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12-1

 

請在沒有星光的月夜帶走我

把一切的浮華和喧囂都拋下

回歸我最原始的寂寞

人的一生有多少次註定的離別呢

註定在徒勞無功的掙扎中

把一切深刻

如果真的愛一個人

會願意這樣嗎

在他為你展開的羽翼的庇護之下

會捨得離開嗎

在人群中孤單穿行的我

在脆弱的表層掩埋著

芬芳的謊言

甜美的罪惡

滿天星辰在你溫柔凝視我的雙眸中隕落

不要忘記我

 

 

 

允浩走的幾天,在中在家裡也沒什麼事,看看電視,幫允浩整理整理資料,看看書,好好學習,他是生性愛靜的人,這樣的生活並不會讓他覺得乏味,反而覺得悠閒自在,而且又能用空閒做更多的事情。

允浩利用一切可以用上的閒置時間打電話回家,雖說如此,兩個人也沒說上什麼。在中也知道允浩忙,所以也不多打擾他。但是在中每次掛上電話都會出一陣子神,真的是很想念允浩,自從在一起以後兩個人還沒有分開這麼長久過,雖然只有三天。每天習慣了靠著允浩的溫度入睡,突然自己睡覺,很是不習慣。夜裡下意識的想去蹭蹭允浩的時候才發現身邊沒有人,於是心裡總有些失落,卻也會笑自己,金在中,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磨人了?

 

第三天一大早在中就出門了,穿了一件毛衣,出了門又覺得冷,又從櫃子裡找了一件外套穿上。是允浩買給他的,很貴的牌子,顏色是明亮的珍珠紅。允浩很喜歡在中穿亮色的衣服,在中皮膚泛著玉質的白,穿亮色襯得整個人的氣色都很好。

在中在乘公車的時候,有很多人都不住打量著這個單肩背著一個白色的包包,穿著潔白的運動鞋,因為握著頭上方的扶手,鮮紅的袖口往下滑了一些,露出玉一般光潔的手腕的,神色安靜的少年。

在中就是有這樣的魅力,他在人群中總是可以輕易吸引所有的人的目光。特別是和允浩在一起之後,由於允浩的精心照顧和調養,在中之前給人的那種病態感已經消失了,現在的金在中,泯滅了實際的年齡,像一個家底殷實的名校大學生,身上的乾淨氣質顯露無疑。

不打扮的在中已經出色的讓人炫目,現在因為生活條件的優異而變得更有氣質的他,更加美得驚心動魄。

 

在國貿大廈門口下的車,高聳入雲的建築鑲嵌著各大名牌高貴的外文字母,明顯的提醒著那些家境不厚實的人慎進。豪華厚重的玻璃櫥窗若不是反射著明亮的陽光,幾乎乾淨的讓人感覺不到它的存在。

在中看了一眼正門上金色的金屬大招牌,就面無表情的走進去了。裡面各大專櫃擺放著琳琅滿目的名牌商品,客人不算多,來往的人臉上卻不約而同的都帶著一絲優越感。在中一邊在心裡感嘆著如果昌珉來了肯定又要念叨著這個世界不公平的貧富差距,一邊在男款專櫃裡尋找著自己喜歡的東西。他想買禮物給允浩,即使允浩從來不缺少這些,但自己送的和那些意義不一樣,允浩給自己買過那麼多東西,自己卻一樣禮物都不曾送過他。

看過了休閒裝和毛衣,甚至連帽子都看過,雖然好看的挺多,但都沒有自己特別滿意的。終於挑到一條領帶,經典的黑紅搭配,莊重而又不失新潮,服務員職業化的微笑著誇獎在中的眼光,說是專櫃裡最好的一條,在中心想都抵了我幾年的工資了能不好嗎,但也沒說什麼,付了錢就離開了。

其實不是說要浪費錢,只是覺得既然要給允浩買禮物,就要買最好的,允浩從沒有用過廉價的東西。自己這些錢放著也是放著,不花在允浩身上也沒其它地方花。付錢的時候甚至有一種把一切都給了允浩的壯烈感,自己的一切,身體,心,金錢,現在已經全都是允浩的了。

他們都是這樣的人,愛彼此愛到恨不得把自己的一切都雙手奉上。

 

在中從大廈出來後上到天橋,想從對面坐公車。在天橋上迎面走來一群人,在中一直在算著允浩今天什麼時候回來,也沒有在意看。

兩個身影在他對面停住,一個聲音在在中身旁響起:「金在中。」

在中回過神來,看見了他們,笑了:「好巧啊。」

李永基打量著他,眼神停留在他手上那個印著英文的精美的包裝袋上,皮笑肉不笑的笑一下,又把目光轉移到在中臉上:「你去哪裡?」

「到對面坐公車回去。」在中寧靜溫和的說。

李永基突然冷冷一笑:「怎麼,Desin的少總連個車都捨不得給你買啊?」

在中一愣,皺了皺眉,冷冷看了他一眼。

「永基,你什麼意思。」

一旁一直沒開口的小彬突然問道:「在中,你真的是在被Desin的老闆包養嗎?」

「包養?」在中一愣,「你在亂說什麼。」

「我沒有亂說!「小彬衝他嚷道,「你還想隱瞞什麼?大家都知道了!如果不是Desin的老闆罩著你,那時黃老闆怎麼可能那麼容易就放過你?呵,金在中,我們都看錯你了,虧我們還把你當朋友,原來你是這種人!」他的聲音很大,旁邊有路人好奇的看過來。

