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人間界:允浩家

 

當上帝關上你所有的門時,他一定會為你留一扇窗。

所以,失蹤了五年的金俊秀,就這麼突然出現了。

鄭允浩渾身散發著低氣壓,除了在中,旁人都不敢接近。他死死的盯著俊秀,好像要在他身上燒出一個洞。

俊秀低著頭,腳尖在地板上磨來磨去。

「金俊秀,你什麼時候回來的?這幾年都躲在哪裡?回來了為什麼不先來找我?為什麼要偷朴校長的密碼箱?」

「還有那晚,為什麼要在摩天輪控制室裡動手腳?」最後這句,是在中補上的。

俊秀看了眼在中,對於在中頭頂的耳朵和身後的尾巴一點都沒有表示出恐懼或者驚訝。他的眼神略過在中,停留在允浩臉上。

「允浩哥,」這是找到俊秀以來他對允浩說的第一句話,「我錯了。」

俊秀的聲音細細軟軟,說完又看著自己的腳尖,低眉順眼很是乖巧。允浩的表情立刻柔軟下來,本來就是心疼多於憤怒。俊秀還是和記憶中一個樣子,是自己喜歡的弟弟。

允浩根本忽略了在中已經皺起的眉頭,像小時候一樣擼了把俊秀的頭髮。

「哥不是怪你,哥是心疼你,哥還以為你死了………那天之後,發生了什麼事?」

「……那天我中了槍,落海之後就沒了意識,等我醒來自己在一條漁船上,原來我被漁民救了。

子彈傷了我腰椎,雖然命是保住了,但是我走不了路。反正風聲也緊,我就在漁村住下了,村裡的老醫師會針灸,醫術很好。

我用了三年的時間站了起來,一年半的時間恢復到受傷前的狀態,然後我就趕回老家,見了父母。之後回來,重新調查當年的案子。」

俊秀用最簡潔的方式概括了五年來的生活,語氣平靜的像是在談論電視劇情。有天在旁邊豎起大拇指:「哇塞,大哥,你太牛了!」

「呵呵~」俊秀不好意思的笑笑,有天立刻紅了大張臉。俊秀笑起來眼角彎彎的,像兩條蝌蚪,比嚴肅時看上去小了好幾歲。

「喂!我在問你話呢!你那晚在遊樂園幹嘛害允浩?」

一直被忽略的在中簡直快氣爆了,本來心情就不好,俊秀又一直無視他。要不是考慮到允浩的關係,他早就衝上去修理這個金俊秀了。

「在中,俊秀不會想害我。」

「我從來沒想過要害允浩哥。」

兄弟倆異口同聲,然後一起笑了起來。

「夠了!有什麼好笑的!」

雖然在中鬧彆扭的小樣子很可愛,但允浩還是得哄他:「好了在中,乖,不生氣,別生氣。遊樂園的事,我不追究了。」

「允浩,你為什麼這麼袒護他?」在中黑著臉轉向俊秀,「你!回答我的問題!」

俊秀的臉色也不好看,這個莫名其妙的非人類,有什麼資格懷疑他?

「回答我啊!」

「哼!」俊秀瞪一眼在中,沒好氣的回答,「我關了摩天輪,是因為我想翻查允浩哥放在控制室的包。我知道他又開始調查當年的案子,所以我想找點線索。」

「你知道允浩在幫你翻案,為什麼還不出來見他?」

「你瘋了!允浩哥是員警!我是疑犯!難道你要我衝到警局去找他嗎?我一直在找機會,等允浩哥周圍沒人的時候,我才敢出面見他。」

「你撒謊!你是不是恨允浩當年通知了員警,出賣了你。所以你偷偷跟著他,想找機會害他!?」

「我說了我從沒想過要害允浩哥!」

「在中,別激動!」在中的耳朵已經放平,尾巴也垂直豎立著,允浩知道他是真生氣了,只好抱著他輕輕拍他的背,安撫他的情緒。

 

等在中平靜之後,允浩才同俊秀解釋道:「俊秀,一切都是誤會。當年是我被員警跟蹤了。」

「別說了允浩哥,是我當年不懂事。沒錯,我是怪過你,可是後來我也想通了。當年你說的對,我如果沒做過就不用逃走……就算你真通知了員警,也是為我好……哥,對不起。」

俊秀這番話說的很誠懇,允浩除了感動,還有欣慰。當年那個被女老師凶幾句都會哭鼻子的小鬼頭已經長大了,五年前在碼頭高聲質問他的衝動青年已經內斂了。這幾年,俊秀一定過的很辛苦,才會讓他在短時間內迅速的成長。

允浩是個感性的人,而他表達感情的直接方式就是身體接觸。他動情的抱住弟弟,在他後背使勁捶了幾拳頭。

「臭小子!」

「呵呵,哥,好痛。」

「二位,雖然我不想打擾這幅感人的畫面,但是我實在忍不住想問個問題。」朴有天什麼時候都是破壞氣氛的高手,「金……俊秀,是吧?你幹嘛偷那個密碼箱呢?」

俊秀的表情嚴肅了,甚至還有點陰鬱。

「因為,我懷疑當年的案子,真正的兇手,就是朴正陽!」

「哼哼~」在中冷笑了一聲。允浩看看俊秀,再看看有天,試探著問:「俊秀,你那天到方亞家後,發生了什麼事?

