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到一周,鄭允浩迅速迎來一段戀情。

眼鏡男是第一個看出來他在吊馬子的,都是上鋪,所以半夜三更手機還亮著的鄭允浩只有他經常目睹。

談戀愛要不被發現簡直比登天還難,頻繁掛QQ接電話,週末就不見人影,這麼顯眼的改變瞎子才看不出來。

那女孩是鄭允浩高中同學,叫趙佑婷。暗戀他三年,碰巧最後高考還和他一個考場,挺普通一女孩,長相普通成績普通。

高中三年,鄭允浩對她最深的印象不過是開考前她給了他一塊巧克力,說了聲,加油。

德芙的,Dove的含義,當時鄭允浩沒想那麼多。而事實上生活始終不是啥偶像劇,當時天氣太熱,那塊巧克力到最後融成一攤泥,還是鄭允浩考完了整理書包的時候才發現。(DOVE:D=DO O=YOU V=LOVE E=ME;DOVE背後有一段很淒美的愛情故事。http://www.yuzhoucun.com/chengzhang/qinggan/2010/dove-doyouloveme.html)

有些心情不是傳達不了,只是你有意而人家無心。

倒也不是毫無意義,至少這段沒什麼分量的故事始終是成為了鄭允浩關於青春的那點回憶。

如今,她成為了他女朋友,也沒什麼好奇怪的。

不過是通過網路重新聯繫上,發覺彼此居然是同校,幾天下也挺聊的來,她嘻嘻哈哈地講述了當年暗戀的心酸史,他聽了回復一句,謝謝。

通過彼此的經歷瞭解一下,打了會游擊,玩了點話術,然後她說「看你單身可憐,本漢子就好心收了你吧。」

他想了會,說,「好啊。」

在大學,好歹要談場轟轟烈烈的戀愛。

他的時間,金在中佔據太多,往後他也給與不起了。

他或許真的喜歡他,可還不是非他不可。

而這種程度的喜歡,他不稀罕。金在中也不稀罕。

 

金在中是最後一個知道鄭允浩交女朋友的事。

因為恰巧這一周金在中參與的社團有重要的比賽,他忙得整天也不見人影,回來那天恰好碰著一寢室的人在那慶祝。

慶祝鄭允浩和趙佑婷正式開始交往。

「這是幹什麼?」金在中望著一地的零嘴啤酒,「雖然我比賽贏了,可是決賽不是啊,慶祝幹嘛要?」

「不是啦~」眼鏡男樂歪歪地扔給金在中一罐啤酒。

「小帥哥你還不知道啊,浩哥他交女朋友啦!我們慶祝這個呢……」

那瞬間,空氣有些凝滯。

鄭允浩感覺腳底這塊和金在中相連的土地在顫抖,可眼前的金在中分明這樣平靜。

「是嗎,恭喜。」他微笑, 和平常沒有任何兩樣。

“啪”地一聲,金在中擰開手裡的啤酒一口咽下,咕咚咕咚不帶換氣的,他喝的很豪邁把所有人都看愣了。

末了咣當一聲,他把易開罐扔地上,似乎有點火大,易開罐砸在地上還蹦的很高。

而後他就在眾人一臉莫名的表情中推門出去。

 

那天之後,金在中和鄭允浩明顯疏遠了,不僅在校園遇到不會打招呼,回了寢室哪怕就只有他倆也不多話,各玩各的手機。

這生分的氣氛太明顯,眼鏡男都以為他倆吵翻了也不好多話。

鄭允浩卻早預料到金在中會生氣,他知道金在中氣他交女朋友,氣他選擇了逃避,氣他不如他想像的勇敢。

可那又怎樣呢,人都是要為自己而活,聽從自己的決定的,時間長了金在中就會懂,現在一切一切都是一時衝動。

生氣永遠都是短暫的,平淡才是長久的。

那分那刻,金在中對於鄭允浩而言,有恃無恐。

而金在中也確實如他所想,氣了幾天之後也就冷靜下來,對於現實似乎慢慢接受了。

對於鄭允浩和趙佑婷的交往的話題,他開始不躲不逃,甚至能笑著參與討論開開鄭允浩玩笑。

對於過往,他們默契地絕口不提。

金在中繼續他的生活,鄭允浩繼續他的戀情。

 

 

