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人間界:東大銀行第七支行

 

那少年走進來的時候小林就注意到了——清瘦的身材,白色的羽絨服,舊舊的牛仔褲,簡單的白球鞋;取流水號時低著頭,鴨舌帽簷擋住了大半個臉,露出的下巴和一小段脖子是白皙乾淨的顏色;等待時一個人待在角落,安靜的像誤入凡間的天使;少年抬頭觀察還要等多久,他的眼睛竟然是藍色的,湖泊一般清澈的水藍色;大概還要等很久,嘟著的小嘴顯示出他不滿的情緒,碎碎念著什麼低下頭———長相清秀又帶點孩子氣,小林覺得自己臉紅了。

「請A0126號顧客到二號視窗。」

二號視窗,是自己服務的視窗。A0126號顧客會是他嗎?

少年抬起頭巡視一圈,目光在自己面前停住。真的是他!他走過來了!他在自己面前坐下了!

「你好,請問有什麼可以為你服務?」小林,打起精神,拿出你最美麗的笑容。

少年拿出剛才的流水號單,瞥了瞥小林,嘴角慵懶的上翹,把單子翻過來在上面寫著什麼。

他對我笑了!他在寫什麼?如果是問我電話號碼我應該拒絕嗎?他看起來小我好幾歲。可是這是極品花美男啊!啊啊啊~他寫完了!他又對我笑了!!不管了,現在性別都不是問題了,年齡算什麼!?

緊張的接過少年遞入的紙片,深呼吸之後翻過來。

“稀裡嘩啦!”這是幻想破碎的聲音。

但職業操守還是必須的。僵笑著抬起頭,顫抖的手指指著自己的左方:「從這邊過去然後上二樓,上樓之後右轉,左手邊就是。」

「Thanks!」

你笑容明媚,我心情苦澀。

想起曾經看過的一句話:【孔雀開屏很漂亮,但轉過去就是屁眼兒了!】 小林把那張倒楣的紙片扔進廢紙簍,整理好心情接待下一位顧客。

紙片打著旋兒落到底,反面向上,白色的紙面上有一排黑色的漢字:漂亮的姐姐,請問廁所在哪裡?

 

在中走進廁所隔間,鎖上門之後摘下頭頂的鴨舌帽。將耳朵貼在牆壁上,閉上雙眼,屏息凝神。很快,街道上發出的聲音傳入。

集中注意力,只選取自己需要的聲音。

不耐煩的嘆氣聲,打火機按下的“啪嗒”聲,吸菸的聲音,皮鞋點在地面的聲音,撥號的聲音,通話的聲音:

《是的,老闆,我們找到他了。》是義大利語!自己果然沒有追蹤錯。

《應該不會錯,年齡外觀都符合,眼睛是藍色的,而且有條子跟著他。》

《不不,現在沒有,他一個人跑出來了,現在在銀行裡。》

《這個我不清楚…… 請不要動怒,我們會想辦法弄清楚的。》

《什麼?是!是!明白了!》

《是!請您放心,我們知道怎麼做。》

收線的聲音。

《托尼,老闆要我們怎麼做?》這是另一個男子的聲音。

托尼深吸了一口菸:《老闆要我們把他帶回去,他要親自審問。》

《夥計,那開工吧!》

《嗯!》菸被踩滅的聲音。

在中把帽子重新戴上,眉毛輕挑:「綁架嗎?求之不得!」

 

東大銀行第七支行位於市郊區,除了住在附近社區的業主,平時很少有人光顧。

銀行斜對面是一家寵物美容店。一隻雪拉瑞剛做好拉風的新造型,店長把它關進籠子後就返回工作間打掃去了。雪拉瑞趴在籠子裡,無聊的看著對面銀行,等著主人來接它。

穿著白色羽絨衣的少年走出銀行,過街,走到雪拉瑞面前停住。小狗看見有人跟在他後面,目光險惡的盯著少年的後腦勺,一步步靠近。

「汪汪汪~嗚~~汪汪~~~」危險!快跑!你怎麼還傻呼呼的衝我打招呼?

