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人間界:東方市-允浩公寓

 

「允浩哥!我看到俊秀了!我看到金俊秀了!!」

「廣茨,會不會是你看錯了,俊秀他……」

「不會!絕對是俊秀!我不會把自己兄弟看錯的!允浩哥,是俊秀,俊秀他還沒死,他還活著!」

「………………」

 

陸廣茨離開之後,允浩失神的回到臥室,抱住在中。

「發生什麼事了允浩?」在中撫摸允浩的腦袋,「俊秀是誰?」

「沒什麼,沒什麼,讓我抱抱你,在中……一下就好……」

在中的手略有停頓,允浩疑惑的「咦」了一聲。

繼續安撫這隻大狗:「沒事,睡吧。」

 

 

翻過學校的圍牆,潛進夜色中。不敢招車,步行一個小時,到達目的地時汗水濡濕了後背,T恤衫上印上很大塊陰影。

月光下,巨大的集裝箱看上去很詭異。低聲呼喚他的名字,約半分鐘後,暗處響起警惕的聲音:「誰?」

「是我。」

窸窸窣窣的響動,他的身影慢慢出現在月光下。幾天不見,模樣憔悴了許多,甚至長出了鬍子。

「允浩哥。」嗓子也啞了。

「俊秀。」允浩抓住他的肩膀,「到底發生什麼事了?他們說你殺了人……」

「我沒有!我到的時候亞亞已經死了,接著我就被打暈了……允浩哥,救救我,我是無辜的!」

「沒用的俊秀,你也是學警,你應該知道,躲起來只能證明你是“畏罪潛逃”,如果真沒有殺人,員警不會冤枉你的。聽哥的,跟我回去。」

「哼!你不幫我就算了,我會證明自己是清白的。」

「俊秀,你去哪?」

警報聲在寂靜的碼頭突兀的響起,幾輛警車包圍了現場,員警像是天兵天將。

目標暴露在車燈下,俊秀臉上是驚慌和無措。一瞬間,好像全都明白了。

「鄭允浩,我當你是兄弟!你居然出賣我!」

「我……」

「金俊秀,警方現懷疑你和一起謀殺案有關,請你跟我們回去協助調查。」擴音器帶著雜音,聽上去很刺耳。

兩名員警舉著槍挪過來,其中一名亮出了手銬。

「我沒有殺人!」俊秀失控的推開他們,員警沒想到他會突然襲擊,打了個趔趄。俊秀看準時機衝出了包圍。

「俊秀!」允浩追了上去。就這麼跑掉很危險,員警會以“拘捕”為理開槍的。

場面一下全亂了,前方是黑色的大海,後方是執槍的警員。腳步聲和警告聲混雜在一起,允浩聽的很不真切。

突然一聲槍響,允浩還沒反應過來,自己就被員警按倒在地,最後入耳的,是有人落入水中的聲響。

「俊秀啊!!!」

 

 

清晨

雖然允浩有很小心的放輕動作,儘量不弄出聲音,不過擁有野獸聽力特徵的在中還是被他整理箱包的聲音吵醒了。

「允浩好吵哦~」鼻音很重,顯然沒睡醒。

允浩抱著幾件衣物走到床前,揉揉在中毛絨絨的腦袋。小傢伙兩隻手抓住被子邊緣,閉著眼睛往允浩的方向伸長脖子,滿足的蹭蹭那隻手心。

迷迷糊糊的豹子,乖巧的像隻貓。

「吵到你了?」

「嗯~」很老實的點頭,「你在幹嘛?」

允浩把衣服放到一邊,在床沿坐下。在中枕上允浩的大腿,嗅著允浩身上好聞的陽光味道,再次昏昏欲睡。

「在中啊~」允浩把玩著在中頭頂的耳朵,「想跟我回家鄉看看嗎?」

在中睜開眼睛,蔚藍的瞳孔瞬間放大。

「哈哈,你這傢伙。」果然,貓科動物的好奇心是強烈的,「想去就快起來,我們吃過早飯就出發。」

「遵命!yahoo~~~」

 

 

汽車下了高速路,繞著允浩叫不出名的山路盤行。眼看著距離家鄉越來越近,允浩的話也多了起來。

「呀~不知道老媽的小餐館生意怎麼樣。在中啊,我媽那家小餐館不單養活了我們家,就連廣茨和奶奶也全靠餐館的生意照顧哦。那家餐館對媽來說很重要,所以怎麼也放不下跟我一起去東方市住………

………還有啊,壁川商貿街上有一家超正點的甜水面鋪,賣麵的王叔可是看著我從小長到大的。一定要帶你去吃!保你讚不絕口!………

………還有還有,壁川有條喇叭河,河水又清涼又透徹。我們小時候每到夏天都會去河邊玩,男孩子穿著小褲衩就下河撈蝌蚪了,女孩子就在岸邊看我們打水仗。哈哈,我可是從來沒輸過………

………說起來也快到元旦了,不知道街上有沒有煙火賣,有的話我們晚上去放煙火吧,好不好在中?……你聽到我說什麼了嗎?在中?」

允浩叫了幾聲在中沒應,有點擔心的打量他。在中雙眼放空,臉上寫了八個大字:正在神遊,請勿打擾。

「喂!」允浩戳一下在中的側腰,小動物驚得在座位上彈了一下。

「哈哈~你在想什麼啊?」允浩一手握著方向盤,騰出一隻手捏捏在中的小臉。

「痛啦~」在中躲過允浩的魔爪,躊躇著開口,「允浩……你媽媽……凶不凶啊?」

「咦?」難不成,天不怕地不怕的金在中,在緊張嗎?

