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人間界:東方市警局

 

「唔……」咬著筆桿的正義。

「唉……」托著下巴的玫瑰。

「嗯……」抓著腦袋的老忠。

滴答,滴答,秒針在轉動………

「OK!五分鐘到了!都說說有什麼發現?」

「很明顯,這是一串密碼。」

點頭:「不簡單呐,正義!」

正義正想故作謙虛的說沒有,不料隊長的下一句話讓他全身立刻如沐浴在寒風中一般涼爽。

「居然花了五分鐘才看出這是一串密碼,明明是一目了然的事情。真不知道你為什麼會被調來重案組。」

「哈哈哈~~」玫瑰立刻以嘲笑方式落井下石之,允浩詢問的目光轉過來,她立刻管理好表情開口:「頭兒,依我看,這是藏寶圖。」

「哦?何以見得?」

「這些字母應該是地名,等號後面的符號代表寶藏。那個犯罪組織一定是把偷來的東西藏在某個地方,結果被那臥底識破了,就寫了這串公式告訴警方。」

「哦!不錯!觀察到這點很好!」允浩讚賞的拍拍手,「可是……」

玫瑰還沒來得及得意就在允浩那聲“可是”之後緊張起來,果然。

「可是,如果真是藏寶圖的話,直接把地址寫出來會比較好吧?採用密碼這種複雜的方式,應該是想萬一自己身份敗露,就算這條子落入組織手裡,他們也沒法獲得什麼資訊。而且就算真是藏寶圖,那組織現在一定已經把寶藏轉移了。」

看見玫瑰懊惱的表情,正義報復般的「哦霍霍~~」怪叫,玫瑰立刻以眼神攻擊之。

不理會身後用眼神作戰的兩人,老忠捉摸著開口:「我想,這是一句留言。那個臥底一定是想留下什麼十分重要的資訊。」

「嗯,接著說。」

「是。頭兒你看,這些密碼可以分為三大類。一類是數位13,一類是字母,還有一類就是那些符號。我想,這應該表示三段話,或三種不同的文字。字母應該是英文了,至於那些符號,我暫時還沒想到。」

允浩盯著手裡的紙張,若有所思的點點腳尖。半晌,抬起頭:「分析的不錯。你們兩個,還要多加努力啊。」

「知道了,頭兒。」心不在焉的兩人難得的異口同聲。

「行了,今天的會議就到這吧。大家都查查資料,好好分析一下這串密碼。散會。」

「是!」

鄭隊長看著這三個對他服服帖帖的手下,內心得到莫大的滿足。果然還是在警局裡比較有威嚴!回想今天早上金在中那一臉囂張的得瑟樣,允浩就氣不打一處來。

 

時間回到今早,地點,允浩家客廳。

「你們剛剛在說什麼?」

剛才那少年溫順的讓在中量過體溫,又按在中的要求乖乖喝了稀粥服了藥,用允浩完全聽不懂的語言和在中交談了幾句,就又躺下休息了。自己在旁邊一點忙幫不上,好像是多餘的。

金在中像是沒聽到允浩的問題一樣,自顧自的說著:「這孩子不賴,我喜歡。你看他剛才看見我有耳朵和尾巴都沒有嚇到。」

拜託,你這幅模樣哪裡嚇人了?

「我當初也沒有嚇到啊?怎麼不見你喜歡我?」允浩沒發現自己的口氣有多酸。

在中回想起兩個人第一次見面的場景,應該算是不打不相識吧?低聲笑了出來。

「笑什麼?」

「某個人是沒有嚇到,不過白癡的問我是不是“外星人”。呵呵呵~~有時候真搞不懂你堂堂一個重案組隊長怎麼會這麼弱智?」

允浩睜大眼睛:「什麼?我弱智?喂金在中,我可是公認的天才型人物好不好?」

在中腐笑著說出一串義大利文,之後滿意的看到允浩露出茫然的表情。

「你到底說的是哪國語言啊?」

「義大利語咯~~天才的鄭隊長。看來你的推理能力也下降了哦,就算聽不懂,猜也能猜到吧。那個犯罪組織不是義大利的嗎?」

「我,我…… 喂!你還沒回答我,你們剛剛說了些什麼??」

在中抬頭望著客廳牆上掛著的老舊時鐘,跟著鐘擺的節奏晃著腦袋和尾巴,過了老半天才慢吞吞的開口:「唔……允浩啊………我在想………你是不是………要…………遲到了???」