“砰!”少年頭部受擊,來不急呼痛就倒了下去。攻擊他的大個子把少年接住,塞進剛好開來的一輛車裡,揚長而去。

幾十秒後,又一輛車從銀行旁邊的小巷裡駛出,尾隨而去。

「汪汪汪汪汪~~~~!」偏僻的小街上,注意到一切罪行的只有那隻小狗。

 

 

兩個鐘頭前

除正義留下保護雅各外,重案組其他人準備出發前往東大銀行。

走到單元門口,鄭允浩注意到牆角有一堆菸頭,之中一支還來不急熄滅。走至牆角蹲下,裝作繫鞋帶,起身時順手帶起一支菸頭。

Malboro Lights,即使是不抽菸的人,也知道的名牌進口香煙。東方市能買到這種香煙的店鋪少之又少。

「老忠,玫瑰,我們先回去,」允浩停頓了一下,「好像有人盯上我們了。」

 

正義驚訝的打開門:「怎麼就回來了?這麼快?」

允浩搖搖頭,繞過正義走向在中:「在中,你過來下。」

把在中拉進書房,關上門:「你聞聞看。」

在中接過菸頭放在鼻子下嗅嗅,皺著眉頭:「我們被人跟蹤了我居然沒發現。」

「這麼說,他們還沒走!」允浩興奮的在書房裡轉了一圈,「很好,很好,我一定要親手抓住他們。」

「我不明白,他們幹嘛跟蹤我們?」

「很明顯,因為他們想要的東西還沒拿到……到底是什麼東西?我越來越好奇了。」

「那你去銀行把它取出來不就知道了。」

「不行,他們知道雅各在這裡,我們的身份已經暴露了。看見員警把東西帶走了只有傻瓜才不會逃跑。」

「哦?」在中轉著靈動的眼珠,「允浩,雅各從來沒有出過家門,你說他們怎麼會知道他藏在這裡?」

允浩愣住,看著在中深邃的眼眸。相似的藍色,難道說……

「允浩,我有一個計畫。」在中看上去很興奮,「你說,如果雅各單獨一個人跑出去,後果會是什麼?」

「不行!」金在中,你瘋了!

「允浩!你還有其他辦法嗎?」

「辦法我會再想……」

「但是時間來不急了!」在中高聲打斷允浩。

「我說不行就不行!」允浩的聲音還要更高,「……總之,你不是員警,冒險的事情輪不到你做!」

「鄭允浩!」在中被允浩的話刺激到,撲過來抓住他的衣領,「你的意思是我還比不上普通的人類!告訴你不要小看我!」

「在中……」

「允浩,你想破案對吧?」在中的語氣透著堅決,「我也想!」

兩個人面對面僵持著不說話。半晌,允浩嘆口氣,走上前擁抱在中:「答應我,不要受傷。」

在中回抱住他:「放心。」

允浩打開書房的門,招呼客廳的三人:「都過來,我們有新計畫。」

 

 

時間進入下班高峰期,兩輛車一前一後駛入市中心,迫於車流量的加大放慢了速度。

開車的依然是老忠,允浩坐在副駕駛。車流堵在一個路口前,目標車輛與他們相隔兩輛私家車,在擁擠的馬路上龜速前進。

「頭兒,要不要通知交通部的同事查車?」

「不行!在中會有危險!」

「頭兒……不要擔心,計畫很完美,會成功的。」

允浩扭頭看看老忠,後者對他微笑。允浩也很想笑笑,他試著上揚嘴角,最終只是扯出一抹苦笑。

老忠不知道,比起這件案子,允浩現在更關心的是在中的安危。那群傢伙把在中敲暈的時候,自己居然就坐在車裡觀看!為什麼要把在中扯進來?為什麼要心軟答應他?我一定是瘋了!!

(在中,不要出事,千萬不要出事!)

 

目標車輛剛駛出十字路口,交通燈就轉為紅色,和允浩的車拉開了距離。沒關係,一切都在計畫之中,下一個綠燈亮起之後只要不發生意外,那就剛剛好來得及。

但故事往往就是這麼狗血,通常想著“只要不發生意外”意外就一定會發生,要不怎麼叫“意外”呢?

綠燈剛亮,排在第一位的賽車就衝了出去,大概把街道當作了賽場。左方右轉的公車剛好駛過路中央,賽車來不及漂移就撞上公交尾巴。一快一慢一大一小的兩輛車在十字路口中央來了場親密接觸,導致跟在後面的看客追尾無數,一連串的“乒乒乓乓”像一支搖滾樂。

允浩的車就在事故車後面的後面,自然也是樂譜中的一個音符。關鍵時刻老忠向右猛轉方向盤,總算是躲過了正面衝撞。側面和前面的車有點擦掛,車屁股被後面追上來的車調戲了一把,所幸兩個人都沒有受傷。