「小彬,你不要什麼都不知道的就在這裡亂講。」在中冷冷的答道。

「亂講?這個時候你還在跟我們假清高?為了錢你還真是肯出來賣啊,平時裝的多正經的樣子,原來是在等著放長線釣大魚!」

在中還沒開口,李永基就道:「小彬,你也別失望,誰讓他本身就長了一副妖精的臉,不賣豈不是太可惜了?我聽說Desin的少總能被我們在中迷得神魂顛倒,兩個人整天膩在一起。Desin少總原來私生活就不檢點,這次迷上了在中,連工作都不要了呢。」

在中本來懶得解釋,想逕自離開,但是聽到李永基污蔑允浩的話,火一下子上來了:「李永基你給我閉嘴!」

「怎麼,你還急了啊,」李永基冷冷一笑,「鄭允浩在床上一次給你多少錢啊,讓你這麼袒護他!」

在中的掃了他一眼,然後淡漠的對他們說:「我是跟允浩在一起,但我不是那樣的人。如果你們非要這樣認為我的話,隨便你們。」

說完面無表情的離開,留下沒來得及再說話的兩人。

公車上,在中握住欄杆,骨節都因為用力而泛青。在中只覺得血氣在胸口中向上湧,他怎麼也沒想到自己跟允浩的關係會被別人理解成這種不堪的樣子。在中用對朋友的心對待“暗跡”裡的每一個人,現在卻被他們在大街上當眾羞辱。

 

回到家以後,在中坐在沙發上,怔怔的出神,只覺得心裡像亂麻一樣,又煩又難受。正出神著,手機突然響了,允浩的照片閃爍在螢幕上。

「……喂。」

「寶貝,我從Awon回來了,現在在機場,剛下的飛機,待會兒先去公司開一個會,然後就回去。你想不想我啊?」

在中聽著允浩溫柔的聲音,心裡的憤怒、委屈、難過突然一下子全都爆發出來,眼睛裡泛起水汽,聲音也不自覺的帶上了哭腔:「允浩……」

電話那端的允浩嚇一跳,連忙問:「在在,怎麼啦?發生什麼了?」

「我……」在中一肚子委屈,卻不知道該怎麼說。

「生病了嗎?不舒服嗎?還是遇到了什麼事?在在?」允浩等了半天,卻沒聽見在中說什麼,於是一下子急了。

「你到底怎麼了?啊?」

「沒有,」在中吸了吸鼻子,勉強笑一下,「跟你玩呢……你去忙吧,我等你回來。」

「在在,告訴我,到底發生什麼了?」允浩的聲音很不放心。

「沒有。」在中說,「去忙吧……嗯……我掛了,拜拜。」

放下電話,在中呆呆的坐在那裡抱著膝蓋出神。

 

過了一會兒,門那裡傳來急急的開門聲音。允浩推門進來,一看見在中蜷縮在沙發上的身影,心立刻痛了。

「在在。」

在中回過頭看見允浩,半天才反應過來:「允浩,你怎麼回來了?」

「我不放心,」允浩走上前去,摸摸他的額頭,檢查他有沒有生病,然後把在中拉到懷裡,撫摸著他的背,問道:「怎麼了?」

在中往允浩的懷裡又偎了偎,輕聲問他:「不是要開會嗎?」

「我讓幾個部門經理安排的,我明天過去審查一下就行了。在在,你怎麼了?」

在中沉默了一下,依自己的性格,本來不想說的,但是如果不說,允浩肯定會擔心。於是想了想,在中聞著允浩身上好聞的味道,把剛才的事一五一十的說了出來。

在中說到一半的時候允浩就火了,抱著在中的手一滯,然後又把在中緊緊摟住。聽在中講完,允浩低下頭去看在中的臉。

在中臉上的表情不開心,但是並沒有表現的有多委屈多氣憤。允浩壓抑住心中的怒火,親親在中的臉說:「在在,這件事我會處理的。」

在中搖搖頭:「算了。」

允浩把臉貼在在中的臉上:「你算了我可不跟他們算了,我要讓他們知道侮辱別人的代價。」

「我只是在想,」在中突然開口道,「他們什麼都不知道,卻在那裡亂講……為什麼他們要這樣想我……為什麼說我是為了錢……為什麼連我的過去都一併否定,明明我把他們當朋友……為什麼因為我,就把你說的一文不值……」

允浩撫慰著他:「他們是在嫉妒而已……」

「………」

「一些人在嫉妒我得到你,於是摸黑你也抹黑我,另一些又人太過於輕信那些流言。寶貝,不要把這些放在心裡。」

「為什麼要那樣說我,我不是那種人……」

「你當然不是。我的在在,是最乾淨純潔的人……也是最堅強勇敢的人……從來不在乎別人會說什麼……」

 