「嗯這個嘛……你知道,我媽一個人帶孩子不容易……為了不被欺負,當然要強硬點。」

「真的?」

「嗯!」誇張的點腦袋,「我媽有個外號,“壁川一鍋端”,知道什麼意思嗎?」

怕怕的:「什,什麼意思?」

「意思就是說,整個壁川就像她鍋子裡的菜一樣,任她宰割!」

「啊?」

在中腦子裡出現了一幅詭異的畫面:穿著黑色緊身皮衣的中年女子,燙的是爆炸頭,在光線昏暗的廚房裡,背著畫面手握菜刀。手起刀落,“啪”,伴隨著一聲淒厲的慘叫,一個雞頭滾落,鮮血噴濺而出,塗了一地。

在中打了個哆嗦,呃……我的媽媽是大佬??

「別擔心,」忍笑握住在中的手,捏捏,「醜媳婦總歸要見公婆,況且我們在中又不醜。」

「哦………」

五分鐘之後。

「鄭允浩你說誰是“媳婦”?啊?啊?啊?」

「哈哈哈哈~~」 豹子緊張的時候思維會比平時慢半拍嗎? 「寶貝你可愛死了~」

 

兩人還沒走進餐館,就聽見傳說中“壁川一鍋端”的聲音了。

「喂張老頭,這個月是你第幾次賒酒了啊?你給我老老實實把帳結了!……李大姐,你家正盛明年要高考了吧?準備考哪啊?……阿若,七號桌買單!……蘭媽,您老慢走,下次再來啊……歡迎光臨,請問幾……兒子?!」

「媽!」

允浩把行李隨手扔在地上,張開手臂,準備給母親來個愛的擁抱。鄭美珠一邊用圍裙擦著手,一邊快步向允浩走來,眼裡是掩飾不了的激動。

啊,老媽近了近了,哦哦,老媽也把手臂張開了,嗚,老媽打我了……

「臭小子!你還知道回來啊?」又一拳擊在胸口,「壞小子你還記得你還有個媽啊?」

「哎呦,媽,你兒子是神探,有很多大案要破的。」

「這是理由嗎啊?」扯耳朵,「再忙總有時間打個電話回來吧!」

「哎呦哎呦媽媽媽,我錯了,我錯啦~~」

「哈哈哈哈哈~」看著允浩一米八幾的個子被瘦小的中年女人捏扁搓圓,原本一直處在緊張中的在中放聲大笑起來。鄭美珠聞聲注意到允浩身邊站著這個好看的孩子。

鬆開允浩的耳朵,「臭小子,你同事?」

在中又開始緊張了,允浩搭上他肩膀,手稍微用力,掌心的溫度即使隔著厚厚的衣物也能感覺得到。

在中看向允浩,允浩向他點點頭,在中也點點頭。

深吸一口氣:「阿姨你好,我,我叫金在中,我是允浩的,呃,允浩的……」

「呀!死耗子!回來了啊!」

有人大力拍在允浩肩上,高聲叫著他的名字,打斷了在中的自我介紹。允浩回頭,看清來人後也不客氣的一拳砸上對方肩膀。

「阿若,你個死丫頭,沒大沒小,要叫我允浩哥。」

「允浩,哥~~~~~~~~~」阿若故意把那聲“哥”叫的很噁心,「你女朋友呢?怎麼沒帶回來讓我過過目?」

「啊……我……這……」

「丫頭你別這麼八卦,去去去,幹活去,叫你買單半天都沒動靜。」

知子莫若母,鄭美珠見允浩一臉為難的樣子就知道有問題,故意把阿若指使走了。那個叫金在中的漂亮孩子看上去也很不對勁,用眼角偷瞄自己,小臉都白了。

小浩這死孩子,給那孩子說什麼了,搞得他這麼怕我?

