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人間界:小巷

 

跑!

什麼都顧不上只能向前跑!

眼皮好重,身體好痛,快喘不過氣了……

可是不能停!被那幫傢伙抓住會沒命的!

少年竄進暗巷,瞥見一個空竹簍。

腳步聲由遠及近,一群黑衣人停在暗巷口。

(義大利語)「那小子跑哪去了?四處好好找找!」

「是!」

雜亂無章的腳步聲漸漸散去。

終於安靜了,安全了嗎?

好累,我就睡一會兒,一會兒就好……

………………

 

 

難得的假期之後,生活又恢復了原本的繁忙。

鄭隊長仍然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而金小豹正好相反,太陽升起之前回家,天黑透之後外出。

不管怎麼說,豹子還是喜歡夜遊的動物。而且戴上帽子聽不清四周的響動,這讓在中很沒有安全感。

「你每天晚上都出去忙什麼?」吃完晚飯兩人總會坐在沙發上一邊聊天一邊看電視,等待太陽完全落下山去。

「找“獸王石”,」在中對允浩已是知無不言,不等允浩詢問就自動解答,「對我們族人很重要的東西,也是獸人族的象徵。實則是第一任大祭司火化後留下的一顆舍利。石頭內的奧義大到無人能掌控,還是每代首領即位的必需品。」

「哦?這麼重要的東西怎麼不見了?」

「大約30多年前,族內爆發了一場內戰,好像是二殿下和太子之間的奪位戰吧?我那時候還沒出生,所以知道的不是很清楚。不過聽長輩們說,石頭在那場戰爭之後就丟失了。這30年來我們一直在各個次元尋找,前段時間夜占卜到“獸王石”在人間界,所以我就自告奮勇的來了。」

怎麼又是夜!「哪個夜啊?」

「夜是我們的大祭司,也是我最好的朋友。」在中的語氣變得很愉快,「夜很厲害的呐,出生的時候靈力就很驚人了,13歲就繼承了他父親的位置。他懂很多法術,是獸人族歷史上最強大的大祭司了。」說完在中還比了一個表示“大”的動作。

「有沒有你說的這麼誇張啊?要是真的這麼準你怎麼還找不到?說不定你們那石頭不在我們這裡。」

「才不會,夜的占卜一貫很准的。允浩你看!」在中拉出脖子上的十字掛墜,「這個也是夜給我的。夜說……」

「我去上廁所!」允浩感到一股無名火噌噌噌往上冒。

 

 

不知不覺就進入了十二月。

從“李氏”的案件之後,警局就一直沒有接大案子,重案組這段時間的工作內容是掃黃打非。允浩每日帶隊在各大色情場所衝進衝出,眼球受盡光男裸女的洗禮。

「救命啊~~~~~~~~」正義在摧毀了又一盤黃碟之後無奈的高叫。

「你看來精神不錯啊,不如出個門幫大家買飲料吧?」

「頭兒!我受不了了!我們是重案組,不是掃黃組!」玫瑰也發出抱怨。

「沒案件說明社會穩定,治安良好,這不是很好嗎?」

「治安良好就不會有這麼多黃碟了。」平時最穩重的老忠也忍不住開口。

允浩環顧了下辦公室,地板上堆滿各處搜繳來的黃碟,辦公桌上也擱著一摞摞黃書,整個重案組現在就是全警局最該打制的地方。

正義打開DVD檢查又一批光碟,碟子被吞入後,女性曖昧的喘氣聲立刻充滿辦公室。

「呀!我一熱血男兒現在已經被折磨的沒反應了!頭兒,我會不會陽痿啊?」正義苦著臉取出光碟,掰成兩半。

全體大爆笑。允浩拿工作夾拍他的頭:「再鬧就出去買飲料!」

「想喝飲料了?看來我來的真是時候。大家喝汽水啊~」

「關SIR!」

來人是警局關局長。關局長把飲料放在桌上,拍拍手招呼大家:「最近辛苦大家了,知道你們想破大案。現在大案件來了,喝過飲料要出力了啊!」

「是!」新的案件終於開始了。

 