在鄭允浩這樣的思想現實理智的理工男的印象中,談戀愛的定義是——具有費心費力費錢費時間的“四費”性質的奢侈活動。

女朋友發短信你得第一時間回,一旦不回不管啥屬性的女人都會多心;

女朋友逛街你得陪,沒有約會的情侶不是網戀就是網遊,人家嫌你這人沒安全感;

女朋友在外頭碰著委屈了被流氓欺負了,你還得跟瘋狗一樣吃醋掄起磚頭去找人算帳,不然就是孬種。

鄭允浩一開始還覺得新鮮有趣,眼巴巴按著“中國好男友”的條例一一執行了。

結果三天下來,人不行了……

他幾乎沒了一點私人時間,趙佑婷沒啥大缺點就是愛粘人,還有世界女人通有的“婦科病”——缺乏安全感。

怕黑怕蟑螂怕一個人。整天短信啊電話啊跟炮轟似的席捲鄭允浩手機。

人家孤單需要人陪了,男朋友不在身邊像話嗎?

鄭允浩也是有責任感的人,儘管有點嫌煩吧還是老老實實去了。

 

一來二去,整個寢室都對“成天看不到鄭允浩人”的事實非常習慣了。

准是陪她那小女朋友去了。

這個小女朋友還是個線民,啥QQ微博,都愛玩而且等級挺高,鄭允浩本來不喜歡這些文化,

但好歹是做了人家男朋友,就得有女友第一時間@你你就得第一時間回覆,配合著秀恩愛的覺悟。

於是他不得不朝娘娘腔求救,「幫我申請個微博號唄,婷婷等著我回覆呢。」

娘娘腔一聽就驚訝地挑了眉,「你也要申請微博?你不最唾棄這庸俗的大眾文化嗎……女朋友的力量真是無窮的啊。」

說著接過鄭允浩的手機開始操作,邊輸號碼邊喃喃一句,「在在前幾天也才申請一個你就跟來了,真是默契。」

金在中?

「他申那個幹嘛?」

「呵,只許你交女朋友,不許別人社交啦?」娘娘腔白他。

「切,……他微博啥名?」

「一串韓文認不得,最近更新挺勤快的,我幫你加他啊。」

「隨你。」鄭允浩別過頭。

 

帳號申請好了,拿回手機鄭允浩先按照要求加了趙佑婷,她名字好記——[DOVE浩]

刷新之後翻了幾頁,都是吃吃喝喝的瑣事,偶爾抱怨學習壓力大討厭某某老師等,從外到內都是普通的女孩。

過著普通的生活,有著普通的思想,平平淡淡踏踏實實,沒什麼不好的。

“叮咚”一個提示音,趙佑婷@他。

>>>終於來了啊^^等你好久了,今天降溫要多穿點啊!

鄭允浩乖乖回覆:好,你也是。

消息沒發出一會下面就冒出許多評論,應該是趙佑婷的朋友閨蜜,都是“哎喲~哎喲~”的調侃腔。

曖昧的措辭起哄,趙佑婷都一一回覆了謝謝,有點默認的意味。

鄭允浩被連帶著@了好幾回,手機震得他手都麻了,看著那些起哄言辭想想也沒什麼好說的,就不再回覆。

他這是從一扇門前逃走,而後得到的生活。

平淡。踏實。仿佛又走回他二十年前的路。

他鄭允浩喜歡的還是女性,還是大眾口中的異性戀,是正常的。

該感到高興不是嗎。

 

這會他手機裡又震了幾下鄭允浩想這有完沒完啊,不耐煩地點開一看發現是另一個人發的新微博。

名字是一串韓文,是金在中。

>>> 今天,第一次蹺課出去玩,中國的江邊,風都好大啊,眼睛都吹疼了。

不過,這樣真的好嗎T T 賢重啊還有根醬,你們眼睛都不痛嗎!

下面是一張配圖,三個男人拼命往一個鏡頭裡擠著自拍。

臉上做著鬼臉,挺開心的樣子。

微博發佈沒一會評論轉發量就蹭蹭往上漲,金在中這貨在學校人氣居然這麼高,鄭允浩有點意外。

隨手翻了下評論,可把鄭允浩看傻了眼。

【在中啊你把允浩擱哪去了呀(壞笑)】

【爬牆一下爬倆!誰去@一下浩哥啊→→】

【最近怎麼不見允在一起上下學了,是鬧彆扭了嗎?】

…………

…………

怎麼,搞的所有人都把他們看成一對的樣子。

他們平時有黏的那麼緊嗎……

鄭允浩忽然急切地想回覆他一下,哪怕只是一個表情……故事又會怎樣的發展呢,他又會得到什麼樣的回覆呢。

會被圍觀?被調侃?