想著,鄭美珠又敲一下允浩的腦袋,罵罵咧咧的。

「媽~~~」允浩抱住頭,「幹嘛又打我?」

「臭小子把包拎上,我們回家去。」說完轉身,朝著剛進店準備點餐的客人,「對不起啊,小店今天打烊了,各位不好意思,還是換別家吧。」

「美珠姐今天這麼早就收工啊?這才六點呢。」

鄭美珠快活的解下圍裙:「廢話,我兒子回來了,我能不早下班嗎?阿若,那幾個客人交給你了,你老闆娘我先走了啊~」

 

家距離餐館也就幾步路,鄭美珠一路嘮嘮叨叨,允浩受不了的偷偷給在中做個哭臉,虛著眼睛可憐兮兮的樣子。在中走在旁邊捂著嘴偷笑。

允浩身材雖然高大,小小的臉卻意外適合撒嬌。上嘴唇單薄下嘴唇豐潤,嘟起嘴來樣子要多loli有多loli。在中看著那嘴唇就想BO上去,伸出舌尖滑過自己的上唇,殊不知,自己的動作也引誘了某些人。

壁川是個小地方,沒有高樓大廈。允浩的家也是20多年前鄭美珠在街坊們的幫助下,一磚一瓦親手蓋建起來的平房。獨門獨院,院子裡還種著蔬菜。小餐館炒的菜就是這院裡種的,真正的自產自銷。

允浩呼吸著家鄉的空氣,心情一點點雀躍起來。一切都沒有變,還是去年自己離開時的樣子,連栓在院子裡的颱風都還是老模樣。

颱風是什麼東西?允浩家養的那隻老狼狗啦~(改了颱風的品種,劇情需要,劇情需要。)

颱風之所以要叫颱風,是因為每次帶牠出去溜,街上都像颱風過境般,一個人都沒有。為什麼?怕被牠咬唄。颱風的兇惡在壁川可是出了名的,除了鄭美珠和允浩,沒人敢摸牠。可是這會兒,正和第一次見面的在中玩的很high。

「這孩子長得真好。」鄭美珠端著茶坐到允浩身邊,「連颱風都那麼喜歡他。」

「嗯,是。」允浩沒發現母親考究的目光,呆呆的看著院子裡的在中。

鄭美珠喝一口茶,進入正題:「和你那千金大小姐怎麼回事啊?吹了?」

「哦?……哦。」

「沒出息的小子!」鄭美珠敲一下允浩的頭,朝在中的方向努努嘴「因為那個孩子?」

「………媽,有那麼明顯嗎?」

「死小子你不知道你看他的眼神有多肉麻,你媽我看不出來除非我是瞎子!」

「呵呵呵~」允浩抱著鄭美珠的腰,「我就知道媽你會接受我們的,在中那傻小子還擔心的要死。」

「還不是因為你嚇唬他。」

「媽~~~~」允浩撒嬌,「別每次都揭穿我啦~~~~」

鄭美珠愛憐的拍拍兒子的屁股:「臭小子,都這麼大了還撒嬌。」

 

吃過鄭美珠精心準備的大餐,允浩把母親“趕”到客廳看電視,自己在廚房乖乖洗碗當一個孝順兒子。在中隨便溜溜,晃進了一間房。

很簡單的男生房間,看樣子是允浩的臥室。雪白的牆面上貼滿大大小小的獎狀,記錄了一個優秀孩子的成長。

『什麼?我弱智?喂金在中,我可是公認的天才型人物好不好?』

回憶起允浩說過的話,在中癟癟嘴,好吧鄭允浩,算你有點能耐。

單人衣櫃,雙人大床,狹長的書桌上面立著書架,有三層:第一層堆滿推理小說和偵探漫畫;第二層是法醫法證以及法律方面的專業書籍;第三層比較雜亂,大致是報刊雜誌還有教材和信件,還有那本厚厚的,是什麼書?

在中好奇的把它取下來,翻開,原來是一本相冊。第一頁的空白處寫著:【記錄小浩的每一步成長。】

第一張,灰白交錯的扇形,中間黑乎乎的一團,這是什麼?

照片下面文字描述,【還在我肚子裡的小浩。】

在母體內也能照相?人類的科技真先進。

第二張,畫面中是個奶娃兒。胖嘟嘟的小臉,肉肉的小手小腳,包裹在白衣中整個人看上去就像顆魚丸。

文字描述,【小浩百日紀念】。

在中親一下那招人喜歡的豆豆黑眼,翻到下一張。畫面中穿著紅大褂的喜慶小人表情呆滯,髮型就像西瓜皮。

文字描述,【幼稚園表演節目】

這樣說來,好像還擦了口紅,哈哈哈,又抓到你一個把柄。

第四張主角是兩個小男孩,穿著一模一樣的衣服。怪了,看上去都不像允浩啊?

文字描述,【交到好朋友,小茨和秀秀】

左邊那個是小茨小時候?這麼說來還真有點像。哈哈,真可愛。右邊臉圓圓的叫秀秀?小茨口中的“俊秀”?

帶著疑惑翻到第五張,稍微長大點的允浩穿著奇怪的白衣,比劃著“大”字。

文字描述,【開始學合氣道】

嘖嘖,小子,有模有樣的嘛~

下一張,好像又大了點,手托著下巴看上去悶悶不樂。

怎麼啦?誰惹你生氣啦?