「在中啊~」允浩一進門就急忙找在中的影子。客廳沒有,臥室沒有,書房沒有,那一定是在廚房了。

走進廚房,果然──在中半個身子藏在冰箱裡,小屁股撅著,尾巴翹的老高;聽到允浩叫他只把腦袋轉過來,雙手還保持在冰箱裡;嘴裡叼著塊滷牛肉,兩顆小犬牙露在外面,大眼睛一眨一眨,表情無辜又可愛。

「啊咦咕~~~wuli小饞貓又餓了啊?」允浩忍不住想調侃下這個小傢伙。

在中叼著肉就衝過來作勢要打他,允浩笑著躲開他的拳頭。再撲,再躲……

“刺溜”把肉吞了,在中張牙舞爪氣勢洶洶的發飆:「鄭允浩,說了我不是貓!是豹!豹!!」

「好,好,好。」豹也屬於貓科動物嘛~不過現在還是先別逗他,一會狂起來又把正事忘了,「在中啊,有好消息!」

「嗯?」

「“獸王石”啊!你上次不是說它是一塊舍利子嗎?重案組今天接到大案子了!一個義大利犯罪組織最近活動到了東方市,而他們這次的目標就是盜取供奉在郊外寶光寺舍利塔里的那顆五彩舍利。在中啊,說不定你要找的東西就在那裡!」

「寶光寺?我去找過了啊!要是真在那我早嗅出來了,除非……允浩,你剛才說的那個舍利塔,是什麼東西?」

「就是收藏和供奉舍利的塔咯~」

「外觀呢?外觀上有什麼特別?外壁上是不是刻有東西?」

「外壁上有浮雕,刻的是四天王像及佛教經文,還有佛祖釋迦牟尼。」

「這就難怪了!你們人類佛教的那些東西把“獸王石”的氣味封印了,難怪我嗅不出來。」在中雙眼晶晶亮,興奮的掛在允浩身上,「允浩啊,謝謝你!說不定真能找到了!哈哈~」

在中雙手環著允浩的脖子,一蹦一跳的用自己的鼻尖輕觸允浩的鼻尖,允浩感到唇上一軟,急忙推開他,手捂上自己的嘴唇。

在中伸出舌尖舔舔上唇,故意學著允浩剛剛的語氣:「啊咦咕~~~~wuli浩浩害羞了啊?」

允浩怔了兩秒,突然雙手捂住耳朵,誇張的搖腦袋:「聽不見聽不見聽不見~~」

「哈哈哈!鄭允浩你是在發羊癲瘋嗎?」

兩個人又抱著笑成一團。

 

在中和允浩的關係現在就是這樣。明明認識沒多久,但一個多月以來的朝夕相處使他們的感情像坐“神舟五號”一樣直線上升,彼此也越來越瞭解。

在中起初的冷漠其實是他的保護色,相處久了就會發現他是溫暖、熱情、幽默的人,有時候還會撒嬌,很可愛。美中不足的是有一點暴力傾向,但是興奮的時候會做出一些過激的動作,像是抱著允浩,或是突然在允浩臉上響亮的BOBO一下。允浩剛開始會被嚇到,後來也就習慣了,畢竟都是男的。

但是唇碰到唇,這還是第一次。

看在中那個無所謂的樣子,只有自己在意嗎?還是這樣在他們那裡其實很平常?

算了,不去想了,在中都不介意我幹嘛這麼敏感?像個女人一樣。

在中突然想起什麼,手掌高高舉起輕輕放下的錘了一下允浩的肩膀:「我就說夜的占卜不會錯吧!你還不相信!」

「……哦 ……」 怎麼好心情一下子全沒了?

