰的手,允浩慢慢鬆開他,在一釐米不到的距離裡凝視著在中的眼睛。

在中被他看的一陣悸動,主動去親了一下允浩,然後從腰間拿下鑰匙,放到允浩手裡:「去吧,嗯?」

允浩看了看鑰匙,嘆了一口氣,沒說話,放在衣袋裡了。

在中笑了,摸摸他的臉:「這才乖嘛。」

「那你要小心,」允浩看著他,不放心的說,「有什麼事情給我打電話,下了班就回去。」

「知道了。」在中看允浩看了一會兒,然後咬著嘴唇笑著拉開車門,「我走了哦,你要好好睡。」

「我肯定睡不著。」允浩去拉在中的手。

「不行,允浩,你一定要好好睡。」在中立刻認真的說。

「不要叫“允浩”,我喜歡你像剛才那樣叫我。」允浩拉著在中的手不放。

在中的臉又有些紅,但是允浩拉著他自己走不了,只好看著他說:「好好睡覺,允……」

允浩笑著捏捏他的手,放開。

在中下了車,趴在車窗那裡,對允浩說:「我看著你走。」

「不要,我看著你進去。」允浩堅決的說。

「你一定要去睡覺聽見了嗎?」在中對他說,「我進去之後你就要走。」

「你再不進去我就不放你走了。」允浩看著他,微微眯起眼睛。

在中沒辦法的對他擺擺手,笑著轉身走了,走到“暗跡”門口又回過頭來,對著允浩在的地方燦爛一笑,傾國傾城。

 

 

回到”暗跡”,小彬跑過來問:「在中,你到哪裡去了?剛才經理問起你,我們幫你搪塞過去了。」

「我出去辦點事。」在中對他說,「經理找我有事嗎?」

「沒,就是問你去了哪兒。」小彬說,「你下次出去的話說一聲啊。」

「知道了。」在中點點頭,對小彬微微一笑,去做工作了。

小彬被他笑的一愣,因為在中總是冷著一張臉,很少會笑出來,難道今天有什麼好事情嗎?

 

在中回到吧台前為客人端酒,下意識的舔了舔嘴唇,然後又微微笑了。口腔裡面全是允浩好聞的味道,讓自己臉紅心跳又欲罷不能的味道。回味一下剛才允浩親吻自己的樣子,他的舌搜刮著自己口腔裡的每一寸地方,溫柔而又霸道。想到這裡,在中咬著嘴唇忍不住有些臉紅,但心裡空洞了十幾年的地方像是一下子被什麼東西塞滿,有滿滿的感情在心底發酵,讓自己一下子溫暖起來。自己的初吻……吻著愛的人。真的真的很美好。

有些想念你了呢……允。

在中回過神來的時候正好看見旁邊的李永基正目不轉睛的盯著臉紅紅的傻笑著的自己,有些不好意思,衝他笑笑,便端著託盤離開了,留下被驚豔的愣在地的李永基。

他在想什麼……李永基回過神來,立刻轉身去看著在中在人群中漸漸遠離的美好背影,眼神複雜。從沒有見過這樣的他……平時冷漠的像一朵開在懸崖絕壁上的花的人,竟然也會笑成那麼溫暖的樣子……純淨的驚人,也美的驚人。

 

淩晨五點的時候,上早班的人來到,在中跟他們交接了班,換好衣服,心裡一直念著允浩,有些睏倦的走出了大門。已經是初夏的天氣,清晨的空氣還是有些清冷。

在中揉了揉眉心,看著馬路,想到對面去乘公車。允浩在自己那裡吧……他還在睡嗎?