這和他與趙佑婷又有什麼差別呢。

他明明和他……不是這種關係。

不行,不行,不能這樣做。

 

鄭允浩退出了程式。

金在中,沒有我,你也可以過的很開心,交很多的朋友。

也對,不是誰沒了誰就活不下去。

這樣,很好。

鄭允浩扔了手機躺床上,望著蒼白的天花板,也不知道是不是窗戶漏風的緣故,感到寒冷。

 

 

 

二月初,A城下了大雪,而後就是不規律的雨水天氣。

早上下雨下午就出太陽,晚上又起風,淩晨又下雨……就像跟人作對一樣,一把傘拿在手裡也不知道帶還是不帶。

金在中最後被整毛了,管他下不下雨都不帶傘,結果一天不到就感冒了。

一大早咳個半死就去上課了,鄭允浩看他出門手裡空空的,就轉背拿了一把傘揣包裡。

而鄭允浩沒想到,上午他課還沒上完就收到趙佑婷的短信,【親愛的,我沒帶傘放學記得來接我。等你。】

鄭允浩回了個【好。】

望著窗外的雨水兇猛地打在玻璃上,然後食指劃了劃,翻到金在中的號碼,手指在那懸空了半會,才開始慢慢打字,【外頭下雨了,帶傘了沒?】

很快就得到回覆,【帶了。】

鄭允浩看了那兩字,關了手機揣回兜裡。

 

放學後,鄭允浩按時去接了趙佑婷,女孩笑著躲進鄭允浩的傘下,手臂挽住他的,兩個人緊挨著走。

沒走幾步,鄭允浩就看見金在中就站在一屋簷底下,抬手拉起兜帽往雨裡走。

有女孩子親昵地想給他撐傘,他就笑笑說,自己太高了,兩個人打傘女孩子會淋濕。

禮貌又溫柔地拒絕,然後一個人繼續走。

「金在中。」

鄭允浩叫他,看他回過頭,「你感冒了別淋雨,過來和我一起走。」

金在中看了看他和他身邊的女孩,「不方便吧,我一個人就……」

「過來。」鄭允浩眼睛都不眨,「這傘夠大。」

三個人打一把傘終究是有些擠,站中間的鄭允浩為了騰空間伸手把女孩摟進懷裡,女孩受寵若驚地紅了臉頰。

金在中盡職盡責當燈泡,站旁邊起哄,「啊,好恩愛啊。」

鄭允浩沒說什麼,把女孩又往懷裡緊了緊,然後挪挪手,大半個傘就罩在了金在中頭上。

而下一秒金在中就推開了傘,一個人跑進雨中。

途中他回了一次頭,看鄭允浩的眼神比漫天的雨水還冰涼。

 

送走趙佑婷,鄭允浩回到寢室,關了門。

眼睛盯著那個渾身濕透的人,緊緊地盯,「你,為什麼撒謊。」

「什麼?」

「說帶了傘,結果……」

「魚糕是有女朋友的人了。」金在中脫下淋濕的外套,「不該再在我身上浪費時間。」

「你是在躲我。」鄭允浩忽然有點火大。

話音剛落,金在中的背影頓了一下,而後抬手脫下了裡頭的底衫,上身赤裸的拿起乾衣服來換,「不對,躲的人是你。」

眼前這個身體,鄭允浩連看的勇氣都沒有。頭低下去,攥緊拳頭。

「魚糕,你有沒有親過女孩子?」金在中換好衣服,眼神筆直地投射過來。

「沒有的話,親一次。女孩子很柔軟很纖細,和男人是完全不一樣的。」

也不知道這句話怎麼就長了根刺,紮痛鄭允浩的耳膜。

那從心底冉冉而上的撕裂感,也不知道是暗示什麼東西在崩壞。

一瞬間,他明白他和金在中的鬥爭裡,他成了輸家。

 

 