在中沉默了一會兒,怔怔的在想什麼。過了一會回過神來,突然對允浩笑了:「浩,我買了禮物給你,你要不要看看?」

允浩也笑了,露出一排漂亮整齊的牙齒:「好啊。」

接過在中遞過來的東西,小心的拆開,允浩把那條領帶拿出來:「好漂亮啊。」

「我很喜歡這條。」

「我也喜歡,」允浩親親在中的臉,「謝謝寶貝。」

在中笑笑。

「很貴吧。」

「是很貴,」在中嘟了嘟嘴,「把我的錢都花光了。」

「原來我們家在在以前那麼辛苦的工作是為了我啊。」

「你少臭美,我只是沒地方花而已。」

允浩沒說話,只是無聲的擁緊了在中。懷裡的這個人,像一株纏繞在懸崖邊上的藤蔓,看上去那麼柔弱,卻帶著讓人意想不到的堅韌,堅韌的讓他好心疼。

 

在中好像很快的就把不愉快忘記了,依然每天精心的給允浩做飯,準備衣服,開心的打掃衛生佈置房間,自編自唱著柔美的歌,閒的時候看看書,努力學習,用心幫允浩整理資料。允浩下班回來了,就陪允浩聊天,出去兜風,或者在一旁靜靜陪著他做那些做不完的工作。在床上依然會被允浩折騰的臉紅氣喘,兩個人的生活看似簡單,卻美好的讓人幾欲落淚。

星期六傍晚,允浩加班回來,遞給在中幾個精緻的袋子,在中一頭霧水的接過來。打開一個看,裡面是一件純白色的厚羊毛衫,光滑如絲綢的線錯綜複雜的在毛衣的表面織成大朵立體的的花朵狀圖,但如果不細看的話,只是一件織工過於精美的毛線衣,款式也是在中最喜歡也最合適的V字領,領口被細細挑出精緻的花紋,透著隱約的貴氣。另一個袋子裡面是一條簡單的藍色直筒牛仔褲,面料很舒服,在中只看見沒來得及撕去的標價上一個數字後面帶著數不清的一大堆零。還有一個袋子裡是一個盒子,打開來看一雙做工精細的黑色的馬靴,柔軟的皮革上穿插著細細的帶子,帶子上面鑲滿了細碎的水鑽,帥氣而又不失精緻。最小也是最精美的袋子裡是一串掛鏈和一隻手環,全都鑲滿了精緻細碎的白色鑽石。

在中愣愣的看著這些,允浩笑笑,拉他到臥室裡去:「穿給我看看。」

在中被允浩套上衣服,皺著眉頭問他:「你幹嘛啊?我衣服已經夠多的了,都還沒穿過來。」

允浩不理他,只是幫他穿好衣服後,把掛鏈掛到在中的脖子上,又拉過在中的手,把手環套在他潔白的手腕上,然後上下打量著說:「嗯,不錯不錯,我眼光太好了,真漂亮。」

「允浩你今天不是說加班嗎?什麼時候買的這些?」

「我早上讓他們找出這一季時裝展的新展出的秋冬裝,一眼就看中了這一身,我讓他們從巴黎空運過來的,下午剛拿到。」(早上才決定下午就到……作者肯定以為巴黎到韓國只要2小時吧= =|||)

「你要幹嘛?」在中被他嚇一跳。

「給你穿啊。」允浩還是不住的打量著,「真漂亮啊。」

「很貴吧。」在中無言的看著允浩。

「貴死了,」允浩故意皺了皺眉,然後笑開了,「不過我就是想買給你,我家在在身材那麼好,穿上去比那些模特什麼的好看多了。」

在中感受到毛衣柔軟舒適的面料,自己也很喜歡,但還是皺著眉頭說:「以後不要亂花錢了,你不覺得你賺的好辛苦嗎?」

「知道了知道了,」允浩嘴上答應著,還是不住的在看,「嗯,漂亮死了……」

「你每次都答應我,每次都是在敷衍我。」

「哎呀,錢放在那裡也是放著,你穿著多好看啊……」

「你……」在中看了他一眼,說,「給我買這麼好的衣服,有什麼企圖?」

「沒有,」允浩笑著湊近在中,在他的臉上親了一口,「我想帶你去跳舞。」

「啊?」在中一愣。

「你等著,我先去換衣服,待會兒帶你出去。」允浩說著,拉在中到臥室旁邊放衣服的那間龐大的起居室裡,脫下身上的西裝,找出一件Dior的黑色風衣套在黑色的襯衣外面,下面在黑色的靴褲外套上一雙GUCCI的黑色馬靴。 允浩是身材超級棒的人,全身上下的線條完美的沒有一絲缺憾,而修長性感的雙腿又是完美中的完美,穿上這樣的衣服,顯得非常非常的帥。

在中站在門口看著允浩向他走過來,一時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允浩摸摸他的頭:「走吧。」

在中半天反應過來,想讚嘆一聲,又覺得自己太花癡了,半晌,有些悶悶的開口:「什麼啊,你要去演駭客啊……」

 

允浩笑了。拉在中出門,自己到車庫開出一輛嶄新的LOTUS,在中又愣了一下:「我怎麼沒見過這部車。」

允浩常開的三部車,一部Rolls Roye,一部AUDI,一部FERRARI,在允浩的薰陶下,這些牌子自己都知道了,允浩的司機常開來載自己的那部BMW也是常見的。

可這會子他怎麼又弄了一部新車回來?