在中正想的出神,身旁一輛車突然囂張的朝自己按了按喇叭,在中一驚,回頭去看,才發現是允浩的車,一下愣住了。

允浩從車中出來,就一眼看見了他。在中穿著乾淨的白襯衣,從玻璃門外出來,好像剛剛出校的大學生。他看著人群,漆黑的大眼睛裡沒有一絲波瀾。看著在中面對人群漠然的眉眼,允浩微微有些心疼。

直到允浩慢慢把車開到自己面前,在中才反應過來。車窗被搖下,允浩好看的笑臉出現在在中面前:「上車。」

在中繞到另一邊坐上允浩的車,問允浩:「怎麼不睡覺?沒去我家嗎?」

「想你想的睡不著,」允浩看著他,「所以就過來接你了。」

在中有些臉紅,但聽到這話還是忍不住笑了。

「在在,你有沒有想我……」允浩拖著腔問他。

在中打量著他:「鄭允浩,你肉不肉麻?」

「說不說,」允浩威脅似的把臉湊過去,「不說我就強吻你。」

「哎呀,你好好開車,」在中輕輕推了推他,把微紅的臉轉向車窗外,半晌才有些窘的說,「嗯……」

「“嗯”是什麼?」允浩聽見他的話,心情大好,但還是追問道,「是想還是不想?」

「呀,鄭允浩你……」在中不幹了,回頭瞪他。

允浩看在中有些急了,於是就不逗他了,衝他肉肉的小嘴上吧唧親了一大口,然後心滿意足的好好開車。

 

在中被他偷襲成功,想吼他一句,但是自己又忍不住笑了。

允浩輕聲問他:「累嗎?」

「還好。」在中閉上眼睛舒服的靠在舒服的座椅上。半晌見允浩沒說話,就又睜開眼睛看他,結果正看到允浩用無比心疼的眼神看著自己。

在中被他的眼神弄得一震,受蠱惑的回視著允浩,兩個人靜靜對視了一會兒,允浩才回過神來似的繼續開車。

在中感覺車內的溫度都升高了,心跳的好厲害,在允浩身邊的自己好像不是自己一樣,允浩的一舉一動都能讓他內起著巨大的波瀾。

允浩開車的間隙又側過臉看在中,看著在中無瑕的面容,微微笑了。

很滿足……真的很滿足。這樣的一個人,全世界最美好的人,現在是自己的了……

 

送在中回到家,允浩把車停在路邊,隨在中一起進到巷子裡。到了住的地方,在中笑著看著正在拿鑰匙開門的允浩說:「好像是你的家一樣。」

「你的就是我的嘛。」允浩笑著推開門進去,「我不介意你把戶主換成我的名字。」

「想的美,房子是房東的。」在中低頭換鞋。

「這雙鞋是誰的?」允浩指著自己每次來都穿的拖鞋,問在中。

「昌珉的。」在中答道,有些累的坐到沙發上。

「他都有,為什麼我沒有。」允浩不滿的問。

在中好笑的看著他,然後好脾氣的說:「我待會兒就去再買一雙。」

「這還差不多。」允浩滿意的點點頭,又說,「你快點睡覺吧。」

「嗯。」在中問他,「你呢?」

「我待會兒就要去上班了。」

「現在才五點多啊。」在中猶豫了一下,「你到床上去睡一會兒再走。」

「不用了,你睡吧。」允浩看看他,「我先走了。」

在中知道他家遠,肯定沒辦法再回去休息,遲疑了一下,然後說:「那,我們就擠一下吧……」

允浩突然沒了言語。

 

不算大的床上,兩個人擠在一起,在中覺得不自在,就翻過身背對著允浩睡。允浩也沒動,只是覺得一時有些口乾舌燥。雖然兩個人都是男生,這樣睡也無可厚非,但是又因為確定了戀人關係,彼此心裡都有些異樣。允浩睡不著,怕吵到在中又不敢動,只是睜著眼睛靜靜出神,感受著身邊人均勻綿長的呼吸。

七點不到的時候允浩就悄悄起來了,靜靜的看了看在中睡夢中的容顏,湊過去吻住他絕色的眉間,微微笑了笑,就離開了。

 

等在中醒來已經是十點半還多了,第一反應就是感覺到允浩不在了,雖然知道他肯定是上班去了,心裡還是有些失落。

支撐著從床上坐起來,在中正要去浴室洗澡,突然被餐桌上堆滿的東西嚇一跳。

允浩買了一堆東西放在這裡,在中走過去看看,有一箱上面印著英文但是應該是牛奶的東西,有一些比較有營養的吃的東西,還有一大包零食,最顯眼的就是放在最上面的幾包包裝漂亮的糖,還有一個很小很精緻的電飯煲。

旁邊允浩留了一張字條。

 

在在:

謝謝你昨天夜裡和今天早上收留了我,我怕你醒來看不見我會傷心,所以買了點東西安慰安慰你。

你天天那麼忙,三餐肯定沒有好好吃,所以從今以後,你要按時吃飯,你要知道,現在你的身體不是你一個人的了。你要多吃飯,多吃零食,爭取長胖。

好了,別看了,趕快去洗澡,然後好好吃飯。

對了,為了方便以後我每次來都能快速吃到熱氣騰騰的東西,我專門買了一個電飯煲,我觀察了你廚房限制的電壓,這個剛剛好。

我得走了,下午去接你。

怎麼辦,我現在已經開始想你了。

你的允浩

 

在中看著允浩好看的字,嘴角彎起來,眼睛裡面變得潮潮的。自己已經很久很久沒被人這樣無微不至的關心著了,允浩……

放下手裡的東西,在中去洗澡,從鏡中看見自己的臉,忍不住又笑了。

拿衣服的時候,在中想了一下,穿上了允浩之前買給自己的那套衣服。很好看的衣服,布料質地做工都是相當精緻的,但自己就只穿了那一次。不是不喜歡,只是以前心裡覺得不舒服。但是現在就不同了,在中看著鏡子裡自己被那種米色襯托的變得溫暖的面容,又微微笑了。

沒有做飯,有些好奇的加熱了允浩買回來的一盒五顏六色的壽司,夾起一個放在嘴裡咬一口,是肉鬆的口味,在中立刻就覺得好吃,拿出一瓶牛奶,喝了一口,突然覺得心裡脹脹的。

好想允浩……好想他……

 

 

下午去披薩店的時候,在中拿了幾顆糖,在擠公車的時候剝在嘴裡,突然沒有像往常那樣覺得頭暈。

去到店裡,中午幾乎沒有什麼客人。輪到盧炫去送外賣,看到在中,燦爛的跟他打了個招呼。金在中就是這樣的人,雖然他為人冷淡,也不喜歡跟外人多接觸,但是別人就是會不由自主的被他的氣質吸引住,所以在中的人緣其實很好。

進了門,已經來到的小憶留神打量著在中,驚歎的說:「在中哥,今天好好看呐。」

「是嗎。」在中對她笑笑。

小憶也笑了:「哥穿什麼都好看。」

在中微笑著低頭整理東西,沒說話,記了下今天的材料,剛要向後廚走去,又突然被小憶叫住。

「在中哥……」

在中回頭看她:「怎麼了?」

「嗯……」小憶竟有些不好意思,忸怩了一下才又小聲開口道,「哥這週末有空嗎?」

「有事嗎?」在中問道。

「我想和哥一起去看電影。」小憶臉有些紅,小聲的說。

在中看她的樣子,突然明白了一些,於是道:「週末……我有事呢。」

「那哥什麼時候有時間?」小憶有些失望。

「我也不知道。」在中很誠實的說。

「我只是……」小憶有些洩氣的嘆了口氣,聲音有些無措,「只是覺得哥週末會有空……」

她這樣說,在中真以為有什麼事,於是就道:「小憶,你有什麼事情儘管說好了。」

「那……」小憶鼓足了勇氣,突然抬起頭看著在中的眼睛,問,「在中哥,你有交往的對象了嗎?」

在中平靜的看著她,然後淡淡的說:「有。」

一句話,讓小憶的表情瞬間低沉下去。在中看著她,溫和的說:「去做工作吧。」

小憶點點頭,對在中勉強扯出一個笑臉,然後轉身離開了。

在中收回目光,冷靜的眼睛裡沒有起一絲波瀾。

小憶知道在中其實根本沒有和什麼女孩子接觸過,她並不知道允浩跟在中的關係,以為在中只是找個理由拒絕她,自己喜歡在中這麼久,還沒有表達出來就被他斷然拒絕,心裡自然不好受。本是性格開朗的女孩,卻一下午都沒怎麼講話,在中注意到這一點,覺得有些不好意思,但自己又是不會安慰別人的人,所以也就什麼都沒說。

 

