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人間界:允浩家

 

在中醒來的時候頭還是暈沉沉的,自己的酒量還是一如既往的差勁啊。下次還是別喝那麼多了,宿醉的感覺真不好受。

說起來,我怎麼會睡在床上?還穿著睡衣?允浩幫我換的?那自己不是被他看光光了?嘿嘿嘿嘿,好害羞。

肚子餓的咕咕叫了,允浩呢?

在中聳聳鼻子,憑著氣味尋找到允浩的位置,哦,在客廳啊。傻小子,幹嘛不和我一起睡床上?不會是害羞吧?

一個鯉魚打挺翻身下床,噠噠噠跑向客廳。

「允浩,該起床了!」在中歡快的語調從臥室傳來,允浩木訥的看著在中推開門,一蹦一跳的跑過來,「你醒了啊,怎麼坐在這兒?」

昨晚,允浩在沙發坐了一夜,內疚和自責的情緒一直籠罩著他。我居然吻了在中,是因為女朋友不在身邊所以欲求不滿嗎?對,一定是這樣。鄭允浩你真是沒用!在中再怎麼漂亮也是男孩子啊!

鄭允浩生平第二次失眠,還是因為金在中。

在中的臉在面前放大,允浩的心跳撲通撲通快的不正常。「允浩,你在COS熊貓嗎?沒睡好?」手在允浩眼前揮揮,「允浩,允浩,喂~~~~~~~回魂啦~~~~~~~~~~」

「在中……」允浩找回自己的聲音,卻找不到話題。臭小子,我糾結了一夜,你卻不記得了。

在中蹲下,爪子搭在允浩膝蓋上,下巴靠在手背上。扁嘴聳鼻子,水汪汪的大眼忽閃忽閃,毛絨絨的耳朵忽悠忽悠,一開口,聲音膩膩的「允浩呐,我餓了。」

“轟隆!”

一記悶雷在鄭隊長腦中炸響。在中啊,你別這樣勾引我行嗎?

 

餐桌上

在中大口大口嚼著三明治,嗯,味道不錯。

允浩盯著那張小小的嘴巴一開一合,思緒又回到昨夜那個激情的吻。柔軟的觸感,香甜的味道。

「啊~~~~~~」允浩痛苦的抱著腦袋。不要想像!不要想像!在中是男孩子!我是正常的男人!我還有女朋友!

溫暖的小手貼上自己的額頭。「允浩你怎麼了?發燒了?」在中摸摸自己的額頭,「溫度正常啊。難道是手量不準確?」

話還沒說完,在中的臉又湊了過來,額頭貼上額頭。兩人的臉相距不到5釐米,允浩甚至能數清楚在中有幾根睫毛。鼻腔裡呼出的熱氣全掃在允浩臉上,癢癢的。

「允浩,你好像真的發燒了!」在中焦急的拽著他的手,「藥呢?藥在哪?」

「我沒事的。」

「胡說,你自己去照照鏡子,你看你臉紅的多不正常。」

「………我那是缺氧,屋裡空氣不流通……不用管它,一會就好了。」

「真的?」

「嗯。」只要你不要再突然做出這種事。

在中半信半疑的回到椅子上坐下,繼續剛才沒有吃完的三明治。嚼著嚼著突然一拍大腿:「啊!我想起來了!」

「噗——」允浩一口牛奶噴了出來,「咳咳咳,想,想起什麼了?」

「你是水槍還是噴泉啊?」在中厭惡的擦掉餐桌上的牛奶,「你之前答應我的,等這案子結束了再一起出去玩啊!」

「哦,這事啊。」被你嚇死了,「在中想去哪兒?」

「動物園!」

「去開同鄉會?」

「啊?」

「呵呵,沒什麼。吃完早餐去換衣服吧。」難得你被我耍一次啊~

「萬歲!現在就去換!」

 

 

「嗷~~~~~~~~~」

「哦哦,真的?然後呢?」

「嗚嗚~~~~~~~~」

「不會吧!」

「嗷嗚~~~~~~~」

「嗯,我也這樣想。」

允浩手裡拿著一個甜筒,嘴角抽搐。

從入園到現在,金小黑豹和獵豹討論了有關提升跑步速度的要領,和雲豹就跳躍高度進行了探討,因為美洲豹的種類歸屬和牠吵了一架,(美洲豹認為自己是豹類,在中堅持它是虎類),要不是允浩攔著,他還差點變身和雪豹比美………現在正蹲在鐵籠旁邊,開心的和籠裡的金錢豹一唱一和。

這小子真的是來開同鄉會的!!