 

 

一列警車在高速路上飛馳。

「我說,我們這次是不是太高調了?」老忠開著車,詢問著同車的三人。

正義扳著手指頭:「特別行動組,衝鋒隊,保安科,還有交通隊,再加上我們重案組。看來除了法證科,警局裡能出動的都出動了。好像是稍微高調了點哦~」

「你們這就不懂了吧!這次的案件是義大利警方委託我們協助辦理的,這可是有史以來第一次與國際接軌的案子,上頭當然重視了。對吧頭兒?…… 頭兒?…… 鄭允浩警官?」

「啊?什麼?」

玫瑰有點擔心的看著失常的允浩:「頭兒,你怎麼了?一路上一直心不在焉的,不像你啊。」

「啊,沒什麼,只是有點沒睡好,不要緊的。」允浩安慰性的笑笑,表示自己沒事。

「沒睡好?怎麼會沒睡好呢?頭兒你這段時間都沒有加班了嘢,每天都按時上下班的。」正義發出疑問。

「你以為頭兒像你一樣啊?頭兒是把工作拿回家做。」玫瑰一直是允浩的支持者。

「切~你又知道?!」

「我當然知道!頭兒跟我說過,他回家是為了給家裡的小貓餵飯!是吧頭兒?」

允浩失笑,無奈的點點頭。因為要給在中做飯,所以只好把工作拿回家做。玫瑰問起他時,又不能說實話,只好撒謊說是因為養了寵物。不知道在中聽見會有什麼反應。

想到在中,允浩又陷入了剛剛思考的問題中。

在中最近很奇怪。有時候很憂傷,慵懶的趴在窗臺上,出神的望著某處;有時候又很明媚,手裡拿著那天在遊樂園買的泥人“小新”傻笑;問他在看什麼想什麼笑什麼,他支支吾吾的說不出來,再問下去就立刻化身暴力小豹。

哼!想到就不舒服!我倒想看看那個夜長得有多像蠟筆小新!

鄭允浩沒有發現,他自己也很奇怪。

 

車隊停在寶光寺附近的空地上。各隊人馬下車後立刻進入寶光寺,在各個地點潛伏好,一旦有信號就馬上行動。重案組潛伏的地點是距離目標舍利塔最近的四個角落,四個人各守一方。

誰都沒有注意到,在警隊人馬離開後,重案組所乘的車子後備箱蓋子動了一下。靜止幾秒鐘後,打開一道縫隙。一個長有貓科特徵的耳朵和尾巴,身穿白色毛衣的少年靈巧的竄出來,動作快的好像這一切完全沒發生過。

允浩剛在自己負責的點埋伏好,肩膀就被人拍了一下。手捂著對講機的麥克風,用極低的聲音招呼來者:「在中,別出聲,蹲下。」

是啦~正是鄭允浩警官故意打開後備箱的鎖,讓在中參與行動的。在中說什麼也要自己親自來守著才放心。

「你不相信我們警方的辦事能力嗎?」

「是!」斬釘截鐵!

………… — —|||

允浩氣急,但還是帶他來了。沒辦法,儘管嘴巴上打死都不會承認,鄭允浩心裡明瞭金在中真是上天派來制他的剋星。

在中在允浩旁邊找一個位置蹲下,用嘴形示意允浩把對講機關了。滿意的看到允浩關了機器,出手就是一個右勾拳。

「鄭允浩!你給我說清楚!什麼叫回家給小貓餵飯?」

「啊!」我們可憐的允浩又被擊飛了。他就知道,在中在後備箱裡將他們的對話全部聽的清清楚楚的┭┮ ~~~ ┭┮

 

兩個人像往常一樣打打鬧鬧狂了一會兒,在中突然嚴肅起來。

「允浩,為什麼這樣幫我?」

允浩揉著剛才被打的位置,想了老半天才憨憨的開口:「不知道啊。因為你是金在中吧!」

因為是你,所以無條件想幫你,無條件想分擔你的困難和悲傷。

「允浩……不要對我這麼好…… 」

「嘿嘿!感動吧!」允浩傻笑,突然想到什麼又笑不出來了,「在中,找到“獸王石”之後,你是不是就要回去了?」

在中沒說話,只是點了點頭。

沉默幾秒之後:「哦,回去也好。在中你本來就不屬於這個世界。找到的話,你的族人們一定會以你為榮吧?」

「你真這樣想?」

「嗯。」這樣對你來說是最好的吧?