「很混亂……」俊秀按住自己太陽穴,「上午的時候,我本來和你約好去廣茨那來著,亞亞打給我,要我過去幫幫她……

……電話裡說不清楚,亞亞的聲音又很著急,我急急忙忙跑過去,發現門是虛掩著的……

……進去之後,眼前的一幕把我驚呆了……亞亞她躺在沙發上,滿臉是血……我正準備過去推推她,就覺得後腦一痛,接著我就倒下了……

……醒來之後,我發現自己手裡握著雕塑,雕塑上還有血,而亞亞就躺在我面前……我嚇傻了,丟下那個兇器就跑出去了……

……我為什麼要跑呢?如果我留下,這案子也不會拖這麼久。後來我想起,案發前一段時間,亞亞每天都很不開心。我問過她,她說有人在糾纏她……」

「是誰?」允浩敏銳的想起什麼。

俊秀搖搖頭:「沒說具體,只說是她身邊的人,是她一直很喜歡的人,可是那人突然向她告白,亞亞很困擾。我懷疑就是朴……啊!」

「有天!你幹什麼!」

等俊秀反應過來時,他已經被人擊翻在地了。打他的男人捏緊拳頭,渾身都在顫抖。

「你胡說!!我爸比方亞姐大那麼多,他怎麼可能糾纏方亞姐?!我不許你侮辱我父親!」

「你父親?」俊秀被允浩從地上拉起來,盯著憤怒的有天,用更加肯定的語調說,「我沒胡說!學校裡,朴正陽一直很照顧亞亞……」

「那是因為我爸和方叔叔是好朋友!我爸爸是代替方叔叔照顧她們母女!你居然把這種關心想的那麼齷齪!」

「我齷齪!?」俊秀飆出華麗的高音,「我這麼想不是沒有依據的!那天我雖然昏迷了,可是倒下的瞬間,我很清楚的看到兇手握著兇器的手,是左手!兇手是左撇子!!」

「我……」有天發出一個單音節就詞窮了。自己,有煥和父親一樣,都是左撇子。而父親當年更是有名的“左手神槍”,這是全東方市民都知道的。父親更是憑藉這個,坐上了部長的位置。

 

沉默了幾秒,有天又爭辯起來:「就算如此,東方市有這麼多左撇子,難道都是兇手嗎?」

「這麼多左撇子裡,認識亞亞,對亞亞好,最有可能是兇手的,只有朴正陽!!」

「你閉嘴!」有天撲過來。

俊秀躲過有天的拳頭:「我偏要說!所以我才去偷朴正陽的資料。我廢了半天勁把那箱子弄開,裡面居然沒有當年我那案子的資料!你說,朴正陽不是做賊心虛是什麼?」

「混蛋!我爸沒有毀掉那些資料!那些資料是我偷來拿給允浩哥了!!」

允浩從來沒見過這麼激動的朴有天,見俊秀也有出手的趨勢,馬上把他拉到身後,自己隔在俊秀和有天中間。

「有天,別吵。俊秀,你也別鬧了。朴校長是不是兇手,還要查過才知道,不是你們比誰聲音大誰拳頭硬比出來的。」

俊秀剛和在中爭執過,又差點和有天打一架,氣氛尷尬到了極點。

「俊秀,你今天去廣茨家吧,我剛才給他打過電話,他應該馬上就到。有天,你也累了,回去了吧。」允浩嘆口氣,「明天我們在偵探社集合………俊秀的案子,上頭今天勒令我轉手普通犯罪科了……我們只有私下調查了。」

 

關上門,允浩有點無奈的看著在中,小豹子大概意識到自己剛才的情緒有點過火,扭扭捏捏的往廁所挪。

「我,我去洗澡……」

「過來。」

「……哦。」還算是聽話,沒有太任性。

允浩把在中按在沙發上坐下,自己蹲在他面前,剛好與在中雙眼平視。

「小傢伙,剛才為什麼發那麼大火?」

「…………」

「你不說,我也能猜到。」

「欸?」

在中睜大眼睛,露出孩童一般的表情。允浩揉著他軟軟的黑髮,帶著笑意說;「我們在中,是在吃醋嗎?」

“!”沒有說話,可是臉上分明寫著“有那麼明顯嗎?”

「呵呵,獨佔欲強的小豹子。」

允浩環著在中的腰,“呼”一下把他抗在肩膀上。

「啊~~~~允浩你幹嘛?」

「我在檢討啊,寶貝,是我做的不夠好,讓你還有多餘的心思去吃醋。」

「混蛋,放我下來,吃過飯再做啊……」

「飯後不宜劇烈運動。」

「呀~~~允浩!不吃飯我沒力氣~~~~」

「你不用出力,躺著享受就好。」

「不要!我要在上面……唔唔唔……」

 

 

 

「大少爺,你回來了!」

「通伯,我爸呢?」

「老爺在書房。」

「爸!」

「有天!你怎麼突然回來了?」

「……爸,你剛才手上拿的是什麼?……給我看看……」

「…………」

「……爸,你和媽,為什麼離婚?」

 

 

既然已經接受了上級的安排,無論重案組有多不情願,也得把手頭上的所有資料交給普通犯罪科。

不過其實也沒多少有實際價值的線索,除了方亞那本日記。

這本日記允浩每天都帶在身上,有空就拿出來研究。方亞記得斷斷續續,每一篇都很簡略。前面的沒什麼意義,從四月開始,漸漸與案子有些聯繫了。

四月的時候,幾乎天天都有記,語氣也是很歡快的。從五月中旬開始,方亞的情緒有明顯的低落,畫的圖也能看出她很不開心。六月的日記很少,而且下筆很重,看得出記日記的人很激動。進入她遇害的七月,只有兩篇日記,一幅畫,隱晦的讓人難以捉摸。

允浩選了幾頁複印留底,方便自己私下調查。

 

讓我們來看看允浩複印的那幾頁日記吧。(括弧裡的是圖畫內容)

4月19日:接吻魚,好好長大哦~~

4月25日:你說的對,我們沒有對不起任何人!