「靠!這群人到底會不會開車!」允浩暴怒的跳下車。

「頭兒……」

「電話聯繫!」允浩頭也不轉,衝上自行車道攔下一輛腳踏車,亮出證件:「員警徵用。」也不管那人看清沒有就把人拖下車,騎上去一溜煙就不見了。

 

車子穿過城區,駛入郊縣。路很不好,滿地的碎石,坐在車裡的人就像在坐過山車。

在中在忽上忽下的顛簸中幽幽轉醒。眼睛沒被蒙上,但手腳被綁住了,嘴也被貼上膠布,頭還有點痛,該死的傢伙居然敲我的頭!待會兒不打回來我就不是豹亞科獸人族金在中!

使勁坐了起來,前排的人從後視鏡裡看見了,轉身用冰冷的槍口指著他的頭。

《你最好躺下。》在中記得這個聲音,是托尼。

惡狠狠的瞪一眼托尼,在中又直挺挺的倒在座椅上,乾脆閉上了眼睛。

《看樣子你精神不錯。》

在中把頭轉向內側,在心裡把這群洋鬼子祖宗十八代都問候了一遍。

托尼轉回身子,從後視鏡裡觀察在中的一舉一動:《長的是不賴,難怪那死條子走哪都把你帶上。》

《托尼,你確定是這小子嗎?》說話的是開車的紅毛。

《應該是吧,以前也沒看清楚過。這小子兔子一樣機靈,沒想到這回這麼順利就抓住了。》

在中在心裡冷哼一聲,愚蠢的人類。

托尼沉默了一會再度開口:《布馮,你說吉拉托真把東西交給這小子了?》

《我不知道。》

《會不會存放在剛才的銀行裡了?》

《都說了我不知道。》

《他要是已經交給員警了怎麼辦?》

《你給我閉嘴!》

…………

 

《我們到了。》

在中被托尼拽下車扛在肩上,帶進一間廢棄倉庫。倉庫裡光線昏暗,老舊的排風扇早就罷棄了工作,空氣中有濃重刺鼻的橡膠味。

托尼粗暴的把在中扔在地上,撕掉他嘴上的膠布。嘴唇周圍的皮膚火辣辣的燒起來,在中痛的想咬人。

《你最好老實點。》托尼說完和布馮走到一邊,在中這才看見他面前的單人沙發上坐著一個中年男子。

男子走過來蹲在在中面前,鷹一樣的眼睛將他上上下下掃視一遍。伸手捏住在中的下巴,把他的臉轉向光亮處。

《細皮嫩肉的,真像個丫頭。》

什麼!在中把牙齒咬的咯吱作響,死盯著男子的雙眼。忍住!忍住!

《呵呵,表情不錯。》男子放開手,《你這性格跟吉拉托倒是很像,可惜他是個條子。》

男子回到沙發上坐下,從兜裡摸出一副手套,慢條斯理的帶上:《說吧,藏在哪兒?》

在中倔強的瞪著他,一言不發。

《還挺講義氣。》男子戴好手套,拽著在中的衣領把他拖起來,手指關節發出響聲。

《等一等!》

男子放下拳頭,輕蔑的笑道:《看來我得收回剛才說過的話了。》重新坐回沙發,《說吧,東西在哪?》

在中對上他的視線:《先給我鬆綁。》

《什麼?》

《給我鬆綁!》

男子哈哈大笑起來,像聽到什麼天大的笑話:《哈,你覺得你現在有資格談條件嗎?》

在中輕笑出聲。

《臭小子,你笑什麼?》

《先生,你認為在這種情況下我跑得了嗎?》在中努努嘴,示意一左一右在他兩邊拿槍指著他頭的兩個嘍囉。

《我只是想讓自己感到舒服點,畢竟人質也是有人QUAN的。還是說,》在中挑起一邊嘴角,《你害怕你們三個拿著武器的大男人打不過一個赤手空拳的孩子?》

男子握緊拳頭,怒視著在中,在中也毫不畏懼的迎上他的目光。

《小子,我越來越欣賞你了。》男子漸漸鬆開拳頭,半眯著雙眼,《布馮,給他鬆綁吧,量他也玩不出什麼花樣。》

在中眼裡的狡黠轉瞬即逝。

(呵,白癡!)