瞥見在中越來越難看的臉色,允浩以為在中在擔心“獸王石”會被盜走,連忙安慰:「你放心吧!警方這次得到的是可靠線報,不會有誤的。如果那塊五彩舍利真是你要找的東西,我一定會說服寺廟物歸原主的。要是你怕身份曝光,我們就把它偷出來讓你帶走,好不好?」

「呵~」在中冷笑一聲,「勞煩鄭隊長了啊~」

允浩又打開了對講機,專注的盯著目標。兩個人各懷心事,都沒有再說話。

 

 

月黑風高夜,殺人盜墓時。

警隊的人都打起十二分精神,死死的守著自己的崗位。

夜越濃,人越慌。眼看天就快亮了,為什麼還沒有動靜?

允浩又累又餓,但是又不敢放鬆警惕。瞥一眼旁邊的在中,眼珠子泛著藍光,全身籠罩在低氣壓中。

允浩拿手捅捅他,換來他一記眼刀。藍色夜光眼刀比平時的更有殺傷力。

「在中啊~」允浩捂著麥,想和他說說話,氣氛實在是太壓抑了。

「噓!」在中示意他別出聲,專注的盯著前方,頭頂的耳朵一起轉向左側,「有人來了。」

果然,耳機裡立刻傳來埋伏在最週邊的保安科的報告:「全世界注意!“大魚”游進漁網,向“魚餌”靠近。」

一時間四圍安靜的連老鼠跑動的聲音都能聽見。幾分鐘後,一個推著板車的小夥子進入允浩視線,板車上裝載著一個超大號的木箱,向舍利塔越走越近。

「咦?」允浩聽見旁邊的在中放出一聲疑惑。

在中嘆了口氣:「看來被耍了。」

「什麼?」

允浩還沒來得及分析在中說的是什麼意思,隨著耳機裡一聲「行動!」便出於職業的敏感向那可疑人物衝了過去。

小夥子很快被四周圍過來的人制服了,驚恐的高叫:「誰?誰?怎麼了?怎麼了?」允浩打開那個大木箱,往裡面一看立刻就明白在中話裡的意思了。

「關SIR,CALL法證的同事來吧,警局今天真是全體出動了。」

木箱裡,躺著一具慘不忍睹的屍體。

 

 

 

 

 

第八章

人間界:寶光寺

 

就演法證科的同事不來,事實是怎樣的也很明顯了。

屍體性別為男性。高鼻樑,捲棕髮,充血的藍色眼珠,顯然不是本地人。舌頭被殘忍的割掉,十根手指也被齊齊切除,身上中了無數刀,應該是失血過多而亡。

最明顯的,是他上衣口袋裡的一張紙片,上面的義大利文允浩不認識,不過好在犯人貼心的在下面標注了英文翻譯:

This is the end for a traitor.

這就是叛徒的下場。

 

「一看就知道是按黑幫內部家法處理的叛徒。」崔承煥不知道什麼時候到達了案發現場,睡眼惺忪的打著哈欠。

寺廟的住持蹣跚著走過來,哆哆嗦嗦的拿出舍利塔的大門鑰匙。打開之後,裡面哪裡還有五彩舍利的影子??