「傷心啊,你也太不關心我了。」聽他這樣說,允浩故意裝出一副很傷心的樣子,鼓了鼓臉。

在中還是在驚嘆那輛車:「鄭允浩,你也太有錢了吧,你到底有多少車?」

「我的就是你的呀。」允浩笑著把在中拉到副席上坐下,對他道,「在中啊,我找人教你學車吧。」

「為什麼?」

「我想讓你開這部車。」允浩輕輕拍拍方向盤。其實這部車是前幾天趁在中去學習之後他新買回來的,工地第一批樓房已經全部被預定了,資金得到周轉,允浩就立刻去買了這輛車。因為自己沒辦法時時刻刻陪在在中身邊,司機又有工作,自己不想讓在中出去買什麼還要去擠公車,他暈車,公車上人又雜空氣又不好。所以索性先斬後奏,不管在中要不要,先買回來再說。

「我開它幹嘛,我平時又不像你那樣喜歡亂跑,都是跟你一起出去的。」在中口氣是不想要。

「可是我想。」允浩笑笑,「我喜歡這部車的名字,蓮花——覺得很適合你。你不是送了我禮物嗎,我也想送東西給你。」

「這也太貴了吧。」在中看著他,「你今天是不是吃錯藥了?」

「金在中你不許再一口一個貴的。你男人賺錢就是為了給你買好東西的,你敢不要試試。」允浩眉頭擰了起來。

「我就不要,你怎麼樣。」在中口氣也變了。

「那我就哭給你看。」

在中愣了一下,忍不住笑了,看著允浩的臉,心裡嘆了一口氣,他知道這個男人是真心要寵愛自己的。於是伸手去撫開他緊皺的眉頭,口氣也放軟了,「知道了。」

允浩聽出了在中是在敷衍他,但是既然他鬆口了,自己就好辦了,於是親親在中的臉,說了句「真乖」,就發動了車子。

 

一路行來,兩個人又說又笑的,允浩伸手握住在中的手,放在自己腿上。在中想收回手,說了句「好好開車」,但允浩不肯放開,於是也就作罷,任憑允浩手心的溫度傳過來。

允浩先帶在中去一家日本料理店吃東西,精緻的菜被滿滿的端上來,三文魚片,生菜卷壽司,刺身,鐵板燒,鹽烤秋刀魚,醬湯,蕎麥涼麵……精巧的碟子裡裝滿了美味,兩個人慢慢的吃著,輕快的交談著,允浩看著在中美好的面容,覺得一整天疲憊工作的身體此時變得異常輕鬆。菜很好吃,兩個人都吃的好飽。

不過兩個人吃還是剩下了不少東西,在中皺皺臉,說:「讓你不要點那麼多吧。這些可不可以打包。」

「金在中你不許這麼寒磣。」允浩心寒的看著他。

是自己做的不好嗎?他怎麼一副處處怕花錢的樣子。自己以前交往的人都是家境不錯的人,卻很多依然還是衝他的財富而來。而這個寶貝疙瘩卻對自己男人的收入一點不感冒的樣子,自己想給他錢沒地方給,只有親自拼命帶著他,買好的吃好的用好的。

「我啊,本來就是吃苦的命,哪像某些人那樣生來就是大少爺……」又開始了。

「好了,你別說了,怕你了。」

「哎,」在中嘆了口氣,突然說,「好想再試一下鰻魚飯,可是實在吃不下了。不行,你下次再帶我過來。」

這樣才乖嘛,允浩滿意的點點頭:「數碼街那邊有一家鰻魚飯很好吃,我下次帶你去那一家。」

「好。」在中衝允浩明媚的笑笑。

允浩伸出手去觸了觸在中的臉,眼神閃過一絲心疼。這樣容易滿足的人,像個孩子一樣……即使整天面對陰雨天氣,但只要看到一絲陽光,就可以比陽光明媚一百倍。這樣的一個人……怎麼還有人忍心去傷害他呢。

 

兩個人走出餐廳的時候,外面的天已經黑了,允浩拉在中坐在車上,對在中笑笑說:「It’s party time now。」

在中看看他:「我聽不懂外語。」

允浩突然沉默下去,過了很久,才突然拉住在中的手,很誠摯的說:「在在,再過一段時間我就帶你去周遊世界好不好?帶你去看你沒有看過的風景,學你沒有學到的知識,吃你沒有吃過的東西……把你失去的東西全都加倍加倍的補回來……好不好?等我們老了之後,就在一個你最喜歡的地方定居,永遠都不分開……」

在中靜靜的看著他,突然上前吻住了允浩,把那一聲有些哽咽的「好」送到允浩的口腔裡。

溫柔的纏綿中,在中閉上眼睛,感受著允浩的氣息。

我最親愛的人……我的允浩……謝謝你,謝謝在對我承諾一生的你。謝謝你讓我如此幸福,謝謝你把我從最黑暗的地方拯救出來,讓我感受到這個世界的溫暖。謝謝你讓我學會了期盼,在你飽滿的羽翼之下,我才能夠驕傲任性的試著去飛翔……你是最美好的存在……我因為你而存在……

如果那些年的艱難歲月,只是上天在向我昭示會把你帶到我身邊,那麼我所有的辛苦都是值得的。在貧窮中艱難度日的時光……在孤獨中默默忍受的時光……因為有了你,一切都變得那麼微不足道。我感謝上天,在奪走我生命的全部之後,再賦予我另一個全部。