還好今天不是週末,動物園裡沒什麼人,要不然一準被人拖精神病院去了。

 

「拜拜~~我下次再來看你~~」

允浩把手裡的甜筒遞給在中,翻查著手裡的地圖。下一處是狐狸館,狐狸屬於犬科動物,自古以來貓狗水火難容,小豹子不會翻進籠子裡和狐狸大幹一場吧?

在中舔著甜筒:「你就不想知道剛才那隻金錢豹和我說了些什麼?」

「嗯。說了些什麼?」狐狸館還是略過吧,直接去虎園,都是貓科動物,比較安全。

「牠說最近館內在培育獅虎獸!獅虎獸哦!」

「哦。真神奇。」虎園之後是獅園,OK,也是貓科,安全!

「你覺得神奇?!我看是變態!!照理說人間界的動物進化到現在,不同物種之間已經產生了生殖隔離,這是自然生物界維護物種穩定性的一種方式,你們人類為了一己私欲竟然跨物種交配,這是有逆自然規律的。」

「哦。大自然真可怕。」

「鄭允浩!你到底有沒有聽到我在說什麼?」

允浩終於把視線從地圖路線中扯了出來,投到站在他面前氣呼呼的小動物身上。

「我聽到了。」允浩用拇指擦掉在中嘴邊的霜淇淋漬,這麼大個人了,吃霜淇淋還弄的到處都是。

「你也不要太執著,本來修建動物園的目的就是將稀奇的動物們拿給我們觀賞。其實這個動物園裡很多動物都是人工養殖的,從出生到老死都在籠子裡度過,對自然界沒有直接的影響。」

「唉,說到底你還是不明白。算了,我去看看狐狸。」

狐狸?!

「喂,你別跳籠子裡去了!」

「我瘋了嗎?……神經……」

 

在中當然沒有跳進籠子裡,那隻狐狸也沒有嚎叫著撲過來,相反,他們相處的很融洽。

看來允浩是完全多慮了。

火紅色的狐狸蹲坐在籠裡,在中蹲坐在籠外。兩隻沒什麼交流,如果不包括眼神交流的話。

在中靜靜的看著那隻狐狸,安靜到允浩以為他睡著了。注視了很久很久,眼神從最初的專注漸漸轉變為後來的空洞。

「走吧。」在中站起來拍拍屁股。

允浩很好奇:「你們剛才是在幹什麼?」

「精神交流,用意念。」

這樣也行?「剛才怎麼不用?」

「不是每種動物都像狐狸一樣有靈性的。」

「哦………」真是神秘的生物。

在中在一張長椅上坐下,抬頭望天,灰濛濛的,跟自己現在的心情一樣。

「在想什麼?」允浩也坐下,和在中一樣把頭靠在椅子靠背上。

「剛才那隻狐狸……眼睛顏色和夜是一樣的……」

允浩鼓起豆包臉:「在想他?」

「嗯,不知道他過的好不好。」

「你不是說他很厲害嗎?還能差到哪去?你就這麼喜歡他?」

在中心裡偷笑,故意說:「是啊,喜歡,很喜歡。」

「酸死了!」

「哈哈哈~允浩你在吃醋當然覺得算啦~~」

「才,才沒有!」

結結巴巴,一點說服力也沒有。

「允浩啊~」在中把頭轉過來,「你知道嗎?雖然這次沒找到“獸王石”,我還是很開心。」

「為什麼?」允浩也把頭轉過來,在中的臉近在咫尺。

「因為可以繼續待在允浩身邊。」

淡淡的微笑含在嘴角,笑容一半明媚一半憂傷。眼波流轉,水藍色的雙眸對上允浩的黑瞳。深邃的藍色,神秘的藍色,誘惑的藍色………

昨晚的記憶翻湧而上,嘴唇還記得在中的溫度,舌尖還記得口腔的形狀。在中的雙眼慢慢在眼前放大,眼瞼緩緩合上,紅潤的嘴唇向允浩發出邀請。

不行!