「阿彌陀佛。」老住持雙手合十。

呵,真諷刺,全警局出動守著一個破舊的空石塔。

老忠押著那個犯罪嫌疑人,小夥子因為受到驚嚇,聲音都在顫抖:「不是我幹的,我什麼都不知道,是有人拿錢給我讓我把這個木箱送到這來的,警官你們要相信我……」

小夥子說著說著語調裡帶了哭腔,允浩鬱悶的走開四處轉著,繞到剛才自己埋伏的地方,沒有看到在中。應該已經乘著黑色的保護回家去了吧。

五彩舍利被盜走了,是不是意味著在中暫時不會離開了呢? 想到這,鄭允浩突然感到一絲喜悅。任務失敗了還在暗自開心,要知道這實在不符合他平日的一貫作風。

似乎在中在自己心目中的地位,比想像中還要重要啊。

 

 

警局裡的氣氛從來就沒這麼嚴肅過。

被害人身份已經查明,確實是黑幫分子。不過他還有一個身份現在才得以曝光——義大利警方打入犯罪組織的臥底。

又一段“無間道”。允浩看著屍體被抬進解剖室,悲哀的想著。

關局長臉色黑的連包公看了都要自愧不如。五彩舍利丟了,犯人沒抓到,不僅這樣,還犧牲了一位優秀的國籍警員。

「允浩,這案子沒有結束,就全權交給你們重案組負責了,不要讓我失望啊!」

允浩一邊官方的保證一定不辜負領導期望,一邊在心裡鄙視局長。東西丟了線索斷了還查個屁啊?連正義都看的出來你這是推卸責任!

看來,過不久還是要繼續帶隊掃黃打非了。

 

煩心的事情還不止這一件。

允浩從警局回到家的時候,在中又在臥室裡拆傢俱。

「金、在、中!你幹什麼?我的床啊~~~~」允浩躲過飛來的床板,有種找上帝聊天的衝動。

「哼!」經典的瞪眼之後,在中扭過身子不去看他,動手開始折磨允浩前不久才新買的床頭櫃。

「在中,你怎麼了?發生什麼事了?」允浩放軟聲音試著安慰這頭狂躁的小豹子,「是因為五彩舍利丟了嗎?別擔心啊,那塊舍利也不一定是你要找的那塊嘛,況且……」

「夠了!鄭允浩!」在中突然吼了出來,轉過身恨恨的瞪著允浩,雙眼通紅,「你就真這麼希望我找到“獸王石”?」

「在中啊,」允浩儘量使語氣柔和,他知道,在中現在很難過, 「是我說錯了什麼嗎?」想到埋伏在寶光寺時兩個人關於“獸王石”的對話,允浩好像明白了點什麼,「我以為,找到“獸王石”對你是最好的結局。」

「嗯?」

鄭允浩盯著床頭櫃的一角,喃喃:「在中你說過吧,因為你的與眾不同,你的家人看不起你……如果找到那塊石頭,他們一定會重視你的吧……所以我才想幫助你,因為我,不希望在中不快樂。」

「允浩,我以為……」

「以為我不想你待在我家了,對吧?」允浩把視線轉向在中,「傻瓜,在中對我而言,是很重要的存在呢……」

允浩觀察著在中臉上的表情,有錯愕,有驚喜,有自責,還有一點點害羞。因為這樣在他面前真實抒發自己情緒的金在中,鄭允浩感到很開心。

「允浩……」在中低著頭走過來,緩緩抱住了允浩的腰,臉埋在允浩頸窩裡,「對不起,是我無理取鬧。」

「呵呵~」允浩也伸手環住他,習慣性的拍著在中的後背,「我們的小豹子也有低頭認錯的一天啊?我真是受寵若驚呐~」

在中微笑不語,閉上眼專注的呼吸。允浩身上有太陽的味道,暖暖的總是讓他很安心。

(對不起哥,小在就任性這一次,最後一次。)

 

 