我愛允浩……這就是我最大的財富。

 

 

白色高貴的LOTUS停了下來,像一朵盛開在黑暗之中的白蓮。在中有些為難的看看允浩:「浩……」

允浩看看在中:「我們進去吧。」

「我不想來這裡……」在中看著車窗外,“暗跡”炫目的招牌在黑夜裡閃爍著霓虹的色彩。

「在中,就當陪我好嗎?」允浩溫柔的看著他。

在中看著允浩在黑夜中顯得更加深邃的輪廓,不忍心拒絕,遲疑了一下,還是點點頭。

允浩笑了。

兩個人併肩走進店內的時候,英俊的門童立刻說:「歡迎光臨」,看見在中,微微一愣,又把目光投向允浩身上,允浩面無表情的擁著在中的肩膀走了進去。

刺眼的燈光像一道道毒蛇的利齒,掃過每一張放蕩著欲望的臉,一對對人相擁著向舞池走去,服務生穿著制服為客人送上昂貴的酒,飲料和甜品,店裡的一些妖嬈的男孩子和女孩子正肆無忌憚的與客人調情著。

一切仍舊未變,仍舊是充斥著糜爛的奢華的娛樂場所。

在中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明明在這裡工作了那麼多年,這時候進來,卻帶上了深深的厭惡和反感。那些平素司空見慣的畫面在現在看起來竟然那麼的不堪。他微微抬頭看了看允浩,允浩正面無表情的環視著這裡,嘴角微微抿著,下巴像雕塑一樣剛毅而又精緻。感受到在中的目光,允浩把臉往在中這裡偏了偏,問:「你們這裡有多少服務生?」

「單純的服務生有一百零幾位,不……單純的有六十幾位……」

「什麼叫單純,不單純?」允浩側臉看著他,眼睛裡有笑意。

「你知道的。」在中別過臉去。

允浩手上加了加摟著他的力度,低低的說:「我們不要站在門口了,我單純的在中。」

 

有服務生看見客人,立刻過來迎接,看見是他們,微微愣一下。但畢竟鄭允浩是誰都不敢得罪的,於是那個男生立刻一副笑臉的說:「鄭總,您來了。在中也一起來了啊。」

「一間豪華間。」允浩對那個男生淡淡的道。

「是,請您稍等。」

男生到櫃檯前說了些什麼,立刻又有兩個服務生迎來,用美好的笑臉帶著他們走向最裡面的那一排排包間。

在中以前來過包間,也有往包間裡送過酒,但是在包間裡的人基本上都是在做那種事情,所以在中是能避則避,而且之前在包間裡受到侮辱的事情自己還沒有忘記。可這一次他來到這裡,來到“暗跡”,不是再做服務生,而是作為客人,在中說不上自己是什麼感受,只是默默隨著允浩向裡面走去。路過有人在打量他們,可是在中誰都沒有看。

最豪華的包間內,允浩讓人打開了立體的音響,柔美的輕音樂迴響在這個裝潢考究的空間內,允浩坐在沙發上,一個穿制服的女孩子笑著把價格表拿過來。

允浩面無表情的接過來,拿過印有紅酒的單子,修長的手指指向最貴的那一列的第一個,然後輕輕的往下一滑,點了全列的酒,服務生愣了一下,然後反應過來,問道:「鄭總,是都要嗎?」

允浩看了她一眼,淡淡的說:「每一種,三杯。」

然後拿過雞尾酒的價目表,手指劃過最貴的那一列:「每一種,三杯。」

在中在旁邊皺了皺眉頭,不知道允浩是在幹嘛:

「允……」

允浩給了在中一個安撫的眼神,然後拿過甜品的價目表,依然是最貴的那一列:「每一種,三份。」

………

服務生有些唏噓的做好記錄,然後拿走價目表,鞠了一躬:「您稍等。」

「等一下,」允浩淡淡的叫住她,面無表情的又吩咐道,「所有的東西,全部讓不同的人,一份一份的送過來。」

那個女生走了之後,允浩笑著站起來,把用大眼睛目不轉睛的看著他的在中拉起來,然後自己坐了下去,再把在中拉到自己的腿上坐下,把頭埋在在中的脖頸處,沒說話。在中仍由他摟著自己,睫毛顫了顫,也沒說話。

 

包間的門一次又一次的被推開,一個個穿著制服的不同的人端著托盤進來。

「您的PETRUS,請慢用。」第一個人離開。

「HAUTBRION,二位請慢用。」第二個人離開。

「BATEAU,請慢用。」第三個人離開。

「………」

「CECCHI CHIANTI,請慢用。」第五十七個人離開。

「………」

「SACHER-TORTE,本店專門用鮮奶漿烘焙過,請慢用。」第一百二十三個人離開。

「………」

中間包括李永基和小彬在內的許多個與在中熟識的人也來過,在中靜靜偎依在允浩的懷裡,沒有看來的人,只是感覺著允浩隨著輕柔的音樂微微晃動著自己的身體,心裡泛起著一層又一層的感情。

他明白允浩為什麼要這樣做,他在向所有用各種各樣微妙的心理在背後罵自己的人宣告他對自己的所有權,宣告自己的地位,宣告自己是鄭允浩的人,不是他們可以惹得起的人。他用高調的行為給那些人最有力的回擊,讓所有人都看見他們的幸福,就算在背後再怎麼被嫉妒和嘲諷,也會堅定不變的甜蜜和幸福。