「咦?啊~~~~~金在中!!你絕對是故意的!!!」

 

「哎~~~~~~~~~」回憶完畢,允浩抹一下自己的臉。你個金在中囂張什麼,不就是會幾句義大利文嗎?

不過,還真是讓他意外。

(在中,你到底還有多少面是我沒有見識過的呢?)

 

 

允浩把在少年身上找到的那張紙片COPY了許多份,發給重案組的同事和警隊裡的密碼破譯人員每人一份,他自己也是拿著紙片,幾乎是走到哪想到哪。

從會議室出來,允浩去了情報科拿那個臥底的資料。原來這名警員國籍為義大利,真實姓名為Patrizio Buanne 。兩年前以Gelato這個假名混入犯罪組織“Anela”,即“渴求黨”——在米蘭本土小有名氣的犯罪組織,犯罪活動以偷盜和販賣為主——半年前得到組織首領信任,和組織內另外幾名成員一起被派入中國活動。15日前來到東方市,2日前發現其屍體,懷疑為身份敗露不幸犧牲。

簡短幾句話概括完了一個警員的一生。允浩花了兩分鐘時間看完之後又投入到那串密碼的破譯中去。一邊低頭看著手裡的紙片一邊念念有詞,移動步伐緩慢而且走的還不是直線。神奇的是,儘管完全沒看路,他還是順利的移動到了法證科。

「來了啊,允浩。」崔承煥光聽腳步聲都知道是鄭隊長來拿驗屍報告了,頭都不抬的招呼他。而允浩也是憑著感覺走到了崔法醫的辦公桌邊,同樣不抬頭的「嗯」一聲,連招呼都省略了。

停下手裡的工作,崔承煥在桌面上找到早就準備好的驗屍報告遞給允浩。允浩把紙片收進口袋,開始閱讀這份報告。崔承煥像往常一樣在他看時加以解釋:

「死者的死亡時間是12月7日,也就是我們發現屍體的前一天。死亡的直接誘因是失血過多。全身有13處刀傷,其中致命傷5處。舌頭和手指被切割掉,斷口很整齊,可見兇手心理素質很好,而且下手很快。就如我們之前推斷的,這是黑幫內部處置。」

「好,辛苦了。」允浩把這兩份報告一起裝入了牛皮紙袋,之後起身告退。

崔承煥在他起立之後突然開口:「允浩,在中和你真的只是親戚?」

「啊?」允浩栽回椅子上,怎麼就扯到在中頭上了?

崔承煥推推眼鏡:「我總感覺你們不像親戚。我昨晚上來看見你家就一張床,一般再好的親戚都不會天天睡在一張床上吧,況且你們還只是遠房親戚………男人之間這樣親密,你不反感嗎?」

「哥,我晚上睡的沙發。」允浩的聲音很無奈。其實是在一張床上,不過不是一起。允浩是晚上,在中是白天。不過,這怎麼能說實話。

「哦,這樣啊?那我真是失禮了,你可別告訴在中。但是現在你們家不是住了三個人嗎?你昨晚上不會睡的地板吧?」

「承煥哥,你不是這麼八卦的人吧?」允浩極力忍住想翻白眼的衝動。

崔承煥微笑:「我開玩笑的,你的私事我是不應該管那麼多。改天請你吃飯賠不是,你別多想。」

 

人有時候就是這樣,你越是叫我別多想,我越是要多想。尤其是像允浩這樣從小想像力就特豐富的孩子,再加上事情關係到在中,就由不得他不多想了。

這一想就徹底想遠了。

如果自己感覺沒錯的話,崔承煥是喜歡研秀的。那時候研秀追自己追的緊,承煥就對兩人的發展很緊張。後來研秀成了自己女朋友,崔承煥雖然嘴巴上說祝福,眼睛裡的失落怕是只有沉浸在喜悅裡的姜研秀看不出來吧?