夜幕降臨,一個人影從建築六樓某戶的陽臺翻身而下,在墜落的過程中四肢向四周大打開,悄然落地時已然是一匹純黑色的豹。

豹可以說是完美的獵手,矯健身材,靈活,奔跑時速可達65公里。即會游泳,又會爬樹。性情機敏,嗅覺聽覺視覺都很好,智力超常,隱蔽性強,這些是老虎獅子都辦不到的。

而眼前的這隻黑豹,顯然與普通的豹子相比,要更加強大。他可以敏捷的辨別各種聲音和味道,身處暗處時懂得閉氣掩息,即使在都市危險的燈光包圍下也沒有被人類發現,奔跑速度是普通豹的兩倍,還能在移動過程中通過分辨空氣中不同的味道來搜索目標。

而他的記性,更是普通豹和人類望塵莫及的。任何氣味,只要他聞過一次,就不會忘記。之後再聞到,哪怕只是氣味攜主穿過的衣物上的一小塊碎布,他都能分辨出。

所以當他拐入這條暗巷時,立刻嗅到了可疑的味道,即使很微弱還混雜著許多其他人類的味道他還是可以肯定,這是前一天在寶光寺裡那具屍體的味道。

黑豹漸漸靠近氣味的來源———倒扣在地上的一個竹簍。用爪子掀開竹簍之後立刻驚呆了。

竹簍下面,是一個衣衫襤褸氣息微弱的黑髮少年。

 

 

睡夢中的鄭允浩被一陣急促的敲門聲吵醒,睡意朦朧的下床正在疑惑是誰這麼晚了到訪擾人清夢,就聽見在中的聲音從門口傳來:「允浩,快開門!」

「今天怎麼學著走樓梯不翻窗子了?」迷迷糊糊的想著打開門,看見在中急速衝進戶內,把手上抱著的人輕輕放在沙發上,鄭允浩立刻精神了。

「什麼情況?」允浩打量著沙發上的少年,少年看樣子很不舒服,昏迷中也發出難過的呻吟。

在中用手試探著少年的額頭:「他在發燒。允浩,怎麼辦?我只會治療皮外傷。」

允浩拍拍他的肩膀:「先別著急,你先給我說說是怎麼回事。」

在中一五一十的把情況交代清楚,又從口袋裡掏出一張皺巴巴的紙片,上面記載著一串奇怪的公式:13 + gyh - tfser=◎ ◇ □ ※

(這是…… 密碼?)

「這東西是死掉的那個人寫的,我能嗅出來。這孩子,」在中指著沙發上皺著眉的少年,「一定和那個組織有關。允浩,我們必須救他。」

「嗯!」案子果然沒有結束啊。

醫院是不敢去的,畢竟不知道這孩子身份。認識的人裡面除了研秀和她爸爸,就沒有學醫的了。研秀現在在國外,又不可能去找姜爸爸。……等等……不是還有一個人是學醫的嗎?

想到這,允浩立刻撥通了崔承煥的手機。

 

 

給少年打過一針之後,他終於沉沉的睡去了。崔承煥收起工具,耐著性子等允浩給少年蓋上被子,輕手輕腳的走出臥室,才發出抗議:

「鄭允浩!我不是你家的私人醫生!」

明明有醫院不去,非要淩晨3點把人從睡夢中吵起來,開夜車過來給人看病,更何況他還不是醫生。也難怪好脾氣的崔承煥會生氣了。

「呵呵~」允浩給崔承煥陪著笑,「哥,我認識的人中不是沒有醫生嗎?就研秀一個她偏偏又在國外。突然我想起你不是研秀的學長嗎?就打給哥了。」

沒錯,崔承煥當初是學醫的,還和姜研秀是一個學校的。其實比起允浩,承煥認識研秀的時間要早一點,在學校裡一直很照顧她。姜研秀狂追允浩那會兒把崔承煥當軍事使,三個人就認識了。後來不知道為什麼,承煥轉學了法醫,還成為了允浩的同事。說起來也算緣分。