 

在中靠在允浩懷裡,閉上眼睛,直到門再被推開,“暗跡”的老闆走了進來。

「全老闆。」允浩衝他點了點頭。

全勝秀笑笑:「鄭少爺可是給足了全某面子,前兩天派那麼多人過來把我這裡的人一一調查個遍,今天又親自過來捧場。」

「我們的東西還沒有上齊。」允浩摟緊要從自己腿上下來的在中,淡淡對全勝秀道。

「全某是來向鄭少爺道歉的,鄭少爺一擲千金我們求之不得,但是很遺憾的是,鄙店裡的所有員工都已經用光了,沒能達到少爺的要求。」

「連這點要求都達不到,」允浩冷冷一笑:「那這家店就沒有再開下去的必要了吧。」

「我知道這條街都是鄭氏的地盤,鄭少爺要動我的店,我不敢多說什麼,但是鄭少爺也該讓我明白,是我手下的誰得罪了您,讓您這麼動肝火。」畢竟是經歷大風大浪的人,在面對允浩的咄咄逼人的氣勢下,全勝秀也沒有慌張,只是用一雙眼冷靜的看著他們。

允浩看了在中一眼,在中趁這時候掙開了允浩,自己坐在允浩旁邊,回視著這個曾經的老闆,員工的事情都是大堂張經理在掌管,所以以前並沒什麼機會見到全勝秀。

「全老闆,我念在在中以前在這裡工作過的份上不想跟你多計較,但請你管好你手下人的嘴,我要是再聽見任何子虛烏有的話,別怪我不念舊情。」

「原來是為了情人啊,」全勝秀了然的笑笑,金在中曾經是他店裡的員工,這倒沒什麼,只是他被鄭允浩看上了,自己便專門過問過這件事,「鄭少爺放心吧,那些事情我會處理。」

「好,」允浩點點頭,伸手在堆滿酒杯和餐盤的桌子上拿了一杯紅酒,在嘴邊抿了一下,然後又抬起頭說,「我如果沒看到我滿意的結果,不要怪我不給面子。」

「您放心。」全勝秀的笑容隱隱帶著殘酷。

「允浩,算了。」在一旁一直沒有出聲的在中突然開口。

「在在……」允浩一怔,側過臉看著他。

在中卻沒有再看他,只是抬起頭,輕輕的對全勝秀說:「全老闆,這件事情就到此為止吧,不要再去追究了……」

全勝秀笑了,然後意味深長的看著允浩。

允浩看了在中片刻,在中沒有理他,兀自把側臉對著自己,長長的睫毛微顫著,視線不知道看到了什麼地方,臉色有些蒼白,潔白的牙齒輕輕咬住下唇。

允浩的心痛了一下,他在心裡輕嘆一聲,然後抬起頭:「聽在中的吧。」

全勝秀玩味的笑容更明顯:「那那些還沒有上來的東西呢。」

「不用上了。錢我會照付。」允浩又低頭喝了一口酒。

「多謝少爺捧場。」全勝秀笑著答應著離開了。在走出門外的時候突然轉過身對允浩說:「鄭少爺,您還真是一個專情的人啊,這一點,跟鄭董事長完全不同。」

全勝秀指的是允浩的父親。但允浩沒有理他。

 

房間的門被輕輕關上。

允浩放下手上的酒杯,沒說話,也沒看在中。

空氣裡凝固的沉默。

過了很久,在中的睫毛動了動,然後突然開口道。

「允浩,你知道嗎,就因為你剛才的一句話,就可以毀掉多少人的生活?」

允浩沒有說話。

「在這裡工作的人都是為了錢而來……因為大家要生活,就像我一樣,誰都有不得不背負的困窘和無奈……」

「小彬的媽媽長期在住院,他只有十八歲,就已經在這裡工作了四年……店裡不許我們叫彼此“哥哥”“弟弟”,只讓我們叫名字,但他一直像對哥哥一樣對我……他像我一樣討厭這裡的環境,他也不肯做那些,所以一直都很尊敬我……」

「Sun的父親以前在工地出了事故,老闆一分錢沒賠償就逃走了,母親又有殘疾,她是家裡最大的孩子,要扛起整個家的生活,要供養四個弟弟妹妹上學……所以她也是不得已在這裡……」

「允浩,在這裡的每一個人,都是經歷過痛苦和磨難的人……我們沒有文化,只能做這些……這份工作的重要性,你無法理解,它是我們生活的來源,支撐我們活著的最基本的東西……我能夠遇到你,被你拯救出來,給我夢寐以求的生活,他們,卻沒有人幫得了他們……」

「因為你有錢有勢,所以可以操縱他們的人生,把他們從這裡驅逐出去,或者給更多的教訓……而這一切都是因為我……允浩,我不想在別人的咒駡和記恨中活著……」

在中淡淡笑一下,笑容中帶著冰冷和陌生。

「我們不是一個世界的人,我歷經的東西,你永遠都不會經歷。允浩,或許有一天你就會厭惡我……你的金在中,只是跟那些人一樣卑賤下等的人,無法融入到你的生活中去,無法像一個愛人該做的那樣,為你排憂解難,擋風避雨……反而不停的需要你的庇護,需要你操碎了心來維繫這段愛……」