5月12日:你呀,真是霸道的可愛。

5月27日:(房子的背面。)

6月16日:滾開!你們都滾!

6月30日:(一棵樹,樹下有掉落的蘋果,樹的陰影很重。)

7月5日:翅膀下的風,卻成為折翅的殺手……

7月14日:(哭泣的臉。)

7月28日:怎麼辦?誰來救救我?

 

最後一篇日記,是方亞遇害前一天寫的。【誰來救救我?】難道她那時候已經意識到危險了嗎?所以才打給俊秀求助。

允浩學過一點圖畫心理學,那幾幅圖還看得出些端倪:

房子的門和窗,表達的是一個人與外界交流的願望和管道。方亞畫的房子沒有門窗,說明她拒絕與外界溝通,或是找不到溝通的方法;樹的陰影表示心情憂鬱,掉落的果實的基本含義是由於某種原因,使自己脫離了原來的環境,而這種體驗往往是非常不愉快的。方亞也許遭受了什麼殘酷的經歷;哭臉,意思很明確了,如果是自畫像,方亞只畫頭部而沒有出現身體,說明她的自我概念發展還不完整。

至於日記的文字內容,“翅膀下的風”指代的是對方亞幫助很大的人,既然“成為折翅的殺手”,說明這個人傷害了她。“接吻魚”是戀愛中的男女很喜歡送給對方的定情物,也許方亞並不像她媽媽說的那樣,沒有男朋友。“我們沒有對不起任何人!”,難道這段感情不被世俗所接受嗎?

和方亞在一起的人真的是朴正陽嗎?可是看她的語氣不像是“被糾纏”啊。難道是一開始兩情相悅,到後來感情破裂了想擺脫他,所以朴正陽一怒之下就把方亞殺了?

還有“你們都滾!”,為什麼是“你們”呢?“你們”是誰呢?

唉……感情方面鄭隊長是很遲鈍的啊……

 

 

警局

重案組辦公室在警局三樓,普通犯罪科在五樓。允浩拿著資料到的時候,辦公室裡只坐著一名小警花在打字。沒見過,新來的?

「李警官呢?」

正打字的小警花抬起頭,把允浩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然後埋著腦袋“啪啪啪”繼續打字,頭都不抬。

看來是新來的了。不是允浩吹,在警局裡,連關局長都要給他三分面子。這個小警花如此態度,一定是不認識自己。

「喂,李諾言警官呢?」

允浩似乎聽到她發出一聲輕蔑的“嘁”,眼睛始終沒離開螢幕,「出勤去啦。」

「什麼時候回來?」

小警花不耐煩的回答:「我怎麼知道?」

「那我怎麼找她?她電話多少?」

「牆上貼著資訊欄呢,那有手機號,自己找去。」說完白一眼允浩,用允浩剛好能聽見的聲音嘀嘀咕咕,「連電話都不記一個,這人真不怎麼樣。」

這小姑娘怎麼惡劣成這樣?好像我欠她五千萬似的。警局裡這麼多同事我每一個的電話都要記下來嗎?

畢竟不是自己的手下,允浩不好開口教訓,還真老老實實趴牆上找去了。

李諾言……李諾言……啊有了有了,這裡,135XXXX1548。旁邊還有地址,金華街357號彩虹公寓,B座302室。彩虹公寓?那不是方亞住的公寓嗎?最近遇到的巧合也太多了吧。

 

撥號

「喂,李警官,我是鄭允浩。」

允浩故意把名字說的很大聲,果然,打著字的小警花動作停頓了一下。

「是,我在你辦公室,資料……」

「不,我們還是見一面比較好,有些細節要當面才說的清楚。」

「好,好,我知道了,那就這樣吧。」

「好的,再見。」

掛上電話,允浩往辦公室外走,路過小警花的辦公桌時故意放慢腳步。

「鄭,鄭警官……」

哼哼,還算你識相。

「幹嘛?」

「對,對不起……我剛才的態度不太好,我道歉。我不知道是您。」

「怎麼,是普通警員就該藐視,官大的就該奉承嗎?你們李警官就是這麼教導你們的?」

「不是!不關言姐的事!」小警花激動的有點過分,「我不知道您是警局的同事,我還以為你是言姐的相親物件……呃……啊啊啊,沒什麼,沒什麼。」

「哈哈哈,」這小警花真有意思,「你們頭兒相親你在這擠兌人幹嘛?不知道的還以為你暗戀你們李警官呢。」

話一出口允浩就知道玩笑開大了,果然小警花立刻變身為番茄。上次也說過,李諾言帶有中性美,正是這年頭最受歡迎男女通吃的類型。而且警隊裡早有傳言說,李諾言是同性戀。說不定,這個小姑娘真喜歡她呢?

真是窘大了!