這樣說來,那時候承煥也老愛這樣問自己一些莫名其妙的問題,問來問去都是關於自己和研秀的。如果崔承煥喜歡上一個人的標誌是對那個人開始在意的話,那這樣說來,崔承煥豈不是看上在中了??!!!

這還了得!!!!

想到這允浩加大馬力,火速朝家的方向駛去。

 

鄭允浩是耍著“淩波微步”到家的,衝進家門以後就大呼著在中的名字。

沒人應?

浴室裡傳出“嘩嘩”的水聲,哦,原來在洗澡。

煩躁的在客廳裡轉了兩圈,隨後又繞到書房,開門看見昨晚上救回來的那個孩子正端坐在書桌前,專注的讀著一本小書。

「你好點了嗎?」說出口允浩才想起他聽不懂自己的話,只好在少年疑惑的目光下衝著他指了指,又在空氣中用手指畫了一個問號的形狀,表示詢問他身體狀況。

少年放下手裡正研究的東西,走到允浩面前鞠了一躬,抬起頭,給允浩一個大大的笑臉。

「謝…謝…」 生硬的中文,不過能表達清楚謝意已經足夠。

允浩突然明白在中是以怎樣的心情說出「這孩子不賴,我喜歡。」的了。不管是誰,看見這樣單純美好的笑容都會喜歡上的吧。其實仔細看,他和在中還有幾分相似。不僅僅是眼睛的顏色,身高還有臉型都差不多。不仔細看還以為他們是兄弟。

 

少年突然眼光一轉,微笑著向允浩身後跑去,允浩的視線隨著少年也轉過去。

在中站在書房門口,因為剛洗完澡臉蛋紅撲撲的,頭髮還在滴水,豹耳朵也濕漉漉的,不安分的左右甩來甩去,白色的浴巾隨便的掛在脖子上,身上穿著印滿貓咪圖案的淺藍色棉睡衣。

《雅各,我洗好了,換你。》在中看見少年跑過來,笑的很溫柔。

不知道在中說了什麼,少年歡快的答應了一聲就跑走了。在中撈起浴巾下擺擦著頭髮,露出浴巾下擋著的無限春光:

這小子,睡衣扣子居然只扣了最下面的兩顆!!

「真是的,也不怕著涼。」允浩嘟嚷著走過去為在中扣扣子,指尖不經意的觸碰到泛著熱氣的肌膚後,視線開始不受控制的遊走。

在中的身材很勻稱,雖然沒有誇張的肌肉但看上去也很結實,原本白皙的皮膚經過剛才熱水的撫摸現在呈現著粉紅色,胸前的兩粒凸起青澀可愛,從鎖骨沿著脖子到耳根優美的線條恐怕最優秀的藝術家也雕刻不出來,再往上,肉肉的小嘴,粉嘟嘟的唇瓣怎麼看上去這麼……誘人!!??

回想起上次軟軟的觸感,允浩覺得臉上的溫度高的不正常,趕快把注意力重新集中到鈕扣上,腦子裡像灌了糨糊,原本要說什麼也不記得了。

 