 

「………」在中自語般輕聲說著,柔柔的聲音好像隨時都會融入到空氣中,但是卻像一把把利劍,深深插在允浩的心上。

「對不起……」

允浩突然一把把在中抱過來,緊緊摟住他的背,把臉埋在他的肩膀上,開口。

「對不起,在中……對不起……」

在中沒有說話,只是回過神來似的,想側過頭看允浩。

允浩緊緊的抱著他,力度大的把在中的背箍的生疼。

「在中,是我做的不對,對不起,我以後不會了……」

「允浩……」

「我只是一想到你受委屈,就恨不得讓那些人受到教訓……在在,我以後不會這樣自以為是了……」

在中感受到允浩的鼻息噴灑在自己肩膀上,耳邊聽到他在不停的道歉,心裡的痛突然被另一種更深重的痛取代。

允浩……他的允浩……

在別人面前像王者一樣強勢而又驕傲的允浩,從來不輕易對別人低頭的允浩,現在像一個患得患失的孩子……

他拼命的向自己道歉的原因就是,他在為自己出頭,自己的委屈和憤怒他要向別人加倍的討回來,他不想讓自己受一點委屈,想讓自己從此安心,他會保護自己……而這些自己沒有看到,反而在怪責他的以勢壓人……

金在中……你在幹什麼……

在中好似突然醒悟過來,回抱住允浩,輕輕的說:「允,我說錯話了……」

「沒有,在中,沒有……是我沒有顧及到你的感受,我不該這樣做……」

「允浩……」

「融不進我的生活,我就去融入你的生活,好不好……我會加倍加倍的瞭解你,懂你,不會再自以為是的對你做什麼自認為是好的事情……」

「允浩……」在中突然有種想哭的感覺。

「在在,我會對你好的……用最好的方式對你好……」

「對不起允浩……對不起……」在中的眼淚突然唰的流下來了。

「在在……」允浩一下子慌了,連忙鬆開他去擦他的眼淚,「不要哭啊,是我的錯……」

在中伸手摟住允浩的脖子,死也不放開。

「允浩,我以後再也不說這樣的話了……我不該那樣說你……我知道你對我好,我什麼都知道……」

允浩無聲的收緊雙手,把在中摟在懷裡,過了很久才說:「好了,不哭了……」

在中從允浩懷裡抬起臉,允浩專注的用指腹擦去在中臉上的淚痕,兩個人視線對上,突然都笑了。允浩親了親在中的眼睛和臉,低低的說:「以後不許哭了。」

「你心疼了啊。」在中眼睛紅紅的。

「是啊,心都疼死了。」允浩故意裝出一副很痛的樣子。

在中笑了,沒說話。

「走吧,」允浩拉在中站起來,「我們去跳舞。」

 

從來沒見過允浩跳舞的樣子,在中此時站在舞池邊甚至有些目眩的感覺。紛亂人群的正中央,允浩的舉手投足間都有透著可怕的性感和霸道。燈光一束束的掃下來,打在允浩的臉上,忽明忽暗的,充滿爆發力和讓人窒息的張揚。音樂喧囂的在耳邊轟轟作響,在中只覺得腦子裡有什麼在一點一點的爆炸開來,允浩的動作帶著難以言狀的氣勢,傲人的身高和性感的身材,那是他再熟悉不過的身體,卻讓他怎樣都無法移開視線。

燈光下,允浩一直一直看著他,星眸裡閃爍著勾引的光芒,讓人想走近他,沉淪在他的性感之下,卻又害怕被那樣強大的氣場焚為灰燼。

 

回家的路上,在中腦子了一直不停重播著著允浩剛才跳舞的魅惑的樣子,突然覺得自己有些口乾舌燥。

允浩以為在中是累了,所以也沒有多和他講話,只是不時從後視鏡裡看著在中微微出神的樣子。

很乖,很美好的樣子。允浩笑了。

 

回到家裡,兩人對視一眼,就一前一後的走進臥室裡。在中換下允浩買給他的衣服,小心的掛好,然後對坐在床邊正用遙控器開電視的允浩說:「允,你要不要先洗澡?」

允浩抬頭看看他:「你先吧。」

「哦。」在中應著,從衣櫃裡找出他和允浩換洗的衣服。

允浩看著在中走向浴室的背影,在他身後笑著說:「要不我們一起洗吧?」

「想的美。」在中回頭,用有些嬌嗔的眼神看他一眼,臉已經有些紅了。說完就急急的跑進浴室裡。

允浩看著他的樣子,忍不住一直在笑。

 

在中衝到浴室裡,看著鏡子中自己的樣子,拿水潑了潑臉,自言自語的搖了搖頭:「真是瘋了,金在中你在想什麼,他什麼你沒見過,這會又像在思春一樣……」

突然又想到剛才舞池燈光下允浩被渲染的蠱惑人心的臉和動作,又微微失了神,過了一會兒反應過來,又拿水潑了潑臉,呼了一口氣,放了熱水,開始洗頭洗澡。目光還是有些飄忽。

溫水撫摸著自己的皮膚,就像允浩平時撫摸自己一樣,溫柔而又溫暖。在中躺在浴室裡,閉上眼睛,一直不想出去,直到熱氣差點弄得他昏厥。

 