說到二月份,除了擁有高貴冷豔的二十八天特性外,還有一個重頭戲。

那就是讓全中國乃至全世界的單身狗無比怨念的14號。

沒錯,情人節。

鄭允浩一大早就被女朋友一通電話從被窩裡拽出來,趙佑婷明顯精心打扮了一番,小腮紅小唇彩,外加酒紅的毛妮大衣小短靴。

別說,女孩子打扮和不打扮差別還真是大,本來普普通通的外貌瞬間就提色不少。

鄭允浩被她拽著在市中心四處逛,買買衣服看看新上映的電影,轉眼天色就暗了,趙佑婷摸摸肚皮朝鄭允浩擠眼,「餓了,走,吃晚飯去。」

鄭允浩本來打算帶她去浪漫點的西餐廳,可趙佑婷撇嘴,「我們還是學生,就別去那費錢地方吧,爸媽養咱不容易欸。」

鄭允浩笑笑,揉了揉她劉海,這小丫頭還挺懂事。

最後倆人就去了街邊普通的火鍋城,痛痛快快大吃了一頓。

 

等到晚上八九點了,倆人就去了小樹林散步外加消食,情人節不愧為情人節,這麼幽閉的角落都藏著不少情侶,那一團團膩歪的黑影看的人臉紅心跳。

趙佑婷走著走著,毫無預兆地牽上鄭允浩的手。

那手心都是汗。

鄭允浩也沒說什麼,反握了女孩的手。

倆人找了個石椅,鄭允浩剛要往上坐趙佑婷就制止了他,「椅子上有水。」說著低頭找了紙巾擦了擦,又用手確認擦乾了才讓鄭允浩坐了。

「你不是說你是粗獷的女漢子嗎,對我倒是細心啊,有什麼目的嗎?」鄭允浩看她那謹慎樣有心調侃一句。

「因為你是我男朋友啊,待遇當然不一樣了。」趙佑婷停了停,繼續說,「對我而言,喜歡一個人就該給他展現自己最真的樣子,怎麼樣,我做的就很不錯吧~」

鄭允浩看著女孩笑的坦率大方,斟酌著她的話,心底反而隱隱落寞。

「婷婷。」

「嗯?」女孩被他低沉的嗓音嚇了一跳。

「你嘴巴怎麼是櫻花色的?」

「呀,我還以為你要說什麼煽情的話呢…啊,我知道你喜歡這種唇色,所以買了這樣的唇膏。怎麼樣,好看嗎?」被看破心思的女孩有點羞澀,一臉不自信地問。

鄭允浩沒回答,伸手輕輕托起女孩的臉,腦袋湊了過去。

吻上趙佑婷的唇,確實,很柔軟,還有唇膏淡淡的清香,女孩子很激動很緊張,纖細的手指顫抖著抓緊他的衣服。

鄭允浩心臟也會加速地跳,撲通,撲通,一聲聲像永遠無人接通的電話,響的寂寞。

『躲的人是你。』

腦海裡想起的熟悉聲音,讓鄭允浩煩躁地閉上了眼睛。

 

那天晚上送女孩回寢室之後鄭允浩就獨自去了江邊,吹了一夜的風。就如金在中微博上說的那樣,那風把眼睛都吹疼。

明明沒有喝酒頭腦卻很混亂,靠在那種掉了漆的鐵圍欄上,望著黑漆漆的江水出神。

並不是第一次接吻,可是從沒有一次讓他這樣難受。

一股莫須有的負罪感壓得他喘不過氣,也不知道是對不起誰。

 

回去以後,因為夜不歸宿,鄭允浩被宿管罵了一頓,同時也被室友調侃了一頓。

「浩哥,一夜未歸欸~我的媽啊你和婷婷都得進展到哪一步了?」眼鏡男摸著下巴,一副垂涎三尺的模樣。

「一壘?二壘?還是……」

「差不多得了啊,這是人家隱私。」娘娘腔白了他一眼。

「男人嘛討論這個怎麼了,都是自家兄弟的,啥不能說!」

「擼你的AV去吧!」

「切!還不是浩哥頂著唇印回來,我能不好奇嗎!」

頂著……唇印?

鄭允浩下意識摸摸嘴唇,心裡忽然一陣騷亂。

他的眼睛不由自主地朝背對著他玩電腦的金在中看去。帶著莫名的心虛和試探。

可金在中就像沒聽到這話一樣,手指泰然自若地點著滑鼠,可下一秒他的遊戲角色就被槍擊中了,螢幕彈出一個大大血紅的“GAME OVER”,挺觸目驚心的。

「真糟糕。」金在中推開了滑鼠,喪氣的癱坐在椅子上。

 

其實,那天和趙佑婷Kiss,鄭允浩等平靜下來也覺得當時有點衝動了。

大概是因為那天是情人節?