 

 

 

 

 

第十二章

人間界:東方市城郊廢棄橡膠工廠

 

在中慢條斯理的活動著麻木的手腳。男子坐在他對面,看上去一點也不著急,相反還挺開心。兩個嘍囉守在在中左右,一人握著一把槍。

劍拔弩張的氣氛。

《小子,現在可以說了吧?》

在中俏皮的笑道:《真是謝謝你的紳士風度。》

《哈哈哈哈~》男子又大笑起來,在中頭皮都發麻了。

《有趣的小子。不過,》男子突然變臉,從腰間掏出槍指著他,《你最好別拖延時間!》

在中保持笑容:《放輕鬆,我這就告訴你。其實……我也不知道……》

《什麼?!》男子沖過來把槍抵在他頭上,《你耍我?》

《我哪敢啊?我老實告訴你,吉拉托是交了東西給我,可不是你們想要的。》

《他交了什麼給你?》

在中大腦拼命旋轉,後背上全是冷汗。要不是夜囑咐我別被人類發現,我一定變身咬死你們!

《說啊!是什麼?》

《是………》

(鄭允浩你怎麼還不來!?老子快編不下去了!)

 

清脆的槍響在在中左邊炸開,伴隨著布馮的慘叫聲又一聲槍響在右邊響起,接著是兩個大塊頭倒在地上的悶響。

《Shit! 》男子左手挾持著在中,右手握槍指著門口,《誰?》

一個黑影“嗖”一下從倉庫門口閃入,男子舉槍一陣亂掃,等黑影落地才看清楚那只是一件外套。

允浩手執槍靠在門外的牆上,默默在心裡數數。1,2,3。

一咬牙,俯身臥地,從這側快速滾動到門的另一側。果不其然在自己身後又落下數枚子彈。

「呼~~~」允浩吐一口氣。4,5,6,差不多了。

《出來!》男子在倉庫內氣急敗壞的咆哮,允浩直立起身子,慢慢挪動到倉庫門口。在中被一名高大的男子用槍挾持著,緊張的看著自己。

允浩舉槍靠攏,男子惡狠狠的用義大利語低吼:《媽的,你是員警?》

被他要脅著的在中突然很想笑,這人是白癡嗎?

《先生,這不是明擺著的事嗎?》

《你給我閉嘴!》男子雙眼發紅,用槍使勁頂了下在中的太陽穴。

「放開他!」允浩高呼。

《你把槍放下!》

「我說放開他!」

現在的氣氛是緊張中又帶點滑稽,兩個人一個說中文一個說義語,舉著槍超對方高叫著。

「鄭允浩你傻呀?你不會用英語給他說?」在中急得跺腳,實在看不下去了,這兩個白癡!語言都不通怎麼交流啊?難道還要我當翻譯?《還有你,先生,拜託你用英語吧!他沒你想像中那麼聰明!》

「在中!你還給他廢話什麼?他沒子彈了!咬他啊!」

《你會說中文?你不是那小子?你也是員警?》

「我靠!那你不早說?」

說時遲那時快,在中趁著男子驚訝分神時對準他手臂狠狠就是一口。尖尖的犬牙深插入肌肉中,猛地一扯,抬頭時順帶下一塊皮肉,男子的胳膊頓時血肉模糊。

允浩看準時機朝男子的膝蓋補上一槍,男子應聲倒地,捂住胳膊,疼得滿地打滾。在中一腳踢飛地上的手槍,對準男子的肚子不解恨的猛踹,一邊踹一邊念:「讓你開槍射允浩!讓你說我細皮嫩肉!讓你說我像個丫頭!讓你捏我下巴!」

踹暈這個又衝到已經昏迷的托尼旁邊,抬腳使勁踩踩踩:「敲我頭!你敲我頭!我讓你敲我頭!………」

「好了,好了,在中。」允浩忍著笑意拉住孩子氣的小豹子,「再踢下去該死了。」

「死了最好!」在中還在氣頭上,轉過身指著允浩的鼻子,「還有你!你怎麼這麼晚才到?還只有你一個人?你又單獨行動了?」

「在,在中啊,你聽我解釋……」

 

「鄭允浩你站住,你別跑……」

金在中追著鄭隊長滿倉庫亂跑,三個犯罪嫌疑人橫七豎八的暈倒在地上。等老忠帶著警隊大隊人馬趕到時,看到的就是這樣一副詭異的場面。

玫瑰在允浩的車離開銀行後進去將吉拉托藏的東西取了出來,除了寶光寺那顆五彩舍利,還有一大袋珠寶、名畫和歷史文物;義大利警方帶走了吉拉托的骨灰,順便將雅各送回了義大利;關局長受到上頭嘉獎,樂得跟隻招財貓一樣;托尼他們供出“渴求黨”成員名單,整個組織被剷除,當然這都是後話了。