文字描述,【不給買遙控汽車,正在鬧彆扭】

哈哈,鄭允浩你那點出息。

一頁一頁翻下去,就像看著允浩慢慢長大一樣。不為所知的過去時光像老電影,畫面在倒帶,主角始終是自己愛的那個男人。

 

「我們小浩很招人喜歡吧?」

鄭美珠不知什麼時候站到在中身後,驚得在中打了個冷顫。

「阿,阿姨。」有點窘迫的合上相冊,「對不起,我,我不該隨便……」

「沒關係。」鄭美珠和善的搖搖頭,從在中手中拿過那本相冊,再次翻開,「真是快啊,一轉眼小浩就怎麼大了,明明昨天才六歲的啊?」

「嗯。」允浩,我真羡慕你,有個愛你的好媽媽。

「在中,可以叫你小在嗎?」

「啊?」在中受寵若驚的抬起頭,慈祥的目光注視著他,讓在中鼻頭有些發酸。

「不可以嗎?」

「不是……」埋著腦袋搖搖頭,不讓婦人看到他發紅的眼眶,「可以的……可以。」

 

『嗚嗚嗚~』

『在中,你怎麼哭了?誰欺負你了?』

『嗚嗚~~~夜,為什麼哥哥姐姐都打我?爸爸媽媽也不喜歡我?』

『……不是的,在中,你媽媽愛你……』

『騙人!媽媽從來都不叫我的名字!都“喂”來“喂”去的稱呼我,嗚嗚嗚,媽媽有叫大哥“小坤”,也溫柔的叫四姐“小宜”,都沒人叫我“小在”,嗚嗚嗚……』

『……在中,有的,今後哥就叫你“小在”好不好?小在小在,我們小在別哭了。』

『嗚嗚,哥,哥……』

 

細心如鄭美珠怎麼可能發現不了在中的隱忍呢?只是一個稱呼就能讓你如此感動,可憐的孩子,之前受了很多委屈嗎?小浩,難怪你會迷上這個孩子,看見這樣子的他,你就想讓著他寵著他,把他捧在手心裡好好呵護對吧?

「小在,喜歡我們小浩嗎?」

沉默了兩秒,在中紅著臉,但是語氣堅定的告訴鄭美珠:「阿姨,我喜歡允浩,很喜歡。允浩也很喜歡我。我們是認真的,不是隨便鬧著玩的。我……」

「呵呵~」鄭美珠突然笑了起來,「小在,到底小浩給你灌輸了什麼啊讓你這麼怕我,怎麼我看上去很可怕嗎?」

「啊啊啊,不是的不是的。」在中慌亂的擺手,窘大了窘大了。

「哈哈哈別緊張啊。」鄭美珠拍拍在中的肩膀,「我又沒說反對你們,只要你是真心喜歡小浩就行了。」

在中愣怔了一下,「怎麼阿姨你,不介意我和允浩都是男的嗎?」

「種族不同都能相愛,性別又有什麼好介意的呢?」鄭美珠磨撮著手中的相片,兒子的笑臉是她最大的安慰,「小浩能像其他小朋友一樣正常的長大,已經是奇跡了。」

在中還在消化鄭美珠剛才的話,她已經把相冊放回書架,伸伸懶腰走出房間了。

「小浩~」鄭美珠高聲招呼在廚房刷碗的允浩,「你媽我今天高興,要打它七七四十九圈,你和小在好好在家玩啊~」

「對了,」關門之前又意味深長的補充一句,「我會回來很晚,門別反鎖啊~」

「好嘞~~~」允浩快活的聲音伴隨著流水聲傳出。

心急火燎的清理好碗筷,跳著芭蕾舞步轉進臥室,看見在中呆呆的坐在自己床上,直接撲過去壓倒。

大力BO一下在中的嘴唇:「寶貝,現在家裡只有我們兩個人咯~~老媽讓我們好好“玩”,我們“玩”什麼?嗯?嗯?嗯?」一邊問一邊在在中身上撓癢。

「哈哈哈,別,允浩,哈哈~」在中笑著亂扭,嬌嗔的推著允浩的胸膛,「先去洗澡啦~~」

「嗷~~~」蹦躂著跑向浴室。

「哈哈哈哈~」鄭允浩,我怎麼早沒看出來你是只大尾巴狼?

 

接下來發生的一切都顯得那麼合情合理。雖然有著同樣的生理構造,當在中美好的裸體呈現在自己面前時,允浩還是感到自己胯下的兄弟不可抑止的壯大起來。

黑色的毛髮映襯著雪白的肌膚,藍色雙瞳半眯著打量上方的男人,以等待的姿勢躺在米黃色的床單上,慵懶的身體曲線魅惑了允浩的每根神經。

吻,溫柔的。雙唇輕觸一下就分開,而後再黏在一起索求更多。在中調皮的舌頭淺入允浩的口腔,在牙齦上滑過一圈就鬼馬的離開。允浩抬高在中的下巴,被迫他打開口腔,方便唇舌的追逐。

熾熱的吻移動到鎖骨,隨著允浩的開墾,在中白皙的肌膚上種上大大小小的草莓。允浩埋在在中胸前,發尖掃著在中的脖頸,怕癢的在中“咯咯”笑了起來。

「小壞蛋,專心點。」允浩含住一側花蕊,懲罰性的輕咬,用牙齒摩擦乳尖。一直到在中不可抑制的發出破碎呻吟,才放過這邊轉而去撫慰另一側。

雙手,一隻枕著在中的頭,在腦後和他十指交握,另一隻撫摸在中筆直的雙腿。在中曲起一條腿,允浩的手順著敏感的內側撫向根部,指尖滑過臀縫,故意忽略火熱的器官,握住了軟綿綿的尾巴。