好在小警花因為害羞,埋著頭不敢看鄭隊長。允浩清清嗓子,故作沉穩的走出去了。

 

晚上按照約定去了偵探社,一起討論五年前的案子。意料之外又在預想之中的是,有天一整天都沒有在偵探社出現。

對此,最開心的當然是俊秀:「哈,他不來更好。他爸爸那麼殘忍,他這人也好不到哪去。」

「就算兇手真是他爸,膩膩也是無辜的。」在中雖然平時對有天呼來喝去兇神惡煞的,但關鍵時候還是能看出他對有天的情義。

氣氛又尷尬了,允浩夾在中間裡外不是人。在中和俊秀怎麼就這麼相互不待見呢?

廣茨:「我同意在中的話。老子殺人不代表兒子也是壞蛋。再說現在還沒證據證明朴正陽就是兇手呢。」

「其實也不是沒證據,我給你們看方亞的日記。」允浩在包裡翻翻找找一陣,「咦?奇怪,怎麼沒有?」

「再好好找找,」在中在旁邊催促。

允浩把包裡的東西全倒在桌上,確實沒有方亞的那本日記。

「啊啊啊,我想起來了!」允浩一拍腦門,「今天早上我複印了之後,就把影本留在家裡了。」

「那原件呢?」

「忘了影本在家裡,把原件留警局了。」

允浩摸摸鼻子,不好意思的笑笑:「嘿嘿嘿,人生難得一糊塗。沒關係,我馬上回家拿。」

「你還是坐下吧,」在中站起來活動活動腳脖子,「我去。」

「在中你又不會開車。」

「開車?你傻啦?我跑步都比你開車快!」說完還得意的揚揚尾巴。

允浩恍然大悟,看看窗外,天色已暗。

「那就拜託你啦~」

 

 

朴宅

朴有天把自己關在房間裡,任管家把門敲破了也不理。

「大少爺,你一整天都沒有吃過東西了。」管家是看著有天長大的,聲音已經哽咽了,「再這樣下去,你身體會垮的啊……」

呵~通伯你太誇張了吧。一天不進食而已,身體是不會垮的。你忘了我和爸爸鬥爭那段日子,一個星期的絕食了嗎?呵呵呵,最後還不是我贏了……是我贏了……

從來都是這樣,父子間的鬥爭從來都是我勝利。我恨你的專制,恨你的霸道,恨你的蠻不講理。所以我愛和你鬥,我要推翻你的統治,推翻你的壟斷,推翻你的霸權主義。

可是,你以為我不知道嗎?是你一直在讓著我!我絕食到虛脫,是你送我去的醫院;自稱要獨立,你仍往我卡上面打錢;我再怎麼胡鬧再怎麼蠻不講理,你也不會真對我生氣。我知道的,我都知道的,你密碼箱的密碼就是我和有煥的生日,不然我怎麼偷得到那些資料?

為什麼你讓我如此尊重,現在又讓我如此矛盾呢?我親愛的父親。

『不是,允浩哥,我今天來就是為了幫你的。再說找出真相,還死者一個清白,本來就是偵探該做的事。我幫你!』

當初,不那麼說就好了。

 

 

陸廣茨私JIA偵探事務所

「總之,我認定兇手是朴正陽了!」

「可是俊秀啊,這案子還有疑點。」

「什麼疑點?」

允浩拿過一張白紙,在上面畫一個小人A,「這是死者。」

又畫一個小人B,說:「這是兇手。」

小人A和小人B在一間屋子裡,允浩又在室外添上小人C,「俊秀,這是你。」

「兇手在你去之前就待著屋子裡了,先攻擊了死者,接著攻擊你。廣茨,如果你是兇手,看見他們倆倒下了,你會做什麼?」

「消滅證據,然後馬上離開。」

「沒錯!兇手清理乾淨自己的指紋,再把兇器握進俊秀手裡,然後他就逃之夭夭。」

「對啊,有什麼問題?」

「問題是這種關鍵時候,誰掐了方亞脖子?」

是了,這就是允浩有疑問的地方。屍體脖子上的致命傷,到底是什麼時候造成的?

「呃……亞亞還被掐過嗎?我不知道誒。」

廣茨敲著桌面:「喂喂,會不會是先掐再擊的呢?」

「誰知道呢?」允浩聳肩,「無論哪個傷口,都是可以致命的。換句話說,無論哪個在前,哪個在後,在第一攻擊基礎上的第二攻擊都是多餘的。除非……」

「什麼?」兩人異口同聲。

「我只是設想,莫非,有兩個兇手?」

“大象~大象~你的鼻子怎麼這麼長?………”

滑稽的手機鈴聲打斷了大家的思考,允浩笑笑,接起電話。

「喂。」

「是,我是。」

「什麼!好知道了,我馬上回來。」

廣茨和俊秀看著允浩瞬間變的陰翳的臉:「怎麼了?」

「我住的樓著火了…………」允浩的眼裡大霧彌漫,「……在中……」

 

 

 

 

 

第二十八章

人間界:允浩家

 

黑豹順著每家每戶安置在外的空調排氣扇一蹦一跳竄上六樓的時候,還沒有嗅到危險的氣息。

影印機在書房,是距房門最遠的一間房。在中在影印機旁邊找到了允浩說的那幾頁日記,看了起來。

「嘖嘖,朴膩膩他老爸的嫌疑果然很大啊。」

有人拖著重物由遠及近,沉重的腳步聲與拖拽的摩擦聲同一頻率,最後在離家門不遠的地方停下。隔壁當空姐的女主人又是這麼晚了才下機嗎?

「嗊嗊嗊……」

像是液體穿過瓶口從容器裡傾瀉而出。在中敏感的豎起耳朵,大呼了聲:「誰在外面?」

沒有人回答……

刺鼻的汽油味兒迅速在房間裡蔓延。不好!在中心裡暗叫一聲,急忙衝出書房,但是已經來不急了。

火!火!火!火!