「你好了沒有啊?」上揚的嘴角,發出不耐煩的語調。

「嗯?嗯!哦!」

「什麼啊?」嘴角的弧度更大了。

「哦,好了好了。現在是冬天,洗完澡就算再熱也不能這樣袒胸露乳的出來,知道了?」

在中不答反笑,笑到身體發顫,連帶頭頂的耳朵都跟著前後輕擺:「“袒胸露乳”又怎麼了?反正都是男人。」

在中故意在那四個字上加重語氣,允浩臉上溫度大概可以煎雞蛋了。

不自然的移動到書桌邊,忙想找個話題掩飾自己的尷尬。掃到少年剛剛在研讀的書:「“跳舞的小人”,這不是我的書嗎?那孩子會中文?」

「認識,只是忘了怎麼說。雅各是中意混血兒。」

「誰?」

「雅各,那孩子叫雅各。我今天和他談過了,死掉的那個人類叫Gelato(吉拉托),是義大利一個叫“渴求黨”的犯罪組織的成員。那些密碼是他交給雅各的。」

「嗯,我們也查到了。其實他是警方的臥底,真實姓名是Patrizio Buanne。………那孩子……」

「是雅各!」

「哦,是。雅各有說他和吉拉托是什麼關係嗎?」

「嗯~」在中走到書桌前坐下,示意允浩坐在他對面的椅子上:「雅各說,2歲的時候他隨母親從中國去到義大利——我忘了說,他媽媽是中國人——8歲那年他母親去世後,他就開始流浪。年紀小小在米蘭又無依無靠,為了生活甚至和路邊的野狗強食吃………」

「說重點!在中!」允浩知道在中的同情心又開始氾濫了。

「你別吵!這就是重點!」在中衝允浩揚了揚拳頭,「我說到哪兒了?」

「和野狗強食……」

「啊,對!為了能在社會上生存,雅各加入了當地的少年組織,其實就是黑社會。從此吃喝是不愁了,可是每天都要打打殺殺,就這樣顛沛流離的過了幾年,直到15歲時遇到了吉拉托。…………

…………雅各說吉拉托救了他的命。當時他被幾個放仇家追殺,吉拉托碰巧救了他,還讓他住在他家。雅各和吉拉托很投緣,雖然知道吉拉托是有名的“渴求党”成員,雅各卻覺得他是好人,一點也不害怕。而且,明明自己都是黑社會,還勸誡雅各退出那個少年組織。原來他是臥底啊,難怪了。」

「雅各不知道他是臥底嗎?」

「他沒說,應該不知道,知道的話老早就告訴我了。」

「不知道他是員警還冒死幫他,這孩子,該說他是講義氣好,還是黑白不分好?」

「當然是講義氣了!」在中顯得很激動,想了想又加上一句,「也不是黑白不分啦~其實雅各自己也隱隱約約覺得不對勁的。」

「哦?」

「嗯。這次吉拉托來中國,雅各堅持要一起來,他想看看媽媽出生的國家是什麼樣子。吉拉托同意帶著他,可是不允許雅各和組織裡其他成員接觸。吉拉托不和其他人住一塊兒,每到一處就會單獨租下一間公寓和雅各住在一起,自己有事要出門時絕對不允許雅各外出活動………」

「………但是五天前,吉拉托交給雅各那張密碼,只說讓他趕快離開,把東西帶到安全的地方去,就急急忙忙走掉了。雅各意識到有問題,晚上出門時竟然被追殺,一路東躲西藏直到我們救了他。」

 

在中結束掉長篇大論,看見允浩咬著右手拇指指甲,盯著桌面一言不發,自己也不出聲安靜的看著允浩。

相處久了就有默契。允浩這樣,表示他在思索案情;如果皺眉頭,表示案件有疑點;如果眼睛裡的光芒越發閃耀,那表示案件越來越明朗化;如果嘴唇微嘟,不自覺的變成包子臉,就表示案子很難辦———好比現在這樣。

「怎麼了?很麻煩嗎?」

「嗯~~~~是有一點。」允浩閉上眼捏捏自己的鼻樑,組織邏輯的同時開口:

「第一,吉拉托走的很急,應該是意識到了自己有危險。為什麼不通知自己的上司,反而找一個小毛孩子?

第二,吉拉托說把這串密碼帶到安全的地方去,到底什麼地方才是安全的地方?