允浩一彈而起,埋著頭握緊拳頭。在中看不清允浩臉上的表情,自嘲的拉拉嘴角。

「去下一個園區。」

在中頭也不回的走掉,允浩傻站了好幾秒才跑過去跟上。

 

餘下的行程在尷尬的氣氛中度過,兩個心不在焉的傢伙走馬觀花的把動物園逛了一圈,乘車離開的時候才下午四點。

「對不起。」紅燈亮起,允浩拉起手刹,突然對交通信號燈產生了極大的興趣。

在中看著面前過馬路的人群。為什麼,要道歉?

「我們現在去哪?左轉西式速食,右轉日本料理。吃什麼?嗯?在中?」

綠燈亮起。

「直走,回去。」

 

打開門———光潔的地板,一塵不染的傢俱,井井有條的擺設———簡直整潔的不像話!

允浩嘴巴張成O狀:「這是,什麼情況?」明明離開的時候家裡不是這樣的,老媽來了?

「浩,你回來啦~」

嬌小的身影從廚房裡跑出來,撲進允浩懷裡。

「妍秀!你回來了?等等,你怎麼會有我家鑰匙?」

姜研秀調皮的吐吐舌頭:「走之前趁你不注意拿去配的,想回來時給你個驚喜。怎麼樣?是不是很Surprise?」

「你呀真是,」允浩敲一下妍秀的頭,「知不知道你這樣是私闖民宅?」

「我才不管!來自己男朋友家有什麼不可以?」妍秀把手環上允浩的脖子,「我想死你了!一下飛機就來你這裡了。你有沒有想我?」

「大小姐~」允浩表情尷尬的把妍秀的手從自己脖子上扯下來,扶著她的肩把她稍微推遠了點,「別這樣,有外人在呐。」

「咦?」

姜妍秀這才注意到允浩後面站著一位清秀的少年,戴著自己送給允浩的帽子,穿著自己送給允浩的外套,黑著臉看著自己。

「你,你好。」在中的目光有些慎人,妍秀不由得結巴起來。

在中微頷首,掠過他們走向沙發。

姜妍秀鼓起勇氣,走至在中面前友好的伸出手:「你好,我叫姜妍秀,是允浩的女朋友。」

在中側臥在沙發上,頭都不抬:「你擋著電視了。」

「你……」嬌生慣養的大小姐哪裡受過這種氣,礙於是允浩的朋友又不好發作,咬著下唇委屈的看著允浩,允浩忙過來當和事佬。

「還是我來介紹吧。這位是金在中,我的遠房親戚……」

「我什麼時候成你親戚了?」不等允浩說完在中就不耐煩的打斷他。

「喂你夠了!」姜妍秀終於爆發,「你幹嘛這麼凶對浩?他又沒惹著你!你以為你是誰?什麼人呐這是……」

「人?我可不是人。」

在中的笑容看上去很邪惡,允浩猜到他將做什麼,想阻止已經來不及了。

在中坐直身子,取下頭上的帽子,在姜妍秀驚恐的目光中起身脫掉厚重的外套,黑色的尾巴在身後左右晃動,邁著優雅的貓步慢慢踱到發抖的姜妍秀旁邊。

「怎麼?不鬧了?這樣就害怕了?」

「在中!」

「呵呵~」在中冷笑,在流動的華麗藍光中完全獸化,齜著犬牙對著姜妍秀,拱著身子,喉嚨裡發出低吼。

「嗚嗚,哇~~~浩~~~」嚇壞了的姜妍秀無助的哇哇大哭起來。允浩抱著她一面哄一面訓斥在中:「金在中,妍秀是我女朋友,你發瘋也得有個限度。」

黑豹一瞬間又變了回來,眼眶紅的厲害:「是!我發瘋!我發瘋了才會在你家待著!抱歉浪費了你一天假期,還有兩天你和你女朋友好好利用吧!我這個外人就不在這礙著你們了!」

在中的情緒有點失控,允浩輕拍著姜妍秀後背的手看上去及其礙眼。空氣不太流通,他需要出門走走。

「在中,」允浩空出一隻手拉住走向門口的在中,「你要去哪兒?」

在中甩開允浩的手:「別以為我在人間界除了你這就沒地方可去。」

「在……」

“砰!”

允浩的手無力的垂下來,為什麼事情會變成這樣?懷裡的妍秀還在哭,自己已經沒有力氣哄她了。

 

摔門而出的在中在大街上飛奔。

(鄭允浩,這就是你道歉的理由?……你有種!你有種!)