周圍環境的帶動?

趙佑婷打扮的太美了?

自個到了發情期?

………

好吧,也許,大概,可能……

和金在中的鬥爭裡,自己還沒肯投降而已。

這樣想,鄭允浩後來見趙佑婷就不自覺有點心虛。也不敢再多去親密接觸,話題都不能聊的深入,全靠著平日的瑣事支撐。

日子如果這麼過,其實耐下心鄭允浩還是可以接受的,畢竟世界上聰明懂事的人真的不能太多,像趙佑婷這樣就好,過著簡單的生活,性子有點二,平凡但不平庸,能走進鄭允浩的生活,但不能左右他的情緒和思想。

大白話翻譯過來就是,好養活。也好對付。

 

 

然而,和趙佑婷相比,金在中這小子就滑頭多了。

也不知道他經歷過多少世事,心智磨練的這樣狡猾,鄭允浩看不透他,所以常常就無意識地被他牽著鼻子走。

就拿今早說吧,鄭允浩在廁所那刷牙呢,哇啦啦漱完口轉背就瞅著金在中站門口睜著個大眼睛望他。

鄭允浩其實嚇了一跳,表面裝著淡定,若無其事地拿了毛巾準備洗臉,「幹嘛呢,還站人背後不出聲。」

「嗯……」金在中吊著嗓子在那「嗯」了好一會,等鄭允浩耐心要爆表了才悠悠吐出下文。

「遊艇她……找我要QQ號了。」

「遊艇?」鄭允浩把那發音在心裡反覆掂量下,哦,趙佑婷。

「她要那個幹嘛?」鄭允浩開了剃鬚刀“滋滋”刮起鬍子。

「不知道,說是你心情不好,不肯說跟她,就問我了。」

鄭允浩一聽就皺了眉,女人這種生物啊……有了男友之後巴不得整個粘在他身上,放個屁都想知道是香的臭的,雖說是一片好心吧,可一點自由的空間都沒有也挺讓男人頭疼的。

「你給她了?」

「沒有。」金在中手插口袋裡,聳肩,「我說,和你不熟。」

「哦?」鄭允浩勾起嘴角。

「對,不熟……是喝酒吃肉的朋友。而已。」

「她信了?」

金在中搖搖頭,不說話。

窗子外頭是瓦藍瓦藍的天空,雲朵緩慢遊移。狹窄的衛生間裡都是剃鬚刀“滋滋”的震鳴。

兩個人沉默一會,金在中開口,有點猶豫,「魚糕。」

「嗯?」

「馬上……考中文了又要。」

「哦……所以呢?」鄭允浩清洗臉上的泡沫,聲音埋在水流裡悶悶的。

「遊艇的中文很好不需要陪練,所以……魚糕你陪我吧。」金在中垂下眼睛,「我們……也好久沒一起念書了。」

鄭允浩扔了毛巾瞅了金在中一眼,得,他承認,耷拉著腦袋求人的金在中乖巧軟萌,合他胃口。

可他不知道,這是金在中一夜未眠抱著被子翻來覆去才想出的藉口。

唯一一個能堂而皇之的,讓他陪他的藉口。

 

 

週一到週六,鄭允浩每晚都抽時間帶著金在中去自修室,和以前一樣,兩個人把凳子拼在一起,頭擠頭地看書。

金在中的中文相比期中考那會算是進步了許多,中文書一打開也多少是有了點墨水,封面上碩大的“金在中”三字儘管歪歪扭扭的,好歹也能看出形狀了。

嗯,不錯,知錯能改還是好同志。

鄭允浩在心裡給了他點讚賞,然後端端正正坐好開始給他講題。

金在中這回沒上次那麼折騰人了,乖乖盯著課本聽課,沒抱怨也沒啥“妊娠反應”。倒是愛開開小差,盯著鄭允浩側臉發呆,被捉到之後也不立刻轉移視線,反而盯地認真,搞得鄭允浩有點莫名。

 