第三,有人追殺雅各,證明組織那些人已經知道吉拉托把東西交給了他。這個密碼所隱藏的資訊對組織來說一定很重要,說不定是搗毀“渴求黨”的關鍵。另外,雅各現在的處境很危險,我會申請警方派專人24小時保護。

第四,很顯然那串密碼是破案的關鍵,吉拉托這次使用的暗號與平時和他上司交流所使用的不同,可見他是臨時想到的暗號。

第五,就是這些密碼了。老實說,我完全沒有頭緒。按理說任何一種密碼都有特定的規律,不過這次的好像沒有,又或許是我還沒發現。」

允浩說完睜開眼,看見在中一臉呆呆的望著自己。他自動把這種“呆呆”理解為“仰慕”,立刻換上一副玩味的表情,語氣欠扁的開口:「我知道我很帥,但是你也不要這樣看著我,不然我怕你會……」

下一秒突然靠近在中的臉,壓低聲線:「……愛上我。」

……………

「我,我去看看雅各,怎麼這麼久還沒洗完?」飛快的逃離現場,還差點撞到門。

「哦,你慢點。」呵呵,活該,誰叫你之前戲弄我。

不過在中剛才臉紅了,真可愛。

等一等,我急著回來是有什麼話要給在中說的?啊!對了!「在中,你回來!我有很重要的事情給你說!」

 

 

名詞解釋

《跳舞的小人》:福爾摩斯探案集歸來記之一,是福爾摩斯中經典的密碼破譯案件。

(此為作者補充)

 

 

 

 

第十章

人間界:允浩家客廳

 

警方正式啟動保護證人行動了,這就意味著,重案組把辦公地點搬到了鄭隊長家。

所以,允浩家今天比過節還要熱鬧。

「頭兒,你那個親戚好漂亮啊!」玫瑰的雙眼已經變成兩顆桃心了,「就是態度冷了點。」呼~~變回來了。

在中就是這樣,對陌生人戒備心很強,也許是基因中野獸的那一半自帶的天性。可一旦對方是外貌可愛的人或物,這孩子就完全沒有抵抗力了。

「你可千萬別讓他聽到你說他漂亮,他最恨別人把他當女人看了。」

說話間,雅各抱著本書從書房裡出來,玫瑰剛剛恢復的雙眼又“砰砰”變成兩顆桃心,「這個也好可愛啊~~~~頭兒,這就是我們這次要保護的物件嗎?賺到了賺到了!」

「小姐,現在是不用工作了嗎?」說話的不是允浩,卻是平時懶散慣了的正義,這實在讓允浩很意外。

(這小子吃錯藥了?)

 

書桌被搬了出來,連警局的幾台電腦都搬了過來,原本就小的房間現在更是擠滿了人,這點讓在中很不爽。

「哼,什麼“申請警方派專人24小時保護”,說的得那麼冠冕堂皇,結果還不是自己動手豐衣足食!」在中把允浩拉到陽臺,翻著白眼諷刺他。

允浩苦笑:「在中,警隊人力有限,在拿到確鑿證據之前,局長是不會貿貿然支援我們的。你和我的同事們多接觸就會發現,他們其實都很好的。我們不也是從陌生到熟悉的?」

在中想想也是,不情不願的開口:「那你們什麼時候能夠破案啊?我老這樣藏著尾巴耳朵實在難受。」

允浩調皮的向在中敬了一個軍禮:「向領導保證,一定儘快完成任務!」

「呵呵呵呵~」在中拍拍允浩的肩膀,「好同志~~~」

客廳傳來“咚”一聲悶響,二人好奇的轉過頭,原來是老忠從沙發上摔了下來。

「老忠你沒事吧?」玫瑰把他從地上拉起來。要是正義做出這種烏龍舉動那不奇怪,老忠平時那麼穩重一人………

「沒事,沒事。」媽呀!誰能告訴我剛才在陽臺耍寶撒嬌那人不是我們英明神武的鄭隊長?!!