「嗯~別碰……那裡……」在中無力的甩著尾巴,氣若遊絲,「……前面……」

粉紅色性器前端溢出透明的液體,在中的尾巴是他的敏感帶呢。允浩壞笑著握住可愛的器官,上下套弄。

「嗯~嗯~」在中卷起身子,快感讓他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不自覺的開始擺動腰肢,膚色染上一層粉紅,臉更是紅到像能滴出血來。

允浩順著在中腰部的擺動加快手上的速度,感到手中的堅挺開始顫動,突然壞心的停了下來,拇指堵住前端的出口。

「嗚嗚~」,像是從天堂忽然墜入地獄,在中發出小貓一樣的嗚咽聲,因為情欲而變得潮濕的大眼無辜的看著允浩。

「想要嗎寶貝?嗯?」舔著在中的鎖骨,說出挑逗的話語,「想要就做給我看看。」

做?怎麼做?

在中憑著本能,伸出一隻手在允浩全身毫無章法的亂撓,不小心碰到允浩興致勃發的兄弟,惹得主人顫抖了一下。在中觀察到允浩的反應,乾脆握住了允浩快樂的源泉,只是握住,不知道還應該做別的什麼反應。

「你,嘶,妖精!」別在中這麼一握,允浩差點就不爭氣的泄了出來。拇指終於挪開了那個小孔,又套弄了兩下,移動到頂端時手指故意加大力度,白濁的體液終於隨著在中拔高的呻吟噴薄而出。

香汗淋漓的在中喘著氣,允浩把那隻手伸到在中面前晃晃,指間濃稠的白濁是自己熟悉的氣味。閉著眼把頭扭向一邊,下一秒,感到有硬物擠進自己的後穴,立刻驚訝的睜大眼睛。

允浩正就著在中剛瀉出的體液的潤滑,一根手指慢慢探入深幽的蜜穴。在中想坐直身體看清楚,又不敢亂動。體內的異物不斷變化著角度,按壓柔嫩的內壁,感覺到移動慢慢變輕鬆了,允浩又增加了一根手指。

「啊……」在中細小的慘叫出聲,允浩止住了手指的抽插,擔心的詢問:「很痛嗎?」

在中搖搖頭:「不是,能忍……允浩,一定要這樣做的嗎?」

「在中……」允浩俯身吻去在中額頭的冷汗,下了很大決心,「要不,換我在下面?」

在中瞟一眼正在精神頭上的“小允浩”,「說什麼呐?都已經這樣了你忍得了嗎?」

沒錯,自己的確快爆炸了,恨不得現在就插入那個又濕又熱的甬道,在在中緊致的包裹中猛烈的衝撞。

「沒事的……」在中紅著臉不去注視允浩的眼睛,「以我們獸人族的體質……傷好的比較快……」說到後面,連聲音都聽不見了。

「寶貝~」動情的吻住在中的雙唇,同時手指增加到三根,有點心急的曲折關節四處找尋在中體內的敏感點。碰觸到一個小凸點時,在中又發出貓咪一樣的細碎呻吟。

「是這裡嗎?是這裡嗎在中?」允浩更加用力的搗向那個點,在中「嗯嗯啊啊」的呻吟聲逐漸加大,剛發洩過的分身又抬頭了。看來自己找對了地方,再也忍不下去的允浩抽出手指,一個挺身插入在中體內。

「啊~痛……允~~」雖然有了心理準備,撕裂的痛感還是讓在中忍不住慘叫出聲。

「放鬆寶貝,放鬆。」允浩再度吻住在中的雙唇,「忍一忍,一下就過去了。」

「嗯……」在中含著眼淚點點頭,允浩看著他慘白的小臉,心疼他受不了,不敢再有動作,只能不斷親吻他的全身,力圖放鬆他的注意力。

漸漸的,體內那根東西變得不是那麼難以忍受,在中主動提了下腰,小小聲的說:「好了……」

收到信號的允浩立刻衝撞起來,每一次都是遠遠的抽出再深深的插入,用力撞擊在那一點上。在中死抱住允浩的肩膀,隨著允浩的動作搖曳的像海面上的一葉孤舟。起初的疼痛逐漸轉變為奇異的快感,一波一波隨著脊椎傳到大腦,在中眼前白花花一片,聽覺、嗅覺在這一刻全都失靈。只有觸覺,感受著允浩在他體內的律動。

允浩猛地坐直身體,同時將在中拉起來靠在他身上。體位的變換使兩人的身體貼合的更加緊密,沒有一絲縫隙。允浩抱著在中的腰,身體交合處隨著自己的用力發出淫靡的拍打聲。在中抓著允浩的後背,指甲陷進曲張有秩的肌肉裡,堅硬的分身緊貼允浩的身體,前端摩擦著允浩的小腹,雙重刺激讓在中渾身顫抖。