那塊舍利,允浩偷偷拿給在中驗過了,就是一塊普通的舍利,根本不是“獸王石”。至於重案組的成員們,由於破案有功,警局決定工資往上漲一番,並特赦大假——三天——而已。

 

 

「乾杯!」

重案組的四人加上在中聚在一家餐廳裡,慶祝這次大獲全勝。

「這次真該好好謝謝在中,要不是他我們頂多拿回那些丟失的寶物,還抓不到活的,來來來在中,我敬你!」

「玫瑰姐你過獎了,我不過是個餌,人還不是允浩抓的。」

老忠喝了酒話就特別多,聽了在中的話衝允浩豎起大拇指:「頭兒你可真行呐,一個人解決了三個!在中我告訴你,你是沒看到,當時頭兒以為來不及了的那副著急樣,呵呵呵~居然攔人家的腳踏車,哈哈,他就是攔一輛摩托車也好啊,我就沒見過這麼不冷靜的鄭允浩,哈哈哈~~估計是看你出事把他急暈了。」

「真的?」在中笑彎了眉眼追問允浩,允浩臉都快紅了。

正義看見允浩不自在的臉色,情緒高漲:「哦哦哦,頭兒,你在害羞!真是世界奇觀!」

「哈哈哈哈~」在中大笑著揉亂允浩的頭髮,沒注意到他這動作在旁人眼裡有多曖昧。

「對了頭兒,」玫瑰突然間想起什麼,「你不是說養的有貓嗎?這回去你家怎麼沒看見?」

在中還是在笑,桌下狠狠踩了允浩一腳!!允浩忍著沒叫,後腦勺掛了好大一顆冷汗:「貓,貓,貓出去玩了,對,出去玩了!」

「哦,好遺憾,還說想看看是什麼品種的。頭兒,你家的貓太野了,出去一天都不回來,不會是發情了吧?現在是冬天啊………頭兒,公貓還是母貓啊?」

「公,公貓。哎呦!」

「頭兒,怎麼了?」

「哎呀呀,允浩你胃痛啦?說了你不能喝酒的嘛。來來來,我替你喝。」

「真是謝謝你啊。」金在中,算你狠。

 

再、也、不、讓、金、在、中、喝、酒、了!!!

真是沒想到這小子酒量這麼差,幾杯啤酒而已就醉成這樣,要命的是他的酒品比酒量更差!

「動感超人~~~~~~~正義的使者~~~~~~~~~~」在中,這是公共場所啊,拜託你你別鬧了!

「在中你叫我啊?」小義哥你也喝高了吧?

允浩看著圍著桌子亂跑,一邊跑一邊還撲騰著雙手COS動感超人的小傢伙,頭疼到不行。要換了是別人他准保一火磚過去拍暈了拖走,省的丟人現眼,可這是在中啊。

在中跑累了索性往地上一撲,拖著腮幫子翹著兩條小細腿對著允浩傻笑:「浩浩,在在好不好看?」

「好看,好看,我們在中最好看。」允浩趕緊把他從地上拽起來,語氣就像哄小孩。

在中溫順的靠在允浩懷裡,還是笑的傻呼呼的:「呵呵呵呵,浩浩最好了,在在最喜歡浩浩了,浩浩喜不喜歡在在?」

允浩被在中難得一見的天真逗樂了,也跟著他笑:「呵呵,喜歡。在中這麼可愛誰不喜歡呢?」

玫瑰擦一把腦門上的冷汗:「頭兒,你送在中先回去吧,我看他不行了。」

「那行,我先去把帳單結了。老忠你幫我扶著他。」

允浩把懷裡的在中交給老忠,起身要去結帳。在中不依不饒的拉著他的袖子:「浩浩要去哪?浩浩不許走!不許走!」

「乖,我不走,我就是去結個賬。」

「不行不行不行不行………」在中醉得厲害,小孩子吃不到糖一樣耍賴,允浩左右為難。

「頭兒,你還是走吧,帳待會我們結就好。」

「不行,說好是我請客的。」

「走吧走吧~下次你請就是了。」

「可是……」

允浩還在猶豫,在中掙脫老忠,紮進允浩懷裡,「浩浩,我們回家啦~」

「唉~真拿你沒辦法。那好吧,我們先走了。同志們謝謝了,下回我請。」

「再見頭兒,注意安全啊~」

 