 

白天工作的重心還是那串密碼的破譯,連在中和雅各也加入了一起思考。

「允浩,密碼的原件呢?」在中放下一本厚書,封面上七個燙金大字《二戰軍事密碼戰》。

「在這兒,怎麼啦?」

「影本有些地方好模糊,我要看原件。」

「模糊?我看著一樣啊?」

「你看不見………」

看不見?「哦,那你有什麼發現記得告訴我。」

雅各抱著另一本書走過來放在在中面前,允浩注意到是他的那本《摩斯密碼》。在中笑著摸摸雅各的頭,輕聲細語的和他說著什麼。

總覺得,這樣的在中好像媽媽。

「你笑什麼?有線索了?」

「沒什麼,沒什麼。」說出來在中非打死我不可。

允浩又投入到自己的思路中,在中在一旁寫寫畫畫。

 

半個小時後,發出一聲歡呼:「萬歲!」

所有人都嚇了一跳,在中站起來一把摟住允浩,其餘人剛緩過來又愣住了。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

允浩還沒反應過來,和他拉開點距離:「你知道什麼了?」

「51008732684950361448」

「啊?」

「781531」

「在中,難道你?」

「嗯!嗯!我解出來了!」

「了不起!你真是天才!」

兩個人興奮的抱在一起,全然不顧周圍四人奇異的眼光。

「頭兒,麻煩你們激動之前,先給我們說一下你們在激動什麼好麼?」還好有心理準備,不然又摔地上了………

「同志們,在中把那串密碼破譯了!」允浩一臉驕傲。

在中不好意思的扯扯帽子:「也不是全部啦,就是把那些符號解開了。其實要謝謝雅各。他這幾天把允浩書櫃裡有關密碼的書都看了一遍。」

在中攤開桌上那幾本書,有的地方還做了記號。

「剛才雅各提醒我,說他在書上看到,二戰的時候,英國盟軍的檢查員截獲了一張設計圖紙,這張設計草圖上畫著3位穿著時尚的年輕模特。事實上,敵軍利用摩斯密碼的特點,把那些點和長橫等符號做成裝飾圖案,藏在模特身上穿的長裙、外套和帽子等圖案中………

………於是我就想到那個臥底會不會也用這一招來隱藏資訊,就把密碼拿來仔細觀察,果然發現那些符號是由一些點和橫線組成的,一試才發現真能對上摩斯密碼。將這些密碼翻譯過來居然是好長一串數字!」

允浩拿過放大鏡和密碼一看,當真可以看見那些點和橫線,只是不明顯,影本一定更加模糊了,難怪大家都沒有發現。若不是在中的視覺異於常人,恐怕這些摩斯密碼就要石沉大海了。

玫瑰從允浩手裡接過放大鏡:「真的誒!只是看不清楚!不過頭兒,這些數字是什麼意思呢?」

允浩拿過在中解開的那串數位,一邊觀察一邊思索,嘴裡念念有詞:

「5100……26位數字……20……6……安全的地方(吉拉托對雅各說過的話)……安全……safety……我知道了!是銀行保險箱帳號和密碼!」

熟悉的興奮感回來了,允浩知道自己已經接近答案。Safety deposit box,難怪吉拉托那樣說。

在中恍然大悟:「哦!安全的地方!」

的確,想要藏什麼東西,沒有什麼地方比銀行保險櫃更安全了。

「嗯,」允浩點頭, 「前20位是帳號,後6位元是密碼。現在只要把那串字母和數位解開,大概就能知道是哪家銀行了。在中,Give me five!」

二人擊掌,仿佛合作多年的夥伴。四目相對,彼此的眼裡透露著相同的神色:有贊許,有鼓勵,還有連本人都沒有發覺的……曖昧……

與此同時,站在一旁完全插不上話的其餘四人:

(這孩子和頭兒真的只是普通親戚?)———還沒從“陽臺事件”的衝擊中回過神來的老忠

(現在這氣氛是二人世界嗎?)———柯南狀的玫瑰

(為什麼我還是不明白?)———完全狀態外的正義

(…………他們在說什麼?)———用義大利語進行心理活動的雅各

 