「唔……呃……允~嗯~~允呐……快,快點……嗯~」

「在……等我,一起,嗯~」允浩氣息不穩的回應著在中,加快了腰部的動作。在中突然夾緊臀部的肌肉,允浩低吼著將熱情的種子全數噴灑在在中體內。被滾燙的精液刺激到腺體,在中頭向後身體劃出一個優美的弧度,高叫著泄在允浩小腹上。

汗水混合著強烈的雄性氣味,允浩趴在在中身上喘著氣,用性感的沙啞嗓音在他耳邊低語:「……寶貝,我愛你,好愛你……」

「……嗯……允……」累壞了的在中很快就進入夢鄉。

 

 

 

 

 

第二十二章

人間界:壁川

 

醒來看到陽光和自己的愛人同在,真的是件很幸福的事。雖然他髮型睡得很kuso,下巴上還長出了鬍渣子,但是看上去還是勉強過得去………好吧,是相當不錯。

濃密的眉毛,細長的丹鳳眼,高挺的鼻子,上薄下厚的嘴唇還有唇角的小痣。在暖冬陽光的照射下,連呼吸都很耀眼。

鄭允浩,你怎麼可以帥成這樣?太沒天理了!

這個帥氣的男人是他的,現在正抱著他躺在這裡。手指觸碰允浩的嘴唇,依稀記得昨夜自己昏睡過去之前,這張嘴不斷在耳邊重複,「我愛你,好愛你。」

「嘿嘿。」想起昨夜的激情,在中笑著亂揉允浩的黑髮。身後很清爽,看來允浩已經給自己清理過了,後庭也沒有不適感,是幫自己上過藥了嗎?

親吻他唇邊的鬍渣。允浩啊,遇見你,我金在中何德何能?

被小貓軟軟濕濕的舌頭弄醒,允浩撐開眼皮,映入眼簾的是在中溫柔的笑臉。

Morning Kiss ,「早~怎麼不多睡會?」

「肚子太餓,醒來就睡不著了。」

「呵呵呵~饞嘴的小豹子。」 突然想起什麼,有點尷尬的開口,「那個……那裡還痛嗎?」

在中扭扭屁股:「不痛了哦~好像已經好了。」

「啊?」

再次感嘆,果然不是人類。

在中咬著舌頭偏著腦袋笑:「允浩好可愛。」

允浩一個翻身將在中壓在身下:「寶貝,不知道男人在早上最容易衝動嗎?還是你想就這樣再來一次?嗯?」

「走開啦~」帶著撒嬌意味推開大熊,「我餓死了,沒力氣了。」

 

早餐在中點名要吃那家“超正點的甜水麵”,允浩帶他步行去商貿街王叔的店鋪。已經快到中午了,人們都忙著生火做飯,錯落無序的農房上飄著嫋嫋炊煙。不知道哪家的小黃狗顛著尾巴,一晃一晃,不客氣的從兩人中間擠過去。二人無奈的讓開道,相視一笑,又靠在一起。

從田裡回來的農夫扛著農具,趕著回家吃晌午飯。偶爾遇見熟絡的,允浩會豪爽的和他們打招呼。粗獷的男人們有的會大力拍拍允浩,說「多吃點,長壯點」之類的問候語,有熱情的還會拉著允浩和在中,邀他們一起回家吃飯,允浩推脫了好久才放棄。

因為快到新年了,各家各戶外面都掛著香腸和臘肉,饞的在中直吞口水。年邁的老婆婆坐在門口給兒孫們編制過冬的新毛衣,不時抬頭,眯起眼睛打量冬日的陽光。有的人家忙著大掃除,窗玻璃已經貼上了喜慶的窗花,“五穀豐登”,“歲歲平安”……鄉下人最淳樸的祈望。

允浩踏進王叔的小店時他正忙著塞木頭添火,五歲大的小女兒娜琪蹲在爐子旁邊,吃力的幫爸爸搧風,嗆得眼淚直流也沒喊累。

允浩微笑:「王叔~」

「呀~看看是誰來了,我們的神探呐~」王叔高興的迎過來,娜琪也扔下手中的扇子,甩著小胳膊跑過來抱住允浩的腿,奶聲奶氣的喊著「允浩哥哥,允浩哥哥」。

「哎喲,小花貓。」允浩蹲下身子擦乾淨娜琪被熏黑的小臉,“呼”一下把小女孩舉得老高,「看看,我們娜琪長大了沒有?」

「哈哈,哈哈,哈哈……」小姑娘一點也不害怕,興奮的亂蹬著小腿。

王叔麻利的抹乾淨座椅,燒水準備開張。一邊忙活一邊和允浩對話:「這丫頭就喜歡你,一年問我好幾次“允浩哥哥什麼時候回來”,搞得我這當爹的在她心目中地位都沒你高了。」

「王叔你又說笑話,娜琪剛才不還在幫你幹活嗎?」允浩放下娜琪,隨便找張桌子坐下,小女孩站在桌邊好奇的打量允浩身邊的在中。

「哈哈,還算這丫頭懂事聽話。」下麵,備碗,打好作料,「不過都說女生外向,我看這也是遲早的事。」

在中友好的和娜琪打招呼:「HI~漂亮的小妹妹,叫“娜琪”是嗎?」

「嗯~」娜琪扭扭捏捏的回答,小臉紅撲撲的。

這個金在中,殺傷係數絕對是2000+的,範圍,5~85歲女性……和部分男性……

 