呼~終於走了,真受不了那兩人的膩歪勁。玫瑰嘆口氣,喝一口杯裡的啤酒。

老忠看允浩走了,躊躇的開口:「玫瑰姐,其實我今天沒帶錢,只有你先墊上了。」

「什麼?」玫瑰一口酒差點沒噴出來,「慘了!我也沒帶呀!」

「啊?那你剛才還……」

「我那不是說說而已嘛,我怎麼知道你也沒帶。正義你帶錢了嗎?」

「……呼嚕……」

「…………」

「…………」

 

 

在中一進屋就脫了外套取了帽子,甩甩尾巴抖抖耳朵,倒在臥室床上打滾:「熱死了!熱死了!」

允浩撿起在中亂扔的衣物:「熱就去洗個澡吧。」

「浩浩,一起洗澡吧!」

背對著在中的允浩差點栽倒,內心無比糾結。一起洗澡嗎?和在中?真難為情!可是是在中主動要求的!哇呀~~不管了!都是男人怕什麼!

想到這,允浩華麗的轉身,臉上掛著鑽石級的笑容:「嗯~ 一起洗~」

「…………」

「………在中,睡著了?」

「呼嚕……」

「真是,這樣睡會感冒的。」

把空調的溫度調高,小心翼翼的幫在中脫下毛衣和牛仔褲,給他換上睡衣,蓋上被子。還是吵到他了,在中急速的晃動尾巴表示不耐煩。鼻翼煽動,嗅出是允浩的氣味後,安心的換了個平躺的姿勢,肚皮向上,腳也平平的和身體成一直線,睡顏溫順乖巧。

(還是睡著了比較可愛。)

其實看見在中睡覺時樣子的機會不多,平時他都是晚上活動白天補眠的。嚴格來說,這是允浩第一次清醒著觀察睡夢中的在中。

即使是睡著了警覺性也依然很高,如果發出聲響耳朵還會直立起來,向著聲源的方向轉動。偶爾會晃晃尾巴,讓人以為他醒過來了。睡相很不老實,腦袋總是蹭來蹭去,像是在尋找一個舒服的依靠點。有時候會皺眉頭,也許是做了噩夢。

(為什麼這小子總讓我這麼心疼?)

允浩坐在床邊緣,手不自覺的伸出,撫平在中的眉頭。在中扭了扭身子,頭頂抵在允浩大腿上,蹭了蹭,終於安靜下來。

「小傢伙,越來越粘人了。」允浩寵溺的看著他,手指從在中的額頭移動到耳根,有節奏的一下一下輕撓,小動物喉嚨裡發出滿足的呼嚕聲,頭頂在允浩手心上蹭蹭。

「唔……允浩……」在中又扭了扭,輕聲囈語。

小傢伙,夢到我了?

「嘿嘿……白癡……」

≡(▔﹏▔)≡ 你………我上輩子一定是欠了你。

睡夢中的在中臉蛋粉撲撲的,唇角掛著微笑。就是這樣一張嘴,肉肉的粉粉的。白天的時候這張嘴絕對不會老實:生氣時說出惡毒的話語;開心時嘴角好看的上翹;受了委屈也許會扁嘴,但不會哭泣;偶爾耍耍小聰明時,咧嘴會露出兩顆既可愛又邪惡的小犬牙;使著他的小性子時,嘴唇會撅起來,但絕對不會承認自己在生氣。

近看,這嘴唇竟然沒有唇紋!像果子凍一樣潤澤的唇,此時正微微嘟起,小舌頭還伸出來舔一舔嘴角。

極致的誘惑。

鄭允浩一定也喝醉了,不然他怎麼會俯身靠過去。靠過去,主動包裹住兩片粉唇,緩緩的摩擦,感受美好的觸覺,輕輕的舔咬、吮吸,舌尖擠進濕潤的口腔,探索每一顆貝齒,用心描繪犬牙的輪廓,在略微粗糙的舌面上畫圈,趁小舌難耐的抬高時包捲住,拖入自己的口腔放肆的翻轉旋動,忘情的吸食著帶著酒精味的津液,也將自己的渡入對方口中。

「唔……」

在中因為快感發出顫抖的呻吟。允浩像被雷打了一樣猛然清醒,離開在中啷啷嗆嗆奔進廁所。

(我剛才,做了什麼………)

 

 

 

 

 

 

 

文章標籤

允在 豆花 YJ BL 耽美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