在中正在櫃檯前忙的時候,店裡的電話突然響了,伸手接過,立刻習慣性的說:「您好,“必勝客”水門分店。」

「您好,這裡是Desin總經理辦公室,」允浩的聲音帶著笑意,卻一本正經的傳來,「有外賣送嗎?」

「請問您需要點什麼?」在中忍住笑,跟他玩起來。

「麻煩你把你們店裡的金在中送到這裡來好嗎?」允浩說,「我很想他。」

一句話,讓在中立刻開心起來,拼命壓住一直不停在上揚的嘴角,對電話那頭的允浩道:「對不起,您點的東西不在本店的服務範圍內。」

「這樣嗎?」允浩笑了,「那我掛了,謝謝您。」

「喂!鄭允浩!」

允浩聽見他爆發似的聲音笑的更開心了,過了一會兒才止住笑說:「在中,你方便給昌珉打個電話嗎?我想叫他和我們一起吃晚餐。」

「你找他有事嗎?」在中疑惑的問。

「沒有,只是想一起吃頓飯。」允浩的聲音突然有點遲疑,頓了一下才說,「在中,我想告訴昌珉我們的事可以嗎?」

「啊……」在中一時不知道該說什麼。

「他是你最親的弟弟,我也很喜歡他,我覺得沒有必要隱瞞他。」允浩的聲音很清晰,也很溫柔,「可以嗎在中?」

在中沒有說話。

允浩等了一下,見他沒反應,然後說:「那,你不想的話就算了,以後也可以……」

「不是,」在中立刻開口,「允浩,我待會就打給他。」

「好啊,」允浩聲音一下子明朗起來,又道,「在在,你叫我什麼?」

「哎呀……」在中止住了,他知道允浩要他叫什麼,臉騰地紅了。

「怎麼了?不想叫啊。」允浩不依不饒的說。

「不是,我在上班,來客人了,我掛了啊。」在中說。

「無情的人呐。」允浩咂咂嘴,「算了,不勉強你了,你下班我去接你。」

「嗯,拜拜。」在中掛電話的時候又覺得心裡不舒服,於是又加了一個字,「允。」

 

掛上電話,在中咬著嘴唇笑了,但下一秒鐘就有些擔憂,告訴昌珉……他該怎樣說?會不會覺得無法接受,甚至對自己產生偏見。

在中咬咬嘴唇,心裡不禁有些忐忑,自己是不怕被人說的,他不覺得自己與允浩的感情有什麼見不得人的地方。但是昌珉不同,一直以來昌珉就是他生命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特別是最艱難的那段日子,是昌珉一直在陪伴著自己,幫自己渡過那一個個難熬的日夜,自己早就把昌珉當做現在唯一的親人。所以,如果昌珉反對呢?自己這個做哥哥的,會讓他失望嗎?

猶豫了好久才撥通昌珉的電話,昌珉知道他披薩店的電話號碼,很快就歡快的接過來:「哥!」

「昌珉,」在中定了定神,微微笑著說,「你放學不要走了,哥接你吃東西。」

「啊?」昌珉愣了一下,又很快反應過來,「那我放學去找你吧,哥有事情嗎?」

「不是,」在中頓了一下,還是說,「允浩說要接你一起吃飯。」

「允浩哥?」昌珉有些疑惑。

「嗯。」在中說,「就這樣了,你在學校等我們,我要工作了。」

昌珉一頭霧水的聽著在中匆匆掛電話的聲音,想了想,聳聳肩膀,繼續聽講臺上的教授的慷慨激昂。

 

在中有些心虛的立刻掛了電話,給客人結帳的時候心裡還安定不下來,直到下班之後出門看見允浩的車正停在門外,見他出來,車窗被緩緩搖下,允浩正目不轉睛的靜靜看著自己。

雕塑般深沉英俊的輪廓,讓在中的心一下子澄澈下來,同時一股甜蜜感翻湧在心裡。

允浩見他走近,微笑著打開車門走下來,在中有些不好意思的走過去:「什麼時候來的?」

允浩一邊打開另一側的車門讓在中坐進去:「剛剛。」

「嗯……直接去接昌珉吧。」在中說。其實昌珉本來可以先來披薩店的,但在中卻不知道自己要怎樣先面對他,所以乾脆決定跟允浩一起去接他。

允浩也沒多說,應了一聲「好」,就向首爾大學開去。

 