香辣有嚼勁的大碗甜水麵上桌,加料,還附上老闆友情贈送的一碟香腸。在中大朵快頤,真像允浩之前所說的反應,“讚不絕口”。

「啊~~太好吃啦~~」在中連碗底餘下的醬料都用香腸刮乾淨吃進嘴裡,「允浩你怎麼不會做這麼好吃的麵條呢?」

允浩根本沒聽清楚他的問題,在中嘴角的醬料看得自己好心動。

舔筷子,「好想再要一碗哦~允浩,可以嗎?」

湊近,「允浩,傻啦?」

「啾~~~~」

瞬間漲紅的臉,放大的瞳孔,無措又害羞的表情。

「嘴角沾到醬料了。」回味似的舔舔上唇,「芝麻醬,很甜。」

有很多人被金在中迷住,說明他魅力大。但是金在中被鄭允浩迷住,說明他魅力更大。

以上論證,經鄭隊長推理,合理。

「鄭允浩,剛才店裡那麼多人,你怎麼那樣啊?」

「我怎麼樣了?」嬉皮賴臉的笑著,逗他真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

「不就……那樣嘛……」在中撅嘴,「突然就親過來,嚇我一跳……」

允浩克制住再次親吻在中的衝動,收笑牽起他。

「在中啊,陪我去個地方吧。」

手握緊,「嗯……」

 

兩人上橋,渡過那條“喇叭河”。冬日的河水清澈平緩的流著,波光柔和閃動,就像在中此刻的心情,滿溢著感動。

「呐允浩,怎麼突然想到帶我回老家?」

「想讓你多瞭解我啊~看看我長大的家鄉。」看在中那小笨蛋感動到鼻頭發紅,允浩刮一下他的鼻子,「這只是附帶的,呵呵,傻瓜。」

不滿的嘟嘴:「什麼呀?」害自己白感動一場……

一隻白鷺掠過河面,落在河中心的“小島”上。允浩回憶著童年的打打鬧鬧,嘴角揚起一抹苦笑。

「在中,其實我這次回來……是為了俊秀。」

「嗯?」俊秀?秀秀?

「我,廣茨,還有俊秀,從幼稚園開始就是朋友了。我比他們大一歲,是哥哥。廣茨長俊秀兩個月,和他特別親密,小時候總是穿一樣的衣服,別人還以為他們是雙胞胎。

18歲那年,我考入警校,去了東方市。第二年,俊秀也考上了。廣茨學習差點,落榜,不過也留在東方市,開了偵探社。我們三兄弟,又混在一起。

還以為日子能每天這樣下去,打打鬧鬧,吃吃喝喝,期末考試之前一起去廣茨那熬夜複習,偶爾和俊秀討論下隔壁班的美女。哪知道我大三那年,發生了那樣的事………」

允浩說到這手上的力度加重,在中也用力的回握他。

「………我記得很清楚,那天是週末,沒有課也沒有訓練。本來和俊秀約好了一起去廣茨那看碟,但是俊秀臨時說他朋友找他有事,就我一人去了。晚上回到寢室,有員警找到我,說俊秀涉嫌殺人,現正畏罪潛逃,希望我提供幫助。而死者,正是他那位朋友,也是警校的女同學,方亞。

我什麼事都不知道,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員警離開後反覆打俊秀的電話,關機,壁川家裡員警查過,俊秀沒回去。過了兩日,我居然收到俊秀發的短信,約我當天晚上在集裝箱碼頭見面。

晚上,我去見俊秀,因為太緊張連被員警跟蹤了也不知道。見到俊秀後,他跟我說他是冤枉的,讓我幫他洗脫嫌疑,我勸他和員警合作,如果沒做過不用害怕的。我們吵了起來,後來員警出現了,俊秀以為是我通知的員警,憤怒的大力抵抗追捕,混亂中,中槍跌入大海,再也沒浮起來………」

「天!」在中驚呼,「那俊秀死了嗎?」

「不知道,」允浩搖頭,「警方沒有發現俊秀的屍體,但可以肯定的是他落海之前的確中了槍,就算命大沒有淹死,子彈留在身體裡不加以處理,也會失血過多身亡的。」

「也許他被人救了呢?小茨不是很肯定看見他了嗎?」

「……是,我也希望俊秀還活著,可是這五年來他一直杳無音訊,漸漸的我的希望破滅了……還有那起謀殺案,俊秀失蹤後就一直成了懸案,警方到現在還懷疑俊秀就是兇手。」

「那允浩你呢?你相信他嗎?」

「我當然相信!………我這次回壁川,探親之餘順便想調查清楚,俊秀是不是還活著。如果廣茨看到的那個真是金俊秀,那麼以他的性格,一定會回來探望父母。而那起案子,他也一定會暗中調查清楚。」