肚子咕咕叫的聲音破壞了這氣氛,全體把目光投向始作俑者,在中摸摸肚子很自然的開口:「餓了,允浩去做飯吧!」

……………

「這麼多人在,不如吃火鍋吧!」玫瑰提議。

廣大群眾立刻表示贊同。在寒冷的冬天吃熱乎乎的火鍋的確是一大享受。

在中一聽見火鍋興奮的手舞足蹈:「好啊!吃火鍋啊吃火鍋!我和允浩去買食材,你們等一下,我們馬上就回來!」說完拉著允浩就跑出去了,留下屋子裡其餘四人大眼瞪小眼。

(他是隊長,不是保姆,是隊長,不是保姆………)——不斷進行自我催眠的老忠

(好燦爛的笑容啊~~)——花癡狀的玫瑰

(一定要多買點蟹肉棒啊頭兒)——想著晚餐的正義

(…………在說什麼?)——依然用義大利語進行心理活動的雅各

 

 

 

 

名詞解釋

摩斯密碼: Morse code 是一種時通時斷的信號代碼,通過不同的排列順序來表達不同的英文字母、數位和標點符號。它的代碼包括五種:

點(.)

劃(-)

點和劃之間的停頓

每個字元間短的停頓(在點和劃之間)

每個詞之間中等的停頓

以及句子之間長的停頓

在香港很多警匪片中,臥底和上司就是通過摩斯密碼傳遞資訊的,比如《無間道》中的陳永仁和黃警司。

(以上為作者補充)

 

 

超市內

在中推著購物車直奔冷凍櫃,白嫩的爪子興奮的探入,隨後開始瘋狂的掃蕩肥牛肉,嫩羊肉,雞腿肉,五花肉………

「夠了夠了,你以為人人都像你一樣是肉食動物。」允浩拽著在中的後領,把他拖離了鮮肉冷凍櫃。在中雙手死死的抓住購物車,扭來扭去:「放開我!我還沒拿排骨!我的小排骨啊~~~」

允浩任命的鬆開手,跟在他後面:「如果不是碰巧落在我家,你準備上哪找吃的去?」

在中在冰櫃裡翻找自己要的食物,輕描淡寫的開口:「大概會抓老鼠過活吧。」

「在中……」

「怎麼啦?」抬頭看見允浩臉上複雜的表情,在中給了他一個燦爛的笑臉,「我這不是遇見你了嗎,戶主大人?」

(還好,出口是在你家。)

「………嗯」

(幸好,你遇見的第一個人是我。)

 

兩個人推著車邊逛邊聊。

在中的情緒還處在剛才的興奮中:「允浩,這個案子結束了你會放假的哦?」

「嗯,怎麼了?」

「那你放假那天,我們再一起出去玩吧!」

「行啊,沒問題。」

「允浩萬歲!!」

「呵呵~對了,我昨天給你說的事你認真想過沒有?」

「你是讓我小心崔承煥?」

「嗯。就是這樣。」大概……是這個意思吧……

昨天晚上允浩說有重要的事情告訴自己,搞了半天就憋出一句「你離承煥哥遠一點。」也不解釋清楚問什麼。

不過,也不是沒有道理。

「老實說,我也覺得他不對勁。」在中停頓了一下,「老給我說一些奇奇怪怪的話。」

「你也感覺到了?」原來承煥哥真的對在中有好感啊!不愧是在中,感覺果然敏銳!