火舌順著地面的汽油四處蔓延,室內很快就火光沖天。大火引燃了門口的鞋櫃,又迅速爬上了客廳的電視櫃,電線閃著火星,不斷發出“劈劈嘙嘙”的爆炸聲。

在中呆愣愣的站在原地,任火勢逐漸加大。有火!是火啊!怎麼辦?!

熊熊的火焰像死神一樣籠罩著房間,滾滾濃煙充斥著在中的鼻腔。好可怕!好可怕!誰救救我?

“磁磁磁———砰———”

電視機發出駭人的巨大聲響,在中被響聲一驚,咕咚一下坐在了地上。眼前的濃煙大火和記憶中的開始重疊,火苗像兩隻手掐上了自己的咽喉。

「救命……救命啊……」在中手腳併用向窗口爬去,掛吊燈的電線“啪”一下被燒斷,火球猛的砸下來,灼傷了在中的視線。

「嗚哇~不要!」在中抱住尾巴,身體往沙發後縮。真皮沙發在火舌的舔舐下散發出噁心的臭氣,很快也火光熊熊。

允浩,允浩,救救我……在中努力把身體縮成一個點……有火,好大的火,在中害怕……

沙發終於完全燃燒起來了,在中的意識也逐漸模糊……允浩,哥,怎麼辦,在中恐怕再也見不到你們了……

『這是由我的一塊指甲打磨而成的,相當於我肉體的一小塊分身,任何時候都要好好帶著它不許取了!如果你遇到危險就掰斷它,我便會感應到。』

哥!掛墜!

在中抽出胸前一直掛著的那個十字架吊墜,用最大力氣將它撇成兩節,之後完全陷入了黑暗中。

 

 

「在中啊!」

正是多風的冬季,空氣又十分乾燥,允浩和廣茨趕到的時候,火光已經包裹了整個樓層。消防人員一面同大火搏鬥,一面幫助疏散人群。起火的時間是半夜,發現的時候已經遲了。一至五樓的住客還有時間做出反應,六樓以上的住客只好眼巴巴的等著消防官兵救援,而正好住六樓的住客,恐怕,凶多吉少………

「在中!」允浩推開堵在單元門口的人群,蠻牛一樣往前衝。有個維持秩序的消防員拉住允浩的袖子,說:「先生,危險,你不能進去!」

允浩發瘋一樣甩開那名消防員:「去他媽的危險,我愛人還在裡面,就在起火的六樓!」

「允浩哥,」廣茨從後面抱住失控的允浩,「冷靜!冷靜!」

「你要我怎麼冷靜?!在中就在裡面!廣茨你放開我!是兄弟的話就放開我!在中!在中啊!」

「你要我放了你去送死嗎?」

「閉嘴!不准提那個字!」

允浩一個過肩摔,把廣茨放倒在地。閃爍的火光映照在允浩臉上,他雙眼充血,滿臉殺氣,儼然一頭暴怒的獅子。

廣茨爬起來一躍,硬撲在允浩身上。那個消防員見了,也撲上來。更多的圍觀群眾一個壓一個撲上來,把允浩按在身下,動彈不得。

「放開我!放開我!你們放開我!……」

允浩的嗓子逐漸沙啞,喊到後來低了下去,大概是沒力氣了。疊羅漢一樣壓住他的那些人又依次下來,最後只剩允浩還趴在地上,閉著眼睛,一動不動。

「允浩哥……」

「廣茨,為什麼不讓我進去……」允浩的聲音透著深深的自責,「為什麼我那麼粗心大意,為什麼我要拜託在中回來……」

「允浩哥啊……」廣茨帶著哭腔。

轟隆的爆炸聲夾雜著人們撕心裂肺的哭喊,絕望的氣息散佈在各個角落。

「……要是在中出什麼事,我怎麼辦?……要是在中有事,我該怎麼辦啊?……」

廣茨終於大哭起來:「允浩哥,在中不會有事的。他不是一般人,一定不會有事的……」

火勢逐漸小了,被救出的人和親人朋友擁抱在一起。人們都沒有注意,刺目的火光中,一道華麗的藍光一閃而過。

 

火勢已經完全撲滅了,東方的天空也翻起了白肚皮。一場大火,使幾條鮮活的生命,瞬間變成幾具焦黑的屍體。允浩隱忍著掀開蓋在最後一具屍體上的白布,終於鬆開了緊握的拳頭。

「太好了,嗚嗚嗚,允浩哥,太好了。」廣茨腳一軟跌坐在地上,明明是值得高興的事,他卻又嗚嗚的哭起來。

「呼……」允浩深呼一口氣,突然覺得疲累不堪,在廣茨旁邊坐了下去。

謝天謝地,在中還活著。

廣茨說的對,在中不是一般人。既然沒找到他的屍體,那火災發生的時候他一定逃出去了。

呼呼,真丟臉,我怎麼忘了?火災雖然發生在半夜,可在中一定是清醒著的。以在中的特殊體質,起火了往窗外一跳就能逃走,沒什麼好擔心的……沒什麼,沒什麼……

可還是有液體慢慢彙集在眼角處,越集越多,最後滾落而下,洶湧如潮。

在中沒事,可是他去了哪裡呢?