「我知道了允浩。」在中停下腳步,抱住允浩,臉頰靠在他脖頸上,「無論怎樣都好,我會支持你,幫你,證明你兄弟的清白。」

「嗯~」呼吸著在中特有的味道,「好在有你,在中。」

 

過了橋再走幾步就是金家了。俊秀家和允浩家都是一樣的格局,獨門獨院。允浩和在中到的時候金爸金媽正坐在院子裡吃飯。

「金爸,金媽,」允浩笑的很乖巧,「過得好嗎?」

「哦哦,是小浩啊。」老兩口看見是允浩,臉色有點奇怪。金媽放下碗筷,打開柵欄門,「快進來吧,怎麼有空回來了?吃過了嗎?這位是……?」

金媽端詳著在中,允浩介紹道:「金在中,我朋友……很親密的朋友。」說完對著在中眨眨眼。

在中抿嘴一笑,跟著允浩叫,「金爸好,金媽好。」

「好好好,都好。」金媽臉色緩和了點,「他爸,孩子們和你打招呼呢,怎麼不回答?」

金爸嚼著窩頭,悶聲一句:「好。」

「你這倔老頭。」金媽嘀咕一句,轉身把允浩和在中拉進裡屋,「先坐著,我去給你們倒杯茶。」

趁著金媽離開的空檔,允浩在屋裡四處觀察起來。金家還是老樣子,俊秀的臥室雖然沒人住,金媽卻一直都在打掃,總是乾乾淨淨的,看不出有什麼異常。倒是客廳,突然多了具神台,允浩看清上面供著的靈位牌,覺得更加奇怪。

「金媽,這是什麼意思?」允浩指著靈位牌,上面的名字是“金俊秀”。

金媽在茶几上放下茶杯,整理著自己的鬢髮,「哦,都這麼多年了,我想,說不定秀秀他……真的死了……」

「胡說什麼呀金媽,你和金爸不是一直相信俊秀是活著的嗎?」

「小浩,」金媽抓住允浩的手,「我和你金爸看著你長大,在我們心裡早把你當親生兒子了,秀秀就是你的親弟弟。他失蹤了五年,我們就當他已經死了,你們員警也不要再查了好不好?」

「……金媽,這案子不是我說了算的……」

「查查查!一天到晚的查!我兒子已經死啦,死啦,你們連一個死人都不放過嗎?」原本坐在院子裡的金爸突然衝了進來,在中看他情緒激動,眼疾手快,將允浩護在身後。

「沒事的,在中。」允浩拍拍在中的肩,走到金爸面前,「金爸,你放心,俊秀他,就是我親弟弟。我一定會想辦法證明他清白的。……先走了,改天再來看你們。」

允浩說完拉著在中走了出去,金媽在身後喚住他。

「小浩啊。」

「嗯?」允浩停下,沒有回頭。

「……對不起,是我們糊塗,誤會你了………秀秀他,就拜託你了……」

「……好。」

 

兩人走遠後,在中開始發問:「怎麼回事啊允浩?俊秀活著嗎?他媽媽那話是什麼意思?」

「在中還不明白嗎?俊秀活著,並且回家看過父母了。」允浩步伐輕快起來,「太好了,俊秀還活著,真的還活著。」

「什麼啊?」在中還是不明白,「他媽媽見過他了還給他立牌位……難道說?……啊!我懂了!俊秀父母不希望員警知道他兒子還活著,故意立個假牌位在家裡。我說的對吧允浩?」

在中興奮的仰起臉,允浩點點頭:「我的在中好聰明。」

沒錯,前幾年回老家探望俊秀父母時,那個牌位並不存在。一直以來金爸金媽始終不能接受兒子離開的事實,只要一天沒找到俊秀的屍體,一天都不會承認俊秀去了。這次回來居然看見靈位牌,再加上金媽那些話,根本是“此地無銀三百兩”。只是俊秀還………

「唉……」

「怎麼了允浩?俊秀還活著不是該高興嗎?」

「你看金爸今天對我的態度,俊秀他,還在誤會是我通知的員警……也不肯出面找我……」

「沒事的允浩,金媽已經對你說“對不起”了,俊秀他遲早也會明白你的。沒事的,別擔心。」

小傢伙說的老氣橫秋,說完還煞有介事的拍拍允浩的肩,像個“老江湖”。

“啵~~~”允浩在他粉嫩的小臉上淺啄一下,看著他又開始慌亂的眼神心情突然大好。

「你怎麼又這樣?」張牙舞爪的小豹子。

「在中啊,你剛才保護我,允浩好開心呢~」在另一邊臉蛋上也BO一下,總也親不夠,「這是獎勵~」

「有人在看呐~~~」小豹子快休克了。

「呵呵~是誰上次在大街上強吻我來著?哎呀是哪隻小豹子那麼不聽話來著?想不起來了哦~」

「呀!鄭允浩!別說了!」

「哈哈哈哈~」

(在中啊,路再難走,你會陪著我的,對吧?)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