 

 

 

 

 

第十四章

人間界:某單身公寓內

“啪。”

金在中合上剛看完的漫畫,無聊的打了個哈欠。

扭扭屁股,身子順著牆面滑下,平躺在地上。尾巴被壓著了有點不舒服,翻個身,面朝下,四肢張開做成漢字“大”又併攏做成A拉伯數位“1”,再張開,再併攏,結合腰部的力量,揚著尾巴在地上扭曲的前進。

“嗙”一聲響,金毛蟲腦袋撞上了桌腳,尾巴和耳朵同時耷拉下去。

「啊~~太無聊了~~」在中乾脆狂扭起來,在狹窄的房間裡滾來滾去,撞到傢俱或是牆面就換個方向,像壓路機的滾筒一樣把房間裡每個角落都輾了一遍。

陸廣茨打開門,在中正好咕嚕嚕滾動到門邊,不小心一腳踢在他屁股上,在中順勢又咕嚕嚕滾了回去。

「嗚~小茨你終於回來了。」在中跪坐在地上揉揉屁股,「我快餓死了。」

「給,熏肉匹薩。」廣茨把食物遞過去,在中接過匹薩兩三下拆了包裝大嚼特嚼。

廣茨也拿起一塊,管他的,工作的事再煩,先填飽肚子再說。

 

兩天前,在中賭氣奪門而出後,去了陸廣茨家。

「在中!你怎麼來了?」⊙o⊙

「我和鄭允浩那廝吵架了……別提了……」在中抱著陸廣茨撒嬌,「小茨啊~我沒地方可以去了,你要收留我~~~~」 ≥﹏≤

不是吧?「你也看見了,我家小的可憐,連件像樣的傢俱都沒有。」

「我不介意。」

我介意啊……「我收入不高,也不會做飯。」

「外賣也行,多肉就好。」

泡麵行啵……「在中啊…………」

「小茨……你忍心看我露宿街頭,被人抓去實驗室,開膛破肚被研究嗎?」星星眼,星星眼,發射可憐光波!!

「那,好吧。」╮(╯_╰)╭

「我就知道你最好了!」\(≥3≤)/

 

陸廣茨蹲在牆角畫圈圈。我總是心太軟……心太軟 ……

在中吞掉一塊匹薩,拿起第二塊:「今天是什麼案子?不會又是找貓吧?」

「當然不是!」廣茨立即否認,「不過也好不到哪去……幫富婆找到老公出軌的證據……」

「噗———哈哈哈哈……」

說到底,還是些雞毛蒜皮根本稱不上案子的案子。

陸廣茨從小就有一個偉大的夢想:伸張正義,維護世界和平。並且一直在為這個夢想努力著。可惜事與願違,雖然在鄭允浩的幫助下開了家小小的偵探社,找上門來的卻都是些找貓找狗跟蹤偷拍之類難登大雅之堂的案件。經過無數次的打擊,陸廣茨得出一個結論:偵探漫畫中那些密室殺人案都是作者瞎編的!!

 

本來在中還以為,廣茨一定是東方市相當有名的私家偵探,畢竟上次“李氏”案件中,商業巨亨李老爺子的律師都請到他來調查。現在在中才想明白,文律師恰恰就是看上廣茨夠“無名”,因為李家要求低調查案。

廣茨懊惱的抓抓腦袋:「在中你別笑了。」

「對不起,對不起。」在中眼淚都笑出來了,「你怎麼不學允浩那樣去考員警?」

「我也想啊,允浩哥考上的第二年我就去了,可惜沒錄我。」廣茨咬一口匹薩, 「我真羡慕允浩哥,可以接手大案子。」

「他只是運氣好。」在中還在生允浩的氣,語氣很不屑。

「誰說的?允浩哥一直很努力,從小就很優秀。」

在中拿起第三塊匹薩:「你們從小就認識?」

「嗯。我們兩家是鄰居。我父母在我很小的時候就出車禍去世了,我是奶奶帶大的。可能是因為身世相似,年齡又比我大,允浩哥對我一直很照顧。」

「身世相似?」

「允浩哥的爸爸在他出生之前就去世了,他是美珠阿姨一人拉扯大的。啊,就是他媽媽。允浩哥沒告訴過你嗎?」

在中放下手裡的食物:「他很少說他自己的事。」有女朋友的事也是。

「這樣啊,也難怪。允浩哥,一定是不想讓我們看到他脆弱的一面,表露在我們面前的都是成熟、穩重、堅強又顧家,事業心和責任心都很強的優秀樣子。其實,也會有難過想哭的時候吧………」

在中摳著匹薩上難下嚥的青椒。

(允浩,想哭的時候,不能告訴我嗎?)