「在遊樂園的時候,還有上次來給雅各看病的時候,都是這樣……不知道是不是我多心了。」

「沒有沒有,你完全沒有多心!」允浩把頭搖得像撥浪鼓,「他都給你說什麼了?」

「還不就是那些,模棱兩可的。不過允浩啊……」在中笑得很甜,「你是在擔心我嗎?」

「我當然擔心啦!」允浩脫口而出,說完又覺得不好意思,摸摸鼻子加快腳步走到前面去了。

「嘿嘿,害什麼羞?」

在中小跑著跟上去,離允浩還有一米遠的時候腿上一使勁,撲到允浩背上像考拉一樣纏上他。

「呀!」突然的衝撞使允浩打了個趔趄,下意識的鬆開小車托穩背上胡鬧的人,購物車因為推力直線向前,“吱吱呀呀”的朝著一摞衛生棉撞去。

「在中,下來!」

「嘿嘿,不要!」

“砰———嘩啦———”

「慘了!下來,在中!」

「不要不要不要……」

「那邊打情罵俏的兩位客人,麻煩請過來一下!」

「哎……被你害死了,金在中。」

超市的角落,一雙眼睛一直在觀察他們,可惜忙著賠禮道歉的允浩和忙著幸災樂禍的在中都沒有注意到。

 

 

滿足但複雜的午餐之後,已經是下午三點了,工作繼續進行。

今天是發現屍體之後的第三天了,通常有規模的犯罪組織不會在一個地方逗留太久,況且他們還在東方市做過案,所以密碼破譯的速度一定要加快!

可是,又卡住了………

允浩敲著腦袋,明明感覺答案離自己很近了,還差點什麼,還差點什麼?

紙片被自己盯的快燒起來了,閉上眼睛都能看見那串公式:13 + ghy–t ………等等,似乎13在西方人眼中有特殊的含義。

「玫瑰,你幫我查一查,13這個數字在西方具體有哪些含義。」

「是,頭兒……我查到了,在很多外國文化中認為13是不祥數。原因之一是基督教中耶穌和其十二門徒吃最後的晚餐時有13人………

………部分論說則認為13不祥的觀點源自原始人類對未知的恐懼,因為13不能以10隻手指和2個腳掌來數。」

「這些大家都知道的,還有呢?」

「是,等等……啊,有了!因為猶大在最後的晚餐中出賣了耶穌,所以13也是背叛和出賣的同義詞。」

仿佛黑暗中的一道光束,一串英文閃電般炸進允浩的腦子。

允浩在抽屜裡翻來找去,最後想起這裡不是警局辦公室,自嘲的抹一把臉:

「暈了~還好電腦裡有備份。」

 

六顆腦袋湊在螢幕前。允浩點開一個文檔,裡面是這次案件所有資料的備份掃描。

「頭兒,這留言有什麼用?」

允浩沒有說話,把那張照片放大,“This is the end for a traitor.”就是這個了。

「在處理完背叛者後留下這張紙條是“渴求黨”的習慣,吉拉托就是利用這點給我們留下資訊。13代表的就是這張紙條,按照公式,加上ghy這三個字母,再去掉多餘的tfser ,將這些字母重新排列組合,一定有我們想要的答案!」

允浩將這些字母寫在紙上:「奇怪,怎麼沒有字母b和k?那不是沒有bank這個單詞?」

看看坐在一邊的雅各,再看看手裡的字母,靈光一現。

「我想我知道為什麼要把密碼交給那孩子了。」允浩在紙上排列好字母交給大家,「雅各不是中意混血兒嗎?」

 

Dong Da Yin Hang

東大銀行。

居然是拼音!

 

================================

 

 

玩一下作者的密碼遊戲吧~~

 13 + gyh - tfser=◎ ◇ □ ※

 

 13:指紙條上留的字 “This is the end for a traitor”

This is the end for a traitor + gyh 三個字母 - tfser 五個字母

hi      nd      tr

 H.I.I.H.N.D.O.A.A.I.O + G.Y.H

= DONG DA YIN HANG (◎ ◇ □ ※ 這四個符號代表的是四個中文字)

 

老實說作者設計的還是有bag,因為剩下的字母有14個,而答案有13個字母

而且"I"、"H"重覆好幾個,"D"只有一個字母

若不是早知道答案怎麼也拼不出"東大銀行"的拼音= =|||

不過作者能設計出這樣一組密碼還是很厲害啊~~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