這樣堅持了三周,第四周的周日照理來說是陪趙佑婷的,可剛好她最近也忙著考英語四六級,鄭允浩總算是有了喘口氣的機會。

於是大晚上的,精力旺盛的他就繞著學校教學樓跑步,鄭允浩喜歡奔跑的感覺,流掉汗液就好像把煩惱都流掉,整個人都能灑脫不少。

最後他跑累了,蹲地上喘氣,剛直起腰就看著一人影從一年七班的教室走出來。

那背影瘦長細高,寬闊的肩膀,竹竿一樣的腿……

他先是去了小賣部買了一塑膠袋東西,然後掏出手機開始打電話,再然後……鄭允浩的手機就響了。

那人從背後聽到鈴音似乎嚇了一跳,趕緊轉身一看臉,果然。

「魚糕,你怎麼在這?」

「我閒逛過來的。」鄭允浩疑惑地望著七班的班級號,問眼前人,「金在中,你不是九班的嗎?剛剛怎麼……」

「我轉班了。」金在中乾脆地答,而後不等鄭允浩再發問舉起手裡的塑膠袋,裡頭全是酒,而且都有些度數。

「我考完試了,想和魚糕慶祝,也是感謝魚糕幫我。」

「行,我先回去洗個澡……」

「不。」金在中緊緊盯著他,「和我走,現在就。」

 

要說到大學校園,有一個“景點”那幾乎是標誌性的。

那就是地理位置優越,風景優美適宜調情,被許多神仙眷侶青睞的……小樹林。

哪天打個手電筒鑽進去瞬間覺得自個是來掃黃的。

那黑不隆冬的影子做著各種纏綿的姿勢,嘖嘖啵啵的Kiss聲比荷塘青蛙叫的都響。

鄭允浩被金在中拉到這來喝酒,心裡也是百種滋味。

不久前,他和趙佑婷也是在這類地方kiss的,如今金在中……

這樣明顯的暗示,鄭允浩除了裝作不懂其它什麼也做不到。

而金在中也並不為難他,自顧自地喝酒,一口接一口,看著似乎是壓抑著心事。

「怎麼突然就轉班了?」鄭允浩把話題想來想去,還是決定從被打斷的疑問開始。

回答之前,金在中咕咚咕咚又把罐酒喝個底朝天,「唔……沒什麼,沒什麼。」

他說話都含糊起來,擺擺手像要把所有的負面的情緒都擺脫一樣。

「比起這個,我對這次考試有信心哦超級!」

「是嗎,那我考考你。」鄭允浩拿起啤酒喝了一口,斟酌道,「就考成語吧,大吃一……」

「頓!」

「東方……」

「神起!」

「………」

「不對嗎?」金在中看了看鄭允浩臉色,迷蒙地眨眼。

鄭允浩揉了揉眉心,決定換個問題,「中文的“愛”能怎麼表達?」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金在中手一揮,答的特溜。

「嗯,還有呢?」

「兩情若是久長時,又豈在朝朝暮暮。」

「可以啊,還有更好的嗎?」

金在中打了個酒嗝剛要開口,鄭允浩的手機就響了,「喂?佑婷啊,嗯,我馬上回寢室了。嗯,好……晚安。」

鄭允浩掛了電話對金在中示意「回去吧。」而金在中只是定定看著他,那眼睛裡波瀾的情緒讓鄭允浩失了神,後一秒衣領就被粗魯拽了去,嘴巴上是一陣顫抖急迫的觸感。

短暫的呼吸交換,然後分開。

「只是……有點喝多了。」

周圍是情侶的軟糯情話,是男男女女的纏綿笑語。而眼前的金在中,臉上只有悲傷。

只因他的愛情,不能表達,只能說謊。

 

金在中似乎是真喝醉了,一路鄭允浩扶住他搖搖擺擺地走回去。

熄燈之後兩個人都沒有睡著。

沉默著,誰都不先出聲。

這樣過了很久,久到窗外又開始淅淅瀝瀝下起雨。

空氣中浮動淡淡的牆壁發黴的味道,不見陽光的被窩潮濕而冰涼。

「魚糕。」金在中的聲音單薄地響起,「我們……只能是朋友了嗎?」

吧嗒吧嗒,雨滴忽然洶湧的墜落在陽臺上。

問出口的話,像走了單行道,久久的,得不到回覆。

金在中蜷縮起身體,閉上眼睛。

鄭允浩艱難地抿著嘴唇,發現屬於那人的餘溫早就散盡。

雨還在下。

 

 

 

 

 

    文章標籤

    允在 豆花 YJ BL 耽美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