快到的時候允浩拿手機出來遞給在中,讓他給昌珉打個電話。昌珉跑到門外的時候一眼就看見那輛黑色的轎車,允浩正從車窗裡對自己微微笑。

在中下了車,幫昌珉打開後車門,頓了一下,關上前門,坐到昌珉身邊去,允浩從後視鏡裡看了一眼在中,在中有些不安的移開了視線。昌珉有些疑惑的看了看兩個人,然後才對開車的允浩說:「允浩哥,你今天不忙嗎?」

「是啊。」允浩從後視鏡裡對昌珉笑笑。

「哦。」昌珉也笑,「哥有什麼事嗎?」

「有事,」允浩從後視鏡裡看了一眼在中,然後又對昌珉說,「吃飯的時候再告訴你。」

「什麼事啊,這麼神秘,」昌珉有些好奇,問身旁一言不發的在中道,「在中哥,什麼事啊?」

在中一滯,說不出話來。

允浩又看了一眼在中,然後說:「你在中哥不會告訴你的。」

「真是。」昌珉疑惑不已,又覺得在中有些彆扭,只是說不好彆扭在那裡。

 

允浩帶他們去吃海鮮,在中吃的很不安穩,一直不住的拿眼瞟身邊允浩,又想看又不敢看的樣子。

允浩覺得在中好辛苦,當下乾脆的放下手中的筷子,對著坐在對面大吃的昌珉叫了聲:「昌珉。」

在中立刻把一口菜放進嘴裡。

昌珉嘴裡咬著蝦,抬起頭,含糊不清的問:「怎麼了?」

「我和你在中哥決定在一起了。」允浩毫不拖泥帶水的說,乾脆俐落把這個新聞公佈了出來。

昌珉正在咀嚼的嘴停了下來,眼睛慢慢睜大。

允浩看著他,平靜的說:「本來應該早點告訴你的,只是……」

允浩的話還沒落音,旁邊的在中突然爆發出一陣劇烈的咳嗽聲,兩個人立刻一同看向他,昌珉回過神來,允浩把一杯果汁遞了過去,拍他的後背。

「被……芥末嗆到。」在中一邊低著頭咳一邊斷斷續續的解釋,眼淚都嗆出來了。接過允浩遞過來的杯子,大口喝了一些,然後站起來,氣喘未定的說:「我去洗一下。」

說著立刻向洗手間走去。

昌珉乾脆的也站起來,對允浩說:「我去看看他。」

 

水池旁,在中一直在掬水洗臉,昌珉洗了洗油膩膩的手,想了片刻,然後轉臉問在中:「在中哥,允浩哥說的是真的?」

在中停下動作,抬起頭,鏡子裡的臉還帶著水:「嗯。」

「哥,愛他嗎?」昌珉又問。

在中拿出手帕,擦了擦:「嗯。」

「哦。」昌珉應了一聲,點點頭,然後烘乾了手,就要向外走。

在中在他身後疑惑了:「喂。」

昌珉轉過身看他:「怎麼了?」

「你……」在中看著他一臉平常的樣子,不禁問他,「你就沒話可說嗎?」

「啊?」昌珉愣了一下,然後才恍然大悟的說,「哦,哥,祝你們幸福。」

在中愣住了。

「怎麼了?」昌珉有些奇怪的看著他。

「昌珉,你,同意?」在中試探的問。

「我為什麼不同意?」昌珉回過神來,笑了,「你們兩情相悅的,難得哥也喜歡,你這麼多年真的太辛苦了,好不容易找到幸福,我真的挺替你高興的。哥就好好生活吧。」

在中看著他,一時不知道該怎樣說。突然覺得這個弟弟長大了。

「再說了,」昌珉看著在中感動的樣子,又輕飄飄的加上一句,「允浩哥那樣的人,配你,綽綽有餘。」

 

兩個人回來之後,允浩一直在看在中的臉,看他又恢復了神清氣爽的樣子,露出了很溫情的笑容,在中對上允浩的眼,兩個人看了一下,在中立刻不好意思的別過臉了。

昌珉在對面響亮的咳了一聲。

允浩看著昌珉臉上賊兮兮的可愛笑容,問他:「昌珉,哥跟你說的話,你有意見嗎?」

「我能有什麼意見啊,」昌珉說,「就在中哥的壞脾氣,我反對什麼都是無效的。」

「沈昌珉!」

允浩轉臉對在中笑笑,然後對昌珉說:「我想聽聽你的意見。」

昌珉往嘴裡塞了一口菜:「在中哥脾氣大,允浩哥你以後多擔待他一些。你別看他整天拽的跟什麼似的,其實內心呢,也沒那麼可惡,你慢慢摸清楚了就好了。」

 