 

火警們仍然忙忙碌碌,兩個消防員一邊收拾工具一邊討論剛過去的火災,談論聲不脛入耳。

「喂,查到起火的原因了嗎?」

「哦,真可怕,從家門口往裡潑汽油。」

「啊?那不是蓄意縱火嗎?是不是要轉交給警局那邊?」

「嗯……真是造孽啊……害了這麼多無辜的人,被潑那家反而一個人沒有。」

一個人沒有?蓄意縱火?會不會……

「是哪家?」允浩站起來拉住其中一位消防員,「是哪家被潑汽油了?」

消防員呆楞住:「啊?」

「我問你被蓄意縱火的是哪家,是不是六樓C?啊?」

「啊,哦,是。你怎麼……」

「混蛋!」允浩大罵一聲,盛怒著坐上自己的車,廣茨跟在後面。

「怎麼了怎麼了允浩哥?」

「我已經停止調查了,還要怎樣!?」狠狠的甩方向盤倒車,「之前只是寄“禮物”,現在居然放火!!」

「哥,你在說什麼?」

「朴正陽這隻老狐狸!他媽的偽君子!」一腳把油門踩到底,「有什麼衝著我來就好!媽的他居然動在中!!」

「哥,冷靜點……」

「我現在很冷靜!!」一拳砸在喇叭上,「他最好祈禱在中一根毛沒少的在我面前出現,否則我要他償命!」

 

 

 

獸人界:狐穎閣

 

其實在中掰斷十字吊墜的下一秒,鄺子夜就出現了。兇猛的火光包圍著小小的在中,因為過度虛弱他已經變幻回豹。鄺子夜心裡一緊,立刻念動咒語將在中周圍的火結成冰。

子夜把黑豹抱在懷裡,高聲呼喚他:「小在,醒醒,小在。」

黑豹的努力撐開沉重的眼皮,頭一偏,又暈過去了。

還活著!

子夜一手把在中抗在肩上,一手執起法杖,閉上眼念動咒語。再睜開眼的時候,他們已經回到獸人界了。

 

小心的把在中安置在自己的床榻上,剛給他蓋上被子他就變幻回獸人了,看來體力已經恢復一些了。

「哥,允浩,救我,救我……」睡夢中的在中啞著嗓子喃喃,雙手在空中亂舞。

「哥在這裡,小在,哥在呢。」子夜忽略了那個陌生的名字,握住在中的手。

火啊,全是火!

『燒死你,你這個異種!』哥哥姐姐殘酷的冷笑刺穿耳膜。

嗚嗚嗚嗚,嗚嗚嗚,救命啊……救命啊……誰救救我……

「好可怕,好大的火,嗚嗚……」

「小在……」心臟好像被人捏住,明明在心裡發過誓再也不會讓他受傷的,「是我的錯,哥不該讓你一個人去。」

 

【在中,別害怕……】

誰?誰在叫我?

【在中,醒醒……】

誰?允浩,是允浩嗎?

【在中,快點醒過來……】

允浩!

「小在,小在,醒醒,你沒事了。」

「允……浩……」

握著自己的手放鬆一秒又緊緊捏住。

「允……」

「小在,是我,我是夜啊!」

睜開眼。

「哥……」

「小在,你醒了?」久違的溫和臉龐,還有銀色的瞳孔,「別怕,你現在沒事了。」

「哥……」在中嗓子火燒一樣難受,「送我回去……」

「都這個時候了,你還記掛著獸王石!」子夜一個響指,一杯水就出現了,「來,喝點水。」

在中接過杯子,一口氣把水喝光。

「慢點,沒人和你搶……還要嗎?」

在中搖搖頭,有點焦急的拽住子夜的長衫下擺:「哥,我要回去!有人想害允浩,他現在很危險!」

蹙眉:「誰是允浩?」

 

 

允浩的車向著政府大樓狂奔。兩個人都一夜沒睡,廣茨上下眼皮直打架,強打著精神,可允浩看上去仍有發洩不完的精力。

電話鈴只響了一聲就被允浩接起來了,「喂!」

「頭兒,你怎麼啦?語氣怎麼和綁匪一樣?」

「正義,什麼事?」

「頭兒你快去政府大樓,我和玫瑰正趕去呢,也通知過老忠了。」

「我現在正在去的路上,是不是找到證據指證朴正陽了?」

「什麼啊頭兒?朴部長他舉槍自殺了!!」

 

人間界:政府大樓

 

東方市警隊的速度絕對是一流的。接到報案後15分鐘內,重案組和法醫法證就全到了現場。

辦公室內空氣陰鬱的可怕,壓力好像固體化了強加在警員身上。死掉的公安部部長偏著腦袋,左手握著手槍垂在腿上,從左方的太陽穴裡湥湥冒出的血液還是溫熱的,一滴一滴滴落在光鮮的西裝上。

小秘書嚇的哭哭啼啼,玫瑰在一旁安慰她。難怪她會怕成這樣,早上還好好的朴部長,突然就這麼沒了,還是用手槍自殺的。

朴正陽的右手緊緊捏著一張照片,允浩廢了好大勁才把他的手掰開。照片上是穿著警校制服的兩個男子,左邊那張稚氣未脫的臉,與死掉的方亞是那麼相似。

秘書說,今天早上朴部長來的時候就覺得他臉色不是很好,說誰也不見,一直把自己關在辦公室裡。秘書給他泡杯參茶端進去卻被部長哄了出來。半個鐘頭後,她聽到一聲槍響,跑進部長辦公室一看,部長已經斷氣了。

看樣子是自殺錯不了,可是真奇怪啊,既然他打定注意要自殺,幹嘛還跑允浩家裡去放火呢?難道是臨死抓一個墊背的?