幾天前允浩抱著嬌小可愛的女朋友凶著臉訓斥他的樣子又在腦海裡閃過。

「哼!成熟穩重堅強顧家?他哪有你說的那麼好?你不知道吧,其實鄭允浩是個很幼稚的人!」

「啊?幼稚?」

「是啊。你沒有見過他的睡衣吧?我告訴你哦,他一個大男人睡衣居然是紅色的,上面還全是小熊圖案!噁心吧?噁心吧?」

 *** ***

『在中你看這件睡衣,好可愛對不對?我要買下來。』

『呃~鄭允浩,你一個大男人買這麼幼齒的睡衣幹嘛?』

『啊?不可愛嗎?』

『可愛是可愛,可是你穿也……』

『嘿嘿,在中你不是有一件藍色貓咪圖案的睡衣嗎?我買了這件剛好可以和你那件配對。』

『又不是情侶搞什麼配對啊?』

『我不管。老闆,我要買這件睡衣!』

 *** ***

「還有,你不知道他其實很怕鬼吧?」

*** ***

『允浩,陪我看這盤碟子吧,電視上說這片子很有名。』

『《午夜凶鈴》!!!!!你還是自己看吧~』

『哼,自己看就自己看,沒用的膽小鬼!』

十幾分鐘後

『呀~~~~~~~~~~~~~~~』

『怎麼了?很可怕嗎?』

『真的好可怕……』

『那就別看了呀。』

『……可是好想看……』

『………算了,我還是陪你看好了。』

『你不害怕嗎?』

『兩個人一起總比一個人擔驚受怕好。』

 *** ***

「不只這些,他其實還小氣的要命!你見過用飲水桶存硬幣的人嗎?鄭允浩就是一個!」

 *** ***

『允浩,這個桶用來幹嘛?』

『裝硬幣。1,2,3,4……」

『怎麼不用存錢罐?』

『15,16,桶比較大,可以多裝點,17,18……』

『那我要用零錢可以在這裡拿嗎?』

『不可以!28,29,30……』

『小氣鬼~~~~~』

『不是。這些硬幣不是存來用的,是存來記錄的。』

『什麼啊?』

『我算過了,今天是我認識你的第61天,所以我往桶裡裝61個硬幣。以後每過一天我都往裡面投一枚硬幣,以記錄我們認識的天數。』

『噗———』

『笑什麼啊?』

『鄭允浩,你好少女!』

*** ***

「在中,在中,你怎麼了?眼眶怎麼那麼紅?」

「沒事,可能是沙子進了眼睛。」

「……在中,我雖然笨,但是不傻。」

「你說什麼啊?」

「想哥的話,就回去吧。」

「…………」

 

 

警戒線包圍了整座山頭,警報聲迭起。

鄭允浩撥開圍觀的群眾,帶著重案組同事彎腰越過隔離線進入現場。

法證科的同事舉著相機手執鑷子四處取證,接到報案最先趕到現場的同事正在對第一個發現屍體的市民進行問話,屍體躺在人群中央,法醫正進行初步驗屍。

允浩戴上手套,加入他們,投入工作。

這是城郊的一座小山,地形偏僻,人流量少,是棄屍的好地點。第一個發現屍體的是附近的居民張先生,他早起帶著狗圍著環山公路晨跑,狗聞到了屍體的味道往山頭上沖,張先生跟在後面發現了屍體。

屍體性別為女,年約20歲左右,衣衫淩亂,手腕和腳腕處有被捆綁的痕跡,暴露在空氣中皮膚有紫灰色的鞭痕。據初步驗屍結果顯示,她死於昨天下午到晚上這個時間段,脖頸處有明顯的勒痕,應為窒息而死。

棄屍郊野,年輕女死者,被捆綁,鞭痕,窒息而死。

「你也覺得不是巧合對吧?」崔承煥習慣性的推推鼻樑上的眼鏡。

「嗯……一件兩件相似還可以說是偶然,多了的話就……正義,你馬上去查查這名死者的身份和背景。」允浩取下塑膠手套,「如果我沒猜錯,她的職業應該是一名醫生。」

 