 

崔承煥氣稍微消了點,嘴巴上還是不饒允浩:「你還記得你有一個女朋友啊?我都以為你忘了。研秀發郵件給我抱怨說你好長時間沒聯繫她了。你也是,這種事情難道要女孩子主動嗎?」

「我這不是忙嗎?她也要考試。其實還是她叮囑我不要打電話影響她學習的,後來又反悔了。」

正說著,廁所的門打開了。藏好尾巴和耳朵的在中蹦躂著出來,走到承煥面前,誠心誠意的開口:「崔先生,謝謝你救了那孩子。」

「不用客氣,在中。啊,你不介意我叫你在中吧?」

在中一副乖巧的表情:「不介意,我也和允浩一樣叫你承煥哥吧?」

崔承煥微笑著點頭:「嗯。那在中…這孩子是你救回來的?」

「是的。因為不知道他身份,所以不敢貿貿然去醫院,就只好麻煩承煥哥了。哥,真的很謝謝你。」

顯然在中這聲“哥”崔承煥很受用,沒再抱怨允浩的不是,還讓在中不要客氣,表示能救人一命他自己也很高興,並且邀請在中下次去他家做客,說歡歡喜喜很想念漂亮的在中哥哥。在中哈哈笑著答應了。

鄭允浩臉上已經能扭出水了,心裡就納悶,陸廣茨也好,崔承煥也好,甚至是歡歡喜喜,身邊的人只要是認識在中的都很喜歡他。

(那是因為你們沒有看清他人性中極度暴力的那一面!!!!)

允浩在心裡咆哮。

 

在中把崔承煥送到門口。離開之前,崔承煥感嘆:「在中,那孩子真幸運,剛好遇上你這麼晚了不睡覺在外面遊蕩,不然燒到明天早上才被人發現那準燒傻了。」

!!放鬆警惕了!這個崔承煥,故意的嗎?

臉上依然保持微笑,聲音聽上去也很正常:「我這人就這毛病,睡不著就愛下樓去轉轉,哥你見笑了。」

「哪有,在中你真有意思。呵呵~我還以為你是乘著夜色幹點什麼壞事呢!哈哈~開玩笑,開玩笑!」

笑著送走崔承煥,關上門在中臉上的笑容就被疑惑取代了。回想起來上次在東方樂園的時候,他也注意到我眼睛的顏色。是他太八卦還是我太多心呢?

 

 

少年在黑暗的過道上朝著唯一的光源奔跑,身後一群兇神惡煞的黑衣人緊追著他的步伐。他們大聲呵斥他別跑,站住……不行,不能停下來,我一定要把那東西帶到安全的地方。

越跑越快,越跑越快,遠處的出口卻反而離自己越來越遠,漸漸縮小成一個點……身後的惡魔獰笑著伸出魔爪,鬼魅的聲音在耳邊響起:

(義大利語)「你逃不掉了………」

「啊~~~~~~~」

床上的少年驚出一身冷汗,突然的叫聲把趴在床邊的允浩嚇醒了。

「你醒了啊!」允浩高興的抬起頭,伸出手想給少年試試額頭的溫度,沒想到少年警惕的一把拍掉他的手。

《你是誰?》 (以後《 》裡的都為義大利語,「 」裡的為國語,不一一注名了)

「哈?你在說什麼?」

《你是誰?這是哪?》往床的另一頭縮。

《我們是救了你的人,這裡是他家。》在中懶洋洋的聲音在臥室門口響起。

「啊咧?」鄭允浩傻眼了,在中怎麼會說他們那國的話?

不過,這到底是哪國話?

床上的少年詫異的把目光轉向在中。四目相對的一瞬間,兩個人都在心裡默念:

他和我一樣呢………東方的面孔,水藍色的眼眸。

 

 

 

 

 

 

    文章標籤

    允在 豆花 YJ BL 耽美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