 

「爸,爸!」朴有天跌跌撞撞的從外面衝進來,撲到屍體身上,「爸,你幹嘛這麼傻?你幹嘛要自殺啊?」

允浩想安慰他,張了張嘴又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剛才來的路上還怒氣衝衝,恨不得將朴正陽拆解入肚。現在看到他的屍體,所有的火氣全變成無奈。

可是在中現在還沒有消息呢,朴正陽怎麼能自殺呢?

「爸爸,爸爸,為什麼你不聽我的話去自首呢?為什麼要自殺呢?有煥還那麼小,你有沒有為他想過?你有沒有為我想過啊?」

有天哭的嗓子都啞了,眼淚鼻涕爬滿一張俊臉,可是他也顧不上形象了。在場的警員都有些動容,玫瑰已經開始抹眼淚了。

敏感於一切的允浩還是從有天的話裡捕捉到了資訊,有天剛才說,為什麼不聽他的話去自首,他是不是知道了什麼,所以昨天才沒回偵探社呢?

「有天啊,」雖然這樣子很不仁道,但允浩急於想知道真像,「你爸爸是畏罪自殺的?」

有天用袖子擦一把眼淚,堅定的看著允浩:「允浩哥,我會把我知道的,都告訴你。」

 

人間界:警局-口供室

允浩準備給有天錄一份口供,與他一起的還有李諾言。畢竟俊秀的案子已經轉手普通犯罪科了,而朴正陽的嫌疑又是最大。不,應該說,隨著他的自殺,罪名基本可以確立了。

「坐吧。」允浩給有天倒一杯熱可哥,「來,喝點。」

有天淺啄一口可哥,太甜了。

李諾言打開錄音筆,開始問話。

「朴有天,你爸爸有明確告訴過你,他是五年前那起兇殺案的兇手嗎?」

「是。」有天的聲音小的像蚊子。

「說具體點。」

「嗯。」有天又喝了口甜得發膩的熱可哥,娓娓道來。

「我爸爸他,是這樣告訴我的————」

 

『有天!你怎麼突然回來了?』

『……爸,你剛才手上拿的是什麼?……給我看看……』

『…………』

『……爸,你和媽,為什麼離婚?』

『有天啊,對不起……』

『爸……』

『呐,照片上的人是我和你方叔叔,我們年輕的時候很帥氣吧?呵呵,說起來,你現在這樣和我年輕時候真是一模一樣,就像亞亞和澤彬一樣,相似的倆父女。』

『爸,你愛方叔叔?』

『呵呵,愛,我愛他愛得都快瘋了!可是他居然跑去結婚!他居然背叛了我們的感情!他居然還生了個和他一模一樣的女兒!他居然……先我一步……就這麼死掉了!!

有天,有天,你知道他死之前對我說的最後一句話是什麼嗎?他說“正陽,求求你,照顧好她們母女。”哈哈哈,他居然要我照顧她們!可笑,太可笑了!!』

『爸啊,爸,爸你別這樣。』

『我照顧,我當然要好好照顧了,澤彬對我提的要求我從來都不會拒絕。哼哼哼,我照顧的很好呢,我都照顧到床上了。』

『!!爸,你在說什麼?你把方亞姐她……』

「我強姦了她!她和她爸爸越長越像,我看見她就窩火!這個不知死活的小丫頭,小時候那麼粘我,她一定沒想到她最尊敬的方叔叔其實是個惡魔吧?啊哈哈哈哈哈哈……』

『爸,嗚嗚,爸,是不是你殺了她?是不是你殺了方亞姐?』

『沒錯,是我殺了她!我本來沒想殺她,可她居然說要告我!我堂堂公安部部長,是她說告就能告得了的嗎?她還約我去她家談判,有什麼好談的?我直接把她敲死了!

呵呵,連老天都幫我,金俊秀居然這時候跑進來,當了我的替罪羊。不能怪我,要怪就怪他喜歡多管閒事!還有那個鄭允浩,也愛多管閒事!他們都不是好人!沒一個是好人!』

『嗚嗚,爸,為什麼?你是員警啊?你去自首吧!』

『自首?我好不容易才爬上這個位置,我憑什麼去自首?……有天,好兒子,你幫爸爸保守這個秘密好不好?嗯?』

『爸,你怎麼能這樣?』

『你這話什麼意思?你是要告發自己的親生父親嗎?哼!你有沒有想過,我如果坐了牢,有煥怎麼辦?他在學校裡會被同學怎麼嘲笑?』

 

李諾言聽到這裡,忍不住打斷有天:「所以,你為了你弟弟,就沒有揭穿你父親?」

「本來我是想永遠的保守這個秘密,可是我想來想去,始終過不了自己的良心。於是昨天晚上,我———」

 

『爸,我想清楚了,我不會包庇你。』

『有天!你在說什麼!你不能理解爸爸嗎?』

『……爸,你殺了人啊,你要我怎麼理解你?你去自首,就算你不去,我也會和允浩哥說,你就是兇手。』

『有天你……』

『爸,你要幹嘛?……爸,你……你要開槍殺死自己的兒子嗎?』

 

「朴正陽想殺你?」

「不是,我相信他只是一時衝動———」

 

『爸,你真要殺死我嗎?