允浩等了很久,差點就敲門問在中是不是出什麼事情了的時候,在中才出來。穿著允浩的大T恤,光潔白皙的腿裸露著,皮膚被熱氣蒸騰的泛紅,臉頰和嘴唇潤的讓人想去咬一口,大眼睛裡全是水霧。

允浩倒吸一口氣,湊上去摟住在中就去親他粉紅色的脖頸。

溫熱的氣息噴灑在細嫩的皮膚上,在中只覺得一震戰慄。下意識的推開他,故意說:「臭死了,去洗澡。」

允浩把手伸進他T恤裡,在他腰上摸了一把,才放開他,笑著往浴室裡走去。

在中盤腿坐在床上,漫不經心的擦著頭髮,眼神盯著電視放的也不知道是什麼頻道,持續走神中。

 

允浩洗完澡出來就看見在中放空的狀態,大眼睛和嘴唇全都水亮無比,心裡想著你這個妖精怎麼就是這麼誘人呐,身體已經先於思維,上去就撲倒他。

在中被允浩弄得措手不及,往後倒到床上被允浩固定住才反應過來:「允浩……你幹嘛不穿衣服就出來了?」

「穿了又脫多麻煩。」允浩一邊說一邊微微起身,往上掀起在中的T恤,看見白嫩的肌膚,毫不猶豫的埋頭就去咬。

在中被他弄的又是癢又是舒服,扭著腰笑著說:「癢……允……不要鬧了。」

允浩被他扭的一陣情動,也不多說廢話了,三下兩下就脫光他,身體重重壓了上去。感覺到允浩的灼熱頂在自己的腹部,在中也不再玩了,配合著允浩,打開自己的腿。

因為愛你,所以我願意在你身體下承歡。只要你快樂,我就可以因此而感覺到快樂。

 

一陣激烈的情事過去,釋放過後的兩個人擁抱在一起,允浩親吻著在中的額頭上的汗水,又把頭埋在他的脖頸裡,靜靜呼吸著在中身體上清甜的氣息。在中抱了他很久,在允浩後背上的手摩挲著,過了一會兒,手指緩緩下移,順著筆直的脊椎骨,撫摸著移到臀部,然後輕輕抵在那裡小小的洞口處。

允浩感覺到他的手指,微微一愣:「在在……」

「允……可以嗎?」

允浩抬起頭,看著在中看著他的帶著情欲和期待的,清純而又妖嬈的臉,自己最愛的那雙眼裡仿佛有火焰在跳動,頓了一下,吻了吻他的唇,低聲問道:「寶貝,很想要嗎?」

「嗯……」在中凝視著他的眼。

「好。」允浩又親親他,翻身從在中身體上下來,自己靜靜趴在一旁,對在中道,「來吧。」

在中知道允浩疼他,肯定不會讓自己失望,看著允浩的樣子,心裡軟的一塌糊塗,輕輕附上去,咬住他的耳垂說:「允……我會小心的……」

「知道了。」允浩閉上眼睛,微微催促道,「快點,我沒事。」

 

細嫩的唇瓣沿著背部美好的線條一路下移,溫柔中又帶著可以將人燃燒的熱度。在中不厭其煩的一遍遍親吻著允浩完美的肌肉,幫他放鬆。

過了很久,一根手指才帶著大量潤滑劑緩緩探入。允浩背上的肌肉一下子緊繃起來。在中從後面吮吸著允浩的耳垂和脖頸,用舌頭舔吸著,感覺允浩又放鬆了一些才又加進一根手指。

進入允浩的時候,在中只感覺自己的灼熱像在探求著未知的境地,那種極致愉悅的感覺讓自己不由得低喘,手上也加快撫慰允浩的動作。允浩強迫自己把注意力都放在在中的唇和手上,後部被侵入的不適感讓自己有些難忍,狹窄的內壁被闖入的異物弄得生疼。但因為是在中,所以他可以忍受,自己對在中做過無數次這樣的事情,他都溫柔的順從著自己,甚至把尊嚴都給了自己。所以自己被在中上又如何,反正自己的一切本就是他的,只要他想要,自己什麼都可以去做。

 

律動的節奏越來越快,在中的喘息聲越來越粗重,過了一會兒,在中像是難耐似的低吼一聲,從允浩身體裡抽離,白色的液體瞬間噴薄而出,在中呼出一口氣,有些虛脫的趴在允浩身上。

允浩翻過身,把渾身軟綿綿的在中摟住,吻著他,調笑著問:「幹嘛不射在裡面?捨不得給我啊?」

在中睡在他懷裡懶洋洋的說:「懶得給你清洗……」

「你懶死了都……」允浩舔著他的耳垂,沙啞性感的說,「那我給你洗好了……」

說完一個翻身,又重新把在中壓在身下,在中慵懶的笑笑,又提起精神,迎接允浩的再一次衝擊。

真的很幸福,這樣的生活像是從夢裡偷過來的一樣,在中每次回想的時候,都會覺得有些恍惚。手心中的觸感太過於的溫暖。溫暖到天地不容。

 

=============================

 

我們的腫長被反攻了

還好只被反攻這一次(撫胸口)

 

允:對啊~還好只有這一次(撫胸口)

在:泥去史!!!(扶腰)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