 

送昌珉回學校的時候天已經黑了,昌珉下了車,允浩從車窗內看著他:「照顧好自己,有什麼事給我電話。」

昌珉微微俯下身,注視著允浩,沒有言語,眼神卻意味深長,像是在囑託一般。允浩明白他的意思,對他認真的點點頭,昌珉才站起來,笑著衝在中道:「我走了!」

在中顯然還是在對剛才昌珉在允浩面前奚落他的事情記仇,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昌珉毫不示弱的對在中擠眉弄眼了一番,才回去了。

允浩見昌珉離開,一邊發動車子一邊說:「我很喜歡這孩子。」

在中撇撇嘴。

允浩看看他。其實他很羡慕在中和昌珉之間的感情,那是經過歲月沉澱而出的深厚。在中在昌珉面前,會流露出罕見的孩子氣,放鬆的跟昌珉玩鬧著。他們之間好似親兄弟般,那種溫暖的氣場是別人無法涉足入內的。

讓時間來把一切變得強大起來吧,讓我緊握住你的手,以朋友,愛人和家人,三種身份存在在你身邊。

讓你在我面前可以一直無憂無慮的笑下去。讓我有能力為你營造出一片最合適你的天空。

 

 

在中到家之後,允浩叫住他,拿出一樣東西給他。在中打開來看,一時不知道該說什麼。

是手機。

新款的漂亮的白色外殼,安靜的放在精美的盒子裡。

在中抬頭看允浩,允浩看著他的眼睛,問:「喜歡嗎?」

在中收回視線,把盒子蓋上,又遞給允浩:「允浩,我不能收。」

「在中。」允浩看著他,「現在你還跟我計較這些嗎?」

「不是的,允浩。」在中看著他,依然堅定的把手機推給允浩,「這太貴重了,我負擔不起。」

「在中,」允浩低下頭看著在中伸到他面前的手,沒有動,只是說,「在中,給我一個在想你的時候隨時可以找到你的機會,好嗎?」

在中一滯。

「那天,不知道你去了哪,我真的快要瘋了……」允浩有些失神的說。

「我……」在中有些語塞。

允浩深深看著他,繼續說:「在中,你知道嗎,我真的很想每時每刻都能擁有你的消息,想在夜裡睡覺的時候聽著你的聲音入睡,想收到你發過來的資訊,想可以隨時感知到你的存在,想確認這一切都是真的,而不是一場夢……」

「允浩……」

允浩握住在中的手腕,輕輕的把要被還回禮物往他那邊送了送:「收下吧,就當是為了我。」

在中不言語了,想了一會兒,仿佛有些屈服的輕嘆一聲,然後對允浩說:「謝謝。」

允浩的臉上露出了笑容。

在中握住手上的東西,想了一下,也對允浩笑了。

 

載著滿腔憂傷的歲月,我用一抹微笑來回答你真摯的關懷。在塵埃中逐漸失去光澤的心,卻依然能夠如火一樣跳動著。

我願意為你改變,願意為你放下我矜持的尊嚴。儘管在過去時中,我學會了不安,但我依然在這份不安中體會到了甜蜜的從容。

我願意和你一起走向我們,慢慢前行的愛戀。

 

=================================

 

今天這章好甜好甜有木有!!

允浩求愛(噗)時唱的歌我谷歌了歌詞才知道原來是《Love In The Ice》(東神:泥真的是我們的飯嗎?!!)

然後因為文裡的設定是在韓國,所以我以為應該是唱韓文版的

結果是日文版?!!......這算bug嗎?

再然後今天我才知道....原來韓文版的作詞人是沈昌珉 = =|||

(東神:泥果然不是我們的飯!!)

o(〒﹏〒)o

 

 

 

 

文章標籤

允在 豆花 YJ BL 耽美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