『有天你閉嘴!』

『爸,為什麼我一直最尊敬的父親會變成這樣?』

『啊!!!!!』

 

「他沒有指著我,但是用強指著自己的頭———」

 

『爸,放手!放手!你瘋了!!』

『我不會去自首,要我去自首我寧願自殺!』

『爸,別衝動!』

『你出去!你出去!滾!滾出去!!』

 

「其實我昨晚就應該意識到他不對勁了,可是我始終鼓不起勇氣,親手揭發我父親。我沒想到,我爸他,真的就………」

有天說完又濕了眼眶,允浩拍拍他,張了張嘴,這一次,擠出一句「節哀順變」。

拖了五年的案子,居然以這樣荒唐的方式結案了,允浩自己都覺得不可思議。

明明朴正陽已經畏罪自殺了,為什麼還感覺這案子沒有結束呢?一絲絲細小的疑點像魚線一樣穿插糾結,纏繞成一個巨大的線團。真像被包裹線上團中間,透過狹長的縫隙能看見大致輪廓,卻難以觸摸。

允浩問李諾言:「李警官,你怎麼看?」

李諾言冷笑:「朴正陽是無膽匪類,有勇氣做沒勇氣承擔。鄭警官,我真想不通,會有多大的仇恨,讓他敲死一個人之後還要再掐她的脖子。」

! ! ! !

一句漫不經心的話語像一把剪刀,將那些細線剪開一個缺口,真像探出半個腦袋,對著允浩招手。

允浩咬著右手拇指的指甲,眉頭緊鎖。有問題,很有問題。

 

李諾言走了之後,允浩把老忠叫到跟前。

「老忠,你暗中調查下李諾言,我覺得她很有可疑。」

「怎麼了頭兒?」

「呐,剛才你也聽到了,她說“敲死一個人之後還要再掐她的脖子”。我說過吧,因為兩起傷害的時間過於接近,連法醫都不知道哪個在前哪個在後,她怎麼就這麼肯定是先敲擊再掐脖子的呢?」

「頭兒你的意思是?」

允浩挑眉:「我一直覺得朴正陽嫌疑最大,是因為一,他和方家熟絡,進出公寓不用登記;二,調查處處受阻,我懷疑有高層阻攔;三,方亞的日記表明,她在談一場不為世俗接受的戀愛,可是後來,她被一直喜歡的人傷害了。所有這些加在一起,讓我幾乎可以肯定朴正陽是兇手。」

「頭兒,朴正陽是兇手,他兒子不是已經證實了嗎?」

「沒錯,但是不排除另一種可能:朴正陽那一下敲擊並沒有使方亞喪命,可是他卻以為自己殺了人,於是想盡千方百計想要瞞天過海。

還有,通過朴有天剛才的複述,我們瞭解到朴正陽和方亞之間並不是戀人的關係,甚至連“糾纏”都沒有,因為朴正陽對方亞根本是“恨”多於“愛”。」

「那頭兒,李警官又有什麼值得懷疑的呢?」

「很多,本來微不足道,但是她剛才一席話把所有的疑點都串在一起了。一,李諾言其實也是那棟公寓的住客,進出更加不用登記;二,她對魚很有研究,而方亞的日記上說,她的戀人送她“接吻魚”定情;三,李諾言在警校和方亞、金俊秀是一屆的,也就是說她有可能早認識方亞了;四,有傳言說李諾言是同性戀,所謂“不為世俗所接受的愛戀”,會不會是指和她呢?」

「這……會不會牽強了點……」

「喂老忠,你覺得朴正陽身材如何?」

「啊?」這又是哪齣?頭兒的思維還是那麼跳躍,「身材……嗯……還是不錯,很壯實。」

「沒錯,壯實。」允浩點頭,「可是我記得第一個發現屍體的馬太太說,兇手“體格纖弱了點,很瘦”……我們一直以為兇手是男性,其實馬太太並沒有看清兇手的樣貌,也許連性別都沒看清楚。她只是憑著“兇手身高比她老公高”,去判定兇手是個男的……喂,李諾言身高有172吧?和關局長差不多高了呢。」

老忠臉上是恍然大悟的表情,允浩微笑。我們常說,一件兩件可以說是巧合,但巧合多了,也許就是事實了。

「當然,這些都是我的推測,現在要靠你去證實了。」

「是,頭兒,我明白了。」

 

這時候允浩的手機響了起來,是崔承煥打來的。允浩接起電話,還沒開口對方的聲音倒先傳過來了。

「喂允浩!是允浩嗎?」

「喂,承煥哥?」

承煥聽到允浩的聲音,好像松了口氣,「允浩,你在哪兒呐?」

「我就在警局啊……」

「警局……我看見你了,就這樣。」

看見我了?

允浩回頭,崔承煥剛好跑到自己面前,一雙眼睛透過鏡片仔細打量允浩的臉。

「呼~~~你嚇死我了。」承煥靠到牆壁上,「我剛才看報紙,說你家著火了……還好你沒事。」

「啊?頭兒你家著火了?」老忠也嚇一跳,「沒事吧?」

「沒事……起火的時候我不在家……」只是在中現在還不知道在哪呢,最後半截話被允浩吞了。

「哦哦,那就好。」老忠拍拍胸口,「那頭兒,你打算怎麼辦?」

「我要回去一趟,老忠你幫我請個假。」

「也幫我請假,」承煥勾過允浩的脖子,「你這憔悴樣怎麼開車?我送你回去。」

 

對面的高樓上,一雙充血的眼睛看著允浩從警局走出來。

鄭允浩,你居然沒死!你居然還活著!

不!我絕不會就這麼放過你的!絕對!!!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