警局

「頭兒,你太神了!」正義再次對允浩佩服的五體投地,「死者還真是名醫生。」

正在翻看資料的玫瑰抬起頭:「不會又是“仁眾醫院”的醫生吧?」

「哇!你怎麼知道?……等等,你說‘又’是什麼意思?」

老忠走過來拍拍正義的肩:「你那時候還沒來,當然不知道,總之這次有的忙了。」

「OK!」允浩從正義手中接過死者資料,又從玫瑰手中把那份舊資料拿過來,「都過來開會。」

允浩在小白板上貼上一張照片,照片上是個女人。

「這是三個月前那場兇殺案的死者,叫林敏姝。」允浩說著把“林敏姝”三個字寫在照片下方,又在旁邊標注上數位“25”,「年齡25歲,職業是“仁眾醫院”的一名外科醫生。三個月前有人在郊野發現她的屍體,同樣是死之前被人捆綁住四肢,用藤條之類的物品鞭笞全身,然後用麻繩勒死。…………

……起初我們懷疑兇手是死者生前的病人曾國棟,因為死者堅持要鋸掉他一條右臂才能保住性命而使他懷恨在心,所以心生殺意。不過曾國棟案發時有充分的不在場證據,所以我們夠不了證據抓人,這件案子就成了懸案。……

……而這次的死者陳佩佩,年齡27歲,內科醫生,同樣是在“仁眾醫院”工作,連死狀都和上一個死者一模一樣,明顯是同一名兇手所為。…………

……老規矩,五分鐘,然後大家都說說各自的看法。」

「要不了五分鐘那麼久頭兒,我今天思維特別活躍。」正義從椅子上站起來,「可能一,被害人都是年輕女性,且都為“仁眾醫院”的醫生,兇手肯定和這家醫院脫不了關係,也許就是這家醫院的醫生、護士或者病人。」

老忠接過了正義的話:「可能二,這兩名死者生前也許有什麼相似處——也許犯了同樣的醫療失誤——而這個相似處就是兇手起殺機的關鍵。」

「可能三,」玫瑰也接過話匣子,「兇手可能和“仁眾醫院”有著深仇大恨,只是單純的想報復這家醫院。」

「很好。」允浩微笑,「那正義你就和玫瑰去查查陳佩佩生前都做過些什麼,接觸過哪些人,有沒有得罪過哪些病人,看看和林敏姝有什麼相似的地方;老忠,你和我去調查這家醫院。」

「YES,SIR.」

「今天不早了,先下班,明天再繼續。」

「頭兒你又要回去餵貓嗎?」

正在收拾資料的允浩手裡的動作停住了:「我的貓這幾天鬧情緒,離家出走了……」

「不過,」允浩眼裡滿滿的全是柔情,「我這就準備去把他哄回來。」

 

 

汽車往陸廣茨的私J偵探事務所駛去,開車的司機心情很忐忑。

在中剛到廣茨家那天允浩就接到廣茨的電話了,陸廣茨在電話那頭哭爹喊娘。

「允浩哥,你和在中到底怎麼了?」

「在中在你那?」

「可不是嘛。允浩哥你救救我,我看他的樣子是要常住下去了。哥你也知道我生活有多艱巨,我連自己都養不活了怎麼養在中啊?」

「在中又不是寵物!」聽到陸廣茨用“養”這個字來形容在中,允浩很生氣。

「可是他沒付我房租啊?」

「你真是……算了……總之你先幫我穩住在中,我過幾天就來哄他回去。」

「哥,要多久啊?我現在正被指使著出來買晚餐,在中要吃漢堡,還囑咐我一定要買巨無霸,這都夠我買10包泡麵了!」

「呵呵……」允浩腦子裡是小傢伙嘴裡塞滿漢堡包,滿足的晃著尾巴的可愛樣子,「你儘管去買,在中要吃什麼就買什麼,錢方面,我過後給你。……廣茨,在中什麼時候消氣了,你就通知我。」

 

從案發現場回到警局之後允浩就收到了廣茨的短信:【在中好像不氣了,哥快來接他吧!!o(≥v≤)o】

回覆:【把他帶去你的偵探社,我下了班就過來。】

合上手機,允浩的心飛去了千里之外的偵探社。

在中會乖乖的跟我回家嗎?

可是,明明該生氣的,是我才對啊!

唉…………算了,算了,誰叫在中他,被我寵壞了。

 

 

 

 

 

 

    文章標籤

    允在 豆花 YJ 耽美 BL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